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zigek"></table>
  • <acronym id="zigek"></acronym>
    <big id="zigek"></big>
    <tr id="zigek"><s id="zigek"></s></tr>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財務會計論文

    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會計論文 > 財務會計論文

    鑫野股份應用資產減值的具體分析

    時間:2017-04-25 來源:未知 作者:姚老師 本文字數:13073字

      第 4 章 資產減值會計應用的案例分析

      4.1 鑫野股份案例背景簡介。

      鑫野股份主要從事鋅、硫酸、鉛及綜合利用產品的生產,同時擁有獨立的生產、經營及銷售系統。2010年-2012年受國際宏觀經濟和國內政策的影響,近三年鋅加工費價格一直保持在較低水平,同時有色金屬鋅錠的市場需求比較弱,導致公司出現三年連續虧損局面。根據證監會相關規定,上市公司連續兩年虧損,則會被處以退市風險警示,在上市公司股票簡稱前面加上ST,即鑫野股份改為"ST鑫野",如果連續三年虧則會被暫停上市處理,待半年整改期完成扭轉虧損局面,方可重新申請上市,否則會面臨退市的危險。所以對于鑫野股份來說,如果2012年當期實在無力扭轉虧損局面,既然如此,鑫野股份索性加大當年的虧損額度,反正虧損沒有等級之分,凈利潤如果為負值,至于大小都同屬于虧損,但是2012年通過大幅度計提減值能夠為2013年扭虧為盈打下良好的基礎。

      鑫野股份2010年、2011年和2012年的凈利潤分別是-583,150,188.35元、-1,085,121,207.79元和-3,550,656,434.6元,已經連續三年虧損,自2013年4月鑫野股份報表報出之日起,交易所將其股票停牌,則2013年度的盈利水平對于鑫野股份來說無疑關系到其生死存亡。幸運的是鑫野股份2013年度盈利4,194,848,610.59元,順利達到了"保殼"的目的(雖然2014年年報、2015年年報都已經出臺,但是這兩年期間資產減值準備的計提數據對于本文的研究主題不具有一定的代表性,不能針對性的揭示問題的本質,因此作者主要選取2011-2013年三年期間的數據進行分析研究)。

      4.2 鑫野股份運用資產減值的總體分析。

      鑫野股份對于資產減值準備的計提主要集中于應收款項、存貨、固定資產和無形資產四項資產,筆者主要從這四個方面介紹鑫野股份如何應用資產減值準備。

      近三年減值計提情況。

      鑫野股份近三年對各項資產減值準備的計提波動性比較大。

      總體看來 2011 年計提資產減值準備 338,634,995.91 元 , 2012 年 計 提2,088,107,249.20元,2012年是2011年的616.62%,2013年計提11,541,922.55元,2013年是2012年的0.55%.由此可見,2012年資產減值準備數據巨大,計提異常。

      2012年都計提了大量的壞賬準備和存貨跌價準備,這主要是因為存貨和應收款項期末余額較大,屬于企業流動資產中重要的一部分。鑫野股份對于應收賬款的財務會計政策主要是賬齡分析法,相對來說比較簡單。存貨主要受社會宏觀環境的影響比較大,同時也受到存貨管理水平、存貨余額、計價方法等因素的影響。

      根據最新準則規定,存貨按照成本與可變現凈值孰低計提存貨跌價準備,減記至可變現凈值,但是目前我國的資本信息市場不夠完善透明,企業很難獲得當前合理真實的市場價格,所以對于存貨可變現凈值的計量具有一定的難度,這必然導致存貨跌價準備的計提缺乏客觀的依據,會使之成為公司利潤平滑的一種手段。

      資產減值會計準則規定,公司所計提的長期資產減值準備一經計提后期不得轉回,這主要是基于過去很多上市公司利用資產減值來操縱利潤。自準則實施之日起,很多研究統計數據表明,絕大多數上市公司很少對長期資產計提減值準備,主要是因為長期資產一旦計提減值,后期不得轉回,必須通過對該資產的處置才有可能"轉回",這對于一個打算長期經營的公司不是長久之計,然而對于鑫野股份來說未必。由表4.1可知,鑫野股份2010和2011年連續兩年虧損,已經被強制ST,預計2012年公司很可能仍然會處于虧損狀態,所以為了能夠使2013年徹底扭轉虧損局面,必定人為地使得2012年一虧到底。從表4.2可以看出,鑫野2012年對固定資產和無形資產分別計提1,140,429,047.71元和287,703,936.00元的減值準備。鑫野股份固定資產主要是有機器設備、房屋建筑物。從中國宏觀經濟層面看,2012年最保值且不斷增值的莫過于房屋建筑物,但是鑫野卻在此時對其計提了巨額的資產減值準備。

