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zigek"></table>
  • <acronym id="zigek"></acronym>
    <big id="zigek"></big>
    <tr id="zigek"><s id="zigek"></s></tr>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政治論文 > 政治學論文

    義務教育及其資源配置均衡化的政治學分析

    時間:2014-11-06 來源:未知 作者:學術堂 本文字數:9077字
    論文摘要

      生存權、發展權是每個社會成員享有的基本權利,全面、充分地實現自身的上述權利不僅關系到個人的利益,也影響到整個民族與國家的發展.作為提供人的社會可行能力的基本途徑與保障的教育,尤其是基礎教育,只有從政治的高度來審視它的發展戰略與現行政策,才能獲取現實的合法性,才能為民族與國家的發展奠定堅實的基礎.作為教育基礎的義務教育,如何通過資源配置均等化的實現來保障全社會范圍內教育權實現的公平、正義,關乎民族發展的人才資源建設,關乎國家的和諧發展,關乎民族發展競爭力的提升.由此,義務教育資源配置的均等化問題便成為一個地道的政治問題.

      一、受教育權及其實現的政治學審視

      在現代民主社會,受教育權是人們所享有的基本社會權利.聯合國《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國際公約》指出:"本公約締約各國承認人人有受教育的權利."《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受教育的權利."將受教育權視為人們享有的基本社會權利是人的類本質---自由全面發展這一內在規定性的外在體現---以基本社會制度的形式來固化人的權利,進而保障人的權利的實現,受教育權由此成為一個政治問題.

      受教育權成為人的基本社會權利,源于教育對人的自由全面發展所發揮的建構性作用.發展是自由的發展,是個體基于自身特性所選擇的自我發展.發展同時又是全面的發展,是個體基于自身價值取向與目標追求所選擇的多元化發展.對個體而言,無論是自由發展還是全面發展的實現,首先需要解決自身的發展欲望與發展能力問題,其次是發展所需要資源的可獲取問題.

      前者是實現發展的內在因素,后者是外部保障.作為發展的內在因素,發展能力的獲取與不斷提升對個體自由與全面發展的實現具有根本性與首要性.

      其根本性與首要性體現在發展能力不僅是個體實現自身發展與自身自由的物質基礎,而且發展能力本身是一種自由,即個體所擁有的實現自身所珍視的生活的各種功能性活動組合的實質自由,阿馬蒂亞·森將這種自由稱為"可行能力"(capability).

      教育尤其是基礎教育提供了人的可行能力的基礎問題,換言之,基礎教育解決了人對社會的基本認知、人的基本價值觀與世界觀、人們認識與改造世界和自身的基本知識與能力問題,從而為人們提供了社會化生存的基本物質基礎,即面對社會實踐提供的各種機會進行自我選擇的自由、選擇個體生活道路的自由,以及進一步提升自身可行能力的自由,包括接受更高級的教育以及從事更有挑戰性的工作,以提升自身可行能力的自由.如此,基礎教育在顯示其"基礎性"的同時,也奠定了其對個人與社會發展的根本性根基.

      將基礎教育作為義務教育確定下來,以社會強制力和政府行為來保障適齡兒童和少年獲取實現自身自由與發展的基本條件保障,為構建自由和全面發展社會提供制度保障成為現代社會共同的政治選擇.

      將受教育權尤其是義務教育權作為人們所享有的一項基本社會權利確定下來,體現了現代民主社會的政治本質.民主社會的政治本質核心體現在每個社會成員是自由、平等的,每個人都有參與社會實踐與社會生活的權利,有選擇和實現個人生活的權利.

      對個人而言,實現自身所享有的社會權利除了需要相應的社會制度來保障自身享有權利實現的機會外,關鍵在于自身是否擁有實現相應社會權利所需要的實質自由或可行能力.

      在競爭社會,這種自由更多地表現為相對自由,即與競爭者相比較的競爭優勢.

      在實行民主政治的市場經濟社會,一個人所擁有的自由主要體現在其所掌握的駕馭社會實踐和參與社會生活的能力上.

      而教育尤其是基礎教育對一個人基本能力形成與進一步提升所發揮的基礎構建作用決定了一個人是否受到良好的基礎教育、不同人際間所受到的基礎教育在質量上是否是均衡的,從根本上影響到社會成員社會自由的獲取以及建立在這種自由基礎上的社會權利的實現程度.

