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zigek"></table>
  • <acronym id="zigek"></acronym>
    <big id="zigek"></big>
    <tr id="zigek"><s id="zigek"></s></tr>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政治論文 > 政治學論文

    蘇格拉底之死與雅典民主的弊端

    時間:2018-09-14 來源:法制博覽 作者:劉丹鳳,呂青 本文字數:3467字

      摘   要: 蘇格拉底作為古希臘最崇高的哲學家, 對整個西方哲學的發展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被譽為西方世界的“孔子”。蘇格拉底自稱為“愛智者”, 并把尋求智慧作為其畢生追求。公元前339年, 以民主自由為稱的雅典政治卻將這么一位一生追求真理的哲學家判處死刑。蘇格拉底之死是西方繼耶穌之死后又一大悲劇。從蘇格拉底之死我們可以雅典的民主制存在嚴重的缺陷與弊端。因此, 本文立足于蘇格拉底之死來對雅典的民主制進行更深層次的理解。

      關鍵詞: 蘇格拉底; 雅典; 民主制;
     

    蘇格拉底之死與雅典民主的弊端
     

      蘇格拉底一生都在為踐行哲學而努力, 他的哲學思想對整個西方產生了深遠的影響。他將自己比作雅典人精神的“助產士”, 傾盡自己的生命與能力去喚醒雅典人的精神世界。然而就是這樣一位智者因為被指控“迷惑青年”和“信奉新神”而死于自己所信仰的民主制度之下。蘇格拉底之死究竟是民心所向還是制度的弊端?為什么以自由民主著稱的雅典城邦就容不下一個說真話的蘇格拉底?這些都是值得我們思考的問題。

      一、蘇格拉底的申辯

      公元前339年, 蘇格拉底被指控“自創新神”和“腐蝕青年”兩項罪名。面對指控, 蘇格拉底在法庭上展開了一場慷慨激昂的辯護。

      蘇格拉底的第一項罪名是“自創新神”。雅典人認為蘇格拉底不信奉雅典城邦的神靈。而事實上蘇格拉底他將自己視為神最忠誠的仆人, 因此他一生都在踐行著神的使命。多年來他為了敦促世人追逐美德放棄自己的私事, 甚至還要承受拋棄家人的恥辱以及世人的嘲諷。他甘愿為自己所從事的是付出一切, 在他看來有價值的人生只需要考慮自己所從事的事業是否有意義, 而不是生命的安危。蘇格拉底認為自己是神指派到雅典的一只牛虻, 神賦予他的職責與使命就是在雅典城邦中不斷飛來飛去, 以喚醒更多自以為聰明的人。即使不被世人所理解, 他也踐行著自己的使命去喚醒他們的理性意識與主體的自覺, 激發他們對于真理的渴望并追求靈魂的完善。即使被判處死刑, 他依然說“我認為我碰上的這件事是一種福氣, 而我們極為錯誤地認為死亡是一種惡。我這樣想有很好的理由, 因為我做的事情若非肯定會有好結果, 那么我習慣了的靈異不會不來阻止我的”。[1]

      蘇格拉底被指控的第二項罪名“腐蝕青年”。蘇格拉底申辯稱“我來來往往所做的無非是勸告各位, 勸告青年人和老年人, 不要只關心自己的身體和財產, 輕視自己的靈魂”[2]蘇格拉低認為只盡力追逐金錢, 名聲和榮譽的行為是可恥的。一個人對高尚靈魂的追求遠比追求物質重要的多, 人生的價值是求得心靈的純凈靈魂的完善而不是沉迷于對物質的滿足。蘇格拉底規勸世人應該更多的關注靈魂的幸福。物質的充實無法帶給我們內在的幸福, 但是心靈的充實, 靈魂的完善可以使世人擁有幸福。

      二、蘇格拉底之死背后的思考

      身為雅典城邦民主政治的信奉者, 無奈卻因為自身言論的自由而面臨審判, 更因為自己桀驁不馴的申辯方式而使自己走上了死亡。所謂的民主政治在對蘇格拉底的審判中是否真正發揮了它的作用。蘇格拉底的死亡究竟是民主政治的公正裁決還是有心人的陰謀。

      (一) 理性與盲目的沖突
      蘇格拉底對自身有一個清楚的認識。他“自知其無知”, 認識到了自身的不足。他認為用理性去喚醒雅典城邦的公民是神賦予他的使命, 并且他終身都在踐行這個使命。而同時他對于決定他命運的審判團也有一個全面的了解。他用他最擅長的方式坦率的揭露那些所謂有智慧的人對他的攻擊。用最真實的蘇格拉底說話的方式來為自己申辯, 以望消除多年來世人對他的虛假的印象。他知道那些人其實就是風吹兩邊倒, 并沒有自己的主見, 這些人很有可能因為聽信了誹謗的話而失去自己的理智。將一個智者的命運交于這些盲目自信的人手里, 其實悲劇已經注定。

      (二) 哲人與城邦的摩擦
      雅典民主制以崇尚“民主”與“自由”而著稱。然而在這樣一個“自由”的城邦中, 蘇格拉底因為行使言論自由的權利, 與智者以及公眾甚至是雅典的傳統秩序產生了摩擦, 而被雅典法庭以“迷惑青年”和“信奉新神”兩項罪名被判處死刑。蘇格拉底一生忠于雅典的民主制, 即使被判處死刑后, 他也堅決捍衛雅典民主制的權威性, 拒絕一切可以生存的機會。因此有人認為蘇格拉底之死就是對雅典民主政治的譏諷, “一個以言論自由著稱的城市竟對一個除了運用言論自由以外沒有任何罪行的哲學家起訴判罪以至于處死, 這給雅典的民主烙上了永遠洗不掉的污點”[3]

