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zigek"></table>
  • <acronym id="zigek"></acronym>
    <big id="zigek"></big>
    <tr id="zigek"><s id="zigek"></s></tr>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社會學論文 > 城市社會學論文

    從城市化和郊區化的維度對城市發展進行研究

    時間:2014-05-20 來源:未知 作者:4號編輯 本文字數:7133字


    論文摘要  什么是城市發展? 目前沒有一個比較完整且比較權威的定義。城市是生產、消費和服務中心,也是文化聚集高地,又是權力的集中點[1]。城市發展包含著復雜的社會運動過程,與政治、經濟、社會等多方面聯系密切,其研究的學科跨度較大,故而成為多學科的研究對象。城市化與郊區化是城市發展的重要階段,也是學術界研究的重要問題。關于城市發展的闡釋大部分基于學科特點,從城市化和郊區化的維度對城市發展進行研究。所以,本研究從這兩個方面展開分析。

      一、城市化內涵探討

      18 世紀英國工業革命以后,人類社會邁入了城市化時代,從英國開始繼而席卷歐美并波及世界。

      “城市化”概念的首次使用源于西班牙工程師塞達在 1867 年發表的著作《城市化基本原理》,就城市化的涵義而言,一定程度上受“城市”概念的影響,但世界各國對城市的具體定義和范圍界定存在不同的闡釋。有的國家以人口規模作為界定標準,也有的國家以行政范圍作為界定標準,還有的國家從歷史和法律的角度進行界定。

      在美國,城市被定義為城市化區域( Urban area,UA) 和城市集群( Urban cluster,UC) 中的土地、人口和住房單位。城市化區域指人口至少 50 000 人的非常密集的住區( 無論土地是否被合法化為城市) ,在城市的核心區平均密度至少 1 000 人/km2,而在周圍地區平均密度為 500 人/km2[2]。城市化地區可被看作典型城市,而不管其行政區劃[3]。所以,就美國而言,城市化地區即為城市,可忽視行政區劃的地域和界限。

      在歐洲地區,全歐洲范圍內未有一個定義城市的精確標準,按照法國的傳統定義,所謂城市是指一個連續的建成空間[4]。大部分歐洲人都居住和工作在城市地區,歐洲的城市人口大約有 3. 9 億,約占全世界城市人口的 12% 或發達國家城市人口的38% ,作為一個整體,歐洲的城市化水平為 74% ,但國與國之間差異很大,既有接近 40% 的國家如阿爾巴尼亞、波斯尼亞和黑塞哥維那,也有在 90% -100% 的國家,如比利時、荷蘭和英國[5]104。可見,即使在同一個洲,國家與國家、城市與城市的發展差異很大,因而對城市的定義也就沒有統一的標準。

      綜合來說,關于城市化的大部分定義都是基于學科特點。經濟學家往往強調產業結構的變遷,認為城市化是人們從農業向非農業轉變的過程,是人口經濟活動從鄉村轉向城市的過程,如 K. J. 巴頓認為,“城市是一個坐落在有限空間地區內各種經濟市場———住房、勞動力、土地、運輸等相互交織在一起的網狀系統”[6]; 地理學家主要從空間角度強調城市化是農村地區的縮小與城市區域的擴張、鄉村變為城市的過程,認為城市是有一定人口規模、并以非農業人口為主的聚居地,是聚落的特殊形態[7],法國地理學家潘什梅爾曾說,“城市既是一個景觀、一片經濟空間、一種人口密度,也是一個生活中心和勞動中心,也有可能是一種氣氛,一種特征或一個靈魂”[8]; 人口學家主要從人口增長和遷移的角度出發,認為城市化是城市人口增加和農村人口減少、城市人口比重不斷提高、城市人口規模不斷增長的過程; 社會學家從人類行為的角度考察,認為城市化是人們所經歷的文化教育、生活方式、宗教信仰和價值觀念的社會轉變過程,主要關注社會結構的變化; 生態學家從人類生態系統的形成和演化過程出發,認為城市化是城市生態位更加優化于鄉村生態位的發展過程。在上述各學科對城市化的概念界定中,我們發現每個學科的觀點確實反映、但也僅僅反映了城市化的一個側面[9]。

