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zigek"></table>
  • <acronym id="zigek"></acronym>
    <big id="zigek"></big>
    <tr id="zigek"><s id="zigek"></s></tr>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社會學論文 > 城市社會學論文

    文化生態解讀小城鎮規劃管理病態(2)

    時間:2015-08-29 來源:未知 作者:小韓 本文字數:7937字

      3.3 規劃管理強勢與弱勢的共存催生了畸形化的文化生態鏈

      在單一文化的形成過程中,城鎮一級的規劃管理部門與上一級的規劃管理部門都是以強勢的姿態左右著城鎮的建設,而民眾更多的是在政府對資源的引導與控制中行事。但是在強勢的規劃管理部門中,因現行規劃管理制度如《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加強和改進城鄉規劃工作的通知》,規定了地方政府最高領導是城鎮規劃的直接組織者、領導者,規劃重大問題的決策者,建設用地和建設工程的審批者,規劃實施問題的協調解決者、監督者等,致使城鎮領導擁有了絕對的權力,由此使得他們將城鎮發展的重點局限于政績的營造上,而非城鎮文化生態系統的進化上,城鎮領導在制度作用下成為了強勢的管理者。而這一強勢造成規劃管理部門的弱勢,使得規劃管理部門在面對具體問題時不敢作為,這是導致城鎮基礎設施落后、環境衛生差、文化特色喪失等管理病態的一個重要原因。在城鎮規劃管理強勢與弱勢共存的矛盾系統中,一方面必然導致管理本身缺乏獨立性,對其他政府部門有嚴重的依賴性;同時,在市場公眾利益與開發商利益之間難以保持平衡而導致規劃管理的“缺位”,而這一“缺位”必然引發出前文論及的城鎮問題。另外,在這共存的矛盾系統中,本該是城鎮主人的民眾失去了對城鎮發展的解釋權。在徹底失語的狀態下,城鎮民眾難免會對自己的文化產生懷疑,逐漸瞧不起城鎮文化。在這種情況下,他們不但不會去珍惜自己的文化,反而希望掙脫城鎮原有文化生態系統的枷鎖,去模仿一種全新的文化,追求全新的建筑造型,塑造全新的城鎮風貌,這是對整個城鎮文化生態系統的否定。

      因此,從文化生態的層面去剖析,其根源就在于城鎮規劃管理本身在物質文化與制度文化間相互的缺位,形成了一個文化基因畸形化的文化生態鏈。

      3.4 規劃設計制度的殘缺加速了城鎮文化生態系統的失衡

      在人類的發展中,技術的進步是推動人類控制和調節環境能力的重要因素,習得的行為模式在技術的進步中得到發展與傳承,環境與文化的意義就被改變,適應的過程不但變得更為復雜,而且質量更好。據此,在城鎮規劃管理中,城鎮規劃設計作為制度文化與精神文化的結合體,在運用技術手段來合理分配城鎮資源過程中起著關鍵性的作用,規劃設計的成果直接關系到城鎮環境、文化、社會及經濟等諸多領域的變異,科學合理的發展藍圖將提升城鎮文化生態系統的質量。與此同時,城鎮文化生態系統運用文化杠桿來影響資源、環境和社會等的協調發展,它不僅涉及到城鎮的外部自然與人工環境,還需要綜合考慮城鎮內部的各種不同形式的文化及其之間的互動關系,因此分析城鎮文化生態系統需要一個系統的方法,任何單一的研究都會促使文化生態系統的失衡。在城鎮規劃設計中,需要綜合考慮城鎮的歷史、現狀發展情況及其城鎮周邊的地域情況等。但是一方面,長期以來我國城鄉規劃研究方法局限于經驗的歸納與總結,缺乏邏輯演繹,對小城鎮的規劃多局限于“兩頭”的設計思路,即局限在城鎮總體規劃與帶有“建筑設計深度”的修建性詳細規劃設計,而忽視了其他層次規劃的重要性,忽視了對城鎮背后的諸多社會、經濟、文化、環境和歷史等要素的準確認識,由此使其設計本身缺乏應有的說服力,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城鎮總體規劃文本上的過分程式化與內容上的雷同性;另一方面,在研究內容上局限于城鎮發展的研究,而忽視了城鎮歷史與現有的資源及其內在關系的挖掘。在修建性詳細規劃設計層面,往往缺乏對城鎮歷史、人文、經濟及其現狀的深入研究與分析,缺乏應有的研究時間與翔實的現狀調研,而是將規劃的關注點局限在領導對政績的喜好上,局限在盡可能短的時間內完成編制,以此攫取收益的最大化,而正是這種最大化使得規劃局限在從規劃布局到建筑風貌的單一而脫離城鎮本身的文化生態,偏離城鎮歷史的變遷、偏離制度的約束、偏離主客體間權利的訴求,由此必然導致建設無序與“千鎮一面”的病態。

