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zigek"></table>
  • <acronym id="zigek"></acronym>
    <big id="zigek"></big>
    <tr id="zigek"><s id="zigek"></s></tr>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歷史論文 > 世界史論文

    古雅典人是如何理解家庭教育的

    時間:2020-02-13 來源:職大學報 作者:李虎林 本文字數:6124字

      摘    要: 在古雅典人的社會結構中,家庭是其中重要的一環,長期重塑的教育理念有助于個人全面的發展,同時在自由環境下生長起來的個體對于雅典民主政治的守護具有特殊的意義。

      關鍵詞: 古雅典; 家庭; 教育觀念; 泛希臘主義;

      Abstract: In the social structure of ancient Athenians, family is an important part. The long-term reshaped education concept is conducive to the overall development of the individual, and the individual growing up in the free environment has a special significance for the protection of Athenian democracy.

      Keyword: ancient Athens; family; educational concept; pan Hellenism;

      作為西方文明源頭之一的雅典,之所以如此出眾燦爛,有很多要素的集成,但更為重要的還在于比較發達的傳統教育,其中就包括父母對子女的書本教育,還有父母在長期以來形成的傳統框架下對自己孩子如何祭祀、如何做人的言傳身教,活動繁多,正是基于這些零零散散的家庭活動,在一定程度上就可以窺見古雅典人的心靈世界之中是如何理解家庭教育的,以此在公共社會領域內施之于積極的效果。

      一、古典史家視域下對“家庭”的認識

      古希臘博學家亞里士多德在《政治學》之中,“已明確了城市(城邦)所由組成的各個部分,既然城邦的組成[基本上]包含著許多家庭,我們就應該先行考慮到‘家務管理’。……于是,我們就應該研究這三者各自所內含的關系并考察他們的素質:(1)主奴關系,(2)配偶關系———在我們的語言中,用‘配偶’這個用語表示男女的結合是不合適的,(3)親嗣關系———‘親嗣’這個用語在這里也并不完全適當。在這三項要素以外,還有另一項要素(部分),即所謂‘致富技術’,有些人認為整個‘家務’就在于致富,另一些人則認為致富只是家務中的一個主要部分;這種技術上的性質我們也得加以研究。”[1]因之,家庭是城邦的有機組成部分,就如何做好家庭的管理對于城邦社會的穩定意義很重要;其一,處理好三對關系,使之維護好社會持續發展的平穩秩序;其二,物質基礎的積累,需要憑借雅典公民勤懇勞動,當然,為了使他們更好地立足于城邦之中,城邦還為公民提供致富的技術,以便體面的生存。

      與之,亞氏也闡明了親嗣關系間存在的某種復雜性,這一關系顯然與東方父權制下的某種觀念大相徑庭,由此可知,以男性公民為主體的城邦世界也有其相似性,指出“父權對于子女就類似于王權對于臣民的性質,父親和他的子女之間不僅由于慈孝而有尊卑,也應年齡的長幼而分高下,于是他的家庭中不期而成為嚴君了。所以荷馬稱呼諸神和萬民共戴的君主宙斯為‘主神和萬民的父親’,是正當而體貼的。作為一個君主,他應當和他的臣民同樣出生于一個族類,而又自然地高于大眾之上;這種情況同父子關系中長幼慈孝的體制完全相符。”[1]盡管家庭內部有著等級式的高下親嗣關系,使之出現了尊卑嚴父的現象,但是更為重要的還在于親嗣之間培養一種有利于家庭和睦相容的正氣將是家長們義不容辭的職責。如“關于夫婦關系和父子關系,夫婦父子之間各人應有的品德,怎樣使一家相處日趨敦厚,怎樣又會一天天流于乖戾,以及怎樣才能使一家吉祥如意,除惡去殃”,[1]無論采取如何形式,家庭的最大目的就是團結友好,相濡以沫。由此,古雅典人對于“家庭”在城邦共同體當中的認識,以及建立和諧有序的家庭關系對家庭的正軌運行及其社會的健康發展有著特殊的作用。

      二、家庭教育方式

      偌大的城邦社會,教育是城邦發展繁榮的關鍵,家庭教育與學校教育并行,呱呱墜地的孩童就在襁褓中沐浴著溫暖的家庭養分,父母的言傳身教,耳濡目染無不伴隨著孩子成長的歲月,有言之“孩子就是父母親的縮影”。
     

