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zigek"></table>
  • <acronym id="zigek"></acronym>
    <big id="zigek"></big>
    <tr id="zigek"><s id="zigek"></s></tr>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論文寫作 > 學術論文寫作

    關于高考議論文寫作的幾個問題

    時間:2017-03-14 來源:讀寫月報 作者:石人 本文字數:5983字
      每逢說及中學生寫作的話題,都會引起人們的深深憂慮與嘆息。北京大學中文系的溫儒敏先生指出:“如今中學作文教學可以毫不夸張地說是全線崩潰,全都是瞄準考試的套式訓練,幾乎人人喊打,又人人參與。”①溫先生的尖銳批評,主要針對的應該就是高考的議論文寫作。因為學校生活的枯燥、貧乏導致的情感僵化與視野狹隘,因為理科及英語等課程“刷題”學習模式對語文學科的擠壓,因為語文學科自身也放棄了閱讀這個根本而沉溺于技巧方法、規矩套路、“萬能素材”的傳授,更具“普適性”的議論文早已徹底擊敗了記敘文及其他文體,成了絕大多數學生寫高考作文時的不二選擇。也正因為如此,人們對中學生作文的所有批評,也幾乎就是對中學生議論文寫作的批評。但是,“全線崩潰”也好,沉疴難起也罷,年復一年,進入高三的師生們仍然必須面對高考議論文寫作這道難題。如果不想在陳陳相因中沉淪,我們就必須正視議論文寫作的規律,解決議論文寫作中碰到的問題,力爭早一些沖破“人人喊打,又人人參與”的怪圈,踏上議論文寫作的新途。
      
      (一)
      
      寫高考作文,首先必須面對的問題是如何正確審題。與社會各界成人的日常寫作做比較,中學生考場作文的最大不同是必須寫別人早已規定好了的題目。已步入社會的成年人,不管是專業的寫作者或是偶爾為之的“菜鳥”,一般都是自己在現實生活中尋找寫作的話題,獨立地確定觀點,或是被生活觸碰了某一根敏感的神經,于是有感而發,下筆為文。而學生的作文,包括中考、高考的寫作,統稱為“習作”,是一種模擬性的練習或考查,是依題成文的“奉命寫作”.因此,審題就成了考場寫作的第一道關口。
      
      因為在多年的考試實踐中暴露出的諸多弊端,“話題作文”已經基本退出了高考的歷史舞臺,就連直接給出文章標題的“命題作文”也已并不多見。現在大家面對的,主要是內容較為鮮活、內蘊較為豐富的“材料作文”.其中,考題的主干部分是作文命題的“材料”.概而言之,考題給出的材料不外理性與感性(與前一類“理性材料”相對而言)兩類。
      
      所謂“理性材料”,是指考題所提供的材料自身就帶有理性思辨的色彩。或是幾則觀點相近、相異或相互補充的警句或名言,應試者必須在對材料觀點的分析比較中確定自己作文的核心觀點;或是命題人自擬的一段頗具哲理的文字,應試者只有先細細閱讀,吃透了這段文字的含義,才能立意為文。
      
      在上海及江蘇、浙江的高考作文題中,出現此類題目較多。比如2016年江蘇卷的命題材料:
      
      俗話說,有話則長,無話則短。有人卻說,有話則短,無話則長---別人已說的我不必再說,別人無話可說處我也許有話要說。有時這是個性的彰顯,有時則是創新意識的閃現。
      
      這段命題材料共有三句話,審題的重點在第二句和第三句。因為,第一句“有話則長,無話則短”是一種常理、常態表達;而第二句和第三句,才是對常態、常理的反撥與出新。一般說來,“有話則短,無話則長”是不合情理的,但經過命題人的反撥,“有話則短”就成了“務去陳言”,“無話則長”則是獨辟蹊徑,彰顯個性和創新意識的體現。為什么要“有話則短”?
      