      正因為如此,在受教育權作為人的首要社會權利得到法律與制度保障后,社會自然將關注目光放到受教育權的實現程度及其質量是否均衡上,義務教育發展均衡化因此不再是單純的教育問題,而是一個具有深遠社會意義的政治問題.

      二、義務教育均衡化的政治學審視

      基礎教育對個人的實質自由和社會實質自由生成所發揮的首要構建作用,及其對社會和諧發展所發揮的基礎性構建作用,推動現代社會將基礎教育界定為義務教育,并以法律的形式將義務教育作為公民的一項基本社會權利與義務確立下來,以強制力保障其得以實現.

      與此同時,作為公共產品,義務教育的公平性被普遍認同,保障義務教育公平性實現的義務教育均衡化則被作為政府的一項基本責任而確立下來.

      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統計,2000年,全世界有確切義務教育統計數據的185個國家和地區中,義務教育年限平均為8.89年,中位數為9年.

      其中義務教育年限最短的為4年,頻數為1,年限最長的為13年,頻數為8.年限頻數最多的是9年,共有39個國家和地區,其次是10年,共有35個國家和地區,兩者合計為74,占總數的40%.實行12年義務教育的國家和地區有12個,占總數的6.5%.

      實行13年義務教育的國家有8個,占總數的4.3%,二者合計占總數的10.8%.在這185個國家和地區中,9年以上的國家和地區合計為114,占總數的61.6%[1].實現義務教育均衡化發展是義務教育發展成敗的關鍵.

      所謂義務教育均衡化發展,指的是在不斷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前提下,依法、科學、合理地配置教育資源,縮小義務教育在區域之間、城鄉之間、學校之間的差別,使校際間經費投入、師資水平、硬件設施、教育質量、學校文化趨于公平合理,為廣大適齡兒童少年提供德智體美全面發展的高質量的教育[2].

      當下,實現中國義務教育均衡化發展既要解決義務教育目標追求的全面性問題,又要解決區域之間、城鄉之間、學校之間教育質量的平等化問題.

      前者著重解決當下義務教育存在的重智力培育與開發,輕健康心理與人格培育、基本倫理道德養成而導致的人的發展不平衡局面.

      后者著重解決因教育資源配置差異而導致的區域之間、城鄉之間、學校之間義務教育發展非均衡化問題,從根本上保障義務教育發展的大體均衡.

      從政治意義上講,義務教育均衡化發展的意義與義務教育本身的意義同樣重要,這是因為義務教育的均衡化一方面關系到人自身發展的全面性,而人的全面發展無疑是社會健康、有序發展的基本前提.

      三十多年的改革開放實踐告訴我們,國民心靈健康是社會科學、和諧發展的基礎,是社會實現高效、可持續發展的精神源泉.

      而義務教育給人們種下的啟蒙火種在相當程度上決定了人們對社會、對自我的認知,影響到人們對發展道路的選擇,影響到人們的價值與目標追求;另一方面,義務教育發展的均衡性,包括現實的均衡和歷史的均衡又直接關系到區域間、城鄉間人力資本的總體質量與競爭力,關系到區域間、城鄉間發展的均衡性.

      國民受教育水平與區域間、城鄉間發展的正相關性決定了人們只有從根本上解決教育的巨大差距,才可能從根本上解決區域發展不平衡、城鄉發展不平衡問題,而義務教育無疑是縮小上述差距的起點和基礎.

      現階段,實現中國義務教育發展均衡化,急需解決以下兩方面問題:

      第一,從根本上解決義務教育的素質化問題,為義務教育確立科學、全面的工作目標.義務教育的基本任務在于塑造合格社會公民應具備的基本條件,包括合理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的確立,基本思維方式的養成,基本道德倫理的養成,基本認知與實踐能力的培養.當前義務教育存在的最大問題在于其目標的異化,智力目標成為教育目標的全部.

      受此影響,義務教育在師資配置、教學設施配置等方面存在明顯的失衡,德育教育、美育教育、國情教育等方面的師資與教學設施配置明顯落后于智力教育,甚至嚴重不足.

      由此而來的是,廣大少年健全人格的培育、好奇心的引導與開發、基本倫理道德的養成等合格社會公民應具有的基本素質明顯欠缺,義務教育不能為職業教育和高等教育輸送合格的生源不僅成為制約中國當下職業教育和高等教育發展的重要因素,更是制約整個社會健康、可持續發展的重要因素.