    古雅典人是如何理解家庭教育的
     

      (一)玩具教育

      古希臘的教育家認為孩子的成長當中玩具有著重要的作用,它可以給孩子帶來愉悅的身心,也可以給他們帶來想象空間,這種無意識的玩對于孩子的成長很有幫助,無論是古代的孩子還是現代的孩子都對玩具和游戲情有獨鐘。在考古出土的文物中,就可以找到相關的證據,即縮小的帶輪子的馬車、小船、陀螺和撥浪鼓等,還有深受孩子喜愛的能活動的娃娃,這些玩具不需要花費多大的功夫,就可以在家里制作。即使簡易輕巧,但是對于孩子來說卻能激起他們的玩耍興趣。在阿里斯托芬的《云》當中,一位寵愛自己孩子的斯瑞西阿得斯,描述了自家孩子獨立制作玩具的情形,即:

      “哦,他非常的聰明,當他還只有膝蓋那么高的時候,矮矮胖胖的,他用粘土做了小房子,木質的小船,和一些皮革制的敞篷的四輪小馬車,他還把石榴子刻成了蛤蟆的樣子,你真想不到他刻得那么巧。你都無法想象他有多么的聰明。”[4]從小寄予天性教育的孩子,以玩具為方式尋找內心的滿足感和獲得感,這一教育過程當中不乏父母親的親自指導,來引起濃濃的興趣,進而在接下來的學校教育中起到良好的效果。

      (二)信仰教育

      由于古希臘傳統的影響,即人神同形同性論,神靈在人們的生活中有著非同一般的地位,最為有利的佐證就是古希臘史詩是以神話故事為題材來創作的,可以說每位古希臘人的童年都在神話傳說的講述過程中度過的。幼童自小啟蒙于這樣的文化背景之下,自然而然地就要接受家庭之中約定俗成的信仰觀念,法國著名學者古郎士談到,“吾人曾說明古人對于死后的觀念。后來繼說這種信仰造成的家的制度及私法。現在研究這種信仰對于古代社會道德的影響。這并非說古代宗教創造人類的道德情感,但他可以聯合于情感而增加他們的力量,加大他們的威權,穩固他們對人類行為的方向;……古代宗教既是家有的,道德亦然。”[5]在血緣家庭內部,通過祭祀祖先的方式,進而增強信仰的力量,也是家庭當中潛移默化教育的一種有利推動力。

      在人們的理念當中,道德與宗教緊密相聯構成信仰大家庭當中的組成部分,無論二者的力量比例差異,卻都可以施之于個體的日常行為,引導人向善友愛,“道德觀念自然與宗教觀念相似,皆有起端與以后的發展。古代人的神是甚小,漸漸地人將他加大。道德最初亦是狹小,且不完全,漸漸地擴大至宣傳博愛。其起點始于家,由于家神的信仰,職責觀念始現于人心目。”[5]正是基于狹小空間內部的家神所宣揚的愛之理念,使之人心向善,社會當中飄動著和諧的氣息,只要在小空間內部教育的孩子轉向廣闊大舞臺之際,由于社會職責的緣故,紛紛投入到建設古希臘民主社會的大浪潮里,這種小單位之中的教育方式對于社會的發展貢獻很大。

      誠然,注重信仰的教育不僅僅在于使個體能夠得到大的福報,更為重要的還在于共同體內部的責任心以及由此激發的力量對于整個社會所帶來的和諧秩序,“這種信仰如何能使家中有相互敬愛,是可想象的。古人管家的道德叫做信主;為子者之服從其父,愛其母,叫做對其親的信心;為父者對其子之愛,為母者對其子之慈,叫做對其子之信心。家中皆是神的。責任心、天性、宗教思想,皆混合而為一”,可見,家族內部受到神性的長時間的恩賜,一代代傳遞著神賜予的傳統美德,父母對其子愛心有加,其子也在生活當中踐行著長期以來受過教育的成果,家庭內部和諧有敬,社會之中責任心強,這是一種雙向共同起作用的教育理念傳遞方式,深深地浸透著每個人的內心。例如,古郎士這樣說到:“這里是我的教,我的種,我的祖先的遺跡;這里有說不出的可愛直入在我心目中。”[5]亦這種情感植入人內心的深厚,家與神融為一體,規范著人們的道德品行。同時,“愛這種信仰支配的古代道德,雖不識慈悲,但至少指教家的道德。在這個民族里,家的獨立是道德的起點。職責始在這里顯示、明白、清楚、嚴厲,但在小圈子內。”[5]

