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zigek"></table>
  • <acronym id="zigek"></acronym>
    <big id="zigek"></big>
    <tr id="zigek"><s id="zigek"></s></tr>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財務會計論文

    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會計論文 > 財務會計論文

    從盈利預測角度對MD&A中未來展望信息有用性研究

    時間:2014-12-27 來源:未知 作者:學術堂 本文字數:8235字
    論文摘要

      一、引言

      管理層討論與分析 (Management Discussionand Analysis,以下簡稱 MD&A)是上市公司年度報告第四節———董事會報告的重要組成部分。MD&A 起源于美國,主要內容是公司管理層對公司過去業績的評價和分析以及對公司未來發展產生影響的重要事件、趨勢和不確定性作出前瞻性的討論與分析。MD&A站在管理層角度進一步解釋和分析公司當期財務報表及附注中的重要歷史信息,并對下一年度的經營計劃以及影響公司業績和未來發展的機遇、挑戰和各種風險進行總括說明。MD&A 多數情況下以敘述的方式提供,包括財務信息與非財務信息、歷史信息與未來信息、數據信息與語言信息、定性信息與定量信息,是年度報告其他部分無法替代的部分,也是對以提供定量信息為主的財務報表的一個重要概括、總結和補充。

      MD&A 能夠提供其他財務信息無法提供的、與未來相關的前瞻性信息和預測性信息,MD&A 中未來展望信息對盈利預測具有重要的意義。投資者可以根據未來展望的信息,充分了解上市公司的未來發展前景和潛在風險并作出有效的投資決策。

      我國目前對 MD&A 披露形式的規定尚未統一:

      MD&A 信息披露在上市公司招股說明書、半年度報告、季度報告中以“管理層討論與分析”部分出現;年度報告卻在董事會報告中出現,沒有單獨的“管理層討論與分析”部分。MD&A 信息披露的內容包括:(1)報告期內經營情況分析;(2)報告期內投融資情況分析;(3)下一年度的經營計劃與盈利預測情況。本文主要對 MD&A內容的第三部分———下一年度的經營計劃與盈利預測情況為研究對象進行研究。

      十八屆三中全會報告明確提出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要起決定性作用,以提供前瞻性信息和非財務信息為主的 MD&A 受到市場投資者更多的關注。國內針對MD&A 信息有用性的研究還不充分(賀建剛,2013;薛爽,2010;李常青,2008),特別是針對 MD&A 中未來展望的信息在盈利預測中的作用研究仍處于空白狀態,因此本文擬以 MD&A 中未來展望信息的盈利預測作用為研究對象進行研究。本文首次采用自動文本分析的方法,對 MD&A 中未來展望信息在盈利預測中的作用進行研究,以便信息使用者更加合理、充分、有效地使用 MD&A 信息,并為 MD&A 信息相關的學術研究提供更寬泛的視角以及為監管部門制定相應的監管政策提供可資借鑒的經驗和依據。

      二、相關文獻和研究假設

      (一)MD&A 信息披露制度

      早在 1931 年德國就要求所有公開有限公司(即上市公司)編制管理層報告,但沒有提出具體的編制要求。1968 年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 (Securities andExchange Commission,以下簡稱 SEC)正式發布上市公司 MD&A 披露要求。1989 年 11 月加拿大安大略證券委員會(Ontario Securities Commission,簡稱 OSC)在公告 No.5.10 中提出要求采用與美國類似的 MD&A 信息披露要求。在安然、世通等財務丑聞發生之后,投資者普遍喪失信心的情況下,2002年 7 月 美 國 國 會 通 過 《薩 班 斯 法 案》(Sar-banes-Oxley Act)之后,SEC 加強了對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的監管,對上市公司年報中最主觀的部分即MD&A 關注程度和監管力度得到了加強。2005 年,美國的財務經理協會認為年度報告中包含未來展望信息的管理層討論與分析指引 (MD&A Guid-ance)將成為美國 2005 年的十大財務報告挑戰之一(謝德仁,2005)。

