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zigek"></table>
  • <acronym id="zigek"></acronym>
    <big id="zigek"></big>
    <tr id="zigek"><s id="zigek"></s></tr>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文學論文 > 古代文學論文

    清代楊芳燦山水詩創作轉變及其原因分析

    時間:2020-02-22 來源:重慶第二師范學院學報 作者:王艷欣 本文字數:8455字

      摘    要: 楊芳燦游歷廣泛,創作了大量山水詩。其山水詩創作呈現階段性轉變,前期清新華艷,中期蒼勁雄健,后期質樸悲涼。楊氏詩風前后迥異,原因在于:他既宗法李商隱,又受到袁枚“性靈說”及吳鎮“格調說”的影響,詩學主張不斷改變;江南與隴右自然地理環境差異巨大,其詩歌創作得江山之助;宦海沉浮及歲月流逝使其心境逐漸平和。楊氏詩風不斷變化的過程也是其詩歌創作不斷擺脫模擬、自成一家的過程。

      關鍵詞: 楊芳燦; 山水詩; 詩風; 轉變;

      Abstract: YANG Fangcan had a wide range of travel,leaving a lot of landscape poems. His creation showed a stage change. The early stage was fresh and gorgeous,the middle stage was magnificent,and the late stage is simple and unadorned. The reason of YANG's poetic style change was that he not only learnt from LI Shangyin,but also was affected by YUAN Mei's and WU Zhen's style,so his poetics proposition was constantly changing. There are great differences in the natural geographical environment between south of the Yangtze River and Longyou area,it was helpful to his poetry creation. Moreover,the ups and down of officialdom and the passage of time also calmed his mind. The influence of the three factors changed YANG Fangcan's poetics style. The changing process was also the process of getting rid of simulation and shaping self-style in his poetry creation.

      Keyword: YANG Fangcan; landscape poem; poetics style; change;

      清代山水詩創作蔚為大觀:王世禎力主神韻,創作了大量山水詩;袁枚倡導性靈,在前人山水詩的基礎之上自成一格;楊芳燦出生于江南,受業于袁枚,任職于甘肅,山水景物在其詩歌中頻頻出現。因地域的巨大差異及心態的不斷轉變,楊芳燦的詩風呈現出明顯的階段性特征,其山水詩創作最能體現這種變化。他的《芙蓉山館詩鈔》前三卷多描寫江南景物,四至六卷以甘肅風景為主,七、八卷則作于講學之途,題材多樣,風格迥殊。前人對其詩文的研究已有頗多成果,且多集中于他為官隴右期間的創作,有意無意忽略了山水詩這一主題。對其詩風的變化,亦僅以為官隴右為界,粗略劃分為兩個階段,未深入剖析其詩風變化的深層原因。本文以《楊蓉裳先生年譜》為參考,以楊緒容、靳建明點校的《楊芳燦集》為對象,從其中所收錄的《芙蓉山館詩鈔》八卷、《詩補鈔》一卷中選出近110首山水詩來探究楊芳燦詩風轉變的歷程。

      一、山水詩創作的轉變歷程

      楊芳燦是乾嘉詩壇清新華艷詩風的代表人物,與之交好的洪亮吉曾以“金碧池臺”[1]6來形容他的詩歌。但清新華艷只能代表楊氏前期詩歌風格,綜觀楊芳燦一生創作,雖以華艷為主,但其詩歌前后風格迥異。以其山水詩為例,大致可劃分為三個階段。

