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zigek"></table>
  • <acronym id="zigek"></acronym>
    <big id="zigek"></big>
    <tr id="zigek"><s id="zigek"></s></tr>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教育論文 > 教育教學管理論文 > 教育學論文

    農村小學布局調整政策的代價分析

    時間:2016-11-16 來源:未知 作者:傻傻地魚 本文字數:9306字

      3 農村小學布局調整政策的代價分析

      3.1農村小學布局調整政策決策的代價分析。

      教育決策與教育代價的產生有著密切的聯系,不合理的教育決策會導致政策本身民主性、科學性、人文性的喪失。教育決策的民主性決定了政策能否被人們接受、理解和支持,而教育決策的科學性決定了政策能否有效解決教育問題。因此一項教育政策的民主性和科學性是政策有效實施的基本前提,也即一項教育政策的合理性決定了它的有效性。這里我們所探討的農村小學布局調整政策決策代價,主要是指在地方農村學校具體布局調整政策的制定過程中,地方政府教育決策人員由于對教育現狀錯誤估計、自身認識的局限性和錯誤的行政方式,導致教育政策決策民主程度低和科學性的喪失。

      3.1.1農村小學布局調整決策民主程度低。

      教育決策的問題,也就是教育政策由誰決策、如何決策的問題。而衡量教育決策價值的一個根本標準就是,教育決策必須使教育政策選擇能夠最充分地表達和滿足最廣大利益主體即公眾的需要和利益。這種利益主體參與政策決策的過程就是民主的過程。只有在民主的決策過程中,才能保證利益主體的需要和利益的充分表達以及他們對政策選擇的非強制性的認可和遵守。

      一般來說,教育決策通常有兩類方式:一是教育政策利益主體(如公眾)不參與政策決策過程,由政府及教育行政人員做出政策選擇,比如精英決策模式。二是政策利益主體直接或間接參與政策的決策過程,表達自己的需要和利益,最終達成被各方利益主體一致認可的政策選擇。在第一種情況下,對于公眾來說,教育決策是給定性的,因而也是強制性。而且由于政府及教育行政人員不可避免的有自身的利益和對政策問題的認識具有局限性,決定了他們不能絕對的代表公眾的需要和利益。這種方式并不能保證教育政策價值選擇始終能夠充分地表達和滿足公眾的需要和利益,不能保證公眾對教育政策選擇的自愿的、非強制性的認可和遵守。第二種情況由于賦予了教育政策利益主體表達自身需要和利益的權力,保證了利益主體的需要和利益能夠得到最大限度的體現。而我國長久以來的教育行政決策類型屬于第一種,民主化程度非常低。

      在農村小學布局調整中,"撤并"還是"保留"農村學校是一個教育行政決策問題。而地方農村小學的撤并政策是按照一個怎樣的程序決定的呢?2012年10月,筆者赴河南X縣對農村小學布局調整進行調研。據筆者了解到的河南X縣農村學校撤并程序是:首先由鄉鎮政府中心學校根據縣教育局的相關指示,結合本鄉實際情況,做出有關本鄉鎮的小學布局調整規劃方案。然后報由縣教育局審核,縣教育局根據鄉鎮規劃對學校實際情況進行復核,此時會對部分不符合要求的鄉鎮規劃進行修改并取得當地鄉鎮中心校的同意。最后,由縣教育局在匯總各鄉鎮布局調整方案的基礎上,制定全縣義務教育學校布局調整規劃,經縣政府審核通過,并報送市教育局、財政局。

      從這一決策過程中我們可以看出,教育決策人員成分比較單一,參與決策的人員范圍比較狹窄,教育決策的民主范圍也只是延伸到鄉鎮中心校教育行政人員,而不是數以千計、與學校有著直接聯系的廣大農民,教育決策的民主性程度相當低。

