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zigek"></table>
  • <acronym id="zigek"></acronym>
    <big id="zigek"></big>
    <tr id="zigek"><s id="zigek"></s></tr>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政治論文 > 政治學論文

    當代條件下烏托邦精神的全面解讀

    時間:2015-11-28 來源:未知 作者:小韓 本文字數:3946字

      “當今的時代是一個烏托邦精神已經死亡的時代。過去的烏托邦一個個失去了它們神秘的光環,而新的、能鼓舞、激勵人們為之奮斗的烏托邦再也不會產生。這正是我們這個時代的悲劇。”[1]為了把“悲劇”轉化為“喜劇”,或者在一定程度上減輕悲劇的負面影響,更為了讓人們重新重視烏托邦精神,我們迫切需要在當代條件下對烏托邦精神進行一番全新的解讀。

      一、烏托邦與烏托邦精神

      1.烏托邦的起源

      “烏托邦”一詞最早被人們所熟知,得益于16世紀初英國著名政治學家托馬斯·莫爾發表的著作《烏托邦》,莫爾在書中首先對現實社會中資本主義原始積累的罪惡進行了強有力的揭露和批判,其次描述了一個正義、公平、和諧、自由、平等的理想社會。由于莫爾的構想缺乏科學的基礎,未能找到變革舊社會和實現新社會的社會力量和途徑,所以其描述的理想社會也就只能陷入空想,“烏托邦”就成了空想社會主義的同義語。

      2.烏托邦與烏托邦精神

      烏托邦的含義我們可以從積極和消極兩個維度去分析。
      
      從積極意義來講,烏托邦作為一種理想的訴求,是因不滿足于社會現狀,而勇于進取和批判,以期超越現實的精神,是渴望建立一個人人向往的理想社會,并對未來世界有著良性期盼的意識,同時它也是社會向前發展的不竭動力。

      從消極意義來講,烏托邦則經常與空想、幻想相聯系,意為永遠不可能實現的甚至是墮落的一種狀態。起初莫爾就把烏托邦看作是在現實中找不到原型的地方,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因此,烏托邦就與空想有了說不清的關系。而作為本文中所要討論的“烏托邦精神”,則主要側重于積極層面上的烏托邦。在新的時代條件下,有方向、有立場地重新解讀烏托邦精神,有助于我們打破傳統觀念,沖破烏托邦負面影響的僵化思維,全方位多角度地了解烏托邦精神。

      二、烏托邦精神在當代的新解讀

      1.烏托邦精神是科學社會主義學說的思想源泉

      烏托邦精神作為一種理想的表達,是雖然目前尚不存在,但人們期望在未來能夠得以實現的愿景。

      在這個意義上,無論是空想社會主義者的積極成果,或者是科學社會主義繼承的空想社會主義思想,與烏托邦精神在某種程度上都是一致的。它們擁有同樣的出發點--對現實資本主義社會的種種不滿:資本主義社會經濟上的私有制造成勞動者貧困和受壓迫,政治上充滿不公正性和欺騙性,利己主義思想彌漫著整個社會等等,同時又擁有一致的目標----推翻資本主義社會,建立一個消滅三大差別,沒有剝削沒有壓迫,生產力快速發展,生產資料公有,人人得以全面發展的,自由平等和諧的理想社會。

      馬克思主義在關于共產主義的描述中,提出要建立這樣一個聯合體,“代替那存在著階級和階級對立的資產階級舊社會的,將是這樣一個聯合體,在那里,每個人的自由發展是一切人的自由發展的條件。”[2]理想的魅力與現實的殘酷的鮮明對比,給了奮斗中的人們以希冀,以動力,并且指明了前進的方向。在這個意義上,也可以說共產主義是馬恩自身烏托邦精神批判地繼承,把其放在具體的歷史的條件下,給予創新性的發展而得出來的必然結論。

