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zigek"></table>
  • <acronym id="zigek"></acronym>
    <big id="zigek"></big>
    <tr id="zigek"><s id="zigek"></s></tr>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經濟學論文 > 農業經濟學論文

    社會性小農的微觀運行機制研究

    時間:2017-06-23 來源:農業經濟問題 作者:杜鵬 本文字數:11931字
      內容提要:由于農作參差期、土地細碎化和農作環節的關聯性,小農生產關系呈現出強烈的社會性。社會性小農是小農經濟運行的真實主體,其在不同環境條件下以不同的方式合理配置資源和有效安排生產,從而盡可能克服小農家庭生產的局限性。社會性小農的彈性意味著不僅可以降低村社生產體系的治理成本,而且可以有效對接社會化生產服務體系,為資本、技術等要素與土地的結合創造條件。社會性小農奠定了小農經濟持續發展和適應性變遷的基礎,維持了小農經濟的穩定性。
      
      關鍵詞:社會性小農; 小農經濟; 發展; 適應性變遷。
      
      一、引言。
      
      “人均一畝三分,戶均不過十畝”的小農經濟是中國必須長期面對的現實。從經營規模看,中國農民經濟的本質仍然是小農經濟,但其實際上已經嵌入高度開放的市場化和社會化體系。小農經濟的命運和走向引發了學界的爭論,主要表現為兩條道路之爭: 小農經濟的資本主義轉型抑或小農經濟的內在發展。
      
      主流學界和政府部門主要聚焦于改造和消滅小農經濟。走出小農經濟的陷阱( 曹東勃,2009) 、實現規模經營被認為是中國農業現代化的必由之路。這種觀點假定小農生產的家庭化取向,由此形成根深蒂固的關于小農經濟分散性的認識。分散的小農家庭農場因為難以適應資本主義的市場化和社會化大生產,必然被資本主義改造( 馬克思,2004) .農業生產主體因而成為小農經濟轉型的焦點,并表現為培育新型農業經營主體的政策導向。農業轉型在很大意義上轉換為農業治理轉型( 馮小,2015) ,從而忽視了現代化過程中小農經濟在生產關系層面的自我調適以及自發性農業現代化的可能路徑。
      
      恰亞諾夫( 1996) 強調了小農家庭的內在運行邏輯,認為小農經濟能以其農民生產方式抵御資本主義滲透,但他忽視了小農家庭之間的生產關系以及小農經濟內在發展的可能性。生產關系指的是人們在社會勞動過程中進行經濟協作的結果。問題是,既有研究將“生產關系”主要理解為小農與不同生產體系( 村社生產體系和社會化大生產體系) 的關系,農戶在生產實踐和生產過程中的具體關系并沒有受到充分關注。因此,農業生產關系有兩個維度,即小農與“村社體系/社會體系”的關系以及小農戶之間的關系,二者分別構成生產關系的制度維度和實踐維度。
      
      農業生產不僅是一種要素配合的經濟過程,而且也是關系協調的社會過程。由于對小農生產關系的實踐之維缺乏足夠重視,小農生產結構仍然是一個“黑箱”,其內在社會機制有待于進一步闡明。事實上,社會性小農而非孤立的小農家庭才是小農經濟運行的真實主體,并且構成了小農經濟發展的社會基礎。小農經濟的發展表現為小農生產中的機械化水平的逐步提高和資本要素比重的提升。農業機械化并未受到小農分散經營的的阻礙,反而進入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快速發展時期( 侯方安,2008) ,從而構造了小農經濟的現代圖景。本文試圖基于社會學視角,揭示小農經濟內部孕育的自發秩序和適應能力,從而闡釋小農經濟的發展邏輯。
      
      作為中國重要糧食生產基地和水稻重要產區,江漢平原的農業發展歷程在一般農業型地區頗具有代表性。分田到戶以來,當地小農經濟經歷了一個朝向現代化的適應性變遷過程。以筆者調研所在湖北省沙洋縣為例,當地農業機械化水平綜合比率已經達到 73%,小農經濟與機械化達到較高的結合度。江漢平原小農經濟發展的鮮活經驗有力地反駁了小農經濟資本主義轉型的必然性,呈現了小農經濟內在發展的可能路徑。
      
      筆者于 2015 年 4 月在湖北省沙洋縣黃村開展了為期 20 天的田野調研。調研通過半結構式訪談的方式,主要關注農戶土地利用方式、生產策略、農作模式、互助合作以及農業變遷等內容。黃村地處江漢平原腹地,擁有較好的農業生產條件。該村共有土地面積約 3500 畝、250 戶、1065 人。人均土地面積超過 3 畝,戶均土地超過 10 畝。雖然當地農戶在農業生產過程中始終面臨一些難題,但是,面對不同的的限制性條件和內外部環境,社會性小農以不同的行動邏輯實現了資源的合理配置和生產的有效安排,從而盡可能克服小農家庭生產的局限性,降低小農與村社生產體系和社會化服務體系對接的成本。
      
      二、小農生產結構的基本特征。
      
      傳統意義上的農業生產有其特定規律,主要表現為時間對空間的規定性。農民遵循農時安排生產,小農生產因而具有較大的時間伸縮性。大集體時代農業生產的全面組織化壓縮了農業生產的伸縮性,導致農業生產的內卷化。分田到戶以來,家庭重新成為農業經營的主體,在“統分結合”的雙層經營體制之下,村集體為農業生產提供公共品服務,形成農業生產的村社服務體系。農業生產本身的邏輯再次居于主導地位,且形塑著特定的時空架構之下農戶間的生產關系和生產秩序。
      
      (一)農作的參差期。
      
      在農業生產過程中,農作物生產過程雖有一定的周期,但是農戶之間的農時卻并不必然保持一致,可能表現為一種參差錯落的狀態。農戶之間的農作日歷的參差性有時間上的限度,繼而規定了農作各個環節的勞動力配置。這段時間可稱為“農作參差期”( 費孝通等,2006) .農作參差期的長短主要依據農作物的性質和氣候條件而定。農作參差期賦予了小農生產以時間彈性,這為小農之間的生產合作留下了空間。利用農作參差期,有利于緩解勞動力的季節性供給不足,優化勞動力資源的利用效率,達到社會最優狀態。例如在水稻生產的插秧和收割環節,在農作參差期內,農戶之間通過“換工”可實現勞動力的均勻配置與充分利用。農作參差期界定了農戶之間的協作空間和協作策略,進而影響著農戶的全年生產決策。例如,在不種植油菜的情況下,5 月 1 日之后就可以開始插秧,6 月1 日之前插完即可; 但若種植油菜,油菜收割在 5月 10 日左右,而小麥收割則在 5 月 20 日左右,農作參差期則分別為 20 天或者 10 天。農作參差期除受自然條件和生物條件影響之外,也受到社會因素、技術條件的影響。農村勞動力稀缺、機械化水平提高等變化導致了農業生產的快節奏化,農作參差期不斷受到壓縮,這進一步影響了農戶的生產安排與生產策略。
      
    杜鵬. 社會性小農:小農經濟發展的社會基礎——基于江漢平原農業發展的啟示[J]. 農業經濟問題,2017,(01):57-65+111.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159彩票{{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