      第二,進一步發揮我國集中統一管理體制的優勢,破解現有社會管理體制對義務教育資源保障的局限,從根本上解決義務教育資源配置非均等化問題,為義務教育均衡化發展提供體制保障.

      保障義務教育發展是政府的責任.《中華人民共和國義務教育法》(以下簡稱《義務教育法》)規定:"義務教育實行國務院領導,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統籌規劃實施,縣級人民政府為主管理的體制.""國務院和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應當合理配置教育資源,促進義務教育均衡發展.""國家將義務教育全面納入財政保障范圍,義務教育經費由國務院和地方各級人民政府依照本法規定予以保障.""義務教育經費投入實行國務院和地方各級人民政府根據職責共同負擔,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負責統籌落實的體制.""國務院和地方各級人民政府將義務教育經費納入財政預算,按照教職工編制標準、工資標準和學校建設標準、學生人均公用經費標準等,及時足額撥付義務教育經費,確保學校的正常運轉和校舍安全,確保教職工工資按照規定發放."義務教育均衡發展對各類教育資源的依賴性要求各級政府分工負責,共同保障義務教育學校,尤其是經濟欠發達、不發達地區的義務教育學校獲得必要的教育資源,以實現區域間、城鄉間義務教育投入的均衡.

      具體包括教育經費投入的基本均衡(包括大致均衡的生均預算內教育經費、生均公用經費、基本建設與改造資金支出等的均衡)、辦學條件的基本均衡(包括學校規模、儀器設備、圖書資料、文體器材和信息化水平等方面的均衡)和教師隊伍的基本均衡(指教師數量與教師隊伍結構的均衡)[2].

      在現行"條塊結合,以塊為主"的行政管理體制下,不同經濟發展水平、不同社會管理水平的地方政府間對義務教育的保障能力存在明顯差異.

      受此影響,經濟不發達和欠發達地區義務教育資源保障水平與發達地區相比存在明顯差別,義務教育質量在區域間、城鄉間差距巨大.

      這種情形已造成我國義務教育發展在過去幾十年來、尤其是改革開放以來在區域間、尤其是城鄉間出現巨大差別,這種情形在2006年新的《義務教育法》實施前表現得十分明顯.2006年之前,我國義務教育財政性經費基本由基層政府負擔.2006年新修訂的《義務教育法》實施后,農村地區實施了義務教育經費保障新機制,城市地區也開始探索城市免費義務教育的實施方案,中央和省級政府開始加大對義務教育的投入力度.

      在農村地區,中央、省、市參與了農村義務雜費、公用經費、教科書費、寄宿生困難補助、校舍維修改造經費等項目的分擔;在城市地區,中央和部分省、市也參與了各城區義務教育免雜費和公用經費補助項目的分擔.

      盡管如此,由于占義務教育經費總支出70%以上的人員經費仍由縣、區政府負擔,所以我國義務教育財政性經費投入的"大頭"仍在基層政府;在義務教育經費的配置上,城鄉間、地區間、省際義務教育經費差距顯著.

      在生均預算內公用經費方面,2007年,普通小學生均預算內公用經費東部地區平均為564元,中部地區為352元,西部地區為388元.

      普通初中生均預算內公用經費東部地區平均為846元,中部地區為488元,西部地區為558元,中西部地區與東部地區相比差距十分明顯.2007年,全國普通小學生均預算內公用經費最高的省份是北京2926元,最低的是貴州199元,二者相差近14倍.

      全國普通初中生均預算內公用經費最高的省份是北京4927元,最低的仍是貴州325元,二者相差近14倍[3].

      現階段,教育經費不足依舊是制約我國大多數地區農村義務教育發展的首要因素,據中國人民大學所進行的"千人百村"調查顯示,"在調查的116個村中,33個村(居)委會辦公人員認為教育經費不足是村里義務教育面臨的最大問題."[4]13

      三、義務教育資源配置均等化的政治學審視

      義務教育資源配置均等化是保障義務教育發展均衡化、實現義務教育公平性的根本保障.政府對義務教育所承擔的主體責任決定了實現義務教育資源配置均等化必須依靠政府,即政府必須通過公共財政來解決義務教育經費保障,通過人事制度保障義務教育師資需要,通過稅收等政策不斷提高社會對義務教育的資助程度,提升義務教育資源保障水平.

