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zigek"></table>
  • <acronym id="zigek"></acronym>
    <big id="zigek"></big>
    <tr id="zigek"><s id="zigek"></s></tr>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體育論文 > 運動生理學論文

    競技武術套路運動員的生理生化監控與應用

    時間:2015-10-19 來源:未知 作者:小韓 本文字數:4978字

      以建國初期 1959 年的第一部《武術競賽規則》為標志,競技武術套路運動已經半個多世紀的風雨歷程,其訓練方法亦隨著科學技術的深入而更加具體化: 從最初的粗放式到后來的生理生化監控細化發展,完全擯棄了傳統的樁法、意念訓練法。 進入21世紀以來,隨著《武術競賽規則》( 以下簡稱《規則》) 對指定動作和難度動作要求的增加,克服難度動作成為每一個套路運動員成功的必由之路。“競技武術套路是高度規格化、藝術化的武術運動形式,它超越傳統武術的技擊觀,訓練與競賽的目的是為了最大限度地發揮運動員個人或集體的潛能,以期爭分奪牌。 這一強烈的功利追求,要求運動員必須進行長期訓練,付出艱辛的努力,以達到最佳的演練效果。 ”[1]誠然,競技賽事的爭分奪秒已經使得運動員必須考慮每一個訓練環節。 細節決定成敗成是每一位運動員的座右銘,對競技武術套路運動員的生理生化監控,并運用在訓練過程中,成為各運動隊的重要環節,從而也開啟了中國武術科學化訓練的新方向。

      1 研究背景

      2004 年第 8 版《規則》對動作難度系數進行了等級細化,分為 A、B、C 三個等級。 難度設置的分值易于量化,體現了《規則》所倡導的“競爭、優化、約束、監督、民主集中”五項原則。 在五項原則中,“優化”無異是選拔優秀運動員的核心,而選拔的標準必須是統一的尺度,對尺度把握有較大發言權的裁判員,是否能夠秉承統一的尺度,必須要有相應的“約束”,需要相應的監督機制。 監督需要依據《規則》來改過,而現場的錄像恰好可以做到這點。 以上種種都在言明科學化、細化、標準化、可操作化是競技武術套路規范發展的必然,昭示今后的研究必須以此為趨勢,這是競技武術套路運動生理生化研究的主要動因。 此外,隨著我國“2008 年北京奧運會”的成功申辦,“武術進奧”再一次點燃了國人塵封已久的希望,利用東道主的優勢,把自家“土項目”塞進奧運會是各主辦國的專利,韓國的跆拳道、日本的柔道都有成功的先例。 然而,我們東亞鄰國的成功都是建立在對其傳統項目進行脫胎換骨重構的基礎上,因此,我國競技武術套路如想進入奧運會,“科技奧運”的可操作性、直觀性是邁不過去的門檻,這也促使了新千年以來競技武術套路生理生化研究的飛速發展。 根據筆者在中國知網的統計,1995 ~ 2003 年間相關論文僅為 20 篇,遠少于 2004~ 2014 年間的 270 篇。

      2 研究階段分析

      通過中國知網的文獻檢索,檢索詞分別為“競技武術套路,生理生化,技術,難度”,時間跨度為2004 ~ 2014 年,檢索相關文獻為 270 項。 其中,核心期刊中《成都體育學院學報》刊文 9 篇,遠超其他核心刊物的刊載數量,說明該刊物對該類文章的偏好。

      研究內容主要集中在 C 級難度的生物力學分析和生物化學的檢測情況,如《影響競技武術套路C 級跳躍類高難度動作 323C + 1 落地技術穩定性的主要因素分析》《競技武術套路自選項目 C 級跳躍難度起跳階段人體重心運動學特征的生物力學對比研究---以自選長拳高難度 323C 動作為例》《武術套路中 323C + 4 技術動作的運動生物力學分析》等。 因為相對于動作質量分數的固定和扣分點相對集中,以及教練員和運動員的刻意訓練易于在短期內克服,而演練水平分數相對難以提高和裁判員的操作性較大、不易把握,因此,對難度動作的克服成為各專業運動隊教練員和運動員的首要任務,這也間接促進了 C 級難度動作研究的熱點現象出現。

      2. 1 規則適應期和探索期

      由表1 可知,在2004 ~2005 年間,研究內容主要為 C 級難度和力量訓練兩類,主要方向為訓練學、運動生物力學; 代表學術水平質量的核心刊物刊文( 本文中的核心刊物以北京大學圖書館公布的核心刊物目錄為準) 為 6 篇。 表明研究較為深入,取得了較大成果。 筆者將其劃分為《規則》適應期,即《規則》的出臺必然會對運動員的已有技術形成沖擊,而運動員和教練員必須及時調整訓練計劃以適應《規則》,且計劃調整未必能夠一步到位,這個過程需要一個時間,這也是核心刊物刊文較多的原因之一。 另外,在當時碩士研究生尚未擴招及武術專業研究生較少的情況下,有 8 名相關碩士論文的出現,也說明研究人員對這一領域的重視和對科研前瞻性的準確把握。 在隨后的 2006 ~2007 年中,基本延續了前兩年的研究態勢,核心刊物有所增加。 研究內容添加了難度連接部分,也有 6 篇相關碩士論文出現。 筆者將這一階段稱為探索期,延續了適應期的研究態勢。【1】

