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zigek"></table>
  • <acronym id="zigek"></acronym>
    <big id="zigek"></big>
    <tr id="zigek"><s id="zigek"></s></tr>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政治論文 > 政治學論文

    梁啟超對中國社會主義的認識探析

    時間:2018-10-16 來源:聊城大學學報 作者:王敬華 本文字數:10163字

      摘    要: 梁啟超是中國較早接觸到社會主義學說和評價馬克思的思想家。他在1903年對資本主義的基本矛盾和社會主義代替資本主義的必然性就已經作了近乎科學的分析, 與馬克思、恩格斯的有關思想十分相近。梁啟超認為, 社會革命是“二十世紀史的唯一特色”, 社會主義問題已“國際化”, “社會主義為最高尚純潔之主義”。在20世紀20年代關于社會主義的論爭中, 梁啟超闡述了其對社會主義道路的理解:中國當務之急是發展本國資本主義, 為實現社會主義積蓄力量;社會主義者在現階段要利用資本家以達到發展生產力的目的, 同時又要防止資本主義所帶來的負面作用, 并為社會主義創造條件;社會主義“若專注分配而忘卻生產, 則其運動可謂毫無意義”。梁啟超的社會主義思想, 是其對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和中國式社會主義道路的初步探索, 不能把梁啟超主張在一定階段上發展資本主義實業的思想說成是反對社會主義, 中國革命和建設的經驗教訓, 要求我們在“革命”和“改良”的關系問題上, 也要防止“左”和右兩種傾向。

      關鍵詞: 梁啟超; 社會主義; 資本主義; 革命; 改良;
     

    梁啟超對中國社會主義的認識探析
     

      Abstract: Liao Qichao was one of the earliest ideologists who studied the socialist ideology and reviews the Marxism. In 1903, he carried out a rigorous analysis of the basic paradox of the capitalism and the inevitability of the replacement of socialism to capitalism, which was similar with the conclusion of Marx and Engels. Liang Qichao argued that the social revolution was the only characteristic of the history of 20 th century, socialist affairs had been internationalized, and socialist was gracious. In the debate of the socialism in 1920 s, Liao Qichao claimed his perspective of the socialist road: China should develop the capitalism to accumulate strength for the socialism; the socialists should make use of the capitalists to develop the productivity, and be careful of the negative effect from capitalism; the socialism would be meaningless if more attention were put on the allocation rather than the production. Liang Qichao's socialist ideology was the preliminary exploration of the localization of Marxism in China and Chinese-style socialist road. We should prevent left-leaning or right-leaning in revolution or improvement.

      Keyword: Liang Qichao; socialism; capitalism; revolution; improvement;

      梁啟超是中國較早接觸到社會主義學說, 并在中國最早評價馬克思的思想家。對梁啟超社會主義思想的歷史地位, 學界見仁見智, 眾說紛紜。就負面評價來說, 有人將梁啟超定位為“偽社會主義”者、反革命, 并加以批判;也有學者認為梁啟超在20世紀初期“西學東漸”的背景下拒斥馬克思主義, 其社會主義觀與馬克思的社會主義思想有著原則上的不同, 等等。

      從20世紀初期到現在, 中國馬克思主義者對社會主義問題的認識在不斷進步, 但人們對于梁啟超在社會主義思想史上的歷史角色的定位似乎還未來得及重估。梁啟超是不是一位反社會主義者?他在進行社會主義革命的立場問題上有沒有正確的成分?梁啟超社會主義觀與馬克思主義社會革命論有沒有相通之處?本文擬以相關文本為依據作出新的探討。

      一、梁啟超對現代社會主義的實質和產生原因的分析

      梁啟超在1901年發表的《南海康先生傳》一文中, 對康有為哲學作出如下評價:“先生之哲學, 社會主義派哲學也。……理想之國家, 實無國家也;理想之家族, 實無家族也。無國家無家族則奈何?以國家家族盡融納于社會而已, 故曰社會主義派哲學也。” (1) 當時歷史背景下的時代課題, 是如何使西方先進思想與中國傳統文化相貫通, 救亡圖存, 推動社會進步。因此, 梁啟超認為, 社會主義的最終目的是“行大同救天下”, “今日眾生受苦最深者, 中國也。” (2) 梁啟超在1902年發表的《進化論革命者頡德之學說》一文中高度評價馬克思, 認為馬克思的社會主義思想為“今之德國有最占勢力之二大思想”之一。 (1)

