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zigek"></table>
  • <acronym id="zigek"></acronym>
    <big id="zigek"></big>
    <tr id="zigek"><s id="zigek"></s></tr>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教育論文 > 教育教學管理論文

    學前教育質量的監測與評價研究綜述

    時間:2014-10-11 來源:未知 作者:小韓 本文字數:6462字
    論文摘要

      20 世紀末以來,教育質量已成為學前教育研究的主題。同時,已有研究表明,高質量的學前教育機構與兒童的認知、社會性和情緒方面的發展有著短期或長期的關聯。

      目前,“什么是高質量的學前教育”以及“怎樣對學前教育質量進行監測與評價”等議題仍然是理論界討論的焦點與熱點問題。

      監測或監控原是工程術語,是指“系統地收集和分析項目的數據信息,讓管理者及時掌握項目實施過程中的問題,以保證項目有效運行,并為管理者提供一個有效決策和與行動規劃的評估”。監測用于教育領域則是指教育行政部門根據國家制定的政策或法規,對下級行政部門和學校工作進行檢查、評估、監督和指導。

      而學前教育質量監測是國家對學前教育的宏觀把握,它不僅包括對幼教機構教育質量的監測,還包括對 0~6 歲兒童的健康、發展狀況的監測。

      本文對學前教育質量監測與評價現有的研究進行概述,據此對學前教育質量監測研究的未來發展提出建議。

      一、學前教育監測研究概述

      利用中國知網,筆者首先用“質量”作為關鍵詞對學前教育專項文章進行檢索,再分別以關鍵詞“質量監測”、“質量監控”、“質量評價”、“質量保障”進行結果文獻檢索。關于“學前教育質量監測”或“學前教育質量監控”的文獻只有寥寥幾篇,只有將關鍵詞擴大到“學前教育質量評價”和“學前教育質量保障”才能檢索到一些相關文獻(具體情況見下表),但也僅占“學前教育質量”文獻的一小部分。從文獻檢索的情況來看,目前對學前教育監測的研究多為對學前教育監測體系的理論建構,較少涉及具體監測過程與結果的研究。筆者對檢索論文的核心觀點進行了整理和歸納,概況如下。

      (一)學前教育質量定義與內涵的研究

      質量,即滿足主體某種需要的特性的總和,必定會與其主體結合形成價值關系。作為人生教育的第一階段,學前教育肩負著為終身發展奠定良好素質基礎的重要任務;此外,在我國社會生活中,學前教育還是具有社會服務功能的社會公共產品,必須滿足社會其他系統的需要。因此,學前教育質量在形成的過程當中構成了如下圖所示的價值關系。從上圖可以看出,幼兒是學前教育價值形成體系中最根本的主體,幼兒身心發展的需要是主客體之間是否形成價值關系的標準,也是學前教育是否具有價值的標準。因此,學前教育質量應是指學前教育活動是否滿足幼兒身心健康發展的需要及其滿足幼兒身心發展需要的程度。

      有研究者認為學前教育質量一般是從兩個方面進行評價的:一方面為結構性質量,它包括一些可具體規范和控制的變量(如師資條件、物資環境等),其指標容易量化,有客觀的記錄數字和依據可查;另一方面為過程性質量,它是與幼兒生活、學習有更直接聯系的變量(如課程、師幼互動等)。研究顯示,教育的過程性質量對幼兒發展的影響比結構性質量更大,因而,大多數研究者將其視為質量監測和評價中最重要的因素。還有一些研究者,如多納貝蒂(Donabedian)等認為,對學前教育質量的評價除了上述兩個方面,還包括結果質量。

      (二)學前教育質量監測體系與標準的研究

      要提高學前教育的質量,建立全國性的學前教育質量監測體系是十分必要的。華東師范大學周欣教授在 2011 年第三屆國際兒童教育與發展論壇上提出,我們應建立常規性、全覆蓋的學前教育監測體系,諸多研究者也對學前教育監測、評價體系進行了研究。

      1.發達國家與地區經驗

      不少研究者對國外學前教育質量監測體系作了介紹和研究,為我國學前教育監測體系的建立提供了有意義的參考。以美國學前教育質量評級與促進系統為例,其評估內容呈現出全面化、細致化傾向,除了一些反映結構性質量的項目,很多州也將過程性質量納入評估范圍,美國學者認為過程性質量的評估更能準確、全面地反映學前教育的質量。比如,科羅拉多州的“質量星評估系統”將評量范圍劃分為五個項目:學習環境、與家庭的合作、員工教育培訓、班級規模和師生比以及是否通過州資格認證。

