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zigek"></table>
  • <acronym id="zigek"></acronym>
    <big id="zigek"></big>
    <tr id="zigek"><s id="zigek"></s></tr>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教育論文 > 特殊教育論文 > 自學論文

    兩種古代經典的閱讀方法探析

    時間:2019-02-18 來源:文學教育 作者:李鐵榮 本文字數:3275字

      摘    要: 中國古代經典是我們精神上所自從來的根脈。閱讀古代經典有兩種基本方法:朗讀成誦法與默讀成誦法。它們分別適用于人生不同的階段。兩種閱讀方法相異之處是:前者大聲朗讀, 后者默聲細讀;相同之處是:反反復復或朗讀, 或細讀, 最終達至“爛熟于胸”的本能境地。只有達至本能境地, 古代經典才能內化成我們的血液和生命, 使我們充滿文化自信, 面向未來, 再創輝煌。

      關鍵詞: 中國古代經典; 閱讀方法; 大聲朗讀; 默聲細讀;

      方法是“關于解決思想、說話、行動等問題的門路、程序等” (《現代漢語詞典》) 。做任何事情, 都需要講究方法。方法得當, 事半功倍;反之, 不僅事倍功半, 甚或功敗垂成。因此說:“方法為王”, 這話一點也不為過。法國哲學家笛卡爾說:“最有用的知識是關于方法的知識。”[1]

      一.閱讀需要方法

      “閱讀是一門學問, 很深很大的一門學問。但是許多人都未曾意識到這一點。這也是大多數讀書人最終只不過讀讀而已, 未能從閱讀中獲取更多滋養的原因。”[2]為什么很多人讀了書, 卻未能從閱讀中獲取更多滋養?歸根結底, 就是方法不當, 讀得不熟。楊安芲先生說:“有的人讀書很多, 當別人談起某書時, 可以立即插話, 但要他自己談時, 卻往往說不清楚。這就是吃了不熟的虧。不熟就難懂, 不熟不懂, 英雄無用武之地。”[3]而成功閱讀的真正標志就是做到“爛熟于胸”。筆者把成功閱讀歸納總結為由低到高的五個層次:懂, 通, 熟, 透, 爛。在這一點上, 文理學科概莫能外。經常聽說:高等數學難學。由于某種原因, 筆者高中畢業十五年后, 曾自學過同濟大學主編的《高等數學》第四版, 從頭到尾、認認真真、暢快淋漓、一氣呵成地看了一遍, 幾乎不存在看不懂的地方。但是, 一拿到題目來做, 就困難重重。原因何在?內容不熟、練得太少的緣故。因此, 解決這一困難的最佳方法就是:反反復復地閱讀和練習。

      與理科稍有不同的是, 文科方面的經典性書籍只需要反反復復地閱讀就行。這一點許多偉人和大學者都曾經做過或說過。例如偉人毛澤東對于重要的書, 會反復研讀:“大約在1937年底或1938年初, 身在延安的毛澤東收到了李達寄來的《社會學大綱》, ……不久, 在延安召開的一個小型座談會上, 他便對郭沫若等人說:‘李達同志給我寄了一本《社會學大綱》, 我已經看了十遍, ……’一本近千頁的書在短期內便已看了十遍, 這數字已相當驚人了。老實說, 能反復看五遍, 也已不錯, 何況十遍?他所說的十遍, 決不是走馬觀花、敷衍草率地看, 而是一邊作圈點批注、一邊閱讀的。這就更不容易了。”[4]再如朱光潛先生也提倡好書要反反復復地閱讀:“我國古代學者因書籍難得, 皓首窮年才能治一經, 書雖讀得少, 讀一部卻就是一部, 口誦心惟, 咀嚼得爛熟, 透入身心, 變成一種精神的原動力, 一生受用不盡。……讀書并不在多, 最重要的是選得精, 讀得徹底。與其讀十部無關輕重的書, 不如以讀十部書的時間和精力去讀一部真正值得讀的書;與其十部書都只能泛覽一遍, 不如取一部書精讀十遍。”[5]偉人、大學者與普通人之間判若云泥, 于此可見。

      二.古代經典的閱讀方法

      為什么要閱讀中國古代經典?因為中國古代經典是中國人精神上所自從來的根脈。梁啟超先生曾開列了一個最低限度的必讀書目, 并語重心長地告誡青年學子:“以上各書, 無論學礦、學工程學……皆須一讀。若并此未讀, 真不能認為中國學人矣。”[6]而中國古代經典浩如煙海、汗牛充棟, 在有限的生命長河中, 我們應該而且必須閱讀的又是什么呢?金克木先生說:“只就書籍而言, 總有些書是絕大部分的書的基礎, 離了這些書, 其他書就無所依附, 因為書籍和文化一樣總是累積起來的。因此, 我想, 有些不依附其他而為其他所依附的書應當是少不了的必讀書或者必備的知識基礎。”[7]顯而易見, 在中國文化發展史上, 金先生所說的“不依附其他而為其他所依附的書”就是指先秦典籍。因為它是中華民族思想文化發展的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重要源泉, 所以它“是少不了的必讀書或者必備的知識基礎”。金先生然后又列舉出具有代表性的先秦典籍, 并且指出其重要性:“幾乎無人不讀的書必須讀, 不然就不能讀懂堆在那上面的無數古書, 包括小說、戲曲。那些必讀書的作者都是沒有前人書可讀的, 準確些說是他們讀的書我們無法知道。這樣的書就是:《易》、《詩》、《書》、《春秋左傳》、《禮記》、《論語》、《孟子》、《荀子》、《老子》、《莊子》。這是從漢代以來的小孩子上學就背誦一大半的, 一直背誦到上一世紀末 (引者按:指十九世紀) 。這十部書若不知道, 唐朝的韓愈、宋朝的朱熹、明朝的王守仁 (陽明) 的書都無法讀, 連《鏡花緣》、《紅樓夢》、《西廂記》、《牡丹亭》里許多地方的詞句和用意也難于體會。”[7]

