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zigek"></table>
  • <acronym id="zigek"></acronym>
    <big id="zigek"></big>
    <tr id="zigek"><s id="zigek"></s></tr>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政治論文 > 政治學論文 > 臺灣問題論文

    美臺軍售直接影響中國的核心利益

    時間:2016-11-19 來源:未知 作者:陳賽楠 本文字數:10191字
      第 3 章 美對臺軍售的國際影響
      
      3.1 美臺軍售直接影響中國的核心利益
      
      3.1.1 中美核心利益的界定及核心利益的差異
      
      國家利益是決定國際關系的決定性因素,中美兩國關系的發展和變化自然也是由于兩國在不同時期國家利益的變化。但是國家利益也是按照層次來進行劃分的,“國家力量和外交資源總是有限的,將國家利益按照輕重緩急進行區分并界定核心利益,是合理配置外交資源和有重點地投放國家力量的要求”.
      
      國家利益并不是一個單純的存在,根據重要程度有不同的層次劃分,可以分為重要利益、一般利益和核心利益,而核心利益則是國家利益的重中之重,是一個主權國家生存和發展的基礎。
      
      中國國家的核利益的界定并不是一蹴而就的,有一個過程的存在。1997 年的時候,我國學者就開始對國家利益進行有限次序的分類。②直到 2006 年左右,部分學者提出核心利益的說法,有的學者從中國決策層對國家利益的表述中提煉歸納國家核心利益的內容③,還有的學者從中國的和平崛起角度來看國家的核心利益,認為我國的核心利益是“生存利益”④。直到 2011 年的時候,中國政府發表《中國的和平發展》白皮書,界定出中國核心利益的范圍。白皮書指出,中國的核心利益包括:國家主權,國家安全,領土完整,國家統一,中國憲法確立的國家政治制度和社會大局穩定,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的基本保障。各個國家的國情不同,周邊的國際環境也不一樣,同時每個國家的國內情況也是紛繁復雜的,因而在對國家核心利益的界定和解讀上也各具特色,在不同歷史階段為維護國家核心利益所面臨的挑戰和任務也不盡相同。⑤中國不僅是一個社會主義國家,還是一個最大的發展中國家,同樣還是新興大國,隨著中國改革開放的不斷深入,在經濟、政治、文化、科技和軍事上的實力都急速上漲,國際地位提高,也引起了傳統大國的注意,在國際社會中的矛盾和沖突也日漸增多,正是出于對這些因素的考慮,中國把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作為國家最核心的利益。核心利益中的各個部分都是經過深思熟慮而制定的,是不可分割的整體。在現在的國際社會中,傳統的軍事上的發展并不占據主導地位,經濟上的實力逐漸凸顯出來成為一個國家維護主權和安全的基礎,當然要取得經濟上的快速發展牢固的國家主權和堅固的國家安全是其重要的先決條件。
      
      和中國國家核心利益的界定一樣,美國國家核心利益的界定也經歷了一個漫長的過程,在剛開始的時候也并沒有對國家利益進行更深層次的劃分。到 1978 年的時候,美國學者 Nuechterlein 才提出要界定國家利益,并對其進行了進一步的分類,提出要在每一種利益之下載按照輕重緩急分成四中不同層次的問題,其中包括生存問題,至關重要問題,主要問題和邊緣問題①。經過幾十年的論證和驗證,美國于 1996 年發表《美國的國家利益》研究報告,把美國的國家利益進行分類。隨著國際格局和形勢的不斷變化,原來所界定的國家利益逐漸跟不上形勢。于是在 2000 年改版的《美國的國家利益》將生死攸關的利益當做整個國家生存和發展所必須的利益,它對保障和提高美國人民在一個自由和安全的國家里面生存和幸福是絕對必要的②。美國在冷戰結束后一直維持著全球霸主地位的優勢,擔任著維護世界和平和地區穩定的局勢,但是其他國家尤其是中國的崛起引起美國的恐慌,認為中國正在威脅到美國的國際利益。在 2010 年,奧巴馬總統向國會提交了《美國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在報告中明確提出“美國必須應用戰略手段來追求四大持久的國家利益:安全、經濟、普世價值和國家秩序。它們是美國國家安全特別優先的領域。”③奧巴馬總統在報告中將美國的國家核心利益界定為維護美國其他盟友的安全、維護美國經濟繼續朝前發展、推行美國人所信奉的普世的價值觀以及維護美國在全球發展中的主導作用和地位。
      
