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zigek"></table>
  • <acronym id="zigek"></acronym>
    <big id="zigek"></big>
    <tr id="zigek"><s id="zigek"></s></tr>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社會學論文 > 城市社會學論文

    當代城市空間正義的缺失與塑造

    時間:2018-12-18 來源:黑龍江生態工程職業學院學報 作者:姚亦潔. 本文字數:5285字

      摘    要: 城市是人類社會生產實踐的必然產物。資本主義工業文明以來, 伴隨著城市化快速推進的是社會發展諸多內在矛盾的積累與激化, 由此造成了社會正義的缺失。城市作為種種社會矛盾展開的空間載體, 社會正義的缺失必然投射到城市發展上而形成城市正義的缺失, 具體包括城市生態惡化、城鄉關系對立、社會關系緊張等一系列問題。空間生產理論就是從空間的角度對城市建構、社會生產等方面內容進行了辯證的反思、剖析與批判, 為我們修正與重塑當代城市發展正義提供了可能性的路徑。

      關鍵詞: 城市化發展; 空間正義; 空間生產;

    當代城市空間正義的缺失與塑造

      Abstract: City is the inevitable product of human society production practice. Since the capitalist industrial civilization, the accumulation and intensification of many internal contradictions in social development is along with the rapid progress of urbanization, and it creates a lack of social justice. The city is regarded as the space carrier of various social contradictions.Therefore, the lack of social justice must be projected into urban development to form the lack of urban justice, such as urban ecological deterioration, urban and rural relations, social tensions and other issues. The theory of space production makes a dialectical reflection, analysis and criticism of urban construction and social production from the horizon of space, and it provides possibility for us to correct and reshape the urban development justice in contemporary China.

      Keyword: Urbanization; Space justice; Space production;

      人類文明進化史在一定意義上就是一部城市發展史。城市從無到有, 形式從簡單到復雜, 功能從單一到多樣, 反映著人類社會的逐步發展與變化。如果離開了城市, 人類的璀璨文明就將失去重要載體。城市化逐漸成為當前社會經濟、政治、文化發展的全局性問題, 因此, 深入關注當代城市化發展中存在的共性問題, 從空間角度為城市建構、社會生產、生態環境等方面提供適當的解決思路, 才能實現當代城市化發展中的空間正義重塑。

      1、 城市概念:空間生產的產物

      城市這一概念, 不同學科、不同視角有不同界定。從哲學視野對城市進行闡述的話, 必然與其他學科產生一定的聯系。如果從城市的生產活動特征來進行區分, 鄭佳明教授曾在關于城市與城市史的思考中對城市下了這樣的定義:“城市是指具有一定規模的非農業人口聚居的區域。”[1]而如果從空間視角對城市進行理解, 則指整個城市社會與城市空間的統一。其實, 在哲學上目前并未給城市做出明確界定, 簡單來說可以把城市理解為一個空間場所, 且這個空間場所是人類通過社會生產活動而創造的必然產物, 因為城市本質上就是人類為滿足自身發展需要而生產創造的載體。

      在馬克思主義哲學中, 城市被理解為空間生產的產物, 其出現符合人們生存發展需要的空間生產過程。這里提到空間和空間生產, 首先空間是物質存在的空間, 它最初只具有自然性 (物質性) , 而沒有社會性。由于人們對自然進行的物質生產活動, 使空間進入了社會領域, 承載了一定的社會關系, 便形成了社會空間。正因為空間的物質性和社會性這兩大特征, 隨著社會發展的過程, 空間逐漸成為了一切生產和一切人類活動所需要的要素之一, 空間的生產也日益受到關注。

      在廣義上, 我們把空間生產理解為自然的人為, 即對物質空間的改造;而狹義上, 我們把空間生產理解為對物質空間的生產活動, 且伴隨著物質生產過程產生了空間自身的生產過程。而城市的產生與發展正符合廣義和狹義上對空間生產的理解。列斐伏爾曾說:“空間的生產, 主要是表現在具有一定歷史性的城市的急速擴張、社會的普遍都市化, 以及空間性組織的問題等各方面。”[2]一方面, 城市本身的存在就是空間本身的生產產物;另一方面, 城市內的物質生產則是在空間中的生產。在以往的城市研究中, 往往更看重城市空間中的物質生產, 而忽略空間本身的生產。然而, 生產要素集中造成的空間優勢使得城市本身在生產發展方面成為最具典型性和顯示度的領域, 而后才進一步影響著城市空間內產品的創造。

      在資本主義社會條件下, 工業化城市的迅速崛起和發展讓城市成為了人們對資產階級批判矛頭的指向。空間生產為資本的積累和資本主義的發展提供了源源不斷的動力, 也使資本社會發展產生諸多矛盾。因此, 在城市化迅速推進和發展的過程中, 我們探究城市這一產物就可以從空間的角度來理解城市的性質與內涵, 從空間生產的角度來解決城市正義的缺失問題。

