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zigek"></table>
  • <acronym id="zigek"></acronym>
    <big id="zigek"></big>
    <tr id="zigek"><s id="zigek"></s></tr>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政治論文 > 政治學論文

    解讀阿克頓的“理想政府”

    時間:2014-12-27 來源:未知 作者:學術堂 本文字數:4890字
    論文摘要

      一 自由-道德是理想政府的價值追求

      阿克頓“理想政府”最突出的特征是自由。他認為天主教對于“自由”的教義是世界歷史上最重要的理論,只有教會才可以抵抗現代政府集權化,只有教會才能通過對政府權力的抑制和平衡為個人自由提供廣泛的保證。

      阿克頓的政府觀來源于他所信仰的宗教自由思想。阿克頓是一位兼具英國文化和大歐洲文化的智者。從文化背景、歷史背景入手才可以更為深刻的了解他。其一:他出生于一個很復雜的家族。他父親是地道的英國紳士,然而他常年居住在外國以及在那不列斯法院任職則深深的影響了他的家庭。

      這種“世界性”文化的影響更多的屬于高貴的英國自由主義紳士文化。其二:德林格對阿克頓影響巨大,特別是大陸學術思想和確切、嚴謹的調查治學態度。他是一個博學的教會史學家,主要探索科學的歷史研究與教會之間的關系,譴責經院主義,號召學者們在考察教會史和講課的時候勇敢的、徹底的運用批判的工具,擺脫教會的規章。作為德林格的學生,阿克頓的宗教觀更加深入骨髓,他認為歷史應該把教會權威所制造的罪惡讓人民去評判要比不見光明好的多。其三:他出生在七月王朝的早期,那時候改革對于英國而言是一個新鮮的事物,天主教自由則是一個后起之秀。阿克頓長在慕尼黑,英國是他理論思想的實驗場所,英國一系列重要歷史事件給他提供了思考問題的機會。這樣的年輕人思想來源于對現實的反思和敏銳的觀察,并且他親眼見證了舊秩序的瓦解和新秩序的建立。這種歷史背景督促他思考著一個動蕩的歐洲;君主倒臺;教會自由,流放,反動分子。這樣混亂的外部世界,不論道德還是學術都處于無政府狀態。“哲學家管哲學、批評家進一步批判、斯特勞斯與鮑爾合起手來,黑格爾仍然在德國默默無聞。這時唯物主義正處于全盛時期,然而,學術界鄙視唯物主義,它被認為擁有一種暴發戶的低俗,不被主流哲學容忍。歷史學正處于黎明前的黑暗,蘭克則是破曉的‘哥倫布’”[1]225。然而阿克頓所有的興趣都被一種從未被征服的信仰所鼓勵。這種信仰就是要確保世界的安全與和平,正如教會對于教士、國家對于人民一樣。主權高于一切利益、自由高于專制、真理超越于一切形式的逃避與推諉。他的政治理念就是每個人、每個組織都能在社會中各得其所,阻止任何對于自由限制的制度,目的越崇高,收獲將越多。

      自由對于阿克頓而言是一種宗教信仰, 阿克頓對自由的理解絕不局限于字面。阿克頓確信教皇絕對權力主義理論必然導致不道德政治,這是他對于教會反感的根源。阿克頓生氣的原因并不僅僅是“教皇無謬論”在理論上是錯誤的,而是它必將寫入教會式君主國的獨裁政府中,從此教會再也不能與罪惡脫離干系。這不是學術錯誤而是道德不正直,他可以容忍沒有信仰但絕不容忍罪惡,特別是被一些所謂的基督教徒用來實行教皇絕對權力論為主旨來治理政府時,他們自認為是“愈顯主榮”為了上帝更大的榮譽而努力”,很明顯他們的靈魂已經被最高的教義目標所腐化。[1]346他痛恨教會中的政治教皇絕對主義者,國家政策中的馬基雅維利主義。正因為如此,他否定一切形式政府的合法性、一切錯誤的經濟政策、一切政黨理論。阿克頓把這種思想運用在國家的政府構建中,自由成為好政府的標準。

      這里的自由有兩層含義,一是意指公眾的自由。每個人在做他認為是自己分內的事時都應當受到保護而不受權力、多數派、習俗和輿論的影響。二是這里的自由不是達到更高政治目的的工具,它本身就是最高的政治目的。“自由的需要并不是為了實現一種好的公共管理,而是為了對公民社會和私人生活的最高目標提供保證。”[2]105自由政府就是大眾除了那些能從中政府中受益的東西之外不受任何束縛,政府所能進行的干預的只能是在推進保證和促進個人自由的限度內。所以對于政府而言不是規定什么,而是應當規定什么,這種規定只有一視同仁的自由才具有公信力的,這才是一種真正的“自由”。

