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zigek"></table>
  • <acronym id="zigek"></acronym>
    <big id="zigek"></big>
    <tr id="zigek"><s id="zigek"></s></tr>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教育論文 > 教育教學管理論文

    教育大數據管理模式變革分析

    時間:2015-12-02 來源:未知 作者:傻傻地魚 本文字數:6474字
    摘要

      一、問題的提出

      教育管理是教育主體在教育發展過程中運用相關的管理理念、管理手段和管理方式,對教育資源(包括人、財、物、時間、空間、信息)進行合理配置,使之有效運轉,實現組織目標的協調活動過程。這是教育內外部資源聚合、分類、交互和轉化的一個開放的復雜巨系統,其外化的形態是多樣化、動態化的教育管理模式。教育資源中的任何一個要素或幾個要素發生了變化,都會引起教育管理模式的相應的變革,盡管變革往往呈現出漸變性。

      與我國科層行政結構一致,教育管理在組織結構上也是科層式,并且由于教育自身的特殊性,教育管理出現了學校管理與教育行政機構管理的二元矛盾局面,"校長負責制"一直處于理論主張或政治理念狀態,其根本原因是學校的"行政化"."教育資源公平配置"的呼聲則是對教育行政機構職能轉型的呼吁。筆者認同這樣的觀點:學校管理是教育管理的核心[1],但是問題解決的根本辦法是"依法辦學"和"職能轉變",在這兩個方面,不僅需要充足的司法資源,更需要更合理、更科學的資源配置手段,使得學校管理和教育行政管理具有同向的邏輯,使后者成為前者的有力支撐。教育管理的改進和提升關鍵在于教育管理需要專業化的先進的管理工具和技術,以便教育管理的決策與服務是建立在充足的教育信息和科學的數據處理基礎上,以便教育管理能充分挖掘和利用教育系統內外部資源,更好地實現教育發展目標。

      局限于定性或"主觀"判斷等人為因素的傳統教育管理模式,在信息化時代遇到的主要問題是如何利用現代信息技術手段和平臺,對海量、復雜、多變的教育信息進行高效、專業化的數據處理,以便適應教育大變革的時代需要。

      二、教育管理的工具理性向導

      在管理學上,工具理性是指管理活動的實效價值取向,即工具價值,主張管理者"最重要的問題就是能夠找到解決事情的方法、途徑,它最大的興趣在于選擇最優方案、決策和手段,它關心技術上的可操作性。"[2]

      這是西方管理科學的主流。自從20世紀80年代引進中國后,工具理性也逐漸成為我國管理學領域的主導觀點。但是,西方的工具理性和價值理性,并非絕對的相互排斥,而是在于行為者所處的環境而有所側重。我國的教育管理領域,由于長期的形而上的宏觀目標主導,又缺乏相應的目標實現工具和路徑,基本上偏向于價值理性。這是我們不能忽視的特殊語境。

      但是,過去30多年來,教育管理中到處充斥著各種表現形式的"工具理性",其中很多甚至可以稱之為庸俗化的工具理性:對工具理性的泛化[3],將方法手段目的化,分數至上的評價導向,"應試教育"泛濫等等。正是這種對工具理性的誤解、曲解和濫用,導致了教育的極端功利性[4],更混淆了教育管理者對工具理性的認知,將"工具"和"價值"斷然割裂,一味批評甚至否定"工具理性",造成了教育管理工具理性和價值理性的"必然"對立與矛盾[5].那么,在教育管理領域,正確的工具理性是什么?

      教育管理是一個多要素復雜關系的實踐過程,為分析方便起見,筆者提取教育管理的四個基本要素,構建了一個邏輯框架。

      管理目標是一個綜合的預期指標,包含教育的預期成果(技術指標)和教育價值期待,在管理過程中始終應發揮導向引領作用;教育發展和改革的任務是一個特定時期的教育實踐過程,進行發展性評價和過程性管理;教育方法包含了為完成任務而應用的工具、手段及技術,是教育管理中的關鍵要素;對教育效益的評估,是多元化多樣化的,評估主體有教育行政部門、教育評估專業機構、學校、教師、學生和家長等,評估對象包括區域教育發展、學校教育發展、學生綜合素質發展、教師專業發展等。這些要素的信息含量不僅巨大,而且多樣化,更重要的是要素之間存在復雜動態的數據關系。教育管理中關注的核心是教育品質,即教育管理的價值理性;但是,如何保障和提升教育品質,需要嚴謹、專業化的教育過程和方法。因此,教育管理中的工具理性尤為關鍵,只有以翔實專業的教育過程、方法和技術等"工具"要素為基礎、載體、平臺、保障,才會產生合格、優質的教育品質,實現教育的目標價值。