      我國于 2002 年才正式引入 MD&A 信息披露制度,2002 年 6 月 22 日在《公開發行證券的公司信息披露內容與格式準則第 3 號———半年度報告》中首次提出了“管理層討論與分析”,取代了“經營情況的回顧與展望”,并于 2005 年 12 月在《公開發行證券的公司信息披露內容與格式準則第 3 號———年度報告》中對MD&A 作了補充和修改。到目前為止,年度報告準則還沒有要求上市公司對 MD&A 單獨列示,只是要求在董事會報告中披露 MD&A 的相關內容。2012 年證監會對《公開發行證券的公司信息披露內容與格式準則第 3 號———年度報告》再次進行修改并重新公布,該準則把包含 MD&A 中未來展望信息的董事會報告的位置由年度報告第八節提前到了第四節,充分說明MD&A 中未來展望信息的重要性以及監管層對MD&A 中未來展望信息的重視。目前,我國只規定上市公司可以披露下一年度盈利預測,對盈利預測財務信息的內容和格式準則沒有詳實的規定。上市公司在披露盈利預測信息時會存在很大程度的主觀性和自由裁量權,因此,上市公司的年度報告中未來展望信息具有盈利預測的作用。

      (二)MD&A 信息披露文獻回顧

      MD&A 有用性評價研究既是一個理論問題也是一個實務問題。國外許多學者研究了 MD&A 在公司信息披露整體報告中的作用,結果表明 MD&A 是公司總體披露的一部分,能夠提供有用的信息(Bryan,1997;Clarkson,1999)。也有學者認為雖然 MD&A 能夠提供有用的信息,但 MD&A 披露的前瞻性信息具有局限性(Paul,1991)。目前國內針對 MD&A 信息披露的研究大多是對披露現狀的考察,如某個項目披露與否以及披露的程度等,缺乏 MD&A 信息的預測作用和經濟后果方面的研究(薛爽,2010)。因此,本文擬從 MD&A 披露的前瞻性信息,即與未來展望相關的信息含量進行研究,進而研究 MD&A 在盈利預測方面的作用。

      1.MD&A 具有盈利預測的作用

      投資者利用 MD&A 披露的非財務信息和前瞻性信息可以了解公司財務報告難以反映或無法反映的信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對公司可能會出現的風險或有利的外部機遇及其對公司未來業績和發展的影響有所把握,并以此來改變或堅定自己的投資決策。由于MD&A 提供前瞻性信息對投資者的有用性很大,所以國內外學者對 MD&A 有用性往往從預測未來的角度評價。國外學者從預測未來角度對 MD&A 有用性作了大量的研究(Bryan,1997;Clarkson,1999)。國內學者也從預測未來的角度對公司年度報告中的 MD&A 信息有用性進行了研究,薛爽等(2010)以 2004 和 2005 年虧損上市公司為樣本,探討了虧損公司年度報告 MD&A 披露的信息是否有助于投資者對公司扭虧進行預測,結果表明 MD&A 披露的信息有助于投資者預測公司扭虧的可能以及未來的盈利能力。

      2.MD&A 中積極語言、消極語言的盈利預測作用

      鑒于 MD&A 信息披露都使用敘述語言,研究者會選擇 MD&A 使用敘述語言的傾向作為研究對象開展研究。國外研究表明,大部分公司在披露 MD&A 中的前瞻性信息時有明顯的提高積極語言比例、降低消極語言比例的傾向(Davis,2012)。Davis(2012)把業績新聞發布和 MD&A 之間的消極語言、積極語言水平進行了對比分析,發現由于市場對業績新聞發布的反應更明顯,所以業績新聞發布相對于 MD&A 有更高水平的樂觀語言和更低水平的悲觀水平;管理層會因為不同披露渠道的市場反應不同,而進行戰略性的披露,MD&A 相對于業績新聞發布消極語言水平更高,披露的信息內容也更多、更詳細,能為投資者提供更有效的信息。

      3.MD&A 修改程度的盈利預測作用

      一個公司如果在重大的經濟變化后不能及時對MD&A 作出相應的修改,那么 MD&A 可能不能提供有用信息,MD&A 修改程度在盈利預測中發揮一定作用。

      Brown(2011)引入一種敘述性語言信息披露的研究方法———自動文本分析法,用來衡量 MD&A 與上期MD&A 披露信息的不同程度,研究發現:經濟變化更大的公司比經濟變化更小的公司對 MD&A 信息披露內容的修改更多。

