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zigek"></table>
  • <acronym id="zigek"></acronym>
    <big id="zigek"></big>
    <tr id="zigek"><s id="zigek"></s></tr>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社會學論文 > 城市社會學論文

    新生代農民工城市融入的社區路徑

    時間:2015-05-28 來源:未知 作者:學術堂 本文字數:8553字
    摘要

      當前,新生代農民工群體已經成為城市社會的一個重要群體,他們為推動經濟社會發展、促進城市發展繁榮做出了重大貢獻,但是他們在城市社會中還享受不到與城市人口同等的基本公共服務和社會保障等。雖然黨中央、國務院和各級地方政府高度重視農民工問題,出臺了一系列政策措施來解決他們面臨的突出問題,維護農民工群體的利益和權益,但總體上,新生代農民工群體在城市的生存狀態仍然不容樂觀,還沒有真正融入城市社會。新生代農民工城市融入問題已經成為我國亟待解決的一個重要問題。

      一、新生代農民工城市融入訴求

      農民工是我國改革開放進程中成長起來的一支新型勞動大軍,是現代產業工人的主體和現代化建設的重要力量。根據相關部門統計,2012年我國農民工總數有 1. 64 億人,其中新生代農民工總量已達 1 億人左右,占農民工總數的60% 以上[1].他們為城市的經濟和社會發展做出了重大貢獻,成為城市建設不可缺少的重要力量。

      1. 新生代農民工的界定

      2010 年中央一號文件《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加大統籌城鄉發展力度進一步夯實農業農村發展基礎的若干意見》首次提出“新生代農民工”概念,指出新生代農民工與老一輩農民工不同,他們很少有從事農業勞動的經歷,或在城市里出生長大,或中學畢業后直接進城務工,雖然他們的戶籍在農村,但他們向往城市生活,也非常渴望融入城市社會。

      全國總工會《關于新生代農民工問題的研究報告》將新生代農民工界定為:出生于 20 世紀 80 年代以后,年齡在 16 歲以上,在異地以非農就業為主的農業戶籍人口。鄧秀華、丁少洪提出,新生代農民工主要是指擁有農業戶口、流動到外地城市或城鎮被人雇用從事非農工作的 80 后、90 后農村人口。根據以上的界定,本文將“新生代農民工”①定義為,具有農業戶籍,在城市從事非農業勞動6 個月及以上,并且在 1980 年及之后出生的農村勞動力。

      2. 新生代農民工城市融入的意愿

      新生代農民工長期在城市就業,在社區生活,既是社區建設的參與者,也是社區建設的受益者。新生代農民工有融入城市生活的期盼,他們希望自己能夠像當地居民一樣參與社區管理,享有社區服務。

      全國總工會新生代農民工問題課題組 2010年發布的《關于新生代農民工問題的研究報告》一項調查顯示,與傳統農民工相比,新生代農民工中約 90% 的人沒從事過農業生產勞動,而且對農業生產活動不熟悉。關于“未來發展的打算”選項中,只有 1. 4%的新生代農民工選擇“回家鄉務農”,而在當前仍舊外出就業的傳統農民工中,這一比重為 11%;打算“做小生意或創辦企業”的,新生代農民工中有 27%,幾乎高出傳統農民工 10 個百分點;打算“繼續打工”的,新老兩代農民工均占到一半以上。

      由此我們可以推定,新生代農民工身上的非農就業傾向更為明顯,即使城市就業形勢惡化,他們也不愿意回鄉務農。相比之下,更多的新生代農民工愿意留在城市。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發布的新生代農民工研究報告顯示,在新生代農民工中,有近 60%的人準備將來“在打工的城市買房定居”,遠遠高于農業流動人口整體水平。數據對比說明,相對傳統農民工,新生代農民工希望在務工城市長期穩定生活的愿望更加強烈。