      在村小撤并過程中農民的愿望和呼聲并沒有被考慮在內,他們只是政策的被動接受者。在調研過程中,筆者曾訪談過一所鄉鎮中心校的校長,在問到:"在決定哪所村小被撤的過程中,有沒有問過農民家長的意見?"他是這樣回答的:

      "問了也白問,他們肯定不讓撤。誰不想讓孩子在離自己家近的學校上學?這些個農民只知道眼前這點小利益,目光短淺。不用說家長,就是村干部也是不想學校被撤的,誰也不想在自己任期內,把學校搞沒了。所以,村小撤并是沒法征求下面的意見的,只能強制。"而正是這種"強制性制度變遷"使得地方政府和部分村民之間產生沖突。在X縣學校布局調整中,就發生過村民不同意村小被撤,在鄉政府大樓前集結示威的情況。雖然按照新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義務教育法》的規定:"義務教育實行國務院領導,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統籌規劃實施,縣級人民政府為主管理的體制。""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根據本行政區域內居住的適齡兒童、少年的數量和分布狀況等因素,按照國家有關規定,制定、調置學校設置規劃。"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以及教育行政部門有權決定學校撤并還是保留。但是,現在大多數村小的建設,村民集資占了很大一部分。按照通俗的說法,農民也是村小的"股東們",所以村小的撤并與農民是息息相關的。村民并不是無關利益者,也不是愚昧無知者。在筆者調查中,90%以上的家長還是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接受到更高質量的教育,所以,村民完全有權參與學校撤并的決策。而現實情況往往相反,地方政府為了完成指標、加快村小撤并的進程,無視農民的利益和需求,強行撤并。

      其實,這反映了我國基礎教育決策中長期存在的一種特定范式,即教育政策活動常常處于"受益人缺席"的狀態,教育政策的利益相關者缺乏其表達利益訴求的渠道,而政策活動對政府機構自身以外的利益主體又缺乏"回應性"機制。而正是這一慣性的決策方式,導致了教育政策本身民主性的喪失,使教育政策在解決現實教育問題上的有效性大打折扣。

      3.1.2農村小學布局調整決策科學性的缺失。

      教育決策的科學化是保障教育政策有效實施的基本前提。教育決策科學化是指,教育決策必須符合教育活動事實之間的因果關系,遵循客觀事物客觀規律和思維的邏輯規則,其目的是保證教育政策活動的合規律性。

      一般來說,農村小學布局受到地區人口、地理環境、經濟條件、文化環境以及學校管理等諸多方面因素的影響。尤其是生育率的變動、人口年齡結構變動、人口城鄉結構變對學校布局會產生很大影響。2001年以來,我國農村大規模的撤點并校正是基于農村學齡兒童的急劇減少,學校規模變小,需要加以整合。農村小學布局調整是一項系統工程,涉及教育領導部門、教師、家長三方不同的訴求和利益,也受到地形地貌、教育資源多寡的影響,因此,對學校進行重新布局是一項復雜、艱難的任務。要保障學校布局調整政策的科學性,就需要對人口城鄉變動趨勢、城鄉經濟發展方向等有一個科學的預測和規劃。而在實際的學校布局調整過程中,我們是按照什么樣的標準來進行學校撤并的呢?

      根據筆者對X縣教育局領導的訪談了解到,X縣學校布局規劃主要是根據中小學布局調整的基本原則和學校設置的基本要求,也即鄉鎮中心小學每所學校服務半徑2-5公里,服務人口約5000-10000人。鎮中心寄宿制中心小學在500-1200人之間,一般小學維持在300人左右的辦學規模。這是一個很籠統的標準,只是交代了鄉鎮中心校的設置標準,沒有說明村小撤并的標準。什么樣的村小應該被撤掉,而什么樣的村小應該被保留?連教育局領導都說不出個所以然。

