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zigek"></table>
  • <acronym id="zigek"></acronym>
    <big id="zigek"></big>
    <tr id="zigek"><s id="zigek"></s></tr>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教育論文 > 教育教學管理論文

    中小學公開課存在教育價值危機分析

    時間:2014-12-20 來源:未知 作者:學術堂 本文字數:4117字
    論文摘要

      什么樣的教育才是好的教育?什么樣的課堂教學才是成功的教學?什么樣的課才是一節好課?這樣的問題問得簡單,回答起來卻非常難.每一個問題都涉及到最基本的教育觀念,對每一個問題的回答方式都將一定程度地呈現出回答者對教育的價值判斷和評估.教育有什么樣的價值?教育如何實現其價值?中國教育價值面臨著什么樣的危機?針對這些問題自有多種論說,而通過一門或幾門課去認識和理解這個問題尚不多見.我們以為,任何重大的教育教學觀念都能夠通過一些極為具體的事件得以展現.鑒于此,我們以"公開課"為思考基點,通過對"公開課"性質的澄清、對"公開課"變式的分析、對"公開課"功能的研究,以及對"公開課"實施問題的考察,來界定這樣幾個基本命題:"公開課"利弊孰大孰小,"公開課"變成"公演課"的教育代價,"公開課"上教師和學生的教學成長與損失,等等.當教師講課的講臺變成師生表演的舞臺,教師和學生似乎并不介意的時候,可以說這就意味著我們的教育出現了價值危機,這個危機恰恰是建立在這樣一個事實基礎之上,即教育教學主體對于好的教育、好的教學、好的課堂沒有正確的理解和認識,或是認識上存在偏誤.

      一、為什么要上"公開課"

      陳桂生先生說,到了學校能聽到的大多是"公開課",想聽"私密課"卻是比較困難.為什么越來越多的學校如此重視"公開課"的建設工作,這自然是有諸多原因.參考陳先生在"漫話'公開課'"中的精辟說法,"公開課"的火爆有兩種原因,可以將這兩種原因概括為外因和內因.外因即"公開課"被納入到"學校形象設計工程","公開課"甚至成了各級學校競爭教學資源、招生評比的重要指標之一,所以各級各類學校開展"公開課"也算與學校之間的"形象"評比相呼應,"公開課"便成了學校評比好壞的一個重要砝碼,基于此而使得"公開課"得到"重視"也不足為怪.內因是指"公開課"具有兩種基本功能,一種是評價教學,另一種是觀摩教學.因此,開展"公開課"活動既能幫助人們評估教師教學水平,又能激發聽課人士的觀摩熱情,這自然合理也合情.關鍵在于如果這兩種功能能統一于真實無妄的教學,那就更佳了[1].從"公開課"開設的價值,也就是其存在的內外功能看,開設有理.但問題是,我們因為這樣的理由開設了"公開課",但很多時候卻忽略了開設"公開課"以后的可持續關注,即"公開課"是否符合最初的開設理由,"公開課"是否發揮了其內在功能.從目前"公開課"現狀看,不難發現這樣一種現實:"公開課"固然開設了,學校形象固然得到了相應建設,但對于教育主體的評價功能,對于旁聽者的觀摩意義其實并沒有發揮出來.也就是說,教師上了"公開課"實際的教育教學素質沒有得到必要的提升,聽課者們聽了"公開課"也并沒有真正了解到實際教師和學生的教學情況.在陳桂生先生看來,"公開課"的起碼要求是不失"課"的本色,如果失去了"課"的本色,"公開課"縱然有眾多派生功能也無濟于事.為了"公開"而使得"課"不成課,這問題就大了,出這么大問題是教師之過?教學之過?教育之過?想必,都難逃斥責.問題是就算是有人站出來為"公開課"之過埋單,也彌補不了過失本身帶來的影響.

      二、當"公開課"變成了"公演課"

      越來越多的"公開課"變成了"公演課".本來是可供教學的講臺,慢慢地成了師生表演的舞臺."公開課"變成"公演課"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每個人(教師與學生)都在認認真真"演".針對已經上過多次的課,針對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知識點,老師和學生都像初次教學一樣投入其中.有導語,有提問,有互動,有評價,外來者旁觀驚嘆"教師教學水平高超""、學生反應能力超群".教師和學生作為"公演"的主角們,彼此"欣賞"各自的演技.有相當多的學生積極配合,或是努力自我表現,或是為博得老師課堂青睞而備感驕傲.有的學生沉默,也有時是多數人沉默,不清楚的是,這種沉默是服從還是反抗.

