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zigek"></table>
  • <acronym id="zigek"></acronym>
    <big id="zigek"></big>
    <tr id="zigek"><s id="zigek"></s></tr>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政治論文 > 政治學論文

    我國為什么不能搞“民主社會主義”

    時間:2015-01-20 來源:未知 作者:小韓 本文字數:6017字
    論文摘要

      近年來,“民主社會主義”在我國贏得了大批的支持者,對我國的主流意識形態———科學社會主義形成了強有力的沖擊。其理論界碑是2007年《炎黃春秋》第2期發表的前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謝濤題為《民主社會主義模式與中國前途》的文章,謝文所強調的“只有民主社會主義才能救中國”的命題引發了社會的廣泛關注。李長春同志在紀念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三十周年理論研討會上提出了“六個為什么”,其中重點談到了我國不能搞“民主社會主義”。那么,我們為什么不能搞“民主社會主義”,“民主社會主義”為什么不能救中國,這是亟需回答的理論問題和時代課題。

      1.“民主社會主義”不適合我國的具體國情

      1.1 經濟基礎薄弱

      我國的國民生產總值雖然已經躍居世界第二位,但我國是個發展中國家,還處于并將長期處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基本國情沒有變。我國經濟基礎十分薄弱,突出表現為我國東部發達地區與中西部不發達地區的差距很大,且這種差距呈現不斷拉大的趨勢;城鄉勞動力轉移所帶來的二極對立,致使城市迅速擴容,發展勢頭強勁,而在鄉村居住的則以老人、兒童和婦女等留守者為主,鄉村經濟發展日漸衰落,城鄉矛盾尖銳化等等。我們看到的往往是東部地區和城市的富足與繁榮,而較少關注中西部地區和鄉村的貧窮與沒落。地區之間、城鄉之間的矛盾與差距讓我國的經濟處在十分脆弱的斷裂帶上。“民主社會主義”的顯著特點之一是施行高福利的社會制度。不顧實際國情,盲目地提高公民的社會福利,會給國家發展帶來隱患。“從搖籃到墳墓”看上去很好,但高福利的背后是高稅收。就在謝濤提出“民主社會主義救國論”的2007年,歐盟的稅收占到了國民生產總值的39.8%,這比美國和日本的可比數據高出大約12個百分點,因而其有條件推行從公民出生到死亡包下來的社會福利制度。歐洲在保持著高昂的稅收規模的同時,也保持著全球數一數二的個人所得稅稅率。歐洲的個人所得稅普遍很高,意大利、德國、法國的最高個人所得稅稅率均逾40%,相比之下,我國的個人所得稅平均稅率只有10%[1]。要想推行高福利的社會制度,就需要提高人民的稅收,而這會極大地增加人民的負擔。此外,國家福利水平一旦提高,就很難降下來。

      國家福利關乎公民的生、老、病、死,公民一旦享受福利的習慣已經養成,要拿回屬于他們的福利,就是一件難于登天的事情了。在經濟基礎原本就很脆弱,靠增加人民稅收提高的社會福利,一旦國家經濟遭遇波折,不得已降低時,就勢必遭致人民的強烈不滿,甚至引發社會的嚴重動蕩。

      1.2 國民素質偏低

      晚清梁啟超赴美考察的結論是國人素質太低,應提高素質而非革命。魯迅用批判的方式改造國民的“劣根性”,但時至今日仍改觀不大。“丑陋的中國人”,是很多外國人對國人的看法。“共同道德論”是“民主社會主義”的理論基礎,“民主社會主義”將社會主義的實現寄希望于人民的人道主義意識和道德自律,將人道主義意識和道德自律作為實現社會主義的目的和手段。這在民眾受教育程度較高、社會發展較為成熟的西歐和北美是可能的,而在國民素質還有待提升、社會發展相對滯后的中國則是不現實的。社會主義在我國的發展,最好的方式是在大力發展生產力、提升國民經濟水平的同時,提高國民的整體素質。而提高國民素質的重點在農民。馬克思看待農民是保守甚至反動的;列寧則干脆說在農民國家里必須依靠少數最先進的工人階級進行革命;毛澤東的理論體系里提出革命要以工農為基礎。中共建政以后,需要被改造的社會階層也是要向工人和貧下中農去學習。這種變化,其實正是毛澤東個人的發展和創造,并在其后將之運用到中國革命和建設的過程中[2]。我們發展社會主義,實現共產主義,必須要團結農民的力量才能成為現實,農民永遠是我們的同盟軍。然而,農民階級的素質也是提升國民整體素質中最薄弱的一環。

