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zigek"></table>
  • <acronym id="zigek"></acronym>
    <big id="zigek"></big>
    <tr id="zigek"><s id="zigek"></s></tr>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社會學論文 > 城市社會學論文

    從文學角度談西方高層公屋小區的拆除

    時間:2014-08-12 來源:未知 作者:小韓 本文字數:2764字
    論文摘要

      “我看見七幢高樓,
      但我只看見一條路可走。
      你只能哭而無淚,說而無話,
      尖叫而提不起你的嗓音。”

      這是愛爾蘭搖滾樂隊U2的老歌《原地奔跑》(RunningtoStandStill)中的一段,歌中凄涼無助的“七幢高樓”是指都柏林的巴里蒙小區(Ballymun Flats),一個建于20世紀60年代中期的大型公租房綜合項目,由7幢15層住宅樓為核心組成。這里是歌手們少年時代生活過的地方,當年,他們在施工中的小區工地上玩過游戲,在新落成的電梯里嘗過新鮮,也是在這里,他們因目睹和親歷著城市貧民的希冀、孤獨和絕望,逐漸發展出他們的社會意識和音樂精神。

      由于管理不善,原以公益事業為標榜的巴里蒙小區早在70年代末便迅速衰敗,成為貧困、毒品、犯罪率等嚴重社會問題的代名詞,飽受其他居民的白眼。甚至很多人認為,正是這些高層公租屋的到來才導致了整個社區的墮落,評論家稱之為愛爾蘭全國“最糟糕的規劃災難”。從2004年開始,巴里蒙小區被陸續拆除,最后一幢高層住宅將在2014年內夷為平地。

      同樣的拆除作業也在西方許多城市進行著。20世紀中后期為了配合市區重建、棚戶區改造、安置新增人口而興建的大批廉價高層公租屋項目在歲月中逐漸淪為新式的、配電梯的貧民區,這種多快好省的建筑形式似乎已經徹底走上了末路。定向爆破的轟隆聲令人無法不聯想到“現代建筑的死亡”。

      “1972年7月15日下午3點32分前后,在密蘇里州圣路易斯市,當臭名昭著的普呂特--艾戈小區(Pruitt-Igoe),毋寧說是它那幾幢板式大樓,被炸藥致以最后一擊,現代主義建筑宣告死亡了。此前,它已污毀、殘壞、糟踐于它的居民之手,盡管又注入了幾百萬資金,試圖把它救活(維護破電梯、修復爛窗戶、重新粉刷),它最終還是要面臨它的悲劇,轟隆,轟隆,轟隆。”

      現代建筑、普呂特--艾戈、1972年,這個時間地點人物的象征性設定,經過查爾斯·詹克斯在《后現代建筑的語言》(1977年)中“轟轟轟”的歡呼,已經成為現代文化史上的一大標志事件,盡管所謂確鑿的死亡時間不過是來自詹克斯的隨意杜撰。實際上,整個普呂特--艾戈小區的爆拆作業始于1972年3月,1976年方告結束。但更準確地說,這個工程至今尚未結束——位于美國圣路易斯市北部的普呂特--艾戈小區原址已變成野木叢生的一片荒地,而深處的混凝土基礎仍舊無人清理。

      最初,普呂特--艾戈小區也是一個雄心勃勃的大型公租屋項目,1955年建成,共33棟高層住宅,每棟均為11層,設計容量2870戶,是當時美國最大規模的現代公共住宅小區之一,還是日裔建筑師山崎實(Minoru Yamasaki)的第一個大型設計作品。它始于人間天堂般的美妙構思,最終卻被武斷地釘上了“失敗建筑”的恥辱柱,整個維持壽命還不到20年。

      小區的頹圮被主要歸咎于它的黑人居民,山崎實曾感嘆:“我從沒想到人會有那么大的破壞性。”而查爾斯·詹克斯則說:“現代建筑是啟蒙運動的兒子,也是它的先天性幼稚病的繼承者。這種天真實在太偉大、太令人敬畏了……”另外,我們也要注意到,就在1972年,普呂特--艾戈小區被爆拆的同時,山崎實設計的另一個大作品在紐約隆重登場,那就是更為世人所知的、也更為悲劇性的世界貿易中心雙子塔。

