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zigek"></table>
  • <acronym id="zigek"></acronym>
    <big id="zigek"></big>
    <tr id="zigek"><s id="zigek"></s></tr>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教育論文 > 教育教學管理論文 > 教育學論文

    小學的教育生活幸福嗎

    時間:2016-04-08 來源:未知 作者:小韓 本文字數:5435字

        本篇論文目錄導航:

      【題目】小學教育對個體生命發展的意義探究
      【緒論】小學教育生活對個體成長的影響研究緒論
      【2.1】小學的教育生活幸福嗎
      【2.2】小學教育生活不幸的剖析與批判
      【第三章】小學教育生活的本質
      【4.1 - 4.3】播種行為,形成良好的做事習慣
      【4.4 - 4.6】回歸自然,保護兒童對大自然的熱愛與敬畏
      【4.7 - 4.10】保護童心,發育美好的心性品質
      【結語/參考文獻】個體回溯下小學教育生活價值研究結語與參考文獻  

       
      2 小學教育生活現狀與批判

      2.1 小學的教育生活幸福嗎

      今天的辦學條件是我國歷史上最好的,政府對小學教育的投入之大是前所未有的。從豐富的物質資源來看,學校是孩子生活的樂園,是適合兒童生活的世界。

      把兒童送入學校學習生活,家長可以放心了。小學生的學習機會更多了,學習環境更好了,遺憾的是,生長在蜜罐里的孩子自己卻感覺不到幸福。這種投入與產出的懸殊之大不得不令我們深刻的反思:學校內的兒童真的幸福嗎?我們不能僅從兒童享受的物質環境審視這個問題,更要從兒童的精神生活、自由與自主的角度來審視兒童的的教育生活。

      著名作家陶世龍《我的小學生活》這樣描述他的小學生活:“我的那種小學生活今天絕不會再有了,不過的確對我的一生產生重要的影響,而我的感覺是良好的。”由于他父母不在家,他的母親和外祖母文化都不高,祖父成天忙碌于他的事務,因此他的學習是自主的,是感到有興趣才去學的,而不是把學習當做一種負擔。

      虎闈在《生龍活虎讀書郎》一文中提到綜觀我那小學時代,學校所教的課程相當有限,大多數的知識主要從“玩”中及父親與他的書櫥中汲取。若和今日小學生相比,雖然經常挨餓受凍,沒有高級玩具,但沒有學習壓力,少年男子漢人人經得起挫折,個個生龍活虎。

      從上面的描述中我們發現那個時代的小學生是快樂的,生活是幸福的。然而,現在的小學生就沒有這么的幸福。他們生活中巨大的壓力之中。2005年,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中國青少年學習和生活的現狀與期望”,調查顯示,57.6%的中小學生因“學習壓力大而苦惱”.可見,源自學習的壓力已經成為扼殺小學生幸福、快樂的主要原因。還有很大規模的調查問卷顯示,兒童在學校的自由活動時間在減少,學習幾乎成為他們校園生活的代名詞--除了學習,兒童在學校沒有很所時間進行其他娛樂休閑的活動。近年來,盡管教育部曾多次下令“給學生減負”,而仍然有一股強大的力量與減負“角力”,所以孩子們的書包仍舊沉重。如今中小學生的校園生活如何?他們在學校的學習負擔到底嚴重到了何種程度?

      (1)小學生生活壓力大,身心疲勞

      其一,學生睡眠時間嚴重不足。當下基礎教育存在沉重的學業負擔已經成為了不爭的事實。按照國家的規定要求,小學生的睡眠時間不少于10小時。可是據2005年,國家統計局“中小學生學習生活狀況專項調查”發現,小學生的平均睡眠時間為9小時18分鐘,中學生的平均睡眠時間為7小時20分鐘。中小學生嚴重的睡眠不足給他們帶來了難以想象的健康代價,充足的睡眠對于他們來說是一個難以實現的夢。當成人在為自己的睡眠質量擔憂時,我們可否想到最需要睡眠來保證成長的孩子們連基本的睡眠時間都無法滿足呢?