      (三) 哲學與政治的矛盾
      蘇格拉底認為自己是精神的助產士, 他從哲學與道德的高度來認識政治。蘇格拉底認為應該有品行高尚的哲學王來進行國家的治理。他追求的是一種理想的, 完善的政治統治。而現實的雅典政治制度追求的是現實的政治, 是法律至高無上的統治。因此, 蘇格拉底反省的哲學與雅典的民主制度就存在一定的矛盾, 這種矛盾甚至引發出蘇格拉底個人與雅典政制一系列的沖突。“哲學作為一種智慧可能是人類最好的創造, 而這種‘最好的創造’卻可能成為‘好的創造’————政治的創造的敵人。”[4]在《申辯篇》中我們可以看到, 蘇格拉底不愿意為了生而妥協, 而城邦也不愿受到來自蘇格拉底的威脅, 最終判處蘇格拉底死刑。

      三、對雅典民主制的反思

      雅典民主制始于梭倫改革, 確立于克里斯提尼時期, 并在伯利克里時期達到了極盛。雅典民主制對雅典的政治, 經濟, 文化等各個方面都產生過積極的作用, 然而從哲人蘇格拉底之死, 我們也可以認識到了雅典的民主制并不是真的“完美的政制”, 它同樣存在著許多的弊端。

      (一) 多數人的暴政
      伯利克里曾說過雅典的政治制度之所以稱得上是民主政治, 就是因為政權掌握在全體公民手中, 并不是少數人的手中。然而這種全體公民的審判并不是公正的代表。這種不管不加區分的賦予一切人政權的制度其實無形中就將國家置于一種無政府的狀態。從蘇格拉底的申辯中我們可以看出陪審屯中的大多數人都是不具有知識以及政治智慧的下層民眾, 他們用一種不理智的方式進行投票的。“安靜, 先生們, 請安靜。記住我的請求……請約束你們自己”[5]這是蘇格拉底在為自己腐蝕青年的罪行申辯后, 由于他看似傲慢的說話方式引起了陪審團成員的不滿。從《申辯篇》中我們知道, 在對蘇格拉底的審判過程中, 第一次投票陪審團中主張他有罪的就比主張他無罪的多出六十票。但是蘇格拉底對于結果不以為然, 為了將他所要申辯的問題講清楚, 他依然選擇自己最熟悉的辭令來為自己進行申辯。他坦言自己很清楚自己的言論招致了人們的厭惡, 因此在后來申辯過程中不止一次的被打斷。最終蘇格拉底的申辯激怒了部分原先支持他的陪審員, 轉而同意公訴者提出的懲罰, 最終以三百六十票的高票被判處死刑。無疑將一個哲人的生死交給大多數無知者來定奪, 以此來彰顯政治的民主與公平, 就注定了蘇格拉底的申辯將會是以悲劇結束。

      (二) 自由掩蓋下的不平等
      雅典的民主制以自由著稱。伯利克里曾說雅典的政治是自由而公正的。全體公民不論社會地位以及學識都有統治權力。公民是自己的主人, 輪番執政。全體公民既是統治者, 又是被統治者。他們聚集起來共同討論并制定法律。這看似給了全體公民最大的自由, 但是自由并不等于平等。在民主制下, 雖然由社會的多數人掌權, 但是這種不成熟的民主制度極易被執政者中的少數貴族利用, 使民主制成為自己謀求利益的合法政治工具。而且大多數執政者是社會底層, 他們不具備理性的政治素養, 容易受到利益的誘惑。一些貴族打著“民主”的旗號損害公眾的利益。如雅典“貝殼放逐法”, 這一政策的頒布旨在通過投票的方式選舉并放逐那些危害國家的人, 但是因為后期被操控, 甚至將許多與投票者有分期的有識之士被放逐。雅典民主制盲目的自由其實把多數人認為的真理當做真理而并不是把真理本身作為真理。從蘇格拉底之死我們也可以看出這種被自由掩蓋下的不平等。言論自由是雅典人的權力, 但蘇格拉底卻因為實行言論自由權觸及了一些所謂有智慧的人的尊嚴而被公眾投票判處了死刑。事實上, 這種不加區分的民主就已經注定社會的不平等。

      民主制的建立依靠多數人的執政, 如果執政的多數人是理智的, 公平的, 正義的, 那在此基礎上的民主制是進步的, 有益的。但是當執政的多數人是盲目的, 無知的, 那這種基礎上的民主制就會成為多數人的暴政。通過蘇格拉底之死就是一個有力的說明, 對于雅典的民主制度蘇格拉底曾說判斷的正確與否要依據理性的知識, 而不是依據人數的多寡。雖然透過蘇格拉底之死我們窺探到了雅典民主制存在諸多弊端, 但是不可否認它在對人類文明產生的重要影響以及它對現代國家政治制度的完善的借鑒意義。

      參考文獻:

      [1]王曉朝譯.《柏拉圖全集》第一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 2002.30.
      [2]柏拉圖.《柏拉圖對話集》[M].北京:商務印書館, 2005.41.
      [3]李致.民主的諷刺:蘇格拉底之死[J].學子論文選登, 2012 (6) :243.
      [4]何懷宏.一個行動中的哲學[EB/OL].http://www.xi2ci.net/b105993/d14465488.htm.
      [5]王曉朝譯.《柏拉圖全集》第一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 2002.19.

      [1]劉丹鳳,呂青.從蘇格拉底之死反思雅典的民主制[J].法制博覽,2018(25):43-44.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159彩票{{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