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zigek"></table>
  • <acronym id="zigek"></acronym>
    <big id="zigek"></big>
    <tr id="zigek"><s id="zigek"></s></tr>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社會學論文 > 城市社會學論文

    外來人口居住的空間分布與產業結構適應性的關系

    時間:2015-01-05 來源:未知 作者:學術堂 本文字數:7159字
    論文摘要


      一 引言

      大城市人口增長過快已成為社會普遍關注的問題。外來人口過快增長一方面優化了城市人口結構,提高了城市發展動力,另一方面也對有限的城市資源帶來了壓力。對外來人口居住分布的空間結構與產業空間布局的關系進行研究,有利于促進城市的持續發展。本文利用上海市人口普查和歷年統計數據,分析外來人口居住的空間分布與產業結構適應性之間的關系。

      二 文獻綜述

      關于居住空間結構及居住分異的研究,一般是從地理學的角度分析城市居住區空間結構的發展及特征,并以不同類型住房的區域分布為主要對象。

      廖邦固、徐建剛、梅安新從居住用地類型的視角分析了上海中心城區居住空間分異的變化以及不同時期居住用地空間分異結構的演進,認為直接原因是新式住宅的建設和舊城改造,深層次原因則是土地使用制度的變遷和城市空間組織模式的轉變[1]。李志剛、吳縛龍采用 2000 年第五次全國人口普查數據庫中居民委員會尺度的數據,利用因子生態分析認為上海存在 6 類社區,分別為計劃經濟時代建設的工人居住區、外來人口集中居住區、白領集中居住區、農民居住區、新建普通住宅居住區、離退休人員集中居住區[2]。耿慧志、沈丹鳳通過“五普”數據分析,認為 2005 年外環線向外 10 公里左右的范圍內是外來人口分布最集中的地域,內環線以內的城市核心地域以及城市最外圍地域外來人口數量較少。

      孫斌棟、吳雅菲采用住宅租賃價格數據,對上海外環線以內地區的居住空間分異進行了分析和計算,認為以經濟狀況為標桿的居住空間分異在上海已初現端倪,貧富兩個階層的居住隔離顯著[3]。這類研究從住房類型、收入等方面研究了居住分異現象,但較少和就業聯系起來。

      關于產業與外來人口的關系研究,強調人口再分布與經濟發展之間的關系是現代經濟增長理論的重要內容,并強調國內人口遷移不僅是經濟增長的結果,也是一個不可或缺的原因[4]。林文生運用上海的宏觀數據進行分析,認為上海第二產業的發展主要取決于自身,第三產業的發展對第二產業只有短暫的促進作用,外來人口和城鎮化對第二產業有短期的間接推動作用和長期的直接負面影響[5]。

      劉乃全、孫海鳴通過上海人口普查的全市數據分析,認為外部勞動力大量流入會帶來產業“滯移”問題,外來勞動力流入帶來的對本地勞動力的就業替代效應十分明顯,應通過郊區工業化促進上海產業及市區失業人口與外來勞動力向郊區轉移[6]。馬永春分析了江蘇的宏觀數據,認為產業結構的演進促進了就業結構的變動,而產業結構、就業結構的雙重變動對人口流動起到了巨大的拉動作用,反過來人口流動卻不是三次產業結構變動的原因[7]。李超、張紅宇、盧健認為,北京市人口調控要強化政府的政策導向作用,以產業結構升級為契機,通過優化產業發展布局帶動人口結構優化[8]。該類研究較少從一個城市不同區域的人口與產業結構進行分析。

      關于外來人口住房政策的研究。董昕系統梳理了 1978 - 2012 年的中國農民工住房政策,總結了政策實踐中的五大典型模式,并對中國已有的農民工住房政策進行了評價,認為農民工住房政策從無到有是一種進步,但缺乏長期目標和城鄉統籌的整體構想; 政策沒有基本法律作為保障,農民工住房問題的解決方式與現行土地政策之間存在一定的矛盾; 政府住房保障的范圍、標準、方式等適度性問題有待于合理規范; 責任主體不明確,住房保障資金來源不穩定,政策的執行難度大[9]。