      4.研究方法

      由于 MD&A 信息披露是一種敘述性語言信息,管理層在披露其討論與分析的信息時,對內容取舍、詳細程度、語言風格、字數多少等方面都會根據自己的偏好定奪。中外相關研究都表明,MD&A 披露的信息中定性信息往往較多,定量信息往往較少(Clarkson,1999)。

      這種自由裁量權,導致難以對 MD&A 有用性的評估,想要對 MD&A 的有用性進行評價,研究者需要對 MD&A 披露的信息進行量化。因此 MD&A 披露信息的量化方法就是一個值得關注的問題。國內外對MD&A 信息量化常用的方法包括:(1)手工內容分析法;(2)問卷調查法;(3)自動文本分析法;(4)采用其他機構的評價結果。手工內容分析法、問卷調查法和采用其他機構的評價結果等方法對 MD&A 披露的信息進行量化,存在著處理能力小、效率低以及很難進行大樣本的數據處理的局限性,從而使該領域內的量化研究受到一定的限制。本文擬采用自動文本分析法,對 MD&A 中與未來展望相關的信息進行研究,希望為自動文本分析方法在其他定性信息中應用提供借鑒,以擴大和完善自動文本分析法的運用,加速對定性信息的量化處理。

      自動文本分析法是利用計算機技術對 MD&A 語言敘述文本信息進行自動識別處理的一種方法。

      Brown(2011)引入一種敘述性披露的衡量方法———自動文本分析的程序———來衡量 MD&A 與前期披露不同的程度,通過 MD&A 的變化程度驗證其有用性。

      Davis(2012)運用自動文本分析的方法,一個可以統計每一 MD&A 中所包含的積極語言和消極語言水平的程序,對 MD&A 進行分析,結果顯示 MD&A 可以提供增量信息。自動文本分析法可以克服人工識別分析法和問卷調查法存在的樣本收集量有限的缺點,而且計算機運算速度很快,處理效率很高,處理的樣本大,有利于實現大樣本的實證分析,而且相對是定量的處理,比較客觀。

      (三)研究假設

      國內外許多學者對 MD&A 有用性進行研究,結果表明 MD&A(特別是與未來相關的非財務信息)是公司總體披露的一部分,能夠提供有用的信息(Bryan,1997;Clarkson,1999)。本文擬從能否預測未來盈利的角度對 MD&A 中未來展望信息進行研究。

      借鑒 Davis(2012)的研究,將未來盈利作為因變量,描述 MD&A 中盈利預測信息的變量作為自變量進行回歸分析,分析未來盈利與 MD&A 中預測的盈利之間的關系。如果這種關系存在,則投資者可以利用這種關系進行盈利預測,進而作出投資決策。Davis(2012)研究表明 MD&A 信息中的積極語言水平有助于盈利預測,能為投資者提供更有效的信息;公司存在戰略披露的傾向,盡可能地減少消極語言的披露,因而消極語言的水平不利于投資者運用其進行盈利預測。Brown(2011)的研究表明公司經濟處于變化時,MD&A 作出相應的修改,才能提供有用的信息,因此 MD&A 中未來展望信息詳盡程度的變化與企業的盈利有一定關系。

      本文提出兩個假設:

      假設 1:MD&A 中未來展望信息詳盡程度的變化越大,企業未來的盈利水平越高。

      假設 2:MD&A 中未來展望信息的積極語言水平越高,企業未來的盈利水平越低。

      量化語言的標準,利用文本分析軟件量化管理層在敘述性披露中積極語言和消極語言的水平。借鑒 Davis(2012)的研究,運用一個程序,這個程序可以統計文本中某個詞匯或某些詞匯出現的頻率,同時也可以根據詞典對詞匯的語言傾向進行分類。積極詞匯、消極詞匯的界定,借鑒 Davis(2012)研究中對積極詞匯和消極詞匯的描述。積極詞匯、消極詞匯出現頻率的統計,采用 Visual Basic 編程軟件編程實現。