      可見,現代教育管理中的這種工具理性,不以自身為目的,而是以價值理性的實現為使命。建立在現代科學技術基礎之上的教育管理的一個重要屬性正是工具理性,并隨著"工具"-技術的不斷發展升級而相應更新其內含和外形。以數字化、信息化為主要技術手段與平臺的當今教育管理,其"工具理性"也將隨之更新換代。

      三、教育的大數據時代導向

      把云端技術看作是基于超級儲存服務器的一種軟件技術,這只是網絡技術發展進入嶄新時代的一個表象,云端的革命性價值在于信息處理的高效率和低成本。由于"云"的產生,信息轉型為"大數據",于是,信息時代跨入了大數據時代。云技術和大數據處理,掀開了智慧世界的序幕。教育管理,也可稱之為教育的信息處理過程。不可抗拒地也要進入大數據時代,進入智慧教育[6]的新天地。

      教育目標、任務、過程方法、效益評估等諸多要素所富含的數據極為龐大復雜,形成了教育的大數據,也具有大數據的基本特征。即:

      1.超級體量

      從"數據"的角度看,教育管理所涉及的數據是龐大的,而大數據首先就是超級體量的數據。無論是教育的私有云(如一所學校),還是區域教育的公有云,其存儲的教育數據無法使用目前的GB級資源服務器,顯然也很難使用現有的數據庫服務器來處理教育大數據。

      2.類型繁多

      體量宏大的教育數據,是教育過程中的每一個任務類型的活動信息數據化結果,教育自身是一個復雜多變的大系統,教育與社會各個領域、層面的交互所產生的數據也極為龐雜,如此龐大數據的教育體系以視頻、音頻、文本、圖片等格式在云端上"讀寫",形成了一個類型繁多的教育虛擬現實。

      3.極速處理

      面對大體量、多類型的教育數據,云技術的應用使得教育大數據處理變得高效率。理論上,基于云技術的大數據處理,速度極快,且具有很強的靈活性,能夠快速處理復雜動態的教育大數據,節約教育管理和教育決策的時間成本。

      4.低密價值

      大數據幾乎能對教育管理過程中所涉及到的信息進行"實錄",包含了大量的原始數據和信息,對教育管理行為而言,并非所有的數據都是有管理價值的,相反地,只有極少部分的數據會被管理行為利用。因此,數據處理的大量工作是用于甄別有價值的數據,從而用于教育管理的相關的數據挖掘和信息處理。

      以上四個特點,將成為教育管理模式變革與創新的參照系。這是因為在大數據時代,教育管理必須統籌考慮以下幾個問題:
      
      1.教育資源的配置問題

      教育研究者,乃至其他的社會人士,共識到教育改革的核心問題是教育體制。深入研究會發現,教育體制的實質內涵是對教育資源配置的制度性框架,核心是教育資源配置。在大數據時代,教育資源體量巨大,結構復雜,狀態不穩定,專業的、合理的資源配置對教育管理者來說始終是最艱難的工作,如果以現今大多數的教育管理者用人工水平的手段和技術配置教育資源的狀況來看,要勝任這項工作更是難以想象的。我們已經有了很好的理念--教育資源公平配置,我們需要實現這一理念的技術手段。這一問題的研究文獻大多停留在政策理論或關聯性問題研究上,如資源配置效率的研究等。對于如何實現教育資源的公平配置(核心是"公平",而不是"效率"),現有的研究成果和實踐案例難以提供問題解決的有效方案。

      2.教育評估的價值取向問題

      沒有評估就沒有管理,教育評估是教育管理的主要工具之一。評估是對教育目標的指標化計算和檢驗,衡量教育發展的質量和水平,發現和診斷教育發展問題,為教育改革提供科學依據。現代教育科學發展,已經研發了豐富的教育評估工具。但在教育評估實踐中,面臨的主要問題不是工具問題,而是價值問題。"應試教育"之所以經久不衰,是庸俗工具理性在不斷發酵作用,教育管理者將考試的分數當成了教育發展的數據,用"分數面前人人平等"的偽命題來主張教育評估的價值取向,結果可能造成教育管理中的工具理性與價值理性的割裂。教育評估要以數據為資源支撐,這是毋庸置疑的,問題的關鍵是:什么是數據?如何處理數據?

      教育數據的統計分析如何為教育目標的實現提供正確的導航?

