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zigek"></table>
  • <acronym id="zigek"></acronym>
    <big id="zigek"></big>
    <tr id="zigek"><s id="zigek"></s></tr>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教育論文 > 教育教學管理論文

    關于葉理綏教育管理思想的相關探討

    時間:2014-03-15 來源:未知 作者:學術堂 本文字數:4263字

        葉理綏(SergeElisseff,1889-1975)是哈佛燕京學社的第一任社長,也是任期最長的社長。其在任期內對哈佛燕京學社的管理對現今的學校管理很具啟迪意義。在他的管理與配合下,盡管是在抗戰的艱難時期,哈佛燕京學社的各項合作亦能得以正常開展。從他任哈佛燕京學社社長期間對學社的管理來看,他具有學術遠見,學術胸襟開闊,同時以制度化管理學社事務,逐漸建立和不斷健全學社管理制度。在制度的執行上,既嚴格有準則又能做到積極溝通,通過大量的書信與各合作方進行溝通并及時回答和解決合作過程中遇到的問題,使學社得以有效地運轉。哈佛燕京學社早期的學術發展與人才培養上有賴于葉理綏的有效管理。本文嘗試從學術遠見、制度建立以及制度執行三個方面分析葉理綏的教育管理思想。
       
        一、學術遠見:明確的管理目標
       
        葉理綏,是國際著名的漢學家。他的家族原是俄國彼得堡世家,是俄國有名的食品專家。他曾在德國柏林洪堡大學學語言,精通日、法、英、德等語言,在日本語言學、文學、戲劇、音樂、藝術等領域有極高的造詣,并能閱讀漢語古籍,詼諧幽默,口才過人。1931年10月30日哈佛燕京學社董事會通過決議,聘請葉理綏為1932-1933年度哈佛大學訪問教授,并在1934年開始擔任哈佛燕京學社社長,直到1956年離任,社長任期達23年。1956年由社長退休專任教授,1957年返回法國,1975年去世。他是哈佛燕京學社的第一任社長,也是任期最長的社長。
       
        葉理綏的教育管理思想主要集中在擔任哈佛燕京學社社長期間,他在任期間所表現出的學術遠見很是鮮明,這些學術遠見與學術胸襟使得他的教育管理高瞻遠矚,為學社的發展奠定了國際化發展與國際學術前沿的基調。燕京大學與哈佛大學的合作始于1925年為爭取霍爾(Charhall)巨額遺產用于教育事業的專項基金,兩校協議成立哈佛燕京學社開展合作,共同開展中國文化研究(ChineseStudies),并于1928年1月在美國馬薩諸塞州注冊,至今已走過八十多個春秋。哈佛燕京學社今天在國際漢學研究界依然享有較高的學術聲譽,也是東亞圖書收藏的一個重鎮。
       
        有相關研究表明,這一合作初始在哈佛方面的工作并不令人滿意,“哈佛方面的活動不多”(P99),除了剛成立學社時邀請了一些漢學研究名流如伯希和、洪煨蓮和博晨光等到哈佛講學外,一直都沒開展其他活動。但1934年葉理綏到任后,學社工作聲譽日隆,哈佛大學的漢學研究逐漸進入國際學術界的視野。
       
        葉理綏到任后第一亮點是他對學社發展目標的準確定位。他的“哈佛燕京學社的目標”(TheAimsoftheHarvard-YenchingInstitute)可以說是他的管理目標:“在哈佛建立東亞語言文學系;學社為自己的圖書館購買圖書;學社在需要的時候可以向那些準備進行認真系統訓練的人提供研究職位;出版中英文出版物;編寫中國書面語言詞典;派年青人到遠東去完成學術訓練,接受聲名顯赫學者的指導,”
       
        這些目標在當時來說相當具有挑戰性,后來的發展事實說明,恰是這一學術定位為學社后來的發展明確了方向,學社后來的發展事實充分證實了這一學術遠見對學社發展的重大意義。
       
        在哈佛大學成立東亞語言系,使校際合作有具體院系的學術支撐。以學術研究為業的合作載體若能有一實體院系作為支撐,那么便能在更大的程度上為這一學術研究領域提供源源不斷的生源,提供學術研究的后備力量,也能為教師提供發展與交流的學術平臺。葉理綏建立東亞語言系的初衷即在對學社的未來發展提供更多學術支撐、發展學社的工作。這樣,在學社的兩個工作中心里,哈佛有專門的學術系支撐合作中的學生培養與學術研究,燕京大學更是有專門的歷史、國文、哲學等系助推學社發展。
       