      (三)技能教育

      獨特的地理位置,古希臘半島內可以用作農耕的土地難以滿足本民族的發展需求,自古以來,古雅典人就把目光投向了海洋,以經商為生存之道,正是在這樣的大環境下,無論是城邦政府的立法還是父母親都在身體力行為孩子的發展尋找謀生的手段,母親平時既要照料孩子的日常起居,更為重要的還在于為孩子的成長發展做有關方面的啟蒙道德教化,這樣的現象在古雅典城邦表現得尤為突出,在雅典孩子七歲之前的啟蒙教育全部由父母雙方來承擔。母親要教會女兒紡織技術和受人尊敬的婦女必備的道德行為規范。而兒子則由父親來教導,父親常常以祖宗之法及其自己的行為操守來教化和培養兒子,父親要向兒子教會一門維持生計、安生立命的技藝。這一實例在梭倫改革立法有著明確的規定,即“梭倫要市民從事制造和貿易,制定法律要求父親必須讓兒子學會手藝與行業,否則兒子不必善盡奉養的義務。”[9]

      (四)言傳身教

      家庭教育可以通過顯性的方式呈現,也可以通過隱形的方式得以指導,最為主要的就是父子之間的對話可以向孩子傳授一些家長對于萬事萬物的認識與拙見,這種教育方式可能有助于他們倫理觀的形成,作用也是很明顯的,阿里斯托芬在《云》里描述了這樣的場景,可以窺見阿提卡農民與其子的對話就可以看出當時人是如何教育自己的孩子的,即:

      斯特瑞普西阿得斯(父)

      千萬別向我提起這馬之神!正是這位神害了我。如果你真心愛我,我的兒啊就聽我的話。

      費迪庇得斯(子)

      要我聽你什么話?

      斯特瑞普西阿得斯

      立刻改變你的生活方式,去學習我要勸你學的東西。

      費迪庇得斯

      說吧,你有什么吩咐?

      斯特瑞普西阿得斯

      你聽不聽?

      費迪庇得斯

      我聽!憑狄奧倪索斯起誓!

      斯特瑞普西阿得斯

      現在,你往這邊看。你看見那道小門和那所小屋嗎?

      費迪庇得斯

      看見了。爸爸,那是什么地方?

      斯特瑞普西阿得斯

      那就是哲人的“思想所”。那兒居住的人著書立說,叫我們相信天是炭窯,我們住在當中就像木炭一樣。只要你肯給錢,他們會教你辯論,不論有理無理,你都可以在辯論中取勝。

      費迪庇得斯

      他們是誰?

      斯特瑞普西阿得斯

      他們的名字我知道得不清楚,可是他們是些深沉的思想家,一些高貴的人。[4]

      從以上對話可以得到一些父子之間有用的交流信息,也可以了解到阿提卡地區的孩子們從小就生活在一個天然的思想智庫里,汲取著智慧的養分,通過父親的漫談,讓孩子們有意識地去了解外部世界的奧秘,進而探索自然界及其人類社會的真理,這也是古希臘民主得以發展的一個有利條件。緣于此,父母親與孩子的日常閑聊,能夠讓孩子感受到那份真正的溫暖,那份天然的愛,正如亞里士多德總結的那樣,“父母給孩子的愛永遠勝過孩子對其父母的愛———而這一切更適合于母親。”[11]

      三、家庭教育理念

      某種程度上,諸多的教育方式就是一個家庭對于孩子成長過程當中如何健康快樂的理性選擇,既與整個共同體的倫理有關聯,也與整個家庭所受教育的程度有著直接的關系,古希臘家庭教育當中所呈現出來的方式,內化于個體的一點一滴之中,這不僅僅提高了個人的修為德行,而且維護著雅典民主制度行之有效的發揮。

      (一)構建支撐精神支柱的信仰體系

      無論哪一個共同體,都需要一種持續向前的精神動力,來為本民族的發展作支撐牽引力,這種信仰的構建是出于大的共同體來考慮的,要使它發揮好就要落實到個體身上,因此,古希臘的家庭當中形成了以祭祀家神為主要特征的信仰活動,“古代人的遺念尚未完全毀滅,信仰及法律皆曾傳至后世。我們試想彼時,每家有其宗教、其神、其教職。每家的宗教獨立是信條,祭祀須秘密。……凡物質生活及精神生活所必需者,家中具有之。此外無所求助,他即有系統的國家,他即自足的社會。”[5]這種以家庭為單位的信仰體系的建立,擴充至社會的各個方面,維系著在神人一體的統治下古希臘人的社會生活,這將是一種極其重要的有利保障。