      中美的國家核心利益首要的出發點都是維護本國的國家安全,但是相對來說也是有差異的存在。兩國的所處的國際形勢和本國的發展程度也不盡相同,自然在細節處有所不同。中國的核心利益注重的是內在的,主要針對的是本國,而美國的國家核心利益的制定則是外向的,不僅僅只是針對本國,還包括本國的盟友、伙伴,還包括整個世界,美國把自己的國家利益同全球的利益互相捆綁,因而在利益成分還包含有國際因素。在安全方面,中美兩國把國家安全放在首位,但是中國的國家安全只是指本國的國家安全,而美國的安全則更為寬泛,不僅有本國的國家安全、盟友的國家安全,還有世界的安全。
      
      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 60 余年,從最初的一窮二白到現在的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第二經濟共同體,靠的是黨的英明領導和人民的辛勤努力。所處的國際形勢也是變化莫測,從建國初就面臨美國的各項制裁,提出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即使經濟發展,國力強盛也并不尋求奪取全球霸權,因而中國的國家核心利益是偏向于防御的。近年來在臺灣問題、南海問題和釣魚島問題上也多是由于國家的安全、領土的完整受到了侵犯,所以才做出相應的防御政策,并沒有尋求主動的出擊。而美國在蘇聯解體之后,成為全球唯一的超級大國,在世界范圍內再沒有蘇聯那樣的超級大國與之相對抗,美國所需要做的就是維護其全球霸主的地位,因為相對中國的防御性的國家核心利益,美國的國家核心利益更具有主動性。美國的主動性的國家核心利益不僅在世界范圍中確立自己國家所信奉的價值觀,同時還主動去追求更多的利益獲得。如美國所發動的海灣戰爭、伊拉克戰爭、利比亞戰爭,都是在國家核心利益的驅使下所發動的。中國在維持自己國家安全的同時,還在核心利益上追求穩定,維護自己國家穩定的同時還要維護國際社會的穩定,因而在中國的對內和對外政策上都表現出這一種特性。美國則和中國相反,更傾向于改變,在美國的國家核心利益中,主張的是推進和建構,力主推行美國人所持有的普世價值觀,在推行價值觀的同時即使使用武力也是必要的。
      
      相比而言,中國的國家核心利益言簡意賅,比較宏觀而模糊,美國的國家核心利益則全面而具體。兩國的國家核心利益簡直是南轅北轍,存在極大的差異,形成差異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首要的原因就在于兩國文化背景的差異,中國是大河農業文明古國,儒家講究溫柔敦厚,因而整個國家的政策都比較溫和。而美國則是移民國家,相對來說歐洲的海洋文明影響更為深刻,在國家的發展過程中,更多的是主動對外擴張。其次是所處地理位置的不同,美國位于北美洲,在地緣政治上的優勢得天獨厚,周圍沒有太多的鄰居,更沒有歷史遺留問題,比較清靜的周邊環境使得美國可以更多的插手國際事務。
      
      中國卻沒有美國那樣得天獨厚的條件,周邊鄰居極多,還同周邊的國家或多或少存在這樣那樣的問題,如意識形態、社會制度、歷史問題等方面的爭端,更重要的是還存在著領土爭端和能源爭端,這些都導致中國跟周邊國家存在著摩擦和沖突,和菲律賓關于黃巖島的沖突也甚囂塵上,和日本關于釣魚島的問題直接引起雙方的國家外交上的沖突。
      
      同樣,也正是由于周邊形勢復雜也逼得中國不得不采取緊縮的政策措施。再次就是由于雙方在權勢地位上的差別。美國在國際上唯一的超級大國,在世界政治格局中扮演的是主導者的角色。中國則是新興的發展中國家,在已經形成的國際格局中扮演的是崛起者的角色,要應對的是老牌國家對于新崛起國家的懷疑和打壓。最后,導致不同的原因則是由于兩國的宗教信仰不同。宗教信仰對核心利益具有重要的影響力,這在美國體現得尤其明顯①。美國是信仰基督教的國家,總統在宣誓就職的時候要把手放在《圣經》上,由此可見宗教對于國家的影響力,基督教也要求他者變得和我一樣,所以美國的國家核心利益就熱衷于傳播和自己一樣的價值觀,而中國自古以來就有佛教、道教等宗教的盛行,但是多是作為政治的附庸而存在,中國依然是一個“弱宗教”的國家,宗教對國家政治的影響極為弱小甚至微乎其微。
      