      (一)乾隆四十三年之前:清新華艷

      楊芳燦錯彩鏤金的詩歌風格很大程度上源于他對六朝及晚唐,尤其是李商隱詩歌的模擬。《蓉湖曲》描寫江南水鄉的美景,恰如六朝民歌般清新綺麗:“黃蝶盤徊依彩袖,青禽來去啄紅巾。紅巾彩袖紛無數,吳娃玉腕輕搖櫓。”1短短幾句,蓉湖傍晚之景便躍然紙上,色彩的強烈對比使詩歌更添艷麗之感。正如洪亮吉所說,楊芳燦“詩如金碧池臺,炫人心目”。楊氏對李商隱的模擬最為集中。他留下了諸多集句詩,就是以集溫、李二人詩句為主,其《春夜微雪效玉溪生體》更直接標明效仿李商隱,其山水詩如《秋江泛月歌》則近于李商隱的《燕臺四首》。李商隱這組詩以春夏秋冬為序,抒發對思慕女子的相思之情,借奇幻的想象及秾麗的辭藻形成一種哀艷朦朧的意境。《秋江泛月歌》首先用“江妃扶月出紫云,天香瑞彩含氤氳。嬋娟臨水鑒孤影,七寶闌上嬌娥嚬”四句勾畫出一個孤獨的神女形象,其次用華艷之詞“紫晨”“碧空”“霞彩”“琉璃”等營造出迷離之境,最后的“奈寡姮娥自不情,今宵照斷還家夢”流露出哀傷之情。楊氏這首詩的構思、用詞、意境,處處可見李商隱的影子,其清冷華艷的風格也與之相似。此外,其《秋夜詞》四首浮美華艷,也酷似李商隱的《無題》。

      楊芳燦19歲時,因伯父楊潮觀引見,拜入袁枚門下。袁枚主性靈,楊芳燦受此影響,詩歌亦于華麗之外別開清新之氣。如《夜探若冰洞》:“山氣夜冥冥,陰崖守巨靈。松荒聞鸛語,洞古帶龍腥。一徑破云白,雙峰削玉青。坐來煩慮遣,泉韻入清聽。”山氣、陰崖突出“夜探”的視點,松荒、鸛語、龍腥表現出若冰洞的清幽,破、削兩個動詞,白、青兩種顏色盡脫浮華之詞,迸發冷冽之氣,最后一句以禪理入詩,更覺清峻淡遠、詩味醇厚。《舟過秣陵口號》同樣體現了他對“性靈”的追求,詩云:“蕭疏風柳白門灣,依舊寒潮寂寞還。指點夕陽紅盡處,殘霞一抹六朝山。”這首詩以七言絕句的形式寫景,讀來朗朗上口,清爽不拖沓,而且將蕭疏的柳樹、寒潮的往復放置在夕陽西下、只余殘霞一抹的背景之下描寫,更顯寂寞冷艷的景物特征。雖是寫景,卻使人頓生懷古之意,景與情融,堪稱佳作。
     

    清代楊芳燦山水詩創作轉變及其原因分析
     

      楊芳燦這一時期的山水詩以富麗華艷為主,因模擬痕跡過重、描寫范圍過于狹窄,導致詩歌個性不夠突出,限制了其詩歌成就。盡管后來在袁枚影響之下稍洗浮華之色,但其錯彩鏤金的底色仍存。濫用華麗辭藻,失于堆垛和煩瑣,就容易淹沒詩中之情,這也招致了許多人的批評,如洪亮吉就曾指出其詩歌多肉少骨。晚清時期對他的批評尤甚,陳廷焯云:“金匱二楊(蓉裳、荔裳),工為綺語,高者亦不過吳薗次、徐電發之亞,不足語于大雅。”[2]118朱庭珍評曰:“楊蓉裳、荔裳昆季,學初唐四子及溫李西昆者也。華多實少,有腴詞未剪,終累神骨之病。蓉裳頗工四六,詩則品格不高。”[3]2366同樣指出其詩歌的豐腴之病,可見楊芳燦前期詩歌成就不高。

      (二)乾隆四十四年至乾隆五十二年:蒼勁雄健

      楊芳燦生于富庶的江南,自拔貢被任命為甘肅伏羌縣令便有懷才不遇之感,一直悶悶不樂。彭文勤安慰他:“人生遇合,命也。知縣任亦匪輕,努力為之可耳。”[4]644素有大志的楊芳燦困于邊陲小吏任上,對景傷懷成為這一時期其詩歌創作的主流。《花朝前一日赴蘭州途中雜題》是他啟程赴甘肅途中所作,其中“渭流清宛宛,薇出綠差差”“一片秦關月,流光入遠春”等詩句雖涉隴中景物,但清新雅致,風格一如前期。不過此詩多感傷行旅漂泊之苦,已稍帶悲涼之感,亦可把它視作楊芳燦詩風轉變的起點。《六盤山》《過德隆縣》《宿高家堡》《晚至西鞏驛》等詩雄壯之氣更濃,但此時的楊氏沉溺于自傷自嘆,其中“故園歸未得,薄宦意如何”“局促嗟卑宦,蹉跎愧壯年”等詩句流露出委屈和傷感,內容狹窄,格調不高。