      澳大利亞“早期教養國家質量框架”是國家層面的學前教育質量標準和評價體系,該框架包括四項內容,即建立澳大利亞學前教育立法體系、頒布澳大利亞學前教育國家質量標準、啟動一系列政府主導的學前教育質量評估活動、成立“澳大利亞兒童教育與養護質量監督局”。其中,“澳大利亞學前教育國家質量標準”被澳大利亞學者稱為“金標”,目的在于促進兒童的健康幸福,評價兒童所獲得的成就以及幫助家庭鑒別學前教育機構的良莠。該標準應用于澳大利亞全國所有的學前教育機構,內容包括學前課程與教學、兒童健康與安全保障、幼兒園園舍環境、人員編制安排、師友關系、與家庭社區的合作、領導與機構管理等七個方面。

      西南大學研究者彭澤平對我國香港地區學前教育質量保障體系的框架進行了介紹,該體系包括香港地區教育署和教育統籌局對幼稚園實施的素質保證視學和學前教育機構的校內自我評估兩方面。素質保證視學通常從“管理與組織”、“學與教”以及“校風及給予學生的支援”三個方面進行,除此之外,為了掌握全港幼稚園的發展情況,教育署和社會福利署還印發了《學前機構表現指標(初版)》作為幼稚園自我評估和外評的參照。

      2.國內研究進展

      國內一些研究者認為,全國范圍的學前教育監測體系的構建應包含以下四部分內容。首先要確立學前教育質量監測的目標體系,確立投入指標、過程性指標以及結果指標,由于目前仍不清楚兒童發展的結果在多大程度上受到了教育機構的影響,或多大程度上受到了家庭環境和社區環境的影響,但人們仍然達成了一個共識:教育過程質量更重要,它至少包括師生互動、人際關系、課程以及兒童在環境中的體驗等。

      其次,為了保證評估的公平性,用于監測的工具應該具有較高的效度和信度,目前我國學前教育質量評價維度一般由人員條件、物質條件、教育活動、幼兒發展和園所管理等因素構成;評價標準一般由素質標準、職責標準、效率標準和效果標準等類型構成。評價不能僅僅依靠教育機構的自我監測,因此監測工具當中最好要有收集客觀數據的方法,教育監測一般應采用外來人員觀察的方法,由與被評幼教機構無關的人員進行,從而提供有利于質量改進的反饋。

      再次,建立常規報告體系,定期向公眾發布監測結果,對各級政府和幼教機構起到一定的監督作用。

      最后,建立問責和干預體系。如何根據我國的實際情況建立學前教育質量的問責制還待研究和探索,而干預體系應該針對各地學前教育質量中存在的問題及其影響因素提供具體的干預方案,并指導干預過程。

      (三)學前教育監測工具和方法的研究

      在監測工具方面,國外的一些評價量表具有很強的借鑒意義。以由美國北卡諾利拉大學兒童發展中心的 Harms/Clifford 環境評價量表為例,作為目前世界范圍內影響最廣的托幼機構教育質量評價量表之一,該量表分為日常生活護理、家具與設備、語言/推理經驗、大/小肌肉活動、創造性活動、社會性發展和成人的需要共 7 大類 37個項目,每一個項目都表明了“不適宜的”、“一般的”、“好的”、“優秀的”四個等級評價標準。經修訂,這一量表被世界各國廣泛用于早期兒童教育質量評價的研究中。斯爾伐(Sylva)等人制定出的早期環境等級拓展量表(ESETS-E),將評價內容延伸到讀寫、數學、科學與環境方面,該量表特別適用于有教育目的的 3~6 歲兒童的環境。除了關注環境評價質量,國外質量評價工具還關注于特定保育教育功能的評價。如 Arnett 開發的 26 個項目的保育教育功能評價量表,包括 4 個分量表:積極的互動、懲罰、允許度、獨立性。我國劉焱教授在借鑒美國的 《托幼機構教育環境評價量表》(ESERS-R)和英國的《托幼機構教育環境評價量表—課程擴展版》(ESETS-E) 的基礎上,制定了《幼兒園教育環境質量評價量表》,主要從(室內)物質環境創設、人際互動、生活活動和課程四個方面,采用“不適宜”、“一般”、“優秀”三個評價等級對幼兒園環境質量狀況進行評價,并強調評價內容的“現場可觀察性”。