      現在農村小學設置的基本格局是由鄉鎮中心校負責全鎮的教育事業,管轄本鎮的村小和教學點。比如筆者走訪的陳鵬鄉中心校。陳鵬鄉中心小學的建立,是作為國家移民搬遷的配套工程,屬于災后重建,2007年新建。全校共六個年級,從一年級到六年級。陳鵬鄉小學管轄本鎮下設的6個教學點。而具體村小的撤并規劃方案也是由鄉鎮中心校的校長來負責的,關于村小撤并的標準,陳鵬鄉中心校校長是這樣說的:"主要還是看學校條件,學校條件好點的,就留下來,把附近的教學點合并過來。學校條件差,學生又少的,就先撤了。有些被撤學校,家長意見很大的,就先緩緩。"校長的一句話決定了一所學校的存留。從校長的話里,我們也能看出在決定村小撤并時,校長主要還是根據自己的主觀經驗來決策的,稍有不慎就會因個人的判斷錯誤出現人為性代價,甚至出現無可挽回的后果。"經驗型"決策也是當前我國教育決策活動存在的一大問題。

      其實,國家在有關學校撤并標準方面的政策也是含糊不清的,也無怪乎基層教育行政人員在學校撤并上的隨意、盲目。所以,才會呈現出這樣一種矛盾狀況--國家提出的布局標準過于理性和靜態,難以指導復雜的農村實際,而縣鎮教育行政部門自行開發的布局調整標準過于追求實際效果,忽視了農民的利益訴求。所以,不管是國家教育部門,還是基層教育組織制定的學校布局調整政策的科學性都有待提高。

      3.2農村小學布局調整政策實施的代價分析。

      3.2.1農村小學布局調整政策實施對農村社會的影響。

      當前中國鄉村最顯著的教育現象,莫過于2001年以來由國家發動的大規模撤點并校所導致的大量村莊學校的急劇消失。我們不能僅僅從學齡人口減少或者所謂的"優化教育資源配置、改善辦學條件"的角度來解釋當前中國鄉村教育的基本事實。

      熊春文將這一現象概括為中國鄉村教育正呈現出一個"文字上移"的趨勢。"文字上移"是與"文字下鄉"相對的一個概念,而"文字下鄉"是費孝通在《鄉土中國》里對民國期間教育現代化趨勢的一種概括。這個"文字下鄉"的過程主要是經由農村學校的普遍建立,尤其是村小來完成的。

      隨著20世紀80年代以來最低一層教育組織--村小的普遍建立,現代教育事業借由學校這一制度形式將其觸角滲透到鄉村的每一個角落。文字和學校一度成為村落不可或缺的重要文化組成部分。如果按照功能主義的說法,村小就像農村社會的器官或骨架,它是村落中的"國家",宣揚和滲透著國家意志和主流文化。如果說義務教育的推行和普及是把學校、文字嵌入了鄉村社會當中的話,那么,當前大規模的學校布局調整則是把學校重新從鄉村社會中抽離出來。這好比是把已經長成在身體里的器官突然拿走,對于"身體"的正常運行必然是很大的打擊。

      村小的撤并,首先是教師和學生的撤并。對農村教師而言,村小撤并意味著農村知識分子的逐漸消失。事實上,農村學校承擔著傳播現代文化和提高村民文化素質的任務。農村學校教師一般具有較高的文化,他們的文化知識、眼界、道德修養水平等方面在農村中都居于優勢,是受村民尊敬的群體,是村落中的知識分子,發揮著教育咨詢、協商村民矛盾等作用。因筆者生長在農村,對此深有感觸。農村教師在仍然保有尊師重教傳統的鄉村中是非常受人尊敬的,他們說的話在村民中也是非常有份量的。比如子女升學等大都會去咨詢農村教師,若有村民沖突也都會請他們來協商。因此,農村教師已經成為農村社會和諧發展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當今國家大力倡導的新農村建設,不僅僅是經濟的發展、基礎設施的建設,更重要和核心的是農村文明的傳承和健康發展。而農村教師群體的撤離和消失,使新農村社區的教育成為無源之水,也不利于新農村精神文明的建設和村民素質的提高。而且有研究指出學校撤并會造成社區經濟文化要素的流失:社區自豪感和凝聚力的中心焦點喪失,財產價值被破壞,有生育潛力家庭不情愿在該地區定居。