      新生代農民工較傳統農民工具備融入城市的條件。新生代農民工處于社會化的“黃金時期”,“他們更年輕,受教育程度也明顯高于外出農民工,他們容易理解和接受城市社區和城市群體的行為規范、文明以及價值觀,他們社會化的愿望與城市成員的社會化期望幾乎沒有差異,他們中間的大多數人想融入城市”.[6]新生代農民工的城市融入需要找到恰當的引導途徑和有效的落腳點。而社區義不容辭地擔當了這樣的重任。社區成為新生代農民工城市融入的重要載體和切入點。

      二、新生代農民工城市融入的社區載體選擇

      “社區”概念是社會學中最基本的概念,最初是由德國社會學家 F·滕尼斯(F·Tonnies)提出的。他在 1887 年出版的德文版 Gemeinschaftund Gesellschaft( 英文版譯為 Community and Soci-ety) 一書中,論述了社會的變遷[7].他認為,“Gemeinschaft”是由具有共同習俗和價值觀念的同質人口所形成的、關系密切、富有人情味的社會組合方式。在這種組合方式中,這個社會共同體具有相同價值取向,人口同質性較強,其體現的人際關系是一種親密無間、守望相助、服從權威且具有共同信仰和共同風俗習慣的人際關系。

      后來,美國社會學家羅密斯翻譯英文版的此書時,發現滕尼斯使用的兩個概念與地域有一定的相關性,于是使用“Community”和“Society”概念與滕尼斯使用的兩個概念相對應[8]34.之后,我國社會學者在翻譯英文文獻時,將“Community”翻譯成為社區②,并注入了中國實際的理解。費孝通先生把社區表述為:“社區是若干個社會群體或社會組織聚集在某一地域里形成的一個在生活上相互關聯的大集體。”[9]社會學家鄭杭生認為,“社區是進行一定的社會生活,具有某種互動關系和共同文化維系力的人類群體及其活動區域。”[10]學者徐永祥將“社區”概念界定為,“一定數量居民組成的、具有內在互動關系與文化維系力的地域性的生活共同體”[8]91 - 96;王思斌則提出,社區是“聚集在一定區域內、相互關聯的人群形成的共同體”[11].

      綜合上述學者關于社區的表述,盡管我們沿用了滕尼斯的社區概念,但是卻賦予這個概念與滕尼斯所理解的不同內涵。中國城市社區與西方社區理論中所理解的社區有本質的不同。我們講的社區既不是滕尼斯講的社區,也不是他講的社會,但又表現了滕尼斯所論的社區和社會的某些特點。本文將城市社區界定為,生活在城市一定區域內、相互間保持著不可分離關系的人群形成的社會共同體。城市社區概念強調了社區居民的認同感、歸屬感、互惠關系,同時又強調了其地域性特征。

      社區是社會的單元,也是人們進行社會活動的第一場所。人們參與社會生活首先要從社區開始。新生代農民工離開農村在城市就業,就業地的城市社區將是他們日常工作和生活的主要場域。所以,對于那些在城市長期居住的新生代農民工來說,社區能為其提供社區服務,解決其在城市中生活所遇到的社會保障、子女教育、就業、養老等一系列問題[12],實現其與社區居民、城市社會的接觸、互動,形成良好人際關系和社區歸屬感、認同感,促使他們在社會生活和心理上進一步融入城市社區。一定意義上講,“農民工融入了城市社區就是融入了城市”[13].發達國家基層社會管理的成功經驗也證明,社區是實施社會管理、為居民提供各項服務、促進流動人口社會融入的最重要載體和切入點。所以,依托社區將新生代農民工納入到城市服務和管理體系中,增強他們對城市的歸屬感和認同感,是解決我國新生代農民工城市融入問題一個行之有效的途徑。

      三、新生代農民工城市社區融入的理論支撐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傳統計劃經濟體制下的單位制逐漸解體,原先由單位承擔的多種職能客觀上要求由新的社會載體社區來承載。社會轉型期,城市社區也將承擔流動人口社會融入的功能。新生代農民工群體以社區為載體融入城市社會,建立在社區融入的理論基礎上。

