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zigek"></table>
  • <acronym id="zigek"></acronym>
    <big id="zigek"></big>
    <tr id="zigek"><s id="zigek"></s></tr>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財務會計論文

    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會計論文 > 財務會計論文

    農地成本核算對反傾銷的影響及其改進建議

    時間:2014-11-03 來源:未知 作者:學術堂 本文字數:3974字
    論文摘要

      中國是發展中的農業大國,加入世貿組織后,農產品貿易持續快速增長.然而,隨著貿易的開放,農產品所面臨的反傾銷問題也日漸嚴重.近年來,蘋果汁、大蒜、蘑菇罐頭、小龍蝦、松香、蜂蜜等出口農產品陸續被提起反傾銷調查,有的被征收高額的反傾銷稅,這導致農產品出口銳減,影響了農民的生計.出口農產品的定價及傾銷的核查認定都與農產品成本信息息息相關,但是,與美國等國家不同的是,中國并未完全將土地等資源成本納入農產品成本核算體系.這種成本核算模式是否影響了農產品貿易?中國是否應該對農用土地成本核算加以完善呢?

      一、中國農地成本核算現狀

      與西方國家的土地私有制不同的是,中國的土地屬于國家和集體所有.國有農業企業行政劃撥取得的土地與農戶自營地的使用是不需要支付地租的,通過其他途徑取得的土地也只需要繳納極其微薄的土地承包費或者由此派生的轉包費,中國土地承包費用長期以來遠遠低于許多人地關系并不緊張的國家.

      中國傳統的成本理論是建立在馬克思勞動價值學說基礎之上的,馬克思通過分析資本主義的商品生產過程,揭示了成本概念的經濟涵義,即成本是物化勞動與活勞動的消耗的價值組成,表示為 C+V.農業企業會計理論成本是指為生產單位數量的農產品所耗費的物化勞動和活勞動.即農業會計成本=物質資料成本 C+勞動力成本 V,其中,V=實際用工數×工價.

      即為生產某種農產品而發生的、以貨幣計量的勞動資料、勞動對象和活勞動的實際耗費.勞動資料耗費主要是農用機械、生產用設施等使用成本,勞動對象耗費是指種子、化肥、飼料等的使用成本;活勞動主要是指必須支付給農業勞動者的勞動報酬.可以看出,這里的農業生產成本只反映農業生產實際消耗的生產要素,這些生產要素都是可以用貨幣計量的,對于一些重要的、但不能以貨幣計量的生產要素,例如土地等,卻并不包括在內.

      對于土地費用的計量,馬克思根據地租產生的原因和條件,把地租區分為級差地租和絕對地租.絕對地租是指土地所有者憑借土地所有權壟斷而取得的地租,級差地租是指租用較為優質的土地而獲得的歸屬于土地所有者的超額利潤部分.由于中國法律規定,農用土地屬于農村集體所有,而從事農業生產的農民基本上都是農村集體的成員,因而既不存在絕對地租也不存在級差地租.正因如此,農業土地被看做一種沒有經濟價值的物資,農業會計成本核算中不考慮農用土地的使用成本[1].雖然在農產品成本的期間費用中有土地承包或轉承包費用項目,但目前中國土地承包費用極其低廉.通常情況下,生產成本的高低和生產要素資源稟賦的豐歉程度具有較強相關性,一個國家的生產要素資源稟賦狀況必須能夠通過生產成本反映處理,但目前農產品成本并不能反映中國土地稀缺這一狀況.現代市場經濟已經將生產要素作為定價的基本原則.早在 1989 年,Palmeter就提出,農產品生產成本的一個主要特點是高額的固定生產成本,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土地.因此,美國、加拿大等國家的農產品成本中都包含了土地成本.黃季琨等人對中國與美國、加拿大等國家的主要農產品生產成本進行比較后指出,中國農產品生產成本中缺少土地費用項目,這就導致中國農產品生產成本結構與其他國家相比有較大差異.