      由現有研究可知,各地學前教育機構分級分類驗收標準已成為我國學前機構教育質量的評價工具。在對上海、北京、廣東、福建、江西五省市學前教育質量評價工具進行的研究中,研究者發現評價工具均包括人員條件、物質條件、教育活動、幼兒發展、園所管理五個方面,其中,園所管理在評價工具中所占的權重最重,大多采用“素質標準”,即從承擔各種指責或完成各種任務應具備的條件角度提出的標準進行評價;幼兒發展在工具中所占的權重最小;其他方面普遍使用了“效果標準”,即從工作效果角度來確定的標準進行評價。

      在評價的方法上,配合質量評價工具,觀察法是現有學前教育監測采用的主要方法之一。為了進一步提高監測與評估的科學性,近年來,一些新的統計方法被應用到了學前教育質量監測的研究當中。如一些研究者嘗試將多層線性模型、廣義相加模型等方法用于分析學前教育質量要素之間的關系。在結果性質量測查方面,項目反應理論是近年來在教育評估領域得到廣泛應用的教育測驗理論,項目反應理論強調將測試題的難度與被試的水平關聯起來,放在同一“量尺”之上構造出統一的模型。另外,也有研究者對我國學前教育質量監測的方法進行了總結與概括,其方法主要包括:自我評估與多元主體評估相結合、終結性評估與形成性評估相結合、量化評估與質化評估相結合。

      二、針對學前教育質量監測與評價的研究展望與評價

      學前教育質量的監測、評估等得到了理論界與實踐界前所未有的重視和關注,而這種關注也必將推動我國學前教育質量監測研究繼續向縱深發展。

      1.探尋關鍵的學前教育質量監測指標

      目前,我國學前教育質量評價標準主要包括人員條件、物質條件、教育活動、幼兒發展和園所管理五個方面,基本囊括了學前教育的全部內容。但是,學前教育質量評價指標仍然存在著部分關鍵指標缺失的問題,比如,較關注教師數量的配備,而忽視了培養培訓和待遇保障的指標;較關注辦園規模和數量指標,而弱化了辦園成效的指標;較關注經費數量指標,忽視了經費比例和成本分擔的指標;較關注人、才、物等教育投入指標,弱化了幼兒健康狀況和學業成就等教育產出指標。上述現象導致我們無法準確評價我國學前教育的質量和效率,也大大降低了現有學前教育質量評價政策的相關性和支持教育政策的重要價值。因此,要確立準確的學前教育質量監測體系,關鍵指標的選擇和建立是必須的。同時,我們還應注意監測體系的開放性與監測的透明化,監測指標需向社會各界和各幼教機構公開,指標動態得完善,及時跟蹤社會發展的變化,不斷修訂;監測過程還應接受社會監督,向監測對象公開,只有這樣才能促進幼教機構將質量建設落到實處。

      2.研發有效的學前教育質量監測工具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質量監測工具既是聯系學前教育質量理論研究和實踐研究的中介,又是學前教育質量監測的靈魂。目前,我國學前教育質量監測與評價普遍使用和參照的是地方教育行政部門所頒布的幼兒園分級分類驗收標準,且大部分都重視物的提供而非使用,重視靜態的制度建設而非動態的師幼互動過程,弱化了學前教育過程性質量的權重。因此,筆者認為,如何制定學前教育質量監測或評價工具,并通過具體的實證,確定工具的信度及效度,從而形成科學有效的質量監測工具是我國學前教育質量監測研究的重大問題。

      3.引入學前教育質量監測與評價項目

      觀察和統計一直是學前教育質量監測與評價的主要方法。雖然隨著基礎教育質量監測的開展,一些統計方法也逐漸被引入進來,但學前教育質量監測依然存在著方法單一的缺陷。在基礎教育質量監測開展的過程中,我國上海市首先參與了國際著名的 PISA 評價項目,其旨在通過對廣泛的測試數據進行系統的分析,找出這一階段學生學習能力變化的特點以及社會、經濟及政策的原因,從而為國家和地區制定有效的教育政策提供依據。因此,PISA 等國際評價項目既能為某地區教育監測提供準確的數據參考,又能促進教育質量監測的國際性與專業性,如何將該類評價項目引入我國學前教育質量監測當中應成為研究者關注的重點。

      三、構建學前教育質量監測與評價體系的設想

      學前教育的全面質量監控主要包括幼兒園內部的質量監控和外部質量監控兩個方面。所謂內部質量監控就是指幼教機構自身要把質量意識貫穿于幼兒培養的全過程,要從教學質量形成的各環節、各方面入手,做好預防、檢查、管理、服務各項工作;外部監控則主要是政府、教育行政部門、社會、專業監測機構以及學生家長對學前教育質量所進行的監控以及做出的評價。

