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zigek"></table>
  • <acronym id="zigek"></acronym>
    <big id="zigek"></big>
    <tr id="zigek"><s id="zigek"></s></tr>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社會學論文 > 城市社會學論文

    英國小城鎮史研究歷程簡述

    時間:2014-05-20 來源:未知 作者:4號編輯 本文字數:9973字


    論文摘要  18世紀后半期至19世紀末的工業化時期是英國發展史上重要的轉折階段。伴隨著工業文明的興起,大大小小的城市不僅成為英國經濟格局中的中心區域,而且還作為經濟繁榮和財富集中的標志在不列顛遍地開花,由此引發了城市化和工業化近乎同步的歷史進程。作為工業化時期英國經濟社會發展的組成部分和城市化進程的重要力量,小城鎮和大城市一樣,經歷了復雜而深刻的轉變,在英國城市史研究日漸成熟深入的背景下,小城鎮史研究逐步進入學者們的視野。

      一、英國城市史與小城鎮史研究的興起

        城市作為一個專門的研究領域,萌芽可以追溯到馬克思和恩格斯時代,到20世紀20年代,隨著美國社會學中芝加哥學派的興起,城市研究發展成為一門新興學科,特別是城市社會學研究,一度成為學者們關注的焦點。受此影響,城市史研究在歐美萌芽并成為城市學、歷史學、社會學和地理學等諸多學科的重要研究領域。與深受城市社會學影響的美國城市史相比,英國的城市史研究受傳統的歷史學影響較深。但是二戰特別是20世紀60年代之后,英國的城市史研究更多地受到美國影響,用跨學科理論和方法進行研究成為習以為常的現象。

      因英國城市化啟動較早,所以英國城市的發展很早就引起眾多學者的關注。早在16~17世紀,就出現了一些記錄城市生活的私人日記和市民雜志,這些作品通常只關注和評論本地的事情,借此表達對城市特權階層的不滿,最著名的例子有培皮斯(Pepys)在其日記中和波斯維爾(Boswell)在《倫敦報》(London Journal)中記錄的倫敦城,安東尼·伍德在《牛津報》(Oxford Journal)中記錄的牛津城。

      18世紀晚期開始,出現了一些歌頌城市的城市史和城市指南,但多是一些記錄性和評論性的資料,還談不上深入的學術研究。整個18世紀,英國共有150部城市史著作出版,其中18世紀后30年增速最快,1731~1800年,僅英格蘭和威爾士就出版了49部內容不同的城市指南,受當時城市規模的限制,大城市在其中所占的份額并不多。

      19世紀以來,伴隨著城市化的加速發展,有關城市特別是大城市的著作日漸增多,1800~1820年就出版了90部城市史著作,而且開始較多地涉及城市人口、環境衛生和生活等各方面狀況,學術研究意味開始顯現。進入20世紀,特別是50年代開始,受美國城市史研究的影響,英國城市史研究迎來了快速發展階段。60年代開始,學術界對城市史的研究迅速升溫,城市史學家、歷史地理學家和城市社會學家紛紛涉足,研究成果豐碩。1963年,阿薩·布里格斯(Asa Briggs) 出版《維多利亞時代的城市》,被認為是英國城市史研究中重要的一步。

      除此之外,一些學者致力于城市史個案研究,形成了獨具特色的地方史志研究。70年代,城市史在英國成為一個特殊的專門領域乃至學科專業。H.J.戴奧斯(H.j. Dyos)作為英國城市史學界主要的奠基人和開拓者,1973年發表代表性著作《維多利亞時代的城市》,運用社會科學的方法論和假說提出問題,極大地創新了城市史研究方法,而且強調城市中集體和個人的權力基礎,認為城市管理性質的變化決定其社會性質和建筑環境。

      而在此之前,“大部分城市史是描述性的,包括對個體城市或城鎮的研究,很大程度上是從制度的層面著手”。80年代,英國學界的城市史研究不斷從個體研究向探索城市的類型、職能、城市的規劃思想和建設歷程等綜合性研究轉型。隨著計算機技術進步和電子資料的廣泛采用,英國城市史的資料積累日益增加和數據處理能力越來越強。這一時期的城市史研究主要“是由歷史地理學家、歷史社會學家、經濟史學家和人口統計學家來做的”。