      (二)形成兼容游戲與互動為主的家教

      對孩子的成長而言,啟蒙教育在整個教育過程中尤為重要,游戲是一種寄予孩子的天性所制作的培養興趣的教育方式,通過玩耍讓孩子獲得探索求知,是一種自然理想的啟發式創新理念,將給孩子的成長帶去更多潛意識的靈感和創造力。雖然古希臘各個家庭貧富各異,但是基本上都能憑借自己的生活條件制作形形色色的玩具,有架構復雜的,有構造簡易的,總的來說,游戲給孩子們的童年留下了美好的回憶,給他們帶去了智慧,啟迪著他們以使他們有更好的發展,給他們更多的想象空間來尋覓未知的世界。同時,除了以游戲為玩法之外,還有“十幾歲的少婦可能會從父母那里獲得教育,青少年男性則接觸到另一種更有影響力的人。書籍很昂貴;盡管在整個公元前六世紀,特別是公元前五世紀,受教育程度有所提高,學習的主要形式仍然是兩個人或多個人之間的互動,而不是與書本文字的交流。”[13]因此,孩子學習的方式就是父母親與自家孩子之間的交流和互動,這種交流形式雖然沒有那么專業化,形式化,固定化,但是日常的點點滴滴都可以為孩子的世界打開一扇新的窗口,讓他們獲得全新的理念,這些都是共同體內部長期以來形成的共識,啟蒙階段的隱形倫理鋪墊就是通過這種口耳相傳的方式一代代在傳遞,且發揚光大,影響深遠。

      四、教育之效能

      舉凡種種,雅典人創新的機制對于自身的發展具有顯著的作用,全體成年男子參與的民主制度,影響著西方歷史發展的進程,西方人因此稱古希臘為自己的“精神園地”[14]。當然,教育觀念在人內心世界的融貫,造就了雅典人民主、平等、自由的家庭氣氛。在這樣的家庭教育體制下,人之與生俱來的天然之氣隨之應有皆有的發揮出來,人們可以自由自在地表達自己的觀點,甚至可以在公共領域當中進行演講,一時間詭辯術成風,人們不再專注于內容的可靠,而把目光投入到修辭的多樣化、技巧化、新穎化,不必計較這種風氣的蔓延利弊得失,卻在很大程度上激發了人們表達的欲望,很少被一些條條框框所束縛,這也許就是在這種家庭教育下所產生的蓓蕾在共同體當中所發生的爭奇斗艷的效果。

      作為共同體,何以出現以一邦為集體的全民公投,而不是執政官的專制集權,比較民主的基本全民參與的政治體制的形成,從天然的角度來看,要歸功于這里的地形地貌不易于大一統,適合獨立分割,各自為政,所建立的龐大的囊括歐亞非三洲的帝國來說,可以推斷這里有建立專制集權君主帝國的條件,只不過是由民主自由平等的家庭教育之風為引領,共同體的政治選擇出現了與其他所屬區域有著本質的區別,這里一切大政方針不是一家獨大,而是體現公民大會全體的自由意志,即使個人會有疏忽,但全體人對于國家命運的把握還是能夠運籌帷幄的,正是基于一系列這樣的家庭教育當中延伸出來的理性判斷,古希臘的民主自由風氣令世人矚目。再次,在這種教育理念下熏陶的個體,一般來說,都有自我批判,自我認識,自我創造,自我反省的能力,由于認識以及思維的火花不再囿于拐拐角角,而是大放全開,各種靈感智慧不斷發揮出來,創造了人類文明史上多姿多彩的藝術精品,“文化上,雅典哲學、文學、藝術、體育都達到了奴隸制社會頂峰,不僅代表著古代希臘的文化,而且成為歐洲文化的起源。雅典民主政治的繁榮和多元化的教育,使公民眼界開闊,思維開放,善于學習和創造,個性得到充分發展,其思想方法具有很大的兼容性。

      參考文獻

      [1][2][3]亞里士多德.政治學[M].1,3,1253b、1259b、1259b.
      [4][10]阿里斯托芬.阿里斯托芬喜劇全集[M].張竹明譯.南京:譯林出版社,2015,P877-879、P236-239.
      [5][6][7][8][12][法]古郎士.希臘羅馬名人傳[M].李玄伯譯,張天虹勘校.北京: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05,P72、P72-73、P75、P76、P88.
      [9]普魯塔克.希臘羅馬名人傳[M].席代岳譯.長春:吉林出版集團有限責任公司,2011,P169.
      [11]Mark Golden.Children and Childhood in Classical Athens[M].98.
      [13]薩拉·B.波默羅伊.古希臘政治、社會和文化史[M].傅潔瑩、龔萍、周平譯.上海:上海三聯書店,2010,P299.
      [14]黑格爾.歷史哲學[M].潘高峰譯.北京:九州出版社,2011,P15.

      李虎林.略論雅典人家庭教育理念[J].職大學報,2019(06):110-113+18.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159彩票{{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