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zigek"></table>
  • <acronym id="zigek"></acronym>
    <big id="zigek"></big>
    <tr id="zigek"><s id="zigek"></s></tr>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政治論文 > 政治學論文

    彭真的民族區域自治的立場、觀點和方法

    時間:2014-12-27 來源:未知 作者:小韓 本文字數:7660字
    論文摘要

      我國是一個多民族的大國,國家統一和各民族團結,是國家富強和民族繁榮的基石和保障。

      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就是我國維護國家統一和民族團結的基本制度。彭真為我國的民族區域自治制度的建立、鞏固和發展,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他在長期參與領導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偉大事業中,形成了他的民族區域自治思想。他的民族區域自治思想,充實了馬克思主義民族區域自治思想寶庫,豐富了鄧小平理論的民族區域自治理論,成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的重要組成部分。學習、研究彭真的民族區域自治思想,掌握其立場、觀點和方法,對于指導新時期中國共產黨的民族區域自治工作無疑有著重要的意義。

      一

      我國的民族區域自治制度,是中國共產黨人把馬克思主義的基本理論同中國是多民族國家的具體實際相結合的產物,是黨在長期領導我國新民主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革命、社會主義建設的實踐中逐步形成的。中國共產黨在早期實踐中,很早就認識到民族工作的重要性。但當時黨的民族工作理論還不成熟,受蘇維埃俄國及蘇聯的影響很深,曾經在相當一段時期內仿效蘇俄,不切實際地提出過承認民族自決權、進而要建立聯邦制國家的綱領。后來,隨著對中國國情的認識逐步深入,黨的民族工作理論也逐步符合中國的實際,開始認識到仿效蘇俄的民族工作經驗和制度,在中國是行不通的。因此,黨從 1938 年召開的六屆六中全會開始,就提出了在我國實行民族區域自治的主張,這標志著黨的民族工作理論已經初步擺脫了蘇俄模式,開始形成自己的具有中國特色的民族工作理論。

      20 世紀 40 年代后期,隨著中國民主革命的節節勝利,新中國的曙光已初現在地平線。在中國這樣一個多民族的大國,建立一種什么樣的國家結構體制,無可回避地擺在黨的面前。盡管黨已經提出了在中國實行民族區域自治的主張,并且已經初步形成了民族工作理論,但是主張學習蘇聯搞聯邦制、加盟共和國的意見仍然有著相當市場。黨內對此進行了深入的研究和討論。以毛澤東為代表的黨中央,從馬克思列寧主義的基本原理出發,依據馬列主義的國家學說和民族問題理論,結合中國國情和中國民主革命的實際,對中國的民族情況進行了深入的分析和研究,明確指出,中國不能仿照蘇聯實行聯邦制、加盟共和國。理由是:

      首先,中國是有著五千年悠久歷史的文明古國,自秦王朝統一全國以來的兩千多年時間里,中央集權的、統一的多民族國家形態就長期存在; 其間雖然也有不統一的情況,但那只是支流,統一是國家的主流。其次,從中國境內居住的各個民族人口數量來看,漢族人口的數量占全國總人口的絕大多數,各個少數民族人口數量僅占全國總人口的很小部分。同時,各個少數民族之間的人口數量也相差懸殊。再次,從各個民族居住地分布情況來看,各個民族人口大雜居、小聚居、交錯居住特點突出。即便在少數民族居住相對比較集中的地區,幾個、乃至十幾個民族雜居、交錯居住的情況也比較普遍,各個民族聚居區之間沒有明顯的界限。第四,從各個民族之間的關系來看,長期共同生活在統一的多民族國家里,各個民族之間在經濟、政治和文化上形成了密不可分的緊密關系。無可諱言,在封建社會和近代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時期,各個民族之間確實存在著不平等情況,民族矛盾和民族壓迫客觀存在。盡管如此,中國境內各個民族之間仍然是共一天、同一國,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相互依存,誰也離不開誰。不能學習蘇聯搞聯邦制、加盟共和國,那么搞什么制度呢? 只有實行民族區域自治制度。理由是:

      首先,中國自秦王朝統一以來的兩千多年時間里,在中央集權的、統一的多民族國家里,歷代王朝在對許多少數民族聚居區的管理上,實行了有別于漢族地區管理的方式,通常都采取了所謂 “以夷制夷”的羈縻政策,即少數民族聚居區由當地的少數民族首領管理,首領可以世襲,首領必須服從中央王朝的管理,但享有一定的自主權利。這種制度歷史上一般稱為土司制。在封建社會后期,中央王朝采取了新的管理方式,直接派遣官吏到少數民族聚居區進行管理,取消了土司制,這種做法歷史上稱為 “改土歸流”,即用官方委任的官員代替了世襲土司。但是對這些少數民族聚居區的管理,仍然有別于漢族地區的管理方式。這種管理方式,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說是民族區域自治的最早雛形,為后來的民族區域自治制度提供了一定的歷史借鑒。其次,民族區域自治能夠滿足各個少數民族在其聚居區內當家作主的愿望,適應性強,非常適合我國少數民族人口及其分布情況,各個少數民族的平等權利和自治權利能夠通過民族區域自治得到保障。因此這個制度是最適宜少數民族地區的政治制度。其三,民族區域自治既能夠維護多民族國家的統一,又能夠保障各個少數民族的平等權利和自治權利,還能夠強化千百年來形成的漢族離不開少數民族、少數民族離不開漢族、各個少數民族也相互離不開的緊密關系。它將國家統一、民族自治和各民族大團結三者有機結合了起來。因此,單一制國家結構制度更符合中國國情。

      在新中國成立前夕的 1947 年,由中國共產黨主導的內蒙古自治區成立了,這是黨主張的民族區域自治制度的最早實踐,為新中國成立后各個少數民族自治區、自治州、自治縣的建立,積累了寶貴經驗。然而,新中國成立后,黨中央決定向蘇聯 “一邊倒”,在此政策影響下,全面學習蘇聯、照搬蘇聯經驗、包括在國家制度建設方面都仿效蘇聯的情況比較多。國家結構體制搞聯邦制、加盟共和國的意見也再次出現。黨中央、毛澤東進一步組織專家進行深入分析研究,最終確認: 中國的實際與蘇聯完全不同,絕不能像蘇聯那樣實行聯邦制、搞加盟共和國。

      〔1〕于是黨在具有臨時憲法意義的 《共同綱領》中,寫入了在各個少數民族聚居地區實行民族區域自治的內容。1952 年,中央人民政府頒布了 《民族區域自治實施綱要》; 1954 年,在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上,民族區域自治的內容載入了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成為法律。自此,民族區域自治成為中國共產黨和人民政府解決民族問題的基本原則; 民族區域自治制度成為新中國的基本制度。彭真對此是堅決擁護的,他曾經在不同場合表示,用民族區域自治的辦法解決民族問題,實踐證明比較好。與加盟共和國的制度相比,還是我們這個制度比較好。

      〔2〕民族區域自治制度是中國共產黨人把馬克思主義、列寧主義的基本原理,同中國的具體實際相結合的光輝典范,是對馬克思主義、列寧主義的民族理論的發展和創新,是具有中國特色的解決民族問題的有效方法。彭真回憶說,國民黨元老程潛曾經懷疑共產黨能否治理好國家,他認為民族問題歷代沒有解決。后來他信服了,因為共產黨解決了民族問題,辦法是實行民族區域自治。〔3〕
      
      二

      我國的民族區域自治,是在國家的統一領導下,依照憲法的規定,在各個少數民族聚居區建立自治地方,設立自治機關,行使自治權,管理本地區本民族的內部事務。民族區域自治,把普遍性與特殊性、個性與共性、原則性與靈活性有機地結合在一起,解決了政治與經濟的統一、民主與集中的統一。是黨的民主集中制基本原則在民族問題上的成功運用與發展。民族區域自治的實質,就是在我們這個統一的多民族的國家里,使各個少數民族,在自己聚居區內有當家作主、管理本民族內部和本聚居區內部事務的權利,保障各個少數民族的平等權利,保證各個少數民族按照自己的經濟文化特點、社會發展水平,發展經濟社會文化事業,促進民族發展繁榮進步,進而維護和鞏固國家的統一和民族團結。