      90年代以來,隨著文化史研究的升溫和新社會文化史的興起,英國城市史出現了明顯的文化轉向,主要表現為對城市的市民體驗、社會關系、社會性別和文化認同等方面的重視。隨著研究的深入,有關城市管理、公民權、公共參與、小城鎮等方面的研究也成為英國城市史中的熱門選題。

      伴隨著城市史研究逐漸成為熱點,萊斯特大學、牛津大學和劍橋大學等英國國內高校紛紛成立專門研究機構。其中尤以成立于1985年的萊斯特大學城市史研究中心(Centre for Urban History at Leicester)最為著名。該中心在英國最早致力于推動城市史研究,匯集了諸多城市史研究領域的名家,代表了英國學界在該領域的最高水平,“現已成為城市史方面跨學科研究、研究生教育重要的國際性中心”。

      從1985年起,該中心在經濟和社會研究理事會、納菲爾德基金會、歐盟委員會和其它團體共同資助下,成立了“小城鎮研究項目組”,從三個方面重點開展研究:首先,在修正特定時段人口估算的基礎上建立小城鎮的人口樣本,以便于對人口發展趨勢進一步研究。其次,搜集教區記錄的各種數據嘗試解釋人口變化的動力。再次,建立有職業依據的數據庫以便確定經濟發展趨勢,同時開始搜集反映小城鎮社會和文化特征的物品。從該中心已推出的兩部專著看,研究重點主要集中在18世紀和18世紀之前。

      1988年,倫敦大學和倫敦博物館及其他機構共同成立大都市史研究中心,旨在推動倫敦及周邊地區歷史宏觀與比較研究。1989年,在歐盟支持下,歐洲城市史協會成立。
      這些學術機構的建立,不僅為推動英國城市史研究奠定了組織基礎,而且擴大了英國城市史研究的地區和國際影響力。與此同時,一些專業性期刊開始創辦,其中,萊斯特大學城市史研究中心主辦、劍橋大學出版社出版的《城市史》(UrbanHistory)是關于英國城市史研究的權威期刊,現任主編為萊斯特大學城市史研究中心主任西蒙·岡恩(Simon Gunn),面向全球發行,代表了英國城市史研究的最新發展方向,每期有6篇左右研究性論文探討城市的經濟、社會、政治和文化等方面,其余內容為各國(主要是英國)城市史著作的書評。創刊于美國的《城市史雜志》(Journal of Urban History)是美國在城市史研究領域的主流期刊,面向全球發行,其內容以研究美、英等歐美國家的城市居多,版面設置與《城市史》類似,除傳統的城市史之外,還致力于城市史和城市學的交流融合,經常關注諸如公共移民、城市增長等現實問題,體現了美國城市史研究的跨學科特征。由萊斯特大學城市史研究中心組織、萊斯特大學出版社出版的《城市史年鑒》(Urban History Yearbook)長期關注英國城市史研究,通過資料匯編、成果展示、研究總結、觀點點評等方式對英國城市史研究相關信息進行整理,是推動英國城市史研究的重要力量。大家熟知的《歷史地理雜志》(Journal of Historical Geography),長期關注工業化、鄉村土地、農業和鄉村發展、移民和人口類型、城市化和交通網絡等問題,其中刊登了較多地理學家對英國城市史研究的成果,反映了地理學尤其是歷史地理學界在英國城市史方面研究的最新進展。除以上較為集中的專業性期刊之外,《城市研究》(Urban Studies)、《社會史》(Social History)等雜志也時常刊發關于英國城市史的論文,《米德蘭史》(Midland History)、《北方史》(Northern History)等一些專門關注英國區域歷史研究的地方史雜志也會涉及城市史研究。面向城市史研究的專業學術期刊大量出現,為英國城市史研究提供了重要的成果發布和學術交流平臺。

