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zigek"></table>
  • <acronym id="zigek"></acronym>
    <big id="zigek"></big>
    <tr id="zigek"><s id="zigek"></s></tr>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政治論文 > 政治學論文

    美國利益集團對政府官員的直接游說

    時間:2014-09-30 來源:未知 作者:傻傻地魚 本文字數:2121字
    論文摘要

      利益集團為了達到自己的政策目標,經常會使用各種途徑和方法對政府施加壓力和影響。他們施加壓力和影響的部門,在聯邦一級是國會、行政和最高法院。對政府官員施加影響時使用最頻繁、最重要的手段就是直接游說。游說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于誘因。傳統的方式是直接或間接的保持賄賂,傳統的方式雖然不道德但行而有效。現代的游說通常比向官員提供金錢或滿足其個人喜好更加微妙和復雜。它集中于向官員提供信息,展示實力,說服官員合作。

      內部游說針對利益集團目標有認同傾向的政策制定者。這種傾向既反映了說服反對者改變長期的觀點的難度,也反映出信任利益集團政策立場的同盟者的優勢。因此,工會游說主要支持勞方的官員,就像企業主要和支持工商業利益的官員游說一樣。

      金錢是內部游說活動的基本構成要件。很多利益集團在游說上每年要花費一百萬美元甚至更多。其他利益集團花費的少也能生存,但是十萬美元的底線是不能突破的。考慮到在華盛頓維持一個游說團體所需的成本,所以公司和貿易協會在游說活動中占有主導地位。

      因為美國的政府機構是三權分立式的,所以內部游說的分析也分成三個部分: 即立法、行政、司法的游說。立法游說。能與國會議員保持密切關系,獲取的利益將是巨大的。

      有了國會的支持,利益集團就能獲得實現其政策目標所需要的立法支持。同樣,國會議員也從游說者的合作中獲益。國會面臨的立法任務是巨大的,議員依靠自己信任的游說者來確定值得關注的議案。當共和黨的立法者在 1995 年控制國會時,他們邀請公司游說者直接參與起草影響工商業的立法。國會中的民主黨人表示強烈的抗議,但共和黨認為,他們只是從最理解工商業需求的人中尋求幫助,并指責民主黨人在自己控制權力時也與組織化的勞動團體進行了同樣的活動。

      游說者與國會議員之間能否有效的相處,部分取決于他們能否公平運作的聲譽。某個團體如果在獲得自己所需的一切都態度強硬,那么最后的結果可能是一事無成。游說者本身也期望官員是“平易近人”的,而不是官僚主義作風嚴重。一位國會議員說: “如果游說者給我提供錯誤或誤導信息,那就到此為止 - 不再見他。”壓力是另一個無法接受的行為。在 1993 年辯論北美自由貿易協定期間,美國勞聯 - 產聯威脅要報復支持該項立法的國會民主黨人。來自民主黨的對抗性反應特別強烈,以致然勞聯 - 產聯收回了先前的威脅。對立法者的游說策略是采用光明正大的方法: 提供信息、依靠與國會議員的長期聯盟,持續又不咄咄逼人的態度推進立法目標,形成“旋轉門”效應。

      利益集團與官僚機構之間的關系,最清楚不過的表現在監督全國工商業的監管機構中。例如,監管全美廣播公司的聯邦通信委員會FCC 就利用各個廣播組織提供的信息來制定管理這些組織獲得的許多政策。人們有時把聯邦通信委員會叫做機構俘虜(agency capture) 。俘虜現象證明,監管機構經過一系列階段,這些階段組成了一個生存周期。在一個機構存在的早期,它代表公眾監控某個行業,但是隨著機構逐漸成熟,它的活力不斷下降,最好的結果是維持現狀,最壞的結果就是成為它監管行業的俘虜。例如,2003 年,媒體公司成功游說聯邦通信委員會作出一項規定,增加單個公司在一個社區擁有的媒體服務商的總數。公民團體和很多醫院宣稱,這項規定只會讓媒體公司變得富足。

      由于缺乏競爭,新聞服務商不會有太大動力為公民提供高質量的地方新聞。在 1950 年代,商業廣播在一次選舉活動中成功游說了聯邦通信委員會反對建立強大的公共領域電視系統。例如將超高頻率分配給廣播站,而商業廣播占有更強大的高頻率,這也是 1950 年代大多數能接收節目的唯一頻率。無法接近大量的觀眾,公共電視在向國會要求額外的資金時容易底氣不足。沒有更多的資金,它就要靠自己奮斗并開發吸引觀眾的節目,增加了電視節目成本。這種惡性循環依然存在。

      游說法院。法院在教育和民權領域的判決讓利益集團認識到,司法機構也能成為“利用”的工具。利益集團有幾種司法游說的方式,其中包括努力影響聯邦法官的選定。生命類團體曾經對共和黨政府施加壓力,把反對墮胎作為提名聯邦法官的前提條件。同樣,民主黨政府在司法提名時面對來自贊成派別團體的壓力。

      法庭特別顧問摘要是司法游說的另一種形式。法庭特聘顧問的摘要是一種書面文件,利益集團可以將其在該文件中對特定案件的立場提請法庭關注。

      利益集團靠訴訟來努力影響法院。對有些組織而言,如“美國公民自由聯盟”,法律訴訟時游說政府的主要方式。美國公民自由聯盟經常承擔不受歡迎的事業,如為邊緣團體爭取言論自由權。這樣的游說在立法機構中沒有機會獲取成功,但在法院卻有可能獲得成功。例如,全國有色人種促進會自 1909 年創建時就十分強調法律訴訟,因為有數族群對選舉經常缺乏有效的影響力。

      總結內部游說的策略,這是利益集團的達成目標比較受歡迎的策略。直接的利益輸送達成高效的互動,同時構成了政府政治行為的一部分,甚至是不可或缺的。利益集團對政府的內部游說,某種意義上成為了一種積極的因素,是一種雙贏。

      參考文獻:
      [1]賴嬋丹. 美國利益集團對政府政策的影響[J]. 法制與社會. 2012(24) .
      [2]周薇. 試論美國的利益集團[J]. 社會科學論壇,2005(01) .
      [3]孔凡. 試析美國利益集團的發展軌跡[J]. 遼寧工程技術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 ,2009(01) .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159彩票{{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