      三 上海外來人口現狀及就業特征

      1. 上海外來人口已成為上海就業人口的重要組成部分

      改革開放以來,上海外來人口的比例不斷上升。1978 年外來人口占全市常住人口的比例僅為0. 5% ,1990 年為 3. 8% ,2000 年為 17. 8% ,而到2012 年已達到 40. 1% 。同時,外來人口已成為城市新增就業人口的主要組成部分,據“六普”數據,上海人口增長的主要原因是外來常住人口增長,2000年到 2010 年,上海人口增量中的 89. 5% 來自外省市,全市外來就業人口已占到全市總就業人口的53% 。

      2. 外來人口呈現居住與就業分異的特征

      外來人口來滬就業和居住呈現出分異的特征。首先是職業特征上的分異,一類是知識分子和白領為主的職業群體,從事管理崗位或高端第三產業; 另一類是“藍領”工人,主要從事第二產業或低端第三產業。其次是居住和就業空間的分異,這類分異又有兩種表現形式,一種是市中心區的居住小區分化,其中人口密度較大、居住條件較差的小區或一些以“群租”為主的商品房小區聚集了較多的以商業、餐飲和其他生活服務業為主要職業的“藍領”外來人口,而浦東、虹橋、徐匯、五角場等商務、科教文化小區則主要居住著以高文化水平和“白領”外來人口為主的人群; 另一種是郊區的居住地分化,郊區的“白領”主要集聚在城鎮地區,呈現多核心分布狀態,而“藍領”則隨著企業的分布呈現廣泛分布特征。

      3. 外來人口呈現以“租賃”居住為主的特征

      外來人口呈現“家庭化”、“常住化”趨勢,外來常住人口以家庭關系生活居住的比重已達到77. 5% ,形成以房屋租賃為主導方式、城郊結合部為區位選擇的居住模式,其中租賃住房的比例達到80% ,能夠真正“購買商品房 ”的外來人口僅為5. 5% 。

      4. 外來人口仍以低端產業就業為主,但有提升趨勢

      由于受教育程度、勞動技能等方面因素的制約,外來人口進入城市后絕大多數只能在普通勞動力市場找到工作,從事的大多是較為艱苦的崗位,主要集中在二、三產業,以制造加工、建筑施工、運輸操作、商業服務、餐飲服務、居民生活服務業等為主。從15 歲及以上外來就業人口的職業構成來看,生產、運輸設備操作和商業、服務業人員,分別占外來就業人口的 44. 7%和 34%,而生產、運輸設備操作人員中又以生產制造加工、運輸設備操作和建筑施工人員為主,分別占 28. 7%、5. 5%和 4. 1%。

      外來常住人口的職業構成已經出現向技術型移動的跡象,其中各類專業人員比重為 8. 3%,與“五普”的 3. 2%相比,上升了 5. 1 個百分點; 從事農林牧漁業的比重為 2. 2%,與“五普”的 7. 9% 相比,下降了 5. 7 個百分點。外來人口中從事高端職業的比重在增加,從事低端職業的比重在降低[10]。

      5. 上海產業結構演進的總體情況

      上海的產業結構呈現出不斷優化的趨勢,第二產業占比從1978 年的77. 4%,到2000 年和2012 年分別下降到 46. 3%和 39. 0%,而第三產業占比則從1978 年的 18. 6% ,上升到 2000 年和 2012 年的52. 1% 和 60. 4% 。第三產業占比的增加雖然從總體上說明了產業結構的升級,但并不一定意味著產業結構的優化,上海要實現產業結構的優化和增長方式的轉變關鍵要看先進制造業與現代服務業的發展情況。從近十年上海第三產業的增長來看,具體行業比例上升較多的是批發與零售業、租賃與商務服務業,分別從 2001 年的 10. 7% 和 2. 6% 上升到2012 年的 16. 3% 和 5. 3% ,而作為第三產業高端業態的金融業同期從 10. 2% 增長到 12. 1%,信息傳輸、計算機服務和軟件業從 3. 4% 增長到 4. 6%,增長速度緩慢。