      1.3 市民社會缺位

      “市民社會”也稱“公民社會”,指的是圍繞共同的利益、目的和價值上的非強制性的集體行為。市民社會不屬于政府的一部分,也不屬于盈利的私營經濟的一部分。換言之,它是處于“公”與“私”之間的一個領域。

      通常而言,它包括了那些為了社會的特定需要,為了公眾的利益而行動的組織,諸如慈善團體、非政府組織(NGO)、社區組織、專業協會、工會等等。市民社會在推行“民主社會主義”的國家中發揮著不可替代的作用,如瑞典的工會聯盟、德國的工人聯合會等對市場和政府權力都能起到限制作用。在我國,市民社會嚴重缺位,其發展、壯大還需要相當長的歷史過程。如果在此之前就超階級地推行全民普選制,搞所謂的“民主社會主義”,帶來的直接惡果將是街頭民粹政治盛行。過早地讓代表底層勞工利益的政治家上臺執掌政權,并推行高福利政策,會導致平等化的速度太快,從而掉入“拉美陷阱”不能自拔。這種表面上是以人民為核心,而實際上缺乏公民個人尊嚴和個人基本權利的觀念會將國家經濟拉入死胡同,我國的社會生產率會因此而嚴重下降,社會經濟出現大滑坡,失業率飆升等等,終將會成為因底層民眾利益受損而告失敗的鬧劇。

      2.“民主社會主義”不符合我黨的終極追求

      2.1 消滅私有制

      我黨的終極追求是消滅私有制,消滅剝削、消滅壓迫,實現全人類的解放。不消滅私有制,沒有生產資料者就要忍受生產資料所有者的剝削與壓迫。我黨之所以要進行社會主義革命,就是要把人從私有制的壓迫下解放出來,使人真正成為人。“民主社會主義”從誕生以來就不強調消滅私有制,譬如蒲魯東指出:“任何已投放的資本都應該不斷地以利息的形式歸還資本家,這是一條社會經濟規律。累進稅制是根本違背這條規律的,因為征收累進稅的結果使資本利息減少到這樣一種程度,就是只要創辦企業就一定要損失一部分甚至全部的投資。”

      即認為資本家作為生產資料的所有者應該憑借資本獲取利息,這是有一定合理性的。在生產力不發達、人們精神境界還不高的歷史階段,私有制的存在是有必要的。在對待私有制的問題上,“民主社會主義”主張以對經濟的民主監督取代消滅私有制。我們不能肯定“民主社會主義”有關私有制的看法是錯誤的,然而這種看法是片面的、狹隘的,它未能站在人類歷史發展的高度,審視民主監督作用范圍的有效性以及私有制的不足。我國現在也重視資本主義的經濟成分,甚至我黨也允許資本家加入組織。這絕不是說我黨的性質就改變了,我黨的終極追求就改變了。我黨消滅私有制的目標永遠不會改變,改變的是對資本的態度以及與資本家的關系。只有以正確的態度面對資本,處理好與資本家的關系,我們才更容易接近消滅私有制的目標。

      2.2 工人階級的社會解放

      我黨的性質是工人階級的政黨,致力于實現工人階級的社會解放。“民主社會主義”政黨的典型代表是瑞典社會民主主義工人黨,在1889年成立之初,曾將自己的政黨性質定位為“工人階級的政黨”。1897年瑞典社會民主黨在全國第四次代表大會上通過的“黨綱”宣告:社會民主黨不同于任何其他政黨,旨在徹底改造資本主義的經濟組織,實現工人階級的徹底解放。然而,在1944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時,社民黨通過的“戰后綱領”卻沒有再提“實現工人階級的社會解放”,與此同時,該黨也不再反對資本主義私有制。2001年11月6日,瑞典社民黨通過了“第八份黨綱”,在這份洋洋近四萬言的“黨綱”中,對黨的階級屬性始終諱莫如深。如,瑞典社會民主黨是“始終代表勞動者的利益,反對資本主義的政黨,始終是資本對經濟和社會進行統治的反對者”等等。近年來,在瑞典社民黨領導人的講話中,多次強調了該黨是跨越階級與集團利益的多元化“現代政黨”,表明其已放棄了工人階級政黨的傳統立場。我國憲法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工人階級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人民民主專政的社會主義國家。”

