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zigek"></table>
  • <acronym id="zigek"></acronym>
    <big id="zigek"></big>
    <tr id="zigek"><s id="zigek"></s></tr>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政治論文 > 政治學論文

    清代陳宏謀的為官之道探析

    時間:2018-12-01 來源:中國領導科學 作者:丁萍,陶建平 本文字數:5431字

      摘    要: 被譽為“康乾盛世優良官風的代表”和“嶺南儒宗”的陳宏謀, 在長達40余年的從政實踐中體現出的知行統一、克己奉公、清正廉潔、勤政務實等政治追求、為官理念和治政風格, 奠定了其“經世”典范的基礎, 對當前領導干部為官從政也有積極的啟示。

      關鍵詞: 陳宏謀; 為官治政; 知行統一; 克己奉公; 清正廉潔; 勤政務實;

    清代陳宏謀的為官之道探析

      陳宏謀 (1696-1771) 字汝咨, 號榕門, 原名陳弘謀, 為避清乾隆帝 (弘歷) 諱而改為陳宏謀, 廣西臨桂縣四塘鄉橫山村人。陳宏謀為官48年, 跨越清朝康熙、雍正、乾隆三朝, 歷任12省巡撫、總督, 官至東閣大學士兼工部、吏部尚書, 政績卓著, 官聲極佳。我國史學家錢宗范認為, 陳宏謀為官從政之道體現了“康雍乾三皇帝治政思想”, “是康乾盛世優良官風的代表”。[1]美國歷史學家羅威廉稱陳宏謀是“18世紀清朝統治精英最杰出、最有影響的漢族官員”。[2]陳宏謀也是清代理學名家, 有“嶺南儒宗”之稱。代表作有《五種遺規》《培遠堂文集》《手札節要》《課士直解》《培遠堂文錄》等。清賀長齡、魏源編撰的中國近代經世學文獻巨著《皇朝經世文編》, 收錄陳宏謀的文章53篇, 文章數量位居第二。“陳宏謀之所以重要, 不在其任職時間長, 也不在其工作成就, 而在于他是清朝地方官員的典范, 尤其是被人們稱為‘經世’治理風格的典范。”[3]陳宏謀“經世”治理風格所體現的為官治政思想, 被歷史上很多官員奉為從政指南, 也值得今天的領導干部學習和借鑒。

      一、知行統一, 勤學敏思篤行

      宋代以降, 程朱理學一直被奉為官方統治思想。陳宏謀青年時代求學, 師從的幾位名家都是程朱理學學者。所以, 奉行知行統一的理學思想, 重視理論與實踐的結合, 是陳宏謀學術和政治思想的突出特點。

      (一) 勤于學習, 通經明理

      陳宏謀認為, 學習對官員個人修養和為官從政都有重要影響。“明此理而內以克治其身心, 外以推暨乎民物, 不能不由于學。”[4]學習的作用, 對內可“克治其身心”, 加強自身修養;對外可“推暨乎民物”, 將所學用于齊家治國。他指出為官與學習并不矛盾, 贊同“即仕即學”“仕優而學”, 主張為官者要邊干邊學, 有堅實理論為基礎, 才能有大的成就和貢獻。陳宏謀本人便是例證。他從“迨入仕途官場, 事宜尤未嫻, 習臨民治事, 茫無所措”到成為朝廷重用、百姓擁戴的一代名臣, 一個重要原因是熱愛學習。凡“可為居官箴規者, 心慕手追不忍舍置。不敢謂仕優而學, 亦遮幾即仕即學之意云爾”。[5]他在書信中告誡友人注重學識長進、抓緊時間學習:“士人惟功名得失可以聽之于數, 至于學問器識, 全由人事, 有一分工夫便有一分進益。處可以用功之境, 值可以用功之時, 而因循錯過, 不但他人見輕, 即自己亦不免于后悔。學問要看勝于我者, 境遇要看不如我者, 隨時隨事以此著想, 則無自足自棄之病, 亦省卻多少希冀妄想矣。”他收錄一些優秀思想家、政治家關于為官從政的論述并加以評析, 編成《從政遺規》, 供為官者學習。希望官員們學有目標、行有依據, “推心、理之相同, 以盡治人之責, 而又參之前言往行, 以善其措施, 則宜民善俗, 或有取焉”。[6]他還指出學習經典著作不應流于表面、止于知道, 而應本著“即化即學之意”“循序漸進”“熟讀精思”, 深入鉆研和思考, 吸收其精神內涵。

