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zigek"></table>
  • <acronym id="zigek"></acronym>
    <big id="zigek"></big>
    <tr id="zigek"><s id="zigek"></s></tr>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政治論文 > 政治學論文 > 民主制度論文

    低過程民主成本與高低結果民主成本

    時間:2016-06-29 來源:未知 作者:傻傻地魚 本文字數:6124字

        本篇論文目錄導航:

      【題目】新的民主發展分析體系建構
      【導論】民主成本在民主發展分析中的應用導論
      【第一章】民主成本的內涵及其構成
      【2.1】過程民主成本的形成機制
      【2.2】結果民主成本的形成機制
      【3.1】民主發展模式的分類與重構
      【3.2.1  3.2.2】高過程民主成本與不同結果民主成本
      【3.2.3 - 3.3】低過程民主成本與高低結果民主成本
      【第四章】低民主成本發展模式的建構路徑
      【結論/參考文獻】如何建立低民主成本發展模式結論與參考文獻

      三、模式 III:低過程民主成本與高結果民主成本

      "阿根廷的政治歷史展示出了一種不同尋常的模式,民主于 1912 年創立,1930 年被破壞;1946 年民主重新建立,1955 年被破壞;1973 年民主又完全重建,1976 年又被破壞;最終,民主于 1983 年重新確立。"在檢視這段曲折的民主發展史后,筆者認為阿根廷從 1983 年到 2003 年這 20 年的民主發展較為符合模式III,即低過程民主成本和高結果成本。

      (一)阿根廷(1983-2003)民主發展簡述。

      在簡述阿根廷 1983 年的民主轉型之前,有必要首先簡要回顧 1983 年之前的威權政權。在 1983 年轉型之前,阿根廷經歷長達 17 年的軍人威權統治。正如之前所說,在 1973 年庇隆當選總統后,阿根廷曾迎來短暫的民主時期。但是這一民主政權很快就在 1976 年被軍人政權再次推翻,然后就開始了近二十年的軍人威權時期。在軍人政權后期,阿根廷的經濟和社會形勢都不容樂觀,不僅經濟衰退,而且社會抗議不斷。面對日益嚴峻的內患,時任軍人政府總統的加爾鐵里選擇以對外戰爭的方式轉移國內民眾視線。從 1982 年 4 月開始,阿根廷軍隊進攻由英國控制的馬爾維納斯群島,并輕而易舉的占領了那里。但是后來戰爭形勢急轉直下,在英軍的強大的反攻下,阿根廷軍隊于 6 月 14 日投降。馬島戰爭的失利加劇了阿根廷的社會危機,街頭抗議運動此起彼伏。面對無可挽回的形勢,加爾鐵里在阿軍宣布投降的第二天不得不宣布辭職。隨后,接替他的比尼奧內政府宣布在 1983 年 10 月 30 日舉行總統大選。這也就標志著威權政府的倒臺和阿根廷的民主進程再次啟動。在 1983 年的總統大選中,激進黨黨首阿方辛當選總統,阿根廷的民主轉型初步完成。阿方辛總統上任后,在政治上的第一任務就是對之前軍人政權侵犯人權的行為進行清算。但是這一清算行動引發部分軍人不滿,由此導致了多起軍人叛亂事件。1989 年,阿根廷舉行了自軍人政權倒臺后第二次總統選舉。正義黨候選人梅內姆擊敗激進黨候選人安赫萊斯,當選新一屆總統。

      至此,阿根廷的民主制度基本鞏固。在其第一個任期內,梅內姆著手推動了憲法修改。"將總統任期從六年縮短為四年,但是允許一次連選連任限制總統通過經濟法令進行統治的權力;設立新職位-內閣總理,議會多數有權罷免總理。"在經濟方面,則推行新自由主義的經濟政策。隨后在 1995 年的總統大選中,梅內姆獲得連任。1999 年的總統選舉執政黨再次發生輪換,正義黨候選人杜爾瓦德被反對派聯盟候選人德拉魯阿擊敗。德拉魯阿 2000 年執政后,阿根廷的經濟和社會形勢急轉直下。嚴重的金融危機導致社會騷亂和罷工也不斷涌現。迫于壓力,德拉魯阿于 2001 年 12 月 20 日辭職。此后情況未有好轉。"從 2001 年 12 月 21日到 2002 年的 1 月 2 日,阿根廷先后出現過五位總統、三屆政府,這在世界當代史絕無僅有。"嚴峻的政治、經濟以及社會形勢直到 2003 年正義黨候選人基什內爾當選總統后才得到改善。

