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zigek"></table>
  • <acronym id="zigek"></acronym>
    <big id="zigek"></big>
    <tr id="zigek"><s id="zigek"></s></tr>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政治論文 > 政治學論文 > 中國南海問題論文

    美國介入南海問題的的原因及影響探討

    時間:2018-11-21 來源:中國石油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 作者:于翠萍. 本文字數:10270字

      摘要:隨著美國“重返亞太”戰略的實施, 美國的南海政策發生了重大改變, 由“不選邊站”和維護“南海航行自由”轉變為積極、公開地介入。美國介入南海問題的動因是多方面的:政治上, 防范和制約中國的崛起, 為地區盟友撐腰打氣, 離間南海周邊國家, 從而掌握亞太主導權;軍事上, 企圖控制南海航道, 加強對中國海域的封鎖;經濟上, 垂涎南海資源。美國介入南海問題給中國帶來了極其不利的影響:嚴重損害中國的主權, 加大了周邊國家對中國的離心力, 加劇了地區不穩定的安全形勢, 強化了對中國的軍事封鎖, 抹黑中國在國際上的形象。對此, 中國應采取以下應對策略:堅持通過外交協商途徑解決爭端, 尋求與東盟國家的共識, 以化解美國制約中國的目的;加快實施“一帶一路”倡議, 大打經濟牌, 促進地區經濟共同發展, 增強區域國家的凝聚力;加快海上軍事力量建設, 確保維護南海主權的軍事硬手段;積極研究和運用國際法, 有理有利有節維權;增強與美國的戰略對話和互信, 共同管控南海分歧。

      關鍵詞:美國; 南海問題; 動因; 影響; 對策;

    南海問題

      The US Intervention in the South China Sea:Causes, Impacts and China's Countermeasures

      YU Cuiping

      School of Marxism Studies, China University of Petroleum (East China)

      Abstract:

      With the implementation of " return to Asia and Pacific" strategy, American policy on South China Sea changed dramatically from " neutrality and keeping free navigation in the area" to " intervening actively and publicly". This article argues that the incentives for America to intervene the area are trying to block China's rising and back up its area allies by carrying out its " rebalancing strategy" politically, to control the important navigation line to prevent China from rising militarily, and to share the strategic resources economically. All these are bringing China bad influences: damaging China's sovereignty, boosting alienation of nations in the area, and smearing the good image of China. The author puts forward suggestions as follows: seek peaceful solution through diplomatic negotiation and communication with ASEAN countries in order to defuse American challenges; boost the common development of area economy and enhance the cohesive force of nations in the area by carrying out "the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enhance military forces in the area and the military means for safeguarding the sovereignty in the South China Sea; do more research on international maritime law and international conventions involved; and enhance the strategic communication and mutual trust with America to manage the disputes.

      Keyword:

      America; South China Sea issue; incentives; influence; strategy;

      南海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領土, 20世紀70年代以來隨著南海油氣資源的發現, 南海周邊國家如越南、菲律賓等陸續提出所謂的主權訴求, 并采取實際行動, 由此產生了中國與東盟有關國家間的領土爭端與海洋權益劃分問題。南海問題本來與美國無直接關系, 但隨著該海域作為國際經濟安全通道的價值不斷上升, 美國不斷介入南海爭端, 使南海形勢錯綜復雜, 增加了中國解決南海問題的難度。

      一、美國介入南海問題的動因

      美國過去在南海主權爭端問題上一直采取“不支持任何一方要求”和“不予卷入干涉”的中立政策。[1]但自20世紀90年代開始, 尤其是2009年美國“重返亞太”以來, 美國的南海政策發生了重大改變, 不但公開介入南海問題, 而且開始借南海問題對中國進行牽制。[2]在此后有關南海的歷次國會證詞、外交發言等政策表達中, 不斷強調南海航行自由涉及美國根本利益, 把美國自由航行政策與中國的南海主權、權益主張 (包括中國在擁有主權并實際控制的島礁上進行建設) 對立起來。美國承諾支持東南亞國家對抗中國的領土要求, 特別是一邊倒地支持菲律賓就黃巖島主權歸屬問題單方面提出南海仲裁訴訟, 并多次派航母和軍艦到南海向中國施壓, 妄圖使中國做出讓步。

