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zigek"></table>
  • <acronym id="zigek"></acronym>
    <big id="zigek"></big>
    <tr id="zigek"><s id="zigek"></s></tr>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社會學論文 > 城市社會學論文

    中國智慧城市發展主要問題分析

    時間:2015-08-29 來源:未知 作者:小韓 本文字數:7198字

      引言
      
      伴隨城鎮化進程加快,城市發展過程中各種亟待解決的“城市病”需要城市管理者不斷增強城市管理與運作能力。自 2009 年 IBM 提出“智慧地球”概念及行動方案以來,智慧城市作為信息化與城市化高度融合的產物,提供了城市創新發展的新思路,開辟了認識城市、發展城市的新視角,成為城市發展的新模式和新形態。在此背景下,發展智慧城市對中國有著切實的現實需求和重要的戰略意義[1].從知識社會的創新 2. 0 視角來看,智慧城市是新一代信息技術支撐、下一代創新環境下的城市形態,是“基于全面透徹的感知、寬帶泛在的互聯以及智能融合的應用,構建有利于創新涌現的制度環境與生態,實現以用戶創新、開放創新、大眾創新、協同創新為特征的、以人為本的可持續創新,塑造城市公共價值并為生活其間的每一位市民創造獨特價值,實現城市與區域可持續發展。”[2]

      面對現代城市的復雜巨系統,智慧城市的發展具有深刻的復雜性,印證了錢學森所倡導的大成智慧工程發展理念[3],需要豐富和完善基于綜合集成法的開放復雜巨系統方法論[4].

      然而,上述理念與當前地方政府的智慧城市實踐仍欠缺融合。2013 年住建部陸續推出兩批“國家智慧城市試點”,近兩百個城市作為試點投入到智慧城市建設當中。然而,地方智慧城市建設經常有“盲人摸象”的感覺,局限在個別領域,缺乏統籌考慮,長遠規劃[5].國內外關于智慧城市的研究眾多,但其成果并未反映到實踐當中。厘清實踐視角下當前中國智慧城市發展的關鍵問題具有重要的理論價值和現實意義。對實踐領域,關鍵問題的梳理可以為地方政府了解智慧城市總體發展態勢,制定符合自身特點的發展規劃提供參考;在理論層面,關鍵問題探索也能幫助研究者更具體地觀察智慧城市理念與實踐的差異,促進理論的落地與實踐融合。因此,本文參考國內外與智慧城市相關的文獻,發展并完善了智慧城市建設關鍵問題集,通過對來自 96 個城市的 300 余位智慧城市實踐者的問卷調查,對中國智慧城市發展關鍵問題進行描述,并基于統計結果嘗試進行了問題歸類和差異影響分析。

      1 文獻綜述
      
      1. 1 智慧城市理論演進

      早在 20 世紀 90 年代初,錢學森先生便前瞻性地提出“大成智慧學”理論,高度關注了人在科技發展中的決定性作用,強調“人機結合、人網結合、以人為主”,提出“集大成、成智慧”.這些觀點作為當下中國智慧城市建設實踐的理論基礎,具有很強的現實指導意義[3,4].但到目前為止,國內外學者們對于智慧城市概念的界定依舊沒有定論,部分學者更加強調技術因素,認為智慧城市的真正內涵在于用技術支撐城市建設,強調城市發展的信息化過程,將其視為無線城市、數字城市和智能城市的延續[6],例如李德仁院士認為智慧城市是數字城市與物聯網相結合的產物[7].部分學者則更加強調社會因素,認為智慧城市只有以人為本,綜合協調發展才是真正的“智慧”,必須通過政策來引導城市集約、緊湊、高效發展[8];另有學者強調技術角度和社會角度并重,認為智慧城市的精髓在于將城市的智能與人的智慧、城市的發展與人的追求緊密地結合在一起[9].

      在智慧城市建設模式方面,現有研究通常將其分為三類,一是以信息基礎設施建設為主,二是以物聯網、大數據、云計算等相關智慧產業發展為主,三是以開展智慧城市示范應用工程為主[10,11];在智慧城市評價體系方面,Giffinger 團隊設計的歐洲智慧城市組織的“六指標”評價體系從智慧產業、智慧的生態環境、智慧的城市居民、智慧的政府治理、智慧的生活方式、智慧的移動方式六個方面來定義一個良好的智慧城市[12].該評價體系末級指標達 74 個,評價視角較為多元。在國內,住建部發布的《智慧城市評價指標體系 2. 0》則涵蓋了智慧城市基礎設施、智慧城市公共管理和服務、智慧城市信息服務經濟發展、智慧城市人文科學素養、智慧城市市民主觀感知、智慧城市軟環境建設六個維度,共 36 項末級指標,指標較有代表性,便于數據采集和推廣使用[13].上述研究文獻為本研究中智慧城市發展關鍵問題指標的遴選奠定了基礎。