      (一) 資本主義自由競爭極度發展的結果導致社會主義產生

      梁啟超在1903年發表的《二十世紀之巨靈托辣斯》一文中說:“托辣斯嗚呼起?起于自由競爭之極敝。……斯密氏所謂供求相劑, 任物自已, 而二者常趨于平, 此實自由競爭根本之理論也。” (2) 梁啟超對自由競爭的積極作用予以充分肯定:一是造成“生產家不得不改良其物品, 低廉其物價, 以爭販路”;二是促使生產家“節減其生產費, 擴充其生產力”;三是造成“新式機器之發明, 技術意匠之進步, 相緣而生焉。……故交通機關 (即輪船鐵路等) 隨而擴張, ……如此, 則于全國全社會種種方面, 互添活力, 而幸福遂以驟進。十九世紀之文明, 無一不受自由競爭之賜。” (3)

      繼之, 梁啟超又分析了自由競爭的負面作用:過度的自由競爭, 一是造成“生產力驟增, 而消費力 (即買物者) 歲進之速率, 不足以應之。于是生產過羨, 物價下落, 不知所屆。小資本家紛紛倒閉, 而大資本家亦綦憊矣。”二是造成勞動者失業。為達競爭之目的, 廉價勞動力“婦女兒童, 使為過度之勤動”。三是“弱肉強食, 兼并盛行, 于是生計界之秩序破壞, 勞動者往往失糊口之路, ……故大資本家從而壟斷焉。……社會主義者, 自由競爭反動之結果;托辣斯者, 自由競爭反動之過渡也。” (4)

      恩格斯在《社會主義從空想到科學的發展》一文中談到資本主義社會的自由競爭時指出:在資本主義社會里, “一方面是機器的改進, ……意味著工人不斷遭到解雇:產生了產業后備軍。另一方面是生產的無限擴張, 這也成了每個廠主必須遵守的強制性的競爭規律。這兩方面造成了生產力的空前發展、供過于求、生產過剩、市場盈溢、十年一次的危機、惡性循環:這里是生產資料和產品過剩, 那里是沒有工作和沒有生活資料的工人過剩。……這種矛盾發展到荒謬的程度:生產方式起來反對交換形式。” (5)

      恩格斯正是從資本主義的自由競爭入手, 分析了資本主義的基本矛盾, 無產階級與資產階級的矛盾空前激化, 必然造成生產過剩的經濟危機, 通過無產階級革命, 必然導致社會主義的產生。梁啟超在1903年對資本主義的基本矛盾和社會主義代替資本主義的必然性就已經作了近乎科學的分析, 其思想之深邃, 令后人感佩。

      (二) 社會革命是“二十世紀史的唯一特色”, 社會主義問題已“國際化”

      在1902年發表的《干涉與放任》一文中, 梁啟超將“古今言治術者”概括為“干涉”與“放任”兩種主義。前者主張“當集權于中央, 其所重者在秩序”;后者主張“當散權于個人, 其所重者在自由”。依據對“干涉主義”和“放任主義”的定義, 他還劃分了以下時代:放任主義全勝時代 (十八世紀至十九世紀上半葉) , 干涉主義與放任主義競爭時代 (十九世紀下半葉) , 干涉主義全勝時代 (二十世紀) 。他說, 資本主義造成“兼并盛行, 富者益富, 貧者益貧。于是近世所謂社會主義者出而代之。社會主義者, 其外形若純主放任, 其內質則實主干涉者也。……社會主義, 其必將磅礴于二十世紀也明矣。” (6) 梁啟超斷言, 社會主義是20世紀的世界大勢所趨。

      1902年, 梁啟超赴美洲大陸訪問, 接觸到了美洲的社會主義者。在是年發表的《新大陸游記》中, 梁啟超提出:應該崇拜與信奉麥克士 (馬克思) 的著作, “蓋社會主義者一種之迷信也。” (7) 因此, 他積極倡導研究社會主義問題。在1907年發表的《社會主義論序》中, 梁啟超提出, 國民具有雙重身份, 即“國家一分子之資格”和“世界人類一分子之資格”, 前一種資格要求國民研究國家的性質與本國的國情, 思考對于國家的進步有所貢獻;后一種資格, 應研究世界之大問題及其大勢所趨, 并順應這一大趨勢。世界之大問題是什么?梁啟超認為, “社會主義, 雖不敢謂為世界唯一之大問題, 要之為世界數大問題中之一而占極重要之位置者也。” (1)