      《伏羌紀事詩》是楊芳燦詩風的轉折點,吳鎮評價此詩乃“有物之言,可參史乘”[4]121,認為這首詩大類杜詩,可稱史詩。楊芳燦此后的詩作,風格多以蒼健雄渾為主。甘肅高山疊起,景色粗獷,楊芳燦這一時期的山水詩也多寫得氣勢豪邁,如《賀蘭山積雪歌》描寫作者面對“銀濤百丈拔地起,玉龍蜿蜒露脊尾”的賀蘭山大雪堆積之景,不禁高呼“安得手攜九節杖?直上層巔披鶴氅,一曲高歌眾山響”,豪邁之情油然而生。面對黃河冰封雪凍的罕見景象,他在《黃河冰橋》中寫道:“河身凍欲僵,澤腹堅如癥。一片玻璃魂,滉漾生鏡菱。”除此之外,北邙山、熊耳山、函谷關、石佛峽等景觀紛紛成為楊芳燦的描寫對象,或嵯峨,或詭奇,或雄壯,與他前期詩歌形成鮮明對比。《空同山記游一百韻》是這一時期楊芳燦的山水長篇,詩以“空同鎮西陲,五岳推為伯”起首,突出崆峒山在眾山中的雄偉姿態,嘆服其“天骨瘦癯”“萬景麗崎”的挺拔峻麗,進而對它的淵源進行考證。詩人深入山中,以三個景點切入,詳細描寫了崆峒山的景觀。中峰以仰視視角展現,“列嶂”環繞,樹木蔥郁,隱藏其中的道觀“空香紛繞”,玄鶴高飛,觀之令人飄飄欲仙。北嶺則“首俯尻益高,脰悁目先逆”,其險峻之勢,令人心驚膽戰,“危峰名磹,長松蔭交格。掀騰軋波濤,抝怒摧霹靂”亦將北嶺的“崛奇”之態刻畫得入木三分。俯視西臺,觀其峰巒軒昂,“哀壑”湍急,景色幽翳綺麗,清新之境使作者心情得以放松。詩末詩人再次抒懷,“奇觀搖心魂,狂飲豁胸臆”,此時壯闊美景沖淡了作者自傷其身之情,情感升華賦予詩歌宏偉的氣魄,更顯雄渾。這首詩想象奇詭,將崆峒山峰林聳峙、危崖突兀之景層層寫出,結構嚴謹,語言剛健,堪稱楊芳燦山水詩的壓卷之作,也是歷來描寫崆峒山的典范之章。

      此時的楊芳燦不僅詩風發生了轉變,審美也發生了轉化。他在《松花庵詩馀跋》中寫道:“凡應酬之作,及稍涉綺艷者,均可不存。葉脫而孤花明,云靜而峭峰出。”[5]楊芳燦此時已有意避開綺艷之風,如王昶所云:“且甘肅界窮邊,風沙蒼莽,山谷岨絕……往而開拓心胸,發皇聞見,悉其學與才以見于詩。山林臺閣之語,益不足以限君也已。”[6]2楊芳燦此時處于政治上升時期,春風得意,雄心勃勃。甘肅壯闊的景觀不僅開拓了他的視野,拓寬了其詩歌內容涵蓋面,也使其萬丈豪情得以抒發,故他這一時期的山水詩大多蒼勁有力、氣勢雄壯。