      中國共產黨章程也載明,中國共產黨是中國工人階級的先鋒隊,是工人階級利益的代言人,為之奮斗的目標就是要實現工人階級的社會解放。因此,“民主社會主義”作為放棄代表工人階級利益的派別,是不可能作為我黨主導思想的。

      2.3 實現共產主義

      我黨的奮斗目標是實現共產主義,而“民主社會主義”認為不存在社會發展的終極目標,因此也否定共產主義。筆者贊同“民主社會主義”對社會發展終極目標的分析,人類社會在實現共產主義以后是否還會有新的、更高級的社會形態出現,是需要經過科學論證和實踐檢驗的,盲目地將共產主義作為終極目標的想法是欠妥的。然而,否定共產主義能夠實現也是不符合人類歷史發展規律的。共產主義是憧憬到達的彼岸世界。在共產主義社會中,社會生產力高度發展,勞動生產率極大提高,人人“各盡所能、按需分配”,那里沒有階級,沒有國家,每個人都獲得了自由而全面的發展。只要我們堅持公有制的主體地位,實現工人階級的社會解放,最終消滅階級、消滅私有制,共產主義就一定能夠實現。

      然而,“民主社會主義”卻誤讀了共產主義,甚至將其視為帝國主義的幫兇,將其視為人民失去自由的罪魁禍首。《法蘭克福聲明》指出:“共產主義造成了國際勞工運動的分裂,并使許多國家中的社會主義實現推遲了幾十年。國際共產主義是帝國主義的工具。不論在什么地方,只要它獲得政權,它就破壞自由和獲得自由的機會”。“民主社會主義”所看到的實質上是蘇聯模式的社會主義,而不是未來共產主義的真正圖景。因此,我們不能以一個誤讀了馬克思主義的思潮作為我們的理論和行動指南,而忘卻了不懈奮斗的目標。

      3.“民主社會主義”不能滿足人民的利益訴求

      3.1 意識形態多元無法凝聚共識

      沒有主導的意識形態將會造成思想混亂。我國的陸地領土面積相當于整個歐洲,地域廣袤、民族文化各異,難以避免社會矛盾和文化沖突。減少社會矛盾、各民族和睦相處的最好方法是凝聚思想共識,而前提是要有一個大眾普遍認可的、一元主導的價值觀。在我國,這個主流價值觀就是馬克思主義。馬克思主義傳入中國后,人民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人民秉持其締造了新中國,迎來了中華崛起的新曙光。在我國,如果搞指導思想多元化,造成的直接惡果將是思想混亂,最終很可能會走上亡黨亡國的不歸路。“民主社會主義”堅持兼容并包的指導思想,但凡有利于其執政黨建設的思想都可以為其所有,如考茨基在所著的《唯物史觀》中就指出:“社會民主黨對每一個愿意為無產階級的解放斗爭,為反對任何壓迫和剝削進行斗爭的人都是開放的,而不管那個人在理論上如何來論證他的這種意見,是根據唯物主義、康德主義、基督教義或別的什么學說。”

      筆者認為,在歐洲大陸地域較小、人口較少的國家中堅持意識形態多元化是有一定科學性和合理性的。即便是通過實踐證明該指導思想不適用于本國國情,也有能力將其歸入正途。而在幅員遼闊、人口眾多的我國,一旦指導思想有偏頗,將會對國家的經濟發展和社會穩定繁榮帶來嚴重的負面影響。因此,意識形態一元主導是符合我國基本國情的。然而,堅持馬克思主義的主導地位絕不意味著我們就不容許有不同于主流意識形態的聲音。在意識形態一元主導的前提下,鼓勵和支持各種思想文化爭奇斗艷,是我黨一貫堅持的方針。

      3.2 改良主義無法應對復雜的國際國內環境

      在我國,工人階級是通過暴力革命上升為統治階級的。在革命取得勝利后的今天,暴力手段還需不需要是一個人們熱議的話題。事實上,我國當今仍面臨著嚴峻、復雜的國際國內環境。如國際的南海主權爭端、釣魚島問題等等,國內的2013年4月23日發生的“新疆巴楚暴力恐怖事件”,2013年10月28日發生的“吉普車沖撞天安門金水橋事件”,等等。應對復雜的國際國內環境,暴力手段仍不失為我們解決問題的有效方式之一。而凡此種種的國內外問題,靠改良在短期內是無濟于事的,在某種程度上,還會惡化事態的發展,加劇人民的恐慌。“民主社會主義”主張漸變式的社會變革,反對用暴力手段解決問題,他們認為暴力只會導致流血和獨裁。1951年社會黨國際成立之初,其《綱領》中就載明“社會黨人的奮斗目標,是用民主的方法建立一個自由的新社會”,“社會主義只有通過民主才能達到”。