      一個國家對外政策的出發點主要是由國家核心利益來進行界定的,中美兩國在國際政策上的表現呈現出完全相反的趨勢,就是因為兩國核心利益的不同。中國的核心利益多是對內,也趨于穩定,主要是為了維護本國的國家安全而出發的。美國的核心利益不僅有對內還有對外,相對于中國來說更具有主動出擊性,同時也多了更多的國際成分。形成不同的原因主要是由于兩國在文化、地域、權勢和宗教等方面的影響。
      
      3.1.2 中美關系發展的基本依據是國家利益
      
      中美建交三十多年,兩國關系可謂沐雨經風、恩怨交交,有過沖突也有過親密,有相互斗爭的時候,也有相對平穩的時候。兩國關系的發展既受到當時世界整體形勢的影響,同時還有來自國內的政治文化因素,但歸根結底中美關系發展走向都是由國家利益所決定的。
      
      國家利益是指一個國家內有利于其絕大多數居民的共同生存與進一步發展的諸因素的綜合。②國家利益只能是以國家為利益主體的利益,在不同的時代具有不同的復雜關系,也表現出不同的形式。每個國家的對外政策的出發點都是從本國的國家利益出發,和別國的關系發展也是如此。國家利益是主權國家制定和實施對外政策的基本依據,是其對外活動的動因和歸宿。每個國家的對外政策的出發點都是從本國的國家利益出發,和別國的關系發展也是如此。國際關系中最為重要的是國家與國家之間的關系,而國家利益則是國際關系中的決定性因素。國際關系的基本形式包括競爭、合作和沖突,而這些不同形式的出現則是由于國家利益的存在。
      
      中國和美國的關系,現在是整個國際格局中極其重要的雙邊關系,兩國之間關系的發展并不是一成不變的,而是根據不同時期不同的國家利益的變化而變化的。中國共產黨經過艱苦奮斗,終于帶領中國人民翻身成為國家的主人,被美國政府所支持的蔣介石的國民政府不得不退守臺灣,這使得美國的企圖破產。因而在新中國成立之后,中美關系就處于敵對的狀態,美國政府不僅拒絕承認新成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政權,同時也極力阻撓其他國家同新中國建立外交關系。在政治上鼓勵新中國,經濟上直接封殺,軍事上則和臺灣地區形成軍事同盟關系,包圍威脅中國,企圖將新中國扼殺。在這種形式下,新中國從自己的國家利益出發,果斷的提出“一邊倒”的政策,同蘇聯建立同盟關系以此來抵制來自美國方面的威脅和制裁。
      
      等到 20 世紀 70 年代,中美兩國的關系卻由原來的敵對走向緩和,直到最終建立外交關系,這都是出于國家利益的考慮。中國方面提出獨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不斷團結世界上廣大發展中國家,從 20 世紀 50 年代到 60 年代,獨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贏得了國家社會的認可,亞非拉地區多個國家先后突破美國的阻撓和我國建立了外交關系,同時這些國家還幫助中國恢復在聯合國的合法席位,中國所處的國際形勢得到了很大的改變,這些都大大提高了中國的國際地位。而隨著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的成立,國家結束了戰亂,通過共產黨人的不懈努力和人民群眾的積極建設,整個國家在不斷的向前發展,無論是在經濟還是在軍事、科技等方面均在飛速發展,國家的整體實力在不斷的上升之中。國際上美蘇爭霸中蘇聯軍事實力增強,處處和美國對抗,這個時期的美國因為經濟發展的放緩,只得處于守勢之中。與此同時,中國和蘇聯之間的矛盾加大,蘇聯陳兵在中蘇邊界,直接威脅中國的國家安全,中蘇關系惡化。此時的美國已經不是中國的主要威脅,可見改善中美關系對改善中國國際地位和對付蘇聯的威脅都是有利的。
      