      但是, 南海仲裁案裁決之后, 南海地區形勢發生了新變化。先是2016年7月菲律賓新總統杜特爾特上臺執政后, 菲對外政策發生逆轉, 謀求擺脫對美國的依賴, 推行獨立外交, 積極改善對華關系, 尋求務實合作。其后, 南海仲裁事件使該地區多數國家認識到, 仲裁并不能解決南海問題。2016年8月16日, 中國與東盟就緩解南中國海緊張局勢達成重要共識, 南海局勢呈現出積極發展態勢。在這種情況下, 美國從幕后直接走到了前臺。美海軍“迪凱特”號驅逐艦擅自進入中國西沙領海, 發起嚴重挑釁行為, 并持續不斷地向南海派遣軍艦和軍機。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后, 在不到4個月的時間里進行了3次所謂的“航行自由宣示行動”, 與奧巴馬政府1年內實施4次相比, 頻度明顯升高。2017年4月, 白宮更是批準了美國防部長馬蒂斯提交的一份年度性的常態化挑戰中國南海主張的“航行自由宣示行動”計劃。

      美國對南海問題的介入經歷了從言語到行動、從幕后到前臺、從以外交斗爭為主轉向政治、經濟、外交、軍事、法理全方位較量的轉變。可以預見, 未來隨著美軍在南海航行自由行動的“常態化”, 美軍在南海的行動更加頻繁、更加機動, 挑釁的目的性和政治性也更強, 中美兩軍在南海對峙將長期化, 產生摩擦和沖突的風險將進一步加大。

      美國介入南海的動因主要有以下三個:

      1. 政治上制約和防范中國崛起, 掌握亞太主導權。

      近年來, 隨著中國崛起進程的加速, 美國視中國為全球戰略對手, 提出了“亞太再平衡戰略”, 其目的就是通過積極介入亞太地區事務抵消中國的影響, 制約中國的崛起。因而遏制中國在該地區的影響力, 防止中國對其主導地位構成威脅成為奧巴馬政府調整東南亞地區政策的重要戰略目標。[3]特別是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實施及2015年3月底亞投行的成立及運行, 中國在亞洲的地位和影響不斷擴大, 美國認為這對其亞洲主導權形成了一種挑戰, 因而加快推進實施“亞太再平衡戰略”。南海問題是個契機, 美國試圖利用一些東盟國家和中國存在南海主權及海洋權益之爭, 拉攏有關國家, 離間中國與東南亞國家的關系:在政治上, 美國公開支持南海主權聲索權國家對抗中國;在軍事上, 大肆宣揚中國崛起帶來的地區威脅, 攪動地區不安全感, 開展與南海周邊國家的軍事合作, 強化同盟關系, 與菲律賓、越南等舉行聯合軍演。隨著中國在南海的島礁建設取得新進展, 美國大肆炒作所謂“南海軍事化”, 直接出手干預南海事務, 不斷加強在東亞的軍事力量部署, 常態化實施“航行自由行動”;還拉攏日本、澳大利亞等域外大國及東盟對中國進行反制。

      美國直接介入南海爭議, 表面上是為了所謂“南海航行自由”和保護盟國的利益, 但其背后深層次的目的是推進“亞太再平衡”戰略, 阻止中國主導未來的亞洲政治、經濟秩序, 為固化和擴大美國在南海的軍事存在尋找借口。然而與美國戰略想法背道而馳的是, 該地區國家越來越看清美國的真實目的, 對華政策更加務實、靈活。2016年9月中國-東盟領導人會議上達成了落實南海各方行動宣言的共識。2017年5月18日雙方進一步達成了“南海行為準則”框架。在這種情況下, 美國仍不死心, 繼續派軍艦和航母到南海巡航、挑戰中方島礁周圍12海里的主權。2017年8月在東盟系列會議期間, 美日澳三國就南中國海問題發表聯合聲明, 敦促菲律賓重新提起南中國海仲裁, 遭到了東盟主席國菲律賓的斷然拒絕, 表明美對南海的介入更趨主動、直接, 中美在南海問題上的較量正在趨向全面化和長期化。

