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zigek"></table>
  • <acronym id="zigek"></acronym>
    <big id="zigek"></big>
    <tr id="zigek"><s id="zigek"></s></tr>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教育論文 > 教育教學管理論文

    教育經濟與管理學科知識結構有效性分析

    時間:2020-01-18 來源:高等理科教育 作者:李雙龍,陳·巴特爾 本文字數:8833字

    教育管理學論文參考閱讀10篇之第五篇:教育經濟與管理學科知識結構有效性分析

      摘要:教育經濟與管理是一門新型學科, 不論是其學科性質、研究范疇或是研究方法都處于不斷探索發展之中, 而由之所涉及的該門學科的知識結構就更顯薄弱。文章擬從三個維度討論本學科的知識結構:實踐維度, 指的是從哪里來的問題, 即本門學科的知識來源于哪里, 哪些知識可以作為這樣一門學科的內容;價值維度, 是就其有用性而言, 指為什么這些知識成為這一學科的內容;效用維度, 是談這些知識支撐的這一學科, 用什么辦法解決實際問題以及解決了哪些問題。

      關鍵詞:教育; 經濟; 管理; 知識體系;

      Abstract:

      Educational Economy and Management is a new subject, whatever its nature of the subject and research range or methods are in the constant exploration and development progress, and the knowledge structure while involving the discipline is much weaker. This paper intends to discuss the knowledge structure of this subject from the three dimensions: practice dimension refers to where it came from or the source of the subject knowledge or what knowledge can be used as a subject of the contents; value dimension means its usefulness or why these knowledge become the subject of the contents; and utility dimension refers to the subject knowledge support or what measures can be done to solve practical problems or some specific problems.

      Keyword:

      education; economy; management; knowledge system;

    教育管理

      學科的交叉或融合是當代科學發展的一種時代表征。但在這種交叉融合發展的背后卻有著知識支撐力度不足的問題。教育經濟與管理作為一門新型學科, 是由教育學、經濟學與管理學等三門學科交叉而形成的新學科, 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 雖然有了20余年的發展, 但在學科的屬性、研究對象等方面仍有待深入。當前, 學界對于教育經濟與管理這一學科的合理性有著諸多的質疑, 并且在該學科的研究內容、課程結構等方面也有著很大的爭議, "教育經濟與管理學是一門極不成熟的學科, 自產生之日起就一直存在爭議", [1]這極大地影響了該學科的縱深發展。從知識結構的角度去理解這一學科, 特別是在問題意識以及方向定位方面不失為一種途徑。

      一、教育經濟與管理學科性質決定學科知識結構

      近百年來, 學科發展或新型學科在科學發展的大背景下, 由細化、分化走向了整合。起初教育學與經濟學組合形成教育經濟學, 教育學和管理學組合形成教育管理學, 這兩門學科在學科歸屬上都屬于教育學, 當然有的院校將教育管理學也歸入管理學科。在研究旨趣上, 學界一般認為, 教育經濟學主要是研究教育和經濟之間關系的學科, 將教育在經濟和社會發展中的作用、地位與教育支出及其產生的效果作為研究對象。教育管理學主要是研究教育管理過程及其規律的一門科學, 將教育工作的治理及組織領導作為研究內容。從二者一般公認的概念及研究對象來看, 教育經濟學側重教育領域的經濟問題, 并且將教育在經濟社會發展中的地位、作用、效果作為主要研究內容。教育管理學側重宏觀層面的管理過程研究, 廣義的教育管理學是針對國家教育系統的管理活動, 狹義的教育管理學是針對專門的學校教育管理過程。這兩個學科就研究內容來說具有一定的相似性, 即有一定的規律性。這兩門學科可以說是相互并列的學科, 具有相似性, 但共通性不足。教育經濟與管理這一學科是由教育經濟學和教育管理學兩個學科整合而成的, 教育部于上世紀90年代將其作為公共管理一級學科下的二級學科。從這個意義上講, 教育經濟與管理這一學科的設立具有一定的時代性, 而從其學科發展的內在訴求上說, 也是在一定程度上對教育經濟學與教育管理學這兩門學科優勢的整合與研究的突破。