      民族區域自治制度,作為國家的一項重要政治制度,其本身就具有強大的政治功能。而在新中國建立之初,黨和政府為了表現民族平等,凸顯保障民族平等權利,故民族區域自治制度更多強調了政治功能。而在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今天,民族區域自治制度的政治功能,則應當從當今社會發展的具體實際出發,從新的角度、新的方面加強,進而激發其促進民族自治地方的經濟發展的功能。“國家進入建設時期后的根本任務是發展社會生產力。發展民族地區經濟是解決好民族問題的關鍵。”

      〔4〕因此,我們堅持和完善民族區域自治制度的根本目標和任務,就是發展社會生產力。體現民族區域自治制度的優越性,就在于必須促進民族區域自治地方的社會生產力能夠平穩、快速、協調發展,使各族人民的生活水平得到不斷提高。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后,國家經濟社會的迅猛發展,向民族區域自治制度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即要適應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發展,在充分發揮政治功能的同時,進一步促進經濟社會的更快發展。只有各個民族區域自治地方的經濟功能更加強大了,各個少數民族當家作主的平等權利與民族區域自治權利才能得到更加有力的保障,民族區域自治制度才能得到進一步的發展與完善,黨的民族區域自治理論也才能在社會實踐中得到進一步的發展與完善。

      三
      
      我國民族區域自治制度的實行已經有六十多年,實踐證明是完全符合中國國情和中國經濟社會發展實際的,是行之有效、非常成功、完全正確的,我們必須毫不動搖地堅持。然而,在幾十年實行民族區域自治的過程中,曾經出現過一些偏差,特別是在 “文化大革命”中出現過嚴重影響民族關系、影響民族區域自治的錯誤做法。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黨中央撥亂反正,實事求是地糾正了過去在實行民族區域自治中出現的錯誤做法。從 1979 年起,黨中央、全國人大決定修改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成立了憲法修改委員會開展工作,并向全國征求意見。在征求到的意見中,有些人以 “文化大革命”時期,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實行過程中曾經出現偏差為由,質疑民族區域自治制度的必要性、正確性,重提聯邦制,引起熱烈討論。彭真認為,民族區域自治我們已經實行了幾十年,實踐證明是正確的、行之有效的,必須堅持。他指出,民族區域自治制度是經過實踐考驗適合我國國情的正確制度。在統一的國家內實行民族區域自治,既能保障各少數民族的合法的權利和利益,加速各少數民族地區經濟和文化的發展,又能抵御外來的侵略顛覆,保障整個國家的獨立和繁榮。

      〔5〕聯邦制不適合中國,不能搞。他強調說: 要堅持民族區域自治制度,不能搞聯邦制。這個思想要統一,遷就不得了。在這個問題上,如果憲法松動了,遷就了少數一些人,搞不好,將來是要流血的。

      〔6〕還有人雖然沒有明確提出聯邦制、加盟共和國的主張,但是實際上已經離開了民族區域自治的原則,是變相的聯邦制、加盟共和國。例如,有意見說,在民族區域自治地方,司法機關要自治化,搞自治法院、自治檢察院; 中央的方針政策自治地方可以不執行、公民向自治地方遷居應經自治地方同意、國家開采自然資源應經自治地方批準等。對于這些說法,彭真堅定表示:

      我們國家就是實行民族區域自治,不搞聯邦制,不搞加盟共和國,也不搞變相的加盟共和國。

      〔7〕彭真還斬釘截鐵地說: “任何變相加盟共和國都不能接受。”

      〔8〕彭真堅持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堅持反對聯邦制、加盟共和國的主張,充分展示了他作為一位杰出政治家的遠見卓識。

      四
      
      民族區域自治制度作為我們國家的基本制度,必須堅持和完善。彭真認為,堅持和完善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必須堅持黨的領導; 必須堅持實事求是; 必須堅持依法辦事; 必須堅持發展經濟; 必須維護國家統一、社會穩定和民族團結;必須大力培養少數民族干部; 必須堅持民主集中制。

      ( 一) 堅持和完善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必須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堅持黨的領導,是實現國家統一和民族團結的根本保證。中國共產黨是中國社會主義建設事業的領導核心,“代表最大多數人的最大利益。……各個民族最大多數人的最大利益。”〔9〕黨的領導地位是由黨的先進性質所決定,并且經過長期革命斗爭的考驗而形成的,是全國各族人民的必然選擇。