      (二)阿根廷(1983-2003)民主發展的成本評估。

      從以上阿根廷(1983-2003)的民主發展簡述中可以發現,阿根廷的過程民主成本是很低的。從加爾鐵里宣布辭職到阿方辛當選總統,整個過程只有短短一年時間。在這一年的過渡期內,整個轉型過程都非常的平靜,沒有出現嚴重流血沖突,國家也沒有出現分裂情況,經濟也沒有由于轉型而產生大的波動,因此政治成本、生命成本和經濟成本都很低。另外由于轉型時間很短,因此文化成本在此是可以忽略不計的。總之,阿根廷 1983 年的民主轉型體現了低過程民主成本的特征。但是在民主制度確立以后的 20 年,阿根廷的結果民主成本卻非常高。

      第一是高政治成本。阿根廷的案例主要體現出來的是就是民主質量的低下。

      根據自由之家(Free House)在 2003 年的自由度排名,阿根廷的得分為 3,被評為部分自由等級。具體來講,阿根廷的低民主質量表現在以下四個方面。首先是數量龐大的貧困人口和嚴重的貧富分化。"整個 80 年代……貧民區數量達到16 個,總人口增長了 42%,達到 5.2 萬多人……到 2001 年人口普查時為止,10年中貧民區人口增長了 100%,從 90 年代初的 5.2 萬人增加到 11.6 萬人。"與貧窮人口相伴的是嚴重的貧富分化。如表 5 所示,從 1998 到 2002 年的時間里,阿根廷一直屬于高基尼系數的國家行列。這顯示了阿根廷貧富之間難以彌合的巨大鴻溝。其次是嚴重的腐敗問題。透明國際在 2003 年發布的全球清廉指數(CPI)報告,阿根廷的清廉指數為 2.5,排名世界第 92 位。相比于滿分 10 的最清廉,阿根廷已經屬于嚴重腐敗國家。再次是沉重的債務負擔。根據圖 5 的數據,阿根廷政府的外債從 1992 年開始就一直上升,到 2002 年的時候外債竟然達到 GDP的 152.1%.2002 年的債務危機也直接促成了歷史上最為嚴重的債務違約事件。

      最后是動蕩不安的社會形勢。民主治理的失效,導致阿根廷社會犯罪率居高不下。

      根據表 6 的數據,在 1991 年,阿根廷每十萬人中有 1481 起犯罪案件,到 2002年的時候已經猛增了一倍多,到達 3697 起。

      第二是高生命成本。這里高生命成本是由持續不斷的社會抗議和社會騷亂造成的。在民主制度建立后的二十年中,由于阿根廷政府治理能力的低下,導致社會抗議和沖突不斷。最典型的就是發生在 2001 年政治、經濟與社會三合一大危機。2001 年 12 月 18~20 日,"經濟危機引發近年來最嚴重的大規模騷亂,2000多人在阿根廷首都洗劫商店,200 多家華人開辦的商場遭劫。騷亂造成 28 人喪生。"第三是高經濟成本。自民主轉型完成以后,阿根廷的宏觀經濟一直處于動蕩之中。如圖 6 所示,阿根廷的宏觀經濟異常的不穩定,特別是在 2002 年,GDP直接探底到-10.4%.由于民主政府始終未能全面改造阿根廷的經濟結構,因此周邊國家的經濟危機能夠迅速地傳遞到阿根廷,并對其本國的宏觀經濟造成致命打擊。此外經濟動蕩不安又引發了高企的通貨膨脹率。"1985 年通貨膨脹率達到三位數(385%),隨后兩年略有下降,但是 1988 年再度回升(387%),1989 年通脹率達到 4923%的天文數字。"99第四是高文化成本。政府民主治理水平的低下,動蕩不安的社會形勢以及脆弱的宏觀經濟深刻地影響著普通民眾對于民主的態度。根據拉丁美洲晴雨表(Latin Barometer)在 2002 年做的調查,在被問到民主和經濟發展哪個更重要時(圖 7),有 47.3%的人認為經濟發展要優于民主,只有 28.7%的認為民主更重要。

      在被問到是否對民主滿意時(圖 8),不很滿意(43.3%)和完全不滿意(47.5%)的人數加起來占到了總受訪人數的 90.8%.由此可以看出,阿根廷 20 年低質量民主發展產生了較高的文化成本。

