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zigek"></table>
  • <acronym id="zigek"></acronym>
    <big id="zigek"></big>
    <tr id="zigek"><s id="zigek"></s></tr>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政治論文 > 政治學論文

    政治哲學研究的復興及其意識形態價值

    時間:2015-01-12 來源:未知 作者:傻傻地魚 本文字數:3836字
    論文摘要

      一、儒家政治哲學的命運

      近年來,中國的政治哲學研究大有復興之勢。

      所謂政治哲學,就是以關注人類共同體的良好生活為目的,以人類的政治現象為對象的學問。從這一意義上說,政治哲學并非當今學科劃分中的一門學問,而是自古便已存在,中國的孔子、管子、董仲舒,希臘的蘇格拉底、柏拉圖、亞里士多德,都是政治哲學家,因為他們無不以關心共同體的良好生活為己任,并以自己的思考為共同體的良好生活建立起了標準和規則,有的甚至積極投身政治現實之中,推行自己的政治主張。

      自漢代時期,中國便已逐漸確立了儒家政治哲學的統治地位,雖歷兩千多年,其間也有種種變化,但儒家政治哲學一直是中國傳統政治的指導思想。

      歷史的發展和選擇或許具有偶然性,但僅用偶然性來解釋歷史,就貶低了人類智慧、尤其是人類政治智慧的積極意義,因此,在先秦諸家政治哲學中,儒家思想能夠成為后來歷代王朝的正統意識形態,并垂延達兩千年之久,決非只是歷史偶然選擇的結果。或許,儒家思想對現實的強烈關注,以及儒家思想為人格修養開出的道路,最能適應中國的現實政治生活。儒家政治哲學自“格物、致知、正心、誠意”開始,經“修身、齊家”而達治國平天下的目的,這既能讓士人循序漸進地修養人格,又能讓他們以天下國家為懷,關心政治共同體的良好生活。一種讓人窮可以獨善其身,達能夠兼濟天下的哲學,從致用角度講,或許最適合于培養政治家。換言之,當孔子說出“政者,正也”(《論語·顏淵》)這話時,儒家政治哲學的基調已經定了下來。

      一種寧國匡政的思想,首先必須要“正”,要能讓人正己、正人,進而才能正天下。在歷時甚久的封建時代中,壓制、剝奪、偽道學固然曾大肆橫行,但是,若沒有這種“正”懸在“政”的頭上,若沒有儒家思想和信念的看護,很難想象這些惡劣和虛偽的做法不會“公行”。如果能夠公正評價儒家政治哲學,那么可以說,這種政治哲學為歷代王朝政治設定了標準,時時像一把達摩克利斯之劍懸在為政者的頭上,使封建壓制不致過甚。

      近代以來,隨著西方列強的入侵,中國自古久傳的文物制度便進入風雨飄搖之中。科學技術的落后固然令華夏羞愧難當,但更重要也更難解決的問題,則是習習相傳數千年的政治制度正當性的坍塌,也就是說,在外敵入侵下,人們開始質疑、批判,并最終放棄了儒家政治哲學為中國傳統政治奠定的根基。這不僅意味著傳統政治的意識形態基礎徹底塌陷了,而且意味著士人乃至民眾賴以安身立命的基礎也被抽掉了。這是最嚴重的問題,國難之巨,莫甚于此。

      我們不得不重新尋求華夏命之所系的新的營養,我們不得不再次踏上尋求安身立命根基的漫漫路途。

      二、政治哲學研究的復興

      清末士人從學習西方的科學技術開始,進而認識到西方先進科技的基礎在于其思想和制度。自那時起,中國人便開始學習和探究西方的思想制度,思想制度所涉,正是我們所謂政治哲學的內容。康梁著述、戊戌變法、嚴復譯書、孫文革命,無不是在為中國尋求新的政治哲學、新的意識形態和新的道路。僅從著譯而言,自清末以至民初,政治法學類就占了很大分量,而舉凡文學、哲學、經濟、歷史各科,也莫不以為國家民族探尋富強、文明、民主,即以探尋如何使中國人過上良好的生活為鵠的。從這一意義上來說,先輩們的努力都是政治哲學上的努力。

      此一時期的探尋,雖流派紛呈,主義莫一,但卻為中國理解西方,進而重新理解中國傳統,打下了基本根底。此政治哲學一興也。

      從政治上說,民國時期已經按照西方近代以來的思想體系和制度設計建立了基本的法律和制度,但并不適合中國。從學統而言,此一時期仍庚續了清末民初的傳統,一些留學歐美的人物,如胡適、馮友蘭、王寵惠、吳經熊等,擔當起了重塑政治哲學和政法制度的重任。這些人既吸納了歐美近代的民主、人權等思想,又把儒家政治哲學雜糅其中,欲圖創造一種不中不西、即中即西的政治哲學、意識形態和制度體系。

      惜乎這些思想不合時宜,而唯有中國共產黨人尋找到的馬克思主義,才是真正適合中國的政治哲學和意識形態。

      如果說,馬克思主義能夠帶領中國人完成近代以來救亡和啟蒙的雙重任務,那么秉持馬克思主義的中國共產黨人取得勝利,就是歷史的必然。馬克思主義的科學社會主義理論,是人類歷史上最關懷被壓迫者、最關懷人類疾苦、最具實踐性的政治哲學。這種政治哲學繼承了自古希臘以來最優秀的政治哲學智慧,試圖要為全人類的徹底解放開辟道路,在那個“每個人的自由發展是一切人自由發展的條件”(馬克思、恩格斯《共產黨宣言》)的社會中,人類才真正能夠過上良好的生活。而在這種政治哲學指導下建立的社會主義新中國,也必然能夠廣納東西方一切政治哲學智慧,為我所用,塑造新的政治意識形態,建立以往不曾有過的新的制度體系,為近代以來苦難深重的中國人民造福。此政治哲學二興也。