      梁啟超作為一個由“天下”論中國的思想家, 總是從世界發展的大勢來探討中國要走什么道路的問題。在1916—1920年發表的《歐游心影錄》的《國際勞工規約評論》篇中, 他認為:近代社會主義首先在工業革命最早的英國發生, 后來, 資產變成“國際化”, 于是勞工運動也變成“國際化”, 所以在中國, 社會主義問題也將會發生。世界大同觀念已被馬克思發現, “一八四八年, 德國的馬克思發表一篇《共產主義宣言》, 內中有一句驚心動魄的話, 說是‘貧民無祖國’。” (2)

      (三) “社會主義為最高尚純潔之主義”

      依據相關文本, 梁啟超對社會主義本質的認識主要包括以下三點:第一, 社會主義是“近百年來世界之特產物”。梁啟超認為, 社會主義的要義為“土地歸公, 資本歸公”。他列舉了東漢王莽改制, 并認為其措施具有社會主義性質。他注釋“分田劫假”說:“分田, 謂貧者無田, 取富人之田耕種, 共分其所收。假者, 如貧人賃富人之田也。劫者, 富人劫奪其稅, 欺陵之也。此即以田主資本家為劫盜之意也。又宋蘇洵曰:‘自井田廢, 田非耕者之所有, 而有田者不耕也。’” (3) 梁啟超為了利于當時的讀者理解近代社會主義產生的原因, 以漢代富人對窮人的剝奪, 比擬資本家對勞動者的剝削, 認為中國古代井田制度, 與近代歐洲社會主義具有想通之處。

      第二, 社會主義的“精神”與“方法”有所不同。梁啟超認為, 社會主義精神是絕對要采用的, 而且這種精神不是外來的, 原是我所固有。中國古代的“均無貧, 和無寡”, “恒產恒心”等思想, 就是社會主義的精要表述。至于實行方法的采用程度, 要從本國的國情出發, “歐洲為什么有社會主義?是由工業革命孕育出來。” (4) 梁啟超還列舉了大量事實, 強調中國不能照搬歐洲社會主義模式。梁啟超在這里已經區分了社會主義理論和實踐、旗幟與道路等問題, 探討了社會主義的傳統文化資源, 并初步提出了馬克思主義理論要與本國實踐相結合, 走中國式社會主義道路的思想。

      第三, 社會主義是美好的社會經濟組織, 其本質是自由平等的人道主義精神。在《國際勞工規約評論》中, 梁啟超認為, 社會主義的本質, 是根本改造社會經濟組織中不公平之處, “對于現在的經濟組織, 認為不合人道, 要重新組織一番, 這就是社會主義。” (5) 梁啟超認為, 改造和組織的方法有多種:或共產, 或集產;或用急進的手段, 或用和平漸進的手段。

      二、梁啟超對中國式社會主義道路的初步探索

      20世紀初期, 社會主義僅處于理論形成階段, 隨著社會主義學說逐漸傳入, 中國思想界一批知識精英關注的問題是:什么是社會主義?怎樣正確對待社會主義?社會主義的世界意義等問題。而到了20年代, 馬克思主義在一定范圍得到傳播, 社會主義在中國已經不再僅僅是理論, 而是社會主義思潮。中國要不要進行社會主義革命?怎樣進行社會主義革命?如何根據中國國情探索中國式社會主義道路?在這樣的背景下, 20世紀20年代, 在中國理論界展開了關于社會主義的論爭。梁啟超參與了此次論爭, 并闡述了其對社會主義的理解。

      (一) 中國當務之急是發展本國資本主義, 為實現社會主義積蓄力量

      梁啟超說:中國的社會的社會主義運動, 與歐美有所不同, 中國面臨的最迫切的問題, “在如何而能使多數之人民得以變為勞動者。” (1) 在歐美提倡社會主義, 即“無產階級與有產階級”的抗爭, 而民國初年, 由于中國生產力的落后, 造成人民大量失業, “有業無業”, 即就業和生存問題成了一個最大的問題。因此, 梁啟超認為, 要解決這一問題, 就要大力發展工商業, 讓大量從農業生產中游離出來的人被吸收到工業生產中, 為社會創造財富, 同時也為自己謀生存。在勞資矛盾還沒有成為主要矛盾, 中國的資本主義還沒有得到充分發展的情況下實行社會主義, 是脫離中國國情的。