      二 代議民主制是理想政府的體制

      自由是好政府的標志,而自由的實現則要靠制度的約束,代議民主制為自由的實現提供了制度上的可能性。他的思想體系博大精深,遠遠超越了19世紀中葉在英國似乎根深蒂固的島民心態以及狹隘的政治觀。阿克頓的“代議制”民主觀來源于英國,英國最早發明議會,代議成為資產階級獲得平等政治地位的途徑。自由本來的含義就是“公眾的自由”,代議制政府就是體現公意的政府。

      阿克頓的“代議制”思想是梭倫的“代表制”和伯里克利的“人民主權”的結合。梭倫是古希臘雅典最聰明的人,也是最有遠見的政治天才。他發明的“代表制”和“道德治國”為公眾政府產生起到了啟蒙的作用。梭倫的“代表制”是創新權力使用的一種手段。“上層階級擁有制定和執行法律的立法權,人民根據財富等級分享一定比例的權力,最貧窮的人可以從他們之上的等級中選立執法官為其說話,而且這些官員有向他們報告的義務。”阿克頓表示:一個人有權挑選那些正直和智慧之人來管理他的未來、生命以及財富,這個觀念完全改變了全人類對于權威的看法,這個顯著的變化是道德治國的開端。所有的政治權力都得依賴道德的力量,依靠公意的政府取代了依靠壓制的政府。梭倫讓民主進入了國家,德治進入了政府。一個統治者最高的榮譽是創造一個公眾政府,沒有人是值得完全信賴的,掌權者服務的那些人應該對掌權者的行為實行有警覺的控制,這也是最早人民監督權的典范。伯里克利是一個充滿懷疑和轉型思維的改革家,他指出:人民是權力的基礎。權力應當平等普及,每一個雅典人忽視參與公共事務都是對聯邦的傷害,沒有人會因為貧窮而被排除在外;政府所做的決策都應該是經過公眾公開辯論以后的結果,憲法的宗旨不是確立任何利益的支配地位,而是防止這種支配的產生。給勞動者獨立的地位和財產安全以同樣的關心;保護富人的安全反對嫉妒以及保護窮人反對壓迫,這些代表制的思想標志著古希臘政治藝術的最高水平,是古希臘人從曖昧的神話走向明亮的科學之光。[3]18伯里克利改革把人民作為政府建立的基礎,公開辯論最為政治參與的方式,行使辯論權使得每一公民都有表達自己政治訴求的意愿,最起碼是一種公民自治權的啟蒙。

      然而阿克頓“代議民主制”又有自己的特點。 一個人統治或者是多數人統治都并不是阿克頓的政治理想,他的政治理想是一種保護自由與保證權威受到法律制約的平衡。因為他說過:“自由并不意味著最高的目標,因為它本身就是最高的政治目標”。 因此,他的政治觀點并不傾向于任何個人主權或者大眾主權,例如盧梭或者一些集權主義者所構思的一些理想社會。但是對于像英國這樣的君主政體,它是貴族階級與資產階級聯合產生的典范,因此人民也擁有足夠的權利。阿克頓的宗教思想在他的政治觀點中表現的淋漓盡致。他既是格拉斯頓的崇拜者又是顧問,他在愛爾蘭自治問題上無疑發揮了超越其他人的重大作用。他也絕不是什么激進分子,自由是他的女神并不意味著平等,(自由并不是從來就有的,是通過人類后來努力奮斗取得的;而自由則是產生不平等的根源),他害怕國家中任何單獨的權力,不論是君主的、還是議會的、更或是人民的,這種懼怕要強于大眾民主暴政。

      三 憲政是理想政府的制度靈魂

      阿克頓家族遍布歐洲大陸,他母親是德國最古老最龐大的貴族-達林伯格家族成員。他母親的第二段婚姻對他的影響很大。他的繼父是英國格蘭維爾公爵,影響巨大的輝格黨領袖。他的英國貴族出生和輝格黨的政治背景是他“憲政”思想的來源。“憲政”對于阿克頓而言是一種“信仰”。