      我們應重視外部監控,尤其是第三方專業監測機構所獲得的信息與數據、所做出的評價和結果、所提出的意見和建議等,這是因為監控機構能及時、準確地將收集的數據反饋給相關部門和幼教機構,以便他們能夠根據反饋信息及時地采取相應對策,確保教育教學質量的穩步提升。同時,一些不涉及保密的相關監控信息還應通過媒體、網絡等公共傳播渠道向社會公布,營造社會監督的良好氛圍。

      1.從教育督導層面,確立學前教育監測的分級監測體系

      按照“決策、執行、監督”相協調的行政體制改革要求,教育事業的改革、發展的決策和執行情況必須實行監督,對教育發展的水平和質量必須進行科學評估。教育督導評估機構行使教育監督和評估職責,對教育法律法規和方針政策的貫徹落實情況進行監督、檢查、評估、指導,這是中國現代教育管理中不可缺少的重要環節。基礎教育監測制度建立了中央、省、市、縣四級政府教育督導機構網絡,目前各省市基礎教育質量監測中心也已經成立了,監測對象主要是中小學的教育質量,然而,對學前教育質量的監測仍存在一定缺失。因此,如何在教育督導統籌部署中構建一個學前教育質量的分級監測體系,從而為學前教育質量的提升提供監測與評估依據,這應該成為我們關注與亟待完成的事項。

      2. 建立完善的組織機構,引入第三方專業監測機構

      完善和健全組織機構是確保學前教育質量保障體系有效運行的基本條件。為此,我們必須進一步完善和積極引入教育質量評估組織或專業機構,創建教育質量認證組織,成立教育質量監測組織,并在此基礎上,將權威的專業組織、獨立的中介組織以及自發的民間組織進行統籌安排,以充分發揮各類組織的積極作用;同時加強各組織機構的制度建設,在現有制度的基礎上,進一步完善基礎教育質量評估制度、基礎教育質量監督制度和基礎教育質量監測制度,使其政策化、制度化、長期化。在組織和運作方面,鼓勵行政部門和專業人士相結合;國家、省、市、縣各級行政部門需分工明確,保障工作開展的規范性。

      3.建立監測結果報告體系

      構建監測體系中的一個重要環節就是建立常規報告體系,定期向公眾發布監測的結果。這一報告體系應該包括一些有關質量的重要元素的基本信息,如各地的學前教育投入、各類幼兒園比例、合格幼兒、教師的人數師生比等;也可以囊括每年或每幾年針對某個質量元素的縱向或橫向的數據分析和比較。根據具體情況,每年的監測報告所涵蓋的面可大可小,既可以是涵蓋全國的,也可以列舉有代表性的幾個地區或某一個地區。這些報告的內容不僅可以滿足公眾的知情權,而且在很大程度上能起到對各級政府和幼教機構的督促作用,如幫助各級政府了解全局概況,及時發現本地區存在的問題,從而制訂有針對性的政策或解決策略,或幫助幼教機構對自身質量情況進行反省和改進。

      4.建立對監測結果的問責與干預體系

      問責和干預指的是在數據分析的基礎上,上級政府對下級政府未能達到預定的學前教育質量重要指標的情況追查責任,并做出相應的處理,如巴西聯邦政府曾經根據教育質量監測的結果重新分配各地區公立學校的教育經費。如何根據我國的實際情況建立學前教育質量的問責制,還有待于研究和探索。干預體系應該針對各地學前教育質量中存在的問題及其影響因素提出具體的干預方案,并能指導具體的干預過程,如經費的投入、硬件的改善、園長或教師的培訓等。干預涉及到經費來源的問題,最終還得立足于當地財政。

      參考文獻:

      [1]高敬.早期教育質量的重要性、內涵與評價[J].學前教育研究,2011(7).
      [2]沈南山.基礎教育質量監測:學業評價制度分析視角[J].教育科學研究,2010(7).
      [3]衛道治,呂達.英漢教育大詞典[M].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05.114.
      [4][7]周欣.建立全國性學前教育質量監測體系的意義與思路[J].學前教育研究,2012(1).
      [5]葉懷凡.構建農村基礎教育質量保障體系的思考[J].中國農村教育,2007(2).
      [6]辛濤,樂美玲.學前教育質量監測的幾個問題[J].學前教育研究,2013(9).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159彩票{{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