      3.教育決策的科技含量問題

      教育決策是教育管理的高端行為,是對教育發展和改革的戰略規劃與策略計劃。教育決策的可行性、合理性和實踐性[7],取決于教育決策的科技含量,即教育決策行為的工具、手段、邏輯路線等科技要素的應用。有學者指出:"長期以來,地方教育管理部門往往熱衷于制定和落實各式各樣的政策,但政策評估卻是薄弱環節。"[8]教育政策是教育決策的載現方式,這里的"政策"不應簡單等同于"政治策略",教育政策首先應以事實(數據)為依據,以結果(數據)為導向,以專業行動(數據處理)為手段,完成教育發展改革的任務,實現教育目標。
      
      4.教育管理者的專業能力問題

      歸根結底,教育管理、教育決策的科學性源自于管理者決策者的專業性。"畜牧獸醫局局長轉任教育局局長"[9]的現象并非個別,在信息化時代,教育管理者的專業能力受到嚴峻挑戰,農村地區更甚。多年來,教育行政領導的行政領導力不斷被強化,而專業領導力則變得相當"軟",對此關注也極為罕見[10]."教育官員"在政策法律培訓遠遠多于業務培訓,信息技術應用的培訓更是難以滿足教育管理中信息技術應用的需要。

      對以上兩個層面進行交叉分析,可以發現:一方面,大數據時代對教育管理提出了嚴峻的挑戰,后者仍然顯得相當被動,應對挑戰的策略偏重于"硬件"系統建設,忽視了管理者信息化能力提升問題;另一方面,教育管理迫切需要大數據處理,需要教育云的支撐,需要建設以人為本的智慧管理系統,以便快捷、高效地處理復雜的日常教育事務,科學、正確地引領教育發展。教育管理面臨的大數據時代的挑戰與機遇,是雙重的考驗。從教育信息化到智慧教育,從教育信息管理到教育大數據處理,會引發具有革命性意義的教育管理模式變革,會引起教育發展的斷層式跨越,正如席卷全球的工業革命徹底改造了農業生活,數據革命也將很快顛覆傳統的工業化生產生活方式,將掀開智慧時代的序幕。這個新時代里,大數據、云處理,成為互聯網+的原動力。這個問題放在當今復雜多變的世界格局中審視,是一個刻不容緩的戰略問題。

      四、教育大數據管理模式

      大數據對教育管理模式產生深刻的影響,對教育管理模式的構建提供了創新性的技術手段。教育管理的轉型與建構也具有大數據的新特點。

      1.教育管理的大數據特點

      首先,大數據營造了教育管理的開放大環境。基于其開放性,與傳統教育管理的科層結構相對應的條塊分隔式的信息不對稱將被平坦化的教育大數據供給關系取代,對教育管理決策環境的影響是深刻而巨大的[11];基于大環境,教育管理的頂層設計將不僅使用教育底層數據--諸如學生成長和教師發展的原始數據,而且大量、多變、生成性的教育系統外部的社會資源和數據,可能對教育管理決策產生某種程度的影響--干擾或促進。
      
      其次,大數據的原始性與極速處理特征將促成教育管理的碎片化特點。教育管理與教育活動同伴而行,其對象數據包含了教育過程的最真實的主體、活動、結果等原始數據,需要即時處理,因而教育管理表現為碎片化的行為過程。

      第三,大數據的低密價值特征促使教育管理的簡約專業化。教育管理系統不僅是教育海量數據的云端儲存庫,更是教育大數據的專業化處理平臺,各級管理層面將按照其管理策略要求,以核心管理要素建立簡潔的數據模型,實現高效的管理目標。

      2.教育大數據管理的模型構建

      20世紀50年代以來,西方教育管理經歷了若干種教育管理模式嬗變,從"正規模式""學院模式"……到"文化模式"[12][13],不同的模式以各具特色的理論為依據,因而也各具不同的角度。過去三、四年,我國一些年輕學者(碩士、博士)也在研究中西方的教育管理問題,但多是做"理論研究"或者"理論思維模式"建構,基于教育管理實踐或者教育管理實踐研究(行動研究)的成果有待豐富。

      正如2014年全國教育工作會議提出的,今后一個時期我國教育管理的目標是"加快推進教育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我國的教育管理模式將發生質的變革。筆者拋磚引玉,嘗試構建的是一種基于教育管理實踐核心要素的教育大數據管理模型。

      大數據支撐的教育管理模型:以"主體、對象、資源、目標"為核心要素,建立多級連通共享的教育云,構建教育管理復雜系統,利用云技術處理教育云端大數據,為教育公共服務機構、教師和學生提供全天候多終端個性化需求的教育資源服務、專業發展服務和綜合素質發展服務,提升教育資源配置的合理性和公平性,提升教育決策科學化水平。大數據教育管理新模式。