      進行教育經濟與管理這一學科知識結構的建構是這一學科走向成熟的重要任務, 為構建合理的學科知識體系, 以加強學科內涵的建設, 進入新世紀以來, 國內一些高校進行了不懈的探索。北京大學出版了由閔維方教授和丁小浩教授主編的"北京大學教育經濟與管理叢書", 其中包括《大學內部財政分化》《教育投資收益---風險研究》《教育的信息功能與篩選功能》《教育與代際流動》《人力資本、社會資本與職業發展成就》和《在職培訓的投資收益》。不難看出, 北京大學關于教育經濟與管理的學科定位側重于經濟, 因而其知識的選擇與建構自然也是側重于經濟學知識。在華南師范大學該學科于1997年獲得碩士學位授予權, 2003年獲得博士學位授予權, 經過近二十年的發展, 逐漸形成了一定的學科特色, 聚焦于教育領導力的測評理論與應用研究, 突出中小學校長領導力提升的體制與策略研究。側重于研究方法及對領導力的研究是其對該學科的共識。浙江師范大學"一方面, 抓基礎理論建設, 如教育管理原理研究;另一方面, 跟蹤學科前沿, 如教育政策研究、教育管理比較研究;再一方面, 引導學科潮流, 如教育評論研究、教育管理信息系統研究", [2]擁有教育管理原理、高等教育管理和教育管理信息系統三個研究方向。其他如江西省的部分高校雖然也投入了一定的人力物力進行該學科的建設, 但仍然由于學科歸屬感不強, 而致使其在知識結構方面未能繼續深入。顯然在該學科的發展上, 關于其研究范式的確立、學科的歸屬、研究對象的確定, 均在學界存在無法達成共識的問題。特別是學科性質及研究對象、研究內容的難以確定使得其知識的結構自然處于一種"公婆各表其理"的無序狀態, 可以說, 學科性質的模糊以及研究方向的不一, 不僅使得學科知識體系難以完成構建, 也使學科不能向縱深發展。

      學科性質決定了知識的結構, "在知識建構層面, 學科是具有不同目標、方法和目的之知識體系, 且這些知識只存在于某些組織或項目而不屬于其他。"[3]分析學科知識結構的前提是確立學科的性質。一門學科的設置至少受三個方面因素的制約:一是知識本身發展是一門學科發展的內在訴求, 二是行政權力的要求, 三是社會發展的要求。就該學科所要求的知識而言, 無論是教育經濟學或是教育管理學, 其理論素養或知識更新度均已成熟。從行政權力的要求來看, 該學科的設立在很大程度上是希望能培養既懂經濟學理論, 又懂管理學理論的復合型人才, 因而時代性的要求是該學科設立的關鍵因素。從社會發展的要求來看, 教育經濟學與教育管理學就各自研究的內容或領域而言, 均難以完全適應當今社會的發展。"人們試著采用多學科的方法, 特別是結合經濟學和管理學這兩門學科的方法, 去思考和解決復雜的教育問題。實踐證明, 這種操作是有效的。"[4]教育經濟學研究的靜態性特征, 或許只能解決一定時期一定區域教育中的經濟現象, 卻可能無法回答處于動態中的教育領域中的經濟現象。因而, 教育經濟與管理學具有強烈的應用性特征, 同時, 也有管理的一面, 這也決定了其人文的一面, 學科性質決定了該學科的知識選擇與結構。

      二、教育經濟與管理學科知識結構的三個維度

      (一) 實踐維度 (practice)

      "實踐"是一個內涵豐富的概念, 特別是隨著現代西方哲學的轉向, 其內涵也發生了變化。不論是古希臘哲學當中的實踐, 指向人的自身行為, 或是康德哲學中的倫理意義上的實踐指向, 都內含有實踐過程中的"主動性與自覺性"之意。不過, 西方近現代哲學的發展給予實踐概念以新的內涵, 哈貝馬斯從主體間性角度重新解釋了實踐, 而伽達默爾則側重于從現象學角度解釋實踐, 而現象學這一哲學思潮, 其出發點是"原點", 是原初生發的現象本身, 所以伽達默爾的實踐更傾向于一種達到幸福、善及活動目的的行動。這個意義上理解的實踐是指向了合目的性的活動。

