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zigek"></table>
  • <acronym id="zigek"></acronym>
    <big id="zigek"></big>
    <tr id="zigek"><s id="zigek"></s></tr>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政治論文 > 政治學論文 > 臺灣問題論文

    臺灣“日本情結”的表現及其不良影響

    時間:2016-11-22 來源:未知 作者:原來是喵 本文字數:8976字
      臺灣社會的“日本情結”是特殊的歷史環境下諸多因素引起的一種特殊的現象。這種“日本情結”在包括電影在內的臺灣文化作品、臺灣的政壇、臺灣民眾的日常生活等領域都有許多不同的表現,而形成這種“日本情結”的原因復雜多樣。下面由學術堂為大家整理出一篇題目為“臺灣‘日本情結’的表現及其不良影響”的臺灣問題論文,供大家參考。
      
    臺灣“日本情結”的表現及其不良影響

      原標題:臺灣的“日本情結”及對兩岸關系的影響
      
      摘要:臺灣社會的“日本情結”是特殊的歷史環境下諸多因素引起的一種特殊的現象。這種“日本情結”在包括電影在內的臺灣文化作品、臺灣的政壇、臺灣民眾的日常生活等領域都有許多不同的表現,而形成這種“日本情結”的原因復雜多樣。此外,這種“日本情結”對兩岸關系的發展產生深遠的影響,表現在“日本情結”產生的復雜根源決定了臺灣社會親日的長久性;臺灣社會的“日本情結”使得兩岸在行為上出現了不一致性;“日本情結”加大了外部影響兩岸關系的空間;由于“日本情結”的影響所產生的兩岸認同的偏差導致兩岸未來在統一道路上的整合更加具有復雜性。
      
      關鍵詞:臺灣問題;日本情結;兩岸關系
      
      臺灣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領土,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二戰結束后,作為戰敗國的日本將臺灣歸還給中國。但由于歷史、地理等各種原因,臺灣和日本之間依然存在著所謂“剪不斷理還亂”的關系,尤其是在臺灣社會所彌漫的所謂“日本情結”不僅影響著兩岸認同的構建,也影響著兩岸關系的發展。關于臺灣的“日本情結”產生的原因,不少學者從各個角度論述了兩岸關系發展的歷程并對影響臺灣的“日本情結”的產生、表現作了分析。本文正是在這些成果的基礎之上,對已有的研究成果進行分析和綜合,力圖對該問題作深入闡述并分析這種“情結”對于兩岸關系的影響,使我們對于臺灣“日本情結”這個問題有全面的認識。
      
      一、臺灣“日本情結”的表現
      
      (一)“情結”和臺灣的“日本情結”
      
      “情結”是瑞士的心理學家榮格的分析心理學的核心概念和重要的理論。著名的奧地利心理學家弗洛伊德說“夢是通往無意識的忠實道路”,榮格則表示“情結是通往無意識的忠實道路”.1904年-1911年間,榮格通過其對詞語聯想的研究提出了他關于情結的心理學理論。在榮格的分析心理學中,這個概念主要指的是:個人無意識中,對造成意識干擾負責任的那部分無意識內容。或者換句話說,指帶有個人無意識色彩的自發內容。“情結”的形成是內外因共同作用的結果,既包含個人人格中與生俱來受制于氣質的因素,也包括后天經驗所產生的影響。在現代漢語中,“情結”指的是心中的感情糾葛,深藏心底的感情,它往往指的是由于內外因所造成的對于某種事物的感情、依戀。本文所指的“情結”即為該釋義。
      
      本文所要探討的臺灣的“日本情結”指的是由于臺灣特殊的地理位置、日本長期的殖民統治以及國民黨在臺灣的治理等諸多因素形成的在臺灣社會所存在的一種對日本國及日本社會的好感。臺灣的“日本情結”包含了諸多方面的原因,也廣泛表現在臺灣社會的各個層面,這些表現也影響著臺灣社會自身以及兩岸關系。
      