      在大數據時代,教育管理主體具有多元化和專業化的雙重特性,決定了教育管理行為的多樣性和專業性。教育管理體制的多元化,要"允許和鼓勵"社會專業機構作為"第三方"參與教育管理過程,承擔某些專門領域的教育管理活動,如教育評估;"校長"和"教師"作為管理主體,就是落實"校長負責制"或"第一責任人"的具體方式,讓教師--尤其是優秀教師來管理學校,是校本管理的根本標志。

      在教育管理中,人的因素是重要的教育數據,是一切教育數據的來源。除了教育系統內部的人員,還包括教育所涉及到的社會各方面人士,都是教育數據產生的來源,收集、整理和挖掘"人"的教育數據,將是大數據教育管理體系中最龐雜的行為。

      教育資源的配置,首先要進行科學合理的資源分類。或許這樣的分類還顯得粗糙,但這是教育管理的基本資源配置:"人才資源"--教育人才和教育所培養的人才,這是核心資源;財物資源--可視為教育的硬件管理或物質配置,財力和物力是教育資源的基礎配置;知識資源即教育知識,屬于廣義的資源,教育內容、教育理論、教育方法、教育經驗等,是教育資源配置中的隱性資源,卻是根本資源;技術資源是大數據教育管理的生產力資源,教育技術尤其是教育信息技術、大數據、云技術的應用,是管理主體滿足教育服務需要,合理配置教育資源的應用型資源。

      大數據教育管理的目標是建設以智慧教育為標志的現代教育治理體系:為人人提供適合其發展的教育資源,實現教育資源的公平配置;建立基于數據(Data-based)現代化教育公共服務體系;提升教育管理主體和教育服務對象的數據挖據利用的能力,從而實現教育管理模式的根本轉變,推進教育的智慧化發展。

      3.教育大數據管理的行動路線圖

      教育大數據管理是一個長遠的偉大工程,從當前的教育信息化建設水平和面臨的挑戰綜合考慮,還有相當長的路程要走。我們需要在思想上、理論上和實踐上全面推進,迫切需要制訂正確而長遠的行動路線圖。

      這是三個層級的運行策略:底層是大數據教育管理的基礎建設--教育云的建設,各區域應遵循國家教育數據標準,建設分布式教育數據中心(云)--資源庫+數據庫+數據關系邏輯的建構,為云端教育教學資源配置提供基礎硬件支撐,進而建設三層智慧平臺--智慧校園、智慧學堂(課堂)和智慧終端(尤其是移動終端)--應用平臺建設,同樣作為基礎層級的是教育資源的大數據挖掘--對教育過程所產生的數據進行統計、分析、建模等處理,為教育管理決策提供數據應用;位于高層的是教育大數據管理的操作系統,從公共服務到學生個體發展,利用大數據進行教育資源的公平配置和個性化供給,推進教育發展與改革,使人人享有優質恰當的教育資源,促進教育的優質可持續發展,推進教育品牌建設和創新提升,形成高效綠色的教育文化。

      五、結束語

      綜上所述,筆者初步認識:在當今大數據時代,教育管理應全面走向數據挖掘與大數據引向的教育變革,實現教育管理理論、手段、技術和文化上的方式轉變與模式創新,這是大數據時代教育管理變革的基本航向,也是現代教育管理面臨的重大策略課題。

      參考文獻:
      [1]張新平。析教育管理問題說及其問題[J].教育理論與實踐,2006,(3):15-18.
      [2]呂力。管理學的元問題與管理哲學--也談《出路與展望:直面中國管理實踐》的邏輯瑕疵[J].管理學報,2011,(4):517-523.
      [3]殷旭彪。論信息技術在教育應用中的技術理性[J].中國遠程教育,2011,(2):26-29.
      [4]洪超。功利主義何時休?[J].江蘇教育,2004,(5A):32-33.
      [5]張興峰。教育功利化現象審視:工具理性的視角[J].教育發展研究,2008,(21):32-34.
      [6]唐斯斯。智慧教育與大數據[M].北京:科學出版社,2015.
      [7]黃忠敬。教育決策科學性的標準[J].教育理論與實踐,2000,(2):20-23.
      [8]楊潤勇。地方教育決策如何提高科學性之一[N].中國教育報,2014-01-02(06)。
      [9]儲朝暉。教育局長專業化是個真問題[N].中國教育報,2014-08-28(02)。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159彩票{{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