• <table id="zigek"></table>
  • <acronym id="zigek"></acronym>
    <big id="zigek"></big>
    <tr id="zigek"><s id="zigek"></s></tr>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政治論文 > 政治學論文 > 政治哲學論文

    正義原則在家庭中的應用研究結束語與參考文獻

    時間:2016-03-27 來源:未知 作者:小韓 本文字數:3245字

        本篇論文目錄導航:

        【題目】羅爾斯在家庭與正義問題上的雙重立場研究
      【導言  第一章】傳統政治哲學中的家庭正義觀
      【第二章】羅爾斯在家庭正義問題上的雙重立場
      【第三章】蘇珊·奧金對羅爾斯的家庭正義觀的維護
      【第四章】奧金對羅爾斯的家庭正義觀的批判與修正
      【第五章】蘇珊·奧金理想中的家庭正義
      【結束語/參考文獻】正義原則在家庭中的應用研究結束語與參考文獻
      
       
      結 束 語

      其實,蘇珊·奧金對于羅爾斯的正義理論一方面持支持態度,贊同他將家庭看作是正義社會的基本制度之一,而另一方面又持反對和批判的態度,認為羅爾斯不應該將家庭排除于正義原則的運用范圍,并將他的這一錯誤歸咎于他對公共領域與私人領域的區分。在奧金看來,公共領域與私人領域是不能截然分離開的,它們的密切聯系主要表現于家庭的不正義鞏固并加強了社會基本制度的不正義。羅爾斯認為部分的不正義并不會對作為整體的社會制度造成任何影響,奧金則指出他的錯誤觀點是由于他“從來都沒有在人類首要的養育領域中運用正義原則,而這個領域對于培養和發展正義來說是十分必要的”.對于蘇珊·奧金的批判,對于她要求將正義原則直接運用于家庭之中以調節夫妻之間的性別勞動分工,羅爾斯在《作為公平的正義--正義新論》以及《公共理性觀念再探》中做出了解釋,并提出了自己的意見。羅爾斯承認家庭必須是正義的,但他認為政治的正義原則是不能夠直接運用到家庭內部,而只能以“外部關照”的方式對家庭加以限制,從而保證家庭成員都能夠享有基本的權利,成為平等的公民。正如他所說的:“政治原則通過界定作為家庭成員的平等公民所享有的基本權利來施加這種限制,家庭作為社會基本結構的組成部分,不能侵犯這些自由”.在這里,羅爾斯對公民和家庭成員進行了區分。

      他認為,個人以公民身份出現時正義原則才發揮作用,而當個人作為家庭成員時就應該享受私人群體內部的自由。

      不論是羅爾斯的觀點還是蘇珊·奧金的觀點,它們實際上都承認了家庭正義是必要的,其關鍵分歧在于正義原則能否直接運用于家庭內部。我認為,家庭其實是一個特殊的領域,既有其公共性的一面又有國家所不能干預的隱私,處于公共領域和私人領域的交叉地帶。如果將家庭生活的所有部分都置于正義原則的調節之下,那么我們的私人生活就毫無自由可言;而如果將家庭生活完全排除在正義原則的運用范圍以外,那么兩性關系就無法受到正義的保護。因而我們所應該做的就是分清楚家庭中的公共要素,比如家庭內部所出現的人格尊嚴、自由、權利等。倘若這些公共要素受到侵犯,那它們就應該受到公共的正義原則的調節,而那些屬于兩性隱私范圍內的言行,則不需要承受太重的倫理道德負擔。這樣,我們就既保證了家庭的正義,同時又保障了個人在家庭中的自由生活。

      總之,以蘇珊·奧金為代表的女性主義者在對羅爾斯正義理論的分析基礎上批判并補充了其正義理論,提出了自己對家庭正義的訴求,這不管是對發展女性主義理論自身,還是對擴展主流正義理論的范圍都做出了重要的貢獻。
      