      梁啟超認為, 為了使中國在世界上有自立之地, 就應該竭力提倡發展中國自己的資本家, 使其能與外國資本家相抵抗。若不顧中國國情, 照搬外國經驗, 外國資本家就會主宰中國的實業, 控制中國的經濟。中國的當務之急是如何壯大本國的經濟實力, 而抵御外國的經濟壓力。所以, 梁啟超認為, 社會主義過早實施, 就會使國家富強無法實現, 也不會使人民幸福。社會主義運動的主體是工人階級, 而不發展資本主義經濟, 就不會產生工人階級, 他認為社會主義運動要有主體力量, 首先要發展資本主義經濟, 造成大量的工人。因而他提出“借資本階級以養成勞動階級, 為實現社會主義之預備” (2) 的方案。

      梁啟超還辯證地認為, 資產階級與無產階級作為對立的階級, 其階級利益是根本對立的, 但二者作為矛盾的雙方又具有統一性, 二者是一對孿生兄弟, 殆如“狼狽相依”而不可分離, 所以既要看到資產階級是無產階級的敵人, 也要看到它是無產階級的朋友, 對資本主義應采用相應對策以避害取利。

      (二) 社會主義者對資本家應采取正確的態度和政策

      梁啟超認為, 社會主義者一方面要防止資本主義的過度發展所帶來的負面作用, 一方面要利用資本家以達到發展社會生產力的目的, 并為社會主義創造條件。

      第一, 大力發展資本主義。梁啟超認為, 資本主義的發展在中國是大勢所趨, 是社會生產力發展的客觀要求, 不應該人為地加以阻止。對于外資, 亦不必抗阻。盡管外資的目的是剝削并掠奪我國勞動力的剩余價值, 但畢竟有利于我國經濟的發展, 比通商中的“載糟粕而來刮脂膏而去”要優越得多, 更何況“其結果必能為我產出勞動階級以為將來自樹立之基也。故吾以為資本階級之發生, 吾輩抗阻其事為不可能, 且亦誠無抗阻之必要。” (3) 所以梁啟超認為, 先發展資本主義, 是有利于中國進步的事情。

      第二, 在資本主義向社會主義過渡的階段中, 不能任由資本主義發展, 應采取矯正態度和疏泄態度。所謂矯正態度, 是指遏制資本家的過渡掠奪, 造成過大貧富差別。矯正的手段, 可采用社會的監督、政府的立法等形式。所謂疏泄態度, 是指不能恃資本家為國中唯一之生產者, 致生產與消費絕不相謀, 釀成極端畸形之弊。故必同時有非資本主義的生產, 以與資本主義的生產相為駢進。 (4)

      第三, 發展和壯大工人階級的隊伍, 為最終埋葬資本主義作好準備。梁啟超認識到社會主義取代資本主義的歷史必然性, 并充分肯定中國工人階級的作用。他充分肯定中國無產階級在世界無產階級運動中的作用, 認為中國無產階級實現社會主義, 戰勝資產階級之日, 也就是全世界進入世界大同, 資本主義消滅之時。“吾確信在稍遠之將來, 必有全世界資本家以中國為逋逃藪之一日。” (5) 所以中國無產階級肩負著一舉消滅全世界資本主義的任務。中國無產階級要完成此重大的任務, 就必須發展壯大隊伍, 提高自身的覺悟、知識和能力。

      (三) 社會主義若只注重分配而忘卻生產, 就會失去意義

      梁啟超認為, 歐美國家提倡社會主義, 是因為生產發展到一定的程度, 分配卻發生了問題;而中國在生產還沒發展起來的情況下, 若忘卻生產而專注分配, 就不可能從根本上擺脫貧窮落后, 而這正是外國資本家最愿意看到的。“故吾以為在今日之中國而言社會主義運動, ……若專注分配而忘卻生產, 則其運動可謂毫無意義。” (1) 只有發展生產, 提高社會主義國家的綜合國力, 才能在國際競爭中處于有利地位。