      阿克頓認為現代立憲主義根植于歐洲中世紀,而且它帶有英國保守主義的特性。它保持了文藝復興與宗教改革的特性。阿克頓政治觀中永恒的真理就是建立立憲政府,它是唯一能夠保護人類自由的制度。縱然英國1688年光榮革命第一次給大陸專制主義以真正的打擊,使自由民的神圣權利戰勝了國王的權力。然而從嚴格意義上而言,自由真正開始于美國革命。阿克頓最后說“我已經到達了我的時代,但我的任務幾乎還沒有開始。在我已經談到的時代,自由的歷史就是不自由的歷史。但是從《獨立宣言》以來,或更為公正的說,從西班牙人奪取他們的國王權力,建立自己的新政府,唯一僅知的自由形式就是共和制和立憲君主制,其影響已經遍及世界”。[4]48-49阿克頓喜歡研究有限政府理論發展史,法律高于一切君主、貴族和大眾。他也喜歡研究為什么這種理論產生于殘酷的宗教戰爭。有限政府論如何受到古思想家和現代理論家的影響。例如:古希臘亞里士多德政治學、古羅馬法學家烏爾比阿法律思想、古羅馬作家圣加伊烏斯、以及耶穌教徒多馬、奧卡姆唯名論、以及蘇亞雷斯和莫利納的影響。伊壁鳩魯這位智者認為:有法律約束的政府才是好政府,是有限政府思想的來源。所有社會都是建立在相互保護的契約之上,善與惡不過只是方便用語,因為正義與不義的降臨猶如晴天霹靂。

      該反對的不是犯罪過程而是犯罪者所造成的結果。聰明人設計法律不是為了束縛自己而是為了保護自己;當它們被證明無用時就會被停止。

      以法律約束為標志的有限政府思想得以傳播。充滿變革的社會由于經濟地位、社會身份、教育背景等世俗因素使得社會本身存在不同的利益共同體,是不平等產生的根源。對于人民即使參加選舉也不可能親自制定一項政府政策,他們必須選擇自己的代表,一旦選出就只能聽憑他們代表的意見按其方式實現有限權利。有限政府的實質并不是給每一個人相同的權利,而是讓每一種利益、每一個階級、每一個集團。每一種力量分享相同的權利;這樣的政府必然是建立在多元的權威基礎之上,每一個利益共同體都有其權威基礎,政策必將是各種利益集團妥協的產物;所以對于個體權威的限制是必不可少的,只有當一個政府受到有效的制約時,它才是一個合法的政府。

      這也是阿克頓多元權力-制衡思想的闡述,為以后多元權力理論奠定了理論基礎,具有現實的學術價值。所以阿克頓憎恨專制主義對個人主義的壓制和摧毀人類意志。他并不在意自己的觀點是否可以被教會或者是國家、教皇或委員會、君主會議會的采納。阿克頓指責新教政策要比指責天主教迫害政策嚴厲的多。他認為君主制比純粹的民主制更容易控制,而且純粹民主制更容易導致暴政。

      阿克頓認為制度不是目的而是保護自由的工具,為免受專制主義迫害,樹立憲政和法律在政治國家中的獨立與最高地位,目的在于保護人民自由權利。

      由于“自由存在于權力的分立之中,專制主義存在于權力的集中營里”,[7]11因此,必須以法律、代議制等制度保障權力的分立與制衡。阿克頓心中的理想政府就是民主堅持代議制和主權分立,部分和整體實現自治原則的聯邦制,堅持真正的共和制,這樣憲政必將成為自由最真摯的朋友。

      “理想政府”終究是一種制度設計,或許它會以英國的憲政為標準或許以美國的三權分立為標尺,然而制度不是目的只是一種手段,制度保持活力就需要順應時代適時變革;任何固定的制度都是不完善的,用過去理性制定的政策約束現代人的理性是一種違背人性的措施。所以政府的產生最好是自然、習慣作用的結果,這樣制度就不再是空中樓閣,必將扎根于土壤,體現國家性、民族性。這樣的政府才能夠適應社會生活習俗的變化,從而減少政府對于民眾社會生活的控制。阿克頓的政府觀是其政治自由思想成熟的代表,他一生致力于把宗教價值注入世俗生活,又可以把世俗價值注入宗教生活,以此實現宗教與世俗的調和與超越,這就是他“理想政府”思想精髓之所在。

      參考文獻:

      [ 1 ] John Neville Figgis and Reginald Vere Laurence: The Historyof Freedom and Other Essays, ed. London: Macmillan, 1907.Chapter: XIV:THE VATICAN COUNCIL .

      [ 2 ] John Neville Figgis and Reginald Vere Laurence :The Historyof Freedom and Other Essays, ed. London: Macmillan, 1907.Chapter:VI:POLITICAL THOUGHTS ON THE CHURCH.

      [ 3 ] John Neville Figgis and Reginald Vere Laurence: The Historyof Freedom and Other Essays, ed. London: Macmillan, 1907.Chapter:I:THE HISTORY OF FREEDOM IN ANTIQUITY.

      [ 4 ] 阿克頓.自由史論[M].胡傳發,陳剛,等譯.南京:譯林出版社,2001:(48-49).

      [ 5 ] Letter to Mary Gladstone(24 April 1881);later published inLetters of Lord Acton to Mary Gladstone (1913) p73.

      [ 6 ] Henry Charles Lea: A History of The Inquisition of The MiddleAges.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1952,p143.

      [ 7 ] [德]帕普克.知識、自由與秩序[M].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1.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159彩票{{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