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zigek"></table>
  • <acronym id="zigek"></acronym>
    <big id="zigek"></big>
    <tr id="zigek"><s id="zigek"></s></tr>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社會學論文 > 城市社會學論文

    論芝加哥學派城市社會學觀點的回顧與思考

    時間:2018-11-13 來源:國外建材科技 作者:吳超 本文字數:6324字

      摘要:通過對芝加哥學派城市社會學關于城市結構和城市生活的主要觀點的回顧, 厘清其理論的適用范圍。指出在當代認識城市結構和城市生活問題所需考慮的新的因素, 并特別思考了其在當代中國城市中的可用性, 試圖說明其形成機制的差異。

      關鍵詞:城市結構; 城市生活; 中國當代城市;

      Abstract:Through reviewing the main viewpoints on urban structure and city life held by Chicago school, this paper explores possible applications of their theories.The paper presents new factors to be considered for studying urban structure and city life, and especially considers the feasibility of the theory in the cities of China, and tries to explain the differences on mechanisms of formation.Presenting new factors to be considered in understanding contemporary urban structures and city life, the paper studies the possible application of the theories on contemporary Chinese cities and tries to explain the differences of the urban formation mechanisms.

      Keyword:urban structure;city life;contemporary cities in China;

      芝加哥學派繼承了19世紀歐洲思想家韋伯、奇美爾等對于早期城市生活的觀察與觀點以及社會心理學的成果, 通過實地調查的經驗研究方法討論早期的大城市問題。其對于城市結構和城市生活的觀點極大的影響了后世城市規劃與建筑學對于城市和城市問題的認識。帕克和當時芝加哥大學社會學系的另幾位主將鮮明地提出:城市決不是一種與人類無關的外在物, 也不只是住宅區的組合, 相反, “它是一種心理狀態, 是各種禮俗和傳統構成的整體, …城市已同其居民們的各種重要活動密切地聯系在一起, 它是自然的產物, 而尤其是人類屬性的產物”。在芝加哥學派看來, 城市作為一種人工的新自然、一種全新的延續文明的生活方式出現在歷史之中。

      以下通過回顧芝加哥學派城市社會學的觀點, 結合中國城市發展的現實談談個人思考。
     

    城市社會學

     

      1 城市結構

      1.1 生態學的視點:充滿競爭的城市

      城市社會學首要解決的問題是如何認識芝加哥這樣的急速發展的大城市的結構, 更進一步是要理解其土地利用模式和人口與機構在城市里的分布狀況。

      帕克認為人類生態學是考察城市結構最合適的角度。帕克說, “城市社區里存在一些因素, 它們導致一種有序的、典型的人口和機構組合方式。分離這些因素并進而描述由于這些因素的合力而造成的人口、機構群集方式的科學, 就是人類生態學。它不同于植物和動物生態學”。對于這些“因素”的實證調查及其“和力”的分析構成了芝加哥城市社會學者研究城市結構的重要部分。

      生態學適合于城市結構分析。第一, 城市社會與生物界有相同的共生現象。共生指群體關系中個體相互獨立又相互依存的狀況。共生的基礎是差異, 城市越大, 勞動分工越細, 每個機構提供的服務越趨單一, 個體所從事的職業高度專門化, 個體之間的相互依賴程度則越高。在城市結構上的表現就是功能互補的機構往往分布在相互鄰近的地域內。第二, 如同生物界一樣, 人的本能就是要最大化自己的生存空間, 從而導致了城市有限空間中的互相爭奪。城市人口和機構的地域分布并不是隨意進行的, 而是激烈競爭和適當選擇的結果。

      共生和競爭決定了城市結構的基本框架。但人口和機構的地域分布是經常變動的, 芝加哥學派用5個概念來描述這種運動:1) 集中:高級服務業的機構和設施向城市中心地區匯聚, 特別是對銀行和商業來說, 在城市中心區集中起來會極大促進業務發展。2) 分散:指人口和機構離開城市中心向城市外圍遷移。3) 隔離:由于競爭的結果, 相同收入、種族、宗教等因素的人群或相同職能的機構聚集在一個特定區域, 整個城市由一塊塊各具特色的地區組成, 彼此隔離。美國各大城市普遍存在著與外界隔離的黑人聚居區和由外國移民組成的少數民族居住區。4) 侵入和接替:這是緊密聯系的2個概念。如果一個群體離開它原來的居住地而進入另一群體的領域, 便是侵入;當后來群體取代原有群體并實施對該地區的有效統治時, 就形成了接替。