      梁啟超還分析了勞動階級和游民的區別。勞動者與散漫的游民的階級地位相同, 都處于被壓迫地位, 但卻是兩個不同類型的群體, 勞動階級是由多數有職業的人形成的, 他們有自己的正當利益和職業操守。而無業游民則與之不同, 他們本來并無所謂正當利益。勞動階級可以成為社會主義運動的主體, 游民則不可以成為社會主義運動的主體。只有將游民改造成勞動階級, 才能使他們成為社會運動的主體。“然則如何而能使國中多數人棄其游民資格而取得勞動者資格耶?曰:舍生產事業發達外, 其道無由。生產事業發達……然后我之游民可以減少, 而我之勞動階級可以成立。” (2) 勞動階級的發展壯大, 才會有社會主義運動的主體, 社會主義才能得以出現。

      梁啟超對中國勞動者階級和游民的分析, 在毛澤東著作中能夠找到思想相近、文字相類的語句。毛澤東同志在1939年發表的《中國革命和中國共產黨》一文中指出, 游民是由于中國的殖民地和半殖民地的地位, 造成的“中國農村中和城市中的廣大的失業人群。……這個階層是動搖的階層”, 因此, 為防止他們的破壞性, 要善于改造他們。 (3)

      三、梁啟超社會主義思想的歷史地位

      1840年, 西方列強的堅船利炮挾帶西方科學文化一同涌入國門, 給中國人帶來了奴役、災難和恥辱, 同時也給國人送來了擺脫奴役、災難和恥辱的思想武器, 促使中國走向世界歷史。由于民族危機的加重, 如何救亡圖存, 成為時代課題。當時哲學和文化的主題是:“會通中西, 實現中國傳統哲學思想的現代轉換, 從而徹底轉變傳統中國的‘用夏變夷者, 未聞變于夷者’的以天朝上國自居而睥睨夷狄的觀念。” (4) 梁啟超生活在20世紀初期中西文明碰撞的大背景下, 他把西方的現代思想轉化到中國社會發展的要求之中, 使中國文化的發展體現出了與時俱進的精神。筆者擬就梁啟超社會主義思想的歷史地位提出以下幾點拙見, 供學界同仁參考。

      (一) 梁啟超的社會主義思想, 是其對馬克思主義中國化、中國式社會主義道路的初步探索

      20世紀初期深刻的文化變遷和社會變革, 促使梁啟超等先進知識分子為探求救國救民的真理, 積極向西方學習。梁啟超在1922年發表的《五十年中國進化概論》一文中, 將當時的國人對自己的不足的認識過程分為三個時期:第一期, 先從器物上感覺不足。最初人們的認識停留在感性層面, 認為中國僅僅是器物文化方面的落后, 中國需要發展經濟, 尤其需要發展軍事工業。于是在曾國藩、李鴻章、張之洞、左宗棠等“洋務派”代表人物的倡議下, 福建船政學堂、上海制造局等等漸次設立起來。第二期, 從制度上感覺不足。中國的器物不如人, 其根本在于其政教國體不如人。于是就有了康有為、梁啟超等人的“變法維新”運動。第三期, 從文化根本上感覺不足。變法維新的失敗、甲午戰爭的慘敗的事實向人們證明:西洋的器械、制度并不是隨便可以配置于孔孟之道的“器”。中國的失敗, 實際上是兩種社會制度較量的結果, 中國的封建社會抵抗不住資本主義社會。中國不僅要在經濟、政治上發展, 更要在文化上發展。梁啟超認為, 第三期是“全部解放的運動, ……算是劃出一個新時期來了” (5) 。

      鴉片戰爭后, 梁啟超等思想家們在向西方尋求真理的過程中, 興起了翻譯介紹馬克思主義、社會主義的熱潮, 但如何把社會主義的選擇與對中國傳統文化的現代轉化和對資本主義的批判相聯系, 成為當時一個重大而緊迫的時代課題。對這一課題, 思想家們各抒己見, 但在“救亡圖存”這一基本價值取向上是一致的。

      梁啟超盡管沒有明確提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概念, 但對什么是社會主義、馬克思主義學說的歷史地位等問題都做出了自己的回答, 并結合中國國情對中國式社會主義道路進行了積極探索。梁啟超是“最早全面解讀了馬克思主義思想, 最早結合中國實際情況制定一條社會主義在中國的實現路線” (1) 的思想家, 因此, 將梁啟超定位為反社會主義者、反馬克思主義者、資本主義制度的鼓吹者等說法是有待商榷的。