      新中國建立以來,為系統理解東西方優秀文化和思想傳統,我國開始重新整理故國舊典(以中華書局為代表),重新翻譯西學經典(以商務印書館為代表)。東西方典籍的重新整理和翻譯,固不都是圍繞政治哲學著述,但是,從關懷人類良好生活角度的政治哲學定義出發來審視,卻幾乎無一不體現了這一中心。

      其實“,百家爭鳴,百花齊放”方針的提出,正是共產黨人繼承一切優秀文化傳統、統舊有政治哲學智慧而開新、為人民謀求幸福的具體表現。至到如今,重理故國舊典、重譯西學經典的工作仍在繼續,并漸收聚沙成塔、集腋成裘之功。此政治哲學三興也。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人再次打開國門,不過,這次卻是主動開放的。新的時代必有新的思想指導,新的思想指導必源于舊有的政治智慧,此其謂“返本開新”。百年來,中國人對西方的理解,固然一直在不斷加深,但囿于種種思想觀念和社會運動,也曾頑固僵化、固步自封,甚至也曾回流倒退。但是,一個經歷深重災難、勇于探索的民族,必不會停止進取的腳步,必然會一有機會,便努力為國家和民族的未來、為人民的良好生活不斷思索。于是,借助于大學、研究機構和出版界,我們便有了“走向未來叢書”,有了“新知文庫”,有了“二十世紀文庫”,有了“公共譯叢”,有了“世紀文庫”,有了“學術前沿”,有了“西學源流”,有了“經典與解釋”,也有了種種政治、法律、哲學、歷史、經濟譯叢和著述。我們還將有自己的清史,有自己從不曾有過的儒藏。自近代以來,中國從未如此貼近西方思想的內里,甚至也從未如此貼近中國傳統思想的寬廣懷抱。這一切,固然不都是政治的,也不都是哲學的,然而,這一切,卻都是在為我們未來的美好生活探索可能性、探索道路。我們能夠作為中國人,能夠作為華夏苗裔,能夠作為一個獨立的民族屹立世界民族之林,端賴于我們能否在一個開放的世界中,汲取一切思想營養,塑造一種如我們先人一樣的能夠安身立命、治國平天下的政治哲學。從這一意義上說,這一切又都是政治哲學的。此政治哲學復興也。

      我們希望自己通過不斷變化和歧異紛呈的支流,能夠真正理解中學、西學之源;我們希望自己能夠用心靈貼近經典,貼近高古的靈魂,像關懷眾人長久福祉的偉大人物那樣去思考、去行動。“以往的哲學家只是解釋世界,而問題在于改造世界”(馬克思墓志銘),對思想家來說,思想就是行動,言辭就是行動。政治家就要借助偉大思想家的偉大政治哲學,用思想家樹立的“正”的標尺,用關懷民瘼的偉大胸懷,采取決斷并付諸行動。真正的政治哲學,要靠真正偉大的思想家和行動家來塑成。

      三、政治哲學研究的意識形態價值

      “國于天下,有與立焉”(《左傳·昭公元年》),這是說,一個國家、一個民族,必有其足以立國興邦的思想基礎,也就是意識形態基礎。豐衣足食、堅船利炮對一個國家自然重要,然而,人類的歷史卻一再證明,一個國家不能僅僅建立在物質的基礎上。以馬克思主義為基本意識形態的中國共產黨人,已經找到了國家乃至人類社會的終極目標,但是,在向這一目標邁進的過程中,還會遇到種種艱難險阻,這就需要我們吸取歷史經驗,用拿來主義的態度,思考一切優秀的政治智慧,統合以往和當今的政治哲學思考,為我們自己的意識形態奠定更為堅實的基礎。在這一過程中,剔除糟粕,取其精華的態度必不可少,因為學術研究畢竟不同于政治實踐,而且西方的政治哲學之種,在中國的土壤中也不一定能成活,即使能夠成活,結出惡果來也未可知。因此,全盤照抄西方民主之類想法,自然是行不通的。但是,我們常常說,馬克思主義“吸收和改造了人類思想文化的一切優秀成果”,因此,馬克思本人已經為我們做出了表率。我們國家意識形態的建設,也應該首先了解種種政治哲學,以便去偽存真。在這種了解中,學院政治哲學研究既能對意識形態建設發揮積極作用,也可能會產生消極影響。這就需要我們的意識形態工作者提高自身的理論水平和甄別力,學習如何才能真正做到“剔除糟粕,取其精華”。

      如此,我們的意識形態就能真正統合學院政治哲學研究,我們的意識形態就會有更為堅實的基礎,這就是政治哲學研究對意識形態的真正價值。

      百余年來,中國的政治哲學研究幾度興衰,這與時代狀況和歷史境遇都有關系,但是,今日的政治哲學研究比此前數次都有更深推進,其立場既有現代的,也有古典的,既有激進的,也有保守的。在政治哲學研究再度復興之時,我們的政治家,我們的意識形態工作者,切不可失去這一了解的機會,因為,在更廣泛的基礎上塑造統一的、有利于中國未來和諧發展的思想基礎,既是對我們有無遠見卓識的考驗,也是中華民族立于不敗之地的條件。“周雖舊邦,其命維新”(《詩經·大雅·文王》)。

      參考文獻:
      [1]劉惠恕.中國政治哲學發展史[M].上海:上海社會科學院出版社,2001.
      [2]韓水法.政治哲學與中國社會[M].北京:商務印書館,2009.
      [3]陳晏清政治哲學的當代復興[M].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11.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159彩票{{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