      對高層公屋計劃的第一場爆破,可以追溯到安·蘭德的長篇小說《源泉》(1943年),但做出爆破決定并親自按下電鈕的卻是建筑師本人。

      小說中,才華橫溢的建筑師霍華德·洛克為了實現自己的現代主義追求,情愿白白給同行做槍手,代筆一個“即將在愛斯托尼亞興建的耗資一億五千萬的聯邦住房項目工程”。這一切只因為他心中有一個宏大的啟蒙夢想,他需要機會。“我想到的是我們這個現代社會潛在的問題,那些可以采用的新材料、新手段和新的可能性。而今,在我們周圍有這么多人類天才的成果,有這么大的可能性有待于去開發和利用,去發揮聰明才智,建造造價低廉、簡單樸素的房屋。我花了大量的時間來研究……我喜歡這個問題,我之所以做這樣的工作,是因為那是我想要解決的問題。”

      他提出的唯一條件是,不能改動,必須是完整的設計、完整的個人創造力的體現,他絕不向任何折中主義的泥潭或技術官僚的指手畫腳做出妥協。“我喜歡這個項目。我想看到它修建起來。我想把它建起來,真實、鮮活、發揮著作用。可是任何有生命的東西都是完整的,你知道那意味著什么嗎?完整、純粹、完美,沒有遭到任何破壞。你知道是什么構成了完整性的原則嗎?是某種思想,是那種統一的、純粹的思想,沒有人能改變或觸及的思想。我想要設計科特蘭德項目,我想看到它變成現實,我想看到它嚴格地按照我所設計的樣子修建起來。”

      但最終卻事與愿違,洛克的新銳構想被一大批蠻不當回事的技術官僚、“二手貨們、二流子們”東改西改,變成了不倫不類的“雙重的怪物”。為了維護“創造者”的權利,洛克決定自己動手結束這種竄改、玷污的行徑,作為真正有創造力的偉大“乙方”,他要把這個未完工的建筑給炸掉!

      “當天空劃破的一道口子慢慢地穿過它時,科特蘭德大樓的上半部分翹了起來,懸在那里。仿佛天空要將那大樓劈成兩半。然后,那道條紋變成了青翠的天藍色。接著就沒有了上面的部分,而是只有窗欞,直梁在空中橫飛。大樓在空中散開,一長條細細的紅色火舌從中央噴射而起,又是一陣爆炸聲,接著又是一聲,一道耀眼的亮光,接著,河對岸摩天大樓的玻璃窗格就像亮晶晶的裝飾燈一樣閃耀著光芒。”

      在霍華德·洛克的原設計圖中,“科特蘭德安居工程有6座50層建筑,每一座樓都呈一個不規則的星形,星狀的臂膀從一個中心通風管道里延伸出去。那些通風管道里面包含著電梯、樓梯、供暖系統和各種居住設施,那些公寓以大三角形的形式從中央向外輻射,那些伸出去的臂膀之間的空間使得公寓三面都可以接觸空氣和砌成,既不需要粉刷,又不需要上膠泥;所有的管道和電線都鋪設在地板邊緣的一個溝槽里,必要的時候,可以隨時打開替換,無須支付高昂的費用;廚房和浴室都是作為完整的單元用預制構件裝配而成的;內部的隔墻都是輕金屬材料做的,可以向四壁折疊,形成較大的空間,或者拉開來,以便分成更小的空間;幾乎沒有大廳和門廊需要打掃,這個地方的維修只需要最小的成本。整個藍圖是一幅三角形構圖。那幾幢大樓要用澆注混凝土建成,造型復雜而結構簡明,沒有裝飾,不需要任何裝飾,整個外觀具有一種雕塑美。”

      從文學家的有限筆觸里我們依然可看出這個建筑設計的國際風格和一種純粹的現代性特征,新形式、新技術、新的可能性。正如柯布西耶所言:“樣式是一個時期設計的所有作品的慣用原則的綜合體現,是一個時代的產物,它有自己獨特的特征,我們的時代正在每天決定自己的樣式。”

      不單單是房子,霍華德·洛克心目中完整的高層公租屋設計方案還包括一條只有小說中才有的夢幻般的經濟原則:月租金成本僅為10美元,且不限制入住條件,“向任何一個愿意搬進來并且愿意付房租的人開放,不論他們能否在別處租得起更為昂貴的公寓”。恰當的建筑形式加上居民生活以及管理政策才構成一個完整的公租屋,但要實現這樣的生活體系卻需要人們極大提高的物質水平和精神水平,也許這是對現代人類的一場考驗。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159彩票{{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