      (二) 知行統一, 以行為主

      程朱理學中的實事求是、經世致用等思想頗受士大夫青睞。陳宏謀在其學術和從政生涯中一直力主知與行、理論與實踐相結合, 強調既要掌握知識, 更要踐之于行。他信奉程宋理學集大成者朱熹的知行觀:“知行常相須, 如目無足不行, 足無目不見。論先后, 知在先, 論輕重, 行為重。”[7]強調“知”是為了“行”, 要聯系實際學習, 并用理論指導實踐。他以自己的體會為例:“偶有得于圣賢緒論, 合之今日情事, 多所切中此心, 稍有把握, 措之事為, 幸免隕越不至。”[8]陳宏謀明確反對流于形式、僅僅為了學而學的“空學”。1758年, 他在寫給蘇州一位朋友的信中說:“學問之無關于身心者, 其病在求知而不求行”, 指出死記硬背、脫離實踐的學風弊病。對明代王陽明心學“偏于知而略于行”持批評態度, 認為“未免開后來蹈空之弊”。陳宏謀提倡“知得一字便行得一字, 知得一句便行得一句;隨處隨時, 返觀內照。”[9]以理論規范和指導行為, 同時在實踐中深化對理論的認識。陳宏謀這一思想, 對今天領導干部加強對馬克思主義基本理論學習, 尤其是加強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學習, 并自覺以其指導行動, 在行動中加深理解, 有很強的現實意義。

      二、克己奉公, 忠君報國愛民

      (一) 忠君報國, 秉持“至公心”

      忠君, 是儒家傳統的政治道德, 也是陳宏謀為官的基本原則。他主張官員要懷“至公心”, 去利己心。所謂“至公心”, 即“以君心為心, 承順不忘, 愿國家之事, 都得成就。”[10]官員應精忠報國, 與君主和國家意志保持高度一致。“士大夫當為天下養身, 不當為天下惜身。”應為擔負天下大任而修養自身, 而不應因擔負天下大任而計算私利, 過于愛惜自身。陳宏謀不僅以此教人, 也以身垂范。他為官數十年, 位高權重, 但一心為公, 不徇私情。第一次擔任湖南巡撫時, 為防止毗鄰湖南的廣西家鄉親人借自己的名號謀私利, 在《湖南巡撫任曉諭關防示》中特別公告:“有本地民人指稱相識, 招攬關說者, 一面查拿, 一面稟報。至于本部院用人行政, 惟有天理良心, 耿耿不昧, 獎善懲惡, 確乎不移”。[11]1758年初, 清高宗將官員不得在家鄉任職的回避制度擱置一旁, 特別任命陳宏謀擔任兩廣總督一職, 表達了對陳宏謀大公無私的高度信任, “陳弘謀隸屬廣西, 但伊久任封疆, 朕所深信”。[12]

      (二) 愛民為本, 知民親民惠民

      陳宏謀出身清貧, 對百姓疾苦感同身受。此外, 作為一個有智慧和遠見的政治家, 他也很清楚“水則載舟, 亦能覆舟”的道理。他“以愛民為本”, 主張官員要知民、親民、惠民。首先, 要知民。他認為“朝廷設官, 原以為民, 官必愛民, 及為盡職。故府州縣官皆以‘知’為名, 又名之曰‘地方官’, 謂地方之事, 府州縣當無所不知也。百姓稱官曰‘父母’, 自稱曰‘子民’, 謂民間苦樂, 府州縣當無不關切如一家也。”[13]地方官被稱為“知府”“知州”“知縣”, 寓意官員要知曉民意體察民情, 而身為“父母官”, 也應像關心愛護自己的家人一樣對待百姓。其次, 要親民。陳宏謀任上, 官民關系總體相對和諧, 但也存在一些造成官民關系緊張的突出現象。如地方官員常年陷入日常事務而深居官府, 與百姓接觸很少;官員只顧揣測上司好惡、對下缺乏“耐煩心”等。為此, 陳宏謀要求官員們走出官府, “巡歷鄉村”, 多接觸民眾, 傾聽民吁, “好民好”, “惡民惡”, 以“民事為己事”, 對每一次群眾請命都要重視和認真回應;要求官員們以擺事實、講道理的交流勸解方式推行“原則”, 不應高高在上、頤指氣使、強制壓服, 以建立和諧的官民關系。再次, 要惠民。陳宏謀對一些官員“惟知迎合上司喜怒如何, 至于小民利害則前后更不暇計”提出批評, 主張為官者應關心民眾疾苦, 造福于民, “行其有利于民者, 去其有害于民者”“如興一利也, 惟恐不利于民, 惟恐利民不久, 更惟恐利少而害多;除一弊也, 惟恐害之不去, 惟恐此時無害而將來有害, 更惟恐一害未去別害又生。”[14]他主張“地方官職在牧民, 民之事即己之事也。一舉一動皆須從民生起見。舍為民而言辦事, 其事可知, 其居官亦可知矣”, 說“人之心思、物力只有此數。于浮文上多一分, 即于實事上少一分。居官者能以周旋上官之心力致之于民, 地方民生未有不實受其惠者”。很顯然, 陳宏謀是將利民放在首要位置, 將為民謀利作為施政出發點的。這對我們今天堅持“以人民為中心”“始終把人民利益擺在至高無上的地位”也有重要的借鑒。