      集中、分散、隔離、侵入和接替4種概念可以準確描述城市結構的運動, 但也有其不足之處。比如“隔離”是一種城市結構的普遍現象, 但是其形成機制在不同經濟制度和文化背景的城市中是不同的。芝加哥學派所談的“隔離”形成的機制有2個:一是資本主義市場經濟下的自由競爭;二是美國城市中特有的多種族多國籍狀況。而中國當代城市中同樣存在隔離現象, 一方面也是由于市場經濟的運作的結果, 但顯然不存在種族問題, 在這里凸現的是傳統中國城市結構在人的心理結構上影響——封閉獨立的院落作為城市結構的基本細胞。院落所表現出來的隔離的城市結構在中國歷史上是一直延續的:合院—里坊—單位大院—居民小區。當然在近代化之前中國城市的隔離宗族倫理模式的物質呈現, 但有趣的是雖然這種宗族倫理模式在1949年后已被基本摧毀, 但中國的城市結構依然顯示出強烈的互相隔離的特征, 雖然每個封閉的內部系統中并無太多實質的聯系。不過這種以經濟為唯一聯系紐帶的“社區”是否能夠發展出一種共同的政治、文化理想呢?也就是所謂的“中產階級”有可能會在這些目前看起來冷寂的居民小區中誕生出來。

      再如侵入和接替這個概念。伯吉斯闡釋這個概念的時候舉了黑人和外來移民侵入第二環地帶, 導致白人居民外遷的實例。這其中存在因果的倒置。事實的情況應該是:由于第二環地價的持續升高, 原有住宅業主面臨地產交易以獲得更大回報的誘惑, 導致業主不愿意投入更多資金改善住宅狀況而年久失修。于是原有白人居民為了獲得更高質量的住宅而向外遷移。那些暫時沒有被拆除的住宅便被廉價的租給了窮人, 黑人和移民臨時地添補了白人居民棄置的地帶, 形成了一種“接替”。而不是像生態學的邏輯那樣, 一個強勢的物種“侵入”相對弱勢物種的生存空間。這種邏輯很容易成為無視弱勢群體利益的理由。

      1.2 城市結構:同心圓模型

      伯吉斯提出了一種解釋城市結構和變遷的模式。通過對芝加哥城的分析, 伯吉斯認為, 城市結構由一系列同心圓組成。第一環 (即最里面的圈內) 叫中心商業區, 這是城市地理位置最優越的地方, 只有實力雄厚的政府機構和高級服務產業 (辦公、飯店) 。這里人口密度高、流動性最大、商業最為繁華。第二環為過渡區, 這里聚集了黑人、移民、流浪漢和其他下層居民, 還有工廠和倉庫。第二環成為城市里房屋破敗、世風腐化、犯罪率最高的地區。破落的第二環緊挨繁華的第一環看似荒謬, 其實自有道理。因為第二環總是面臨著第一環內商業勢力向外擴張的壓力, 第二環的房產主既然明白他的房屋即將被第一環的人收買過去改作他用, 他們自然對維修那里的房地產不感興趣, 年久失修, 第二環的房屋逐漸損壞, 只能出租給貧困居民和經濟實力不強的工廠企業。第三環是工人住宅區, 這里環境比第二環要好, 住戶為藍領工人, 住房也是較簡陋的住宅 (如擁擠的連排住宅或是廉價的預制獨戶住宅) 。其中一部分工人 (如德國人區) 會逐漸脫離此區域向第四環靠近, 同時又會有相當數量的新工人住戶搬遷進來, 此區域也有相當的流動性。第四環是中產階級住區, 白領階層如專業技術人員、管理人員、小商人、職員住在這里, 房屋以高級公寓和獨門獨院為主。第五環叫通勤區, 這是城市最外圍的一環。上層和中上層社會的豪華郊外住宅坐落在這里, 居民大多在城市中心區工作, 他們使用大交通或使用自己的小汽車, 上下班往返于兩地之間。

      首先, 同心圓模式解釋了城市居民社會層次和地理分布的規律, 這和城市的地價因素緊緊聯系在一起:隨著居民社會經濟地位的提高, 其居住地離城市中心會越來越遠, 從中心商業區往外看, 則依次是貧民區、藍領工人區、中產階級區和上層社會區。其次, 同心圓模式反映出各個地理層次之間的動態關系:城市地域存在著一種從中心逐漸向外擴張的趨勢。當內環的人口和機構增加時, 它必然要侵入它外圍的一環, 最終接替那里的人口和機構, 而外環的人口和機構也肯定會向緊挨著的外一環地區侵入。結果, 每一環的地域都會擴大, 城市按照相對固定的五環模式向四周蔓延。伯吉斯同心圓五環模式為城市結構分析提供了一個簡明的圖表, 從中可以清晰的看出城市結構及其發展的一般性規律。如果疊加上城市所在的具體地理因素 (山川河流) 的影響, 就能解釋所有工業化城市的結構。