      
      2. 2 研究高峰期和成熟期

      在 2008 奧運年及隨后的余溫散熱年中,刊文數量達到了所有階段的頂峰,其中核心期刊數量和適應期、探索期相持平,說明研究的質量和熱度仍保持較高的水平。 更為重要的是,研究內容和方法都有很大的擴展,如胡秀娟等的《競技武術套路“旋風腳 720° + 馬步”動作的肌電特征研究》[2],從生物力學的角度,運用肌肉工作的基本理論和儀器的檢測,研究競技武術套路縱軸旋轉類難度動作的動作結構、動作軌跡,以及主要肌肉或肌群的收縮形式和發力順序等內容; 曹建民[3]的《血乳酸評定武術套路訓練方法的研究》,運用生物化學的研究方法對專業武術套路運動員的血乳酸進行檢測,來監控武術套路運動訓練負荷強度和效果,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而鄢行輝[4]等的文章《旋風腿對半月板損傷的研究》從中醫骨傷的角度對競技武術套路的旋風腳動作進行了分析。 從為克服難度動作而研究到為保障運動員身體健康的研究,表明研究的深度更加深入、更加人性化,脫離了適應期和探索期一味追求難度成功率的錦標主義思潮,體現了“人文奧運”和“以人為本”的和諧理念,這也是這一階段研究對以往研究的升華和超越,并引發了人們關于競技武術套路發展的路徑思考。 或許這類思考并不能在近期改變什么,但是作為對以往脈絡的反思,值得探究。 從表 1 中我們也發現這一階段核心期刊刊文數量 11 篇,為所有階段的最高值。 表明在奧運年中,競技武術套路運動的研究踐行了“科技奧運”核心思想,研究深度和質量有了較大發展。

      該階段另一個值得注意的傾向是研究方法的擴展,生物化學的研究也在這一階段出現,對運動員肌電的檢測,從更為微觀的角度探究競技武術運動員在難度動作方面的變化。 我們也看到相關研究機構的研究生學位論文也比上階段有急劇的提升,與前 2 階段的碩士論文不同,在奧運年的余溫中博士論文出現了 1 篇,這也說明研究有了進一步的深入,從而也預示了對競技武術套路難度動作的生理生化研究達到了高峰,超越以往研究方法慣用的訓練學和生物力學的方法,多學科方法綜合運用表明該類研究已經達到了成熟期。

      2. 3 研究的平淡期

      2012 年始,北京 2008 奧運的熱度早已消散殆盡,而中國武術申奧之旅的再一次失利讓國人更加用淡定的心態看待中國武術的國際化之路,也由此對競技武術套路運動難度動作研究有所影響。 由表1 可見,這一階段研究內容僅為 C 級難度,說明研究的目的性很強; 研究方法僅限于傳統的訓練學方法和生物力學方法,說明這兩種研究方法最為實用; 在總刊文的 59 篇中,僅有 2 篇為核心期刊,說明這一階段的研究總體水平不高,且不排除個別的研究僅是為了刊文而研究,或者大部分為重復研究,缺乏研究的原始動力,這也說明對競技武術套路生物生化研究開始轉入平淡期。 前期研究已經基本廓清了 C 級難度的相關理論和方法,而且幾乎所有專業隊的運動員已經了然 C 級難度的訓練方法和技術要領。 在高水平運動員中,難度動作滿分現象隨處可見,此類研究的持續發展已經不具備現實意義和存在價值。

      2. 4 新技術探索期

      隨著對競技武術套路運動生理生化研究的降溫,后續研究要么銷聲匿跡,要么開辟新的路徑,要么有新的研究方法或者研究內容的出現,如果符合武術發展的現實需要,必然會重新掀起新的研究高潮。 2014 年的相關論文數量僅為 20 篇,考慮到研究生的擴招和各單位相關研究人員職稱評定和考核的需要,這一數字顯然低于前面所有階段; 相關碩士論文為 1 篇,再一次證明了該研究領域已經為大多數研究人員所放棄,說明其理論價值和現實價值已經基本為零; 研究方法僅為生物力學一種,回到了該類研究的原點,有為研究而研究之嫌。 表 1 的統計數據告訴我們,如果沒有新的研究領域出現,對以 C 級難度為主的該類研究必然歸于沉寂。 也在此時,我們驚奇的發現一篇題為《武術套路旋風腳900°接馬步可行性試驗研究》論文在核心刊物出現,也是該階段唯一的 1 篇核心論文,該研究把旋風腳720°增加為 900°,即難度 C 級增加為 D 級,以此探索“旋轉的可能性,創新武術騰空動作,豐富武術騰空動作理論,為旋風腳 900°接馬步的實踐提供理論指導。 ”[5]