      四 人口導入與就業匹配的理論分析

      1. 產業與人口空間匹配的一般模式

      人口流動的原因主要有就業機會、實際工資差異、居住環境和生活成本等。在我國城鎮化進程中,農村人口流入城市是一個長期趨勢,流入地以大城市為主,但在大城市中,由于存在郊區和中心區等多種產業區域,人口流入會在同一城市呈現出分異的特征。從外來人口的居住與就業結構看,可分別從居住區域結構、就業區域結構和區域產業結構之間的關系進行分析。在區域產業結構與人口結構的關系上,表現為兩種模式: 一是產業結構主導模式,地區產業結構的變化帶來就業結構的變化,從而帶來人口結構、人口居住結構的變化。其假設是地區的產業結構變化由自身的發展規律決定,而就業人口根據自己能找到的工作來選擇就業地和居住地; 二是人口資源主導模式,一個地區什么產業發展較快,形成什么樣的產業優勢,取決于當地的人力資源稟賦。在這種情況下,當地原常住人口的教育、職業技能將對本地產業結構的發展起決定性作用。另外,如果一個區域形成了某類外來人口的集聚區,則適合該類外來人口就業的產業會形成比較成本優勢,得到較快發展,這種情況下也是人口結構決定產業結構。

      一個地區就業結構與人口居住結構究竟哪個是主導,關鍵看常住人口的流動性,如果一個區域人口的流動性較大,則可能更多地是受產業自身發展的調節。如一個地區以外來人口為主,且以不準備長期定居的外來人口為主,那么該地區主要是產業結構決定就業人口,是產業帶來人口的變化。但如果人口資源的流動性較小,如受住房等條件制約,那么該地區的產業結構將可能更多地受制于人口結構的變化。

      從影響外來人口集聚的情況看,可能有相應的兩種趨勢,有較高就業技能的外來人口會較多地流入產業主導區,而就業技能較差的外來人口可能首先選擇適合的居住地,成為當地的常住外來人口,進而影響到當地產業的發展,具體傳導機制如圖1 所示。

    論文摘要

      2. 上海產業與外來人口匹配模式

      從上海的實際情況看,產業結構的演進與外來人口的增長密不可分,存在三種具體情況。第一種是產業主導,如浦東陸家嘴區域主要發展金融業,形成金融業人口的集聚。第二種是外來人口主導,如在近郊區許多外來人口以家庭為單位長期居住,一般不易遷移,這部分地區可能形成人口居住結構制約產業結構的情況。第三種是不確定關系,即該區域無論是人口還是產業都沒有太明顯的優勢,不會呈現出產業主導還是人口主導的特征。

      上海適合外來人口居住的區域,一般都是住房較多且租金不高的區域,多表現為近郊區。而產業結構特征有優勢的區域,則多是市中心區,已形成了較穩定的產業結構,只能是適合產業需求的人口流入。

      從近年外來人口的居住地看,以近郊區外來人口流入最多( 表 1) ,這些地區的產業很可能受人口結構特征的影響比較大。

    論文摘要

    論文摘要

      從具體的區縣看,以浦東、閔行、寶山、松江、嘉定等區增長最快,而遠郊區和中心區增長較慢,如圖2 所示。

      五 實證模型與數據

      為了檢驗上海不同區域外來人口流入與產業結構的傳導關系,利用上海 17 個區縣的面板數據進行分析,實證所用數據來自上海歷年統計年鑒,時間為2005 到 2012 年。期間,上海經歷了相應的區縣調整,2009 年南匯區并入浦東新區,2011 年黃浦區與盧灣區合并成新的黃浦區,為了保持一致性,將行政區域調整前的數據進行了相應的合并。鑒于數據的可得性,使用各區縣的工業產值表示不同區域的產業結構,主要驗證外來人口、住房可得性、原有產業基礎( 如廠房) 與不同區域的工業產值情況。數據的描述性分析如表 2 所示。

      運用的實證模型為:

    論文摘要

      其中,工業廠房數量( factory) 代表工業生產的基礎資源,也表示產業結構原有的基礎,在產業主導的區域,其應該對工業產出有正向影響。外來人口數量( fpeople) 在人口主導的區域,其應該對工業產出有正向影響。住房數量( housing) 表示了住房的可得性,如果一個地區的住房可得性較高,那么缺乏技能的外來人口可能流入較多,這樣就容易形成人口主導產業的特征,在這種情況下,住房可能會對工業產值產生正向影響。區域人口總數( people) 作為控制變量,表示一個區域的規模,理論上應與工業產出正相關。

      為了進一步檢驗住房、產業基礎對外來人口導入的影響,選用住房與非居住房屋的數量進行考察。其中住房數量代表住房的可得性,非居住房屋數量包括廠房、辦公樓、商場店鋪等,表示可供就業的空間基礎,同時加入了工業就業人口作為就業可能性,來分析不同區域外來人口導入的情況。運用的實證模型為:

    論文摘要

      其中,住房( housing) 理論上應與外來人口正相關,因為住房的可得性高、居住成本低容易吸引外來人口流入,但在產業主導的區域可能相關性不高,因為產業主導的區域對有相關技能的產業工人工資報酬高,相應的會帶來住房成本高,使沒有技能的外來人口流入比較困難。非居住房屋( nonhousing) 理論上對外來人口的影響應該是正相關的,因為非居住房屋越多,就業空間越大。工業產業就業人口( worker) 表示工業生產為外來人口提供的就業空間,理論上在住房可得性較高的地區應有正向影響。在實證過程中,對所有變量取對數。

      六 實證分析

      分別用固定效應模型和隨機效應模型對式( 1)和式( 2) 進行估計,在模型的選取上,使用 Hausman檢驗,檢驗結果認為固定效應模型更為合適。

      首先,對式( 1) 進行回歸分析,以檢驗工業產值與已有產業基礎、人口和住房的關系,結果如表3 所示。

    論文摘要

      從全市數據的回歸分析看,常住人口、住房和廠房對工業產值有顯著影響,由于有常住人口這一控制變量,所以從全市水平看,外來人口的影響并不顯著。

      從中心城區的回歸情況看,廠房和人口對工業產值有較顯著的影響,而住房的影響則不顯著,這說明在中心城區住房的可得性較差,工業產出主要受已有人口和工業設施的影響。這一區域決定產業特征的主要因素是產業的基礎設施,是較典型的產業主導型區域。

      從近郊區的回歸分析看,只有住房的影響非常顯著,人口和廠房的影響不顯著,說明在近郊區由于住房的可得性高,相應的生活設施比較完備,容易吸引外來人口,這一區域屬于無技術優勢人口的重點流入區,其產業結構受人口結構的影響比較顯著。

      從遠郊區的回歸分析看,外來人口的影響非常顯著,常住人口和住房的影響也比較顯著,而廠房的影響不顯著。說明在遠郊區,土地、廠房等工業基礎設施不稀缺,而由于距中心城區較遠,工業產值更多的受人口增長情況和住房可得性的影響。這一區域是典型的人口結構主導型區域。

      其次,對式( 2) 進行回歸分析,以檢驗住房、產業基礎對外來人口居住選擇的影響,結果如表4 所示。

    論文摘要

      從全市數據的回歸情況看,住房、非居住房屋和工業就業人口對外來人口的增加有顯著影響,說明從總體上,區域內的住房可得性和就業空間是外來人口流入的重要因素。

      從中心城區的回歸情況看,住房和工業就業人口仍有較顯著的影響,但非居住房屋的影響不顯著,說明在中心城區,外來人口數量的增加更多地取決于住房的可得性,同時工業作為外來人口重要的就業行業對外來人口的數量也有較顯著的影響。