      烏托邦精神是一個關于未來社會近乎完美的夢想,而偉大的事業源于偉大的夢想,有了夢想,人們才有了為之奮斗的目標。努力實現共產主義偉大理想,落實到中國現階段,那就是實現國家富強、民族振興、人民幸福的中國夢,中國夢歸根到底又是人民的夢,我們所做的一切都要著眼于讓人民過上更加幸福和有尊嚴的生活,同時實現中國夢又需要我們共同奮斗,共擔責任,這又與烏托邦精神作為一種理想的激勵作用不謀而合。

      2.烏托邦精神是中國古代到近現代社會不斷向前發展的動力

      在中國的封建社會,農民深受國家和地主階級的雙重壓迫,過著十分貧窮困苦的奴隸式生活,“取倍稱之息;于是有賣田宅,鬻子孫,以償債者”的現象非常普遍,在這樣的封建制度下,農民沒有任何人身自由可言,有時連最基本的生存權利也會被剝奪,這個時候往往是農民被迫起義的高發期。但是由于以家庭為單位的自給自足的小農經濟的長期發展,造成我國農民分布比較分散,相互間又缺乏交流,封閉性強,沒有新的生產力和生產關系的有力支撐,同時又受制于儒家文化中的三綱五常,封建等級制度森嚴,順民意識深入骨髓,沒有新的階級力量的融入,也沒有先進政黨的領導,所以農民起義都以失敗告終,他們最大的意義就是作為改朝換代的工具而存在。

      這種情況,直到近百年來,才發生新的變化。

      十月革命的一聲炮響,為中國送來了馬克思列寧主義。中國的先進知識分子,在馬克思主義的指導下,成立了中國共產黨,并結合中國具體的實際情況,領導中國人民開展反對帝國主義和封建主義的斗爭,并最終推翻三座大山,取得了新民主主義革命的勝利,建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

      為什么在馬克思主義指導下的中國共產黨能夠最終取得勝利?拋開中國共產黨的先進性等等不談,單從思想層面上來說,是因為馬克思主義具有鮮明的科學性和真理性,是隨著實踐發展而不斷豐富和完善的科學體系,它所描述的關于未來共產主義社會的藍圖能夠給苦難中的中國人民送去希望,帶來動力,促使中國人民能夠團結起來,為了理想中的烏托邦社會(積極意義上)而努力奮斗。

      3.烏托邦精神是治理中國現實社會問題的良藥

      布洛赫認為,“在人的夢想中,有一種躍出黑暗、朝向光明的力量,它躁動著、發酵著,不是朝向后面,而是指向前方,不是退縮到暖昧的月光中去,而是刺破黑暗、沖向光明,不是重復,而是不斷開始新生活。”[3]烏托邦精神就是這樣一種力量,它源于對現實的不滿,但烏托邦精神的存在又為批判現實世界提供了標準和依據。所以說,烏托邦精神本質上是一種批判精神,反思精神,超越精神。自從人類擁有了這樣一種批判精神,就仿佛掌握了延續生命的火種,它有力地推動著整個人類社會不斷地向前邁進。

      古希臘哲學家蘇格拉底曾說:“國家好比一匹碩大的駿馬,可是由于太大,行動迂緩不靈,需要一只牛虻叮叮它,使它的精神煥發起來。我就是神賜給這個國家的牛虻,隨時隨地緊跟著你們,鼓勵你們,說服你們,責備你們。”[4]批判精神就像蘇格拉底所說的牛虻一樣,它通過不斷的刺激,激發一個國家,一個民族持續向前發展的動力。

      當代的中國,伴隨著經濟的高速發展滋生了許多問題:“一切向錢看”的拜金主義與奢靡浮華的享樂主義盛行;過度商品化的浪潮中,我們不再渴求能夠建立道德高標,只求能夠守住底線道德;實用主義也在社會中謀得一席之地;功利主義彌漫著整個社會等等,正是在這樣的社會環境下,有多少人不是為了生存而生存,又有多少人能夠騰出時間去思考生命的真諦。