      農村學校布局調整不僅直接影響農村社區的健康發展,而且還會對農村文化帶來深層次的負面影響。鄉村文化是鄉村居民在長期的生產與生活中逐步形成和創造的文化,包括語言、風俗習慣、思想道德、處世態度、行為準則、娛樂、民間工藝等。它是世世代代居于此地的鄉民共同積累而形成的,它是聯系鄉情的紐帶,也是協調鄉民行為和關系的"潤滑劑".鄉村文化傳承往往是上一輩人通過言傳身教的方式傳遞給新的一代人,這一言傳身教的過程通常不是在特定場域和時間內進行的。

      它可能發生在田間地頭、街頭巷尾,時間更是靈活自由地,在日常生活的每時每刻都有可能發生。

      隨著村莊學校的消失,鄉村兒童要到鄉鎮上學校。尤其是上五、六年級后可能面臨著寄宿,這就意味著鄉村學生大多數時間將要在學校中度過,居住在鄉村的時間將會減少。現實情況也是這樣的,學生每天都是天不亮就要去上學,等放學回家天也黑了,每天都是披星戴月。由于鄉村文化是地方性的,那么鄉村文化的傳承也需要兒童在"鄉村"這個特定"場域".學生們通過在鄉村社會的長期生活,而自然地接受了上代人所積累的鄉土社會共同經驗--鄉村文化,這種"無意識"的教育過程對學生的影響是潛移默化的。當然這并不意味著為了鄉村文化的傳承,鄉村學生必須一直居于農村,而是因為兒童具有較強的可塑性,幼兒及小學階段是兒童鄉土觀念養成的關鍵期。當農村的孩子還未開始接受或剛剛開始接受鄉村文化時,就離開了鄉村。在校寄宿以后,每天面對的就是課本,想著怎樣去提高試卷的分數,不再了解、關心鄉村的變化,更加疏離了學生和家庭、鄉村社會的聯系。農村和農村文化沒有了得以傳承的青年一代,也只能漸漸走向衰亡。

      百年來教育現代化進程所帶來的村落學校在短時間內突然急劇消失,對于村落社會的影響必然是巨大的。在農民工大量進城之后,代表鄉村社會一部分的村落學校的消失,必然導致或加速鄉村社會的解組。而缺乏鄉村經驗的農村學校教育,"一味地向城市化、抽象化、普遍化進發,中國社會因此越發走向一種單面社會,這種社會因為缺乏多面向而將變得脆弱。"總之,農村學校布局調整使農村社會付出了巨大的精神性代價和社會代價。

      3.2.2農村小學布局調整政策實施對農村教育發展的阻滯。

      "優化教育資源配置,提高農村教育質量"是農村小學布局調整得到基層教育部門大力支持的動力和最誘人的宣傳。"撤點并校"作為實現這一目標的方案,它是否實現了縮小城鄉教育差距、提高農村基礎教育質量的目標呢?

      在筆者走訪的X縣農村學校中,學校布局調整一般是將農村小學縮減為教學點,撤銷部分小學。教學點開設一至三、四年級,高年級則被集中到鄉鎮中心校。比如陳鵬鄉中心小學,開設一至六年級。本鎮原先的農村小學被縮減為教學點,只保留一到三年級。陳鵬鄉小學管轄下面6個教學點,教學點每班30人左右,而陳鵬鄉中心校低年級每班100人左右,高年級每班80人左右。在撤點并校政策實施后,原先的農村小學,現在的教學點又是怎樣一番景象呢?下面是對在陳鵬鄉饒莊、閆灣、花店三個教學點擔任英語教師的一位支教大學生的訪談記錄:

      筆者:你住在鎮上,平時怎么去教學點上課?