      三、清正廉潔, 律己重教嚴督

      治國首重吏治。明朝吏治腐敗導致政權傾覆的教訓, 清代前期的統治者不得不重視。但乾隆中期, 官場奢腐之風日漸滋長。陳宏謀對官場貪腐現象深惡痛絕, 強調“廉潔乃居官首重”, 表示對屬下官員過失以教育為主, 不會輕易處分, “惟一涉貪污, 則疾首痛心, 不能一刻稍待”, 表達出反腐的堅決態度。在其著述中關于廉政的文獻逾百萬字, 廉政思想極為豐富。

      (一) 重自律, 加強修養

      陳宏謀認為官員要有“天理良心”。他在選編《親民官自省六戒》的按語中說:“官無良心, 無天理, 民有不受其殃哉!官如存良心, 循天理, 民有不蒙其澤者哉!”[15]告誡為官者將“天理良心”四字“懸之心目之間”, 時時觀照自省;提倡正確看待義與財。奉行“非吾義, 錙銖勿視。義之得, 千駟無愧。物有多寡, 義無不存, 畏非義如毒螫”。[16]將“義”作為取舍財物的標準, 遠避不義之財;提倡正確看待名與利。陳宏謀在給家人的書信中寫道:“好名聲是不可少的, 至于‘利’字則不能強求, 亦不必設計苦求……只怕苦心求利, 不顧聲名, 轉至后來衣食不繼, 面目可憎, 難以見祖宗, 難以見親友耳。”[17]反映了他重視清白、淡泊功利的義利觀和榮辱觀。他主張以儉養廉, 提醒官員應常思前想后, 想一想自己為官之前的日子, 想一想自己卸任官職之后的日子, “思前則知足, 思后則知儉”, 知足以常樂, 知儉以成廉。陳宏謀這些諄諄告誡, 也是他自己身體力行的廉政守則。

      (二) 抓教育, 以教化人

      陳宏謀除了撰寫《從政遺規》, 收錄眾多為官治政的名家名篇匯編成官箴, 為官員提供極具哲理又通俗易懂的教育讀本之外, 還強調重視和加強對官場中負責具體執行事務官吏的教育。[18]陳宏謀認為朝廷政令最終依靠胥吏執行, 而且官員調動頻繁, 但胥吏任職相對穩定, 如果他們貪贓枉法、欺官詐民, 危害將極為嚴重。“治亂之要, 其本在吏, ”必須加強對胥吏的教育與管理。為此, 陳宏謀編著了《在官法戒錄》。該書摘錄了關于官吏善行和劣跡及行為后果的典型事例, 并逐條加以評析, 目的是希望官吏通過此書“見善而以為法, 見不善而以為戒”。[19]該書實際上就是一部警示教育教材。

      (三) 嚴督查, 重在基層

      陳宏謀身處的雍乾時期, 官僚體系中充斥一些不良習氣。陳宏謀在其書信中批判了官員消極懈怠、迷于私利、媚上欺下、照本宣科等“官場陋習”, 并提出下級屬吏應更加“盡”心“盡”意, 上級官員應更勤于督查。[20]陳宏謀派遣省級巡視官員深入州縣聽取報告, 調派中層官員執行更為常規的監督工作。對縣級官員的督查尤為嚴格, 既查看他們的公文內容, 又實地觀察他們的品行, 并進行標準嚴格的評估, 以此作為年終獎懲的重要依據, “其中出類拔萃者”可獲得提拔。對官員既嚴格要求, 也適當激勵, 以調動和保護他們勤政廉潔的積極性。將規范、客觀的評估作為獎懲官員的重要依據, 是陳宏謀吏治治理的創新, 也為后來的官員考核和任用積累了經驗。

