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zigek"></table>
  • <acronym id="zigek"></acronym>
    <big id="zigek"></big>
    <tr id="zigek"><s id="zigek"></s></tr>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教育論文 > 教育教學管理論文

    當代教育管理過程的內涵與實質分析

    時間:2015-05-06 來源:未知 作者:傻傻地魚 本文字數:8435字
    摘要

      任何管理都是一個過程,教育管理的目標生成于過程之中。如何認識、理解和對待教育管理過程,是教育管理理論與實踐中的重大問題,是開展好教育管理、實現良好的教育管理目標的關鍵所在。當今時代與環境的新變化使當代教育管理進入一個新的形態,與此相應的是,教育管理過程也具有了一些新的性質與特征。這些性質與特征體現了對教育和教育管理本質的新認識,是對教育管理過程與結果、教育管理過程與目標之間關系的新理解,是對如何實現教育管理價值與目標的一種新思路和新設計。

      一、當代教育管理的過程取向

      過程與結果是教育管理中的兩種基本取向。

      傳統教育管理(除教育過程管理外)基本都是一種結果取向。教育過程管理關注過程、強調過程和管理過程,具有過程取向的意義,但它只不過是強調通過對教育過程和環節的管理去控制和實現更好的教育結果和目標,嚴格地說,它不是完全的過程取向,本質上還是一種結果取向,除此之外,傳統的其他教育管理都是以結果為取向的,以追求一定的結果為目標,過程服從于結果。無論是科學管理還是人本管理,抑或是其他形式的教育管理,都只是追求的方式方法的不同,在結果取向這一點上卻是一致的,都是線性思維方式下的一種結果觀。

      傳統教育管理的結果取向就是重結果,不重過程,結果高于過程,以結果為主要管理目的追求的一種管理價值取向和行為模式。這種教育管理取向是與教育和教育管理的本質要求相背離的,存在很大的問題。首先,它隔離了結果與過程之間的有機關系。它把結果看成是可以獨立于過程的存在物,把它超越于過程之上,從而勿視了教育過程中的價值和意義,使教育管理結果與過程脫節,離開了教育管理過程這一有機體,教育管理結果就是干癟的、不完全的,而且還會產生變異和流變。其次,單純追求結果是教育管理中的一種錯誤思維。過程和結果同等重要,甚至比結果更重要。尤其是對學生管理來說,重在通過教育管理的過程達到學生教育的目的,結果反而未必重要了。以結果為導向來管理學生是達不到教育的目的的,甚至會適得其反。第三,以結果為導向必然導致教育管理的功利取向。片面追求教育管理結果,勿視教育管理過程,必然引起急功近利行為,甚至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從而與教育和教育管理的價值目標背道而馳。

      比如,在我國當前的教育管理中,片面追求升學率,以學生考試成績作為管理評價依據,以學生就業率作為專業考評、學校評價的主要依據甚至唯一依據,各種評優、評估和升格活動等都無一不是以結果為導向的急功近利的行為表現。以結果為導向,割離了教育管理過程的完整性,結果只是教育管理過程的一個片段,并不能代表教育管理的全部。

      當代教育管理以過程為取向。它注重價值追求,追求教育管理中人的價值和意義的生成,以教育人作為最終目標。這種價值追求只能存在于教育管理過程之中,只能在教育管理過程中實現,教育管理本身也是一個不斷展開的過程,是一個價值與意義不斷產生和獲得的過程。當代教育管理重視過程,關注過程,以過程為導向,把全部管理工作立足于過程之上,分解于過程之中,實現于過程之內。它堅持過程導向,但并不排斥和否定結果。它認為過程蘊含著結果,結果包含在過程之中,結果是一種過程性概念,在教育中不存在純粹的結果。

      當代教育管理不是在非此即彼的意義上看待過程與結果,而是在重視過程的前提下同樣重視結果,只是把結果分解于過程之中,在追求過程之中順乎自然地產生結果。在學生管理、教師管理、教學管理等與教育直接關聯的管理事項上,過程遠比結果重要,所謂的結果并無實質意義,甚至可以說,在教育中并無結果,只有過程,結果思維是對教育的一種誤解和誤導。在教育中與物直接關聯的管理事項上,當代教育管理主張結果與過程同等重要,在過程與結果產生矛盾和沖突的情況下,要優先確保過程的公平性和合理性,不能犧牲過程去追求結果,更不能只論結果不論過程,這就是教育管理的特殊性。當代教育管理的過程取向將結果完全置于過程之下,融于過程之中,順應和實現了教育管理結果與過程的有機統一。它關注教育管理各方在教育管理過程中的投入、責任、作為和表現,著力和把握教育管理的完整性和統一性,使教育管理回歸本位和常態,確立教育管理的正確導向。