      教師:隔壁的那個老師,他負責五個教學點,他一天去一個教學點。我就是坐他的摩托車去的。一星期去三個教學點,每個教學點待一天,連著上三節英語課或是上午上一節,下午再上兩節。

      筆者:你去的幾所教學點的教學條件怎么樣?

      教師:還是原來的那種瓦房,木頭門,條件很艱苦。

      筆者:那教學點一般有幾個年級?

      教師:有的是一年級到三年級,有的是一年級到四年級。

      筆者:班上學生多嗎?

      教師:大約40人左右吧,年級越高,人數就越少了。

      筆者:為什么人數少了?

      教師:大部分是到鎮上來上學了,現在父母也越來越重視教學質量了,有條件的就把孩子轉到鎮上來上學。

      筆者:教學點的課程都能開齊嗎?

      教師:課倒是都上,但像音樂、美術等科目沒有專門老師,都是由其他課老師代上的。

      筆者:教學點離學生家遠嗎?

      教師:還好,學生走著來上學,放學的時候,一個村的學生就結伴回家,這里的老師還是非常注意學生的安全的。

      筆者:你在這支教,有工資嗎?

      教師:一個月500塊錢的生活費。

      筆者:你教的學生中留守兒童多嗎?

      教師:挺多的。

      筆者:你有沒有感覺那些留守兒童與其他孩子不太一樣的地方?

      教師:沒什么不一樣,因為大家基本上都是一樣的狀況。大部分父母都外出打工了,由爺爺、奶奶看著,照顧吃穿,但在學習上就幫不上忙了。但是為了生存,父母必須出去打工,僅靠賣糧食是沒法維持生存的。

      筆者:做了這么一段時間的村小老師,你有什么感受?

      教師:就是教學點缺年輕老師。現在的村小老師大部分是50歲左右的民辦教師,等這批老教師退休后,將沒有新教師接替。因為現在教學點的條件根本不足以支持年輕教師的生活,也就不會吸引新教師來這里教學。所以,教學點會逐漸消失,學生被集中到中心校,這是一個必然的趨勢。

      從這位支教大學生的話中,我們能了解到現在農村教學點的一般現狀:簡陋的教學條件、兩三個當地老教師、流動的年輕教師和越來越少的學生。在撤點并校過程中,一般都會將合并后的中心校設在鄉鎮上,并把主要的人力、物力、財力用在中心校的配置,而農村小學和教學點則是作為被放棄的"教育陣地",艱難維持著,更不用說教學質量的提高。

      那被合并后鄉鎮中心校的教學質量是否得到提高了呢?不可否認,中心校的學校環境、教室條件、師資力量等已經無法和村小相比較。比如陳鵬鄉中心小學,有一棟教學樓,還有一棟綜合樓,建有學生食堂,雖然被廢棄在那。教室中配有"班班通"多媒體教學設備,教師群體以年輕教師為主。但教學條件的好轉,并不代表教學質量的提高。為了了解中心校的教學質量,筆者深入課堂隨機聽課。以下是筆者對小學二年級語文課--《吃水不忘挖井人》的聽課心得,授課教師是信陽師范學院支教大四學生趙老師。

      和城市小孩相比,農村孩子顯得更頑劣、更調皮一些,更接近孩子的本真。課堂上一百多個孩子擠在一間教室里,交頭接耳、小打小鬧發生在課堂的每一個角落。

      為了控制課堂秩序,老師不得不擺出一副嚴肅的臉孔,反復強調學生們背要直,手放在課桌上。四十五分鐘一堂課,有四分之一的時間是用來整頓課堂秩序。盡管老師使出了渾身解數,但教室從開始上課到下課,始終亂哄哄的。