      二、農地成本核算對反傾銷的影響

      農產品成本核算的不全面,給中國的農產品出口帶來了不利的影響.

      首先,農用土地成本核算不足,導致農產品定價出現偏差.農業企業會計成本核算范圍過于狹窄,無法發揮作為耗費補償尺度、制定價格基礎、經營決策依據的根本作用.農業生產成本本該與要素實物投入產出效率方面相結合,有效地用價值概念來衡量優化配置要素的程度,進而提供在市場經濟條件下優化配置要素的基礎定價機制,但是目前中國并沒有做到.農產品成本核算偏低,利潤率過高,導致在國際貿易中對農產品比較優勢的錯誤判斷和決策,在此基礎上制定的農產品出口價格具有很大程度的扭曲,往往引發進口國生產商對傾銷的懷疑.

      其次,農用土地成本核算不足,會影響市場經濟條件的判斷.盡管中國已經加入 WTO,但被視為非市場經濟國家,僅有歐盟承諾在個案處理中給予中國市場經濟國家待遇,這就意味著在接受反傾銷調查時必須進行市場經濟地位的判斷.根據《反傾銷守則》,如果不能得到市場經濟地位,則出口國的生產成本和國內價格不能作為反傾銷調查的資料,而應該選擇第三國(市場經濟國家)的成本和價格.在實踐中第三國的選擇往往缺乏統一客觀的標準,申訴方往往會選擇高生產成本國家,在此基礎上進行的替代比較會使應訴方處于不利地位.因此,體現產業的市場化程度,爭取市場經濟地位尤為重要.

      一般來說,一國產業的市場化程度可以通過資產與生產成本的核算原則、方法和內容進行判斷.歐盟的"市場經濟地位調查表"中就有專門的"土地取得計價問題"調查.土地作為企業重要的資產,其來源決定企業的所有制性質,自然也是核查的重點,土地是否合理、公允地取得直接影響是否能夠獲取市場經濟地位.如果中國現有的農業生產成本核算資料不被認可,那就會成為中國農業經營并非在市場機制中進行的理由,對方有權利懷疑中國農業生產成本存在非市場經濟環境下的扭曲從而選擇第三國資料.

      最后,農用土地成本核算不足,可能導致政府補貼的嫌疑.在反傾銷調查時,這種成本核算體系會導致調查人員懷疑中國政府以對土地低價使用的方法補貼農業,難免落下涉嫌傾銷的口實.

      由此可見,目前的農業生產成本的核算方式己經難以滿足提高農業國際競爭力的要求,無法在衡量比較優勢方面與貿易伙伴國進行對接,不能為維護農產品國際貿易利益提供有效的支撐,因而必須根據市場經濟的原則進行改造.

      三、將土地成本納入農產品成本核算體系

      美國會計學會(AAA)對成本的定義是"為了實現一定目的而付出的(或可能付出的)、可用貨幣計量的代價".這一建立在完善的市場機制假設和西方經濟學要素價格理論基礎上的定義,在中國市場經濟逐步發展的過程中也將越來越具有借鑒意義.對農用土地來說,土地的使用和侵蝕會減少土地的養分,導致肥沃程度有所降低,這種損耗必須得到合理的補償.

      為此,農產品成本核算應當與時俱進,不但要核算看得見的成本,還要采取適當的方法核算看不見的土地成本,使農業生產的理論成本得到充分的反映.當然,這種耗減及其補償的核算是一個相當復雜的過程,因此,有必要對農用土地的價值補償方法進行合理規范,以客觀反映農用土地的價值.

