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zigek"></table>
  • <acronym id="zigek"></acronym>
    <big id="zigek"></big>
    <tr id="zigek"><s id="zigek"></s></tr>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社會學論文 > 城市社會學論文

    城市設計“日常生活視角”的回歸

    時間:2014-08-09 來源:未知 作者:傻傻地魚 本文字數:4716字
    論文摘要

      程的主要手段,其重要性及復雜性在于:要通過城市實體的組織促進日常生活中城市居民的心理和生理健康發展。通過對景觀和物質性空間的處理,創造一種城市環境,既能滿足居民不斷變化的日常生活對空間的需求,又能鼓勵居民交往和社區精神的形成,帶來城市整體人居環境的良性發展。但是,在現實的城市設計過程中卻容易出現“零度化”現象,即設計面對的不是城市生活,而是各式各樣的符號,導致了設計與生活的脫節,城市空間建設與生活脫節。

      首先,日常生活的多樣內容被功能符號替代。日常生活的有機整體,被切割為工作、居住、交通、休閑、消費娛樂等獨立的功能符號,設計過程面對的是抽象化的符號而不是真實生動的人。“零度化”導致設計對日常生活中人的真實感受的忽略,并將這些功能符號像零配件一樣進行機械的裝配組合,于是城市也成為了一部冰冷的機器。

      其次,城市文化的多層次內涵被象征符號替代。

      C·亞歷山大認為,在同一文化背景下,標準的“要素”名稱能代表生活中與其對應的事件、告訴我們那里的人的生活方式,但是這并不意味著只要有“要素”就能創造生活或必然的引起它所暗示的充滿活力的生活事件。 “零度化”的城市設卻恰恰將我們導向與亞歷山大所警示的錯誤的方向,對城市文化的理解停留在片段的影像和符號的層面,導致設計成果往往是象征性符號的堆砌和拼貼(圖1),空間徒具象征性的形式外殼,而沒有多維度的場所體驗、整體的空間營造和文化氛圍的配合(圖2)。

      再次,日常生活真實發展被靜態的量化數據替代。

      城市設計中日常生活被量化為數據,通過數據描繪出過去和現在的運行軌跡,并預測未來的發展方向。城市設計中的“零度化”抹殺了對真實生活中可能出現的不確定因素、不可預見性和模糊性的關注,將假設成立的前提視作日常生活的真實發展,導致了過于機械化的設計。最后,城市設計“觀察——思考——創造”的有機過程被簡化為工具。設計中關注的對象不是城市空間的生活本質,而是法規、條例等對設計要素的要求,以及各種符號在文本上的表達。

      城市設計的科學方法幫助人們更高效率地組織城市建設活動,但“零度化”現象導致人們忘記對所感事物的觀察判斷應先于技術性技巧。城市設計應該回到城市,回到城市居民,回到居民的日常生活,即胡塞爾所提倡的“回歸生活世界”。

      2、 “日常生活”的哲學思考

      20世紀30年代,哲學界以胡塞爾為代表的學者就開始走出傳統的抽象和思辨的理性王國,轉而把目光投向于人在其中現實的生存、交往,現實的創造價值和有意義的生活世界。

      胡塞爾在他的《歐洲科學危機和超驗現象學》展開對“科學基礎問題”的思考:近代科學要求人們將實用的、美和道德的因素從事物本身剔除,認為這是科學態度的正確做法,只有這樣才能認識事物的真相。但這反而導致事物失去了它們原始的面貌,前科學的生活世界被徹底遺忘。科學世界逐漸偏離原本關注人生問題的理性主義的基礎,把人的問題排斥在外,導致了片面的理性和客觀性對人的統治。從這種角度來說,科學的危機實質是科學同人的存在相分離的結果,科學世界在自己的建構過程中,偷偷的取代并遺忘了生活世界,不僅失去了意義,甚至開始危害人類。

      胡塞爾提出要重新確立科學的基礎,必須從理想的科學世界回歸前科學的生活世界,“回歸生活世界”。

      海德格爾也看到了現代技術導致人類和日常生活的異化及沉淪。他指出,現代技術違背了古希臘時期技術順應自然,通過融入、接觸、領悟來認識自然、改造自然的和諧傳統。現代技術對自然是一種挑戰,沉迷于征服。這導致人和世界被物化而失去差異性;導致人與世界分離,世界成為人要征服的對象;導致社會被“齊一化”,以保證生產和使用的方便。所以,海德格爾提出了依靠主體控制、道德控制等克服技術及其危害,通過“思”,借助“詩意的棲居”返回因為現代技術的隔膜而失去的故鄉。

