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zigek"></table>
  • <acronym id="zigek"></acronym>
    <big id="zigek"></big>
    <tr id="zigek"><s id="zigek"></s></tr>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社會學論文 > 城市社會學論文

    人口—土地—經濟城鎮化的時空耦合協調實證研究

    時間:2014-09-28 來源:未知 作者:傻傻地魚 本文字數:4021字
    論文摘要

      0、 引言

      城鎮化是促進大城市帶動農村的戰略舉措,當前,我國經濟發展進入新的發展階段,新型城鎮化被當做經濟增長的新源泉。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完善城鎮化健康發展體制機制,推進以人為核心的城鎮化,推進農業轉移人口市民化”,可見,城市化的快速推進,正有力地推動中國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但是,我國城鎮化存在的主要問題是城鎮化質量不高,如 2012 年,中國城鎮化率為 52 . 57%,這是按照城鎮常駐人口計算,但扣除 1. 6 億尚未融入城鎮的農民工,真正實現城鎮化的只有 35%,與2011 年世界 52% 的平均水平相比,還有較大差距。同時,人口城鎮化也遠落后于土地城鎮化,“2000 年至 2010 年,城市建設用地面積擴大83.41% ,城鎮人口僅增長 45.12% ,城市用地增長率與城市人口增長率之比達 1. 85,均遠遠高于國際公認的合理閾值 1. 12”。我國亟需引導城鎮化健康發展,提高城鎮化質量。

      實際上,城鎮化是區域社會經濟過程的時空演化,它以人口集中、產業集聚和空間擴展為其主要特點,并主要體現在人口、經濟、空間和社會等方面。經濟城鎮化推動人口向城鎮集中,而城市土地是城市活動的載體。因此,在城鎮化過程中,經濟發展是基礎,人口變化與空間擴張是表現,社會生活水平的提高是最終結果和目標。而經濟、人口、土地協調發展才是真正健康的城鎮化發展之路。隨著我國城鎮化的發展,經濟學家、社會學家等都對城鎮化問題進行了深入研究。主要集中在城鎮化動力及其發展機制、城鎮化與人口的非農化、人口城鎮化與土地城鎮化、城鎮化與工業化等方面,也有學者對人口、土地與經濟城鎮化之間進行了研究。但以上研究都是從單一或兩個角度對它們之間的協調程度進行評價,在方法上比較單一,并且,也沒有文獻涉及人口、土地、經濟城鎮化三者之間的耦合協調發展程度及時空規律,使得當前在評估城鎮化質量方面有所偏頗。本文則從城鎮化健康發展的內涵出發,對城鎮化水平和質量進行綜合評價。

      耦合與協調是有本質區別的兩個概念,協調主要側重于系統間的良性關系,而耦合則指各系統之間的關系是相互促進或互相破壞。相互促進是協調發展的表現,相互破壞則是不夠協調時產生的諸多問題。由于我國區域發展不平衡,城鄉發展水平存在差異,故城鎮化步調也不一致,特別是有的地方政府片面追求城鎮數量和面積,造成人口城鎮化大大低于土地城鎮化的現象,引起失地農民不滿和社會不穩,有些地區則是土地城鎮化走在了經濟城鎮化的前面,造成過快的農地非農化和土地低效利用。為全面提高城鎮化質量,有必要進行時空耦合協調性分析,以便為城鎮化健康快速發展提供參考依據。基于此,本文利用各省際面板數據,實證檢驗中國及三大區域研究人口—土地—經濟城鎮化之間的耦合協調規律及程度,為我國城鎮化發展提供有益參考。

      1、 評價指標、數據來源與研究方法

      1. 1 評價指標構建

      在遵循科學性、系統性、可操作性、可比性、層次性原則的基礎上,參考已有的評價指標[15 -16],結合本文的研究目標,從數據可獲取性和便于量化的角度,重點凸顯城鎮化的人口、經濟、土地三個維度的特征,構建城鎮化耦合協調發展評價體系(表 1) 。