      以往僅在期間費用中以土地承包費核算土地耗費的做法,固然不能真實反映中國土地稀缺的現實,但目前如果實施土地完全成本的核算又將會導致大部分農業企業的利潤驟減.因此,從當前中國的實際情況出發,可以考慮將土地成本核算與國際慣例的協調分兩個步驟進行.第一步,僅將土地成本納入管理會計范疇,土地成本不計入產品成本,但應設置完整的賬外信息系統,對土地成本進行收集、整理和記錄.可以由企業在政府與行業協會的協助下,根據農用土地市場信息與收益能力來核算土地完全成本,以此作為企業生產、經營、管理決策的依據,并且在進行成本信息的國際比較與涉及反傾銷時,可以隨時提供相關成本信息.第二步,隨著中國土地市場機制的深化、農業企業管理水平的提高以及國家對農業補貼政策的調整,將土地價值耗費納入成本并作為定價依據的條件基本成熟,可以逐步在財務會計范疇內進行農用土地成本核算,進而應對國際市場競爭[2].

      四、農地成本核算的建議

      如何將農用土地的成本納入成本核算體系呢?既然使用土地不需要付費,或者只需要象征性地支付微薄的承包費,如何反映進行土地價值計量與土地成本計量?筆者認為,完整的成本不但要包含實際使用成本,還要包含機會成本.從理論上講,農用土地使用的機會成本應該是農作物產品生產成本中土地費用的主要組成部分,但是,中國對農業機會成本核算無論是在理論研究上還是在實際核算辦法上都有較大欠缺.

      機會成本,又稱為擇一成本、替代性成本,指利用一定的時間或資源生產一種商品時,而失去的利用這些資源生產其他最佳替代品的機會.Jamesm.buchanan 對機會成本的定義是,為了得到己挑選的集體實物中具有過高的價值而失去的價值.

      由此可見,機會成本是基于對要素投入各種可能產生的收益大小和可行性進行判斷的基礎上,確定選擇其中最可行的投入方向后,剩余放棄的投入方案中可能產生的最大收益.從本質上說,機會成本并不是使用生產要素付出的代價,而是體現為一種要素的投資報酬率,要準確計算機會成本,必須先掌握要素的真實價格.除此之外,還要對機會成本的選擇范圍和選擇的數量進行判斷,如果投入機會有一定限制,那機會成本的選擇也就有限.因此,農用土地機會成本參照范圍選擇要注意兩個方面:其一,應該在農業領域選擇機會成本.中國出于保護耕地的立法思想,堅持農地農用的原則,禁止將農業用地用于非農建設和非農經營,因此,農用土地機會成本的選擇不能包括目前城市房地產開發的房地產用地機會,否則就會產生極大的扭曲和偏差.土地費用計算最為完善的美國,其農用土地機會成本的計算,也是通過將所有農場農業用地的最高平均地租率進行比較而得來的.其二,選擇機會成本應該考慮該區域的適種作物.中國地域遼闊,每個地理區域都有各自的適種作物,計算土地的機會成本不能參考非適種作物.對此,美國的做法是,將機會成本的參照范圍限制在同一州的境內.可見,即便是接近農業的完全競爭市場的美國,其機會成本的使用程度也是有限的、相對的.

      計算農用土地的機會成本一般按以下步驟進行:首先,分析當地各種適種作物,計算各作物的市場價格;其次,測算出土地的邊際產量,計算出農用土地的影子價格;最后,選定生產某種作物以后,其余未生產的作物品種中土地最高價格水平即為種植該種作物的土地機會成本.

      五、結語

      隨著現代農業的發展,農業企業會計成本核算的范圍將會擴大,如何將土地等資源成本納入成本核算體系是亟待解決的問題.當然,一旦測算出土地使用的機會成本,中國農產品生產成本將會超出目前水平,這就需要農業企業更加注重經營管理,以增強出口農產品的國際競爭力.

      參考文獻:

      [1] 辛毅.中國主要農產品的完全生產成本及其對農產品貿易的含義[D].北京:中國農業大學,2003:43-47.

      [2] 錢曉嵐.基于農林產品特征的反傾銷會計思考[J].林業經濟問題,2008(3):86-88.

      相近分類:反傾銷論文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159彩票{{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