      (二) 應正確評價梁啟超在一定階段上發展資本主義實業的主張

      在20世紀20年代的社會主義論戰中, 關于社會主義的實施路徑, 中國可否進行直接的社會主義革命, 這在當時的中國年青馬克思主義者中并沒有形成統一的認識。因此, 當梁啟超主張在獎勵民族工商業的范圍內來進行社會主義運動時, 就被當時的李達、陳獨秀等思想家認為他是主張資本主義, 反對社會主義。

      客觀地說, 梁啟超的“借資本階級以養成勞動階級”, 為實現社會主義做準備的思想, 具有一定的合理性。從理論上看, 這一思想與馬克思的唯物史觀具有一致性。馬克思在《<政治經濟學批判>序言》中, 揭示了人類社會發展的基本規律, 并指出資產階級的生產關系, 是社會生產過程中的最后一個對抗形式。這種對抗是資本主義社會本身無法消除的。“但是, 在資產階級社會的胎胞里發展的生產力, 同時又創造著解決這種對抗的物質條件。” (2) 這顯然具有發展生產, 培養勞動階級, 為社會主義革命是做準備的思想。

      毛澤東在《中國革命和中國共產黨》中, 把社會主義看作一個相當長的歷史發展過程, 這一過程的最終結果是資產階級和資本主義的消滅, 但在其初始階段上又必須借助資本主義和資產階級的力量, 以達到發展生產力, 最終消滅資產階級的目的。“資本主義會有一個相當程度的發展, 這是經濟落后的中國在民主革命勝利之后不可避免的結果。……中國資產階級民主革命的最后結果, 避免資本主義的前途, 實現社會主義的前途, 不能不具有極大的可能性。” (3)

      梁啟超十分清醒地認識到中國在生計上走社會主義道路的問題, 然而從馬克思主義科學社會主義的角度分析, 社會主義的本質不是以解決人民的生計為出發點, 而是以“人類解放”和“人的全面自由發展”為出發點和根本目的的, 而要達到此目的, 首先要讓每一個勞動者在經濟上得到解放。梁啟超錯誤地把社會主義發展過程中的一項任務當作根本目的來認識, 當然是不科學的。同時, 他把社會主義等同于中國古代的平等、大同、仁愛觀念也是錯誤的。但在當時歷史條件下, 馬克思主義在中國還處于傳播過程中, 因而梁啟超對社會主義也不可能獲得完整準確的認識。

      (三) 應正確認識和處理革命和改良的辯證關系

      馬克思學說在本質上是革命的學說, 依照唯物史觀, 社會主義代替資本主義, 必然觸及到統治階級的根本利益, 而統治階級必然要使用一切暴力手段來壓制社會變革, 在這里, 對統治者抱有任何幻想都是錯誤的, 所以暴力革命不可避免。然而, 當具體考慮革命和奪取政權的形式和道路等問題時, 馬克思、恩格斯的主張卻是相對多變的。因為這是策略層面的問題, 是可以隨機應變的。暴力革命的對象是擁有暴力鎮壓手段的官僚國家機器, 而在不存在官僚國家機器的國度里, 有可能不經過暴力革命而向社會主義過渡。馬克思、恩格斯有時候還反對革命。首先, 他們反對少數人的革命。在他們看來, 無產階級革命只能是多數人推翻少數人統治的革命, 社會主義意味著由工人階級勞動大眾共同占有生產資料, 這一本質便決定了達到目的所應采取的手段。其次, 馬克思、恩格斯反對社會主義者在實行社會主義變革的歷史條件不具備的時候去奪取政權, 這一思想的重要性, 在理解20世紀許多落后國家社會主義運動的命運時一再顯現出來。 (1)

      梁啟超是一個“進化論的革命論者而不是階級論, 特別是無產階級專政論”的革命論者 (2) 。1902年, 梁啟超在《釋革》一文中, 以進化論的觀點, 將革命區分為漸進的“改革”和突發的“變革”雙重含義。如此說來, 他對革命的意義認識非常清楚。但他反對條件不具備時進行革命, 同時主張盡量避免革命, “革命都是出于不得已, 本非吉祥善事, 免得掉還是免掉的好。” (3) 所以, 從實踐上看, 他偏重的是“改革”而不是“變革”, 偏重于量變而不注重質變, 主張用“思想”的“改良”、“盡性主義”來實現其政治主張。梁啟超主張通過“思想”改良進化到“經濟”和“整個社會”改良來協調勞資矛盾, 促進實業發展的基本思路使他在實踐上陷入錯誤, 理論上陷入空想。馬克思主義唯物史觀認為:思想、觀念等等屬于“批判的武器”, 是不能代替實踐, 即“武器的批判”的;理論對實踐的指導作用必須使理論為群眾所掌握, 變為物質力量, 才能達到改造世界的目的。