      通過民主改良走向社會主義,是“民主社會主義”的基本路線。誠然,暴力手段是人人都厭惡的處理問題的方式,然而無產階級使用暴力手段的目的是為了換取和平。不使用暴力,我們就打不跑蹂躪華夏大地的侵略者;不使用暴力,我們就推不翻根深蒂固的封建統治和腐化盛行的國民政府;不使用暴力,我們就無法將分裂國家的恐怖分子繩之以法。因此,我們應對復雜的國內外環境的手段之一是武裝暴力。單純地依靠漸變式的改良,到頭來只會誤國誤民。

      3.3 倫理社會主義不利于深化改革開放

      “倫理社會主義”是馬克思主義與“民主社會主義”的原則界限。“民主社會主義”將人的欲望、精神、理念看作社會生活的本質和社會發展的動力[7]。他們認為社會主義問題首先不是經濟問題,而是道德問題、倫理問題、精神生活問題。為了實現社會主義,首先需要的并不是改造經濟、消滅生產資料私有制和建立社會主義公有制,而是改造法權、實現倫理的社會主義原則[8]。他們認為馬克思的理論形成于動蕩的年代,馬克思所關心的只是“肚子問題”,抨擊唯物主義低估了倫理原則的作用。我們從鄧小平1992年南方談話起強調“兩手抓,兩手都要硬”,到如今習近平總書記提出“兩手抓、兩不誤、兩促進”,中央對物質文明建設和精神文明建設的重視從未放松過,然而我國卻確實存在著經濟發展迅速、精神文明建設發展遲緩的現象。我們有必要對當前社會上出現的道德滑坡、價值觀失范等問題進行深刻反思。然而,“民主社會主義”所信奉的“倫理社會主義”,實質上是主張先進行思想道德建設,而后再考慮社會經濟建設,這對于改革開放進展得如火如荼的我國而言是不適用的。我們必須清醒地認識到人類社會發展的動力是處理好社會基本矛盾,而不是人的欲望、精神和理念。深化改革開放的關鍵是處理好我國落后的生產力同人民日益增長的物質文化需要之間的矛盾,深化改革開放就要貫徹好習總書記所倡導的“兩手抓、兩不誤、兩促進”。

      4.結論

      “民主社會主義”思潮在我國之所以有著旺盛的生命力,甚至有諸如謝濤、辛子陵、蕭功秦等學者不計個人得失而為其搖旗吶喊,筆者認為,這些學者并非是想顛覆我黨的統治地位,而是看到了我國社會存在著一系列問題而痛心疾首,力圖在主流意識形態以外尋找醫治弊病的良方。說到底,這是改革與社會矛盾在賽跑。只要我國改革的力度比不上社會矛盾蔓延的速度,這些思潮就會一直存在并壯大、發展下去。“民主社會主義”思潮如此,老左派、新保守主義等思潮亦然。事實證明,我國主流意識形態以外的任何一種社會思潮,都無法根除我國社會的基本矛盾。要使這些社會思潮都自覺歸入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主航道上來,我們就要堅持科學社會主義,繼續深化改革開放,及時化解社會矛盾,讓人民群眾真心實意地接受科學社會主義、信仰馬克思主義。

      參考文獻:

      [1]中國評論月刊網絡版.歐洲負債,福利制度惹禍[EB/OL].2011-01-09.
      [2]鳳凰網.尋找國民素質失落之因[EB/OL].2011-03-06.
      [3]蒲魯東.貧困的哲學(第一卷)[M].余叔通,王雪華,譯.上海:商務印書館,1998:290.
      [4]國務院法制辦公室.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4:49.
      [5]中共中央黨校科研辦公室.社會黨重要文件選編[M].北京:中央黨校出版社,1985:167—168.
      [6]汪恩健.民主社會主義與科學社會主義比較研究[M].北京:中央編譯出版社,1998:224.
      [7]羅顯華.民主社會主義與唯物史觀[M].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2012:132.
      [8]徐崇溫.怎樣認識民主社會主義[M].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3:50.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159彩票{{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