      2. 軍事上企圖控制南海航道, 加強對中國海域的封鎖。

      南海海域是世界上的重要航道之一, 每年有價值超過5萬億美元的貨物通過南中國海水路運輸———足足占全球貿易的四分之一, 其運輸總量占世界海運總量的一半以上。[4]這里地處海、陸、空交通十字路口, 連接亞洲和歐洲、溝通太平洋和印度洋, 歷來為東亞通往南亞、中東、非洲、歐洲必經的最近國際重要航道, 不僅是中國 (外貿、能源通道、未來能源來源的主要地區) 、本地區其他國家的重要運輸通道 (是日本運輸石油等戰略資源的必經之路, 可謂日本的“海上生命線”, 一旦該航線被封鎖就等于切斷了日本經濟大動脈, 其經濟會在短期內崩潰[5]) , 同時也是美國海軍由太平洋進入印度洋的主要通道, 美國從亞太地區進口的各種重要原料九成以上要經過南海。因此, 南海被人們稱作“亞洲的地中海”, 具有重要的地緣戰略價值。美國戰略重心由中東轉移到亞太地區, 并表示將長期在南海維持軍事存在的一個目的就是保證其南海“航道與空域安全”。同時以維護所謂的南海航行自由為名對中國可能在南海形成的區域優勢進行限制和控制。

      3. 經濟上垂涎南海資源。

      南海儲存著大量的油氣資源, 被稱為“第二個波斯灣”。據初步估計, 整個南海的石油地質儲量為230億噸到300億噸, 約占整個中國石油總儲量的三分之一。[6]一些南海聲索國本身沒有開發南海海底石油的能力, 就積極尋求與發達的歐美石油公司簽訂協議合作開發。目前在南沙海域從事勘探開發石油的國際石油公司多達60余家, 其中美國公司最多。南海的水產資源也十分豐富, 各種海洋魚類1 500多種, 具有極高的經濟和科研價值;南海還有奇特的海島資源, 各種濕地鳥類近百種, 各種熱帶高等植物200多種, 熱帶植物資源豐富, 具有潛力很大的旅游價值和經濟價值;南海的可燃冰資源、太陽能、風能、波能資源等開發潛力也很大。中國可燃冰資源儲存量約相當于1 000億噸油當量, 其中有近800億噸在南海。[7]可見, 南海具有重要的戰略經濟價值。

      二、美國介入南海問題對中國的影響

      1. 美國在南海問題上的立場和行為, 嚴重損害中國的主權。

      長期以來, 中美兩國對包括《聯合國海洋法公約》 (以下簡稱《公約》) 在內的國際海洋法規則存在理解、適用上的分歧。《公約》中規定, 沿海國有權確定不超過12海里的領海寬度, 對于領海、領海上空及海床和底土享有等同陸地領土的主權;沿海國也有權在毗連其領海的區域建立從領海基線起不超過12海里的毗連區, 并在毗連區內有權為實施其領土或領海內有關海關、財政、移民或衛生的法律和規章而進行必要的管制。《公約》還規定, 沿海國可以建立從測算領海寬度的基線量起不超過200海里的專屬經濟區。在專屬經濟區, 沿海國可以享有以勘探和開發、養護和管理海床上覆水域和海床及其底土的自然資源為目的的主權權利, 以及關于在該區內從事經濟性開發和勘探的主權權利。《公約》也確認沿海國對于大陸架的權利:沿海國的大陸架包括其領海以外依其陸地領土的全部自然延伸。如果從測算領海寬度的基線量起到大陸邊的外緣的距離不到200海里, 則大陸架可擴展到200海里的距離;如果超過, 則大陸架一般不應超過從測算領海寬度的基線量起350海里。沿海國為勘探大陸架和開發其自然資源的目的, 對大陸架行使專屬性的主權權利, 任何人未經沿海國明示同意, 均不得從事勘探和開發活動。《公約》也確認各國在公海享有航行的自由、飛躍的自由、鋪設海底電纜管道的自由、建立人工設施的自由、捕魚的自由以及海洋科學研究的自由, 同時還確認國際海底及其資源是人類共同繼承的遺產的原則。