      其二,學生在校時間長,周末校外學習負擔重。據2005年,國家統計局“小學生學習生活狀況專項調查”發現,小學生早上的平均到校時間為7點32分,離校時間平均為16點47分,每天在校時間平均為9小時15分鐘。一方面是嚴重缺乏的睡眠時間,另一方面是大量的在校時間。兩者的對比向我們呈現出清晰的小學生生活作息樣態,天天如此月月年年似乎無窮無盡的疲憊陰云一直籠罩著中小學生,而且隨著年級的增高日益加劇。雖然學生有周末和寒暑假期可以合法的休息,但不幸的是鋪天蓋地的作業和無孔不入的補習班特長班輔導班又毫不留情的占據了學生們的時間,讓合法的休息變得異常的奢侈,如果正常休息和玩耍占用了這些時間,那些“勤奮又聽話”的孩子們甚至會產生罪惡感和內疚感。不論是從各種調查數據中還是從小學生的自述中,我們都可以明顯的觀察到,在小學階段的兒童中,來自學習方面的壓力讓他們感到很有“負擔”,不夠幸福。現在幾乎每個孩子都在學習鋼琴、繪畫、舞蹈等,如果這些學習不是小學生興趣所在,就會變成一種負擔他們很難從中感受到幸福。小學生如果每天為僵化的知識和學習的壓力心力交瘁,小學生必不可少的游戲時間和體育鍛煉的時間沒有得到保障,不僅嚴重影了小學生的身體健康發育,而且也成為許多心理疾病,如恐學病、逃學病,學習反復受挫后的精神抑郁、孤僻等原因。

      其三,小學生身體狀態逐年下降。武漢的小學生到德國去學習交流,回來感慨到:除了學習我們什么都不會?德國的學校里有體育館,體育設施之齊全令她驚訝得“下巴都掉了下來”.德國的學生告訴他們,學校非常重視體育課,而且是主課,每天都會將學生從教室拉出來操練一番,在他們看來,強健體魄是最重要的。在游學的過程中,摩爾市的平均氣溫在7℃-8℃,頗有寒意。但上體育課時,德國的學生們都會換上短袖短褲。武漢市的學生怕冷,換上衛衣上課,“德國的老師還催促我們換衣,他覺得我們穿得太暖和了!”這篇文章不禁讓我們對中國學生的健康狀況著實讓人堪憂。2000年,由教育部、國家體育總局、衛生部、國家民族事務委員會、科學技術部共同實施了20世紀最后一次全國多民族的大規模學生體質與健康調研。結果顯示:我國小學生的近視率為20.23%,初中生的近視率為48.18%,高中生的近視率為71.29%.

      現在學生中近視眼越來越多,高血壓、糖料病、肥胖癥答發病率正在年輕化,按照老板姓的說法,這是富貴病,是多吃少動養出來的。現在社會越來越富裕,生活改善了,病反到多起來了。而且中小學生沉重的書包壓得他們不少脊背彎曲,有的甚至畸形。更令人吃驚的是,由于長時間的伏案學習,學生中患頸椎病的人數在逐漸增加,而且呈現低齡化的趨勢,發現學生中最小的頸椎病患者只有9歲。

      (2)童年的消逝

      美國學者尼爾·波茲曼在《童年的消逝》曾指出,在美國童年正在消逝,而且消逝的很快。他提出的證據是:兒童的服裝在成人化;傳統的兒童游戲成為頻臨滅絕的物種;十二三歲的少年棒球隊一切效仿成人運作的模式,球員們尋求的不是樂趣而是名譽……他認為在現代社會,由于新的圖像媒體的出現消除了成人與兒童之間的界限,兒童正在成人化,純真、快樂和無憂無慮的童年正在消逝,并預言了由此可能過帶來的種種社會問題。

      雖然尼爾·波茲曼的觀點令人耳目一新,但是也值得我們反思一下中國兒童生活特別是小學生活的境況。事實上,中國童年也在消逝,而且某種程度上來說比美國更嚴重。我國學者張文質、林少敏就敏銳地發現了兒童生活過早成人化,童年這一塊綠洲在日益沙化的問題,提出“保衛童年”的吶喊:

      “保衛童年”這個話題之所以成為一個話題嗎,或者說之所以被很多人設身處地地或者說很緊張地關注,實際上它意味著一種危機,一種深刻的危機。童年,已經出現了巨大的危機了,才有“保衛”一說,否則童年就是童年,自然生成,人都有童年,都是從童年長到成年。這里面有什么好保衛的呢?“童年”本來的意味就是人生必經的一個自然階段,你想沒有童年都不行,按道理應該是這個樣子。但是現在“童年”這樣一塊綠洲在日益沙化,通關的邊緣日益在縮小。

      其實,兒童的消逝不只是表現在我們一般的社會生活中,同時發生在我們今天的學校教育中,尤其是現在的小學教育。現代社會,學校伴隨著人們的整個童年、少年,直至進入青年,學校生活占據了絕大多數人生命歷程起航階段的大部分時間,然而構成兒童主要生活的學校教育正在使兒童變得不像兒童,一種應試性的知識教育正在使兒童身上寶貴的童心正在學校中喪失。童年應該是無憂無慮、天真無邪、率真善良、充滿陽光和靈氣、充滿想象力的,雖然學習是伴隨著童年生活的,但是游戲是童年生活中必不可少并且是應該是主要的生活內容。但是,現在的小學生學校生活中理性的東西過,過于偏重知識的學習和考察,而對于兒童天真幼稚的特點有不同程度的抹煞,童年正在消逝,小學生過早地被成人化了。

      (3)被規定的生活設計,缺乏自我選擇和自我規劃意識

      小學生活是兒童進行自我教育的載體。成人不應該隨意的扭曲或者破壞小學生活。盧梭說過:“成人不應該把自己的期望強加給兒童,使兒童被迫過一種超越自身能力的生活。假如父母按照自己的眼光為兒童安排一切,兒童就失去了做自己喜歡的事情的自由,就不能享受大自然賦予的童年的生活。”從中國目前的教育狀況來看,從孩子上學第一天起,他們就從此為別人活著,別人左右著他們的思考,左右著他們的行為,左右著他們的志趣,左右著他們的志向。成人把自己認為正確的生活強加給兒童,把兒童看做成人的縮影,用成人化的生活方式去規劃、設計兒童的教育生活。在成人文化主宰的世界里,兒童從小就生活在被安排被策劃的人生中,因此在自我規劃和自我選擇方面的能力很欠缺。

      一所學校學生自我選擇的調查讓人擔憂。當學生被問到在生活和學習中遇到困難時該怎么辦時,幾乎沒有學生首先考慮的不是通過自己的能力來解決問題,而是向父母求助。對于他們以后的理想或者工作領域,70%的學生說要問父母后才能知道。

      主張尊重兒童,促進兒童個性發展可以說幾乎已經成為現代教育的共同理想。

      然而讓人們遺憾的是,這僅僅只是“理想”而言。在當前的學校教育實踐中,在成人預設目標控制下封閉式的教育仍是主流,這種預設的目標充滿了成人化的色彩。正是在當前教育實踐中的這種內在邏輯驅使下,首先我們在教育目標上是兒童“成人化”,盡管我們不這么稱呼它,或者不從這個角度去考慮它;其次,在教育的過程中,我們采取“成人化”的方式規訓學生,是他們慢慢失去了作為兒童的性情、失去了兒童的色彩,使學生成為“小大人”,成為精神上的“早熟者”,使他們逐步喪失了本真的自我。

      (4)在催促中成長,缺乏自主時間

      童年應該是無憂無慮的,有很多自主支配的時間。但是成人總是一面感嘆童年的美好和純真,一面又不滿孩子的無所事事。總覺得他們的世界單調狹隘,然后把自己在成人世界里的種種繁忙、緊張、壓力轉而讓孩子承擔,壓得他們沒有自主支配的時間。其實孩子的世界并非像我們想象的那般無聊和不務正業,他們的心靈明凈,無拘無束;他們對一起的人和事物本能的喜愛和厭惡;他們的對一切新鮮好奇,遇上喜歡的東西都專注而執著。