        葉理綏認為在哈佛成立東亞語言系對兩校的合作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我希望學社的活動應該馬上在哈佛建立東亞語言文學系,與藝術科學(與文理學院)的其他院系完全平等,該系的目標是通過一系列課程提供科學的、不帶感情色彩的有關東亞的知識,這些知識對遠東研究的未來專家、對遠東感興趣的未來商人、對為了改善自己所生活的世界而擴大知識的一般人都會大有幫助。我相信該系的這一基本目標可以通過三年的強化研究和指導來完成。在這期間,學生應該完成三門中國語言方面的課程、兩門日本語言方面的課程的學習,或者是相反的情況。
       
        這要由學生主要感興趣的問題來決定。此外,他應該修讀歷史、宗教、文學、藝術方面的課程,這些語言文化背景方面的課程是該系的基礎。東亞語言系的成立為學社的中美師生交流提供了更多的空間,東亞語言系幾十年來的發展足可見葉理綏的學術遠見,也正是這一學術遠見為他的管理提供了方向與目標,使合作不斷地向目標靠近。
       
        葉理綏的學術遠見還表現在上任不久便決定在學社出版中英文學術期刊和專著,可以看出葉氏希望通過這一校際合作建成東亞研究中心的努力。專著包括專論系列叢書和東亞研究系列叢書,專論系列叢書出版較早,1935年葉理綏便開始創辦,內容包括東亞的人文、歷史、詩詞、文學、宗教思想等,連續出版了50本以上著作。20世紀50年代后,又出版“哈佛燕京學社東亞研究系列叢書”,包括東亞研究特殊主題的論文集,這一系列叢書都由哈佛大學出版社發行。這一學術傳統一直延續到現在,在國際漢學研究領域占據相當重要的學術地位。1936年,葉理綏提出創辦《哈佛亞洲研究學報》(HarvardJournalofAsiaticStudies)英文期刊,并任期刊主編。“這本雜志將不僅收錄用中文、日文或俄文寫的論文,而且出版全文、譯文和摘要,還將包括最近出版的有關遠東的重要論文和著作的名錄。”這一期刊關注世界的漢學研究動態,既為學社的師生能及時掌握世界學術動態也為國際范圍的中國研究提供學術交流的平臺,期刊早期“以歷史、語言、宗教為主,有不少屬于長篇論文,篇幅動輒一百多頁,差不多是一部專著的份量”,早已成為“代表美國研究東亞人文方面的炙手可熱的學刊”.《哈佛亞洲研究學報》欄目包括“article”、“note”、“review”、“reviewpaper”等方面,尤其注重所刊研究論文的文獻資料,論文的索引往往占有較大的比例,為其他學者進一步研究提供了可能,也體現學報的國際性標準。國際著名的大家如陳寅恪、趙元任、湯用彤、費正清、芮沃壽、海陶瑋等為學報撰文,他們都是中國研究或亞洲研究的翹楚。有學者認為,“今天,沒有一位西方漢學家不把能在《哈佛亞洲學報》上發表論文視為自己學術生涯中的驕傲,而能達到這樣的水準的學術雜志為數并不很多。”《哈佛亞洲研究學報》直到現在也還在國際漢學界占據重要的地位,從中也可看出葉理綏最初對這份研究期刊的學術定位以及他的學術遠見。
       
        哈佛燕京學社的工作在葉理綏的領導下做得有聲有色。東亞語言系通過開設系列的歷史、宗教、文學、藝術方面的課程,并通過相應的外語學習開展研究生教育,學術期刊與學術叢書也直接推進了學社的發展。
       