      2、 當代城市空間正義的缺失

      城市作為種種社會矛盾展開的空間載體, 社會正義的缺失必然投射到城市發展上而形成城市正義的缺失, 具體包括城市生態惡化、城鄉關系對立、社會關系緊張等一系列問題。因此, 我們需要把城市化當作謀求社會發展的方式, 反思當下我們在城市化發展中存在的問題及其原因, 只有這樣, 才能更好地促進城市化發展。

      第一, 不合理的空間生產方式造成城市生態環境的惡化。無論是資本主義國家還是社會主義國家, 在追求城市化進程的過程中, 資本主導的市場主體一味追求經濟發展, 在其生產過程中不斷掠奪自然資源, 而其掠奪過程中又全然不顧這些資源是否具有可再生性, 因而往往對現有資源無節制使用、對當下自然環境無責任破壞。這一后果顯著體現在工業化大背景下城市急速擴張, 原有空間無法滿足當下城市發展的需要, 因而人們將目光放在了對城市空間本身的超負荷生產使用。商業大廈越造越高, 生態區域越來越少, 這種對空間與土地的過度利用方式讓城市顯得愈發擁擠, 從而損害到了城市公眾既有的空間權益。英國倫敦霧霾危機的教訓在前, 我國北京霧霾問題的警鐘在后, 以全球變暖為主要特征的環境發生了重大的變化, 生態問題接踵而至。歸根到底, 城市生態問題主要在于城市空間生產方式的不合理。在不合理的空間生產支配下, 城市空間極度膨脹, 人口過度擁擠, 城市的生態危機變得愈演愈烈, 亟待人們尋找適當的方式解決。

      第二, 不平衡的空間地理發展造成城鄉關系的對立。在馬克思主義的空間生產理論中, 城市是社會生產發展的主要動力。然而對于現代社會的城市發展, 尤其是對發展中國家來說, 工業城市的急速發展使城市和鄉村被劃分在了兩個空間, 站到了彼此的對立面。正是因為政府在城市發展問題上沒有發揮好城鄉之間宏觀調控的作用, 側重于城市的優惠政策而忽略鄉村改革, 造成一邊現代性的大城市高樓聳立, 經濟增長迅猛;而貧窮落后的鄉村矮屋平房, 生產力低下, 經濟發展落后。而后隨著城市化進一步發展, 城市的超負荷發展將更多的發展壓力轉移到了鄉村, 使得鄉村被迫接受另一種非正義。鄉村的土地逐漸被剝奪, 大量農民變成失地農民。鄉村在既要遭受計劃經濟遺留下來的影響, 又要受市場經濟的嚴重沖擊的情況下, 大批農民工背井離鄉進城務工, 人口流向明顯呈現農村向城市大量遷移的趨勢, 給農村和城市雙方都帶來了嚴重的后果。農村人口流入城市, 一方面造成城市人口膨脹愈發擁堵, 城市就業機會嚴重不足;另一方面農村人口愈發稀少, 農村發展動力嚴重不足, 最終不僅形成了嚴重的城鄉差距, 也造就了城市內區域貧富差距嚴重。最終, 不平衡的城鄉空間發展引發的城鄉之間矛盾加劇將阻礙整個社會的全面和諧發展。

      第三, 不健康的空間交往模式造成社會關系的緊張。大衛哈維在分析空間生產的時候提出了“時空壓縮”的概念, 從資本積累的變化和人們的時空體驗來說明, 資本主義克服了空間的障礙之后, 時空壓縮給資本主義城市化的發展提供了動力。在時空壓縮的現代, 城市已然成為人類最重要的聚居載體, 不同時空的城市展現出風格迥異的空間形象, 同時也改變著人們對時間和空間的體驗。盡管工業革命所帶來的經濟飛速發展, 使得經濟對城市空間的塑造逐漸走向前臺, 社會關系與城市空間的相互關系逐漸變為隱性, 但事實上城市與社會關系之間的相互影響仍不可忽視。一方面, “現代城市經濟使得人與人的交往模式更加地傾向于工具性, 原本依靠血緣與地緣維持的社會關系被城市發展格局打破”[3]。隨著人們所交往的人群多向職業人際關系轉變, 人與人間的經濟地位差距拉大, 其功利性也愈發明顯。情感性社會關系的減弱進一步促發了人與人之間的信賴感和安全感的缺乏, 詐騙大行其道, 食品安全存疑, 在社會交往中各種正義的缺失, 都將使得城市這個空間載體“形聚而神不聚”, 隨時面臨崩塌的危險。另一方面, 在現代城市中, 人們過于注重物質利益的獲取而往往忽略了精神糧食的補給, 而精神財富不僅僅來源于文化作品中, 更大程度上它還扎根于人們的社會交往中。當代城市中社會關系愈發薄弱, 人們精神世界的缺失最終也將造成人的異化問題, 而整個城市的文化的相對缺失也必將造成社會發展正義的缺失。

      3、 當代城市空間正義的重塑

      城市化已然成為一個不可逆轉的趨勢, 隨著城市化進程的加快也必然帶來諸多問題, 這些問題若不妥善解決, 必將影響社會整體發展, 誘發社會危機。因此, 在當代城市語境下, 我們或將訴諸于空間的生產, 對城市建構、社會生產、社會關系等方面內容進行辯證地反思、剖析與批判, 為我們修正與重塑當代城市發展正義提供可能性的路徑。