      1. 社區的服務功能將滿足新生代農民工城市融入訴求,實現社會融合

      社區是一種社會系統,其各個部分相互聯系、相互影響。從社區的功能定位來說,社區具有社會服務、社會化、社會參與、社會支持和互助等功能。這些服務功能將滿足新生代農民工群體的城市融入訴求,實現社會融合。

      第一,社區具有社會服務功能。社區根據居民的不同需求,由社區內的各種法人社團和機構以及志愿者,社區居民尤其是社區內的弱勢群體提供具有公益性質的社會服務和幫助,如公共衛生、職業培訓與就業指導、就業崗位信息服務和社區公益性崗位開發等。社區服務功能是城市社區最基礎的、也是最重要的社會功能。城市社區是新生代農民工居住生活和人際互動的共同體,最大限度地滿足其有關需求,是城市社區建設與社區管理的中心任務。只有城市社區滿足了新生代農民工的基本需求,才能有效地化解其生活中的許多矛盾和沖突,調動他們參與社區建設的自主性與積極性。

      第二,社區具有社會化功能。社會化是社會學上的一個重要概念。通過社會化,個人學習和獲得社會的知識、價值觀和行為模式,學習適合于社會提供的多種社會角色的行為。社會化表達了個人與社會之間的一種關系。人的社會化可以分為早期社會化和繼續社會化兩個階段。繼續社會化是成人階段不斷社會化的過程,是承認適應社會生活變遷、調整社會關系、提高生存能力、扮演新的生活角色的過程。社區是人的社會化和繼續社會化的重要載體和場所之一。對于從農村涌入城市的新生代農民工來說,他們已經脫離土地和農業,不再是傳統意義上的農民,成為城市中一個新的獨立階層。還需要通過繼續社會化過程,學習和獲得在城市生活的知識和社會規范,內化城市社區居民的主流文化價值觀念,學習和履行新的社會角色,不斷適應和參與城市新生活。農民工通過這種“繼續社會化”,逐漸獲得城市社區的歸屬感和認同感,實現社區融入,適應和融入城市社會。

      第三,社區具有社會參與功能。社區是人們認識社會、參與社會生活的第一場所,“是人們涉足公民參與、學習參與的首要場所,也是人們走向更大、更廣泛的公民參與舞臺的起點”[14].社區參與是社區的根本功能,人們參與公共事務無疑也應該先從社區開始。社區參與是人們參與社會事務和國家政治生活的前提,社區參與也為人們尤其是農民工群體參與社會事務提供了區域社會的場所以及民主管理的機會。所以,通過社區參與推動農民工全面參與社區各種事務,能夠培養他們的社區意識和社區歸屬感,從而更好地融入社區,融入城市社會。

      第四,社區具有維系功能。社區的維系功能主要表現在兩個方面。一方面是心理維系,另一方面是社會維系。社區的心理維系功能主要指生活在社區中的人們,因共同的生活方式、信仰、背景、利益而具有一種地緣上的歸屬感和心理文化上的認同感。因此,社區的這種心理維系可以緩解農民工成員因社會角色沖突和社會競爭帶來的心理壓力,提供其社區成員身份,使之在社區內與社區成員彼此之間有密切的交往,互相照顧、關心和支持。社區的社會維系功能是社區聯系社會的重要橋梁,以一定的社會關系為紐帶,將社區內包括農民工在內的居民組織起來,統一協調社區成員的行為及思想,從而保持社區乃至社會的穩定。

      2. 社區的場域特性促進新生代農民工城市融入,實現全面融入

      社區作為社會的基本單元,是人們社會生活的共同體和人們居住的基本平臺。社區融入是以社區為基本生活場域,使外來人口在價值觀念、生活方式、行為方式、生活質量和社會參與等方面與本地城市融為一體的全面融入過程。