      二、當代教育管理過程是一種開放生成過程

      當代教育管理過程是一種開放的過程。這種開放是相對于封閉、保守而言的。我國傳統的教育管理過程具有明顯的封閉性、保守型特征。在這種管理過程中,每個教育管理個體都是一個封閉、隔絕的單子式的個體,成長生活在一個相對隔絕的狹小空間,互相之間沒有充分的思想交流,每個人、每一個教育管理角色都形成了一套固有的思維習慣和行為模式,互不僭越、固守本分、各行其事。每個人的職責和行為方式都是相對固化的、長期穩定的,都是天經地義和不容懷疑的。校長干校長的事,教師做教師的活,學生有學生的本分,自成一體,涇渭分明。教育管理過程就是這些各行其事相連結的過程。每個人都習慣于既定的行為方式和模式,墨守陳規,都傾向于排斥外來的和新興的因素。當代教育管理重視對話,主張用對話打通傳統教育管理中相互隔絕的個體,使之從封閉、保守走向開放、溝通,使教育管理過程具備開放的特征。

      這種開放是一種全方位的開放,既包括管理都與管理對象之間的相互開放,也包括管理者之間和管理對象之間的相互開放,既包括對外開放,也包括對內開放;既包括對過去的開放,更包括對未來的開放。

      當代教育管理過程作為一種開放過程,首先,體現為管理者的一種心態。管理關系和狀態如何,關鍵取決于管理者的態度。在當代教育管理中,管理者的開放心態是整個管理過程開放性的原發性和維持性力量。管理者秉持一種開放的心態面對管理中的人和事,不帶有成見,不預設前提去與教師、學生及教育管理中的相關者協商對話,不妄自尊大,不貶低任何人,去調動和發揮所有人的潛力和積極性。其次,表現在它打破管理中的各種阻隔和界限,超越各種傳統和定式。當代教育管理主張打破各種條塊分割,消除各種內外區隔,消解各種人為界限,使教師與學生之間、校長和員工之間成為朋友和伙伴,實現無縫隙和無邊界管理。在管理過程中,不再固守各種傳統和陳規,各種定式思維和形式都可以超越,各種陳規、定式和新方式都只是可供選擇項,都是管理中的開放選項和可能抉擇。第三,它接納和吸收各種異質因子。當代教育管理不是以對立、對抗和沖突的方式去面對和解決管理中各種異質因素和成分,而是對之包容和吸納,使之成為管理中的積極變革因素和批判改進力量。第四,在于整個管理過程的透明性,反對任何的暗箱操作。當代教育管理是一種公開、透明的管理,是一種全新管理。信息的開放與互通是其基本特征和本質要求。管理的一切行為和過程都是在公開、平等、競爭中進行的,管理中的任何相關者都享有對稱的信息,都有參與和監督的機會,沒有暗箱操作存在的空間和可能,突顯出整個教育管理過程的公平性和公正性。

      當代教育管理過程是一種生成過程。當代教育管理是一種對話教育管理,對話具有生產性和創造性。“對話的過程是一個對話主體雙方的視界融合過程,視界融合的結果是一種主體雙方認知結構的不斷改組和重建,這一過程不可能是某種預定知識的復制與客觀再現,而是新知識與理念的生產與創造。”

      對話教育管理過程的這種生產性和創造性體現在教育管理事件連續更替中的分岔上。這種分岔產生不確定性突現和突變,是不規則、跳躍和隨即發生的,這些都是對話振蕩的必然結果。新要素、新因子的不斷生成使整個教育管理過程前后相續、無限嵌套,永遠處在未完成的過程之中。這一點是當代教育管理與傳統教育管理的顯著區別之處。傳統教育管理過程是一個完成性過程,以追求教育事件的終結性和結果性為目標,教育管理過程就是完成了的教育事件的線性加和堆積。而當代教育管理過程則是一系列的生成中的教育事件的非線性疊加。

      當代教育管理的生成過程是一個意義創生的過程。就對人的教育及管理層面而言,當代教育管理過程就是教育管理雙方思維和情感的交融過程,雙方在對知識和事件的理解基礎上,一方對另一方作出回應,你來我往,心靈相通,情感交融,思想碰撞,精神升華。這一過程也就是不斷地實現視界整合和精神相遇的過程。管理雙方每經歷一次視界整合,都會帶來新的理解,帶來個人精神世界的擴大和價值意義的獲得。雙方在視界整合中互相走進對方的精神世界,在精神相遇之中,教育管理的意義悄然創生,不斷創生的意義又進一步促進二者的意義共享,從而不斷提升雙方(尤其是受教育者)的精神境界、品位、意義和價值。