      南海問題產生的一個重要原因就在于, 美國支持的某些國家企圖以《公約》有關沿海國有權設立專屬經濟區以及沿海國對大陸架享有主權權利的規定, 作為其占領相關海域島嶼的借口。2013年菲律賓挑起的黃巖島國際仲裁案, 其借口就是黃巖島在其200海里專屬經濟區內, 據此認為應屬于菲律賓領土。但是其錯誤在于, 這種主張沒有考慮南海作為半封閉海域以及中國對南海擁有主權的事實。南海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領土, 中國人民最早發現、命名和開發經營南海諸島, 中國政府最早并持續和平、有效地對南海諸島行使主權管轄。歷代中國政府通過行政設制、軍事巡航、生產經營、海難救助等方式持續對南沙群島及相關海域進行管轄有據可證1, 西方國家也有資料等為證2。事實上, 《公約》本身并不排斥在它之前已經形成并被持續主張的歷史性權利。依據《公約》的規定, 一個國家只有擁有了大陸或者島嶼的主權, 才有可能享有附近海域的主權權利和管轄權。因此, 目前《公約》所確立的基本原則只是適用于解決海域劃界爭端, 而不適用于解決島嶼主權爭端。

      美國尤其對中國擴建島礁建設持強烈反對立場, 認為中國的做法與國際法保障的“航行自由”相抵觸。2015年8月美國出臺的《亞太海上安全戰略》宣稱, 中國擴建島礁的原始狀態并非真正意義上的島嶼, 因而不能享有任何海洋權益 (包括12海里領海和200海里專屬經濟區) , 人工島礁只能擁有500米的安全區。因此, 美國按此邏輯, 堅持派艦機進入擴建島礁附近海域。顯然, 美國只強調了擴建島礁的法律地位, 而不顧島礁的主權歸屬和主權行使。其最終目的還是不承認中國對南海島礁的主權, 這也決定了中美在南海的分歧短期內難以達成實質性妥協。

      2. 加大了周邊國家對中國的離心力, 不利于中國在地區事務中發揮作用。

      南海問題的實質是中國與部分東盟國家圍繞島嶼主權、海域劃界而產生的爭端, 美國所謂的航行自由從來沒有被阻止過。美國作為域外國家的公開介入, 尤其是不斷加強的軍事干預, 使南海問題逐漸變成中美博弈的一個焦點, 不僅增加了解決南海問題的復雜性, 且使該地區的和平穩定面臨重大挑戰。美國的介入助長了一些主權聲索國在南海問題上的沖動、在行動上的冒險性, 雖然最終在中國堅決捍衛主權的多種努力下, 沒有達到預期效果, 卻暴露了這些國家引入域外大國勢力抗衡中國的意圖, 實現既占島礁合法化的目的。可以預見, 只要美國的干預存在, 這些國家對外政策的機會主義和大國平衡策略就不會消除, 進而會限制中國在地區事務中的影響力、主導權。

      3. 加劇了地區不穩定形勢, 使中國經濟發展面臨不利的國際環境。

      美國挑動中國與東盟國家互信、強化南海周邊軍事部署的做法, 加劇了地區緊張局勢, 直接影響到中國發展經濟所需要的和平穩定的國際環境, 不利于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推進實施。“一帶一路”作為中國全方位對外開放的戰略, 發揮中國產能、技術和資金優勢, 不僅帶動中國經濟增長, 而且將大大促進東南亞國家的基礎設施建設和經濟發展, 推動區域經濟合作一體化。從地緣上看, 東盟國家是“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關鍵樞紐, 地區安全形勢的動蕩不利于經濟合作的發展, 不利于海上絲綢之路的往西延伸, 因為南海海域地處連接印度洋和太平洋的關鍵區域。事實上, 近10年來中國與東盟國家在經貿、投資、金融等領域的合作飛速發展。但是美國并不愿意看到一個共同繁榮、中國主導的區域經濟合作體出現。

      4. 加強了美國在亞太的軍事存在, 強化了第一島鏈和第二島鏈對中國的封鎖, 極大威脅中國的國家安全。

      蘇聯解體后, 第一島鏈、第二島鏈被美國等西方國家看成是遏制中國海軍向大洋發展的兩條戰略陣線。南海正好介于中國大陸與第一島鏈之間。菲律賓、馬來西亞、文萊、印度尼西亞等國家處于第一島鏈上。“第一島鏈”距離中國大陸的縱深基本上都在200海里之內, 該距離處在中遠程火力的攻擊范圍之內。因此, “第一島鏈”和“第二島鏈”的存在大大縮小了中國海上方向的防御縱深。從軍事意義上看, 如果美國與這些國家, 包括附近其他國家形成盟友關系, 則強化了對中國的海上封鎖、軍事監測, 一旦發生戰爭, 對中國出海、奪取制海權將形成嚴重挑戰。