      知識來源于經驗, 經驗來源于實踐, 經驗是一種體認, 一種感覺器官得到的一個表象。哲學上講, 經驗是人們在同外在的客觀事物的交往過程中, 通過感覺器官獲得的關于客觀事物的現象和外部聯系的體認。人們感覺到了一種有用的經驗, 后來又對此進行總結, 形成一些看法、理論, 進而達到真理的探討, 這些真理的匯總最后成為知識, 西方經驗主義代表人物如亞里士多德、洛克都將經驗作為知識的來源。

      根據17世紀英國哲學家斯賓塞的看法, 有用的知識, 其首先要做的就是將自身作為某個公式或一種法則予以呈現, 而來自于實踐的經驗是知識的源泉。教育經濟與管理的產生最初也是因為我們在教育中遇到了麻煩, 遇到了新困難、新矛盾, 這些新困難、新矛盾是在新的社會背景中, 特別是在新的教育行政體制的運行中產生的。如教育學中關于教育教學的成本分析, 可以是教育經濟領域研究的范疇, 教育經濟學也準備了自己的理論, 自己解決問題的一套規則, 但這種問題卻是處于不斷變化之中的, 現實的經濟社會發展狀況導致了同樣話題的不同問題, 在這種年年新、日日新的時代中, 這種問題是處于不斷變化之中的, 如果在其中尋求一定的規律是很難的。這必然要求產生新的學科來解決這一問題。

      從實踐維度來看, 其所關注的是知識從何而來及其向何處去的問題, 同時也就指出了知識存在的合法性基礎。從知識的分類來看, 知識有理論知識與實踐知識之分, 理論屬于間接經驗, 實踐知識屬于直接經驗, 間接經驗來源于直接經驗, 直接經驗經過理論的陳述變為間接經驗。理論自然也是經過實踐檢驗而被認可的知識體系。教育實踐過程中的問題、矛盾就是教育經濟與管理學科直接的知識來源, 具體表現為教育實踐、管理實踐, 特別是教育中的經濟問題及管理問題混而雜之的特殊問題。由此形成了教育學原理、管理學原理、經濟學原理, 進而形成了教育經濟學與教育管理學理論。

      (二) 價值維度 (value)

      "價值"就其實質而言就是客體對主體的有用性。中國近三十年來的社會價值觀念已由形而上層面轉入形而下層面, 可以說是走進了人們的"生活世界".生活世界的一個取向是關注個體人的生活, 個體人的周圍世界, 而與人相關的就是實用性。這種變化是一種大的取向, 是實際的生存背景。這種轉向顯然在學術界的理論探討中, 由一種純理論或邏輯的推導, 走向了現實有用性的關注, 目前學界也常用應用研究、行動研究、關注生活等這樣的標題表達這種特征。因而"應用性"就成為一種較為時尚與流行的價值關注特征。不過, 在這樣的語境與思考的思維體系中, 關于一門學科的價值維度的思考, 仍然要予以理論層面的支撐。這涉及進一步的一個問題, 即本土化的價值觀念的理論資源開發問題。而中國本土化價值論, 是學科知識體系架構的本體性基礎, 這既源于學科的理論性來源, 又植根于學科的實踐性指向。教育經濟學、教育管理學從開始就有著西方教育或西方價值文化的立場, 從目前教育經濟與管理學科的發展現狀來看, 還未形成自身的研究領域、研究方向、研究方法, 還是套用教育經濟學與教育管理學的理論及方法。在本土化的理論資源開發前提下, 教育經濟與管理學科不能忽視的現實問題是其面臨的價值走向。

