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zigek"></table>
  • <acronym id="zigek"></acronym>
    <big id="zigek"></big>
    <tr id="zigek"><s id="zigek"></s></tr>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政治論文 > 政治學論文 > 資本主義論文

    機器生產對工人的影響是資本邏輯展開的必然結果

    時間:2016-12-07 來源:未知 作者:傻傻地魚 本文字數:8661字
    本篇論文快速導航:
    題目:馬克思對資本主義生產方式探析
    第一章:馬克思的機器思想研究引言
    第二章:機器的產生
    第三章:機器的使用、發展與資本
    4.1 4.2:機器生產對工人的影響是資本邏輯展開的必然結果
    4.3:資本的內在矛盾在大工業中得到體現
    結語/參考文獻:馬克思對機器與資本關系的研究結語與參考文獻

      第 4 章 機器的應用與資本

      4.1 機器生產對工人的影響是資本邏輯展開的必然結果。

      機器作為提高勞動生產率的手段,縮短了生產商品的必要勞動時間,資本家深深喜愛這一點,并將這一作用大加發揮。機器在減少工人為自己生產的勞動時間上越多,就為資本家創造越多的剩余價值,從而實現資本的增殖。機器只是在資本主義生產的條件下,變成了"資本的承擔者",成為了生產剩余價值的手段,成為了資本家剝削工人的有力武器。馬克思指出,在資本主義社會,資本統治著生產過程的一切,資本邏輯作為"資產階級社會里以等價交換為原則、以資本增殖為目的、占統治和支配地位的一種生產、分配和交換體系"[1],它是"資本主義社會的最高原則和標準"[2].機器作為資本的承擔者,機器生產對工人的影響是資本邏輯運行其中的體現。

      4.1.1 婦女和兒童被納入勞動力中是資本實現增殖的必由之路。

      機器作為生產工具進入生產領域的一個直接的結果就是,"就機器使肌肉成為多余的東西來說,機器成了一種使用沒有肌肉力或身體發育不成熟而四肢比較靈活的工人的手段。"[3]

      也就是說,原來工場手工業時期所需要的成年男子勞動力成為工廠生產不必要、甚至是沒有競爭力的一部分。機器所需要的是基本的操作和看護,這些工作不要精湛的手藝,也不需要體力,所以,"資本主義使用機器的第一個口號是婦女勞動和兒童勞動!"[4]

      既然資本的增殖是生產的動機和目的,資本從一開始就會注意到與此有關的方方面面,勞動力的雇傭是要支付一定資金的,這是資本投入的一部分,如何用最少的投入獲得同樣多甚至更多的剩余價值自然是資本家要精心籌劃的事情。機器使得人力成為無用的一部分,也就是將男勞動力降到了與婦女、兒童相同的地位上。通常,雇傭男勞動力的價錢要比婦女兒童高,機器的使用既然不再需要肌肉力,婦女和兒童對資本來說就成為更合適的選擇,許多工廠青睞女工和童工,當然,這并不意味著男勞動力失去了他們的勞動力市場,而是說與原來相比,婦女和兒童也正式進入勞動力范圍內。

      婦女和兒童成為勞動力所產生的后果是資本作用于其中的體現。婦女和兒童被納入勞動力的一個直接的后果是"工人家庭全體成員不分男女老少都受資本的直接統治,從而使雇傭工人人數增加"[1].機器的使用使整個工人家庭成為勞動力,好像家庭的收入會增多,實際上,與原來只有男勞動力時相比,整個家庭的收入并沒有太大變化。全家成為雇傭工人后,原來照顧家庭和孩子的婦女不能承擔原有事務,只能再雇傭其他人,費用反而增多。整個家庭都淪為機器的奴隸,受資本家的剝削和壓榨,資本的剝削領域在機器的幫助下擴大了,剝削的程度也大大提高了。機器還使得工人和資本家的關系發生了改變。從前,工人和資本家之間還是形式上的平等關系,一方和另一方是在商品交換基礎上發生的關系,而現在,工人甚至賣妻賣子,成為了"奴隸販賣者".[2]