      5. 美國等西方國家借南海問題抹黑中國形象, 使中國在國際上陷入被動。

      在國際上, 美國打著維護亞太地區和平穩定的幌子, 頻繁攪局南海問題, 以所謂“中國南海島礁建設軍事化”“南海航行自由”等為借口, 聯合其南海區域內和區域外盟國發動對中國的輿論圍攻, 大肆宣揚“中國不遵守國際規則”, 給中國安上了“以大欺小”“南海問題制造者”“南海地區安全威脅者”“南海領土侵略者”等罪名。從美國的利益、文化和價值觀視角對南海問題進行炒作式報道, 大肆渲染“中國威脅論”。其目的就是利用美國的國際影響力, 操控國際輿論對華施壓, 把中國描繪成國際秩序和國際法的“破壞者”, 使中國在國際上陷入被動。

      三、中國對美國介入南海問題的對策

      1. 堅持通過外交協商解決爭端, 尋求與東盟國家的共識。

      中國的發展離不開和平的國際環境, 這是解決南海問題必須服從的根本大局。同時也必須看到, 南海問題也是相關國家圍繞該地區豐富資源展開的利益之爭, 加上復雜的歷史原因、劃界爭端的國際法依據分歧、外力的干預, 短期內不可能解決。一直以來, 中國在南海奉行“主權在我, 擱置爭議, 共同開發, 合作共贏”的政策, 堅持通過雙邊磋商談判的外交方式解決爭端, 是符合南海地區當前形勢和中國發展戰略需要的。這即是2014年中國提出的“雙軌思路”:有關具體爭議由直接當事國通過談判和對話協商和平解決, 而南海的和平與穩定則由中國與東盟國家共同維護。

      其中取得與東盟國家的共識十分關鍵, 必須通過積極的外交努力使相關國家認識到:中國與東盟國家地緣關系緊密, 陸地海洋連在一起, 南海一旦發生戰火必然殃及池魚對雙方都不利;美國作為域外國家公開介入南海問題, 自然有其自身的戰略目的, 由此引起的戰爭最終受害的是本地區國家。關鍵問題還有:美國會不會為了這些國家的利益在軍事上與中國冒險出手, 有關國家是否甘愿犧牲本國人民、充當大國戰爭的主戰場等等。

      最近中國與東盟國家達成的《南海行為準則框架》表明, 東盟地區越來越多的國家認識到通過協商解決分歧以及保持地區穩定的重要性。通過對話協商和平談判解決南海問題的機制基本形成。

      2. 加快實施“一帶一路”倡議, 大打經濟牌, 促進地區經濟共同發展。

      真正對東盟國家產生吸引力的還是中國經濟發展對地區經濟的拉動作用。中國主導的亞投行和“一帶一路”建設規劃將給東盟各國未來的發展、富裕、安全帶來實實在在的利益。比如中國與越南的“兩廊一圈”建設, 將極大地改善越南的基礎設施和互聯互通;中國投巨資與馬來西亞合建新的大型國際型港口“皇京港”, 建成后將取代新加坡成為該地區最大港。中國對菲律賓、柬埔寨、緬甸、馬來西亞等國實實在在的幫助、支持和捐贈, 更是消除了這些國家對中國的偏見和不理解。這表明“一帶一路”倡議與東盟發展戰略的目標是高度一致的, 是促進中國與相關國家實現互利共贏、建立互信、共同發展與繁榮的有效合作方式。東盟國家非常重視“一帶一路”倡議帶來的巨大發展機遇。東盟中的有些國家希望借助與中國合作機會跨過“中等收入陷阱”, 有些國家希望盡早擺脫最不發達國家的身份。2017年5月在北京舉行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上, 東盟國家不僅全員出席, 還派出了高規格的陣容來了7個領導人。因此, 中國應抓住機遇, 大打經濟牌, 積極落實“一帶一路”政策, 使該地區國家切實感受到中國經濟發展對本國經濟和人民生活帶來的的好處。推動建立雙邊自貿區, 利用雙方經濟的互補性, 使該地區國家的經濟命運連接在一起, 實現更全面、更深層次的合作;搞好中國與東盟國家政府間的大項目, 打造中國-東盟命運共同體。這些都將有助于南海問題的解決。