      四、模式 IV: 低過程民主成本與低結果民主成本。

      如果將韓國的民主發展放到一個長時間架構中去分析,也就是說從 1948 年李承晚建立政權開始算起,其大體呈現這樣一種發展路徑:民主制度建立--威權體制--民主轉型--民主鞏固。"一般說來,政治轉型包括了從威權主義體制的危機產生到民主體制得到鞏固的整個過渡過程。但是,其中最為關鍵的則是權威體制解體和民主體制的建立。"因此筆者主要關注于韓國自 1987 年威權體制解體以來的歷史。從民主成本的角度看,韓國在這一階段的民主發展是屬于模式 IV,即一種低過程民主成本與低結果民主成本雙低的政治發展模式。

      (一)韓國的民主發展簡述。

      韓國的威權體制是從樸正熙在 1961 建立軍人政府開始的。此后樸正熙總統用 18 年的時間進行了大刀闊斧的經濟改革,成功地實現了韓國的經濟復蘇和經濟的現代化,使其一躍成為了"亞洲四小龍"之一。但是相比于成功的經濟政策,樸正熙在政治上則厲行威權統治,壓制民主化訴求,以至于在 1979 年樸正熙被他的情報部長金載圭暗殺。樸正熙死后出現了短暫的"漢城之春",但是很快就被以全斗煥為代表的軍人政府所阻斷。在全斗煥執政時期,風起云涌民主運動。

      例如在 1980 年全斗煥制造了震驚世界的"光州事件",造成了大批民眾的死傷。

      在 1987 年 6 月,民主化力量再次興起,韓國各地爆發了大規模的示威抗爭活動。

      面對一觸即發的嚴峻形勢,執政民政黨的代表委員盧泰愚主動在 6 月 29 日發表民主化宣言,推動韓國向民主轉型。發表宣言之后,盧泰愚迅速與民主派展開協商,推動新憲法的產生。"現行憲法重新確立了直選總統制。此外,總統任期被縮短 5 至年。新憲法還加大了立法的權力,進一步保護了個人權利。"新憲制的確立標志著韓國威權體制的正式解體和民主體制的產生。緊隨其后是總統直選和國會選舉。在這次總統直接選舉中,"民政黨候選人盧泰愚得到了有效投票的 36.6%,當選第 13 屆韓國總統。"在 1988 年 4 月舉行了國會選舉。在此次國會議員選舉中出現了"朝小野大"的局面。"民正黨為 125 席,雖然為第一大黨,但離半數距離尚遠。在野政黨陣營中的和平民主黨為 70 席,統一民主黨為 50席,新民主共和黨為 35 席,共 155 席……"經歷盧泰愚的過渡階段后,第一位文人總統金泳三在 1993 年 2 月執政。在其執政期間完成了對威權政體遺產的清算,標志著韓國民主轉型的徹底完成。到 1998 年,韓國歷史上首次出現了在野黨通過選舉執政的局面,即反對黨領袖金大中當選第 15 屆總統。這也就意味著韓國的民主體制基本鞏固。在任期間,金大中著手推動韓國政黨政治的制度化,"把破除地域主義作為政治改革的首要目標,決定對高費用、低效率的政黨結構與選舉制度進行改革,確保政治資金使用的透明性".繼金大中之后,韓國又連續選舉了三任總統,分別盧武鉉(2003)、李明博(2008)和樸槿惠(2013)。

      以上三次選舉全部是嚴格按照民主體制的程序和平進行,沒有出現嚴重暴力事件,也沒有發生不接受選舉結果的情況。

      (二)韓國民主發展的成本評估。

      首先是低政治成本。這種低政治成本具體表現在三個方面。一是國家保持了完整統一,沒有出現分裂。由于韓國是一個單一族群國家,因而不存在"國家性"問題,也就不存在族群沖突和分裂的問題。二是國家能力未被削弱。在民主轉型的過程中,盡管反對派不斷動員民眾進行游行示威來反抗威權政府,但是始終無法主導民主發展進程,主動權牢牢控制在政府手中。在民主轉型完成以后,政府可以根據國內外形勢制定政策,并能有效地推行自己的意志。三是民主治理績效比較高。按照聯合國公布 2013 年人類發展指數(HDI)(表 7),韓國排名世界第15 位,屬于極高人類發展水平行列。這一排名可以很好的說明韓國的民主治理在推動韓國國民發展方面具有較高績效。從世界清廉指數(CPI)來看,韓國排名第 46 位,雖然相比于日本要靠后,但不屬于嚴重腐敗。這一情況可能拖累了其在自由之家上的等級。2014 年,韓國在自由之家的等級是 2,但是仍屬于高度自由的國家。四是民主制度基本鞏固。自民主轉型以來,沒有出現大規模的反體制運動,各黨派斗爭都遵循憲制框架。另外,在文人政府金泳三總統的改革下,軍人干政的政治因素也已被消除。