      怎樣才能做到“別人無話可說處我也許有話要說”?命題材料在俗話、常理的基礎上出新,寫作者也只有透徹理解命題人表述的指向,才能真的“有話可說”,寫出切中命題意旨的文章。
      
      相對于“理性材料”的“感性材料”,一般又分為又事實材料和比喻性材料兩類。全國卷的命題材料,出現這兩類材料更多。比如2015年全國新課標I卷的“小陳匿名舉報在高速公路上打電話的父親”,就是一則典型的事實類材料。2016年全國Ⅱ卷的“提升語文素養大家談”、全國Ⅲ卷的“小羽開發新式花茶獲得成功”,雖然涉及生活的“面”有寬窄的不同,也都是事實類材料。至于2016年全國Ⅰ卷的“獎懲之后”漫畫材料,如果我們先認定它指向的是家庭、學校、社會的教育方式方法的弊端,那么它首先也是一則事實材料;當然,如若由漫畫揭示的“成績浮動與獎懲變化之間的多重反差對比”②聯想到“社會變遷的進步與退步”、“起點與程度、數量與質量、表揚與批評等問題”③,拓展到社會與人生的更多領域與更多層次,那么漫畫展示的情景就有了更多的隱喻性,這則材料也就可以被視為比喻性材料。
      
      這里必須強調的是,雖然從高考作文的命題材料看,有“理性材料”與“感性材料”的分別,但它們最后的命題指向卻是統一的。也就是說,這些考題都指向有對象感的、有具體針對性的“近乎真實的寫作情境的創設”④,但同時又希望、要求考生對這些創設的情境有所超越,能進行更高層面的理性思考,“體現出有宏觀視野、有普遍性高度的思維品質”⑤。
      
      考題命制中力求實現的是“個性”與“共性”的統一,也希望考生能在寫作中體現“個性”與“共性”的統一。考題既有多元的寫作角度、自主立意的廣闊空間,又有特定場合、背景的預設和限定,從而使考前即已出籠的種種套作與宿構的“錦囊妙計”失去用武之地。因為,這些套作與宿構有一個共同的致命傷,就是在考題與命題材料不可預知的情況下,它們只能更多地關注寫作的“共性”,而無法體現一道道精心設計的作文考題的“個性”.
      
      坊間的“作文經典”“萬能素材”,總是將若干個寫作中心和話題一字排開,而后在每個中心(話題)之后,列出若干名言警句、典型事例以及精彩范文,供相信這些“真經”的應試者選用。在經過這樣的訓練之后,考生的大腦就變成了中藥鋪式的一個個屜格,其中雖貯藏了大量的“靈丹妙藥”,卻幾乎失去了獨立思考的功能。在考場上,他們往往不會認真審視考題的“個性”,不能分辨考題規定的具體情境,而只是拼命地想眼前的考題是否似曾相識,與過去寫過的哪個題目、哪篇范文接近,可以套用哪些已背熟的例證、素材,等等。這樣,就極容易偏題、跑題,跌入陷阱而不自知。在2016年的江蘇卷寫作中,就有不少考生拋開命題人對“有話則短,無話則長”的詮釋,拋開如何“說話”的具體情境,大談“個性”與“創新”,或者將“個性與創新整體打包使用”⑥。因為,他們弄不明白為什么要“有話則短,無話則長”,而“個性”和“創新”卻是常掛在嘴邊的套話。其他諸如寫“北京的符號”(2014年北京卷作文題)時只談“符號”卻拋開“北京”的地域限制,寫“課內外的探究”(2014年江西卷作文題)時有意回避“課內外”而泛論“探究”,寫“找回童年”(2010年江西卷作文題)時大寫童年生活而完全拋開“找回”等等,具體表現雖各不相同,其病根卻都是同一個。
    附件下載:
    石人. 關于高考議論文寫作的幾個問題[J]. 讀寫月報,2017,Z1:39-42.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159彩票{{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