      (三)乾隆五十三年至嘉慶二十年:古樸悲涼

      目前學界流行的看法是,楊芳燦進京任職后才形成其后期質樸淡雅的詩風,其實不然,楊氏在甘肅的最后十年里詩風就已發生變化。《夜過彈箏峽》與《重過彈箏峽》兩首詩可看出明顯不同。《夜過彈箏峽》作于乾隆五十一年由京師回甘肅期間,此時楊氏因彈劾事件心中憤懣未除,重回甘肅讓他更添漂泊之感。他在詩中云:“數遍青峰不見人,腸斷天涯遠行客。彈箏峽里寒水清,彈箏峽畔孤月明。”孤寂之情溢于言表。《重過彈箏峽》作于嘉慶三年任平涼知府時,此時楊芳燦已四十六歲,心態漸近成熟,面對同樣情景,其詩云:“客路重聽吟興愜,清音漸遙人出峽。回首殘霞空外銷,一痕纖月如銀甲。”作者思及往事,引起內心無限感慨,但并未采取直抒胸臆的方式,而于景中寫情,故使詩歌余味悠長,帶有古樸之風。此時,甘肅之山也不再一味以雄渾面貌展現,如《雨中看山》寫西北高山在秋雨浸潤下清冷明靜的景象,秋雨如洗,山色更翠,其骨“崚嶒”,其氣“蕭澹”,無一絲嫵媚之色,深微幽靜,讓作者憑欄高吟,一暢胸臆。此詩清雅質樸,實為楊氏后期優秀之作。

      入京之后,楊芳燦詩歌以唱和應酬為主,內容雖狹窄,但表現手法上融早年清新華艷與中年蒼勁悲涼為一體,呈現出清新瘦硬的風格特征。如《為吳蘭雪題秦淮春泛橫卷兼憶舊游》回憶少時秦淮之景“風扉樹綠圍鴉桕,露井花紅綻鴨桃”,《秋夜詞》描寫秋夜之“峭風吹墮小蟾蜍,露腳斜飛入簾隙”,《雪夜》渲染雪夜之幽“云陰千嶂冥,雪響一樓清”等,于清新中蘊含蒼老,冷峭中包蘊古樸,甚為膾炙人口。正如法式善所云:“君生于吳而宦于秦,詩則工于諸體,而皆出之以真。又能神明規矩,不沾沾法古,而古人之妙盡有。就今所詣,已將于義山、山谷之間高置一座,況日進而不已耶!”[6]4這也說明楊芳燦在藝術上已完全擺脫模擬之氣,而獨創一家、自成高格。在京五年,應是楊芳燦一生中最安閑的時光。總體而言,這一時期的詩歌沖和淡然而不失瘦硬。就其山水詩而言,在楊芳燦晚年靜謐色彩又逐漸增強。《自金果洞至北山深處》描寫北山深處古柏高懸、野草叢生、蛇蟲恣肆之景,與前期《夜探若冰洞》對比,此詩用詞造句更為老練,從細微處著筆突顯其幽深,最后一句“背山幽路澀,竹柵兩三家”頗為古樸,且與整篇意境切合,渾然一體。法式善《梧門詩話》評道:“蓉裳之詩,人但知其驚才絕艷,不知其清峭幽冷處尤入王孟之室。”[7]191指出楊氏后期詩風特征,頗有見地。楊芳燦后期山水詩中也體現出悲世憫人的儒者情懷,經過汜水時,面對波濤怒浪,寒天凍地,他寫道:“長征吾意倦,轉惜仆夫勞。”他不再局限于感傷自身,轉而關注百姓之苦,其詩歌意蘊更為深厚。

      二、詩風轉變原因探析

      楊芳燦的山水詩由清新華艷轉為雄健悲壯,再轉為質樸悲涼,變化巨大,原因在于其詩學主張的轉變、外部環境的變遷以及自身心態的變化。

      (一)轉益多師

      楊芳燦出生于無錫的書香世家,其祖父楊孝元、父親楊鴻觀俱有才名。楊氏早期詩歌模擬六朝和唐詩,如查揆所云:“農部之詩,上規六代,下掩三唐。”[8]572而其尤喜晚唐,特別是李商隱。他曾表明自己的詩學主張:“姱容修態,麗而不竒,不卻羅綺,亦調胭脂……抗手千古,玉溪我師。”[4]3楊芳燦既學六朝,又標榜李商隱,加之江南山水的秀美綺麗,故而他早期的山水詩極盡雕琢之辭。

