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zigek"></table>
  • <acronym id="zigek"></acronym>
    <big id="zigek"></big>
    <tr id="zigek"><s id="zigek"></s></tr>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教育論文 > 教育教學管理論文

    曼德拉教育思想的起源與實踐

    時間:2015-03-03 來源:未知 作者:學術堂 本文字數:4712字
    論文摘要

      納爾遜·羅利赫拉赫拉·曼德拉( Nelson Ro-lihlahla Mandela) ,南非首位黑人總統,“新南非之父”,是一位集理智與道義、寬容與勇氣于一身的圣雄式的反種族隔離斗士人物。從非洲草原上的小牧童,第一家黑人律師事務所的創辦人,政府的通緝犯、囚犯,到新南非的總統,直至退休后的平民,他都是“終身學習使每個人均能成為其進步的主人翁和創造者”這一教育理念的踐行者。曼德拉為教育事業所做出的貢獻對后人來說是一種鼓舞、一種榜樣,其價值和意義皆具有深遠的國際影響。

      一、曼德拉教育思想的起源

      南非的種族主義制度和對黑人教育實行的種族隔離制度是曼德拉教育思想的起源。1910 年,南非聯邦成立,白人種族主義統治正式確立。此后,白人種族主義政府制定了 300 多條法律、法令,逐漸將種族隔離政策法律化、制度化和系統化。例如:

      《南非法案》( 1910 年) 和《土著人代表法》( 1936年) 剝奪了非白人的選舉權; 《土著土地法》( 1913年) 及其修正案把黑人趕入了狹小的保留地內; 《文明勞工法》( 1924 年) 和《工資法》( 1925 年) 規定了黑、白工人的工作,并擴大了兩者的收入差距; 《土著人行政管理法》( 1927 年) 宣布總統是非洲人的最高酋長; 《人口登記法》和《集團居住法》( 1950 年)將南非人按膚色劃分種族,并規定其只能居住于各自特定的居住區內; 《班圖人管理機構法》( 1951年) 和《班圖自治法》( 1959 年) 使黑人家園公民自動喪失南非國籍,等等。[1]南非政府自獨立以來于1909 年、1961 年、1983 年制定的三部憲法實質上都是種族主義憲法,這一系列種族隔離制度在選舉、土地、經濟地位、婚姻、就職、公共設施、醫療等諸多方面都對黑人群體進行了種種限制。其最終目的是使南非完全成為白人的家園,是白人當局對黑人政治權利和經濟權利的剝削。教育領域更是深深烙下了種族隔離的印記。

      黑人和白人教育經費的比例高達至 1∶ 6,只有在小學,黑人才有機會接受免費教育。50% 以上的黑人學齡兒童根本就沒有上學的機會,只有很少的一部分黑人能中學畢業。20 世紀 70 年代,黑人學生和白人學生的人均教育經費比例竟然高達1 ∶ 10,到種族主義消除的 1994 年,在城鎮其差距也在 2. 5 倍以上,而在黑人家園則是 3. 5 倍,文盲人數占全國人口的 50%以上。1953 年,南非國民黨政府通過了《班圖教育法》,指出不同種族應接受不同的教育,對黑人教育實行種族隔離制度,推行奴化教育。《班圖教育法》規定,新辦的非洲人中學必須建在土著人保留地,對黑人的教育不得超出培訓勞工的水平。

      如黑人反對,就取消對黑人的教育。[2]1958 年的《擴充大學教育法》規定,按種族分別建立高校,除個別院校外,“白人”大學禁招“非白人”學生。班圖式教育企圖使所有的黑人后代“少受教育”,“把黑人教育成愚民和順民”( Z. K. 馬修斯) 。這是教育歧視制度化的一種手段。黑人學生對種族主義教育制度極度不滿,由此導致了 1976 年南非種族矛盾的總爆發———索韋托學生暴動,最后演變為波及全南非的群眾性反種族隔離制度的反抗運動。