      從近郊區的回歸情況看,僅住房對外來人口增長的影響非常顯著,其它因素則不顯著,說明外來人口聚集在近郊區,主要原因是住房的可得性。

      從遠郊區的回歸情況看,也仍然只有住房的影響比較顯著,同樣說明外來人口的流入主要受住房可得性的影響。

      七 結論與政策建議

      第一,上海外來人口是上海工業增長的重要原因之一,人口結構與產業結構的關系呈現出區域差異。一是以中心城區為典型的產業主導型區域,這一區域外來人口的結構主要受產業結構的影響,產業結構優化可以起到調控人口結構的作用。二是人口主導型產業區域,以遠郊區為典型,人口的增長可以起到拉動當地經濟發展的作用,但產業結構的優化明顯受到人口結構的制約。三是產業與人口互動的區域,比較難以分辨產業與人口的主導作用,以近郊區為典型,一方面這一區域容易成為外來人口的集聚區,另一方面,這一區域的產業結構也會影響到外來人口的分布選擇。

      第二,總體上住房的可得性是影響外來人口區域分布的重要因素,但二者的關系也呈現出區域差異。在中心城區更多的是就業選擇帶動居住選擇,外來人口的居住選擇是被動的。而在近郊區和遠郊區,住房的可得性起主導作用,較多的外來人口首先選擇居住空間,然后在該區域就業,并形成該區域的人力資源比較優勢。

      第三,住房政策與居住管理可以同產業、人口結構優化相結合。從大城市合理控制人口數量過快增長到人口結構優化,從產業結構優化到轉變經濟增長方式這些城市管理目標來看,外來人口居住空間的選擇既可以是一個結果,也可以是一個原因,或者僅是一個表現形式,所以要根據不同區域的特征實施差異化的調控措施。在中心城區,應著力以產業結構優化為主,通過對重點產業的土地、金融等支持,促進中心城區產業升級。同時,住房的供應也可與之配合,從而進一步引導人口結構優化。住房政策應著重于住房租賃市場的管理,如規范“群租”行為,減少低端外來人口居住的“城中村”等,以避免中心城區的“衰落”。在近郊區,一方面要通過產業政策促進產業結構的優化升級,另一方面要輔以住房政策,如通過將公共租賃住房定向供給需要扶持的產業園區,或支持相應的企業自建單位租賃住房,等等,通過提高住房的可得性,吸引符合產業發展的外來人口流入。在遠郊區,要重點做好人口的調控工作。一方面未來一段時期內,遠郊區仍是城鎮化過程中人口向城市流入的主要空間,另一方面,外來人口的無序流入也會影響該地區的產業發展。如果大量外來人口租住在農民住房中,其基礎設施差、安全措施不足等也會帶來很多社會問題。所以既要制定農民租賃住房的管理辦法,也要進一步完善集體建設用地建設公共租賃住房的辦法等系列規章制度,為外來人口流入提供合適的住房保障。

      參考文獻

      [1] 廖邦固,徐建剛,梅安新. 1947 -2007 年上海中心城區居住空間分異變化———基于居住用地類型視角[J]. 地理研究,2012( 6) : 1089 -1102

      [2] 李志剛,吳縛龍. 轉型期上海社會空間分異研究[J]. 地理學報,2006( 2) : 199 -211

      [3] 孫斌棟,吳雅菲. 上海居住空間分異的實證分析與城市規劃應對策略[J]. 上海經濟研究,2008( 12) : 3 -10

      [4] Michael J. Greenwood. An Econometric Model of Internal Migra-tion and Regional Economic Growth in MEXICO [J]. Journal ofRegional Science,1978( 4) : 17 - 30

      [5] 林文生. 上海產業發展、外來人口及城鎮化關系研究[J]. 人口與經濟,2013( 4) : 39 -45

      [6] 劉乃全,孫海鳴. 上海產業結構、人口、就業的互動關系研究[J]. 財經研究,2003( 1) : 55 -62

      [7] 馬永春. 產業結構演進對人口流動的影響研究[J]. 統計科學與實踐,2013( 2) : 25 -27

      [8] 李超等. 北京市人口調控與產業結構優化的互動關系[J]. 城市問題,2013( 8) : 2 -6

      [9] 董昕. 中國農民工的住房政策及評價( 1978 - 2012 年) [J].經濟體制改革,2013( 2) : 70 -74

      [10] 上海市統計局. 外省市來滬常住人口發展現狀及特征[OL].上海統計局網站.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159彩票{{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