      其一, 城市生態問題。“城市的空間生產, 在市場化的驅動下以追逐最大化利潤為根本目標”[4], 城市建構和發展過程中的正義缺失最明顯體現為城市生態空間的非正義。要重塑城市生態空間的正義, 就要從根源上改進不合理的空間生產方式, 控制城市擴張的規模, 協調城市間與地區間的發展, 協調人與自然的關系, 從而避免城市生態問題的發生。而如果我們要有效解決城市生態問題的話, 就需要用當代馬克思主義的發展觀念來看待城市的生產與發展問題。一方面把城市生態問題交給市場調節, 轉變單一的經濟發展理念, 充分利用市場要素有效參與到城市的綠色發展中去, 讓空間生產回歸到“資本”這一邏輯起點, 據此形成合理有效的運作機制, 讓生態產業最終在市場化進程中占有一席之地, 也能讓資本在生態環境面前達成自律。另一方面, 政府還要配合出臺相應環保約束的政策制度, 加大環保意識的宣傳力度, 嚴格把控工廠的排污標準, 鼓勵開發環保新技術來促進經濟發展, 從而有效地治理現存的環境問題。

      其二, 城鄉對立問題。“城市正義”的空間重塑在很大程度上將因資本侵占空間而權利受損的弱勢群體關注對象視為重要, 這一群體相對具有代表性的就是城市化過程中的城鄉流動人口。例如在城市化進程中, 城市空間生產和發展的不平衡不僅導致了土地資源流失、生態環境破壞等各種問題, 更造成了大量農村人口和城市流動人口因失地、失居和失業而帶來的社會矛盾。這就要求政府發揮宏觀調控作用, 堅持貫徹“可持續發展”的科學發展觀念, 平衡各發展區域的利益關系。尤其是在針對城鄉二元化問題上, 政府必須要處理好城市與農村的建設和管理力度。不僅需要采取措施統籌城鄉發展, 協調城市的土地需求與鄉村的土地供給的關系, 避免造成大城市化、城市群等弊端;而且還需出臺政策確保鄉村對土地空間的持有權, 為鄉村居民提供更多的就業機會, 以此來提高鄉村自身的生產力, 也使城市相應減輕生產和就業壓力, 從而在一定意義上實現城鄉平衡發展。

      其三, 城市交往關系問題。在馬克思唯物史觀中, 強調市民社會決定國家, 因而建構健康的空間交往格局, 對于塑造市民和諧的社會關系意義重大。要打破城市交往隔閡, 避免人的異化, 首先要“解決城市空間階級分化嚴重的問題, 通過完善城市生產和發展制度, 一方面打破城市地域之間的階級差異, 拒絕行政力量下的定向聚居所帶來的階級深化, 另一方面打通底層階級通過努力晉升到上一階級的通道, 打破人與人之間的階級差異, 消除社會交往關系的隔閡”[5]。其次, 減輕對城市公共空間的剝奪, 通過合理的城市規劃與建構為城市居民提供合適的棲息、溝通與交往的公共空間, 讓人們能夠日益減少對網絡空間的依賴, 回歸現實空間的社會交往, 從而進一步加強人與人之間的聯系。最后, 解決空間和人的雙重異化, 通過完善城市精神文化體系賦予城市以文化內涵, 同時營造符合城市特色的文化氛圍, 利用城市空間為人們提供精神文化產品, 以此來打破個體與城市之間的隔離, 滿足城市居民的精神需求, 從而緩和社會人際關系, 重塑城市空間正義。

      4、 結語

      城市化發展的本質并不是要追求完全消滅鄉村、全面城市化的結果, 而是要使城市這個空間載體更好地滿足人們生產生活的需要, 使全體國民能夠享受到城市化成果, 并實現生活方式、生活觀念、文化教育等方面的轉變。而中國城市化建設的進程, 盡管相較于大多數西方國家起步稍晚, 但在發展的過程中已暴露出了嚴重的問題, 因此, 借鑒資本主義國家的城市發展經驗, 為我國城市化發展提供更多思路, 避免走彎路, 對于實現當代中國城市空間正義具有一定的理論和實踐價值。

      參考文獻:

      [1]鄭佳明.城市哲學:關于城市與城市史的理論思考[J].書屋, 2012 (10) .
      [2]包亞明.現代性與空間的生產[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 2003:47.
      [3]陳宇, 張斌, 孫紅亮, 等.社會交往與城市空間關系研究[J].中國名城, 2016 (6) :49-54.
      [4]莊友剛, 解笑.空間生產的市場化與當代城市發展批判[J].社會科學, 2017 (8) :112-119.
      [5]陳忠.走向微觀正義——一種城市哲學與城市批評史的視角[J].學術月刊, 2012, 44 (12) :14-21.

      姚亦潔.當代城市化發展中空間正義的缺失與重塑[J].黑龍江生態工程職業學院學報,2018,31(06):15-16+31.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159彩票{{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