      ( 二) 堅持和完善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必須堅持實事求是。我國是多民族的大國,堅持和完善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必須從這個實際出發。實事求是是處理民族問題和做好民族工作的基礎與根本指導方針,必須始終不渝地堅持。在黨處理民族問題的重要決策過程中,彭真作為黨的第一代領導集體成員,第二代領導集體重要成員,他既是參與者之一,也是決策者之一。黨把馬克思主義理論與中國民族問題的具體實際相結合,從中國民族問題的實際出發,實事求是地確立民族區域自治制度,與彭真的貢獻是分不開的。中國長期處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地區之間、民族之間經濟社會發展不平衡的狀況將長期存在,民族特點、民族差別的狀況也會長期存在。這就要求黨和政府在制定法律、出臺政策以及開展具體工作,都要從具體實際出發,不能搞 “一刀切”;還要尊重少數民族的感情,多與少數民族的代表溝通交流,虛心聽取意見建議。彭真在這一點堪稱模范。他與班禪額爾德尼·確吉堅贊、賽福鼎·艾則孜、阿沛·阿旺晉美等著名少數民族代表保持著良好關系,在許多重大問題上與他們深入討論、協商,如有分歧,都虛心聽取意見,耐心細致做工作。對于民族工作,彭真認為,一定要從各個民族地區的實際出發,分地區、分民族實事求是地制定政策措施、開展工作。他指出,歷史上遺留下來的民族間在經濟、文化方面事實上的不平等,是存在的,有些地方還可以說是嚴重的。〔10〕如果我們的政策措施和工作沒有區別,那就搞不好民族工作。因此我們必須因地制宜、區別對待,以實事求是的態度開展民族工作。

      ( 三) 堅持和完善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必須堅持依法辦事。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黨和國家把民族區域自治納入了法治建設的軌道。《關于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指出: “必須堅持實行民族區域自治,加強民族區域自治的法制建設,保障各少數民族地區根據本地實際情況貫徹執行黨和國家政策的自主權。”

      1982 年 12 月,彭真主持起草的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在第五屆全國人大第五次會議上獲得通過。《憲法》中規定,民族區域自治地方享有十一項自治權。《憲法》關于民族區域自治的規定,對于堅持和完善民族區域自治制度的法制建設具有重要意義。然而,《憲法》有關民族區域自治制度的規定畢竟是原則性的,還需要制定一部系統、具體規定自治制度的 《民族區域自治法》。1984 年 5 月,彭真主持起草的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族區域自治法》在第六屆全國人大第二次會議獲得通過。《民族區域自治法》的頒布實施,是黨和國家堅持和發展民族區域自治制度的里程碑,標志著民族區域自治制度法制化的形成。這是民族區域自治法制建設的重大成果和民族區域自治理論的重要發展。 《民族區域自治法》規定了民族區域自治的基本原則與基本內容,是依照 《憲法》規定制定的規范民族區域自治的基本法,為民族區域自治制度的健全和發展提供了法律保障,使民族區域自治能夠有法可依、有法必依、執法必嚴、違法必究。彭真指出,《民族區域自治法》頒布實施了,就必須依法辦事。他強調說: “要堅持按 《憲法》和 《民族區域自治法》辦事,不管什么人怎么說的,包括小平、陳云、耀邦、彭真怎么說的,只要與此不一致,就不要那么做。”〔11〕
      
      ( 四) 堅持和完善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必須堅持發展經濟。堅持以經濟建設為中心,促進民族區域自治地方的經濟發展,是堅持和完善民族區域自治制度的基礎。各個民族之間的差異許多是經濟社會發展水平上的差距造成的,經濟發展問題解決了,差距縮小了、甚至消除了,就為最終解決民族問題創造了條件。少數民族地區大都地處邊疆,加快民族區域自治地方的經濟發展,不僅僅只是經濟問題,還是嚴肅的政治問題; 不僅僅是社會主義優越性在民族工作中的體現,還是黨的民族政策的基本出發點。彭真指出,民族區域自治地方的根本問題是搞好經濟建設,主要是抓生產。〔12〕加快民族區域自治地方的經濟社會發展,切實提高各個少數民族群眾的生活水平,是黨的民族政策與歷史上剝削階級的民族政策的根本區別。堅持和發展民族區域自治地方的經濟建設,就是發展和完善民族區域自治制度。