      那么從教育經濟與管理這一學科產生的現實背景而言, 是在行政權力的干預下直接產生的, 帶有很大的緊迫性與倉促性, 起初是為了培訓一批具有實際操作業務的行政管理干部, 以解決教育實際當中經常出現或遇到的一些問題。價值論就其本質而言是直接發生于"主-客"觀念的架構, "從共時態上來看, 價值在元層次上可分為兩個方面, 一是實價方面的結構, 另一個是評價方面的結構。實價關系, 即實際存在, 產生或形成的功能-價值關系, 它構成價值的客觀事實形態, 是價值的本體論基礎, 實價關系由原價體受價體組成。"[5]

      從這一維度架構的知識體系自然是從自身的價值考量出發, 針對客體即外在客觀事物的一種選擇性建構。價值維度考量教育經濟與管理的知識架構, 指出這一學科的價值旨趣, 指的是能干什么、有什么用的問題。從主體來講就是人, 進一步講就是行政部門所要求的這一學科的實際功用有多大、是什么。如果說"教育實踐中遇到了哪些新的問題"是知識的直接來源, 那么其所遇到的那些問題"如何去回應"就是價值維度的學科知識體系。這些問題包括各個類別的、各個層次的, 有教育領域中的經濟問題與管理問題, 更有二者交雜一起的教育領域的對經濟的管理或研究問題。

      (三) 效用維度 (effect)

      "效用"是客體滿足主體的有用性程度, 原初是作為經濟學概念使用的, 是商品滿足人類需求的內在價值, 它是所有對人類有用的商品所共有的一種屬性。休謨認為"所謂'效用'的意思是公共效用---等于現代的'社會效用'或是社會的利益。"[6]效用維度建構學科的知識體系表明的是一門學科的社會效用或本學科的實踐走向, 具體指向這一學科解決了什么問題, 即合乎我們設立學科解決問題的目的。

      一門學科特別是應用性學科, 其存在的必要性前提之一是走向實踐的效果如何。理論知識來源于實踐, 又回歸于實踐, 這種回歸就是運用, 就是所起的效果, 進一步講就是實踐性本身所內含的合目的性。實踐作用的發揮在一定程度上決定著一門學科設立的意義。"實踐理性要求人們結合具體的實踐境況最合適地解決問題, 是一種隨機應變的智慧。"[7]教育經濟與管理學科設立的背景要求這一學科本身要回應, 并且要有效回應社會出現的新問題, 但不論是教育經濟學還是教育管理學, 在回應教育問題的過程中, 似乎處于一種尷尬的境地, 突出的表現為:一是面對新情況、新問題, 兩門學科各自為政, 難以協調;二是二者似乎在其出發點上都存在著技術性路線的傾向, 而更大程度上忽視了其核心的教育的人文性特征。如教育經濟學可以解決教育投入基礎上的教育質量問題, 教育管理學也可以解決完善制度保障下的效率問題, 但往往是學校教育中的效率問題與質量問題難以達到平衡。顯然在我們理解的效用層面上是難以合乎教育者的目的。因而, 教育經濟與管理, 從知識的選擇與架構方面來講, 應以"效用"高度統領學科的建設, 聚焦核心話題, 研究熱點問題, 合乎管理的目的、教育者的目的, 合乎教育的目的。

      學科的建立, 合理的知識體系的架構是其支撐點, 為"使處于離散分布狀態的主客觀知識得到一體化的有序構建, 就需要根據知識信息的相關性原理, 既要發揮知識的自組織功能, 又要發揮知識的他組織功能, 以使知識既能在認知層面上按照一定規則排列成符合用戶體驗需求的功能結構, 又能在物理層面上按照一定規范排列成能體現用戶創造過程的時空結構。"[8]而從實踐維度、價值維度、效用維度建構的教育經濟與管理學科知識體系, 以層層遞進的方式在一定程度上表現出了該學科側重于教育管理的應用性特征。

      三、教育經濟與管理學科知識結構體系有效性分析

      教育部、發改委、財政部于2013年3月聯合下發了《關于深化研究生教育改革的意見》, 要求"完善以提高創新能力為目標的學術學位研究生培養模式。促進課程學習和科學研究的有機結合, 強化創新能力培養, 探索形成各具特色的培養模式。"[9]南開大學也于2013年12月啟動了研究生培養方案的修訂工作, 頒布了《南開大學關于修訂研究生培養方案的指導意見 (2013年) 》, 要求各學科"在剖析國內外相關學校培養方案的基礎上, 分析已有培養方案的優勢與不足, 把握學科發展的主流與趨勢, 并結合我校的實際情況, 統籌安排碩士和博士階段。"[10]南開大學教育經濟與管理學科在國家及學校相關文件指導下, 形成了較為鮮明的特色。