      第一,政府必須保障義務教育經費投入的水平與等質化程度.

      為義務教育提供必要的資金保障是各級政府義不容辭的責任.做到這一點,一方面要提高教育經費占財政預算的比例,尤其是提高國家財政性教育經費支出占國內生產總值的比重.長期以來,中國財政性教育經費增長比例一直低于財政收入增長比例和財政支出增長比例.國家財政性教育經費支出五年累計7.79萬億元,2012年,國家財政性教育支出首次達到占GDP4%的水平,與世界上其他國家相比存在明顯差 距.

      美 國、日 本、韓 國、印 度 為4.7% ~7.4%[5].據2013年統計公報顯示,全國財政收入12.9萬億元,增長10.1%,教育支出2.2萬億元,增長3%,教育經費支出的增長低于財政收入的增長.

      義務教育經費保障均等化并不意味著義務教育經費保障的等值化,而是強調經費保障的等質化,這是由各地經濟發展水平所導致的消費水平差距所決定的.

      政府在確定義務教育經費預算時,應根據各地物價水平差異以及義務教育所需要的人力資源成本水平差異,確定不同義務教育實體的經費預算,既保障義務教育同質化對經費的需求,又防止義務教育經費浪費.

      現階段,經濟欠發達和不發達地方義務教育普遍面臨經費保障不到位的問題,為此,應在現行財稅體制和行政管理體制下,加大中央財政對經濟欠發達和不發達地區義務教育經費保障的支持力度.

      與此同時,省級財政應加大對本區域內義務教育經費保障的統籌力度,切實解決經濟不發達和欠發達縣市義務教育的物質保障問題.

      近年來,隨著國家財政和地方財政對農村義務教育經費保障力度的不斷增強,農村義務教育的生均經費雖然依舊低于全國平均水平,但其增長速度卻逐步超過城鎮的增長速度,城鄉義務教育經費保障的均等化程度明顯改善,具體情形見表1.

      第二,合理設定義務教育服務半徑

      義務教育對象的未成年性決定了義務教育的就近性,這樣一來方便學生就學,二來也可以減輕家長的經濟負擔和對孩子的牽掛,有利于孩子健康成長.

      與城市(鎮)義務教育的服務半徑相對較小形成反差的是,近年來農村小學服務半徑在擴大.據2012年中國人民大學"千人百村"社會實踐調查對全國116個村莊所進行的調查問卷和田野調查數據顯示,無論是東部、中部還是西部的農村,離村莊最近的小學都在2公里左右.

      近年來進行的農村義務教育撤點并校,加大了農村小學服務半徑.29%的孩子在村里的學校就讀,42.4%的孩子在所屬的縣、鎮學校就讀,15.1%的孩子在所屬市的學校里就讀,11.4%的孩子在別的市的學校就讀.

      在調查的116個村中,32個村認為學生到校交通困難是村里義務教育面臨的最大問題[4]13.義務教育服務半徑擴大,既有學校布點的問題,也有學校教學質量方面的問題.

      幾年前,為解決義務教育質量問題,一些地方對辦學條件差、教學質量不高的農村義務教育學校進行了撤并,實行集中辦學,義務教育服務半徑隨之擴大.

      隨之而來的是,義務教育學校的各項辦學指標明顯改善,辦學質量明顯提升,但相當數量學生和家長的 負擔卻明顯增大,孩子們的交通問題、住宿問題、飲食問題隨之而來,家長的經濟負擔隨之增大,而為緩解家長的經濟壓力,國家不得不對這些孩子進行財政資助.

      如此,不僅增加各級財政的負擔,還無法解決家長對孩子的牽掛,更不利于適齡兒童心理健康發展.

      正因如此,教育部于2010年初下發的《關于貫徹落實科學發展觀進一步推進義務教育均衡發展的意見》中明確要求:"地方各級教育行政部門在調整中小學布局時,要統籌考慮城鄉經濟社會發展狀況、未來人口變動狀況和人民群眾的現實需要.對條件尚不成熟的農村地區,要暫緩實施布局調整,自然環境不利的地區小學低年級原則上暫不撤并.