      其次是低生命成本。在民主轉型之前,韓國的幾次民主化運動都造成了很大的人員傷亡,但是從盧泰愚開始推動民主轉型以來,韓國的民主發展卻呈現了低暴力的特征。有三個因素促使這一結果的產生。一是執政黨采取主動變遷策略。

      這一策略避免了威權政府使用暴力鎮壓手段和反對派使用暴力革命手段,從而降低了生命成本。二是成熟反對派的存在。民主的發展必須要依賴于高度組織化的政黨。沒有政黨,政治參與就會導致動蕩。韓國在轉型過程中,反對派與執政黨的通力合作避免了嚴重的暴力沖突。三是具有民意基礎的憲法。民主轉型開始后,執政黨與反對派迅速展開了協商,產生了保障民主的憲制文件。憲制文件為相關政治行動者提供行動框架,從而避免了政治越軌行為的產生。

      再次是低經濟成本。在民主轉型之前,韓國在樸正熙總統的領導下已實現了經濟現代化,為民主轉型奠定了良好的經濟基礎,而縱觀整個民主發展過程,民主轉型并沒有損害經濟的發展。由于韓國的民主轉型的時間較短,因此這里主要是觀察民主制度建立以后,韓國的經濟發展狀況。根據韓國銀行的《經濟統計年報》(圖 9),韓國的人均 GNI 從 1989 年以來持續上升,即使是在 1997 年的亞洲金融危機期間也沒有出現中斷局面,到 2010 年韓國的人均國民總收入已達 2400萬韓元。

      最后是低文化成本。韓國的民主轉型在文化層面上并有對民眾造成沖擊。如圖 10 所示,根據亞洲晴雨表(Asian Barometer)在 2003 年的統計,只有大約1%的韓國民眾對民主制度非常不滿,大約 36%的民眾對民主制度不是十分滿意。

      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有大約 60%的民眾滿意本國民主制度的運行。再加上大約1%持非常滿意的民眾,可以得出結論:大部分韓國民眾對于本國民主制度的運行持肯定態度。作為后發的民主國家,如此高的支持率充分說明了韓國的民主發展是低文化成本的。
     

      第三節 民主成本發展模式科學選擇

      "現代化起步較晚的國家會同時面臨著現代化起步較早的國家在一個相當長的歷史時期內漸次遇到的各種各樣的問題,這是一個特殊的難點。不過,同時面對許多問題既是一種挑戰,也是一種機會。它至少使這些國家的精英分子能夠選擇自己優先處理的問題。早期現代化國家聽憑歷史擺布的東西能夠成為晚期現代化國家有意識的抉擇。"對于后發現代化國家而言,作為現代化重要組成部分的民主發展同樣也面臨著抉擇的問題。民主的發展不是一塊試驗場,可以反復試驗,可以推到重來,一旦進入一個發展軌道就會產生強烈的路徑依賴傾向。因此科學地選擇發展模式,對于一個國家的興衰具有重大的現實意義。對于民主發展模式來講,什么樣的選擇是科學的。筆者以為有兩個指標:一個是經驗層面,一個是價值層面的。從經驗層面講,就是要符合民主發展的規律。需要依賴于科學的研究方法對民主發展的模式做系統的研究,在此基礎上獲得對民主發展的正確認知。從價值層面講,就是要具有極強的人文關懷。民主發展的終極目的是為了人的發展。忽略對于人的關懷,科學也就失去了意義。通過之前對民主成本的分析可以發現,這一概念完美結地合了經驗與價值兩個維度。

      按照以上這兩個標準,筆者審視了以上提到的四種民主成本發展模式后發現,模式 IV 是一種比較理想的模式。它既帶來了穩定而高效的民主制度,又很大程度上降低了民主成本。因此,模式 IV 是民主發展模式的最優選項。模式 III是一種普遍模式。這種模式普遍存在于后發的新型民主轉型國家之中。雖然轉型過程中民主過程成本較低,但是民主制度極其不穩定,或是社會秩序失控,或是國家能力低下。這樣一種民主發展模式是一種較壞選項。模式 II 是一種特殊模式。這種狀態一般發生在外部勢力干預的情況下,雖有成功案例,但是過程不可復制,不具備可以選擇的條件。模式 I 可以稱之為變態模式。在這種模式下,社會生產力會遭到嚴重損害,政治秩序完全失控。這種模式是應當有意識地避免。

      綜合比較后可以得出結論:對于后發民主國家來說,民主成本發展模式的最優項就是模式 IV,即低過程民主成本和低結果成本的道路。這個模式不僅在經驗上緊密契合了民主發展的基本規律,而且在價值上也給予人類社會福祉充分關注。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159彩票{{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