      4 探析醫治規劃管理病態

      4.1 培育系統的、多邊主義的管理理念

      小城鎮規劃管理是面向社會最基層的管理,是一項極為艱巨而復雜的系統工程,它較大中城市的規劃管理而言,更為具體而細致,而且很多時候需要考慮的不僅僅是國家層面的制度與法律,還需要考慮非制度的因素,如居民的情感、道德、生存等,其面對的群體也較大中城市而言更為復雜,基于這種原因,規劃管理常常難以開展。因此,需要培育系統的、多邊主義的管理思維方式,即:①需要從多學科的交叉中吸取知識與養料,既包括專業技術層面涉及的學科,又包括現實生活中涉及的眾多領域;②需要在具體的管理實踐中通過多維的、反復的思辨和訓練來提高具有務實性的管理能力,這是小城鎮規劃管理理念的精髓;③要學會在“價值判斷”和“事實判斷”這對矛盾的對立統一中形成并發展規劃管理的思維模式。隨著新時期我國城鎮化進入新型城鎮化發展模式,城鎮規劃管理的思維方式更需要適應這一經濟轉型、社會變遷和文化重構的全新過程,需要從疲于應付的管理中脫離出來,用一種全新的、系統的、務實的、多邊主義的管理思維模式去應對城鎮建設問題,杜絕病態。

      4.2 構筑有效的、相互協同的管理機制

      城鎮文化是有生命的,是生態的存在,城鎮文化生態作為一個系統,系統的整體功能不等于各組成部分的簡單相加,而是產生一種集體效應,既有各部分的功能,又有各部分之間的相互作用產生的新功能,因此文化生態系統的整體功能大于各部分功能之和。同樣,面對復雜的城鎮規劃管理,需要構筑有效的相互協同的管理機制。城鎮規劃管理中暴露出的種種病態,很大部分是因為規劃管理部門之間缺乏有效的合作,以及規劃管理過程中物質文化、制度文化與精神文化這三者間生態鏈的斷裂,因此,修補的關鍵點就在于構筑相互協同的管理機制,讓城鎮規劃管理整體的功能大于各部門功能之和,同時各部門又各具特點。在城鎮規劃管理中,會面臨一系列常態的變量,如城鎮日常管理;同時,也會遇到一些非常態的變量,在面對這一系列變量時,任何單打獨斗的管理模式都難以奏效,因此更需要一個各部門通力合作的管理機制來處理一系列的常態與非常態的變量,以此促進城鎮規劃管理文化生態系統的進化。