      經過長期的積累,英國城市史研究成果已經相當顯著,從內容看,主要集中在四個方面:

      第一,城市人口研究。阿德納·韋伯1899年出版的《19世紀的城市發展:統計研究》是關于工業化時期英國城市人口研究的奠基之作,主要從人口學的角度對英國的城市發展情況進行研究,作者對19世紀的各種人口統計數據進行了甄別、篩選和計算,為研究英國城市人口變動提供了重要參考資料。 C.M.勞的《英格蘭和威爾士城市人口的增長:1801-1911》從人口地理學的角度探討了城市人口的變化與社會經濟發展之間的關系,并比較分析了這一時期的各種人口估算和統計數據的優劣,提出1801年、1851年和1911年是英國人口發展史上重要的時間點,人口城市化率分別達到了40%、50%和80%。

      第二,城市經濟研究。科菲爾德的《英國城市的影響:1700-1800》,總結了城市在經濟方面的主要影響:促進了農業的商品生產;推動了交通運輸、貿易交流的改進;推動了像建筑業這樣對經濟具有刺激性的產業的發展;催生了各種中介組織;傳播了新式的消費理念。

        莫里斯和理查德·羅杰主編的《維多利亞時代的城市:

      1820-1914》,對維多利亞時期的大中小城鎮、工業型城市、交通型城市和休閑型城市均有專門的研究,對英國早期的城市化進程、特征、城市發展的動力機制、城市的區域分布均有所分析。

      喬金的《英格蘭城市的興起:1650-1850》著重分析了英格蘭地區的城市化進展情況,作者認為1650~1750年是城市的興起階段,雖然城市人口僅略微增長,但城市的功能明顯增多;1750~1850年是城市的擴張階段,在各類產業繁榮發展和人口流動加速的條件下,城市的人口和面積增長都處于迅速的擴張期。

      毛姆格林的《絲綢城市:1750-1835年麥克利斯菲爾德的產業與文化》,從經濟、政治、文化的角度對絲織和紡織專業型城市麥克利斯菲爾德的崛起進行了研究,著重分析了絲織業與該城發展之間的關系。

      理查德·丹尼斯的《19世紀英格蘭的工業城市》,主要從社會地理學的角度考察了蘭開夏郡、約克郡、米德蘭郡和南威爾士等地區的工業城市,認為19世紀是英國歷史上偉大的城市時代。

      第三,城市社會文化研究。1982年,科菲爾德提出18世紀城鎮的發展動力在于市場網絡的構建,而隨后部分城鎮衰落的原因正是在于市場網絡的衰落,但同時她又對城鎮在社會和文化角色方面持積極的觀點,指出城鎮在促進鄉村文化發展過程中具有重要作用。

      彼得·波塞主編的《18世紀的英國城市》對前工業化和工業化初期的城鎮發展均有所涉及,著重論述了工業革命對英國各類型城市發展的影響,認為社會交流、社會競爭和商業休閑是許多城市進行更新的重要動力。

      約翰·沃爾頓的《英格蘭濱海圣地:1750-1914年的社會史》主要研究了1860~1914年英國的濱海度假發展情況,認為濱海度假對當時人們的生活方式和消費觀念都產生了深遠的影響,20世紀初是濱海休閑城鎮發展的最高峰,隨后由于一戰的爆發,原有的145個濱海休閑城鎮有近1/3衰落。

      海布里的《英格蘭的礦泉城鎮:1560-1815的社會史》著重分析了巴斯、巴克斯頓、切爾滕納姆和坦布里奇等城市在休閑旅游方面的發展情況,并從城市-區域的視角分析了這些城市與所在的約克郡、德比郡等地區之間的關系,探討了這些特色城市興起的原因和意義,認為休閑城市豐富了市民的社會文化生活,是英國早期城市化的重要組成部分。