      日本交流協會自2008年開始委托臺灣的民調公司通過網絡和電話訪問的方式,研究和分析臺灣民眾對日本的觀感。其中日本連續三屆蟬聯最受臺灣民眾喜歡的國家(地區),也是最想去旅游的國家;七成五的臺灣民眾認為日本是“令人感覺親近的”[1].這種彌漫在臺灣社會的“日本情結”廣泛表現在臺灣社會的各個層面,主要體現在文化作品、社會生活和政治領域。
      
      (二)“日本情結”在臺灣文化作品中的表現
      
      幾年前在臺灣熱映的電影《海角七號》引發了關于該片“媚日”的爭論,電影中穿插了臺灣男子阿嘉和日本的友子之間的愛情以及一場穿越60年的愛戀--日本在戰爭中戰敗,在臺的日籍教師隨日軍撤退時遺棄了曾經的臺籍女友,在回日本的途中他用信件寄托了自己對女友的思念。而影片結尾日本戰敗后臺灣民眾依依惜別日本軍人的畫面正是體現了當時的臺灣人對于日本殖民者的復雜情感。除此之外,臺灣的一些電影中,對往昔歷史的美好回憶通常都以日本人的視角展開,但詭異的是,以往作為被殖民者的臺灣人對于日本的緬懷竟然持有一種肯定的態度。[2]《練習曲》中插入一段講述“沙鴦之鐘”的故事,將殖民者和被殖民者的奴役關系處理成為臺灣女性和男性曖昧的情感關系;《艋舺》中蚊子在和哥們談心的過程中說到如果自己不混黑道想去日本看櫻花,一張源于生父的明信片埋藏了他對日本的無限渴望,影片最后和尚的鮮血噴薄而出,在夜空中幻化為凄艷唯美的櫻花,既是他混黑道的終結,也是夢想(去日本看櫻花)的破滅。《斗茶》中臺灣青年楊哥被日本少女美希子的茶藝所折服;《對不起,我愛你》講述了兩個偶遇的臺日青年之間的愛情故事;《渺渺》講述了日本少女渺渺和小優曖昧的友誼;《多桑》中的父親一輩子最大愿望就是去日本進行一場朝圣之旅等等。[2]此外,日語在一些臺灣電影中大量的應用,例如《海角七號》中年邁的茂伯、年輕的阿嘉和大大的媽媽都會日語,而日本人在臺灣電影中的設置大多為教師的身份,這些其實有意或無意中都將日本對臺灣的殖民看作是文化的啟蒙者。
      
      意大利著名文藝批評家貝內德托·克羅齊說過,“一切歷史都是當代史”,無論是有意或是無意,臺灣電影中對于殖民時期以及今天的日本人與臺灣人的關系的講述正是當下臺灣民眾對于殖民歷史和當下日本人的感情的直觀感受,也同時在影響著新一代的臺灣年輕人。
      
      (三)“日本情結”在臺灣社會生活中的表現
      
      “日本情結”在臺灣社會生活中的表現更加多樣,除了和東亞的其他國家地區年輕人一樣的所謂“哈日”情感---對于日本動漫、日劇、日本服飾迷戀之外,日本在臺灣留下了有別于東亞其他國家的印記。在臺灣保留了大量的日本建筑,最為出名的是基本保留原樣的臺灣“總統府”(日據時期的總督府);臺灣人喜歡的許多小吃之中,包括生魚片、便當以及關東煮都不同程度存在著日本的印記;在語言上,臺灣人把幼兒園稱為“幼稚園”、把衛生間稱為“化妝室”、把很舊的車叫做“太古車”以及臺灣人通常愛用的“歐巴桑”“歐吉桑”等詞都有明顯的日語的痕跡;臺灣的許多地方依然沿用著日據時期留下的地名,例如今天的高雄正是從打狗改成與日語發音相近的Take,在臺灣受年輕人歡迎的西門町的地名也是來源于日據時期;在臺灣發達的娛樂文化和綜藝節目無論從制作上還是包裝上都相當程度地借鑒和吸收了日本的運作方式;風靡臺灣的體育項目棒球的歷史也可追溯到日據時代,在大陸受眾并不廣的棒球在臺灣和日本受到了極大的歡迎。
      