      4.3 鑫野股份應用資產減值的具體分析。

      4.3.1 應收款項方面。

      1.壞賬準備的計提情況。

      鑫野股份財務報告上列出其應收款項主要包含應收賬款、其他應收款、預付賬款等。按照購貨方或者接受勞務方本公司對外銷售商品或提供勞務形成的應收賬款,按從購貨方或勞務接受方應收的合同或協議價款的公允價值作為初始確認金額。鑫野股份對于應收款項單項金額重大的,進行單獨的減值測試。所謂的金額重大的的標準是單項金額超過三千萬人民幣,則公司應該對該筆債權進行單獨測試。經測試,當有客觀證據能夠證明集團將無法收回應收款項原有賬面價值金額時,應對該筆應收款項計提壞賬準備。此種情況下壞賬準備的計提方法則是比較應收賬款賬面價值與預計未來現金流量現值孰低,對差額部分計提壞賬。

      來自于2013年鑫野股份年報2012年鑫野股份對瑞士佳能可公司的一項158,158,991.89元債權進行單獨減值測試,有客觀證據表明其發生減值,并且未來現金流量現值為零,因此對該項債權計提100%壞賬準備,該筆壞賬準備占2012年壞賬準備總額的73.43%(158,158,991.89/215,387,688.86)(來自表4.2和表4.3)。2013年鑫野股份再次對瑞士佳能可公司的一項債權100%計提116,149,561.46元的壞賬準備,占本年度壞賬準備的-205.11%(來自表4.2和表4.3)。

      2.對資產質量和利潤的影響。

      (1)對資產質量的影響。

      2010年(虧損第一年)計提壞賬16,430,324.37元,2011年(虧損第二年)計提壞賬31,238,077.58元,幾乎達到2010年的兩倍,2012(虧損第三年)年達到215,387,688.86元。由此可以看出,即使對于同一個公司壞賬損失的計提也有很大的差異。然而在2013年不但沒有增加壞賬準備的金額,反而減少了56,626,377.16元,2013年確認的壞賬損失無疑成為鑫野扭虧為盈的一個重要砝碼;從另一個層面來看,表4.4看出,2010年到2012年(壞賬損失/流動資產)的比例逐年上升,2012年是前2011年的19.12倍!(18.14%/0.95%)。2012年壞賬損失的計提高達215,387,688.86元,占流動資產的18.14%,從資產負債表層面來看,由于壞賬損失的計提分別擠掉了2010/2011/2012流動資產中0.31%、0.95%、18.14%的水分,因此壞賬損失對于鑫野股份資產的質量影響是巨大的,準確的確認計量壞賬準備的數額無疑成為影響報表使用者對報告信息解讀的關鍵。

      (2)對利潤的影響。

      由表4.5可以看出,鑫野股份2010年計提壞賬準備占本年凈利潤的比例為2.82%,2011年占凈利潤2.88%,沒有太大的變化。2012年計提壞賬準備高達215,387,688.86元,占同期利潤的-6.07%,是2011年的210.76%(6.07%/2.88%)(表4.5)。2012年壞賬準備的計提吞噬了當年利潤的215,387,688.86元,可見,壞賬準備的計提對當期利潤的影響非常巨大。2013年鑫野股份不但沒有計提壞賬準備,卻轉回56,626,377.16元以前年度計提的壞賬準備,增加當期利潤,達到了美化報表的目的。

      3.壞賬準備的計量問題。

      新的準則將壞賬準備的范圍擴大到應收賬款、其他應收款、預付賬款、應收票據、長期應收款等,但是企業關聯方之間和納稅人非購銷業務形成的應收款項不包括在內。鑫野股份財務報告顯示其壞賬準備主要包含應收賬款、其他應收款兩項。

      鑫野股份將企業的應收款項分為兩類,單項金額重大和單項金額非重大的。

      對于單項金額重大的標準是單項金額超過三千萬人民幣,應于資產負債表日進行單獨的減值測試。鑫野股份將單項債權未超過三千萬的直接歸于"組合1",且僅僅只有一個組合。根據企業會計準則的規定,對于單項金額非重大的應收款項,資產負債表日應對每項債權單獨測試或者不單獨進行減值測試,如果單項金額非重大的應收賬款不單獨進行減值測試,則應該與經過減值測試的重大金額應收款項一起根據不同類別和信用風險特征劃分若干組合。顯然鑫野股份在計提壞賬損失時沒有嚴格按照準則的規范,鑫野股份把兩千多項債權直接劃入"組合1",也就是默認其所擁有的每項債權具有相同的或者類似的信用風險特征。眾所周知,鑫野股份的兩千多位債務人不可能擁有同一類風險特征,每個公司必然具有不同的經營風險和財務風險,而鑫野股份盲目的把不同類別信用風險特征的公司歸為一類。