      美國方面,在二戰之后歐洲、亞洲和非洲國家基本都處于休養生息之中,損失最小的美國借著二戰后別國休養的契機迅速發展,一躍成為頭號經濟強國,此時雖然和蘇聯是雙足鼎立中,但是這個時候蘇聯在經濟上遠遠不如美國,并沒有對美國產生了強有力的威脅。然而等到 70 年代的時候,歐洲和日本經過戰后的發展也逐漸趕了上來,幾乎和美國并立,美國的經濟這個時候卻出現頹勢,通貨膨脹、石油危機再加上深陷越戰泥潭無法自拔,這些都迫使美國在全球采取緊縮措施。蘇聯也經過發展、改革在經濟和軍事上得到了長遠的進步,甚至在某些領域還超過了美國,在和美國爭奪全球霸權的斗爭中也更有底氣。中蘇關系破裂,蘇聯威脅到中國的國家安全和國家利益,美國在爭霸格局中處于弱勢,雙方出于本國國家利益的考慮,急需改善同對方國家的關系,以此來牽制來自蘇聯方面的威脅。
      
      于是在 1970 年的時候,當時的美國總統尼克松在接受美國《時代》雜志的采訪時釋放出愿意改善中美關系的信號。“乒乓外交”以小球推動大球,1972 年尼克松總統訪華,中美雙方簽訂《中美聯合公報》,這使得中美關系到了實質性的突破,兩國正式建交,兩國的關系也進入了正常化中。
      
      中美建交之后,其他國家也紛紛和中國建立外交關系,美國也開始逐漸撤銷對中國的制裁,中國進入“改革開放”之中,各個方面快速發展,經濟實力、政治實力和軍事實力得到了大大提高,國際地位和影響力逐漸對美國構成威脅。此時東歐劇變,蘇聯解體,美國最大的對手沒有了,原來美合作的基礎是為了對付共同的敵人,現在敵人解體,中美兩國的合作基礎沒有,騰出手來的美國發現中國逐漸崛起,在國際上的影響力可以和美國相匹敵,出于對本國國家利益的考慮,美國開始對中國的國家政策橫加干涉,企圖以此來打壓中國維持美國在全球的霸主地位。當 1989 年中國大陸發生“天安門”事件的時候,美國政府借此契機對中國政府的做法大加批評,當時的老布什總統甚至宣布對中國實行五項制裁措施,包括延長中國留學生在美停留時間等,美國肆意干涉別國內政,甚至是無端對中國實行制裁,這些都使中國政府大為惱火,兩國的關系也因此降到建交以來的最低點。當然,中國政府面對美國這些無理舉動,并沒有被動的應對,而是做出的相應的反抗措施,鄧小平對來訪的前總統尼克松表示“中國是真正的受害者,結束過去美國應該采取主動,也只能由美國采取主動。因為強的是美國,弱的是中國,受害的是中國。要中國乞求,辦不到。”①90 年代,中美關系并不穩定,老布什總統時期,因為美國宣布對臺出售武器和美國對中國的無端制裁,都引起了中國政府的反抗,兩國關系惡化。等到克林頓接任老布什成為美國總統,兩國關系依然沒有得到緩和,在競選的時候克林頓總統就批評老布什總統的對華政策,他認為,“在冷戰時期,中國當時是一支牽制蘇聯的力量,美國的這種忍耐或許是有意義的;而現在,我們的對手已經改弦易轍,再打中國牌已經毫無意義。”
      