      在這種情況下,一些學者突破學科的界限,綜合各種視角對城市化的概念進行闡釋,如英國帕喬內( Pacione,2003) 認為城市化包括三方面的含義: ( 1)城市化( Urbanization) : 城市人口占總人口比重的增加; ( 2) 城市增長( Urban growth) : 城市和鎮的人口增加; ( 3) 城市主義( Urbanism) : 城市生活的社會和行為特征在整個社會的擴展”[10]; 國內學者林拓教授認為,城市化涵蓋兩個過程,一方面是空間和農村人口的城市化,另一方面是地域社會和文化變遷的城市化[11],這不僅突破了地理空間的限制,而且從社會文化方面進行了解釋。此外,還有學者從城市化的概念界定出發,認為城市化是一個多層次、多尺度和動態性的概念,需要在系統、全面界定城市要素、城市功能和城市內涵的基礎上定義城市化[12]。

      總之,很多學者已不再局限于學科發展特點,而是從城市發展的內涵進行重新闡釋和界定。但到目前為止,“城市化”這一概念仍沒有一個比較完整且被普遍認可的定義。

      二、郊區與郊區化的多元闡釋.

      郊區化是城市發展到一定階段的產物,從城市發展歷史進程的角度來看,城市的最初發展推動了城市化進程,而城市化又帶動了郊區化的發展,隨著郊區化的發展,一些地區甚至出現了逆城市化和再城市化的現象。而郊區化與城市化相比,呈現逆向發展的特點,具體表現為城市人口和產業向郊區的遷移,從而引起了政治、經濟和社會等方面的變化。

      關于郊區的概念有多種觀點。如美國學者沃納·赫希認為郊區就是城市周圍,即與中心城市相比人口密度和工業化程度較低的地區[13],我國學者周一星結合行政區劃特點,認為郊區是城市行政區域內,城市中心區以外的地域,包括圍繞中心區的城市建成區[14],等等。與城市化內涵的闡釋類似,學術界在界定郊區的概念時,大多從本學科的視角出發,經濟學家往往根據中心城市與其周圍地區的經濟關系,人口學家根據人口密度和通勤方式,建筑學家根據社區的建筑模式,社會學家是根據人們的行為和生活方式來確定郊區的概念,而即使在同一學科領域,不同的學者又有不同的視角和研究方法[15]。可見,很多學者都是基于本學科研究特點,從其研究的角度對郊區化的定義進行解釋。

      學術界不僅關于郊區的界定有多種觀點,而且對于郊區化的定義也呈現多元化的發展特點。如有學者提出,郊區化就是城市市區總體集聚擴張的同時,城市的人口、工業和商業從城市由內向外做離心運動的發展過程[16],認為中國的郊區化研究在“郊區化”現象這一核心概念上要與西方保持一致,才有可比的、至少類似的立場[17]。也有學者認為郊區化就是在功能上整合的人群向周圍地域膨脹發展,不斷擴大和分散的過程[18],還有學者從多方面對郊區化發展進行闡釋,認為郊區化不僅指城市周圍地區人口的增加和人口密度的提高,而且指從事第二、三產業的人口數量和比例上升,不僅表現為農村利用土地的減少和城市居住地的增加,而且郊區呈現出工廠、學校、商店和服務網點的增加、通勤和交通量的增大以及地價的上漲等[19],這些學者紛紛從不同的角度對郊區化的內涵進行解釋和界定,但目前,學術界對郊區化的定義也尚未達成共識。

      總之,城市化與郊區化不僅包括城市或郊區吸引力的增強、人口的遷移和城市( 郊區) 人口數量的增加,而且包括經濟、政治、文化以及社會環境的發展變化。在城市的發展過程中,城市化或郊區化可以看作一個系統,包含政治、經濟、文化和社會結構等子系統,城市化和郊區化的過程,即是一個持續變化的動態發展過程,內部各子系統,相互作用與相互影響。

      三、城市理論溯源與發展.