      另外鑫野股份將單筆應收款項超過"三千萬"才單獨進行減值測試,顯然不穩妥。株洲冶煉和云南馳宏兩家上市公司與鑫野股份屬于同行業且主營業務類似,均屬于有色金屬行業,以鋅錠產品為主。其中株洲冶煉把超過單筆超過300萬的應收款項作為重大金額單獨測試,云南馳宏則是以500萬作為劃分標準,顯然鑫野股份3000萬的標準太大,雖然減少了會計人員每年進行減值測試的工作量,但是卻導致鑫野股份2011年、2012年以及2013年每年僅對一兩筆應收款項單獨進行減值測試,這個劃分標準會導致公司不能正確的反映其應收款項存在的潛在風險,及時的按期計提壞賬準備。表4.5可以看出,2011年計提壞賬損失31,238,077.58元,2012年計提壞賬損失215,387,688.86元,2012年是2011年計提數額的6.89倍(215,387,688.86/31,238,077.58)(表4.5),2013年不但沒有多計提,反而沖回56,626,377.16元,而株洲冶煉和云南馳宏2011年-2013年連續三年計提數相差不大。

      由此對比可以看出,鑫野股份在計提的壞賬準備金額波動巨大,具有一定的隨意性,為2013年扭虧為盈做準備。

      根據規定企業可以在資產負債表日采用賬齡分析法計提壞賬準備,應當真實地反映企業真實發生的壞賬損失。所謂的賬齡分析法是根據賬齡的長短按照一定的比例計提壞賬準備,準則應用指南規定這一比例的確定要以企業以前年度與之有類似或者相同信用風險特征的應收款項組合為基礎。如表4.6所示:根據鑫野股份的描述,該計提比例的確定是管理層根據債權人信用情況擬定,并經過董事會以及股東大會批準,企業每年均應該按照該比例計提壞賬。但是很顯然,該比例的確認基礎違背了企業會計準則的規定,缺乏可信性。

      鑫野股份上述三個問題一定會導致鑫野股份每年賬面所計提的壞賬準備與實際應計提數出現差異,從而影響企業資產價值并且導致企業當期利潤受到嚴重的影響,誤導報表信息使用者,不能反映企業真實的資產價值和當期盈利水平,同時違背了會計信息質量的相關性和可靠性原則,有悖于決策有用觀的會計目標。

      4.壞賬準備的披露問題。

      根據企業會計準則規定,對于單項金額重大的應收款項應單獨進行減值測試,如果有客觀證據證明其存在減值,必須在財務報告上列示其減值原因以及客觀證據并加以說明。表4.3所示,鑫野股份2012年和2013年分別對瑞士佳能可公司的158,158,991.89元和116,149,561.46元債權單獨進行減值測試,并且對兩項債權分別計提100%的壞賬準備,分別占當年壞賬損失總額的73.43%和-205.11%.鑫野股份對這兩項壞賬損失計提原因的描述是"按照獲取的證據判斷計提",企業會計準則明確要求必須披露計提的客觀證據并說明原因。顯然鑫野股份沒有在財務報告中說明其計提的具體原因,以及管理當局對于該項債權計提的態度。

      綜上所述,在壞賬準備的計量方面存在以下問題,鑫野股份在把重大金額的標準劃為3000萬,遠遠高于同行業的標準;其次對于非重大金額僅僅全部歸于一類組合,并沒有按照準則的要求劃分若干組合;最后在使用賬齡分析法劃分確定應收款項不同年度的計提比例時,準則要求必須以企業歷史實際損失率為基礎確定,但顯然鑫野股份并沒有遵循準則的要求;在壞賬準備的披露方面,準則要求企業應當披露重大壞賬損失的金額已經形成壞賬的原因以及對于收回的可能性進行估計,這有利于信息使用者能夠準確的查找相關信息,鑫野股份對于幾項100%計提的重大壞賬損失并沒有準確披露,也沒用相關證據,只是簡單用"按照獲取的證據判斷計提"一筆帶過,使得信息使用者對此項減值損失的計提存在很大的疑惑。

      4.3.2 存貨方面。

      存貨主要受社會宏觀環境的影響比較大,同時也受到存貨管理水平、存貨余額、計價方法等因素的影響。根據最新準則規定,存貨按照成本與可變現凈值孰低計提存貨跌價準備,減記至可變現凈值,但是由于我國目前的資本信息市場上不夠完善透明,站在企業的角度很難獲得當前合理真實的市場價格,所以對于存貨可變現凈值的計量有一定的難度,這必然導致存貨跌價準備的計提缺乏客觀的依據,會成為公司利潤平滑的一種手段。