      教師上課的時候要帶上擴音器。擴音器是老師自己買的,學校不配備。用擴音器倒不是因為教室大,而是因為學生太多,教室亂哄哄的,老師的聲音總是淹沒在學生的你言我語中。用擴音器不僅是為了教學,也是為了控制課堂,維護教師權威--教師的聲音要比學生的聲音高。但是,用擴音器也帶來了一個問題,那就是教師語音不清。尤其是在語文課上,擴音器的噪音帶來老師發音不準。這對于學習拼音的小學生來說,是一個硬傷。比如,老師在領讀"z"和"zh"時,語音明顯走音,學生也分不開到底是"z"還是"zh",只跟著讀。在我聽來,學生完全讀混了。

      教師教學水平低、教學方法依然陳舊。在這堂語文課上,趙老師所采用的講課方式主要是提問式講解課文和學習生詞相結合的方式,遇到生詞就帶領同學反復朗讀,單調的、低水平地重復性教學方式。在提問上也只是針對前幾排學生,甚至就是那幾個固定的學生,最后幾排的學生,因為要保證教學進度,老師根本照顧不到。

      整堂課下來,后排的幾個同學甚至連課本都沒翻開過。

      而出現大班額教室的原因,不是因為教室不夠,而是因為教師不夠。學校里教室還是很充足的,電腦室、音樂室、多媒體配備等硬件上還是可以的,盡管有些學生坐著搖搖欲墜的板凳或自己搭起來的板凳。但是軟件上--教師卻是極度缺乏的。

      這所小學的老師一部分是原先村小的老師,隨著移民搬遷到鎮上,學校離家較近。

      還有一部分是新招的教師,因為離家較遠,平時大多住在學校。但是對于這所完全小學來說,這些教師是遠遠不夠的。

      在小學一二年級就達到一百多人的班額,不論是對課堂教學,還是對學生管理都是一個巨大的挑戰。有研究指出,隨著學校規模增加,有處境不利學生的學校的平均成績會下降。學校中的處境不利學生越多,成績下降幅度越大。

      而且小學布局調整并沒有從根本上提高農村教師的教學水平,很多教師都來自被撤并的學校,優秀師資補充依舊困難。所以,農村學生從村小轉移到鄉鎮求學,獲得的依舊是低質量的教育,使農村教育止步不前,甚至付出了教育質量下降的代價。

      3.2.3農村小學布局調整政策實施對學生發展的消極影響
      
      農村學校布局調整對于農村孩子最大的影響莫過于遠距離上學及寄宿制的實行。例如,在陳鵬鄉中心小學,一至四年級的學生因為年齡小,學校禁止他們騎自行來上學,只能由父母或爺爺、奶奶來接送。這個地方的農民大多外出打工,導致留守兒童大量存在,平時由爺爺、奶奶照看著。五、六年級的學生可以自己騎自行車上學,平均至少要騎半個小時來學校。每到放學都會看到學校門口前的電動車大隊和自行車大隊混雜在一起。雖然學校反復強調安全問題,但是騎自行車的學生還是時不時的碰到一起或自己摔倒。離家遠的學生中午就到街上買點吃的,來不及回家吃飯。學校雖有學生食堂,但是一直被廢棄著,只有個簡易的教師食堂。混亂的交通安全問題、小學生午餐營養問題,都嚴重影響學生的身心健康發展。

      大部分學生雖然離家遠,但是還能每天回家。還有部分學生離家實在是太遠了,也沒有條件每天接送,只能寄居在附近的民居。下面是我對其中一位女同學的訪談記錄:

      筆者:你是從一年級就開始在這里讀嗎?

      學生:不是,一年級到四年級是在花店小學讀的,那里沒有五年級、六年級,就到這里來讀了。

      筆者:你每天都回家嗎?