      (一) 創建世界一流和高層次學科知識結構的目標定位

      南開大學于2005年開辦教育經濟與管理碩士專業, 后增設博士專業, 屬于教育經濟與管理學科。該專業經過十余年的發展, 已形成較為鮮明特色的人才培養模式。其培養目標的定位是:為適應現代社會發展需要, 培養專門的高級復合型人才。培養模式:一是二年制碩士培養模式, 即該碩士專業學制為兩年, 一年為理論學習, 一年為實踐實訓, 包括學位論文寫作;二是"2+3"培養模式, 即2年碩士, 3年博士, 該專業碩士學生達到一定條件, 可以直接申請碩博連讀。培養目標與人才培養模式決定了南開大學教育經濟與管理專業的課程知識結構。

      (二) 注重實踐來源、價值取向、效用評判三結合的知識結構

      知識結構"是客觀實踐的產物, 是指由個人所擁有的各種知識在其大腦中的構成狀況與結合方式而構成的一個有序列、有層次的整體復合信息系統。"[11]它是個體在內外作用影響下, 自身生理上所形成的一種記憶獲取系統。而作為學科的知識結構, 包含有兩個取向, 一是個體取向的知識, 二是社會取向的知識, 即既包含了個體自身擁有的知識, 也包含了服務社會所應具備的知識。由知識結構內涵來看, 第一層級:實踐層面上形成的基礎理論知識, 指的是知識來源于何處, 為什么要求有這樣的知識。第二層級:價值層面上形成的工具性知識, 能解決什么問題, 解決哪些領域的問題。包括學科基礎知識、專業核心知識和學科前沿知識。第三層級:效用層面上形成的評價性知識, 指解決了什么問題, 效果的評價。

      第一層級的知識結構, 包括高等教育學原理、中外高等教育史、教育社會學, 這類知識是基礎, 是整個學科的基石, 所含知識要求相對較為豐富。同時這一學科的社會性與人文性決定了其所要求培養的人才是基礎扎實的復合型人才。從知識來源講, 教育實踐、管理實踐是教育經濟與管理學科得以確立的本體性根據。教育實踐的豐富性與管理實踐的復雜性體現著社會的屬性, 顯然是這一學科知識的直接來源。教育社會學是從社會學視角研究教育學的一類知識, 而高等教育學原理是研究高等教育現象及其規律的一類知識, 南開大學將這兩類知識作為教育經濟與管理學科賴以支撐的合法性知識, 使得學科的存在與發展有了鮮明的特色。

      第二層級是工具性知識, 碩士階段課程有高等教育管理學、課程與教學論、教學實踐, 博士階段課程有教育經濟學、教育管理學、大學治理、高等教育多樣性。這類知識體現了南開大學教育經濟與管理專業的復合型定位, 一是側重于管理領域的理論學習, 二是注重學生實際的未來走向, 即部分學生會走向教學崗位, 同時高等教育多樣性課程體現了學科前沿知識, 及時追蹤國際國內學科前沿, 特別要關注教育領域變革的國際趨勢。

      第三層級的知識結構, 是效用維度的評價性知識, 開設有學術論文寫作、教育研究方法與教育統計學、中外教育比較研究等課程。體現了該學科知識結構的效用維度:一是學術性寫作訓練, 扎實提高寫作水平;二是借鑒, 洋為中用, 中外教育比較研究, 從比較中得出有益的經驗或啟示;三是運用多種研究方法, 在教育領域調研, 在社會層面調研, 多渠道、多路徑發現教育實踐中存在的問題。因此作為應用性極強的教育經濟與管理學科, 理應將效用維度的知識結構作為重要內容, 這是學科自身內在價值的體現, 也是回應社會關切的體現。