      有了這些說法,因而在克林頓總統上任初期就給在中美的經貿關系發展中使絆子,阻撓中國經濟的發展。同時,美國還在公海上公然攔截中國的船只,直接上船檢查,就只是因為懷疑中國向伊朗出售武器,這些行為對兩國關系造成了極大的傷害。1995 年美國允許主張“臺獨”的臺灣地區領導人李登輝訪美,通水還派遣兩艘軍艦到達臺灣海峽直接造成了臺海局勢的緊張,美國的這種做法是對中國內政的公然干涉,也對對中國國家利益的威脅。1999 年美國轟炸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造成中國人員的傷亡,帶來中國國內極大的憤慨,中美關系降至冰點。中國的崛起使美國越來越覺得危險,2001年美國小布什總統上臺,公開說中國是美國最大的競爭對手,還在電視上表示要美國會繼續加大協助臺灣,要大規模對臺出售武器,這在歷史上是第一次。中美之間的關系在冷戰結束之后出現的這些動蕩,究其原因還是美國對中國崛起的抵制和反抗,認為中國的崛起是對美國國家利益的威脅,因而極力在各個方面限制和打壓中國。中國經過改革開放等一系列措施,經濟迅速發展,在國際上的合作也越來越多,美國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經濟體,自然同中國的經濟來往很多,但是自美方提出中美貿易以來,美國一直存在逆差,金額并不斷加大。美國在中美貿易中不平衡的出現,不從自己國家本身來尋找,卻指責是中國政府的保護主義,雙方就此展開多輪的報復和談判。國際形勢變化莫測,自從金融危機以來,很多國家的經濟發展逐漸放緩了腳步,有的國家甚至進入倒退之中,美國也是如此。持續的金融危機不斷激化美國的國內矛盾,貧富分化嚴重,“占領華爾街”運動不斷蔓延,不少專家認為,“美國可能會長時間陷入低增長、高失業的困境”.②相對于其他國家來說,中國的經濟卻在你積極穩健的向前發展,伴隨著經濟的發展,帶來的是國家實力的上升,美國自然就把中國當做是自己最大的競爭對手,四處散布“中國威脅論”,在不同程度上對干涉中國的內政問題,威脅中國的國家利益。美國的這些對華政策顯然是出于對自己國家利益的考慮和出發,遏制中國的發展,維持美國在全球的霸主地位。
      
      中美之間并不僅僅只是一方對另一方的打壓,還存在著合作和幫助。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人口眾多,對外開放不斷的吸引外資來華發展,雖然中國的崛起對美國造成了相應的威脅,但是中國廣闊的市場前景還是吸引了美國的目光,兩國在經濟上的合作不斷加強,貿易也不斷增多。中美建交的時候,雙方的貿易往來并不是太多,等到 2001 年的時候,兩國經貿關系愈加親密,年貿易額就達到了將近 800 億美元,兩國間在進出口貿易中的依賴越來越大。世界經濟一體化的持續發展使得中美之間在經濟上的聯系越來越多,經貿關系是中美兩國關系中最重要、最具有活力的一環,經濟因素對推動中美關系的發展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同樣隨著中國在國際上的影響力的不斷加大,美國和中國在國際上有共同利益的存在,這就需要兩國之間的合作。中美都是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一個是世界頭號發達國家,一個是最大的發展中國家,在國際上的影響力都非比尋常,對維護世界的和平和地區的穩定都有重要責任。近年來,全球動蕩加劇、調整艱難。國際金融危機所帶來的后續影響使得各國深陷泥潭無法自拔,同時還激活了各國長期積累的各種問題。恐怖勢力在全球各地抬頭,危機各個國家的安全和利益,“911”事件的發生,不僅使美國受到重創,也使得全球對恐怖襲擊有了新的認識。和美國一樣中國也在遭受恐怖主義的威脅,新疆、西藏地區的恐怖分子造成的恐怖威脅不僅危害到普通人民的人身安全,也損害著中國的國家利益,恐怖主義成為兩國共同的敵人。現今的世界格局是整體和平,局地動蕩,維護世界秩序的穩定發展,也需要由中美兩國的通力合作。中國的發展伴隨著亞洲的崛起,同時也吸引了世界上各大勢力的關注,周邊國家對于中國的崛起戒備心日益加重。南海爭端凸起,中國同菲律賓等國家在南海問題的沖突日趨擴大,日本在釣魚島問題上咄咄逼人,安倍晉三政府上臺使得日本政府的對外政策急劇變化,與中國的矛盾加劇,亞洲局勢岌岌可危。中國同這些國家的沖突固然是由于美國“重返亞太”政策的影響,但解決這些問題同樣也離不開跟美國的合作。除此之外,中東地區戰火不斷,恐怖分子極為活躍,歐洲地區也被恐怖分子所滲透,威脅到歐洲國家安全,朝鮮半島核威脅一直沒有解除,這些都需要中美兩個大國互相合作,發揮各自國家在國際上的影響力,肩負起大國的責任,維護世界的和平和地區的穩定,畢竟只有維持世界的和平才能使本國安穩的發展,也更符合本國利益。
      