      1.存貨跌價準備的計提情況。

      鑫野股份的主營業務主要是對鋅、銅和鉛冶煉及產品深加工,由于鑫野股份2010年和2011年連續兩年虧損,根據《深圳證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規則》的相關規定,公司股票交易將于2012年4月10日當天停盤,自2012年4月11日始實行退市風險警示的特別處理,股票簡稱由"鑫野股份"變更為"ST鑫野".根據規定如果上市公司連續三年虧損,則在2012年度報表報出之日暫停交易,停盤半年整改,如果還沒有扭轉虧損局面,則鑫野股份會面臨退市的危險。

      根據深交所的ST制度我們再來分析鑫野股份存貨跌價準備的計提數額,表4.7可以看出2011年計提存貨跌價準備256,770,049.95元,由于市場環境的影響,2012年鑫野股份主產品鋅錠價格快速下跌,2012年年末,在鋅錠價格跌到歷史最低點的情況下,企業對存貨計提了423,683,559.07元(表4.8)的存貨跌價準備,究其原因:第一存貨市場價格大額下跌;第二是由于存貨數量增加,重大積壓。2012年存貨跌價準備的計提對當期的業績必然是重創,但從另外一個角度看,存貨跌價準備的計提其實只是"賬面上的處理",事實上并沒有導致經濟利益直接流出企業,由于存貨屬于流動資產,準則規定存貨跌價準備后期可以轉回,一旦以前減記存貨價值的因素消失,應當恢復存貨的價值,這必然會對未來年度的利潤產生積極的影響。從表4.8看出,鑫野股份2012年計提423,683,559.07元的存貨跌價準備主要受到市場宏觀經濟的影響,隨著國際經濟的好轉,有色金屬行業的恢復,存貨跌價準備的轉回是非常有可能的。由4.9看出,2013年鑫野股份沒有繼續大量計提存貨跌價準備,僅僅計提了56,573,715.99元,對比2012年數據,不得不讓人懷疑2012年鑫野股份大量計提的存貨跌價準備其實已經包含了2013年應該的計提數,2012年已經為2013年扭虧做了準備。在如此復雜的經濟背景環境下,計提存貨跌價準備似乎成為企業的一件法寶,而鑫野股份對于存貨這樣過山車似地計提存貨跌價準備是出于鑫野股份避免退市的原因。

      2.對資產質量和利潤的影響。

      (1)對資產質量的影響。

      為了反映鑫野股份存貨跌價準備計提對其資產質量的影響程度,我們用"存貨跌價準備本年計提數/流動資產"指標,分析鑫野股份計提存貨跌價準備對流動資產損是的產生的影響。

      不同年份存貨跌價準備計提占流動資產的比例變化比較大,2011年適中,2012年占比最高,達到35.69%,2013年又回落到了最低點4.31%.

      由此分析貨跌價準備2012年存吞噬了流動資產的35.69%,而2013年基本上沒有對流動資產產生什么大的影響。

      經分析2011-2013年有共同的特點,均沒有存貨跌價準備的轉回,僅僅在存貨出售時的轉銷,在本質上跌價準備的轉銷并不會對報表上資產質量和企業的經營成果產生影響,這是新準則制定以來資產減值損失在企業中應用很好的地方,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了減值損失隨意轉回繼而影響企業的資產負債表這一情形。但其三年內計提的存貨跌價準備對于企業資產質量產生了巨大的影響,在一定程度上會影響到報表使用者正確判斷資產負債表的情況。

      (2)對利潤的影響。

      為了反映制鑫野股份存貨跌價準備計提對其利潤的影響程度,本文利用"存貨跌價準備本年計提數/凈利潤"指標,分析鑫野股份計提存貨跌價準備對利潤的產生的影響。

      鑫野股份存貨跌價準備本年計提數對當期凈利潤的影響波動比較大,表4.11中,2011年當期(存貨跌價準備/凈利潤)為23.66%,2012年為11.93%,2013年為1.35%,2011-2013年凈利潤呈現大的波動。2012年的巨額虧損是有原因的,筆者認為由于2012年是鑫野股份虧損第三年,根據規定,上市公司連續三年虧損,責令其在半年之內整改,否則面臨退市的危險,因此對于鑫野股份來說最好的做法就是在2012年大額虧損,為2013年扭虧做準備。恰如筆者所推斷,2013年鑫野并沒有對存貨計提過多的跌價準備,僅占凈利潤的1.35%(表4.11),2013年的存貨跌價準備對企業凈利潤基本沒有產生影響,這對于連續三年虧損的企業來說,存貨跌價準備不再"雪上加霜"已經是萬幸。