      機器將戴在工人和資本家之上的平等的面具揭了下來,勞動力賣者和買者的關系赤裸裸地呈現出來。

      婦女和兒童成為勞動力后,對兒童的影響更為深遠。婦女本身作為勞動力在工廠工作后,原來家庭勞動中由婦女所承擔的那部分就沒有人接替,照顧兒童的責任也就沒有了承擔者。馬克思引述了童工調查委員會的許多報告,報告顯示,在婦女到工廠做工后,兒童尤其是嬰兒的死亡率急劇上升。婦女"全身心"地投入工作,連自己母性的一面也被拋諸腦后。工廠,這一工業化的形式,不但將婦女從家庭中解放出來,而且,將她們的天性也磨滅了。家庭這方面的因素使得兒童的狀況惡化,另一方面,在工廠中,虐待兒童甚至暗地殺害兒童的現象也時有發生,這些都對兒童的正常成長造成了嚴重的威脅。資本家看到的是兒童在作為勞動力大大節約可變資本上的優勢,兒童的父母為了生存也只能接受資本家的"好心","把未成年人變成單純制造剩余價值的機器,就人為地造成了智力的荒廢".[3]

      兒童的正常成長被打斷,在他們還應該受教育的時期就從事根本不需要有多少技術含量只是作為機器附屬品的工作。在頒布工廠法之后,雖然法律規定強制讓兒童接受初等教育,工廠主仍然想盡各種辦法讓兒童逃避應受的教育。婦女和兒童大量進入勞動力的行列中"終于打破了男工在工場手工業時期仍在進行的對資本專制的反抗"[1],資本在工場手工業時期礙于對熟練手工技術的需要,還不能完全統治工人,機器的出現則為資本的橫行清掃了道路--男勞動力不僅喪失對抗資本的條件,而且由于婦女和兒童的加入導致貶值,資本主義生產的精神在其中暴露無遺,以資本為原則的資本主義的生產方式"它的全部目的服從于資本的增殖過程"[2].

      4.1.2 資本擴張的欲望導致工人"工作日的延長"和"勞動的強化".

      機器"作為資本的承擔者,首先在它直接占領的工業中,成了把工作日延長到超過一切自然界限的最有力的手段"[3].機器的使用在種種方面推動了工人"工作日的延長"."首先,在機器上,勞動資料的運動和活動離開工人而獨立了。"[4]

      也就是說,機器的加入使得生產工具的活動可以無休止地進行,但是,機器需要工人的協助,機器生產在人身上遇到了阻礙,因為工人們不可能一直工作,所以工廠主們只能盡可能地延長工作時間。其次,機器的損耗也要求工作時間的盡可能連續,為了減輕這種損耗,工人的工作時間只好延長。機器的消耗除了正常運轉磨損的那一部分,即加入到商品價值中的那部分,還有一部分是"由于自然力的作用",這是機器的有形損耗。機器除了有形損耗以外,還有一種無形損耗,這一部分是資本家不能控制的。隨著生產力的提高和技術的進步,同樣的機器會變得更加便宜,更先進的機器設備也會出現,這樣,現有的機器就會面臨競爭。

      更為重要的是,機器的無形損耗是必須面對的,而且越往后周期會越小。面對機器的損耗,工廠主在利益的驅使下從機器投入生產的那一刻起最大可能地去使用它,工人無疑就是利潤至上的犧牲品。再次,工廠主在廠房、原料等方面投入的固定資本一定的情況下,工作日的延長相當于減少了資本投入,并且獲得了更多剩余價值。機器創造的這種巨大利潤在機器生產的初期表現得最為明顯,所以,這一時期也是工廠主瘋狂延長勞動時間的時期。"高額的利潤激起對更多利潤的貪欲。"[1]

      機器在創造剩余價值上的作用,使得資本一方面通過機器可以不斷增殖。

      同時,資本越來越多地投入到機器上也造成了對機器的依賴--機器一旦停止運轉,資本也就停止運作。機器成為整個生產過程的主體,然而一旦工人離開工廠就會使機器成為無用的東西,資本只有吸收"活勞動"才能繁殖下去。