      列斐伏爾也認為日常生活世界已全面異化,但是他并未對日常生活世界感到絕望,他指出日常生活是所有社會活動、社會制度、文化現象、其他一切活動生發的土壤和根基,是聯系各種活動的紐帶,日常生活雖然有頑固、保守的特征,但同時也具有一種“生動的態度”和“詩意的氣氛”,具有超常的驚人的活力和瞬間式的無限的創造能量,所以日常生活也是“革命的策源地”。人類的幸福和希望,應該由日常生活內部的生命力來實現。

      阿爾弗雷德·舒茨更是將生活世界提高到了社會科學研究的首要現實的地位,并以此為基礎提出“二階建構”的社會學方法論——普通人從自然態度出發,根據生活世界特有的意義結構和關聯結構而建立起來的對事實和實踐的常識構造是第一階建構,社會學研究是建基于一階建構基礎上的第二階建構。

      哈貝馬斯通過將日常生活從認識論領域引入日常交往領域,從而對生活世界理論進行了綜合化和完善化。他的“交往行為理論”以“系統世界”和“生活世界”為基礎。交往行動者在“生活世界”這一現實背景中活動,同時又通過交往行為中的相互理解、協調互動和社會化來達到思想上和行動上的共識,形成意見一致的文化價值觀念和行為規范,形成群體的歸屬和認同感,形成個體同一性,并加強社會整合。針對現代理性或現代性危機條件下的生活世界的狀況,他指出資本主義市場“系統世界”的種種律令,合理化進程削弱了交往的合理性基礎,弱化了公眾話語,引起了社會的系統障礙。必須建立一種在理論上更加合理的,以生活世界的合理化趨勢為基礎的,可以把現代人從問題中解放出來的交往理性,拯救生活世界,重建系統與生活世界的關系。

      與很多學者對日常生活抱有一種悲觀態度的情況不同,德塞都的“日常生活實踐“研究,為我們開啟了認識日常生活的一種新的角度。他認為日常生活雖然處于絕對權力的壓制下,但它沒有被擠壓成乏味的單面體,在日常生活的舞臺上,有支配性的力量,也同時存在著對這種力量的反制。他提出“日常生活實踐”的概念,即作為實踐主體的人,以機制力量或環境等既定的規訓為標準,檢視、增減、改編自己的欲望,在機制中尋求一定限度的自我實現的過程。在社會機制各個角落,都存在著這樣小規模的違抗性的“抵制”,弱者的個性和創造力量正是通過這個過程得到保持和延續;另一方面,通過這種“抵制”,弱勢者不僅僅為自己創造了一個空間,而且將自己的差異性迂回地滲透到壓制他的權力機制當中,改變了這個機制本身的規訓,或者迫使強者面對抵制,做出自己的改變。所以說,正是日常生活的這種創造力量給文化帶來了生機和活力。

      3、 城市設計“日常生活視角”的回歸

      我們從哲學領域對“日常生活“的研究中可以得到啟示,城市設計只有回歸日常生活視角,正視日常生活在城市空間形成過程中的基礎性地位,切實地做到從市民的日常生活出發,根據日常生活的客觀規律進行設計,才能避免“零度化”現象所導致的城市設計過程與現實世界的脫節的問題。同時,看似普通的日常生活實則蘊含著豐富、復雜、多元的內容和韌性十足的自主力量和創造力,從中歸納出的一些基本原則,可以做為城市設計的基本方法的有益補充。

      3.1 回歸日常生活

      胡塞爾說生活世界先于科學世界,是科學世界的基礎,強調科學不應該把人的問題排除在外,應當自覺地回歸并研究生活世界,重建人與世界相統一的,有價值、意義和目的的世界。反映到城市的實踐中,就是要求設計回到城市和空間形成的本質原因,回到人在城市中的日常生活。人的生活需求產生了對空間的需求,日常生活空間在滿足人們的生存生產需求、適應新的不斷變化的生活方式的同時,也促進了城市空間的布局和城市社會結構的變遷。我們需要脫離傳統理性主義規劃思維的慣性,重視理所當然存在的日常生活的重要性,關注人在生活中對環境、空間的真實感受和多維體驗,回到“日常生活”(圖3)。

      3.2 回到人與自然的和諧

      通過海德格爾的研究,我們知道正是現代技術導致人與自然的對立。工業社會科學的技術高速發展,讓人類沉浸于自己對自然強大的征服力,摩天大樓、大玻璃幕墻、中央空調系統、高速路是人類城市建設征服自然的紀念碑,人類戰勝了自然,也將自己與濕潤的土地、清新的綠樹、涼爽的微風、夏日的蟲鳴這些美好的自然特征隔離開來。人類應該反思現代技術、規劃體系、建筑模式的機械運用,從自然出發、從地域出發進行設計,讓城市空間回到與自然的和諧統一的關系(圖4~5)。