      學生:不是,星期五下午回家,星期天下午再回來。

      筆者:那你不回家的時候在哪住?(學校不是寄宿制學校)學生:住在侯老師家,一個月交一次錢。(侯老師是本校老師,家在學校附近。)筆者:就你自己住在侯老師家,還是有其他同學也在那住?

      學生:還有好幾個同學。

      筆者:大約有多少個同學?

      學生:十幾個吧。

      筆者:你們睡得床是什么樣的床?

      學生:用木板搭的,是臨時性的床。

      筆者:平時想家嗎?

      學生:想。

      筆者:自己在學校里遇到問題怎么解決?

      學生:一般都去找老師。

      筆者:周五下午回家的時候,是父母來接嗎?

      學生:不是,自己騎自行車回去。

      筆者:騎多長時間?

      學生:要騎一個小時。

      因為學校沒有條件實行寄宿制,學生只得住在離學校近的親戚家或租借在教師家。幾十個學生睡在大通鋪上,條件之差可以想象。在筆者走訪的另一所鄉鎮中心小學--曹黃林中心小學,辦學條件要比陳鵬鄉中心小學好一些。在農村學校布局調整期間,該學校在本部旁邊新規劃了一個校區,將六年級集中過去,新建了學生宿舍和學生食堂。下面是我對曹黃林小學一位老師的訪談記錄:

      筆者:這里的學生都寄宿嗎?

      老師:也不全是,離家近的就走讀上學。

      筆者:寄宿的學生什么時候回家?什么時候回校?

      老師:星期五下午回去,星期一早上回校。

      筆者:住校的學生早上幾點起床?

      老師:五點半起床。

      筆者:起床后做什么?

      老師:先是跑早操,上第一節早讀,吃完飯,7:10--7:50上第二節早讀。8:10分開始上第一節課。上午四節課,下午三節課。晚上上晚自習,8:10熄燈睡覺。

      筆者:學生在學校寄宿要交寄宿費嗎?

      老師:不用交,吃飯要自己花錢。

      筆者:那寄宿學生下午放學后,都做些什么?

      老師:一般先去學生食堂吃飯,吃晚飯就回教室寫作業,或是在校園里玩會。晚上要上晚自習。

      筆者:那學生在校安全由誰負責?

      老師:基本由班主任負責,學生有什么事情就去找班主任,比如學生生病了,班主任就聯系家長,讓家長來接孩子回去打針。

      在曹黃林小學調研期間,筆者了解到,剛開始時六年級實行寄宿制,家長是非常反對的。為此還發生過家長集體去縣政府上訪的事情,政府無奈,只好讓校長去勸服。在校長保證一定會提高學生成績的情況下,家長們才被說服。事實也是如此,曹黃林小學六年級的學習成績已經連續兩次奪得全縣第一。但是僅僅為了考試分數的提高,我們的學生卻為此付出了什么樣的代價呢?

      每天早上五點半起床,除了上課就是上課,沒有什么娛樂活動。這樣強度的學習,要想不提高成績都難。在孩子活潑好動的成長時期,在孩子需要和大自然親密接觸的大好時期,我們卻把他們關在學校里,實行封閉化管理,把高三的管理方式簡單復制到這群六年級的孩子身上,教育是否過于殘忍?在孩子需要父母關愛的時候,我們卻割斷了他們與父母、家庭的聯系,也割斷了他們與鄉土的聯系。他們體會不到父母勞動的辛苦,聽不到村中的家長里短,也無法感受到土地、莊稼、豐收甚至自然災害給他們帶來的喜怒哀樂,從根本上割斷了人與土地的血肉聯系。被割斷了"根"的農村學生,如何在生活中找到他們的心靈皈依和精神家園?他們會清楚自己是從哪里出發的嗎?他們的行囊里有兒時的記憶和對鄉土的依戀嗎?沒有鄉土認同的人能有對國家的認同嗎?為了眼前一點學習成績的提高,我們付出的是我們民族的未來長遠發展。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159彩票{{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