      3. 加強海上軍事力量建設, 確保維護南海主權的軍事能力。

      軍事手段是維護國家主權的最后手段, 敢戰才能言和。南海不僅是中國最重要的外貿和能源通道, 而且關系到中國經濟重心沿海地區的安全。因此為了避免中國崛起被外國勢力扼住喉嚨, 確保海上通道安全, 大力加強海上軍事力量建設是必要的。在任何時候, 我們都不承諾放棄使用武力。必須認識到, 中美軍事博弈將會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持續存在, 我們必須抱著隨時投入戰爭的準備。隨著中國經濟的飛速發展、海洋產業的突飛猛進以及民族海洋維權意識的逐步增強, 大力加強海上軍事建設已經刻不容緩。

      一是加快海上島礁建設, 加大軍事力量投入, 確保一旦發生戰事, 能夠維護國家主權。

      二是必要時建立南海防空識別區。隨著美國不斷強化在南海的軍事存在, 更加頻繁地派出軍用艦機進入南海, 甚至非法闖入中國南沙群島有關島礁臨近海空域, 對中國構成巨大的實質性威脅和挑戰, 中國維護南海海空安全的戰略壓力倍增, 中國必須提升對南海海域的預警監視, 加強防空領域體系建設。因此有必要按照國際法根據需要在適當時機分階段劃設南海防空識別區, 以更好地保障南海航行自由, 避免誤判, 更好地維護南海的海空安全及地區的和平穩定。

      三是穩扎穩打, 落實區域拒止戰略, 確保一旦美國軍事介入, 能夠拒敵于第一島鏈之外, 為南海戰事提供出海口和穩固的后方基地, 并確保東部沿海地區安全。

      四是大力發展遠洋軍事投送能力和戰爭手段, 突破第二島鏈, 作為發生全面戰爭的應對之策, 增加軍事回旋余地。逐步實現中國海軍從“近海防御型”向“近海防御與遠海護衛型結合”轉變。

      目前, 中國已成為具有航母、隱形戰機、核潛艇和反艦彈道導彈等先進武器在內的海軍強國, 近年來海軍建設的跨越式發展, 為中國維護南海主權提供了有力手段。

      4. 加強對國際海洋法及歷史上簽署的國際公約的研究和運用, 使維權有理有利有節。

      《公約》規定的海洋權益糾紛解決機制是非常多元的, 首先明確爭端各方有權選擇解決海洋爭端的和平方法, 各國可以根據自己的意愿靈活選擇最能保護本國權益的糾紛解決機制。如果用和平方式得不到解決時, 可以適用第298條規定的有拘束力裁決的強制調解程序解決。但是, 《公約》第298條特別規定, 當有關爭端涉及海域劃界、歷史性海灣或所有權、軍事活動或執法活動等時, 締約國有權聲明不接受強制仲裁。這種排除對于其他締約國而言也具有法律效力。對于已被一國排除的爭端, 其他國家不得提起, 仲裁庭也無權管轄。早在2006年, 中國政府就依據《公約》第298條有關規定, 作出排除強制性仲裁的聲明。

      美國屢次利用國際法向中國發難, 以達到淡化中國的南海主權概念及圖謀用國際法改變歷史的目的3。美極力凸顯《公約》的規定, 卻忽視了該公約序言中明確的“妥為顧及所有國家主權”是適用公約確定締約國海洋權利的前提。美還試圖用國際法來改變歷史, “法不溯及既往”, 1982年通過的公約對之前發生的法律事實不具約束力。中國在南海的歷史性權益由來已久, 并不需要借助公約來尋找依據。

      因此, 中國應加強國際海洋法及歷史上簽署的國際公約的研究, 既可以根據二戰后《開羅宣言》《波茨坦公告》等一系列國際公約和協議, 也可以利用歷史證據, 證明南海主權屬于中國。

      5. 增強與美戰略互信, 共同管控南海分歧。

      冷戰結束之后, 隨著國際形勢發生巨大變化, 中美兩國缺乏戰略互信的問題日益凸顯。對美國來說, 隨著中國崛起, 對中國如何運用不斷增強的力量和影響力以及是否會挑戰和威脅美國的地位懷有疑慮, 對中國在南海問題上鞏固和捍衛合法權益的行動誤解為挑戰美國在亞太和世界霸權的戰略性舉措、中國不斷趨于“強硬”是為了把美國勢力從南海驅逐出去。對中國而言, 因為美國的“亞太再平衡”戰略突出軍事部署和強化同盟體系, 給中美之間帶來新的戰略互疑。