      跟隨袁枚學習之后,楊芳燦開始反思自己的創作,自云:“余幼時作詩,喜學三謝及青蓮,未免句摹字仿。”[4]639意識到自己作詩的模擬之病。袁枚推崇性靈,即強調詩歌創作要抒發真情實感。他尤為憎惡明清之際詩壇上貴古賤今、宗唐宗宋的傾向,甚至把明七子宗唐之詩稱為西施之影,可見他對盲目模擬之風的反對。他教導楊芳燦:“昔王朗欲學華子魚,唯其似之太過,所以去之愈遠。吾輩讀書時要與古人合,落筆時要與古人離也。”[4]639隱晦批評了楊芳燦詩歌的模擬之習。楊芳燦受益頗多,稱“余于是始悟作詩法”[4]639。王培荀評價楊芳燦云:“先生雖為袁簡齋及門,詩實不相襲也。”[9]52認為楊芳燦并未學到袁枚的性靈之氣,詩歌不脫華艷色彩,顯然王培荀的觀點過于片面。對楊芳燦山水詩的分析,可以證明其作品并非一味作綺麗之語,且楊芳燦也頗為贊賞具有靈趣的詩歌,他在《藥林詩鈔序》中云:“是以錦繢摛華,不敵花蘤之美;絲竹發響,終遜山水之音。情至者語自真,志合者聲自雅,激揚鐘律,照發襟靈,不煩雕飾之功,動合莖英之奏。此東方生之憺辭,而漆園吏之天籟也。”[4]487可見,楊芳燦無論是其詩學主張,還是創作實踐,都受到性靈派的深刻影響。

      在甘肅與吳鎮的交往,也影響到楊氏的詩學觀念。乾隆四十六年,楊芳燦與吳鎮于蘭州相識訂交,之后,兩人常一起品評詩文,往來密切,在頻繁的交流中,二人的詩學觀念也互相影響。吳鎮繼承其師牛運震的主張,倡導格調。楊芳燦受吳鎮影響也頗為重視格律。楊氏晚年回京之后,詩歌雖以唱和應酬為主,但格律益工,頗為人所稱道,如吳嵩梁贊其詩云:“蓉裳農部才華絕世,與弟荔裳方伯早負盛名。十年以后,詩律益細,而藻采不凋。”[10]2649“詩律益細”之功實賴于他把格律和性靈放在同等重要的位置,既避性靈之淺率,又去格調之澀悶,調和二者所長,不僅提高了自身詩歌的藝術價值,終成乾嘉詩壇巨擘,而且為后世詩人創作提供了范例,具有典范意義。

      (二)江山之助

      地域差異是影響文學風格形成的重要因素。中國南北風景迥殊,其于文人創作亦影響深遠。關于南北文學的論述,近代學者劉師培《南北文學不同論》講解最為詳細,他從語音和地理環境的不同對南北文學進行分析,又勾勒出先秦至清末南北文學的不同,關于清朝的論述茲轉錄如下,以供參考:

      清代中葉,北方之土,咸仆僿蹇冗,質略無文;南方文人,則區駢散為二體:治散文者,工于離合激射之法,以神韻為主,則便于空疏,以子居、皋聞為差勝;治驕文者,一以摘句尋章為主,以蔓衍炫俗,或流為詼諧,以稚威、容甫為最精。若夫詩歌一體,或崇聲律,或尚修辭,或矜風調,派別迥殊。然雄健之作,概乎其未聞也。故觀乎人文,亦可以察時變矣。[11]111