      4.3 建立以務實和諧為主體的城鎮規劃體系

      眾所周知,小城鎮在經濟、人口、用地、產業和交通等眾多領域都不同于大中城市,往往沒有大中城市繁榮的城市面貌、雄厚的經濟實力與激烈的競爭環境,但小城鎮擁有著大中城市沒有的自然生態環境、鄉土情懷與傳統民間文化等,這是小城鎮的特色所在,尤其是在當前全球化進程迅速推進的背景下,小城鎮文化是固守我們民族鄉土文明的根基之一,面對小城鎮的規劃設計,更需要有份珍惜的心態,需要有針對性、務實性,需要強調人與地、地與環境、城鎮與文化等眾多領域的和諧發展,所以需要構筑以務實和諧為主體的規劃。以務實和諧為主體的規劃是指具有針對性的,以城鎮發展中關系主體間的和諧為主體的城鄉規劃。針對性是指城鎮現實發展中面臨的問題,這是基于小城鎮不同于大中城市而更具務實一面所提出的。主體間的和諧包括各關系主體的發展問題、發展與環境保護問題、發展與社會就業問題等,以此替代傳統的以發展為主體的、以物質空間布局規劃為核心的規劃。首先,在規劃編制中需要對城鎮歷史、現實環境和產業發展等方面進行深入調研,梳理并分析城鎮空間演變的規律、各大產業對城鎮的影響、人與土地之間的關聯性,以及人口規模與構成的變化等,掌握第一手資料,避免閉門造車與自我臆斷。在研究中應加強社會學、城市規劃學、人口學、地理學和經濟學等多學科的交叉融合,強化前期研究,特別應加強針對性、務實性等方面的研究。其次,由重視“兩頭”的規劃轉變為注重建立由鎮域規劃、城鎮總體規劃、控制單元規劃與修建性詳細規劃組成的從宏觀到微觀的編制體系。其中,在鎮域規劃層面,應突出發展戰略規劃與空間管制,突出城鎮產業發展戰略、環境發展戰略、土地資源利用和保護戰略等方面的研究。空間管制是鎮域管制的重要內容和手段,通過空間管制使得鎮域內鄉村與城鎮、企業與自然環境、各類社會群體(城鎮居民與農民 ) 等不同主體的利益得到協調發展,避免重復建設與對環境的破壞。控制單元規劃是基于新型城鎮化背景下,針對小城鎮發展迅速、多變的特點,對傳統的分區規劃與控制性詳細規劃進行改良、整合,避免分區規劃指標過粗以及控制性詳細規劃指標過細、剛性過大、編制成本過高的弊端而提出的。根據總體規劃,針對鎮區重點發展或急需發展的區塊,進行區塊劃分,形成一個個產權明晰的地塊;各個地塊進行功能限制而非確定功能;制定相關指標控制的上下極限控制范圍與最佳指標。

      其中,上限指標是指滿足某一個或幾個要素(或產業 ) 發展的最佳需求的指標,即理想指標;下限指標是指最大限制某一個或幾個要素 ( 或產業 ) 發展的指標,即極限指標。最佳指標是指基于矛盾各方交易成本最低而效益最大化的指標,該指標的設立意在設定各方共贏的發展藍圖。制定各地塊的規劃管理要求,具體包括強制制度與相關管理導則等,以此引導并控制區塊的發展,避免企業亂圈地、地方政府亂作為,以及現實發展與城鎮總體規劃的矛盾,合理協調好眼前利用與城鎮長遠發展之間的矛盾,實現規劃的引領作用 ( 圖 1)。

      5 結語

      隨著城市與城鎮文化、社會、信息和經濟等眾多方面交流的頻繁,作為社會管理之一的城鎮規劃管理卻暴露了一系列的問題,使得城鎮規劃管理進入病態。小城鎮是城市文化與鄉村文化交流、碰撞的重要空間場所,在改革開放三十多年的發展過程中,對于促進城鄉的協調發展、推動城市化進程等起著關鍵性的作用。而文化生態學的解析揭示了引發病態的原因:①規劃管理理念的滯后削弱了城鎮文化的適應性;②規劃重心的偏移導致了城鎮文化多樣性的喪失;③規劃管理強勢與弱勢的共存催生了畸形化的文化生態鏈;④規劃設計制度的殘缺加速了城鎮文化生態系統的失衡。究其根源在于城鎮規劃管理在物質文化、制度文化與精神文化之間相互的文化生態鏈上存在缺位,由此形成了一個城鎮文化與環境不合轍的、畸形的文化生態系統。因此,醫治管理病態之術在于培育系統的、多邊主義的管理理念,構筑有效的相互協同的管理機制,建立以務實和諧為主體的規劃,形成由鎮域規劃、鎮區總體規劃、控制單元規劃構成的由宏觀到微觀的編制體系,以此促進小城鎮發展的活力,維系城鎮文化生態系統的平衡。

      參考文獻:

      [1] 戢斗勇 . 文化生態學論綱 [J]. 佛山科學技術學報,2004,(5):1.
      [2] 方樂,周介民 . 城市文化生態:文化差異性與文化多樣性的統一 [J]. 湖南城市學院學報,2010,(9):34.
      [3] 任致遠。市長與城市規劃、建設、管理 [Z]. 全國市長培訓班學習材料,1999.
      [4] 李曉龍,門曉瑩 . 城鄉規劃管理體制改革探索 [J]. 規劃師,2004,(3):5-8.
      [5] 汪華 . 小城鎮規劃管理的重點、難點與對策 [J]. 規劃師,2003,(4):54-57.

      相關內容推薦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159彩票{{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