      可見,當代教育管理過程就是通過管理實現教育目的的過程。就教育中物的管理和行政管理層面而言,教育管理過程同樣滲透著人的價值意義和教育的目的精神,物的管理和教育行政永遠服從和服務于人的教育目的,并且最終都歸于人的教育目的。因此,在這種管理過程中既實現了一般管理的目標,更主要生成的還是人的教育意義。

      當代教育管理的生成過程是一個不斷轉化的過程。生成是在不斷轉化中實現的。這里包括三個方面的轉化:一是從知識向能力的轉化。教育管理是一種知識管理,它基于知識,創生知識。當代教育管理則主張進一步在知識的基礎上,把知識轉化為學生的能力,使整個過程都伴隨著知識向能力的轉化。在當代教育管理中,要把各種知識轉化為學生的認知能力、判斷能力、理解能力、思維能力、實踐應用能力和各種解決問題的能力。二是從行為向意義的轉化。管理中的一切行為都代表著一定的意義,都有一定的意義指向,都要轉化生成為確定的意義。這是當代教育管理與傳統教育管理的一大區別。在管理形式和管理流程上,二者并無區別,區別就在于傳統教育管理是一種行為管理,而當代教育管理則進一步從行為管理走向意義管理,從一般管理行為中去建構人的德性和品格,去塑造管理文化和精神,去實現人的主體建構和發展。三是從管理向教育的轉化。教育管理形式上是管理,本質上卻是教育。因此,必須實現從管理手段向教育目標的轉化。傳統教育管理停留于管理,在管理的形式上作文章,忽視或忘卻了教育的實質和內容。當代教育管理主張管理要深植于教育之上,整個教育管理過程都致力于和伴隨著從管理到教育的轉化。學校的一草一木、一磚一石都具有教育的意義,都不是純粹的管理客觀存在物。即便是教育行政管理在當代教育管理看來也必須是以教育理性、教育倫理為指引,進而追求教育價值和目標。

      當代教育管理過程的開放與生成是一體相連的。在開放中生成,在生成中開放。當代教育管理的開放生成性是全時性、全方位的,無時不在,無處不有。它既是一個自然過程,又是一個可計劃的過程。當代教育管理過程作為一個開放生成過程是一個創新與創造的過程,既是走上內涵演化和螺旋發展的過程,也是教育管理的生機與活力不斷涌現的過程。

      三、當代教育管理過程是一種有機互動過程

      傳統教育管理過程是一種機械過程,它就像工業生產過程中的流水線一樣,是前后獨立的各個環節和活動的拼接過程,表現為一種流程或程序。這種流程或程序是與教育中的人相脫離的一種客觀、中立、非人格化的進程,不論何人在何時何地操作都是一樣的。不僅如此,過程中的每個環節或程序還是可以脫節的,能夠分離開來獨立操作完成再合并,是可以拆卸和組裝的。它可以與環境相分離,是可以搬遷和可以重復的。這是一種線性過程,過程要素與環節之間是一種線性連結關系。這就把復雜的教育及其管理過程簡單化、理想化了,也使得教育管理過程成為沉悶乏味、缺乏人性化的過程,成為捆綁和壓抑人的力量。

      當代教育管理過程與傳統教育管理過程則不同,它是一種有機過程。整個過程的前后環節及各個要素之間是不同分割的血肉關系,是前后依賴、一體相聯的。它不可分解、不可重復、不可搬遷,每一個教育管理過程都是獨特的,沒有兩個完全相同的教育管理過程,每一個獨特的教育管理過程都會產生獨特的功能、價值和意義,都是其他教育管理過程所無法替代的。每一個教育管理過程都是一個有機的整體,這個整體不能還原為部分,也不是各個部分之和,各個部分有機相聯產生的整體具有與部分完全不同的性質和功能,這就是當代教育管理過程的生成性和創造性的根源。當代教育管理過程與教育及其管理中的人及相關要素融合在一起,沒有孤立、抽象的教育管理過程,脫離了教育管理中的人及相關要素也就不能產生和存在任何的教育管理過程。當代教育管理過程作為一種有機過程還在于它的情境性、文化性和非線性。當代教育管理過程是一種情境過程,它產生和存在于特定的時空情境之中,既表現為特定的情境過程,又與特定的情景緊密相連,不可分離。離開了特定的情境就沒有特定的教育管理過程,這就是當代教育管理過程與環境之間的有機性。這種過程與情境的有機關聯,既造就了教育管理過程的特殊性,又建構了教育管理過程的自主性。“任何自主性都是在對環境的以來中和通過這種依賴而建立起來的。”