      地域與詩風關系密切,北方寬廣無垠,故其詩歌多豪邁奔放,南方山明水秀,詩歌多清新綺麗。地域風貌影響詩人審美觀,而審美觀的不同必然會導致詩風的變化,楊芳燦詩風的變化與地域差異密切相連。他生于江南,任職于甘肅,就兩地經濟狀況而言,明清之際,江南是全國經濟與文化中心,商品生產發達,流通規模空前。隴右處于三秦和西域的過渡帶,歷來是兵家必爭之地,戰亂頻發,且地處高原,氣候惡劣,不利于農業發展,較中原和江南地區更貧窮落后。楊氏《寧夏采風詩》深刻反映了寧夏人民生活困苦的情狀。社會人文方面,江南普遍重視文化教育,崇文尚教的文化氛圍更使此地人才輩出。據統計,明清之際,全國有四分之一的狀元皆出于此,清代常州詩人群更是名家輩出。與之相比,隴右民風彪悍,且回民眾多,漢回之間時有摩擦,戰爭不斷,故多忽視文化教育。自然環境方面,無錫位于江蘇省南部,氣候溫和,土地肥沃,湖光山色,風景秀麗,得天時地利之宜。楊芳燦生于此地,為其詩歌創作提供了溫床,且兼“無錫介乎浙右之地,無名山大川之艱。”[12]97身處江南綺麗的山水景色中,楊芳燦前期的山水詩也多描寫秦淮歌舞、秀美山川,展現了南方文化的秀美纖細。隴右多險山、戈壁、荒漠,山川雄奇,更有黃河橫貫其中,楊芳燦也驚嘆其壯麗之景:“未嘗不覽山川之雄奇,睹云物之環麗,悲英豪之蕪沒,慨陵谷之遷貿。思托詩歌以放懷抱,無如性靈坐夭,煙墨久疏。始嘆江山之助人,不敵風塵之困我也。”其蒼茫壯闊與杏花微雨的江南截然不同。隴右的自然地理環境為楊芳燦山水詩描寫提供了大量素材,而荒寒凄苦的氣候也磨煉了楊芳燦的意志,使他的詩風逐步轉向沉雄悲涼。

      (三)心態轉變

      據載,楊芳燦生時有“五色雀翔集雙樹間”[4]633,雖屬荒誕,但楊芳燦確實天資聰穎。他三歲習《四書》,四歲誦唐詩,過目不忘,令人稱奇。習舉子業后,在鄉試、科試、歲試中“古學、經解、時文俱第一”[4]640。錢維喬《旅宿不寐憶同里故交得詩八首》其七憶楊芳燦,詩云:“當代無徐虞,梁溪得嗣音。才猶同韞玉,俗竟少分金。弱弟為秦贅,新知感越吟。青云宜努力,劍氣不終沉。”[13]128此詩作于乾隆四十一年(1776)秋季,楊芳燦時年二十四歲,尚未拔貢,但已有才名,錢氏此詩肯定了楊芳燦的才情,并激勵他應繼續努力。總而言之,楊芳燦在江南生活志得意滿,這也是其前期詩歌基調輕松愉快的原因之一。

      任職甘肅之后,楊芳燦詩歌開始發生變化。乾隆四十六年,伏羌回民起事,攻陷河州,王廷贊和楊芳燦合力平定了這場戰亂。乾隆四十九年,石峰堡回民暴動,進攻伏羌縣城,楊芳燦身為縣令,冒著生命危險提前防守,使得無一旅之師的伏羌縣城堅如鐵壁,并最終取得了戰爭的勝利。歷經兩次戰爭,楊芳燦變得更加堅定。后楊芳燦因守城之功得福康安保奏,進京覲見皇帝,卻忽遭彈劾,謂其“冒銷軍餉,擁厚貲,是以眷屬先行矣”[4]650。皇帝雖未懲罰,但仍勒令追賠。交付完賠金,他幾陷于絕境,自云“寓中十指浩繁,而炊火往往斷絕”[4]650。政治不順令他心灰意冷,為請罪避嫌,卸伏羌事。后雖仍奉旨回甘肅任職靈州,但靈州任上未發生大的災難及戰亂,楊芳燦政務之余以編書、交游為樂。前期政治失意使其參政熱情減退,如他所云:“客心淡無營,禪關掩虛靜。”加之生活安穩,楊芳燦心態也由憤激轉向平和,其詩風也逐步發生轉化。嘉慶五年,楊芳燦入京任戶部廣東司員外郎,從邊疆小吏一躍而成朝廷命官,特別是在嘉慶六年擔任《會典》編修官后,官職雖不高,但足享翰林清譽。京城文人眾多,楊氏進京之后,便與張問陶、汪端光、趙懷玉、法式善等文人交往密切,為詩詞之交。此時他的詩歌多唱和及即興之作,反映其生活及心境的平和。嘉慶十一年,楊氏因丁憂辭官告歸,后為生計故,輾轉于浙江、陜西、成都等地書院,于嘉慶二十年客死成都。楊氏后期歷經生離死別、流寓他鄉、生活困窘種種狀況,加之自身年老力衰,一草一木都能觸動其悲涼之情,故此時山水詩不再是他豪情壯志、詩歌酬和的載體,轉而抒其家園之痛、生命之悲,風格以清幽孤寂為主。