      中美關系的發展在不同的時期呈現出不同的特點,新中國剛成立之時,面對美國的制裁,新中國政府同美國是敵對的狀態。冷戰期間,面對共同的敵人蘇聯,兩國由對立走向了合作,進而建立外交關系。冷戰結束之后,中國的崛起被美國視為最大的敵人,兩國關系有摩擦,有碰撞,但是也有合作和幫助。而這一切的出發點都是國家利益,歸根結底由它來主導兩國的對外政策和兩國關系的發展。
      
      3.1.3 對中國核心利益的影響
      
      中國的國家核心利益包括:國家主權,國家安全,領土完整,國家統一,中國憲法確立的國家政治制度和社會大局穩定,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的基本保障。美國持續對臺軍售是對中國內政的干涉,直接影響到的是中國的核心利益。因為臺灣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領土,臺灣問題也是中國的歷史遺留問題,更是中國的內政問題。美對臺軍售涉及到的是中國的國家主權、國家安全、領土完整和國家統一。
      
      幾十年來,對臺軍售一直是制約中美關系發展的一個重要砝碼,美國通過這一措施意圖來維持海峽兩岸“不統不獨”的局面,讓臺灣問題牽制大陸,對大陸形成掣肘。中美自建交以來,陸續簽訂有相關公報,更有專門針對對臺軍售而簽署的《八?一七公報》,但是在實際上并沒有對美國對臺軍售起到約束的作用。老布什政府宣告向臺灣出售F-16戰機直接造成中美關系的降至冰點,此戰機當時是美國部隊正在服役的先進戰機,把先進的戰機出售給臺灣,提高了臺灣地區的軍事實力,對于一直想要獨立的臺灣地區是如虎添翼,加劇了臺海地區的動蕩,國家安全、領土完整和國家統一受到了威脅。
      
      臺灣問題是美國手中對付中國的一個殺手锏,只要中美關系有什么風吹草動,美國就會拿對臺軍售出來說事,這已經成為衡量中美關系的晴雨表。美國是是臺灣當局采購武器的主要供應商,臺灣地區的武器裝備有 95%都是來自美國。,美國大量的把那些將退役和淘汰的武器出售到臺灣去,既賺到了錢,也協助臺灣提高了軍事實力,以最小的成本獲得最大的經濟利益。在美國對臺灣所出售的武器中,并不僅僅只有那些要被淘汰的舊式武器,也有新式武器的存在,畢竟臺灣是美國牽制中國大陸的重要盟友。為提高臺灣地區的軍事實力,美國也向臺灣出售一些高科技的裝備,如 F-16、E-2T、愛國者導彈等,都對提高臺灣地區的武器裝備等級起到關鍵性的作用,自然對大陸的威脅也增強了。
      
      美國對臺軍售在中美關系出現沖突時凸顯,臺灣成為美國對付中國的籌碼,相應的也獲得美國所出售的先進的武器裝備,臺軍在美國的幫助下,得到了新式裝備也在各種復雜環境下的作戰能力。臺灣地區的軍事實力得到提高,也助長了“臺獨”分子的囂張氣焰。中國大陸一直希望能夠依靠兩岸人民的力量解決臺灣問題,而不是來自外部力量的干涉。但是美國眼見大陸的實力不斷上漲,日益感到對己方的威脅,更是對臺灣問題干涉不停。
      