      3.存貨跌價準備的確認問題。

      企業會計準則規定,公司應該在每個資產負債表日對存貨進行減值測試,并按照成本與可變現凈值孰低確認存貨跌價準備。所謂的資產負債表日,可以是每個季度末或者每年年末,對存貨進行減值測試。如果存在減值跡象,則企業必須對該存貨計提存貨跌價準備,擠掉存貨中的"水分",反映存貨的真實價值。鑫野股份主要營業收入來自于鋅錠,根據統計2011年-2013年鋅錠價格趨于平穩,雖然2012年鋅錠價格有所降低,但與鑫野股份所計提的存貨跌價準備數額并不吻合。

      從鑫野股份的財務報告中看出,鑫野股份于每年12月31日對其所擁有的庫存商品、原材料、在產品進行減值測試,計提資產減值準備,顯然這種做法,會導致虛增前三個季度的資產質量和利潤,同時導致第四季度資產質量和利潤大幅降低。第四季度集中計提存貨跌價準備的做法雖然不會影響企業年度報告的相關性,但是卻降低了每個季度資產負債表和利潤表的可靠性,誤導信息使用者,不能對每個季度的業績情況做出正確的判斷。顯然準則在"對資產負債表日進行減值測試"的規定方面存在一定的問題,準則并沒有強制要求每個企業必須每個季度末對存貨進行減值測試,在一定程度上給了企業很大的自主選擇空間,可能會導致企業為了減少工作量或者盈余管理的需要隨意計提存貨跌價準備。

      4.存貨跌價準備的計量問題。

      存貨跌價準備的計量關鍵在于可變現凈值如何確定以及確定數額。所謂的可變現凈值是指存貨估計售價減去至完工時發生的銷售費用及相關稅費、成本等。

      估計售價按照相同或者類似商品的市場售價確定,銷售費用和相關稅費根據企業歷史經驗估計確定。表4.8中,2012年鑫野股份庫存商品類存貨跌價準備的計提比例高達96.75%,在確定其市場售價時,鑫野股份嚴重低估當時鋅錠的價格,在銷售價格的確定方面不準確,導致企業多計提了存貨跌價準備,如果按照2012年同行業平均銷售價格估計,庫存商品的存貨跌價準備金額應該遠遠小于鑫野計提數額61,477,187.57元(表4.8),由此可見由于鑫野股份2012年對庫存商品資產負債表日市場銷售價格的低估,導致企業多計提存貨跌價準備,嚴重影響會計信息質量的可靠性,雖然是基于謹慎性原則,但是使用過度則變成了"隱藏利潤"以便后期能夠"釋放"出來。

      表4.7、4.8、4.9可知,2011年計提存貨跌價準備256,770,049.95元,2012年423,683,559.07元,2013年56,573,715.99元,分別占存貨期末余額的13.85%、53%、8%.對比同行業兩大上市公司株洲冶煉和云南馳宏(前文已說明這兩件上市公司與鑫野股份有類似主營業務和經營規模)數據如下表4.12所示:株洲冶煉和云南馳宏2011年-2013年對于存貨跌價準備的計提比例大概是3%左右,且每年趨于平穩。

      2012年由于鋅的市場價格下跌,導致本年存貨跌價準備比往年增多,兩個同行業上市公司株洲冶煉和云南馳宏的增長幅度分別是2011年的209.44%(4.88%/2.33%)和143.09%(4.25%/2.97%),但是鑫野股份的是2011年的386.27%(53.00%/13.85%)倍之多。由以上數據可以看出鑫野股份在存貨跌價準備的計量方面存在很大的隨意性,特別是在估計銷售價格方面存在很多的人為因素,這就給企業提供了很大的利潤操縱空間,同時也影響企業的資產負債表和利潤表的真實性和可靠性。

      5.存貨跌價準備的披露問題。

      根據企業會計準則規定,企業應該在附注中披露以下信息:①可變現凈值的確定依據;②存貨跌價準備的計提方法;③當期計提的存貨跌價準備金額以及計提情況;④當期轉回的存貨跌價準備金額以及轉回情況。2011年-2013年鑫野股份在報表附注中披露當期以及上期存貨跌價準備的計提金額和本期轉銷轉回金額,但是這三年中均沒有披露存貨跌價準備的確認依據,我們無從知曉對于原材料、在產品以及庫存商品所計提的存貨跌價準備分別是依據什么證據進行確認的,比如2012年在產品存貨跌價準備計提比例73.68%(表4.8),由于商品的市場價格大幅下跌還是因為預計成本持續升高,從鑫野股份的附注中我們看不出來具體原因;另外,為生產持有的原材料和為執行銷售合同而持有的存貨可變現凈值的確定方法是不同的,2011年-2013年鑫野股份同時對原材料和庫存商品計提存貨跌價準備,但是在附注中并沒有披露不同的存貨所選擇的方法。