      用批判的精神看待當代中國的社會問題,把烏托邦精神作為批判現實社會的標準和尺度,就好比拿著放大鏡查找問題,可以更容易、更清晰地從理想與現實的差距中發現問題,從而更有針對性地分析和解決問題,如此循環往復,社會主義的中國就會愈來愈趨近于烏托邦精神中的理想社會。

      4.烏托邦精神是實現未來社會所要達到的狀態的動力

      要理解這一觀點,首先要對未來社會有一定的了解。馬克思在論述未來共產主義社會時指出,共產主義革命就是要同傳統的所有制關系和資產階級私有制及私有制相聯系的觀念實行最徹底的決裂。兩個最徹底決裂的思想,給正處在水深火熱狀態下的工人送去了希望,工人們跟著馬克思奮斗的時候能夠有所期盼,因為只要進行共產主義革命,就有可能實現自身命運的大逆轉;而實現這種逆轉,正是工人們心中所向往的烏托邦,而只有希望實現的烏托邦,才能夠提供源源不斷的動力。為什么?因為烏托邦精神不在于能夠對未來社會的方方面面有一個全面的規劃而供后人去遵循,而在于它能夠描繪出一幅關于未來社會美妙的藍圖,給人指以方向,讓人們感覺“可望”又“可及”,能夠有希望、有信心去實現它,從而調動人們的積極性為了這個憧憬去奮斗。

      其次要深入地了解烏托邦精神是未來社會的動力,還必須對“人”的問題進行一番說明。人與動物最大的差別就在于人是有意識的,有思想的,人的意識或思想代替了與動物共同的本能。正如帕斯卡爾所言,人在自然屬性上雖然脆弱的如一根蘆葦,但他確實又是一根有思想的蘆葦。

      作為一個有思想的存在,人總是會努力向好的方向,向高處去發展,去追求,去超越,這已然成為一種需要。根據美國社會心理學家馬斯洛的需求層次理論,自我實現的需要是金字塔的頂峰,是每個人所積極追求的,而如何到達峰頂,則需要我們時刻懷有一種烏托邦的精神,沸騰身體里的血液,展現生命的活力,保持一種積極的心態,執著追求燦爛的人生。

      三、烏托邦精神落實到實處的幾點思考

      烏托邦精神作為一種實現理想社會的動力,源于對現實社會、現實生活的不滿,作為一種意識、精神、勇氣和激情,又必須服務于現實生活,把精神變為物質,把理論變為實踐,否則只會是毫無意義的空想。

      究竟如何把烏托邦精神落實到實處,需要注意以下幾個方面:

      首先,烏托邦精神雖來源于實踐,但絕不是僵化的教條,應該立足于實踐的同時用發展的觀點,具體問題具體分析,把烏托邦精神與鮮活的現實相結合,隨著現實社會的變化不斷做出調整和改進,豐富其內涵,只有這樣,烏托邦精神才能夠引導人類社會朝著正確的方向發展。

      其次,烏托邦精神本質上是一種批判的精神,我們不僅需要以其為工具批判地看待其它問題,還要用一種批判的眼光去看待烏托邦精神本身,對烏托邦精神本身開展“自我批評”,克服、糾正烏托邦精神存在的缺點和錯誤,以便于我們更好地前進。

      最后,創新是一個民族進步的靈魂,是一個國家興旺發達的不竭動力。烏托邦精神應該立足現實,但又不被現實束縛,敢于不斷突破常規,突破舊的思維定勢,突破舊的常規戒律,在新的形勢下實現新的發展。

      參考文獻:

      [1]章國鋒。伽達默爾論后現代主義[J].世界文學,1991,(2)。
      [2]中共中央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著作編譯局。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一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
      [3]Ernst Bloch. The Spirit of Utopia. Trans. Anthony Nassar,1
      [4]北京大學哲學系外國哲學史教研室。西方哲學原著選讀[M].北京:商務印書館,1988.

        相關內容推薦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159彩票{{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