      二、曼德拉教育歷程簡介

      1918 年 7 月,曼德拉出生于南非特蘭斯凱( Transkei) 姆維佐( Mvezo) 小村莊的一個部落酋長家庭。父親雖然沒有受過教育、目不識丁,但在曼德拉 7 歲的時候,就將他送進了庫奴村的小學。在他 9 歲時,父親去世,其轉入穆克孜韋尼旁的獨屋學校學習。1934 年,曼德拉通過六級考試,進入克拉基伯雷寄宿學院學習,這是一所中學,也是一所師范學院、技術學校; 1937 年,曼德拉考入希爾德敦衛理公會教會學院深造,接受正規的基督教和人文科學的英式教育; 1939 年,曼德拉進入黑爾堡大學學習,這是南非唯一一所黑人大學,他用兩年時間完成了通常需要三年才能完成的學業; 1940 年,他因參加抗議活動,被中止學業; 1942 年,他在南非大學通過函授繼續攻讀課程,取得了黑爾堡大學畢業證和文學學士學位,這是他人生中的第一個學位; 1943年,他考入約翰內斯堡的威特沃特斯蘭德大學,攻讀法學學士學位; 1952 年,曼德拉通過律師資格考試,并開辦南非第一家黑人律師事務所; 1962 ~1990年,曼德拉被囚禁。在獄中,他堅持學習,把學習看作是“在獄中創造自己的生活”的最佳途徑。通過函授,曼德拉獲得了倫敦大學法學、南非大學文學等學士學位,他還秘密撰寫了自傳( 這本書被翻譯成各種文字,在世界各地出版) 。出獄后,他依然為“民主、自由社會的理想”而奮斗。曼德拉曾說,完成學業是他最驕傲的一件事情。教育對他領導反種族主義運動所起的作用是至關重要的。鑒于他對教育事業孜孜不倦的追求,許多國家著名的大學都授予其名譽博士學位的頭銜。其著作有《走向自由之路不會平坦》、《斗爭就是生活》、《與自己對話》、自傳《漫漫自由路》等。通過學習,曼德拉的思想一步步趨于成熟,他學會了如何隨著環境的不同需要而隨時調整對策。

      三、曼德拉教育思想的實踐

      ( 一) 羅本島的“曼德拉大學”

      曼德拉 44 歲入獄,在獄中度過了近 28 年的時間。在監獄里,他展開了不懈而艱苦的抗爭,把監獄變成與白人政府作戰的戰場和學習的課堂,并把這種斗爭看作是整個南非反對種族歧視和壓迫的一部分。他在羅本島被監禁 18 年,帶著堅定的信念和樂觀的精神,他抓緊每一分鐘的時間學習。入獄之初,曼德拉就代表被關押在隔離監禁所的所有政治犯向獄方提出學習的要求,要求獄方配備桌椅等學習用具,要求享有聽廣播、閱讀一切未遭禁止的書籍和看電影的權利以及享有選擇專業學習的機會。曼德拉通過學習來充實自己的精神世界,還激勵島上的獄友和他一起學習,把這座“死亡島”改造成為獄友心間的“曼德拉大學”,使之成為“民主和自由戰勝壓迫和種族主義”的見證者。他克服重重困難,博覽群書,先后學習了政治、經濟、法律、歷史等課程,攻讀了法學、商學和文學等學士學位,還自學南非白人的語言與歷史,通過了阿非里卡語六級考試。[3]在“黑人覺醒運動”中被捕的很多青年都只有中學文化水平。曼德拉實施了一個教育計劃,即組織高學歷的政治犯為這些青年學生傳授知識,讓他們在獄中能夠繼續學習知識,提高自己。“曼德拉大學”有自己的教授,自己的課程,自己的教材。曼德拉還親授政治經濟學,把面授變成交談。后來,教學范圍擴展到獄中被關押的所有人。在曼德拉的帶領下,羅本島上掀起了一股學習之風。其中不少人在羅本島取得了學位,如戈萬·姆貝基獲得了文學學士、經濟學學士和榮譽文學學士學位,阿邁德·卡特拉達獲得了犯罪學和圖書館學的學士學位以及歷史和非洲政治的榮譽學士學位,比利·奈爾( Billy Nair) 取得了文學學士和工商學士學位,并完成了法學學士學位的絕大部分課程。[4]“曼德拉大學”的很多校友后來都成為新南非創建進程中的中流砥柱。

      ( 二) 積極推行教育立法,規范南非教育

      作為家族中唯一上過大學的成員,曼德拉深知教育的力量。曼德拉任總統的南非新政府將提高全民教育水平作為基本政策,在教育領域內加快整合教育機構,推動立法進程,有效地保障了公民接受教育的合法權利。