      當代教育管理過程正是從一定環境的依存關系中突現自我,自我維持,自我更新,永續發展的。當代教育管理過程是一種文化過程。教育本身就與文化密切關聯,“教育與文化具有雙重關系,教育既內在于文化整體,又是文化存續的生命機制。從文化整體來說,教育內在于文化,文化造就了教育的特殊性”.教育管理是一種文化管理。當代教育管理過程存在于一種對話型的學校文化和管理文化之中,是一個文化凝結和產生的過程,更是教育者、管理者及學生之間的新文化建構過程。正是這種文化的有機凝結使整個教育管理成為一個對話的共同體。當代教育管理過程還是一個非線性相干過程,其內在機制是一種非線性相互作用,其間伴隨著各種各樣對話漲落、分岔和躍遷,推動著各種新質、要素與意義的不斷創生,促進教育管理過程的不斷發展,這其實就是一種有機的繁殖、增值和再生過程。

      傳統教育管理過程是一種單向過程。管理力量從管理者向管理對象、從管理上級向下級單向傳遞,管理者和管理上級處于積極、主動地位,管理對象和管理下級處于消極、被動地位,管理者的力量得到極大發揮,而作為管理對象的普通大眾如教師、學生與教育相關的社會大眾則在整個管理過程中失語,淪為被決定、被指示的管理“客體”,他們的智慧和潛力不能再在管理過程中作為“主體”發揮出來,使整個管理過程成為極少數管理者的“表演”和獨角戲。這是一種典型的單一主體、單一中心架構,雖然其中也存在一定的雙向溝通,但卻是非常有限度的,而且它不是來源于管理過程內部構造的保證,而是取決于管理者意愿。

      當代教育管理過程是一種互動過程。管理力量在管理者與管理對象、管理上下級及其他各層各級之間雙向互動,教育管理過程就是與這種雙向互動同一的過程,過程就是不斷地互動,互動形成對話教育管理過程。這是一種多重交叉的復合互動過程。整個教育管理過程就是一塊立體互動之網絡,教育管理中的任何一方都是這一網絡中之一網結,它要和除它之外的任何一方都形成互動對話關系。比如,教育行政領導既要和各級學校互動,又要和下級機構和部門互動,也要和其他相關機構和部門互動,還要和社會各界人士互動;教師要和學生互動,也要和管理者互動,也要和學界行業人士互動,還要和家長互動;學生要和教師互動,要和管理者互動,學生之間要互動,還要在社會實踐和活動中互動。這些互動相互交織,融為一體,就成為對話教育管理的過程,可以說,當代教育管理成功的關鍵就在于互動。在教育管理中有三方面的互動是最基本的,即管理上下級之間互動、教師與學生之間的互動以及管理者與學生之間互動,它們是教育和教育管理中的核心問題,構成當代教育管理過程的互動框架。

      當代教育管理過程作為一種互動過程,可以有效調動管理各方的力量,將教育管理各方融為一體,互相都成為管理的主人。各方都是平等的對話者,都是管理中的主體,沒有一方是客體,是消極、被動的管理對象,各方都是管理過程的積極、主動發起者、參與者和完成者。教育管理過程不再存在單一中心和單一主體,而是多中心、多主體,互動不再是作為一種方法和手段,而是作為一種實質內容和本體,互動已成為教育管理過程的內在機制和內部構造。

      當代教育管理過程的有機性與互動性一體相融,是一種有機互動過程。有機性強化了互動中的關聯性和協同性,互動性則增加了有機中的靈動性和發展性,二者的融合使教育管理過程更加動態化和人性化,更加具有內生動力和可持續性。當代教育管理的有機互動過程更加強調教育管理各方之間的精神相遇關系,尤其是以學生和教師為對象的管理過程和活動更應如此。這種新型交往關系使教育管理更加富有人性化和人情化,更加符合教育管理的教育品性。