      三、結語

      楊芳燦早年山水詩以古體詩為主,尤以七言古詩居多,晚年則近體詩增多,尤以七律為主,這與他晚年崇尚杜甫的創作路徑相合,也有助于把握其詩風的變化。從內容方面將其細分,可看出他主要環繞“游玩觀賞”與“羈旅抒懷”兩大主題而寫。游玩觀賞類的詩歌主要創作于他二十六歲之前及補靈州知州以后,此類詩歌描寫入微,狀物生動,或輕松愉悅,或雄渾壯闊,敘事性更強。以羈旅抒懷為主題的詩歌多創作于初任甘肅及后期奔波講學期間,借景抒情,且能融情入境,詩歌基調幽寂悲涼,抒情性更強。這兩大主題的山水詩創作也與其詩風轉變密切相關。

      總而言之,他前期以李商隱為學習對象,后調和性靈說和格調說,使其詩歌逐步擺脫模擬。又因前后生活地域的差異及心境的變化,詩風也由雄豪轉為古樸。就其山水詩創作而言,任職甘肅期間創作數量最多,成就也最高,但與其弟楊揆、張問陶等相比,他的山水詩創作無論是內容還是數量都略遜一籌。以楊芳燦之才、所歷之境,實屬遺憾。然楊氏山水詩為清代山水詩及隴右詩都添上了濃墨重彩的一筆,重要性不可忽視。對之進行分析,可有助于理解其詩風轉變歷程,亦可加深對楊芳燦本人文學創作的理解。

      參考文獻

      [1] 洪亮吉.北江詩話[M].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1983.
      [2]陳廷焯.白雨齋詞話[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9.
      [3]清詩話續編:筱園詩話[M].郭紹虞,編選.富濤蓀,點校.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3.
      [4] 楊緒容,靳建明.楊芳燦集[M].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2014.
      [5]冉耀斌.楊芳燦集外詩文拾遺———兼談楊芳燦與清代中期隴右詩人的交游[J].吉林大學社會科學學報,2018(4):194-202,208.
      [6] 續修四庫全書:真率齋初稿[M].紀昀,編選.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
      [7]法式善.梧門詩話[M].烏魯木齊:新疆大學出版社,2006.
      [8] 續修四庫全書:筼谷詩文鈔[M].紀昀,編選.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
      [9] 續修四庫全書:聽雨樓隨筆[M].紀昀,編選.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
      [10]清詩話三編:第一四七七冊[M].郭紹虞,張寅彭,編選.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
      [11]周國林.劉師培儒學論集[M].成都:四川大學出版社,2010.
      [12] 無錫縣志:卷二[M].李勇先,王會豪,點校.成都:四川大學出版社,2009.
      [13] 續修四庫全書:竹初詩抄[M].紀昀,編選.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

      注釋

      1本文詩歌均轉引自楊緒容、靳建明點校的《楊芳燦集》,人民文學出版社2014年版。

      王艷欣.楊芳燦詩風轉變探究——以其山水詩創作為例[J].重慶第二師范學院學報,2020,33(01):52-56+128.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159彩票{{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