      機器本來是作為縮短勞動時間的手段出現的,在資本主義生產中卻成為了"把工人及其家屬的全部生活時間轉化為受資本支配的增殖資本價值的勞動時間的最可靠的手段"[2].工作日成為工人的噩夢,為了工廠主的利欲熏心,他們無休無眠地工作,只是為了生存下去。機器在生產上的力量讓資本看到了新的載體,有了延長工作日的強大動機,同時,機器讓大量工人成為剩余勞動力,從而迫使工人不得不服從資本的統治。機器的資本主義應用"消滅了工作日的一切道德界限和自然界限"[3],在工廠主眼里沒有人性,也沒有道德,他們看到的只是如何發財致富,如何使錢增殖,所有的一切都是為這一目的服務的。

      資本試圖無休止地從工人那里榨取剩余價值,工作日一再延長,這一行為的結果就是引起工人乃至社會的強烈不滿,工人糟糕的狀況多多少少都受到了關注。資本家們想要越來越多的財富,資本想要無限地增殖,就要以犧牲工人的時間為代價。工人的休息時間被壓縮到最小,"社會的生命根源受到威脅"[4],也就導致了法律對工人工作日的限制,強制在工廠中執行固定的工作日。然而,資本總是尋找能夠增加剩余價值的途徑,在勞動時間這條路被堵死后,勞動強度的加強就成為資本保證剝削的辦法,資本力圖通過提高勞動強度來補償縮短工作日造成的損失。"資本手中的機器就成為一種客觀的和系統地利用的手段,用來在同一時間內榨取更多的勞動"[5].機器在生產產品上的優勢和易于操作的性質,為資本提供了在勞動時間縮短的情況下榨取剩余價值的手段--加快機器的運轉速度和增加工人看管機器的數量都為資本創造了更多的剩余價值,因此,資本家不遺余力地將機器作為吸收活勞動的工具。"自從剩余價值的生產永遠不能通過延長工作日來增加以來,資本就竭盡全力一心一意加快發展機器體系來生產相對剩余價值。"[1]

      工作日的長短以立法形式被確定后,工人的境遇并沒有得到改善,工作日縮短以后工廠主們要想獲得跟之前一樣的利潤只能在一定的工作時間加強工人工作的強度,工人能夠在工作時間里被利用的程度提高到了盡可能大的地步,工廠視察員的報告向我們展示了強制工作日法律頒布后,工廠中的工人的勞動強度已經到了損害他們健康的地步。

      資本的增殖本性決定了機器這種為資本獲得剩余價值服務的工具就要不斷工作,工人的勞動是產品價值的源泉,機器本身是不生產價值的,要想保證資本的不斷積累就要讓工人始終不停地圍繞機器轉動。當工人的工作時間固定后,加強勞動強度,提高機器的效率就成為資本家提高剝削強度的手段。這些都是資本統治的結果,資本本質上就是要實現它對剩余價值的所有權,實現對工人無酬勞動的支配權利。

      4.1.3 機器的過度使用損害了工人的身心健康。

      機器作為榨取剩余價值的手段引得資本家爭相使用機器,并極力擴大工廠的規模和數量,機器也被盡可能密集地安排在工廠中。在機器體系組成的工廠中,機器是工廠的主體,而工人是被分配到機器上的附屬品。為了適應不同機器的需求,工人們從小就被訓練使用自己附屬的機器的運動,這種運動與工場手工業時期的手工技能不同,前者就是為了適應機器、單純地為機器而做的動作而已,絲毫沒有技術含量可言,后者多少都是一種技術,是工人自身技能的一種使用。機器的易操作性也給工廠主們提供了可以隨意更換工人的條件,這種兒童都可以看管的機器需要的只是溫順的工人。機器原本是用于生產的工人使用的工具,現在倒成了機器使用人。"濫用機器的目的是要使工人自己從小就轉化為局部機器的一部分。這樣,不僅工人自身再生產所必需的費用大大減少,而且工人終于毫無辦法,只有依賴整個工廠,從而依賴資本家。"[2]

      為機器服務的結果就是,工人終生都失去了從事其他行業的可能性,他們都被培養成了機器的奴隸,除了為機器勞作,他們沒有別的生存途徑,只能"心甘情愿"地受著資本家的壓榨。工人一旦開始與機器為伍的生活,基本上也就失去了別的發展的可能性。