      由表4.8看出,2012年對庫存商品計提跌價準備高達96.75%,從這個數據可以看出,鑫野股份財務人員可能是根據相關的證據判斷庫存商品的減值跡象,并在2012年年末對庫存商品計提跌價準備,但其財務報表上并沒有披露該項跌價準備的具體原因,只是含糊的照搬準則的規定敘述了其依據:"對存貨遭受毀損、全部或部分陳舊過時或銷售價格低于成本等原因,預計其成本不可收回的部分,提取存貨跌價準備"對于報表使用者來說這個依據不足以說明其全額計提2012年庫存商品的跌價準備的原因。2013年庫存商品賬面價值與2012年大致相等,一般情況下,隨著庫存商品數額的增多會導致存貨積壓、滯銷或者保管不善、過期、導致存貨跌價準備的金額增加。由表4.9看出,2013年庫存商品的跌價準備數額不但沒有增加,反而大幅度的降低,僅是賬面價值的5.63%(2012年96.75%)(表4.8)。很顯然鑫野股份在對存貨跌價準備的披露方面做的不夠完善,沒有完全遵照準則的要求,不利于報表使用者了解存貨跌價準備計提的具體情況。準則應對信息披露的統一性作出約束性要求,這樣才有利于報表使用者對比企業資產每年的情況,以對企業生產經營情況作出合理預期。

      綜上所述,會計準則雖然從存貨跌價準備的確認、計量、披露有了詳細的規定和指南,但是從企業的財務報告數據看,在實務操作中并沒有達到準則制定之初的理想結果。實務操作中企業會利用準則中沒有列示的條款,操縱利潤影響財務報告的真實性,以此達到企業所想要的目的。存貨跌價準備的計量基礎是成本與可變現凈值孰低,成本無非就是存貨初始入賬價值,但是存貨的可變現凈值指存貨的估計售價減去至完工時將要發生的成本和估計的銷售費用、相關稅費。所謂的估計售價在很大的程度上需要依據會計估計完成,這就給企業提供了很大的利潤操縱空間,同時影響到了企業的資產負債表和利潤表的真實性和可靠性。另外,在信息披露方面,準則要求準確詳細披露存貨跌價準備的計提依據以及客觀證據,但是鑫野股份只是在財務報表上重述了準則的規定,并沒有就本企業的跌價準備的客觀依據詳細說明,在一定程度上對報表使用者會產生一定的誤導作用。

      4.3.3 長期資產方面。

      為了增強會計信息的穩健性,會計準則規定,對無形資產、固定資產以及部分長期股權投資等已經確認的資產減值損失自2007開始后期不得轉回,這項規定具有中國特色,同時也符合我國的國情,在一定的程度上確實減少了盈余操縱的空間,但其僅可作為一種權宜之計,解決不了根本性的問題。

      從會計角度看,這項規定缺乏可操作性和理論依據。主要存在三個方面的問題:第一,不能夠真實的反映企業資產情況。體現會計信息的相關性是計提資產減值最主要的目的之一,通過調整資產的價值使之更加符合真實情況,如果后期資產價值恢復,根據規定不得轉回資產減值,則無法反映資產真實的情況,有悖于資產的理論涵義。此時該項資產的賬面價值既不等于歷史成本,同時與可回收金額也不吻合,所以這樣的會計處理僅僅滿足了穩健性要求,并沒有真正反映出資產的真實價值。第二,該項準則的制定是為了防止資產減值成為企業利潤操縱的手段,但是資產變現或者處置的時候同樣能夠為企業帶來金額的收益。根據規定,當處置長期資產時,原有的資產減值準備必須同時轉回,沖減當期成本,這樣會大幅度增加當期利潤。該項規定雖然能夠控制企業計提減值的隨意性,但是無法控制資產變現時為企業帶來的高額利潤。鑫野股份2012年大量確認無形資產減值準備287,703,936.00元,2013年通過處置無形資產,沖減成本增加當期利潤125,484,477.48元。第三,即使禁止了長期資產的轉回,但是仍然無法避免資產減值準備的濫用。鑫野股份2012年確認大量計提固定資產減值準備1,140,429,047.71元,占當期賬面余額的116.27%(表4.13),導致后期確認較低的固定資產折舊,從而增加了2013年的當期利潤。就以上問題,我們分別從固定資產和無形資產分析鑫野股份計提資產減值準備的情況。