      參考文獻
      
      一、中文文獻:
      [1](美)約翰·羅爾斯著,何懷宏,何寶剛,廖申白譯:《正義論》,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2009 年。
      [2] (美)約翰·羅爾斯著,姚大志譯:《作為公平的正義--正義新論》,上海三聯書店 2002 年。
      [3](美)約翰·羅爾斯等著,萬俊人等譯:《政治自由主義:批評與辯護》,廣州:廣東人民出版社 2003 年。
      [4] 姚大志著:《羅爾斯》,長春:長春出版社 2011 年。
      [5] 萬俊人編:《羅爾斯讀本》,北京:中央編譯出版社 2006 年。
      [6] 龔群著:《羅爾斯政治哲學》,北京:商務印書館 2006 年。
      [7] 徐清飛著:《求索正義:羅爾斯正義理論發展探究》,北京:法律出版社 2010 年。
      [8] 哈佛燕京學社主編:《公共理性與現代學術》,北京:三聯書店 2000 年。
      [9] (美)邁克爾·J.桑德爾著,萬俊人等譯:《自由主義與正義的局限》,南京:譯林出版社 2011 年。
      [10] 何霜梅著:《正義與社群:社群主義對以羅爾斯為首的新自由主義的批判》,北京:人民出版社 2009 年。
      [11] 李銀河主編:《家庭與性別評論》(第 2 輯),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 2009年。
      [12] 李銀河著:《婦女:最漫長的革命:當代西方女性主義理論精選》,中國婦女出版社 2007 年。
      [13](英)簡·弗里德曼著,雷艷紅譯:《女權主義》,長春:吉林人民出版社 2007年。
      [14](美)羅斯瑪麗·帕特南·童著,艾曉明等譯:《女性主義思潮導論》,華中師范大學出版社 2002 年。
      [15] 祝平燕,周天樞,宋巖主編:《女性學導論》,武漢大學出版社 2007 年。
      [16](英)戴維·米勒著,應奇譯:《社會正義原則》,南京:江蘇人民出版社 2005年。
      [17] 王暉、陳燕谷主編:《文化與公共性》,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 1998 年。
      [18] 菲利普·漢森著,劉桂林譯:《歷史、政治與公民權:阿倫特傳》,南京:江蘇人民出版社 2004 年。
      [19] 王寅麗著:《漢娜·阿倫特:在哲學與政治之間》,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2008年。
      [20](英)大衛·休謨著,周曉亮譯:《道德原理研究》,北京:中國法制出版社 2011年。
      [21] 巴巴拉。阿爾內著,郭夏娟譯:《政治學與女權主義》,北京:東方出版社 2005年。
      [22] 郭夏娟:《重新解讀羅爾斯的正義原則》,《哲學動態》2005 年 11 期。
      [23] 馬曉燕:《女性主義與羅爾斯家庭正義之變--政治哲學的一種獨特論域》,《理論探討》2007 年 02 期。
      [24] 付翠蓮:《女權主義對當代政治哲學視域中正義理論的批判》,《婦女研究論叢》2009 年 04 期。
      [25] 郭夏娟:《正義的領域及其缺陷--女性主義對羅爾斯正義論的批評》,《浙江學刊》2004 年 02 期。
      [26] 劉翠玉:《羅爾斯正義理論的女性主義審視》,《云南行政學院學報》2009 年 02期。
      [27] 馬曉燕:《正義在家庭的缺失--女性主義對新自由主義的一種批判視角》,《中華女子學院學報》2005 年 01 期。
      [28] 郭夏娟:《女性主義視野中的家庭正義--奧金、羅爾斯、桑德爾》,《中共寧波市委黨校學報》2002 年 05 期。
      
      二、外文文獻:
      [1] Susan Moller Okin: Justice, Gender, And The Family, New York: Basic books1989.
      [2] Samuel Freeman: The Cambridge Companion to Rawls, New York: the United States by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2003.
      [3] Joshua Cohen: Okin on Justice, Gender, and Family, Canadian Journal of Philosophy,1992, Vol.22, No.2.
      [4] Veronique Munoz-Darde: Rawls, Justice in the Family and Justice of the Family, The Philosophical Quarterly, 1998, Vol.42, No.192.
      [5] Sara Rapport: Justice at Home: Okin's “Justice, Gender, and the Family”, Law &Social Inquiry, 1991, Vol.16, No.4.
      [6] Susan Moller Okin: Reason and Feeling in Thinking about Justice , Ethics,1989,Vol.99, No.2.
      [7] Susan Moller Okin: Justice and Gender, Philosophy & Public Affairs, 1987, Vol.16,No.1.
      [8] Amy R. Baehr: Toward a New Feminist Liberalism: Okin, Rawls, and Habermas,Hypatia, Vol.11, No.1.
      [9] Marcia Lind: Justice, Gender, and the Family by Susan, Hypatia, Vol.8, No.1.

      致 謝

      光陰似箭,不知不覺中我已經在華中科技大學度過了兩年半的碩士生活。在此期間,我雖然有過迷茫,有過退縮,但最終堅定了信念,在老師和同學們的關懷與幫助下增長了知識、開闊了視野、提升了能力,這些都為我今后的學習和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因而,在此我要特別感謝我的導師舒年春老師,感謝您多年來給予我學業上的無私教誨以及論文上的悉心指導。

      同時,我也要感謝所有教導過、幫助過我的華中科技大學哲學系的老師們,感謝你們的辛勤培育,讓我在哲學思想的熏陶下體悟良多。此外,我還要感謝在碩士期間所有同學與朋友們給予我的幫助。我想,不論今后我們相隔多遠,我們的友情永不改變。

      最后,我要特別感謝我的父母,感謝他們在背后一直默默地支持著我,鼓勵著我。

      碩士論文雖然完成,但仍有不足之處。很多疑惑,是需要在今后的工作與生活中繼續思考、繼續感悟的。盡管完成了學業,我仍會繼續努力,繼續在人生的道路上不斷學習,不斷進步!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159彩票{{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