      四、勤政務實, 明職履職盡職

      陳宏謀在勤于政事方面堪稱楷模。《清史稿·陳宏謀傳》形容他為國為民“勞心焦思, 不遑晝夜”。云南總督張允慶上疏舉薦陳宏謀任云南地方官, 稱贊他“以實心行實事, 視國事如家事”。陳宏謀勤政務實的從政風格, 與他明職履職盡職的思想密不可分。

      (一) 要明職, 存實心

      陳宏謀認為官員首先要明確自己的身份和職責。他在為呂新吾《明職》所寫的按語中說:“有是事, 始設是官。官因事而設, 事即待官以理者也。”[21]認為設官分職的本意在于為國家和百姓辦事。為官者應牢記自己的職責, 認真對待自己的職責, 不推卸不敷衍, 方可稱職。“不然, 有官與無官等甚, 且有官而受害, 反不如無官。”

      (二) 要履職, 辦實事

      陳宏謀認為, 吏治好壞不僅在于官員能否明其職, 更在于其能否切實履責, 做到辦實事。他反復強調“士大夫濟人利物, 宜居其實”, 反對徒有形式、虛為應付的表面功夫和隨波逐流、得過且過的消極怠工。他批評一些官員對待分內之事推脫躲避, “或畏其難, 或以為迂, 或陽奉而陰違, 或始勤而終怠”, [22]最終導致政務荒廢。

      (三) 要盡職, 求實效

      陳宏謀主張官員做事要專心且盡心, 對“全省官員, 奔走之時多, 辦事之時少。視民事如末務, 每日以余力及之”提出告誡, 要求官員“凡有益民生之事, 不以小而忽, 不以難而阻”。陳宏謀還主張官員做事要抓住根本, 力求實效。為了解實際情況, 陳宏謀強調要重視調查研究。他在江西初任巡撫時, 不僅要求縣令繪制各縣地圖, 還要求詳細匯報所轄區域的32個基本事項。他提醒屬下官員, 各地情況有異, 若不能把握本地的特殊性, 就難以抓住重點, 有效治理。陳宏謀以身作則, 所到之處無不留下其勤政務實的業績, 尤其在興教辦學、發展水利、防治災害、發展生產、整飭吏治、改善民生等事關國計民生的事業上, 成效顯著, 深得民心。說明百姓需要的官員不僅要干干凈凈, 還要勤勤懇懇。

      清代著名學者袁枚評價陳宏謀“以用世為心, 不談元妙;以聞過為喜, 不事矜張;以淡泊自甘, 而不以敝馬贏車取人;以恭儉自持, 而不以矯情飾行鎮物;析理必窮其微, 愛民自核其實。”[23]這可以說是對陳宏謀為官做人的真實寫照, 也是對其政治品格和政治追求的概括表達。

      “觀今宜鑒古”, 作為康乾盛世官場的杰出官員, 陳宏謀為官治政思想, 為我們了解清代封建興盛時期的社會政治文化風貌和相對優良的官風提供了研究范本。這對今天領導干部提高理論修養, 堅定政治忠誠, 優化官德官風, 強化政治擔當, 提高從政水平都有重要的借鑒作用。

      注釋:

      1錢宗范.淺論陳宏謀和《陳宏謀家書》[J].學術論壇, 1998 (5) :88-92.
      2[3][12][20]羅威廉.救世:陳宏謀與十八世紀中國的精英意識[M].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 2016:2, 3, 76, 438.
      3張俊杰.陳宏謀與清代理學[J].古籍整理研究學刊, 2010 (1) .[5][6][8][15][16][18
      4[21]陳宏謀.五種遺規[M].北京:線裝書局, 2015:312, 312, 312, 414, 17, 438, 438, 344.
      5朱熹.朱子語類 (壹) ·卷九[M]∥朱子全書:拾肆.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2002.
      6張俊杰.陳宏謀與清代理學[J].古籍整理研究學刊, 2010 (1) .
      7陳宏謀.五種遺規[M].北京:中國華僑出版社, 2012:358.
      8[23]張家璠.陳宏謀與朱子學[J].河池學院學報, 2006 (6) .
      9孔祥文.陳宏謀吏治思想研究[J].蘭州學刊, 2007 (6) .
      10張俊杰, 覃晉.從《培遠堂文檄》看陳宏謀為官之道[J].桂林師范高等專科學校學報, 2017 (1) .
      11陳宏謀.陳宏謀家書[M].桂林: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 1997:244.
      12陶建平.清代地方官場病及其救治之道—陳宏謀從政箴言探要[J].學術論壇, 1996 (2) .

      丁萍,陶建平.陳宏謀為官治政思想探要[J].中國領導科學,2018(06):117-120+125.
        相關內容推薦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159彩票{{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