      早在公元前 3500 年左右,世界上就已經出現了一批古代城市,集中在底格里斯河和幼發拉底河流域的美索不達米亞平原。隨后,尼羅河流域和黃河流域也相繼出現了一些城市。時至今日,城市已經發展了6000 年左右的歷史①,城市理論的發展大大晚于城市,直到14 世紀,才有學者開始探討城市發展與政治專制關系,如伊本·赫勒敦( Ibn Khaldun)②的《歷史緒論》( Muqaddimah-An Introduction to History) 。隨著城市的發展,研究城市的學者逐漸增多,18 世紀末 19 世紀初歐洲很多社會學家、經濟學家圍繞城市發展問題,創立了許多理論學說,這一時期的城市理論也多集中于歐洲。直到 19 世紀末 20 世紀初,隨著美國城市的發展和崛起,城市發展的理論重鎮才逐漸由歐洲轉移到美國。

        ( 一) 早期歐洲學者對城市理論的闡釋西歐國家很早就開始了城市化發展進程,而此時的美國還是一個鄉村國家。因而早期城市發展理論多集中于歐洲。18 世紀末 19 世紀初,歐洲出現了很多社會學家、經濟學家,這些學者圍繞城市發展主題,創立了許多理論學說,影響深遠,推動了城市理論的發展。

      第一部傳統社會學關于城市發展理論著作是斐迪南·滕尼斯( Ferdinand Tnnies) 的《社區與社會》[20],該書重點論述城市社會學的兩種基本形式“社區”和“社會”。馬克斯·韋伯( Max·Weber) 、涂爾干( Emile Durkheim 又譯作迪爾凱姆) 等歐洲早期社會學家也對傳統城市理論做出了貢獻。如馬克斯·韋伯的《城市》( The City) 直接受歐洲城市發展的啟發[21],韋伯認為歐洲城市發展受到基督教、親屬團結程度等方面的影響,而親屬團結利于統一的城市社區建立。

      早期社會學家中闡釋城市居民與組織分化比較清晰的是格奧爾格·齊美爾( Georg Simmel) ,其代表作是《大都會與精神生活》( The Metropolis andMental Life)[22],與滕尼斯、涂爾干強調城市生活對社會組織的影響相比,格奧爾格·齊美爾明確指出,所有的社會關系和社會組織的類型都源于人的動機、興趣和精神狀態,他認為城市發展既解放著人類又限制著人類: 一方面,伴隨著工業化、城市化社會的發展,人們更加追求客觀性和合理性; 另一方面,人口膨脹、高密度和快節奏的城市生活給市民造成很大的心理壓力[5]442。

      可見,早期社會學家很早就關注到城市發展對人們思維方式和心理變化的影響。以滕尼斯、涂爾干和齊美爾為代表的古典社會學理論認為,社區不應該存在于當前的城市,頂多以比較微弱的形式存在,這種觀點被總結為失去的社區。另一種認為,城市化培育了眾多文化,帶動都市村莊發展的觀點被總結為保存的社區。而認為城市化為人們參與一個或多個有限義務團體提供了可能、并且只有少數團體基于地區的觀點被總結為改造的社區[5]450。所以,早期社會學家對城市化引起的文化問題、村莊和社區發展問題等進行了較為深入的探討。在歐洲早期城市與城市理論的發展過程中,除社會學者對城市研究給予比較多的關注之外,經濟學家、人口學家等領域學者關于早期城市研究也取得了很多成果。

      亞當·斯密的《國富論》從社會分工角度闡述農業、農村和城市之間的關系,認為“要先增強農村產品的剩余,才談得上增強城市”[23]。馮·杜能在1826 年出版《孤立國同農業和國民經濟的關系》,分析農業、工業等產業布局,提出了農業區位理論,確定了圍繞城市市場出現的 6 個同心圓的農業地帶,從內向外依次是自由農作帶、林業帶、谷物輪作帶、多區輪作帶、三圈農作帶和畜牧帶。還有伯克( Burke) 的《法 國 革 命 論》( Reflections on therevolution in France) 和馮·吉爾克( Von Gierke) 的“Das Deutsche Genossenschaftsrecht”等著作都表明工業化發展提供更多就業機會的“拉力”因素和農村人多地少的“推力”因素,促使很多居民從農村地區遷移到城市中心[24]。此外,重農主義學者鮑泰羅( Giovanni Botero) 所著的《城市論———論城市偉大之原因》針對意大利各大城市停滯的事實,提出關于城市經濟和人口發展等方面的很多思想與理念,影響深遠。