      為詳細對 MD&A 中盈利預測信息進行描述,本文提出四個描述 MD&A 未來展望信息的變量,OPT-MD&A,PESSMD&A,MD&ALONG and MD&ALO-NGCHANGE。MD&A 中未來展望信息的積極語言水平 (OPTMD&A)是指根據自動文本分析法統計的MD&A 中未來展望信息中積極詞匯的數量。MD&A 中未來展望信息的消極語言水平(PESSMD&A)是指根據自動文本分析法統計的 MD&A 未來展望信息中消極詞匯的數量。MD&A 中未來展望信息的詳盡程度(MD&ALONG) 是指根據自動文本分析法統計的MD&A 中未來展望信息的長度,即信息總的字符個數。MD&A 中未來展望信息的詳盡程度的變化(MD&ALONGCHANGE)是指根據自動文本分析法統計的 MD&A 中未來展望信息的長度與上年度相比的變化百分比。

      李常青(2008)研究驗證了我國上市公司 MD&A的披露質量主要受到公司的股權集中程度、獨立董事人數等因素影響。因此,公司治理因素對 MD&A 的盈利預測作用產生影響。本文擬考慮作為控制變量的公司治理因素主要包含股權集中程度、董事會獨立性和董事會規模。

      李常青(2008)和 Brown(2011)進行 MD&A 信息的有用性研究時,考慮了審計機構權威性的影響,即是否聘用國際四大會計師事務所進行審計。李常青(2008)認為公司的規模也與 MD&A 信息的有用性相關。本文還考慮國有控股程度對 MD&A 中未來展望信息的影響。

      薛爽(2010)研究 MD&A 信息對扭虧的有用性時,考慮了 Altman(1968)提出的 Z 財務困境預警模型。

      Altman(1968)從償債能力、營運能力和盈利能力三方面進行財務狀況預測和財務困境預警。償債能力方面,國內外許多學者采用資產負債率進行分析(賀建剛,2013;薛爽,2010;Altman,1968)。盈利能力方面,有些學者采用凈資產收益率進行分析(Davis,2012),也有學者用總資產收益率進行分析(李常青,2008)。薛爽(2010)和 Davis(2012)的研究從公司是否存在虧損,分析 MD&A 信息的盈利預測作用。營運能力方面,采用總資產周轉率進行分析;發展能力方面,采用可持續增長率進行分析。

      三、樣本選擇及描述性統計

      (一)樣本選擇和數據收集

      本文數據是從 2012 年深圳主板 A 股 507 家公司中抽取 213 家公司。對抽取的 213 家公司 2012 年的年度報告進行分析,搜集報告中與未來展望相關的信息。未來展望信息的識別,是通過分析年度報告第四節董事會報告中是否包含對未來展望的信息。未來展望的信息包含:公司未來發展展望;未來的資金需求和使用計劃、資金來源情況;下一年度的經營計劃;面臨的風險分析及應對策略等。

      信息缺失的原因包括:(1)公司的年度報告無法獲取;(2)公司的年度報告中不包含未來展望相關的信息。對于年度報告無法正常讀取的公司,以及對于年度報告不包含關于未來展望的信息的公司,進行剔除。在剔除相關數據缺失和異常點后,最終確定的樣本量為206 個樣本點。表 1 給出了樣本的篩選步驟和樣本根據公司的主要行業的行業結構分布。表 1 的 PANEL A是樣本的篩選步驟;PANEL B 是樣本根據公司的主要行業的行業結構分布。

      (二)變量設計

      為了全面控制對盈利預測影響的因素,本次研究控制了以前研究中提出的與盈利預測相關的其他變量。因變量、關鍵自變量以及主要控制變量數據的來源和計算的方法如下。

      為衡量未來的盈利水平,本文采用下一年度的凈資產收益率(FUTUREROE)作為其代理變量。本文采用 2012 年作為年度報告的報告期,2013 年作為預測期,2013 年半年度報告中披露的凈資產收益率信息為下一年度的盈利水平。本次研究將下一年度的凈資產收益率(FUTUREROE)作為因變量進行回歸分析,分析 MD&A 未來展望信息各方面對盈利預測的影響。