      ( 五) 堅持和完善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必須維護國家統一、社會穩定和民族團結。國家統一、民族團結、社會穩定,是全國人民的共同心愿,只有這樣,才能建設好我們的國家,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在今天,實現民族平等、團結和共同繁榮,是黨和國家奉行的基本原則和主要目標。〔13〕我國民族問題仍然存在長期性、復雜性和重要性的特征,民族工作的任務任重道遠,民族區域自治制度仍然需要進一步完善和發展,國際敵對勢力利用民族問題加緊對我國進行滲透、破壞和顛覆活動依然嚴重,恐怖主義、分裂主義和極端主義對我國的威脅仍然很大。堅持維護國家統一,維護民族團結,搞好民族工作,完善民族區域自治制度,是實現社會穩定、經濟發展、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前提和條件。彭真在許多場合都反復講要搞好民族團結,促進社會穩定,維護國家統一。他指出,各民族之間和各民族內部都要搞好團結,只有國內外敵對分子怕我們團結,我們要努力加強民族團結。〔14〕他強調說,現在敵對分子還在搞顛覆、搞分裂、搞滲透,我們不能放松警惕。〔15〕
      
      ( 六) 堅持和完善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必須大力培養少數民族干部。國家的憲法和法律、黨和政府在民族區域自治地方的方針、政策,需要大批有理想、有文化、有知識、有能力、具有科學文化素質的干部去貫徹執行。因此,大力培養少數民族干部,提高民族區域自治地方人民的思想道德和科學文化素質非常重要。培養少數民族干部隊伍,是完善民族區域自治制度的關鍵,是黨的民族工作必須擁有的基本力量,是民族區域自治地方經濟社會發展的希望。沒有這樣一支少數民族干部隊伍,就不可能提高少數民族的整體素質,就不可能有效行使憲法和法律賦予的管理民族區域自治地方事務和本民族內部事務的權利,自然也不可能發展和完善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彭真在不同時間、不同場合反復講過這個問題: 要在少數民族中大量培養各級干部,要克服各種困難,采取各種辦法,解決這個問題。〔16〕要通過各種方式、各種途徑培養少數民族干部,逐步擴大數量、提高素質,進而提高整個少數民族的思想道德素質與科學文化素質,為民族區域自治地方的經濟社會發展乃至整個國家的經濟社會發展打下穩固的人力資源基礎,提供符合時代發展要求的人才。

      ( 七) 堅持和完善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必須堅持民主集中制。我國憲法規定,民主集中制是黨和國家最根本的組織制度和領導制度。《民族區域自治法》中也把民主集中制作為基本原則。

      彭真對此有非常深刻的認識。他指出,我們的國家是人民民主專政的國家,無論黨內外,各民族之間,各民族內部,都要有充分的民主。都要按民主集中制的原則辦事。

      〔17〕民族區域自治地方的一切工作,都應該依照憲法和民族區域自治法的規定,按照民主集中制的原則辦事。彭真特別強調說,我們的黨員和干部,在開展民族工作的時候,都要以平等的態度發表意見,進行討論,開展批評和自我批評。不管對什么問題,有意見就講出來,無論是對還是錯,講出來大家討論。總之,要按民主集中制的原則辦事。

      〔參考文獻〕
      〔1〕〔2〕〔3〕〔6〕〔7〕〔8〕〔10〕〔11〕〔12〕〔16〕《彭真傳》編寫組. 彭真傳: 第 4 卷 〔M〕. 北京: 中央文獻出版社,2012. 1488,1505,1505,1451 -1452,1562,1562,1500,1511,1493,1500.
      〔4〕〔9〕彭真. 論新時期的社會主義民主與法制建設 〔M〕. 北京: 中央文獻出版社,1989. 322,211.
      〔5〕〔13〕〔14〕 〔15〕 〔17〕 〔18〕彭真文選 ( 1941 -1990) 〔M〕. 北京: 人民出版社,1991. 459,458,324,628,326,326.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159彩票{{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