      3.3 尊重日常生活的多樣性差異

      現代社會消費文化以貨幣為交換手段,貨幣的無個性色彩殘酷地模糊了不同的人及事物之間的多樣差異,夷平了生活中各種事物的的特性,使其只有量的差別。但是,正是多樣的日常生活,在滿足人類千差萬別的物質和心理需求的同時,孕育了豐富多彩的人類文化。看似簡單的日常生活在不斷組合變化中賦予了城市空間豐富層次和意義。針對日常生活的城市規劃及設計,應該尊重日常生活的多樣性差異,保護這種珍貴的財富,制定動態而靈活的微觀的策略性研究方法,順應日常生活多樣性的規律營造城市空間。

      3.4 反對符號化設計

      現代的日常生活世界,充滿著各種符號偷偷取代或冒名頂替真實事物的現象。要打破符號對生活世界的異化統治,需要列斐伏爾所說的“真實的描述現實生活的工具”。反映到規劃設計中,克服設計中的符號化傾向,就是要實現認知方式、思考方式、表達方式和設計成果的真實化。對城市空間的研究和解讀不能只停留在文本上,而是用“漫游者”的姿態融入空間,捕捉生活的細節;對城市信息的關注,除了量化的數據,還應關注多元文化、歷史、地域特色形成的生活背景;對設計成果的展示和表達,不用局限于文本,可以運用與表達內容相一致多元的方法,以最貼切的途徑研究和闡釋城市的設計。

      3.5 重視公眾交往的必要性

      哈貝馬斯的研究指出,現在社會的種種律令弱化了公眾話語權,引起社會系統的障礙。體現在城市規劃和設計中,就是城市居民在“自上而下”的建設體系中一直處于被動接受的弱勢地位。應該加強公眾參與制度的建設,因為公眾參與有利于了解居民生活的多樣需求,針對不同的情況采取相應的政策;有利于保護弱勢群體利益,保證社會公平;有利于監督建設行為;有利于互相理解,培養歸屬感和認同感。

      3.6 重視日常生活的創造性

      正如德塞都研究中提出的,平淡的日常生活中隱藏著韌性十足的自主能力。無論我們在城市設計中如何提前推演、預測各種情況,詳細地制定城市各種空間的布局,日常生活總會逐漸地讓城市呈現出符合自己需求的面貌。日常生活不可預見的復雜性,也讓設計不可能滿足所有市民的差異性需求,此時日常生活就會發揮它所蘊含的豐富多元的創造力,自行對城市空間進行調節改善。因此,政府管理部門、城市規劃和設計部門應該強調權力下放,以及對日常生活空間營造介入的適度性,充分發揮日常生活的創造力,營造滿足多樣日常生活的空間。

      結語

      城市是人類文明的主要組成部分,是人類群居生活的高級形式。人的聚集形成了城市,人的日常生活構成了城市最大的實質內容。法國著名史學家布羅代爾提出,歷史的結構歸根結底是一種“日常生活的結構”,人類的文明是由最普通最平凡的個人的日常生活所構成的。城市規劃和設計只有回歸日常生活,才能深入了解環境和生活在其中的人的互動關系,了解不斷變化的日常生活與城市空間的變遷的辯證關系,以最普通的人的日常活動為核心,從居民的生活真實需求出發,營造更有活力更貼近人的生活的城市空間。

      參考文獻:
      1. 汪原. 零度化與日常都市主義策略. 新建筑,2009(6):26-29.
      2. 李小娟. 走向中國的日常生活批判. 哈爾濱:黑龍江人民出版社,2005.
      3. 孫周興. 海德格爾選集. 上海:上海三聯書店,1996.
      4. 本·海默爾. 日常生活與文化理論導論. 北京:商務印書館,2008.
      5. 安東尼·吉登斯. 社會的構成. 北京:新知三聯書店,1998.
      6. 包亞明. 現代性與空間的生產. 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2003.
      7. 練玉春. 開啟可能性——米歇爾·德塞都的日常生活實踐理論. 北京:浙江大學學報,2003(6):145-147.
      8. 汪原. “日常生活批判”與當地建筑學. 建筑學報,2004(3):18-20.
      9. C·亞歷山大. 建筑的永恒之道. 北京:知識產權出版社,2002.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159彩票{{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