      臺灣地區并不缺乏“臺獨”分子,李登輝和陳水扁當政的時候,臺灣地區不斷使用各種手段游說美國。美臺之間并沒有建立外交關系,臺灣想要對美國產生影響,只能采用游說的手段。美國是一個國會和總統互相掣肘的國家,臺灣要想在美臺軍售上獲得大量的武器裝備,不僅要獲得總統的認可,還要獲得國會的通過。因而,臺灣摸索出一整套獲取美國支持的游說手段,包括買通美國知名公關公司讓其去幫助臺灣說話,同時還在本地區成立專門的機構負責對美游說事務,同時還在美國尋找一些有聲望的認識,尤其是有影響的社會名流為其搖旗吶喊。①其中老布什總統在任期間宣布對臺出售 F-16 戰機就是臺灣游說的后果。在推動對臺出售 F-16 戰機的政策中,前美國駐華大使李潔明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他既是前美國駐華大使,同時還曾是美國在臺協會駐北美辦事處主任,同主張“臺獨”的李登輝個人關系極其親密,一直鼓吹加強美臺之間的關系。1991年他被任命為助理國防部長,直接負責美國同亞洲國家的軍事關系,更是利用職務之便推動美臺軍事關系的發展。在李潔明的努力的推動之下,美國大選對這項軍售的影響逐漸顯露出來。老布什總統為了獲得更多的選票,最后選擇出售戰機,這不得不說是臺灣地區游說的后果。當然,臺灣游說美國并不僅僅只是為了獲得更多更精良的武器裝備,它的最高目標是獲得美國檢定而持久的安全保護。
      
      臺灣從 1949 年蔣介石帶領國民政府逃亡至此后一直和大陸處于分離狀態,經過幾十年的發展,并不乏“臺獨”分子的存在。前領導人李登輝和陳水扁就是狂熱的“臺獨”分子,李登輝在任期間大肆提出“臺獨”言論,在接受國外電視臺的采訪時公開提出了“兩國論”,將臺灣作為一個獨立的國家而存在,這一觀點的提出立馬是兩岸關系變得緊張起來。美國克林頓政府當即表示對李登輝的“兩國論”的不滿,并對其提出了警告。
      
      但當臺灣地區對“兩國論”做出澄清之后,美國政府就宣布將向臺灣出售價值達 5.5 億美元的武器,表現出美國會保護臺灣的意圖。李登輝下臺之后,代表民進黨競選的陳水扁在“兩顆子彈”的幫助下成功當選為臺灣地區領導人,陳水扁力主在“急獨”路線,2004 年 3 月 29 日,陳水扁在接受美國《華盛頓郵報》采訪時聲稱,將會在今后兩年致力于“制憲”,并繼續朝著使臺灣成為“獨立的主權國家”的目標前進,即使因此而得罪大陸,甚至面臨大陸動武的風險也依然會繼續下去。在 2004 年 11 月的時候,陳水扁更是拋出“公民投票”要制定新的臺灣憲法。2006 年,陳水扁又借春節講話提出“三大訴求”:一是主張廢除“國統會”和“國統綱領”;二是“今年內將臺灣‘新憲法'定稿,明年舉行’新憲‘公投”;三是希望以“臺灣”名義“申請加入聯合國”.①陳水扁的這些激進的做法極大的觸怒了北京政府,通過人民代表大會制定《反分裂國家法》,將以武力的形式武裝解放臺灣。同時他的做法也引起了美國小布什政府的不滿,因為這觸及了美國的核心利益。美國國務院亞太事務助理國務卿幫辦柯慶生在 2006 年的時候指出,歷屆美國政府明確不支持“臺灣獨立”和反對兩岸任何一方改變現狀;維持臺灣和平穩定既是美國的“目標”,也是美國的“核心利益”.②中國一直奉行的是獨立自出的和平外交政策,在跟任何國家交往時都是在尊重他國的前提下進行的,而且絕不會干涉別過的內政問題。中國的《中國的和平發展》白皮書中明確說中國的核心利益是國家完全、國家統一、領土完整等。美國對臺軍售在不同的時期呈現出不同的特點,但卻是一直堅持不斷的持續下來。美國對屬于中國領土一部分的臺灣不斷出售武器裝備,并協助該地區提高軍事作戰能力,這顯然是對中國國家核心利益的罔顧和侵害,損害了中國的統一大業,也使中國不能實現國家的統一,國家的安全也受到了威脅,臺海的穩定和中美關系的健康發展也因為受到影響,中國人民的感情也受到了傷害。近年來,大陸和臺灣無論是在官方還是在民間都來往密切,兩岸的關系由對抗走向了合作,在這個時候,美國依然宣布對臺軍售,這是對“臺獨”分子釋放信號,也是對臺海的和平穩定關系的威脅,也對中美在有關重要國際與地區問題上的合作造成不可避免的影響。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159彩票{{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