      蕭功秦在《我們的田野,美麗的田野》一文中回憶到小學輕松自由的環境,使他獲得了培養與選擇符合自己個性的興趣與愛好的機緣,培養了對未知世界的知識的好奇心。

      反觀一下我們現在的小學生,在學校和家庭的共同折騰下,他們是多么的忙。

      全國少工委辦公室/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1999年、2005年“當代中國少年兒童發展狀況”兩次調查顯示,五年內,少年兒童們能夠自主支配的閑暇時間有所減少.其中城鄉比較來看,城市少年兒童比農村少年兒童更缺少對閑暇時間的自主性。

      從上面的數據可以明顯的看出來兒童的自由時間極少,并且越來越受到成年人的剝奪和擠壓,特別是城市的孩子每天的自由時間所剩無幾。2011年3月7日,在教育部部長袁貴仁列席的全國政協教育界聯組會議上,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科技大學院黨委書記郭傳杰宣讀了北京市中關村小學一名學生的來信。信中說:“我們沒有周末,沒有童年和童趣,成為各個補習班賺學生錢的人的目標。孩子的創造性都被扼殺了,如何去建設創新型國家?”其實這不是某一個孩子的生活寫照,而是大部分小學生的真實生活狀況,有學不完的知識等著他們去征服,有不同種類的培訓班等著我們去學習,周末的大部分時間都在培訓班度過,很多學生將他們的周末生活形象地描述為“不是在培訓班里,就是在去培訓班的路上”.現在的學生從小學開始就在父母的催促中忙的暈頭轉向,連喘口氣的時間都沒有,然而他們卻不知他們要奔向何方,只知道埋頭向前。現在的很多小學生就是在這樣不合適的高節奏的環境里生活,他們沒有很多自由的時間思考自己的問題,他們的潛力得不到發揮,很容易讓他們自己都不懂得自己。

      (5)功利化學習占據了兒童的主要生活

      兒童特別是處于小學階段的兒童,應該是以游戲為主的,功利性的學習為輔的時期,可是在中國強制性的學習占據了小學生幾乎所有的時間。兒童去上學不僅是他們的權利還是他們必須履行的義務,不管學生是否愿意都必須要去上學。

      成人把自己認為正確的生活意識強加給兒童,兒童的學習被看作是未來生活的手段,教育已經不是一種享受,上學受教育是學好工作的本領,畢業后能夠找到好的工作,小學開始努力學習是為了考試重點初中、重點高中和重點大學。

      現在很多小學生正在接受被動的強制性的學習。由于人類積累的知識太多、知識跟新太快,于是專家學者們將他們加工為不同的課程、教材或者練習題。同時,現代社會對人才的要求又非常高,不僅要具有豐富的知識還要有高尚的情操,于是受過專業訓練的老師根據教學大綱和社會的要求來培養學生。在這種復雜多樣又有嚴謹的邏輯體系的知識面前,學生的稚氣、天真無邪和主動性在逐漸的消退,這種制度化強制性的教育生活也很難培養學生對人生、對生活的熱愛之情。

      兒童與成年人不同,他們不矯揉造作,不虛情假意,兒童并不是遵循效益規律,而是正好相反,他們并沒有未來的目的,卻把大量的經歷消耗在工作中,并在完成每個細節時運用他所有的潛能。學生的學習只是小學生活的一部分,不應該成為他們的全部生活。

      現在的小學中,兒童的學習幾乎壓倒一切的主導學生的生活,而功利化制度化的學習讓很多孩子感受不到童年的快樂,讓他們過早地承受著生活的壓力。小學階段的孩子本來是大大拓展知識面,加強感性吸收,促進同伴交友的最佳時期,卻被讀寫算等一些單一灌輸訓練壓得失去了陽光和靈性。這些都表明,小學的教育生活正在與成人生活趨同,中國兒童的童年已經消逝了。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159彩票{{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