      在事物發展過程中, 有“質變”與“量變”兩種形式, 在社會形態更替過程也有“革命”和“改良”兩種方法。“如果舊的東西足夠理智, 不加抵抗即行死亡, 那就和平地代替;如果舊的東西抗拒這種必然性, 那就通過暴力來代替。” (4) 人類社會的發展是一個自然歷史過程, 任何一個社會形態, 不會在它所容納的全部生產力發揮出來之前滅亡, 新的更高的社會生產關系, 也不會在舊社會的胚胎里成熟之前而過早地出現。人作為推動歷史發展的主體, 既要避免馬克思在《關于費爾巴哈的提綱》中所批判的忽視人的主觀能動性的舊唯物主義的錯誤, 又要避免“抽象發展”、無限夸大的人的主觀能動性的唯心主義錯誤。正像事物的發展是絕對運動和相對靜止的辯證統一一樣, “暴力”與“和平”、“革命”和“改良”也是相輔相成、對立統一的關系。中國革命和建設的經驗教訓, 要求我們在“革命”和“改良”的關系問題上, 也要防止“左”和右兩種傾向。

      注釋:

      1 (2) 張品興主編:《梁啟超全集》 (第2卷) , 北京:北京出版社, 1999年, 第489-492頁, 第495頁。
      2 (2) (3) (4) (7) 張品興主編:《梁啟超全集》 (第4卷) , 北京:北京出版社, 1999年, 第1029頁, 第1099-1100頁, 第1100頁, 第1100頁, 第1146頁。
      3 《馬克思恩格斯選集》 (第3卷) , 北京:人民出版社, 1995年, 第759頁。
      4 張品興主編:《梁啟超全集》 (第2卷) , 北京:北京出版社, 1999年, 第384頁。
      5 張品興主編:《梁啟超全集》 (第6卷) , 北京:北京出版社, 1999年, 第1701頁。
      6 (4) (5) 張品興主編:《梁啟超全集》 (第10卷) , 北京:北京出版社, 1999年, 第3044頁, 第2984頁, 第3043頁。
      7 張品興主編:《梁啟超全集》 (第2卷) , 北京:北京出版社, 1999年, 第392頁。
      8 (2) (3) (4) (5) 張品興主編:《梁啟超全集》 (第11卷) , 北京:北京出版社, 1999年, 第3329頁, 第3331頁, 第3333頁, 第3333頁, 第3333頁。
      9 (2) 張品興主編:《梁啟超全集》 (第11卷) , 北京:北京出版社, 1999年, 第3330頁, 第3332頁。
      10 《毛澤東選集》 (第2卷) , 北京:人民出版社, 1991年, 第645-646頁。
      11 丁祖豪等:《20世紀中國哲學的歷程》, 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2006年, 第3頁。
      12 張品興主編:《梁啟超全集》 (第14卷) , 北京:北京出版社, 1999年, 第4031頁。
      13 李鳳成:《梁啟超社會主義思想源流、主張及其歷史貢獻》, 《求索》2012年第5期, 第68-70頁。
      14 《馬克思恩格斯選集》 (第2卷) , 北京:人民出版社, 1995年, 第33頁。
      15 《毛澤東選集》 (第2卷) , 北京:人民出版社, 1991年, 第650頁。
      16 張光明:《馬克思恩格斯如何看待革命與改良---“馬恩晚年轉變”辨正》, 《當代世界與社會主義》2014年第4期, 第34-38頁。
      17 應學犁:《梁啟超在二十年代初社會主義問題爭論中的角色》, 《南京大學學報》 (哲學·人文·社會科學) 1995年第2期, 第139-149頁。
      18 張品興主編:《梁啟超全集》 (第10卷) , 北京:北京出版社, 1999年, 第2985頁。
      19 《馬克思恩格斯選集》 (第4卷) , 北京:人民出版社, 1995年, 第216頁。

      [1]王敬華.梁啟超社會主義思想述論[J].聊城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8(05):90-96.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159彩票{{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