        ( 二) 美國學者對城市理論的發展1860 - 1920 年,美國城市化進程迅速推進,東北部地區、中西部地區和南部等地區依次邁入城市化高速發展的軌道。隨著美國不同地域城市化的興起和迅速發展,城市發展理論的重鎮逐漸從歐洲轉移到了美國。

      20 世紀最初的幾十年,也是美國城市化快速發展時期,一些社會研究者開始關注到紐約貧民窟的群體生活,最出名的城市研究專家是芝加哥學派的社會學家。如羅伯特·帕克( Robert E. Park) 對城市中的人口、鄰里關系和職業進行了深入研究,其著作《人類移民與邊緣人》( Human Migration and theMarginal Man) 中的觀點和滕尼斯的研究存在異曲同工之處[25]。值得注意的是,羅伯特·帕克將生態學的理論引入社區研究,提出“人類生態學”的概念,創立了城市社會學。

      另一個芝加哥學派的社會學家是歐內斯特 W.伯吉斯( Ernest W. Burgess) ,該學者探討了城市發展與家庭結構變化之間的關系,特別關注以農場家庭為特征的“家庭主義”社會,并逐漸讓步于“個人主義”社會,這是一種新的群體類型,基于伙伴關系建立的家庭,是對日益增長的個人主義的必然回應[26]。伯吉斯還提出了同心圓城市地域結構理論,認為城市以不同功能的用地圍繞單一的核心,有規律地以同心圓的方式向外擴展,將城市的地域結構劃分為中央商務區( CBD) 、居住區和通勤區三個同心圓地帶。1963 年 E. J. 塔弗、M. H. 帝托斯和 B. J.加納又提出了由中央商務區( CBD) 、中心邊緣區、中間帶、外緣帶和近郊區組成的城市地域理想結構模式[27]。

      此外,芝加哥學派的路易斯 ·沃斯①( LouisWirth) 在 1938 年發表的一篇名為《城市生活———一種生活方式》( Urbanism as a Way of Life) 的論文,探討農村與城市生活方式的不同[28],這篇文章成為城市社會學、環境心理學和城市地理學領域具有影響力的論文之一。在與農村行為模型作對比的過程中,他發現城市社會關系具有膚淺、隱蔽、競爭和注重應用性的特征,并建構了 20 世紀社會學的理想模型[24]。同時,沃斯把城市定義為大尺度、高密度和居民具有異質性的人口聚居點。費舍爾( Fischer)在分析沃斯的理論后,認為該理論由兩部分組成,首先是結構層次上,規模、密度以及異質性導致差異化、形式化和體制化及社會的失序狀態; 其次是從行為層次上看,對于城市中神經刺激以及心理負荷的可能性,城市化可提供更多可選擇的反應,城市具有更多的流動機會,當然也包括以社會孤立和失序的方式對城市生活進行適應[29]。

      四、基本結論.

      城市是人類社會一個古老而又彌新的課題,而城市發展相關研究也是此起彼伏,成為諸多領域學者關注的問題,城市發展內涵和城市理論的研究逐漸豐富。結合本文分析的角度,首先是城市發展內涵的探討,從很多學者基于學科發展特點的分析與理解,到打破學科界限結合多領域理論對城市與城市化、郊區與郊區化等進行重新闡釋,也有學者回歸城市本原,對城市化與郊區化的概念等進行解釋與驗證,使城市發展內涵的解釋更加科學與合理。其次是城市理論溯源與發展,隨著城市化與郊區化的發展,城市理論逐漸豐富,從歐洲社會學家對城市的解讀,到美國芝加哥學派學者對城市理論的繼承、發展與創新,城市理論不斷深化發展,涌現了一系列城市發展理論與模型,如克里斯特勒中心地理論、二元經濟發展模型與費精漢 - 拉尼斯模型、佩魯的增長極理論、繆爾達爾 - 赫希曼模型,等等。