      1. 2 關鍵問題研究演進

      本研究隸屬于關鍵問題研究,也稱關鍵因素研究或關鍵成功因素研究,是信息管理與信息系統領域的一個重要研究分支,20 世紀 80 年代,國外的學者和研究機構便開始關注企業信息化關鍵問題的研究。美國的信息系統協會(SIM)對企業信息化關鍵因素進行常年的跟蹤研究。另有學者試圖通過調查企業信息主管對“信息管理關鍵問題”的認識,發現一些有助于進一步理解企業信息管理的一般性規律[14].在我國,越來越多學者開始關注企業信息化的關鍵因素,從不同角度、不同層面提出企業信息化的評價指標體系。其中,有些學者采用實證研究,結合相關理論深入研究影響中國企業信息化中的關鍵因素[15],另有學者根據自己的不同背景,選取不同的研究對象,比如畢霞選取中小企業的信息化關鍵因素進行研究[16].當然,也有一些學者嘗試將這一研究方法應用于政府部門,探討政府信息化建設的關鍵因素[17].關鍵問題研究方法可以有效獲取信息化實踐過程中的關鍵因素,智慧城市的建設是一個先于理論進行的過程,并且由實踐人員把控發展方向。因此,關鍵問題研究方法可以讓我們從實踐視角全面地掌握當前的建設情況,以及未來可能的發展方向。但迄今為止,尚無圍繞中國智慧城市建設與發展的相關研究。中國智慧城市發展關鍵問題尚有待深入調研和挖掘。

      2 研究設計與方法

      2. 1 關鍵問題研究的基本思路

      本研究的調查對象是與城市發展相關的公共部門工作人員,他們的觀點代表著中國各級政府智慧城市建設從業者的實際關注。研究旨在通過對被調查者“主觀看法”的考察,達到對智慧城市發展“客觀規律”進行總結和描述的目的。研究分為三個步驟:前期準備、數據收集、數據分析。其中在前期準備過程中,作者先是設計一個關鍵問題集,基于對國內外相關文獻的梳理,將與智慧城市發展相關的關鍵問題整合,并設計調查問卷。隨后確定調查場合與被訪者。調查依托于住建部有關智慧城市主題的系統內官方培訓,具有一定的權威性,被調查者涉及規劃部門、建設安全監管部門以及城市管理部門等多個業務領域。問卷要求被訪者對每一關鍵問題重要性程度進行打分,每一關鍵問題設定 1-7 分供被訪者選擇。

      2. 2 關鍵問題的選擇

      研究以住建部組織研究編制的《智慧城市評價指標體系 2. 0》為基礎,結合對國內外與智慧城市建設關鍵問題相關文獻的梳理,形成了智慧城市建設關鍵問題集[18,19,20],參見表 2.

      2. 3 數據收集處理與基本特征

      本研究對調查數據分別進行了描述導向性和分析導向性的研究,即先將關鍵問題集分為九大類別,并通過驗證性因子分析手段進行信度效度檢驗;此后通過對不同關鍵問題的重要性程度進行排序;進而探討智慧城市試點與否對關鍵問題重要性選擇的影響,以及東中西部城市之間對關鍵問題的認知是否存在差異。

      本研究以問卷調查手段為主,問卷發放工作在2013 年 8 月至 2014 年 6 月展開,采取現場發放并回收問卷的方法。在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組織的四次地方智慧城市建設相關培訓培訓期間發放問卷,其對象均為地方住建系統相關部門負責人或業務骨干(規劃、地理信息、城管、施工監管),共發放近 500份問卷,回收了 334 份有效問卷。

      有效回收樣本中有 270 個樣本來自于 96 個城市,本文將城市樣本分為東、中、西部三類,其中東部地區包括北京、天津等 11 個省級行政區,共 105個樣本;中部地區包括山西、吉林等 8 個省級行政區,共 63 個樣本;西部地區包括四川、重慶等 12 個省級行政區,共 102 個樣本。雖然樣本的數量分布不完全平均,但基于目前的研究條件,此樣本已具有相當的廣泛性。并且,在被訪者所在區域方面,各區域內部樣本數的差異也在可以接受的范圍之內。因此,可以認為總體樣本在地理區分布上具有較為廣泛的代表性。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159彩票{{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