      美國社會學家帕克和伯吉斯認為,“社會融入是個體和群體相互滲透、相互融合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通過共享歷史和經驗,相互獲得對方的記憶、情感、態度,最終整合于一個共同的文化生活之中”[15].新生代農民工社區融入,是新生代農民工以社區為他們日常生活的基本場所,被城市社區居民和社區管理機構認同和接納,積極地參與、適應城市社區的經濟、政治、社會和文化生活,并從心理上對城市社區、城市價值觀念、生活方式、行為方式和思維方式等產生認同和情感歸屬感,將自身的身份由“農民工”轉變為“新市民”的過程。[16]

      根據馬斯洛的需求層次理論,可以將新生代農民工的社區融入分為三個維度:

      一是經濟生活維度的融入,即新生代農民工在城市中就業,獲得穩定的經濟收入和社區居住空間,城市能夠滿足新生代農民工的基本生存和安全的需求;二是社會生活維度的融入,新生代農民工與社區居民友好地交往,形成親密無間的社區關系,建立起自己新的生活圈和城市生活方式、習慣等,從而適應城市生活方式的生活空間,即城市社區能夠滿足農民工社會溝通和交往互動的需求;三是社會心理維度的融入,即新生代農民工內化城市的文化價值觀念,獲得心理認同和情感歸宿。新生代農民工的社區融入就是他們在經濟生活、社會生活和社會心理三個維度全面適應和融入城市的過程。而社區能夠為新生代農民工的城市融入,尤其是社會生活維度、心理維度的融入,提供最合適的平臺,實現其城市融入。

      3. 社區的政策措施將鼓勵新生代農民工城市融入訴求,實現參與融入

      近年來,我國高度重視農民工城市融入問題,出臺了一系列政策措施促進農民工融入城市社區。2006 年 3 月 27 日發布的《國務院關于解決農民工問題的若干意見》第 38 條提出:要“發揮社區管理服務的重要作用,建設開放型、多功能的城市社區,構建以社區為依托的農民工服務和管理平臺。鼓勵農民工參與社區自治,增強其作為社區成員的意識,提高自我管理,自我教育和自我服務能力。發揮社區的社會融合功能,促進農民工融入城市生活,與城市居民和諧相處。

      完善社區公共服務和文化設施,城市公共文化設施要向農民工開放,有條件的企業要設立農民工活動場所,開展多種形式的業余文化活動,豐富農民工的精神生活。”[17]

      2006 年 5 月又下發的《國務院關于加強和改進社區服務工作的意見》第 9 條也提出:要“推進社區流動人口管理和服務,按照‘公平對待、合理引導、完善管理、搞好服務’和‘以現居住地為主,現居住地和戶籍所在地互相配合’的原則,實行與戶籍人口同宣傳、同服務、同管理,為流動人口的生活與就業創造好的環境和條件。簡化辦事程序,減少相關手續,取消不合理收費,為流動人口提供優質服務。”[18]

      為進一步促進農民工融入城市社區,推動《意見》的銜接配套和細化落實,民政部于 2011年 12 月 21 日下發了關于農民工融入社區的第一個專門性政策文件---《關于促進農民工融入城市社區的意見》。該文件明確提出:要發揮好社區的社會融合功能,組織動員社區各方面力量為農民工提供幫助和服務,改善他們的生活環境和條件,鼓勵其積極參與社區自治,并積極維護農民工群體的合法權益,促進農民工與城市居民和睦相處,盡早盡快融入城市生活。[19]

      這些規定從國家層面描繪了農民工參與社區生活的“路線圖”,為充分發揮社區功能作用,健全以社區為依托的農民工服務和管理平臺,實現促進農民工融入城市生活,與城市居民和諧相處的目標提供了制度依據和保障。但是,除了政策規定之外,農民工要在現實生活中尋求社區接納,并不是僅靠政策的規定就能夠完全解決的。新生代農民工的城市社會化還需要找到恰當的、具體的社區引導途徑和有效的路徑。