      1994 年,曼德拉領導的南非非洲人國民大會( African National Congress) 提出了消除種族隔離的教育與培訓改革計劃。《重建與發展計劃》( Recon-struction and Development Program) 將教育作為重建與發展的首要任務,教育經費逐年增長,明確提出了“十年免費義務教育”的目標,由此掀開了南非教育與改革的新篇章。隨后,一系列教育法規相繼出臺,如《國家資格計劃》( NQF) 、《南非資格認定法案》( SAQA) 、《南非教育與培訓白皮書》( South Afri-can White Paper on Education and Training) 、《國家教育政策法案》( NEPA) 、《南非學校法案》( SASA) 、《2005 課程: 21 世紀的終身教育》( Curriculum 2005:Lifelong Learning for the 21st Century) 、《教師教育規范與標準》( NSTE) 、《高等教育法案》( HEA) 、《繼續教育與培訓法》( FETA) 、《教育工作者就業法》( EEA) 等,規定了教育部長的職責、國家與省教育部門的關系、學校教育體制、繼續教育與培訓體制、教育工作者的責任與能力等,為教育領域的變革與重建奠定了基礎。[5]在立法和政策的引導下,設立國家教育部和教育輔助機構———教育部長理事會、教育廳長委員會、基礎和中等教育與培訓質量保證委員會、南非資格認證署、高等教育理事會、南非教育工作者理事會、全國繼續教育與培訓董事會和教育勞動關系理事會等,確立公平的教育資源分配機制。[6]南非新政府逐漸形成了一個較為齊全的國家教育法律和教育機構體系,在各個領域全面而系統地規范了南非的教育,體現了曼德拉教育思想的深度內涵。所有國民都能夠平等地享有 1996 年憲法中“權力法案”規定的“接受教育和選擇教育語言、創建獨立的教育機構的權利”,種族主義教育成為了歷史,南非的教育進入了新的發展階段。

      ( 三) 熱心慈善事業,繼續發展教育事業

      曼德拉對年輕人的期許是“必須發奮學習”,對世界各地的領導者的忠告則是“必須專注于教育事業”。曼德拉的一生都與教育事業緊緊相連,僅1994 ~ 1999 年,在農村地區以他的名義建造的鄉村學校就超過 140 所。1994 年,新南非重新成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 UNESCO) 的成員,并與之開展了廣泛的合作。2005 年,曼德拉被該組織授予“親善大使”的稱號。2009 年,聯合國大會通過決議,將從2010 年起的每年的 7 月 18 日,即曼德拉的生日定為“Nelson Mandela International Day( 曼德拉國際日) ”,以此來表彰曼德拉為正義、和平與自由所做出的貢獻。

      曼德拉晚年時積極奔走于世界各地,通過各種公益活動,從國內外募捐資金,創設慈善機構,致力于促進農村發展,改善南非的社會環境。從 1995 年起,曼德拉先后創立了納爾遜·曼德拉兒童基金、納爾遜·曼德拉基金和曼德拉·羅茲基金會、納爾遜·曼德拉教育和鄉村發展學院。基金會和研究所的工作重點之一就是讓農村地區的學校規劃和建設工作得到增強,改善農村兒童受教育的條件。

      基金會和當地教育部門合作,在南非最貧困的東開普省改造和新建了 15 所“曼德拉學校”,并為非洲學生提供資助。學校里有了新教室、新辦公室,孩子們有了新教材,圖書館里有了新書籍,孩子們第一次在學校里看到了計算機,接觸到了網絡。[7]如今,像這樣的“曼德拉學校”的范圍已經擴大到整個南非,越來越多的鄉村教師加入到了幫助非洲農村地區兒童實現教育夢想的行動當中。曼德拉通過促進南非教育事業發展等方式,不懈努力,盡其所能地“繼續為大家做點事”,以實現其對自由、正義精神的不懈追求。他對教育事業的影響已經遠遠超越了國家、地域的局限,為教育界樹立了榜樣,為全世界留下了彌足珍貴的不朽財富。

      四、結束語

      教育的力量是廣闊的,“教育可以為國家建設與和諧發展做出貢獻”。“對教育體系實施穩步改革就是要發現孩子們個體間的相似性和共同目標,尊重孩子們的差異性,實現教育的多元化。”曼德拉教育思想的內涵及其實踐對于同樣被殖民化的發展中國家具有一定的啟發、示范和借鑒意義。

      “Education is the most powerful weapon which you canuse to change the world”( 教育是最強有力的武器,你能用它來改變世界) ,這句話深深激勵著學界、教育界為促進個人發展和社會發展進行不懈的追求。

      [參考文獻]

      [1]納爾遜·曼德拉著. 譚振學譯. 勇者曼德拉自傳: 漫漫自由路[M]. 桂林: 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2010.

      [2]韋祎紅. 世界名人傳記———曼德拉[M]. 杭州: 浙江人民出版社,1997.

      [3]劉紅嬰. 英雄誕生之地———曼德拉的羅賓島[J]. 華夏人文地理,2003( 4) .

      [4]俞可.“曼德拉大學”: 全人類的遺產[J]. 世界教育信息,2010( 9) .

      [5]蔡寶來,袁利平. 南非教師教育的歷史演進與改革發展[J].外國教育研究,2005( 3) .

      [6]羅毅. 南非教育的改革與發展[J]. 西亞非洲,2007( 9) .

      [7]Nelson Mandela Foundation[EB/OL].

      [8]張夢穎編譯. 學界共同緬懷曼德拉“教育是改變世界最有力的武器”猶響耳畔[N]. 中國社會科學報,2013,12,09.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159彩票{{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