      傅立葉將工廠稱為"溫和的監獄".可見,工廠的勞動條件維持在工人可以活下去的水平,工廠主們怎么會愿意將財富用在這些不會產生任何剩余價值的地方!馬克思看到了資本的節約性在工人的勞動條件這里表現得十分精彩--工廠的空間極盡可能地小,"人為的高溫,充滿原料碎屑的空氣,震耳欲聾的喧囂"[1],保護工人人身安全的措施相當于無。這種條件下的機器勞動對工人來說就是一種折磨,機器的轟鳴聲對他們的神經系統造成了很大傷害,"它又壓抑肌肉的多方面運動,奪去身體上和精神上的一切自由活動"[2],工人一天所做的就是重復單調的某種動作。工人存在的價值就是被機器使用以創造剩余價值,是勞動條件對工人的使用,是活生生的勞動的異化,是資本增殖的體現,"這種顛倒只是隨著機器的采用才取得了在技術上很明顯的現實性。"[3]

      在生產過程中,智力和體力相分離,而"智力轉化為資本支配勞動的權力","是在以機器為基礎的大工業中完成的".[4]

      機器的使用造成了工人身體和心理的雙重傷害:一方面,機器的使用使得單個人的技能成為無用的東西,只是需要維持機器正常運轉的勞動;另一方面,造成的結果就是工人失去了學習的機會和動力,他們擺脫自身厄運的可能性也就微乎其微。

      4.1.4 機器與工人的對立。

      隨著機器體系的不斷發展,大工業的基礎逐步建立起來,與大工業相適應的生產條件形成,資本主義以機器為主的生產方式就會獲得跳躍式的擴展。工人人數雖然相對減少,但由于工廠數量大大增加,投入的資本總量也相應增多,工人人數是絕對增多的。這種情況是在工業發展比較穩定的時候應當出現的,事實上,機器大工業從一開始到比較穩定的階段也確實如此。但是,大工業的跳躍式的發展及其世界市場的擴大,加上機器生產帶來的巨大利潤,會造成"熱病似的生產",導致生產過剩,出現危機。馬克思在《資本論》中前瞻性地看到了工業發展的周期性危機:"工業的生命按照中常活躍、繁榮、生產過剩、危機、停滯這幾個時期的順序而不斷地轉換。"[1]

      同時,工業生產這種循環性周期也使得工人的境遇隨著工業的盛衰起伏不定,"機器生產使工人在就業上并從而在生活狀況上遭遇的沒有保障和不穩定性,成為正常的現象。"[2]

      機器生產本身就構成了對工人的競爭,從第一次工業革命開始就進入生產領域的科學技術,更是對工人的威脅,生產領域的技術革新往往比機器要排擠掉多得多的工人。機器生產中的這種技術進步使工人可能面臨失業的危險,當然,生產的擴大也會將工人吸收進工廠,工人就處在這種不斷被排擠和吸收的狀況中。總體上,工人工作和生活的不穩定性隨著機器生產的不穩定性而加劇。

      工人的勞動本身就處于被壓榨的狀態,從開始的工作日的延長到工作日確定以后勞動強度的增加,這些都使工人處于極度疲憊中,工廠的工作環境也摧殘著工人的身體,大工業生產過程中的不穩定性又加劇了工人工作和生活的動蕩。當工人由于機器的應用生活難以為繼的時候,必然會爆發工人和機器之間的斗爭。

      工人工資的降低或者因失去工作而生活困窘,他們直接看到的是機器的應用導致了這些后果,是機器讓他們失去了生活賴以為繼的可能性,所以機器就成為了工人直接攻擊的對象,他們以為反對機器的應用、搗毀機器就能重新獲得工作的機會。但機器本身只是一種生產工具,在資本主義生產方式下,才變成了與工人敵對的東西。正如馬克思指出的,"工人要學會把機器和機器的資本主義應用區別開來,……是需要時間和經驗的。"[3]