      那么, 怎樣閱讀這些具有代表性的先秦典籍?筆者認為有兩種切實可行的閱讀方法。首先是朗讀成誦法, 亦即對所讀經典反反復復地發聲朗讀, 以至于熟讀成誦, 最后達至“爛熟于胸”的本能境地———不僅可以做到隨時隨地脫口而出 (快速無拘) , 而且可以期許直至晚年仍然歷歷在目 (長時如畫) 。這種方法比較適合于從幼兒到青年階段。傳統的私塾教育都是從幼兒時期就開始的:啟蒙的小孩一開始認識漢字, 就反反復復發聲朗讀經典, 直至能把它們熟練地背誦下來為止。如上所引, 具有代表性的先秦典籍, “這是從漢代以來的小孩子上學就背誦一大半的, 一直背誦到上一世紀末 (引者按:指十九世紀) 。”馮友蘭先生是二十世紀中國最偉大的哲學家之一。“晚年眼力枯竭, 但卻可以借助于早年的熟讀硬記, 使他不用查對原文, 便可順手引用經典, 這種學問功夫自然應歸功于早年的啟蒙教育。”[9]現今時代, 隨著“國學熱”的方興未艾, 許多私立幼兒園或教育培訓機構都開始教授小孩國學經典。它們設置的目標是:在若干年內, 每個幼童能夠背誦二十多萬字的多種經典性著作, 其中就包括具有代表性的先秦經典。至于這種方法為什么也適合于青年階段, 是因為一個人記憶的最佳黃金時期是十五歲至二十八歲。因此, 一個青年人, 只要認識到古代經典對于我們優良品德的形成、人文修養的提升關系極其密切, 不學則已, 如若要學, 就要發下宏愿, 加倍努力, 同樣能夠愉悅地把古代經典誦讀至本能境地。只要功夫深, 鐵杵磨成針。
     

    兩種古代經典的閱讀方法探析
     

      其次是默讀成誦法。眾所周知, 而立之年后, 人的記憶力在開始逐漸衰退;但是隨著知識的積累、閱歷的豐富, 人的理解力卻在逐步增強。因此, 這個階段學習古代經典較好的辦法就是默默地細讀某部經典, 經過反反復復的十幾或幾十遍之后, 也能逐漸達到“爛熟于胸”的本能境地。以《論語》學習為例。《論語》有二十篇, 古人為每篇取第一章開頭兩字, 總共40字, 很快就能記熟。接下來的策略是:《學而第一》共16章:第1章用“學而”兩字;其他15章, 仿照古人每章取兩字的做法, 用本章里原有的、最能概括本章主題的兩字做本章的標題, 則15章共30字。《學而》篇16章總共32字, 嚴格按照順序進行記憶。《論語》總共552章節 (此處采用楊伯峻的說法) , 則總共要記憶的字數為1104字。一旦記熟了《論語》552章節共1104字的主題字數, 又反反復復默讀并熟記了552章節的全部內容, 則對總共才15928字的《論語》, 就可以實現本能境地的盲點記憶———可以隨時隨地、快速說出任何一章在哪個位置, 內容是什么。而一旦對《論語》文本熟至盲點記憶, 則感受深切, 妙不可言。再去看或注釋、或解說《論語》等等之類的各種書籍, 就好似有了火眼金睛, 能夠輕而易舉地洞察出許多問題:長短高低, 立見分曉。

      以上兩種古代典籍的閱讀方法, 相異之處是:前者大聲朗讀, 后者默聲細讀;相同之處是:反反復復地或朗讀, 或細讀, 最終達至“爛熟于胸”的本能境地。只有達至本能境地, 古代經典才能內化成我們的血液和生命, 使我們充滿文化自信, 面向未來、再創輝煌。

      參考文獻:

      [1]轉引自董彥著:方法縱橫.北京:中國商業出版社, 2011年, 第1頁。
      [2] 馬原著:閱讀大師.廣州:花城出版社, 2013年, 第1頁。
      [3]轉引自易健德著:美學知識問答.長沙:湖南大學出版社, 1987年, 第286頁。
      [4]轉引自孫琴安編著:名家讀書法.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 2001年, 第87-88頁。
      [5] 讀書的藝術:如何閱讀和閱讀什么.天津, 天津教育出版社, 2003年, 第56頁。
      [6]梁啟超著:梁啟超講讀書.天津:天津古籍出版社.2005年, 第22頁。
      [7][8]金克木著:書讀完了.上海:漢語大辭典出版社, 2006年1月, 第4頁, 第5頁。
      [9]李中華著:馮友蘭評傳.南昌:百花洲文藝出版社, 1996年, 第7頁。

      論文來源參考:李鐵榮.淺談中國古代經典的閱讀方法[J].文學教育(上),2019(01):120-121.
        相關內容推薦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159彩票{{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