      值得注意的是,城市理論研究跟隨城市發展進程,呈現出一定的時空發展特點。從城市相關研究的稀疏出現到城市理論的系統探討與多元分析,與城市發展在時間維度上呈現出一定的相關性。早期城市發展較為緩慢,其相關研究也起步較晚,當城市大約走過了十幾個世紀的發展歷程,關于城市的研究才散見于一些著作中,僅有個別學者談到城市發展與政治、經濟和社會的關系。直到 18 世紀,隨著英國工業革命的推進,城市加速了發展步伐,這一時期關于城市發展的研究也逐漸增多,很多學者從經濟學和社會學等角度對城市發展進行了深入探討,提出了一些城市理論學說,引發了較大的社會影響。

      同時,城市理論與城市發展不僅在時間上存在相關性,而且在空間上也具有一致性,隨著城市發展的地域變動而不斷變化。英國城市化迅速發展的時候,歐洲很多社會學家、經濟學家圍繞城市發展問題,創立了許多理論學說,這一時期的城市理論也多集中于歐洲。直到 19 世紀末 20 世紀初,隨著美國城市的發展,轟轟烈烈的城市化浪潮在美國掀起,城市發展的理論重鎮逐漸由歐洲轉移到美國,特別是芝加哥學派關于城市的理論學說影響深遠,成為當今城市研究的重要參考。20 世紀中期以來,城市發展已經成為全球性主題,城市化、郊區化和都市區化等形式同時并存與競相發展,世界城市也出現了多元化發展態勢,城市相關研究不再局限于歐美地區,亞洲和澳洲等地區的學者也開始關注城市發展,很多領域的學者不斷對城市發展進行闡釋與交流,打破了地域界限和學術藩籬,涌現出很多城市發展的研究成果,進一步豐富了城市發展相關研究。

      古往今來,城市發展推動了生產力水平的提高,促進了人類社會的發展與進步,推動著人類生活方式的改進和生活水平的提高。200 年前,世界僅有3% 的人口居住在城市,30 年前,全世界居住在城市的人口達到 33%[33]; 當前,全世界超過一半的人口居住在城市,人類歷史上城市人口首次超過農村人口,世界歷史步入城市發展時代。城市發展如此迅速不僅引起國家與社會的廣泛關注,而且也引起了學術界對這一問題的持續聚焦。但對城市發展關注的同時,必須首先明晰城市化、郊區化的發展內涵及其相關理論演進,只有這樣,才能更好地進行城市研究,并推動城市理論的深化發展。

      參考文獻:

    [1]陸曉文,郁鴻勝. 城市發展的理念: 和諧與可持續[M]. 上海: 上海三聯書店,2008:5.

    [2]( 美) 保羅·諾克斯,琳達·邁克卡西. 城市化[M]. 顧朝林,等譯. 北京: 科學出版社,2009:6.

    [3]( 美) 沃納·赫希. 城市經濟學[M]. 北京: 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0: 24 -25

    [4]SYLVIE Ragueneau,劉健. 巴黎: 城墻內外的城市發展[J]. 國外城市規劃,2003( 4) :39 -42.

    [5]( 美) 保羅·諾克斯,琳達·邁克卡西. 城市化[M]. 顧朝林,等譯. 北京: 科學出版社,2009.

    [6]( 英) 巴頓. K·J,城市經濟學: 理論和政策[M]. 上海社會科學院部門經濟研究所. 城市經濟研究室,譯. 北京: 商務印書館,1984:14.

    [7]許學強,周一星,寧越敏. 城市地理學[M].北京: 高等教育出版社,1997: 1.

    [8]( 法) 菲利甫·潘什梅爾[M]. 漆竹生,譯. 上海: 上海譯文出版社,1980: 18.

    [9]周叔蓮,金碚. 國外城鄉經濟關系理論比較研究[M]. 北京: 經濟管理出版社,1993:65.

    [10]顧朝林,于濤方,李王鳴. 中國城市化———格局·過程·機理[M]. 北京: 科學出版社,2008: 11.

    [11]林拓. 城市社會空間形態的轉變與農民市民化[J]. 華東師范大學學報.

      相近分類:城市化論文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159彩票{{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