      四、新生代農民工城市融入的社區路徑

      社區是我國新生代農民工城市融入的社會化組織載體。以社區為載體,構建完善新生代農民工社區融入的服務和管理平臺與機制,開展專業社區工作、構建新生代農民工社區支持網絡、開展農民工社區教育是解決我國新生代農民工城市融入問題行之有效的重要路徑。

      1. 以推進社區領導體制和工作機制為前提創造農民工社區融入的良好環境和條件

      農民工融入城市社區是一項復雜而迫切的工作。為促進農民工順利融入城市社區,城市民政部門和社區組織要高度重視并積極爭取城市政府部門的重視和支持,發揮社區建設工作的牽頭協調作用,把促進農民工社區融入工作納入社區建設的重要日程。各級部門在制定社區建設發展總體規劃和年度工作計劃時,應該把促進農民工城市融入工作列為一項重要內容,并將工作成效納入和諧社區建設評估指標體系。在此基礎上出臺促進農民工融入社區的具體相關政策措施,整合城市政府、市場和社會資源,形成合力推進農民工融入社區的領導體制和工作機制,為促進農民工融入社區創造良好的環境和條件。

      2. 以社區服務和管理為切入點構建新生代農民工社區融入的平臺與機制

      農民工社區服務和管理平臺是新生代農民工融入城市生活、獲得城市服務、參與城市管理的重要平臺。為了更好地使新生代農民工融入城市社區,應做到四點。第一,促進農民工融入社區工作的責任主體---城市基層人民政府及其派出機關應大力加強農民工融入社區的推進力度。社區組織和社區工作者作為農民工融入社區的組織者、實施者,應秉持“以人為本”“平等”的服務理念,尊重、接納新生代農民工,并將對農民工服務和管理內容納入以社區服務站為主體的社區綜合服務管理平臺,將涉及新生代農民工切身利益的社區服務項目,如勞動就業、衛生醫療、教育、住房保障、社會保障、法律援助、優撫救濟、社會救助、文化體育等逐步向新生代農民工群體覆蓋。第二,以家庭為單位,通過個案訪談、問卷調查等方式,深入了解新生代農民工的需求,以實際需求為導向,對其開展物質、精神和心理等多方面服務,滿足新生代農民工家庭在子女教育、就業、社會保障、文化、住房等多方面的需要。第三,梳理并整合社區內所有人力資源、企事業單位組織、高等院校、社會組織、志愿者隊伍等信息和服務資源[16].第四,借助社區服務和管理平臺,將農民工的需求和社區內的信息與服務資源進行有效匹配和需求對接,實現社區為農民工群體提供服務和管理的職能。

      3. 以社區活動為依托開展各種以新生代農民工為對象的專業社區工作

      相對于第一代農民工來說,新生代農民工有著強烈的城市融入愿望,希望將來在城市生活。然而調查表明,多數農民工的社會關系還只局限于自己的親屬、老鄉和農民工工友,只有很少一部分新生代農民工與城市市民有著密切的往來。城市市民的冷漠和對新生代農民工的排斥,使得新生代農民工的城市融入缺少市民的社會支持。[3]

      基于此,應開展三方面的工作。第一,社區工作者應以社區活動為依托,調動新生代農民工的主體性,挖掘其自身潛能及其優勢,激發其抗逆力,能動地運用現有規則和社區資源提升自身素質,增強其適應城市的能力。第二,針對新生代農民工群體,開展各種社區教育、社區文化活動、社區志愿服務、社區救助等公益性活動等,在活動中促進新生代農民工與城市社區居民之間進行接觸、交流和溝通,實現新老居民之間的情感交流和生活交融。在社區內形成新生代農民工與當地居民相互理解、互幫互助、互相尊重和包容的生活氛圍,培養新生代農民工對城市社區的歸屬感,加快其融入城市的步伐。第三,社區組織應積極引進專業社會工作者,運用個案、小組等社會工作專業方法,開展針對新生代農民工家庭及其子女的常規服務、危機救助和心理輔導服務,切實幫助新生代農民工解決工作生活中遇到的實際困難和問題,使其更好地適應城市生活。