      對必須保留的小學和教學點,要保證教育教學質量.對已經完成布局調整的學校,要保障學生的學習生活.要進一步規范學校布局調整的程序,撤并學校必須充分聽取人民群眾意見."上述問題,一些地方政府對于義務教育的本質的理解以及政府在義務教育方面所承擔的基本責任的理解存在明顯不到位之處,工作中尚存在簡單化傾向.

      第三,完善義務教育師資保障制度,解決義務教育師資配置均等化問題.

      師資保障是義務教育資源配置均等化的重要內容,也是制約當前義務教育發展均衡化的重要因素.當前,城鄉之間、不同發展水平城市(鎮)義務教育學校之間的師資配置存在巨大差距,這種差距既表現在師資數量上,更表現在師資結構與質量上.

      從教師數量來看,據2008年國家教育督導報告顯示,2006年中西部9省村小班師比遠低于國家小學的平均配置水平.據中西部9個省(自治區)的學校數據統計,2006年,3萬多所村小的班師比平均僅為1∶1.3,4萬多個教學點的班師比平均僅為1∶1,均遠低于全國小學1∶1.9的平均配置水平.

      這些地區學校的教師嚴重不足,進不去、留不住問題突出.2007年全國共有代課教師37.9萬人,農村地區小學代課教師的比例高達87.8%.

      這些代課教師的素質良莠不齊,缺少必要的專業訓練,工作又屬于臨時性質,缺乏長遠的個人規劃,難免出現不負責任的教學態度,不備課,不批改作業,更別說個人輔導,根本無法保證教學質量.外語、音樂、體育、美術和信息技術等學科教師嚴重不足,相關課程難以開齊.2006年,全國有508個縣每縣平均5所小學不足一名外語教師;西部山區農村小學平均10所才有一名音樂教師;中西部貧困地區、少數民族地區農村初中音樂、美術、信息技術三門學科教師平均每校都不足一人,致使部分學校無法正常開設規定的課程.

      教師隊伍結構的學歷和職稱是反映教師質量的良好標準.在學歷方面,城鄉義務教育專任教師學歷的合格率差異很大,2001年小學和初中專任教師學歷合格率城鄉分別相差2.2個和7.6個百分點.

      農村小學和初中教師的學歷不合格率高達70%甚至80%.2008年督導報告顯示,在進入教師隊伍時,初中教師學歷合格率為68.4%,其中農村教師的合格率為58.8%.

      2007年,全國小 學中高級 職務教師比 例為48.2%,城市高于農村9.5個百分點以上.貴州、陜西農村小學中高級職務教師比例均低于30%,城市高于農村15個百分點以上.全國初中中高級職務教師所占比 例為48.7%,城市高于 農村19.2個百分點.

      貴州、甘肅、陜西三省農村初中中高級職務教師比例均低于30%,城市高于農村25個百分點以上.農村教師隊伍老齡化現象嚴重.

      年齡結構是判斷教師隊伍質量的重要標準之一.合理的年齡結構是老、中、青年教師相結合.現實中,中國農村義務教育教師隊伍的實際狀況是老年、中年教師的比重偏大,青年教師的比重較小.

      據2006年教育部第四次新聞發布會提供的數據:中國農村小學年輕教師偏少,35歲以下的教師僅為41%,農村教師斷層和老齡化現象比較嚴重.安徽省2002年底農村35歲以下的小學教師占農村小學教師總數的比例為31%,而城市(不包括縣鎮)高達50%,比農村多出了19個百分點;山東省的這一差距更大,2002年山東省義務教育35歲以下的小學教師占城市小學教師總數的55%,而農村只有28%,兩者相差近1倍.

      ①農村義務教育教師隊伍存在的問題,既有客觀方面的原因,也有師資政策不到位的原因.

      就前者而言,農村地區的基礎設施落后,教學條件差,教師待遇低,教師發展空間狹小、發展條件得不到應有的滿足,這一切導致年輕人不愿到農村從事教育工作,現有的農村教師流失數量大;就后者而言,政府對農村教師的政策缺乏針對性與吸引力則是導致農村教師隊伍現狀的基本管理原因.

      在城鄉發展差距巨大的情形下,政府如果用與城市教師管理相同的政策來應對農村義務教育教師管理,顯然無法解決農村義務教師隊伍建設問題.