      1.長期資產減值準備的計提情況。

      固定資產賬面價值從 2012 年初 2,484,174,477.04 元到2012 年末突然降低到 980,844,281.57 元,究其原因,主要是因為 2012 年鑫野股份對固定資產計提 1,140,429,047.71 元的減值準備。鑫野股份 2012 年的財務報表中詳細披露了 1,140,429,047.71 元資產減值準的計提依據:鑫野股份按照會計持續經營的假設,根據企業主營業務歷史情況、有色金屬市場趨勢以及相關固定資產的現狀和可回收性,對資產的未來現金流量進項評估。可回收金額按照預計未來現金流量現值計算,減值測試結果表明可回收金額低于固定資產賬面價值,因此將固定資產的賬面價值減記至其可回收金額,差額部分計提固定資產減值準備。

      由此看出鑫野股份對固定資產進行減值測試,根據可回收金額進行金額的計量,確認固定資產減值準備,并于當期在財務報告中做出詳細披露。2012 年雖然確認的固定資產的減值準備確認金額異常,但其流程符合準則的要求。2012 年計提大額的資產減值準備降低了年末固定資產的賬面價值,導致 2013 年少計提折舊和減值準備。

      鑫野股份無形資產全部來自于土地使用權,表 4.14 顯示,2011 年沒有對土地使用權計提減值準備;2012 年忽然計提減值準備 287,703,936.00 元,理由是預計鑫野目前占有的土地使用權預計可回收金額低于其賬面價值,所以對無形資產計提 27.77%減值準備;2013 年鑫野股份轉銷 125,484,477.48 元無形資產減值準備,雖然新準則規定長期資產一旦計提后期不得轉回,但是鑫野股份通過處置無形資產,沖減資產成本,增加營業外收入,影響當期利潤。由此可見,雖然新的會計準則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了長期資產減值計提的隨意性,但是并沒有完全消除利用資產減值進行利潤平滑的現象。

      2.對資產質量和利潤的影響。

      (1)對資產質量的影響。

      可以看出固定資產和無形資產減值準備各年計提數變化比較大,2011 年固定資產減值準備/非流動資產的比例為 1.25%,當年沒有計提無形資產減值準備;2012 年固定資產減值準備/非流動資產高達 56.13%,而無形資產也高達 14.16% , 兩 項 長 期 資 產 的 減 值 準 備 合 計 占 非 流 動 資 產 的 70.29%(14.16%+56.13%),而 2013 年僅占非流動資產的-4.81%(-5.30%+0.49%),連續兩年數據的異常性,筆者對鑫野股份計提長期資產減值準備數據真實性產生了質疑。

      (2)對利潤的影響。

      長期資產計提減值準備對當期盈利水平造成了很大的影響。2012 年固定資產和無形資產減值準備的計提減少了當期利潤的 40.22%(8.10%+32.12%)(表 4.16);2013 年由于土地使用權的處置,轉銷了 2012 年已經計提的 125,484,477.48 元無形資產減值準備,雖然不是直接通過"資產減值損失"科目直接轉回,但是通過"營業外收入"增加當期利潤的 2.99%(表 4.16)。

      2013 年鑫野股份僅計提了 11,594,583.72 元(表 4.16)固定資產減值準備,對當期利潤的影響是0.28%(表4.16),由于2012年鑫野大額計提固定資產減值準備,導致固定資產的賬面價值降低,從而通過 2013 年少計提折舊增加當期利潤。以上分析也對我國新的資產減值準則(長期資產一旦計提,后期不得轉回)避免企業利用資產減值進行盈余管理提出了挑戰,這一規定有效的避免了企業計提資產減值準備的隨意性,但是并沒有完全的抑制盈余操作行為。

      3.長期資產減值準備的確認問題。

      鑫野股份固定資產減值準備主要包括房屋建筑物、機器設備、運輸工具以及辦公設備,而無形資產僅包含一項土地使用權。根據企業會計準則規定,期末確認相關資產減值準備之前,應該首先明確該相關資產是否存在減值跡象,如果不存在,則不必估計相關資產的可回收金額。對于減值跡象的判斷主要是受內部因素和外部因素的影響,內部因素有:資產是否被閑置或者提前處置、資產陳舊或者實體被損壞、資產的經濟效益低于預期;外部因素有:經濟、法律、技術環境的變化導致市價大幅下跌。