      第四,威爾士城市史研究。雖然工業化時期,威爾士與英格蘭地區發展日益同步化,但在某些方面威爾士與英格蘭地區的城市發展仍然有所區別。除了傳統的歷史學科,近些年推動威爾士地區城市研究的一個重要力量來自于歷史地理學,其中比較著名的是哈羅德·卡特。他從20世紀60年代便開始從歷史地理學的角度探討威爾士地區的城市發展,并陸續出版了關于威爾士城市研究的著作(其中關于小城鎮的論述占據了較大篇幅),⑧并進而將研究范圍擴展到英格蘭和威爾士地區,1990年和羅伊合著《19世紀英格蘭和威爾士的城市地理》。

      斯旺西大學米斯克爾的《精明之城:

      1780-1855年斯旺西的城市史》主要介紹了斯旺西在威爾士工業化進程中的發展情況,即從最初的默默無聞到后來的貿易和航運中心的轉變,作者認為這種轉變既是工業化推動的結果,也有區域經濟格局和當地文化變遷的因素。

      英國城市史研究的興起,得益于英國城市化進程的推進,得益于社會科學研究水平的整體提高。整體看,二戰之后英國城市史的研究可以歸結為由城市結構分析向城市意義研究轉變,研究方法從單純資料分析到功能-結構分析再到實證研究演變。即從建立資料儲備到分析城市規模、等級、體系、分布再到城市發展、人口遷移、社會分層、城市政策和管理等實證層面,關注到人們移向城鎮的原因和方式、城市人口管理體制、城市主要經濟功能和類型、城市社會階層和居住布局、城市政府和政策力量影響等問題,同時運用來自實證性社會科學和當時社會政策所需要的研究方法。城市史研究本身,蘊含著對小城鎮史的關注,但小城鎮史單獨作為一種學術研究對象和范疇,在二戰之前并沒有引起學術界足夠的重視,基本是作為大城市的配角被提及。只是隨著城市史研究在廣度和深度上的不斷推進,那些遍布全國的小城鎮才正式進入研究者的視野,開始出現小城鎮發展的專門著述。

      二、《劍橋不列顛城市史》與小城鎮史研究

        近年來,英國城市史研究最重要的成果是劍橋大學出版社2000年推出的三卷本《劍橋不列顛城市史》,該書由來自于英國多所知名大學和專業研究機構從事城市史研究的專家學者合力完成,是對近些年來英國城市史研究成果的吸納與匯總,堪稱是當前英國城市史綜合性研究的集大成者。總體看,研究主要圍繞區域、階段和類型等三個關鍵詞展開,小城鎮作為英國城市史研究的組成部分,在書中占據了一定的篇幅。

      《劍橋不列顛城市史》第二卷在時間方面上起1540年,下至1840年,由彼得·克拉克主編,全書共分為三部分。第一部分“區域總攬”(Area Surveys1540~1840),將不列顛分為英格蘭東盎格里亞、東南部、西南部、中部、北部和威爾士以及蘇格蘭7個區域,對每個區域的城市發展情況進行了總體研究。第二部分為1540~1700年的城市分類發展情況,其中最后一節專門論述了小市鎮(小城鎮)的發展。第三部分“城市主題與類型”(Urban Themes and Types 1700~1840)主要從經濟、人口與社會、政治、文化休閑、城市空間和區域等方面進行總體分類研究,并且專門選取了倫敦、工業城市、港口和度假城市和小城鎮作為個案。其中由蘭頓完成的第一節“城市增長與經濟變遷”既是對這一部分內容的總體介紹,也是對這一時期城市發展與經濟進步之間關系的總結。因斯和羅杰斯合作完成的第三節“政治和政府”、彼得·克拉克和休斯頓合作撰寫的第四節“文化與休閑”,分析了18世紀的不列顛城市文化的興起與發展情況,以及由此而引發的城市生產和生活的變化,主要表現為社會階層、文化教育、休閑場所、生活方式和道德規范等方面的創新發展。第八節“港口”由杰克遜撰寫,主要是將不列顛的港口按照規模大小進行了分類,并對依托于港口發展起來的城市進行了研究,在總結設施條件、工業發展、腹地經濟和交通配套等因素對于港口影響的基礎上,分析了港口與城市之間的互動關系。第九節“小城鎮”(Small Towns)由彼得·克拉克親自完成,從地域類型、人口機制、經濟趨向和社會文化四個方面,總結了小城鎮在1700~1840年間發展的基本狀況,特別突出了工業革命前后小城鎮的變化。因為涉及的時段較長,所以作者界定的小城鎮人口上限和下限都比較低,其中18世紀的小城鎮人口上限定在5000人,下限則模糊處理。第十節“保健與休閑度假區”(Health and Leisure Resorts)由彼得·波塞撰寫,主要從產業結構、區位因素、交通發展、社會階層和文化變遷等方面探討了休閑度假城市興起的原因和歷程。最后一節“工業城市”由特林德完成,在對18、19世紀不列顛的工業城市發展進行論述的基礎上,根據城市的經濟結構又將工業城市具體劃分為紡織城市、煤礦城市、交通城市和冶金城市等,值得注意是這里工業不是單純的制造業,而是包括制造業、礦業和交通運輸在內的第二產業。