      工人應當反對的是資本主義條件下機器的應用,反對將機器作為生產剩余價值的手段。機器的資本主義應用確實造成了工人糟糕的狀況,由于機器不斷占領新的生產領域,就會有工人不斷地被排擠出原來的工作場所,對工人來說失掉工作就意味著失掉一切,工人已經"自由得一無所有",除了把他們的勞動力當作商品出售以外沒有別的東西可以交換。工人對抗機器實際上是工人和資本家之間斗爭的一種表現,只不過,工人采取了攻擊勞動資料的形式,"只是在采用機器以后,工人才開始反對勞動資料本身"[4].工人試圖用反對作為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物質資料的形式來反對資本的統治,但是,從機器作為整個生產過程的主體,作為資本的物質承擔者出現的時候,工人的斗爭就注定是失敗的,因為"一切資本主義生產既然不僅是勞動過程,而且同時是資本的增殖過程"[1],一切有利于資本實現增殖目的的條件都會被使用,一切有助于資本實現它對整個生產過程統治的手段都會被采取。并且,工人勞動的異化隨著機器的采用更加深入,勞動過程和勞動產品成為完完全全與工人相對立的東西。

      機器作為工人的競爭者不僅加劇了工人生活的無保障性和不穩定性,而且機器還被資本作為一種對付工人的有效手段,"機器成了鎮壓工人反抗資本專制的周期性暴動和罷工等等的最強有力的武器"[2],甚至許多新機器的發明就是為了對抗工人而產生的,機器與工人的對立在大工業時期達到了頂峰。

      4.2 以機器為基礎的大工業對手工業、家庭工業及農業的影響。

      4.2.1 大工業對手工業和家庭工業的影響。

      馬克思注意到,在大工業中,機器作為工廠的主體,機器生產的原則到處在發揮著作用,貫徹著整個生產過程。機器生產的原則就是將生產過程分解為不同的生產階段,并運用自然科學理論解決在生產過程中出現的問題。在機器還沒有占領整個生產領域,即大工業的基礎還沒有完全建立起來的時候,機器的這個生產原則不僅在既有的工廠中確立起來,而且還時不時地進入到還在掙扎的手工業生產中,瓦解著已經受到機器沖擊的工場手工業。機器生產在勞動效率和科學技術運用上的優勢,是依靠手工技能的工場手工業不能相比的。機器造成強大的競爭壓力迫使還在努力維持的工場手工業轉變為現代工場手工業,并產生了所謂的現代家庭工業。但這兩種生產形式只是最后的掙扎而已,機器在生產領域的廣泛化只是時間問題。傳統手工業及其協作方式在機器生產強大的沖擊力下成為歷史的東西,現代工場手工業也難逃這樣的命運,工業生產大致都要經過手工業生產到工場手工業生產再到機器大工業生產這樣一個變化過程,不同的生產部門可能會有些許差別,但不管困難如何,最終的結果都是要過渡到機器大工業生產。隨著機器生產越來越普遍化,現代工場手工業和現代家庭工業作為向大工業過渡的短暫形式就越來越喪失生存的空間。

      "對廉價勞動力的無限制的剝削是它們競爭能力的惟一基礎。"[1]

      馬克思的這一句話就道出了現代工場手工業和現代家庭工業的必然命運--與機器生產相比,二者單靠人力的運用來使商品變便宜是遲早會遇到無法超過自然界限的,且不說一些外部的社會條件對機器的有利地位,比如工廠法的確立。在機器還沒有完全占領整個生產的時候,一些小資本家或者還在掙扎的有自己私宅的工人,就會以手工業的形式做最后的抵抗,試圖從機器的口中奪得生存的機會。他們在資金上的不足也就導致他們不可能有著完好的生產條件,將婦女和兒童作為主要的勞動力來減少生產成本是他們主要的競爭策略。由于現代工廠手工業和家庭工業要對抗工廠生產,所以它們對工人的壓榨和剝削比在工廠中更為嚴重,馬克思說二者是以"無恥"的節約來做最后的斗爭,這種節約暴露出"對抗性的和殺人的一面"[2].二者沒有別的辦法來提高競爭力,只能以犧牲勞動力的方式達到目的。

      在現代工場手工業中,工人承受著"過度勞動、繁重的和不適當的勞動"[3],有些工人甚至從幼年起就承受這些勞動帶來的摧殘,尤其是兒童,他們所受的傷害可能會伴隨他們的一生。除了這種勞動本身帶來的迫害,工人還要承受惡劣的生產條件的影響。在這些現代手工工場和家庭工業中,"勞動條件的資本主義的節約"對工人的健康狀況的影響,"超過了我們的小說家的最可怕的幻想".[4]