      鑫野股份對其 2012 年計提 1,140,429,047.71 元(表 4.17)固定資產減值準備的解釋是"2010 年以來,由于集團大幅調整公司發展戰略,公司產品結構將從微利虧損產品專項高端盈利產品,鑒于成本效益原則,集團將停止使用部分與生產虧損產品有關的固定資產,集團管理層認為,該閑置的固定資產未來經濟利益流入具有很大的不確定性,2012 年 12 月 31 日對固定資產補提資產減值損失共計 1,140,429,047.71 元".由此看出鑫野股份 2012 年對固定資產減值跡象的判斷是基于企業內部戰略調整的因素,符合企業會計準則的要求,但是在確認時點的判斷時很大的程度上該項資產減值的計提依賴于管理層的估計。表 4.17 中,鑫野股份2012年制定戰略調整,立刻集中在2012年末大量計提固定資產減值準備,而 2013 年僅僅計提 11,594,583.72 元,僅是 2012 年的 10%(11,594,583.72/1,140,429,047.71)。由此可以看出,固定資產進行后期確認時,由于一些內部經營結構的調整以及市場價格下跌等原因,可能會導致固定資產貶值,但是對其準確的確認是會計人員專業能力所不能達到的,需要企業內部多部門協助,甚至需要外部專業評估認定人員參與。固定資產減值準備的確認難度很大,并且確認的時間往往滯后于信息披露的時間。新的準則雖然在固定資產減值跡象的判斷以及確認時點有著詳細的指南,但是還是很難避免企業利用資產減值準備平滑各期間的利潤。

      4.長期資產減值準備的計量問題。

      企業會計準則規定長期資產的計量屬性應該選擇可回收金額與賬面價值孰低,差額計提長期資產減值準備。在估計可回收金額時應選擇資產的公允價值減去處置費用后的凈額與未來現金流量現值孰高者。

      表4.17中,2012年固定資產減值準備計提數額為1,140,429,047.71元,其中主要是對房屋建筑物和機器設備的計提,分別是587,161,797.51元和532,217,641.80元,鑫野股份管理層對于巨額計提固定資產減值準備的說法模棱兩可。集團管理層認為"該部分閑置的房屋建筑物以及由于企業內部經營結構的調整,部分機器設備未來持續使用中及壽命結束后處置產生的現金流量具有不確定性。經測算,計提固定資產減值準備共計1,140,429,047.71元(表4.17)",對于資產減值準備確認的關鍵在于可回收金額的確定,而可回收金額主要是受到公允價值和未來現金流量現值的影響。

      鑫野股份通過附注說明其可回收金額主要是通過未來現金流量現值確定,存在以下兩個問題:①并沒有提及公允價值的具體數額。公允價值的確定主要來自于公平交易中銷售協議價格和公平市場價格,顯然鑫野股份正在使用的房屋建筑物以及機器設備并不存在銷售協議價格,另外由于中國資產市場目前還不夠完善,市場價格很難真正反映資產的價值。基于以上原因,鑫野股份并沒有確定資產的公允價值,因此在實務操作中很難確定資產的公允價值,所以鑫野股份直接選用未來現金流量現值作為其可回收金額。②未來現金流量現值的折現率為11.5%,此折現率是經過管理層批準。準則規定,在確定折現率時必須要考慮資金時間價值和資產特定的風險,也可以選用企業加權資本成本和增量借款利率,而鑫野股份只是說11.5%是經過管理層批準的折現率。2012年鑫野股份5年期長期借款利率是6%,而鑫野股份股權成本9%,經測算加權平均資產成本也為8.5%;同行業的株洲冶煉和云南馳宏的折現率分別是9.7%和8.2%,而鑫野股份的折現率是11.5%,過高的折現率使得未來現金流量現值偏小,多計提資產減值準備,違背會計信息質量的可靠性原則,濫用謹慎性原則會影響報表使用者對資產價值的正確判斷,從而影響到投資決策。

      5.長期資產減值準備的披露問題。

      準則要求對于不能單獨產生現金流量的資產要劃分到資產組中,鑫野股份計提的固定資產減值準備并沒有在報表中披露是否單獨認定資產組以及如何認定。

      《企業會計準則第8號-資產減值》第二十七條規定,當企業發生重大資產減值損失時,應該在附注中披露其原因。2012年固定資產類房屋建筑物和機器設備資產減值準備計提率高達40.06%和81.30%(表4.18),但是鑫野股份在附注中并沒有說明計提比例為何如此之高的原因,只是簡單地說明"預計未來現金流入不確定",顯然這一解釋很難讓信息使用者信服。

      鑫野股份2012年對土地使用權計提了287,703,936.00元,無形資產減值準備,計提比例占土地使用權賬面價值的27.77%(表4.18)。2012年對全國土地價值一直保持一種上漲趨勢,各大城市"地王"層出不窮,但是鑫野卻計提27.77%的減值準備,這與實際情況相背離。同時,準則規定企業應當披露土地使用權所處的位置,土地證號,土地面積等,對于重大的資產減值應當披露土地使用權明細。

      但是鑫野股份僅僅披露2012年計提金額,以及2013年轉銷金額,并未說明轉銷的原因。因此鑫野股份應該披露計提的具體原因,計提明細表以及轉銷的原因,豐富信息內容,為相關報表使用者提供可比信息。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159彩票{{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