      論文摘要

      1. 2 數據來源、處理與各子系統指數評價

      本文所用數據主要來源于《中國城市統計年鑒》(1999 ~ 2012) 、《中國統計年鑒》(1999 ~2012) 及其他相關文獻。采取極差標準化法對各指標進行標準化處理,并利用加權平均法[17]計算人口城鎮化指數 f(x) 、土地城鎮化指數 g(y) 和經濟城鎮化指數 h(z) ,其公式如下:

     論文摘要

      式中: f(x) 、g(y) 、h(z) 分別為人口城鎮化指數、土地城鎮化指數和經濟城鎮化指數; x,i、y,i、z,i分別為各指標標準化處理后的標準值; ai、bi、ci分別為各指標權重,各指標的權重采用均方差的方法[18]確定。i =1,2,…()n為指標個數。

      1. 3 耦合協調發展模型構建

      利用容量耦合系數模型,拓展得到多個系統(或要素) 相互作用的耦合度模型,即:

     論文摘要

      由于耦合度僅顯示各系統之間互相作用的強弱,并不能顯示系統間的協調情況。所以,借鑒其他文獻,構建適合本文的耦合協調發展模型,其基本公式如下:

    論文摘要

      式中: C 為耦合度; D 為耦合協調度; T 是人口 - 土地 - 經濟城鎮化綜合評價指數; α、β、γ 為待定系數。由于在城鎮化過程中,經濟發展是基礎,因此待定系數的取值為 α =0. 3,β =0. 3,γ =0. 4。為更好地刻畫我國人口、土地與經濟城鎮化之間的耦合協調狀況,結合本文研究目的,并參考相關文獻,特制定如下耦合協調度評價標準(表 2) 。

      2、 人口—土地—經濟城鎮化的時空耦合協調實證分析

      2. 1 耦合協調度時空分析

      由于我國幅員遼闊,區位因素、資源稟賦及經濟發展水平都存在較大差異,因此,將我國整體劃分為東、中、西部,并衡量各自的耦合協調程度。利用 1999 ~ 2012 年各省統計數據,測算中國東、中、西部人口—土地—經濟城鎮化的耦合協調度,結果見表 3。

     論文摘要

      我國東、中、西部的人口—土地—經濟城鎮化的耦合協調程度都在向積極的方向轉化,大都從中度失調狀態逐步過渡到勉強協調甚至中等協調的狀態,這說明我國經濟城鎮化早期更多的是以土地城鎮化為基礎,對人口城鎮化考慮較少,暴露了經濟發展以大量土地投入為基礎的粗放型發展模式,沒有注重城鎮化所產生的社會效益。

      對于東部區域而言,1999 ~ 2003 年期間內,耦合協調狀況主要為中度或輕度失調,2004 ~2012 年期間內,情況得到了改善,處于中等協調水平,這說明隨著我國東部區域的經濟發展及發展理念的變化,經濟增長模式由原來的資源投入型向技術創新型發展模式轉變,但其土地、人口與經濟城鎮化之間的協調程度還沒有達到良好的狀態,還有進一步提升的空間。

      而在中部區域,1999 ~ 2005 年期間內,人口—土地—經濟城鎮化的耦合協調程度處于輕度失調狀態,2006 ~2012 年期間,發展狀況稍有改進,處于勉強或中度協調階段。中部地區早期的經濟城鎮化也依靠土地城鎮化的帶動,同時,由于中部地區大部分屬于我國的糧食主產區,因此,耦合協調程度比東部地區稍差。

      對西部區域而言,1999 ~ 2006 年期間,人口—土地—經濟城鎮化的耦合協調程度狀況主要表現為中度或輕度失調,2007 至 2012 年則基本為勉強協調狀態。這是由于西部經濟相對落后,土地、經濟城鎮化率相對較低,但隨著中西部的大開發,其經濟和土地城鎮化也在加速,但人口城鎮化并沒有與之相適應。

      2. 2 耦合協調發展的收斂性分析

      由表 3 可知,中國各區域的人口—土地—經濟城鎮化耦合協調狀況存在一定程度的差異,為進一步具體分析這些差異的特點,有必要對其進行收斂分析檢驗。本文采用常用的 σ 收斂。如果 σt +1< σt,則說明存在 σ 收斂,表明各區域人口—土地—經濟城鎮化耦合協調度之間的差距呈縮小趨勢。檢驗公式如下:

     論文摘要

      Xm(t) 表示第 m 個省份在第 t 年的耦合協調程度;N(N = 31) 則表示省份個數,具體測算結果見圖 1。

    論文摘要

      從測算結果可知,在考察期內,全國層面的人口—土地—經濟城鎮化之間的耦合協調度的 σ 值呈現了一種先下降而后逐步平穩的態勢。這其中大致以 2005 年為分界點,2005 年以前基本呈現收斂的態勢,而在 2006 年以后則主要呈現了平穩的態勢。對于東部區域而言,考察期內的人口—土地—經濟城鎮化之間的耦合協調程度有較大的變化,但在 2005 年以前基本都呈現逐步遞減的趨勢,而從2006 年以后,該遞減趨勢發生變化,出現了增減交替情況,但從整體來看,東部區域的 σ 值還是顯示出了收斂態勢。對于中部區域而言,其 σ 值則呈現U 型變化態勢,其底點大致出現在 2004 年。西部區域的 σ 值比全國的要略低,但變化走向與全國整體變化相似。

      3、 結論與政策建議

      研究結果表明: 從總體上看,我國東、中、西部的人口—土地—經濟城鎮化之間的耦合協調程度顯示了積極改善,但在各區域之間還存在比較明顯的差異。σ 收斂性檢驗則表明: 從全國整體來看,耦合協調度的變異系數較小,收斂趨勢明顯; 從我國東部、中部、西部的各個部分和整體來看,其耦合協調度的變異系數也較小,且都有著逐步收斂的發展趨勢。

      事實上,我國的城鎮化發展還處于不完全的城市化階段。因為盡管有大量農民工進城務工并定居,但他們并沒有享有與城鎮人口平等的待遇,如在就業、社會保障、子女入學、住房以及就醫等方面的問題。所以,為進一步提升城鎮化健康發展水平和質量,還要繼續從以下幾方面改進:

      首先,要轉變當前城市發展模式,從依賴資源投入,特別是依賴土地投入轉變為走內涵發展之路,通過結構優化實現理性發展。加快中小城市建設,打造具有地方特色的產業結構,提高其產業和人口聚集能力,并引導農民就近市民化。

      第二,逐步消除人口城鄉遷移的障礙,尤其是戶籍制度的阻礙作用,改變人口城鎮化滯后于土地城鎮化和經濟城鎮化的局面。應逐步放開中小城市戶籍限制,剝離附著于戶籍的各種福利,可以以教育、醫療等為突破口,逐步對進城定居的農民給予身份認同,實現居民城鄉自由遷徙,最終實現完全城鎮化。

      第三,目前的城鄉二元土地制度應盡快改變,著手建立城鄉統一的土地市場,構建通暢的城鄉要素交換渠道,通過制度政策層面的具體設計,使農村生產要素和資源具有參與市場平等交換的權利。

      其中,最重要的是推進征地制度的改革,縮小征地范圍,規范征地程序,控制農地過度非農化,促進土地城鎮化與經濟和人口城鎮化相協調。

      參考文獻:
      [1]遲福林. 推進規模城鎮化向人口城鎮化的轉型[J]. 中國井岡山干部學院學報,2013(3) : 19 -22.
      [2]陳春. 健康城鎮化發展研究[J]. 國土與自然資源研究,2008,(4) : 7 -9.
      [3]王建軍,吳志強. 城鎮化發展階段劃分[J]. 地理學報,2009,64(2) : 177 - 188.
      [4]陳波翀,郝壽義,楊興憲. 中國城市化快速發展的動力機制[J]. 地理學報,2004,59 (6) : 1068 - 1075.
      [5]柳思維,徐志耀,唐紅濤. 基于空間計量方法的城鎮化動力實證研究———以環洞庭湖區域為例[J]. 財經理論與實踐,2012,23(04) : 100 - 104.
      [6]姚士謀,吳建楠,朱天明,等. 農村人口非農化與中國城鎮化問題[J]. 地域研究與開發,2009,28(3) : 36 -41.
      [7]胡偉艷,張安錄. 人口城鎮化與農地非農化的因果關系[J].中國土地科學,2008,22(6) : 31 -35.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159彩票{{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