      中美雙方在南海規則的認識上存在分歧。美國最常用的說辭是維護航行自由。南海作為重要的國際通道, 中美雙方都十分重視通道的安全保障, 但對《公約》相關條款卻有著不同的解讀。中國強調, 南海商業航行自由不存在問題。美方關心的其實主要是非民用艦只的“航行自由”。另外中美兩國對在別國專屬經濟區內可以從事什么樣的軍事活動分歧較大。中國作為發展中國家珍視國家主權和安全, 認為《公約》要求外國軍艦和飛機的航行自由和飛越自由不能危及沿海國的安全, 他國艦機在己方專屬經濟區內的軍事活動應受到一定的限制等。而美國作為海洋強國, 歷來主張弱化沿海國的主權, 強調自己的軍隊可以在他國專屬經濟區進行與公海相同的各種軍事活動, 包括進行各種軍事檢測活動和軍事演習。最根本的問題在于, 美國認為雙方在南海的博弈是為了爭奪亞太主導權, 是從地緣戰略的角度看待與中國的分歧和摩擦。近年來美方對中國實施的“航行自由行動”具有很強的針對性, 當今世界上任何其他國家, 甚至俄羅斯, 都沒有受到這種日復一日的軍事壓力。美軍艦機對中國進行高頻率、大范圍的抵近偵察遠遠超過針對他國的此類行動。

      因此, 中美兩國能否準確判斷形勢、厘清利害關系、找到協調彼此立場的恰當角度, 對話溝通顯得格外重要。除了最高層的對話溝通, 還要充分利用雙方已形成的諸多對話合作機制, 使美國理解中國作為南海最大的沿岸國和南沙島礁主權國應有自己合理的海洋權益;同時必須讓美國認識到:中國無意與美國“爭霸”, 這樣可以防止出現誤判, 以便共同管控好分歧, 有效化解雙方的矛盾和沖突。特別是, 要加強兩軍之間的規范性對話, 構建危機管控機制, 建立海上軍事安全磋商機制, 以避免美國巡航行動引發的危機。

      參考文獻
      [1]李濱.朝核問題與朝鮮半島建立安全規制的前景--基于說服型博弈的分析[J].世界經濟與政治, 2009 (7) :8.
      [2]Andreas Hasenclever, Peter Mayer, Volker Ritterberger.Theories of International Regimes[M].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isty Press, 1997:31.
      [3]李慶功, 周忠菲, 蘇浩, 等.中國南海安全的戰略思考[J].科學決策, 2014 (11) :10.
      [4]外媒看海牙仲裁后南海局勢:中國維護主權立場堅定[EB/OL]. (2016-08-14) [2017-10-15].http://www.xinhuanet.com.
      [5]張秀三.南中國海問題的國際因素與我國的對策論析[J].東南亞南亞研究, 2001 (2) :19.
      [6]何志工, 安小平.南海爭端中的美國因素及其影響[J].亞太當代, 2010 (1) :134.
      [7]儲量約1000億噸油當量可燃冰可供國人用200年[EB/OL]. (2017-05-19) [2017-10-12].http://www.goodlife.com.cn.

      注釋
      1 在秦漢時代, 中國先民在南海就已經有了航海通商和漁業生產活動。南海諸島在唐代已列入中國版圖。明代也將南海納入行政管轄。二戰中日本侵占南海諸島, 戰后中國政府收回, 并將其歸入廣東省管轄。可參見《南海問題爭端始末:“復雜之海”其實并不復雜》, 2011年7月8日《中國青年報》或新華網。
      2 加拿大《明報》2015年5月報道:溫哥華市面出現的1947年由美國人發行的權威地圖早在70年前就把南海島礁標明主權屬于中國。
      3 2014年12月美國國務院發表了題為《海洋界限--中國在南中國海的海洋主張》的報告, 質疑中國南海九段線的法律效力。

      于翠萍.美國介入南海問題的動因、影響及中國對策[J].中國石油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8,34(03):31-36.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159彩票{{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