      四、當代教育管理過程是一種合作共享過程

      傳統教育管理過程是一種控制過程。這里的“控制”不是作為管理職能意義上的控制,而是就管理的內在關系尤其是管理者與管理對象之間關系以及管理過程的狀態與性質而言的。傳統教育管理的整個過程基本都是由管理者去控制管理對象、管理關系和管理活動,管理的意圖、過程與方法均是控制。管理對象對管理者、管理下級對上級純粹是一種依附關系,管理地位與關系是完全不對等的,管理者主要以命令、智慧、指示的方式組織相關人推動管理活動,被管理者的主體和主動地位被忽視,因而常常存在對抗、沖突和抵制,使整個管理過程被管理者所主導,而被管理者只是被動執行、服從和落實,管理過程儼然就是管理者的單方面行動。管理者與被管理者之間處于主客二元分離狀態,使教育管理過程缺乏整合機制。

      當代教育管理過程致力于克服傳統教育管理過程的缺陷,成為管理雙方或多方之間的合作過程。教育管理各方在管理過程成為平等的主體,一方不是另一方的附屬物,他們相互協作、相互支持、相互帶動,共同推動教育管理的發展。教育管理過程就成為教育管理各方之間的協商過程,任何管理活動的發起和開展都是基于管理雙方之間的協調一致的立場,協商與協調是當代教育管理過程的基本特征。教育管理者在教育管理過程中的主要工作就是協商和協調,管理中的任何問題都必須與教育管理中的相關各方協調,征求他們的意見,經由他們的認可、理解與支持,才能作出決策、列入計劃、共同實施。在協商的基礎上達到協調一致。協商協調的基本原則是共同認可或多數人認可,或管理一方認可,另一方大多數人認可。管理雙方只有一方認可,另一方不認可則不能作出決策,更不能推行;管理雙方認可,或管理一方認可,另一方大多數人認可或雙方均有多數人認可的,方可決策或推行。當代教育管理過程是管理雙方或多方合作完成、共同行動的過程,是管理各方共同創造了管理關系、管理過程和管理成果,是他們相互合作、協同實現的管理目標。

      當代教育管理過程又是一種共享的過程。戴維·伯母認為,“共享”(participation)這個詞有兩個層面的意思。“它最初的含義是指‘參與--分享'(to partake of),就像你分吃食物一樣--大家從同一個碗里扒飯吃,大家一起分吃面包或者其他東西……第二個含義是指’參加、分擔‘(partake in),即作出你的貢獻。這是該詞在現代社會的最主要含義。它意味著你被接納并融入到了整體之中。”

      在當代教育管理過程中,人人都被接納而融入到管理之中,人人都創造管理,為管理過程作貢獻,人人都分享管理,共享管理的過程與成果。與傳統教育管理中的部分人獨享或各自獨享不同,它是一種彼此分享,相互造就,不僅為別人做貢獻,別人也為自己做貢獻,是一種“我為人人,人人為我”的關系。

      教育管理各方對管理過程承擔著共同的責任,人人都不能排除在管理過程之外,都不是局外人,都是當事人,都不應置身事外,人人有責,人人創造,人人共享。不僅共享成果與效益,更是共享價值與意義,是一個物質與精神的共享過程。

      當代教育管理過程作為一種合作共享過程,是一種主體間性的實現過程。教育管理各方處于民主與平等的地位,他們之間的關系不再是主體與客體的主客間性關系,而是主體與主體的主體間性關系。合作共享是對主體間性的最好體現,主體間性在合作共享過程中得到保障、維護和實現。合作共享過程也是教育管理各方的共同成長與發展的過程。合作共享的目標與意義就在于共同成長與發展,這同時也體現出教育管理過程是人的發展過程,而且是所有人的共同發展。不僅使學生在教育管理過程得到成長與發展,管理者本身也要同步成長與發展,其他相關各方也要實現自身的成長和發展。這是理解當代教育管理的深層要義之所在,是一種超越于教育管理技術-效率邏輯的全新價值觀。合作共享過程還是教育管理公平性的實現過程。通過合作共享機制,確保教育管理過程中所有相關者的參與權利,形成互動博弈機制,使整個過程成為參與博弈的過程,既維護和保障教育管理過程公平,又維護和保障相關各方的共同利益,確立教育管理的公益取向。

      參考文獻:
      [1]夏正江。對話人生與教育[J].華東師范大學學報(教育科學版),1997,(4):4.
      [2]安世遨。對話教育管理觀構建思路與價值意義[J].現代教育管理,2009,(6):6.
      [3]黃平,李太平。教育過程的界定及其生成特性的詮釋[J].教育研究,2013,(7):24.
      [4]陳一壯。埃德加·莫蘭復雜性思想述評[M].長沙:中南大學出版社,2007:219.
      [5][美]戴維·伯母。論對話[M].王松濤譯。北京:教育科學出版社,2004:102.

      相近分類:教育管理論文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159彩票{{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