      在現代家庭工業中,家庭工人面臨的狀況比工場中的工人還要糟糕,家庭工人通常是由女性兒童和少年來充當,他們的勞動時間長到幾乎無法忍受的限度,在空氣難聞、空間極小的地方備受辱罵和苛待,而他們的工資卻低得可憐。在這種環境中成長起來的兒童,毫無教養可言。這種在大工業背景下建立起來的"資本的剝削領域"是資本關系統治的縮影--在現代工場手工業和家庭工業這兩種短暫的生產經營方式中,資本也要竭盡全力地運用可利用的條件為自身的增殖貢獻力量。

      4.2.2 大工業對農業的影響。

      機器在農業上的使用同機器在手工業上的使用一樣,都使工人成為多余的部分,造成大量工人失業。有所不同的是,機器的應用在農業上幾乎沒有遇到抵抗,所以,在農村,機器在現實地代替工人方面表現得更為明顯。機器作為資本主義生產的主力軍,在消滅農民這個舊有社會的階級基礎上,發揮了"最革命的作用",大工業一經進入農業,就意味著農民失去了舞臺,工場手工業和家庭勞動建立的基礎被資本主義生產方式徹底取代,農業成為"大農業".作為農業基礎的土地和農民都按照資本主義的意愿被新的資本主義農業形式代替--土地集中到資本家手中;農民被迫進入到城市中生活,成為工人。資本主義的生產方式瓦解了舊的農業生產關系,同時,也為農業和工業揚棄對立形式形成新的結合創造了條件,大工業為農業現代化創造了物質基礎。[1]

      但是,農業人口大量遷入城市也造成了城市人口的擁擠,農村人口的大量減少"破壞著人和土地之間的物質變換"[2],破壞著保持土地肥力的自然條件。一方面,農村人口的急劇減少使得原有的土地得不到相應的照顧;另一方面,城市人口的增多增加了城市中原有的就業壓力和生活壓力。大工業進軍農業,讓更多的人成為了工人,成為了被資本剝削的奴隸。機器在農業領域的使用同在工場手工業上的使用相同,整個生產過程就是"生產者的殉難史",勞動對工廠工人來說的異化在農業工人身上完整地再現出來--機器不是減輕他們負擔的工具,而是生產剩余價值的手段,是剝削他們的工具;不是工人使用生產條件,而是生產條件使用工人;工人勞動的產品是作為異己的東西存在的;勞動過程是工人被壓榨的過程。農業生產過程中生產力的提升也是以犧牲勞動力為代價的,大量農產品的產出是以農業工人高強度的勞作為前提的,沒有這些工人的近乎"瘋狂"的勞動就沒有整個現代農業。農業在生產剩余價值上的作用,讓資本欲罷不能,好多資本家紛紛到農村建立工廠,繼續他們的事業。

      資本主義對土地的使用,同它對工人的使用一樣,都是盡最大可能在最短時間內滿足它的致富欲。然而,資本家不知道他們的鼠目寸光,他們對土地毫無遠見的揮霍使用,就如同他們對工人不加節制的壓榨,正在枯竭著財富的源泉。短期內,資本主義的發展如日中天,它創造了人類至今以來的最多的財富。在資本主義社會,資本的力量統治一切,資本的邏輯就是要實現資本的增殖,在工業和農業中,資本所做的就是竭盡所能地獲得剩余價值。馬克思在那個時候就說過"資本主義生產發展了社會生產過程的技術和結合,只是由于它同時破壞了一切財富的源泉--土地和工人"[1].

      機器的資本主義應用不僅使工業本身發生了革命性的變化,還波及到了其他的生產經營方式,農業領域也被機器納入。既然機器在生產上的優勢在工業方面已經初見成效,為資本所看重的更是它在創造巨額利潤上的作用,那么,作為承擔著資本增殖使命的機器必然會被推向其他生產領域。機器對現代工場手工業、家庭工業及農業的影響,是現代生產方式取代舊有生產方式的過程,是一個生產力進步不可避免的過程,但同時也是資本主義借助機器這種生產工具肆意剝削的過程。正如馬克思注意到的,資本主義的生產過程是一種無政府的生產狀態,生產的目的是為了利潤,在這一條件下,機器進軍其他生產領域是資本的必然趨勢。[2]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159彩票{{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