      無論是語言、建筑、運動、飲食,臺灣社會與其他被日本殖民的社會不同,不僅保留了日據時代所遺留的日式建筑,更重要的是在社會生活中浸染日本的印記。這些印記的來源既來自日據的深遠影響,在今天更是與日本文化共同激蕩和影響。這些日本文化的影響雖然難與中華文化尤其是閩南文化的影響相比,但它深刻塑造著新一代臺灣年輕人對于中國的認同,尤其是將殖民和被殖民的關系混淆為優劣文化之別。在日本殖民者強勢文化的感染和兩岸特殊的環境之下,臺灣社會也在有意無意主動延續被殖民的生活方式,這種主動選擇下的“日本情結”比起現實的“日本情結”影響更為深遠。
      
      (四)“日本情結”在臺灣政治領域中的表現
      
      在政治領域,一些政治人物的“日本情結”表現得更為明顯。這些“日本情結”有些是在特定的國際背景之下出于政黨利益需要而作出的選擇,有些則是這些政治人物的政治生涯的背景影響所致。在1949年國民黨敗走臺灣后,臺灣當局歷屆領導人對于日本都不同程度表示出了好感。蔣介石時期出于“反共”的需要,在戰后同日本建立了緊密的聯系,在處理日本戰爭罪行的問題上,蔣介石主張“德”政,寬恕日本的罪惡。在接到日本無條件投降后,蔣于重慶發表的《抗戰勝利對全國軍民及世界人士廣播演說》,演說中充滿了“不念舊惡”“與人為善”“以德報怨”的恕道。[3]在此精神的指導之下,蔣介石政府放棄日本賠償、對包括岡村寧次在內的戰犯極力包庇,退守臺灣以后更加反蘇反共,把日本看作是其東山再起的強力后盾。蔣介石的這些做法除了當時重要的國際國內背景之外,其在日本留學的經歷和慕日情感也是重要的因素。自幼接受日本教育的李登輝更是政界親日派在臺灣的代表性人物,1994年他接待日本作家司馬遼太郎訪問時公然宣稱“自己在22歲以前是日本人”,2000年在《臺灣的主張》一書中,李登輝則稱在日本殖民臺灣的時代充滿了“幸福”和“自豪”感,甚至赴日參拜供奉著東條英機等侵華戰犯的靖國神社。[4]在卸任臺灣地區領導人之后,李登輝多次表態釣魚島屬于日本,反對中國對于釣魚島主權的主張。他稱“大陸對釣魚島,就好像看見了媒人,就主張說自己的老婆一樣”,“多說幾次也一樣,釣魚島就是日本的領土。日本絕對不要對故弄玄虛的‘中華帝國’做出讓步”.在陳水扁時期,加大了對日工作的力度,加快發展“日臺軍事安全合作”,成立了“對日工作小組”“臺日友好協會”“臺日政治精英會”等機構,積極推動臺日實質關系的發展。[4]
      
      在戰后早期,臺灣政壇的親日傾向來源于其時的國際國內背景,是國民黨在臺灣自上而下的戰略選擇。而進入李登輝時代以后,在政壇所彌漫的親日傾向則逐漸與臺灣社會自身發展中所產生的親日情感互相滲透影響,尤其是領導精英的本土化以及政壇力量的多元化,這使得今后這種政壇的親日傾向將更加體現為臺灣社會對日“情結”的衍生附屬品。
      
      二、臺灣“日本情結”的產生和發展
      
      臺灣“日本情結”的產生和發展過程復雜,其中臺灣自身的地理位置和自然環境為這種“日本情結”的發展提供了前提;日本在臺灣的殖民統治以及后來所推行的“皇民化”運動是“日本情結”產生的最重要的原因;此外國民黨在臺的治理、冷戰的背景、兩岸經濟軍事的不平衡等因素也是“日本情結”產生的重要原因。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159彩票{{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