        二、有章可循:制定管理制度
       
        “學社要求各合作機構每一年度必須提交一份年度財政報告書,詳細說明各方面資金的使用情況。報告必須使用學社規定的年度資金使用報告的格式,列出詳細學社基金開支,此外要附加各個大學總開支、人文學院等各個學院總開支。”這是學社在20世紀40年代對合作政策與管理上的相關陳述。由此可見,年度報告制度是葉理綏上任社長后的一項重要的管理制度。葉理綏憑借其漢學上的學術修養被推薦為哈佛燕京學社的第一任社長,他對中國研究的深入使得他在管理過程中如魚得水。葉理綏上任后圍繞學社的合作目標規范學社管理制度,在學社原有的管理制度上進行了完善和發展,統一年度報告表,完善資金預算申請制度,對學社的人才培養(包括課程與獎學金等)、教學與研究、圖書資料、出版物等合作目標提出具體的管理要求,為下一步工作的開展提供依據。
       
        學社有明確的合作目標,“學社的主要目的是,通過哈佛大學與燕京大學和中國其他學校之間的合作,促進中國文化研究領域和學社托事部批準的其他中國研究領域內的科研、教學和出版工作。”針對學社的合作目標,葉理綏上任后不久,根據學社的合作目標與合作的具體工作內容,首先統一了合作學校的財政年度報告,具體報告格式如下:可以看到,財政年度報告分成兩大部分,分別是經費的收入與支出情況。通過各支出情況,可以分別考察教師工資、中外文圖書資料、出版物、博物館、研究項目、中國研究領域其他支出(含文史哲學各系開銷、學生獎學金、加強本科教學等)。這些項目的評估與他的管理目標相一致,也與學社的合作宗旨相吻合。這些量化性的報告能夠直觀地反映學社合作工作所取得的成績及其不足,并及時在下一步的工作中給予調整。
       
        在具體的工作年度報告中,課程部分的評估包括為本科生開設的課程名稱、開課教師、學分數、開設時間、修讀人數等方面。通過詳細提供這些課程相關數據,能夠直觀地觀測到課程實施的效果,也能夠針對存在的問題提出下一步的改進措施。“在你們1934-1935年的中國研究項目中,你們只開設了三門普通的歷史課程,這就是貴校給學生提供的所有課程嗎?還是另外有其他的課程、在其他院系開設了另外一些有關中國歷史的課程”通過各合作大學提交的工作年度報告,既能對合作工作做出總體評價,也能對具體的課程設置等做出調整與糾正偏差。
       
        學社還有項目申請與資金預算制度、年度報告呈送制度等,從上面一系列的學社制度中可以了解:學社的正常運轉依賴學社良好的運轉制度,由于有這些制度的支持,學社的工作得以有條不紊地進行。除了制定相應的管理制度外,葉理綏在社長任上更是嚴格執行了各項制度。
       
        我們可以從上面葉理綏在哈佛大學成立東亞語言系、豐富圖書館收藏、出版發行連續學術期刊與中英文專著中體察他的學術追求,在他的通盤考慮、嚴中有細的管理方式中體察他的管理風格。難怪有學者評價學社的發展主要緣于葉理綏,學社的活動直到俄國人沙爾治·葉理綏做社長后才略具規模,他視界開闊,長袖善舞,在葉理綏主政時期,哈佛建立了東亞語言系,在美國大學中算是首創的。我們可以從以上書信來往中得到印證。學社的發展既依賴資金的支持,更需要有管理才能和遠見卓識的社長來推動學社的學術發展,資金、制度、人才缺一不可。
       
        參考文獻:

        [1]張鳳。哈佛燕京學社75年的漢學貢獻[J].文史哲,2004,(3):59-69.
        [2]陳毓賢。洪業傳[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1996.
        [3]程章燦。歲月勿勿六十年:由《哈佛亞洲學報》看美國漢學的成長(上)[J].古典文學知識,1997,(1):94-106.
        [4]程章燦。歲月勿勿六十年:由《哈佛亞洲學報》看美國漢學的成長(下)[J].古典文學知識,1997,(2):115-119.
        [5]TheHarvard-YenchingInstituteandtheChristianColleg-esinChina:AStatementofInterestandofPolicy[J].Cambridge,1949:19.
        [6]艾德敷。燕京大學[M].劉天路譯。珠海:珠海出版社,2005.
        [7]陶飛亞,吳梓明。基督教育大學與國學研究[M].福州:福建教育出版社,2000.

      相近分類:教育管理論文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159彩票{{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