      《劍橋不列顛城市史》第三卷在時間方面上起1840年,下至1950年,由馬丁·丹頓主編,全書共分為五部分。第一部分“延續發展”(Circulation)主要圍繞著城市體系、大都市、港口、小城鎮、移民、交通和城市環境等展開。其中里斯撰寫的第一節“城市網絡”(Urban Networks)主要以人口為標準,將城市(citiesand towns)分為大城市(major cities)、城市(cities)、小城市(minor cities ormajor towns)、城鎮(towns)和小城鎮(sub-towns)。羅伊爾撰寫的第四節“不列顛小城鎮的發展”和第二卷中克拉克的分類不同,首先是在內容安排上,他從時間方面入手將這一時期的小城鎮分為19世紀中期、19世紀晚期和20世紀三個階段,分析了每階段小城鎮的發展情況;其次,在小城鎮的人口規模界定上,采用了0.25~1萬人的標準;最后,重點比較了20世紀小城鎮在19世紀基礎上的發展變化,突出了小城鎮在大城市郊區新城建設中的作用。第二部分“治理”(Governance)主要集中在中央政府與城市、城市內部管理、城市公共設施和社會文化結構四個方面。其中多伊爾撰寫的第二節“城市政府職能的變遷”從城市財政來源、市政管理、城市地位、政黨政治和利益集團等五個方面展開,論述了城市政府由小范圍、半私人、弱權威的狀態向民主、強權的公共政府轉變的過程。第三部分“建設”(Construction)主要涉及了城市居住區、土地規劃、城市建筑和城市規劃等內容。第四部分“收獲與代價”(Getting and Spending)主要涉及城市經濟、就業、人口階層、消費文化和精神生活等內容。最后一部分“形象”(Image)主要從藝術作品中尋求對城市形象變遷的反映,反映出新史學對城市史研究的影響。

      作為英國城市史研究的集大成之作,《劍橋不列顛城市史》(二、三卷)在對工業化時期英國城市的總體研究方面達到了目前學術界的最高水平。這兩部大部頭著作所包含的文字和地圖資料、各種統計數據和多學科的理論方法為學界繼續深入研究提供了重要支持。當然,作為由多位作者參與完成的總體性研究著作,《劍橋不列顛城市史》中也難免出現一些重復或遺漏及寫作標準不一的現象。以關于小城鎮的研究為例,小城鎮作為城市體系的一部分,在研究城市的方方面面時必然會有所涉及,但兩部著作都將小城鎮單獨作為一節進行論述,其他作者在述及小城鎮時往往會有所回避,這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研究的深入性。另外,不同作者設置的標準有所差異,雖然兩部著作研究的小城鎮都以1840年為界,但是前者以工業革命前后的轉折為著眼點,后者以20世紀初的城市結構轉折為重點,從而導致了二者的小城鎮概念和思路無法銜接。