      (三) 建設成效及評述

      一門學科知識結構的建構是一個長期的、動態的復雜過程, 如何做到既能培養學生的自主創新能力, 又能更切合學科發展定位, 是一項重要課題。南開大學教育經濟與管理專業課程設置具有較強的針對性及現實性。既針對當今社會對該類人才的現實需求, 又面向學生本身未來發展的需要。這一知識結構體系明顯體現了兩大特征:第一特征是有較高的起點與定位, 培養學生較強的獨立性。南開大學教育經濟與管理專業碩士階段招生規模每年維持在8人左右, 博士階段招生每年維持在3人左右。碩士畢業的學生一般會選擇:一是申請博士連讀, 二是自主創業。這種學生不拘一格自主選擇發展方向的獨立性體現著南開大學該專業人才培養的定位不再是管理領域或教育領域的單項選擇。第二特征是以較強的理論, 培養學生扎實的實踐能力。二年制的碩士階段, 分為基本理論學習階段與實踐實訓階段, 這一模式的優勢在于縮短了在校時間, 達到了即學即用即悟, 增強了學生的實踐能力, 同時又使得博士階段的學習有了連續性。

      雖然南開大學教育經濟與管理專業招生規模還有待擴大, 開設時間也不長, 但卻符合時代發展的定位, 走出了具有新型學科特色的人才培養模式。教育經濟與管理作為一門新型的交叉學科, 既不同于教育經濟學學科, 也不同于教育管理學學科, 在知識結構的要求上自然有著不同的要求。就本學科的知識結構而言, 目前學界由于在定位、研究方法等層面還沒有形成共識, 因而也還沒有深入的探討, 多是套用某一學科的知識結構。從系統論而言, 一個系統都是由若干部分組成的, 并且每一部分在整個系統中的地位所發揮的作用是不同的。在本文建構的知識結構中, 三個維度, 三個層級, 每一層級知識所達到的人才培養要求是不同的:第一層級是基礎, 奠定學習者的基本理論, 而這些理論是學習者從事管理工作的基本理論素養;第二層級是核心, 是從事未來工作所應掌握的專業知識;第三層級是效用, 如何去評價自身以及他者。

      參考文獻
      [1]李紅梅。教育經濟與管理學科屬性與發展[J].中山大學學報論叢, 2007, 27 (11) :354-355.
      [2] 楊天平。關于加強教育經濟與管理重點學科建設的研究與實踐[J].浙江教育科學, 2003 (1) :55-57.
      [3]MANZON M.Disciplines and fields in academic discourse[J].Cerc Studies in Comparative Education, 2011 (29) :13-36.
      [4]婁成武, 史萬兵。教育經濟與管理[M].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 2008:8.
      [5]袁詩弟。論生活價值論的重建[J].四川大學學報 (哲學社會科學版) , 2006 (6) :36-42.
      [6] 康芒斯。制度經濟學:上[M].北京:商務印書館, 1997:170.
      [7]王鶴巖, 李學麗。實踐概念內涵的人學意義探析[J].學習與探索, 2006 (6) :46-49.
      [8]姜永常。知識構建成長與協同知識構建產生的科學理論闡釋[J].情報理論與實踐, 2006, 39 (1) :32-37.
      [9] 教育部國家發展改革委財政部關于深化研究生教育改革的意見[EB/OL]. (2013-03-29) [2017-04-30].http://www.moe.edu.cn/publicfiles/business/htmlfiles/moe/A22_zcwj/201307/154118.htlml.
      [10] 南開大學研究生院。南開大學關于修訂研究生培養方案的指導意見 (2013年) [M].天津:南開大學出版社, 2013:1-3.
      [11]張大玲。對合理知識結構的再分析及圓錐體型知識結構的提出[J].甘肅聯合大學學報 (社會科學版) , 2007, 23 (3) :113-116.

    點擊查看>>教育管理學論文(推薦10篇)其他文章
      李雙龍,陳·巴特爾.教育經濟與管理學科知識結構有效性分析[J].高等理科教育,2018(01):73-78.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159彩票{{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