      為此,各級政府與教育行政部門應制定有激勵性的政策鼓勵年輕師范畢業生和其他符合條件的人到農村義務教育學校擔任教師,如提高經濟不發達和欠發達地區農村義務教育學校教師的工資與福利待遇,加大對農村義務教師的培訓力度,在職稱評定方面給予適當傾斜,等等.

      與此同時,要進一步完善國家所實施的免費師范生選拔與使用政策,培養一批愿意獻身農村義務教育,進得來、留得住的年輕師范畢業生.

      現階段,招收免費師范生的是少數幾所國家重點師范大學,這些大學本科生招生數量有限,尤其是來自中西部的生源有限,可以解決的問題有限.

      國家應考慮在未來一段時間,在經濟不發達和欠發達省份的省級師范院校中選擇一部分辦學質量較好的學校實施免費師范生教育,主要招收本省的生源、尤其是來自中小城鎮和農村的生源,為農村義務教育提供相對穩定、充足的師資.

      除此之外,應加大義務教育師資交流力度,在一段時間內通過實施城鄉義務教師交流機制來緩解當前農村義務教師數量短缺、質量不高的問題.

      據教育部官員介紹,目前福建省、天津市、遼寧省、河北省、江蘇省、湖南省、陜西省、海南省、甘肅省、貴州省都建立了中小學校長、教師的交流制度[2].

      國務院2012年發布的《關于深入推進義務教育均衡發展的意見》明確指出:"實行縣域內公辦學校校長、教師交流制度.各地要逐步實行縣級教育部門統一聘任校長,推行校長聘期制.

      建立和完善鼓勵城鎮學校校長、教師到農村學校或城市薄弱學校任職任教機制,完善促進縣域內校長、教師交流的政策措施,建設農村艱苦邊遠地區教師周轉宿舍,城鎮學校教師評聘高級職稱原則上要有一年以上在農村學校任教經歷."②如此,通過多措并舉,我們可以在短期內大大緩解農村義務教育師資的短缺與質量問題,從根本上解決城鄉義務教育發展不均衡問題,為廣大農村地區尤其是經濟欠發達和不發達地區農村適齡兒童接受公平的義務教育提供機制保障.

      第四,為流動人口子女接受義務教育提供同質教育資源保障是當前實現義務教育資源配置均等化必須妥善解決的問題.

      隨著中國市場經濟體制建設進程的深入和城市化進程的加快,人口流動規模不斷擴大,大量非戶籍人口進入城市務工,由此而來的是大量義務教育適齡兒童和少年進入非戶籍城市.

      據2010年統計,在義務教育階段,進城務工人員子女就達到了1167萬人[2],解決這部分兒童和少年的義務教育問題成為擺在各級政府、尤其是中央政府和流入地政府面前的重大課題.

      解決這一問題,必須通過管理機制創新來實現,即必須在中央政府的統一領導下,首先由國家教育行政部門制定相應的政策,明確接收流動兒童進行義務教育是城市公辦義務教育學校的基本義務,在此基礎上,在中央財政教育經費安排方面按照各類城市義務教育成本對接收流動兒童的城市撥付相應的義務教育經費.

      對于接收流動兒童和少年數量大而導致辦學條件超過國家相關標準的城市,撥付相應的專項教育經費,解決城市義務教育學校因接收流動兒童而導致的校舍、教學設施緊張而給本地兒童帶來的負面影響.與此同時,適當減少流出地的教育經費,以保障經費安排的合理性.

      與此同時,各類城市政府應在轉變管理觀念、給予流動人口國民待遇的前提下,將流動兒童和少年的義務教育問題納入本地教育發展規劃,在義務教育師資配置、教學條件改善、義務教育經費安排等方面做出相應的調整,確保流動人口接受公平教育權利的實現.

      參考文獻:

      [1]劉彥偉,文東茅.義務教育年限的國際比較[J].教育科學,2006,(5):16-17.

      [2]教育部官員談義務教育均衡發展[EB/OL].中國網,(2011-07-21)[2014-01-20].

      [3]陳靜漪.中國義務教育經費保障機制研究---機制設計理論視角[D].長春:東北師范大學,2009:5.

      [4]李玉蘭,整理."千 人 百村"調查:農村義務教育現狀[N].光明日報,2013-04-03.

      [5]楊東平.教育經費投入,不差錢? [N].中國青年報,2009-04-25.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159彩票{{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