      三、英國城市史中的小城鎮史專門研究

        “小城鎮”不僅在歷史上是一個相對的概念,即便在當前,世界各國對其仍然沒有統一的規定和劃分標準。英國作為全球最早開始工業化和城市化進程的國家,目前城市化水平已經超過了90%,很多地方城市與鄉村已經融為一體,很難嚴格將城市與鄉村區分開來。英文中的“小城鎮”存在著“small town”和“small city” 、“small urban”,如果翻譯成中文則會存在“小城鎮”和“小城市”兩種不同的稱謂。“小城鎮”和“小城市”在工業化時期的英國意義基本上是一致的,以致于羅布森在著作中將town和city作為同義詞對待,但在我國目前的城市體系劃分中,二者有著不同的目標指向。鑒于小城鎮已經成為中文語境中一種習慣性的稱謂,同時也為了避免產生歧義,所以本文對small town的稱謂依然采用小城鎮而不是小城市。

      雖然英國城市史研究很早就已經引起了學者們的關注,但關于小城鎮史的研究卻主要散見于有關大城市研究的作品中,專門性著述并不多。從筆者所掌握的信息看,彼得·克拉克和霍思金1993年合著的《英格蘭小城鎮的人口估算 1500-1851》算是較早的一部專著。該書主要探討300多年來小城鎮的人口變化(由于1801年之前沒有相關的人口統計,所以只能靠估算)。作者依據一定標準對小城鎮進行了歸類,分析了英國國內和區域的人口流動方向,比如以1650人、3300人和5000人分別作為16、17和18世紀的小城鎮人口上限,下限則沒有限制。

      從學術界的反應情況看,這部著作并沒有獲得學者們的認可。隨后,彼得·克拉克又發表了《1550-1850年的英格蘭小城鎮:國家和地區的人口趨向》,與前書相比,在人口分類方面主要是提高了18世紀末19世紀的小城鎮上限,認為5000人以上也算作小城鎮,而對于小城鎮的下限仍然沒有限定;在小城鎮的發展趨勢方面,認為小城鎮的發展依賴于人口的流動,但過于頻繁的人口流動對小城鎮的發展不利,與人口大量向工業區聚集一樣,小城鎮也大多集中在工業比較發達的西北等地區。

      斯托巴特的《喬治王時期英國小城鎮的休閑與購物:區域的視角》,從社會文化和空間結構的角度對18世紀英國西北部地區小城鎮的休閑與購物活動進行了研究,認為空間、地點、休閑和消費是構建小城鎮文化空間的重要因素,休閑設施、購物商店和各種服務在這一時期的增多表明了城市結構的完善,同時也體現了文明社會建設過程中消費個體的重要性,消費者在購物時形成的消費空間在某種程度上影響了物質文化在城市中的布局。

      除以上幾部專題性研究外,有關城鎮的概念和內涵是學者們較為關注的焦點問題之一。對此,不同學科的學者由于視角不同,得出的結論往往不太一致。阿蘭·代爾從小城鎮所處的空間和功能角度出發,認為小城鎮應該至少有一個服務于城鄉的市場,但他同時承認這樣的標準會將一些工商業比較發達卻沒有市場的小城鎮排除在外,盡管這種情況并不多。

      馬歇爾則從興起和發展時間的角度,將英國的城市分為新城市和老城市兩類,新城市是米德蘭和北部地區發展極快的大工業城市和工業村莊,代表了城市社會生活的新模式;老城市是諸如布里斯托爾、諾里奇和一些小城鎮,這些城市主要是為周圍鄉村地區服務。
      而從人口規模角度對城市和城鎮進行定義,則是各學科學者都經常采用的一種角度。按英國一種約定俗成的說法,25萬人口以上的稱為城市,25萬人口以下的稱為城鎮。按照這一標準,除倫敦人口規模在百萬人以上、幾個老的工業城市人口數十萬人以外,絕大多數城市的人口規模都在10萬人以下,有的是3~5萬人,更小的還有不到1000人的小鎮。

      詞匯使用上看,傳統上以擁有主教機構和大型教堂作為city的標志,但從1888年開始,也逐漸以人口規模作為主要的衡量指標。

      韋伯盡量回避使用town,而使用city一詞對城市規模進行分類,認為0.3~1萬人的城市屬于small city,1~2萬人以上的屬于city,2萬人以上的屬于大城市(great city)。但是威廉姆斯則使用town一詞對城市進行分類,認為人口在0.2~2萬人之間的城市屬于小城鎮(small town),人口超過2萬人的城市屬于大城鎮(large town)。此外,還有學者引入了城市地區(urban district)代替傳統習慣的town和city,認為人口超過5千即可被視為城市地區。