      該研究一改以往常用的方法,創新運用三維 DLT 測量法,其實驗結果認為 D 級難度的實現有較大可能。 可以預見,這一研究將會掀起新一輪的 D 級難度研究熱潮。 但是,這一熱潮僅限于在少數專業武術運動隊之間,能否推廣到更大范圍,尚不得而知。 筆者對此持懷疑態度,畢竟是否要推廣 D 級難度尚值得商榷。

      3 未來研究趨勢

      一般而言,新的研究方法出現必然會對以往研究有較大沖擊,亦是革新的肇始。 通常認為競技武術套路 C 級難度中的720°旋轉已經達到極限,且沒有必要進一步擴展度數,除了技術和運動員體能的原因,另一主要原因是對競技武術偏離傳統武術太遠呼聲的顧忌,認為應適可而止。 但是,競技體育項目的核心理念即為對人體極限的突破,這是競技武術套路運動的魔咒,一旦走上競技的路徑,就無法退卻,除非有新的理論出現而重新翻盤。 從《規則》的演變歷程來看,難度出現的本身就有對裁判員操作性的限制意圖,因為對 720°的達到與否并不具備太大的操作性,而且即使偶爾失誤,觀看現場錄像也易于重新判定,區別于以往演練水平分值的完全憑裁判員主觀意識的做法。 但是,隨著教練員和運動員的訓練重心轉向,難度動作從 A 級到 B級,C 級難度也在短短幾年內完全突破。 這樣一來,2004 年《規則》所限定的動態平衡也隨之打破,運動員在動作質量和難度水平都相差無幾的情況下,B 組裁判員的演練水平分值重新回到了規則未設置難度前的狀態,這一尷尬情況的出現就要求規則的進一步修訂,以打破這種尷尬或者尋求另一條振衰起敝的路徑,后者顯然難以在近期達到觀念上的轉變。 于是,對 D 級難度的研究也隨之出現,以后《規則》能否全面指定類似于 C 級難度的全方位技術動作體系,仍在可考慮的范圍之中。 對于改進裁判員的操作性而言,難度動作的制定本無可厚非,而對競技武術乃至整個中國武術的發展而言,這種趨勢優劣問題有待于進一步探究,任何武斷的結論難免失之偏頗。

      4 研究的缺點及對策

      雷同于所有的競技體育項目,競技武術套路運動亦是在《規則》的引導下做出應然的變化,隨之,學術界也會展開相關的研究以提升運動員的訓練水平。 這其實也是給了我們另外一種思路: 其一,學界的研究不能限于對技術的研究,而更應該對《規則》或者是整個武術的發展建言獻策; 其二,《規則》的修訂不能僅是少數競技武術界專業人士的操刀制作,而應更加全面地吸收其他非競技武術界的意見; 其三,《規則》的制定必須具有前瞻性,如果僅從旋轉度數來引領武術發展的潮流,必然會陷入540、720、900、1080 等數字怪圈,因為人體的運動能力并非有無限的可能性,運動員并非機器,可以隨著科技的發展,如相機像素一樣無限的擴展。 所以,這就警示我們,《規則》在滿足高、難、美、新追求的同時,亦應考慮武術之所以為武術的本質問題,以往的體操化、科技化必然使武術遠離大眾,背離了武術在民間“下里巴人”的大眾化之路。

      5 結語

      縱觀近 10 年來的競技武術套路運動的生理生化研究,我們發現其研究進展以《規則》為導向,經歷了適應、探索、高峰、成熟、平淡等階段,研究重點集中在 C 級難度的克服與完成領域,而 C 級難度對旋轉度數的追逐陷入了競技思維的邏輯,這種傾向對中國武術而言并非幸事,D 級難度的出現也印證了這一趨勢。 因此,對競技武術套路的研究不應僅局限于技術層面,對《規則》的制定和整體的中國武術發展戰略亦應有清晰的認識,避免競技武術套路運動走進競技的死胡同。

      參考文獻
      
      [1]洪浩。 競技武術發展理論之研究[J]. 體育科學,2005,25( 8) : 90.
      [2]胡秀娟,安江紅。 競技武術套路“旋風腳720° + 馬步”動作的肌電特征研究[J]. 廣州體育學院學報,2009,29( 6) : 82.
      [3]曹建民。 血乳酸評定武術套路訓練方法的研究[D]. 北京: 北京體育大學,2009: 3.
      [4]鄢行輝。 旋風腿對半月板損傷的研究[J]. 中國中醫骨傷科雜志,2009,17( 1) : 65.
      [5]王森。 武術套路旋風腳 900°接馬步可行性試驗研究[J]. 天津體育學院學報,2014,29( 2) : 177.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159彩票{{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