      前者還好,如果是后者會怎樣?那些"演技"好的孩子們往往會贏得老師的信賴,演技笨拙又不幸參與"演出"的人因為沒有很好地表現自己的角色,還要擔心被"導演"訓責.當然,最不幸的是笨拙的"演員"碰上了笨拙的"觀眾".當"公開課"結束,旁觀者問某生",你們第一次學這個內容嗎,之前學過嗎?"(看著如此認真提問的面孔,孩子的童心被喚起.)"之前學過","不,不是,之前沒學過,這是第一次,之前一點沒學過……"一次不經意的提問引起了孩子的恐慌.就這樣,我們的學生,第一次,或許不止一次通過學校這種正規教育機構學會了和老師一起"撒謊",顯然,很多學校也公然"默認"了這種"謊"的正當性.

      問題是,好好的"公開課"為什么要演呢?據說歷史上也有很多著名人物的課堂教學是開放的,不是預演,更沒有彩排,隨時有人觀摩,隨時有人聽課,尊重且稟行了真實的課堂教學,收獲了自然的教學效果,教師的真與學生的真共同鑄造了教學的真.只是可惜,曾經"輕而易舉"的真實,而今成了"奢侈品",到底是誰動了教學純真的"奶酪"?課堂教學不是復讀活動,教育事業也絕不是簡單重復,而是創造性的勞動.教師更不是復讀機.既然如此,為什么我們的公開課要"演",甚至因為"演"而喪失了"課"的本色,也使得教師和學生從腦力勞動者變成了體力勞動者.究其緣由,演的理由之一或許在于人的"表現欲".無論是教師還是學生,都有一種受到外界關注的需求.如果自己的能力能在公眾面前得到展示,這也算是教學中的一種自我實現了.

      但關鍵在于表現一次也就罷了,為什么一次次參與"公演"之中,是教師和學生樂此不疲,還是另有隱由?我以為,這種隱由可能是教師自身沒有認識到的.那就是,很久以來,中國的教師在教學觀方面存在認識誤區.什么課是好課?對于這個問題的答案可能是多種多樣,但"課堂上老師講完,學生沒有問題"這就是好課標準之一,這個標準已經是中國各級學校尤其是初等教育、中等教育機構教師評價好課的共識性標準之一.正因此,不止一位甚至是不止少數教師因為學生課堂上的"質疑"與"提問"而要么自覺教學失敗愧對學生,要么覺得教師權威受到挑釁打擊報復學生.而無論哪一種無不說明了一個問題,即對于課堂上教學完畢后學生的疑問甚至是質疑很多教師不能以平常心對待,很多教師將這種事情視為教育教學不成功的標志.時至今日,當各種價值觀念沖擊學校教育的價值取向,當多元文化開始對不同的教學個性給予更多自由空間的時候,我們不得不再次發出這樣的疑問:"什么樣的課是成功的課?""沒有問題的課就是好課嗎?""學生沒有問題,教師沒有被學生'難住'的課就一定是好課嗎?"很久以來,各界人士,包括外國媒體,包括國內各門機構在評價中國學生的時候,常常用缺少實踐能力、缺少創新思維來說明中國學生的"軟肋",然而為什么缺少實踐能力和創新思維就成了中國學生的"軟肋"呢?我們就拿創新思維的形成來分析其成為中國學生"軟肋"的原因吧.創新思維的形成有其適合的思維環境.如果我們的教育沒有提供一種環境,在這種環境中學生能夠發揮想象,提出各種問題,也能發現任何問題,而且這種對問題的發現不會得到老師的批評,反而是嘉獎和鼓勵,那么學生創新思維的形成就很成問題.學生只有有了問題意識才有可能將這種意識發展成批判性思考的能力.中國的教育恰恰缺少這種"問題環境",所以,我們的學生思想上"因襲守舊"沒有突破,當這批"因襲守舊"的學生成為老師的時候他們也就更加變本加厲,繼續"因襲守舊"地培養他的學生.沒有問題意識的人當了老師同樣不能應對學生的問題,不但不會認可學生的提問做法,反而會把經常提問的孩子當做"問題兒童",甚至有所敵視.這是一種循環的悲劇,也是一種無奈的循環.因為害怕課堂出現問題,所以要將公開課變成"公演課".因為課堂沒有問題上的教學互動,所以教學相長成了虛幻的教學理念,沒有得到真正的實現.當教學相長失去了生成的土壤和空間,教師和學生也就失去了更好發展的氧氣.最遺憾的莫過于我們失去"氧氣"的地方不是其他,正是課堂.