      1981年,英國環境部確定中小城市區域(Small and medium sized urban areas)人口標準為0.5~10萬人,為避免引發爭議,其中小城鎮的上限定為5萬人,而且使用urban area來代替傳統的town和city。

      1997年,英國學者斯萬認為英國小城鎮的人口規模一般在0.2~3萬人之間,2000年,英國的鄉村代表處(Countryside Agency)認可了這種觀點,并在2004年估算英國有1274個這樣的小城鎮,其中有56%的小城鎮人口規模在0.2~0.5萬人之間,只有20%的小城鎮人口在萬人以上。

      2007年,又有學者指出這個小城鎮的上限過高。

      由此可見小城鎮概念界定的復雜性。其實,要真正在城市和城鎮之間劃一條嚴格意義的界線絕非易事,因為從城鎮到城市的演變是漸進式的,不存在一個城鎮消失、一個城市開始的標志點,小城鎮概念和小城鎮的發展歷程一樣具有歷史動態性,在不同的歷史時期應該具有不同的衡量標準。比如,彼得·克拉克教授認為,1660~1670年間的小城鎮人口在2500人以下,隨著18世紀城市的快速增長,從18世紀后期,由于城市人口的顯著增加,小城鎮的上限標準定在5000人,這一階段屬于小城鎮的轉型時期;進入19世紀,人口在1萬以下的城市才屬于小城鎮范圍。

      雖然這種分類方法比較準確,但標準的頻繁更換卻不利于小城鎮概念的延續性和前后對比,給研究者的實際操作過程帶來了諸多麻煩。總的來說,有關英國小城鎮概念和內涵的爭論依然在持續中,筆者認為,綜合國外相關研究成果,可以發現學者筆下的工業化時期英國小城鎮一般具有這樣的特征:具有聚集的人口、專業的經濟職能、復雜的社會秩序、完善的政治機構和本地的輻射區域。

      綜觀工業化時期英國城市史和小城鎮史研究情況,大致有以下幾個特點:第一,對于城市化和城市問題開始關注的時間比較早,有關大城市的研究成果顯著,但是針對小城鎮的專門研究起步較晚。彼得·克拉克認為這種狀況是學術界對小城鎮研究長期忽視的結果,說明當代許多學者對歷史的淡漠和缺乏追本溯源的態度。

      但從客觀角度看,英國小城鎮史研究進展緩慢的現狀也具有現實原因,一方面受制于相關文獻資料和統計數據的薄弱,雖然小城鎮的數量眾多,但關于它們的歷史記錄并不多,而且還散見于各種文獻中。一方面也因為小城鎮被長期認為不是城市化發展的主導模式。第二,受社會史思潮和經驗主義理論的影響,城市史研究的主流趨向是越來越細致,越來越微觀,出現了一些研究單個城市的著作,為進一步的中觀與宏觀研究積累了寶貴的文獻資料。第三,在英國國內,城市史的研究不僅引起了歷史學家的關注,同樣也是地理學尤其是歷史地理學和城市地理學的研究對象。第四,受美國城市史研究的影響,開始借鑒和使用其它學科的理論來分析中世紀和近代以來的城市發展,城市的分類研究和跨學科研究特征越來越明顯。第五,關于前工業化時期和工業化早期特別是1600~1800年的城鎮研究比較多,而對于19世紀特別是19世紀中后期的關注還不夠。總的來說,隨著英國城市化進程特別是城市郊區化進程的推進,小城鎮在城市體系中的地位進一步凸顯,為學術界深入研究小城鎮的發展創造了現實條件。同時,隨著英國城市史研究整體水平的提高,越來越多有價值的研究成果開始涌現,為學術界在城市史研究基礎上進一步深入細致地研究小城鎮史創造了條件。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159彩票{{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