    論文摘要

      本文采用自動文本分析的方法,量化 MD&A 與未來展望相關的定性信息。本文設置定量變量 MD&A-LONG,用以描述 MD&A 中未來展望信息的詳盡程度。MD&ALONG 的數值為采用自動文本分析計算的MD&A 與未來展望相關信息的長度取對數。MD&A 中未 來 展 望 信 息 的 詳 盡 程 度 的 變 化(MD&A-LONGCHANGE)是指根據自動文本分析法統計的MD&A 未來展望信息的長度與上年度相比的變化百分比的絕對值。

    論文摘要

      MD&A 中未來展望信息的積極語言水平(OPT-MD&A)是指根據自動文本分析法統計的 MD&A 中未來展望信息中積極詞匯的數量。MD&A 中未來展望信息的消極語言水平(PESSMD&A)是指根據自動文本分析法統計的 MD&A 未來展望信息中消極詞匯的數量。

      國有控股程度相關的變量(Private)為定性變量:

      若為國有企業 Private 記為 0,否則記為 1。公司治理因素相關的變量主要包含:股權集中程度(HINDEX)、董事會獨立性(ID)、董事會規模(DSCALE)。股權集中程度(HINDEX)用前十大股東的持股比例計算,HINDEX的值越大表明股權集中程度越大。董事會獨立性為獨立董事成員占全體董事會成員的比例,ID 的值越大表明董事會越獨立。董事會規模(DSCALE)為全體董事會成員數量 。審 計 機 構 權 威 性 的 影 響(BIGN)為定性變量,若聘用國際四 大 會 計 師 事 務 所 進 行 審 計BIGN 記為 1,否則記為 0。

      公司特征相關的變量:公司規模(Size)、資產負債率(LEV)、總資產周轉率(ASSETTURN)、可持續增長率 (Grow)、虧損 指標(Loss)。公司規模(Size)取值為所有者權益合計取對數。資產負債率(LEV)為期末負債總額除以期末 資 產 總 額 。總 資 產 周 轉 率(ASSETTURN)為營業收入除以期初資產總額和期末資產總額的 平 均 值 。 可 持 續 增 長 率(Grow)是公司長期可維持的增長率,等于銷售凈利率、總資產周轉率、利潤留存率、期初權益期末總資產乘數四者的乘積。虧損指標(Loss)凈利潤為負數時取值為 1,否則取值為 0。根據 Davis(2012)提出的盈利水平的波動對盈利預測存在的影響,本文采用歷史凈資產收益率的標準差(SIGROE)對盈利水平的波動進行衡量。

      本文所使用的年度報告數據來源于巨潮資訊網。

      樣本上市公司的財務、市場交易數據均來自 CSMAR數據庫,具體變量的描述性統計見表 2。

    論文摘要

      四、實證分析

      實證研究 MD&A 中未來展望信息在盈利預測中的作用。在這個部分,通過數據支持前面文中提出的兩個假設,構建對兩個假設的檢驗。本文提出回歸方程(1),因變量:未來盈利水平(FUTUREROE);并提出一個關鍵自變量:MD&A 中未來展望信息的長度變化(MD&ALONGCHANGE)。

    論文摘要

      表 3 第 1 列展示了回歸方程(1)以未來盈利水平(FUTUREROE)為因變量的回歸結果。未來盈利水平(FUTUREROE)與 MD&A 中未來展望信息的長度變化(MD&ALONGCHANGE)是正相關的,且回歸系數的檢驗是顯著的(p=0.029)。回歸結果與假設 1 的預測一致,即 MD&A 中未來展望信息詳盡程度的變化程度越大,企業未來的盈利水平越高。除了關鍵自變量之外,一些控制變量也呈現顯著的相關性。未來盈利水平(FUTUREROE)與股權集中程度(HINDEX)是正相關的,且回歸系數的檢驗是顯著的(p=0.005)。