      三、學生不介意"公演課",是真正的教育危機

      學生是否介意在"公開課"上的公開"表演"?陳桂生先生分析的結論是未必.這種未必介意的理由是,學生可以借著"公開課"表現自己,也會因為與老師的配合使得老師的課博得"觀眾"青睞而覺得自豪.但進一步分析,筆者以為對"公演"毫不介意或許符合那些主動地、積極地、非常踴躍參與其中的學生.而對于那些沉默的、低頭不語的、從來不舉手的學生來說,對于這種公演未必就是不介意.筆者所真正擔心的不是學生們主動或被動參與"公演"的主觀體驗和態度如何,而是這種既成的態度是否會干擾到他們的人生觀、價值觀的形成.當"造假"由私下發展到"公然",當"戲劇"從電視發展到三尺講臺,讓人擔憂.擔憂那些介意公開課變成"公演課"的學生,擔憂他們對教育教學失去信心,擔憂他們失望于教師在各種優秀教育理念的包圍下依然是一個普通的"教書匠",擔憂他們不再信賴教育的真諦,擔憂真實和自然因為不能在課堂上展示而使得它們放棄自己或是放棄學習.比較對介意"公演課"學生的擔憂,更擔憂那些不介意"公演課"的學生.介意至少來自內心既有的價值判斷,對教育教學有了自己的理解和評估后,當外界與內心的理解不一致時發生了價值沖突,這種沖突后的結果可能更差,也可能更好.而對"公演課"毫不介意的學生顯然省略了來自價值觀形成的必要沖突,或者說他們能自然地接受"公演課",潛移默化地將"公演課"看作無關是非的事情.真的對"公演課"無所謂倒還好,怕就怕這種無所謂其實是一種內化,對"謊話"、"造假"、"虛假熱鬧"的一種默許、贊同、認可.

      一旦是這種結果,我們的教育很可能是將這樣一些學生培養成一群"公演"精英,或者才華橫溢,或者圓滑世故,或許擁有高超的技藝,或許擁有豐富的知識,卻很可能沒有端正的品格與真實的自我.至于我們的教師們,在成長的道路上,公開課對其的意義究竟是何種程度上的?這種促進或阻礙其成長的教學對其教育價值觀念的影響究竟是什么?是好是壞?類似這樣的問題就不得不引起我們的深思.

      而對這些問題的解答或許只有每個上過公開課,確切說是上過"公演課"的老師們內心自知了.即便如此,我依然相信,必定有這樣一個教師群體,面對一次次"公演",他們是"疲勞"的,是"被動"的,或許也是"無奈"的.進步是每個人的內心所向,以何種方式去進步,眾目睽睽之下的"展現"就是進步了?所以,在這里誠摯建議各級學校教育機構,在安排"公開課"的時候,務必考慮到安排的初衷,到底是為了教師的進步還是為了其他?如果為了其他利益,或許還需考量一件事,有什么利益比教師自身的教學發展更重要?如果"公開課"演變成"公演課"成為教師教學的一種負擔,而不是一個積極的催化劑,那么"公開課",確切地說是"公演課"可休矣.學校的教育質量口碑不是"演"出來的,是一步一個腳印積淀出來的.我們的老師和學生都不是專業演員,時刻有演砸的時候,如果因為演砸而背負巨大心理壓力,這種損失是巨大的.而我們的"客人"或是"觀眾",一旦發現他們所驚嘆的精彩教學有著"背后十年功,臺上一分鐘"的表演練習,定會十分失望.對一節"公演課"失望是小,對整個教學、教育事業失望是大.

      參考文獻

      [1] 陳桂生.漫話"公開課".教育參考,2000(6).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159彩票{{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