      4. 以社區社會組織為紐帶建立新生代農民工社會支持網絡

      新生代農民工社會支持網絡的建構,可以幫助新生代農民工逐漸積累社會資本,獲取社會資源,更好地融合到城市社會生活中去,提高他們對城市生活的滿意度。西方國家的基層社會管理體系中,社區提供給居民的各項服務工作一般由社區內的各種社會組織具體提供和實施。社區內的社會組織作為一種新的資源和力量,是新生代農民工社會支持的重要方面,對幫助政府解決農民工的實際問題、加強農民工城市社會融入程度起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所以,促進新生代農民工城市社區融入,必須積極構建除政府的正式社會支持之外的各類社區組織,為其建立非正式支持網絡。首先,社區工作者應調動部分新生代農民工群體中的積極分子參加社區組織,帶動其他農民工的參與熱情。其次,將分散、處于游離狀態的新生代農民工團結起來,由社區居委會和居民代表大會協助其建立社區農民工組織,促使其合理表達自己的利益和要求。再次,以社區內的社會組織、工會組織、志愿者組織和社區農民工組織為主體,開展社區服務和社區管理活動,調動新生代農民工的積極性,使其參與到社區活動、社區服務和社區管理當中來,增加與市民的互動,讓市民真正了解他們、認同他們。最后,發動社區志愿者和社會工作者,開展針對新生代農民工群體及其子女的教育和就業技能培訓等,以提高他們的人力資本和可行能力,從而更好地融入城市社會。

      5. 以社區教育為途徑提升新生代農民工城市融入的人力資本和可行能力

      第二次全國農業普查數據顯示,新生代農民工同傳統農民工相比,雖然其文化和職業教育水平已有較大提高,但仍以初中及以下文化程度為主。[20]職業技能水平滯后于城市勞動力市場的需求,其勞動報酬較低,工作變動十分頻繁,城市生活也得不到保障,有待進一步提高。新生代農民工是城市社區的重要成員,社區應該義不容辭地承擔起為其提供各種教育的責任。社區教育就是主要針對社區成員尤其是社區弱勢成員的一種成人教育,為其提供就業指導、技能培訓、創業指導及心理和家庭教育等,以便提高社區成員素質、改善社區成員的知識結構及提升其可行能力。社區教育能夠從根本上改善新生代農民工自身發展的不足,提高其素質與能力,促進他們融入城市生活。首先,社區教育機構和社區社保、再就業部門要統籌社區內各類教育資源,充分利用社區內的高校和培訓機構,有針對性地為農民工提供多樣化、多層次、多類型的就業指導、技能培訓及心理和家庭教育等。其次,針對想創業的農民工,邀請高校創業培訓教師及創業成功人士進社區,舉辦創業指導會和創業扶持政策指導咨詢會,從創業指導、項目論證、政策支持等方面為其提供支持,以豐富其創業知識、提高其創業能力。最后,對新生代農民工進行文化生活教育和心理健康教育,以提高其生活質量,使他們積極健康地生活,從而更好地融入城市。

      參考文獻:

      [1]民政部基層政權和社區建設司。 關于促進農民工融入城市社區的意見[EB/OL].[2012 - 01 - 04].

      [2]國務院。 中國中央國務院關于加大統籌城鄉發展力度進一步夯實農業農村發展基礎的若干意見[N]. 人民日報,2010 -02 -01( 01 版) .

      [3]全國總工會。 關于新生代農民工問題的研究報告[N]. 工人日報,2010 -06 -21( 01) .

      [4]鄧秀華,丁少洪。 新生代農民工城市融入與城市和諧社區建設[J]. 青年探索,2010( 3) :16 -23.

      [5]劉俊彥。 新生代當代中國青年農民工研究報告[M]. 北京:中國青年出版社,2007: 20-23.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159彩票{{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