      未來盈利水平 (FUTUREROE) 與可持續增長率(Grow)是正相關的,且回歸系數的檢驗是顯著的(p=0.000)。未來盈利水平(FUTUREROE)與虧損指標(Loss)是負相關的,且回歸系數的檢驗是顯著的(p=0.001)。

      根據回歸方程(1)的回歸結果,驗證了 MD&A中未來展望信息的長度變化在盈利預測中的作用。

      為了驗證 MD&A 中未來展望信息積極語言水平和消極語言水平在盈利預測中的作用,提出第二個回歸方程進行回歸,因變量:未來盈利水平(FU-TUREROE);關鍵自變量:MD&A 中未來展望信息的積極語言水平 (OPTMD&A);MD&A 中未來展望信息的消極語言水平(PESSMD&A);MD&A 中未來展望信息的長度變化(MD&ALONGCHANGE)。回歸方程(2):FUTUREROE=α+β1OPTMD&A+β2PESSMD&A+β3MD&ALONGCHANGE+β4MD&ALONG+β5SI-GROE+β6HINDEX+β7Private+β8ID+β9DSCALE+β10BIGN+β11Size+β12LEV+β13ASSETTURN+β14Grow+β15Loss+ε2    (2)

        表 3 第 2 列展示了回歸方程(2)以未來盈利水平 (FUTUREROE)為因變量的回歸結果。未來盈利水平(FUTUREROE)與 MD&A 中未來展望 信 息 的 積 極 語 言 水 平(OPT-MD&A)是負相關的,且回歸系數的檢驗是顯著的(p=0.066)。回歸結果與假設 2 的預測一致,即 MD&A中未來展望信息的積極語言水平越高,企業未來的盈利水平越低。未來盈利水平(FUTUREROE)與 MD&A中未來展望信息的消極語言水平(PESSMD&A)是負相關的,但回歸系數的檢驗是不顯著的(p=0.324)。

    論文摘要

      因此,本文收集的數據不足以驗證MD&A 中未來展望信息的消極語言水平在盈利預測中的作用。

      除了三個關鍵自變量之外,一些控制變量呈現的顯著相關性與第一次回歸結果一致。未來盈利水平(FUTUREROE)與股權集中程度(HINDEX)是正相關的,且回歸系數的檢驗是顯著的(p=0.007)。未來盈利水平(FUTUREROE)與可持續增長率(Grow)是正相關的,且回歸系數的檢驗是顯著的(p=0.000)。未來盈利水平(FUTUREROE)與虧損指標(Loss)是負相關的,且回歸系數的檢驗是顯著的(p=0.002)。

      五、結論

      論文的學術創新:一方面開創性地采用自動文本分析方法對 MD&A 中未來展望信息進行研究,以期為自動文本分析方在其他定性、非財務信息中的應用提供借鑒;另一方面,從盈利預測角度對 MD&A 中未來展望信息有用性進行研究。

      本文采用自動文本分析的方法,對 MD&A 中未來展望的信息在盈利預測中的作用進行研究。研究結果表明:第一,MD&A 中未來展望信息詳盡程度的變化程度越大,企業未來的盈利水平越高;第二,MD&A中未來展望信息的積極語言水平越高,企業未來的盈利水平越低。研究驗證了 MD&A 中未來展望信息在盈利預測中的作用,特別是 MD&A 中未來展望信息的長度變化和積極語言水平在盈利預測中的作用,對信息使用者在實踐中進行盈利預測具有指導意義,同時對相關領域的學術研究有借鑒意義。

      【參考文獻】

      [1]賀建剛,孫錚,周友梅. 金字塔結構、審計質量和管理層討論與分析———基于會計重述視角[J]. 審計研究,2013(6):68-75,112.

      [2]薛爽,肖澤忠,潘妙麗.管理層討論與分析是否提供了有用信息?———基于虧損上市公司的實證探索[J].管理世界,2010(5):130-140.

      [3]李常青,王毅輝,張鳳展.上市公司“管理層討論與分析”披露質量影響因素研究[J].經濟管理,2008(4):29-34.

      [4]謝德仁.2005 年財務報告的十大挑戰[J].會計研究,2005(1):87.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159彩票{{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