      伯吉斯同心圓模型的不足主要體現在:1) 同心圓模型針對的是快速發展的中心大城市, 對于人口狀況較穩定、第三產業比重不高的中小型城市而言并不適用;2) 同心圓模型過于簡化, 無法表達城市中復雜的結構關系, 特別是文化等無法計量的因素干擾時, 這種簡化的模型是無法說明問題的。作為一種宏觀上說明城市結構的抽象模型不一定能將其套用在城市的局部上。后繼學者在同心圓模型的基礎上發展了一系列城市結構模式, 可以看作是針對具體城市或是局部城市特殊狀況的一種修正。無法否認的是, 同心圓模型所展示出來的城市結構和同心圓模型的規律有相當程度的符合。

      以下是結合同心圓模型對中國內城類似區域的比較。同樣是弱勢群體被“拋棄”在第二環, 這和今天中國內城發展中的很多現象是十分相似的。比如上海市中心的老住區 (里弄、建國初期的工人新村) 。這些住宅在經歷幾輪房產買賣后, 大量的租用給城市貧民 (打工者、下崗職工) 。形成了內城的一種荒誕的“塌陷”現象。當然中國內城的塌陷往往是由于住區的特殊原因, 比如屬于歷史保護地段等因素造成的, 而不是由于資本主義國家土地私有造成的。但其現象的同構異質性提示我們關注這樣一個問題:在中國這樣土地公有的城市中, 一旦政府被開發商誘惑而強制進行內城開發, 那么這些城市中的弱勢群體將何處安身?長此以往, 會不會導致嚴重的社會問題?這方面最壞的例子莫過于新天地——稱它為官商合謀而拋棄民眾是一點不過分的。不幸的是, 新天地至今還在被當作一種有中國特色的延續了城市文脈的美好開發模式四處傳頌。這個問題可能要比內城原住民的流失而造成的城市文化的斷裂來的更加嚴重。吊詭的是國內的規劃和建筑學更多都是在關注后一個問題。其實中國文化的斷裂 (包括城市文化) 從五四運動到文革一直是連綿不斷的歷史過程, 中國的城市化和現代化自身就帶有很強的自我割裂的特征 (極端者如土耳其) 。內城原住民的流失已是既成事實, 無法通過技術操作挽回。中國城市文化的斷裂也是既成事實, 因為城市化很大程度上等于現代化, 而中國的現代化的基礎就是否定自身。除非我們能有新的文化自覺, 避免這種自宮式的 (甘陽語) 現代化而找到一種新的出路, 這個問題就是無法避免得。而現在對于中國城市規劃者而言, 如何正視大量涌入的新居民才是最現實的問題。

      2 城市生活

      芝加哥學派將城市的人口特征總結為:人口多、密度高、異質性, 由此推演出城市生活方式的主要特征。城市生活方式的最大不同就是人際關系的變化——親密程度降低、交往的非人本性和目的取向。而專業化、正式的社會控制、社會距離與競爭、居住隔離等方面都體現了人際關系的變化。

      芝加哥學派通過對一系列城市問題的調查研究總結出出城市生活的特征。如城市中的報紙競爭反映出來的種族隔離問題和對于社會的控制;未成年人犯罪反映出來的傳統社區中首屬關系的瓦解和社會控制的增強;在《魔力·心理與城市生活》一文中, 帕克借用了人類學對于原始社會魔力-巫術的研究, 試圖說明:除了純粹生物性的對于城市有限資源的互相競爭和共生關系, 還有十分強烈的文化因素在城市生活中發揮了重要影響。所以, 芝加哥學派將城市看作一種自然的生態結構, 是有其特殊語境的。帕克在引入生態學概念的一開始就試圖劃清了這種“自然”的邊界。它更多是指人工化的自然——城市。

      工業化后的城市完全不同于人類幾千年來面對的充滿詩意的自然。現代化很大程度上等于城市化, 城市作為現代人類所面的新的自然必然導致一種完全不同于以前的田園牧歌式的生活, 即所謂的城市生活。帕克認為, 城市中人與人的關系從家族這樣的首屬關系變成了由利益聯系在一起的次屬關系, 首屬關系的瓦解導致了人與人之間的隔閡, 傳統意義上社區的解體。需要注意的是芝加哥學派關注的“社區”是典型的美國式的鄉村社區, 構成了美國政治民主的基本單位。在帕克等人看來, 城市生活的逐漸顯現極大的威脅了“社區”這種支撐美國社會秩序的基本細胞, 而越來越依賴制度力量 (法律、輿論) 來進行懲戒與管制。帕克希望通過這方面的研究在城市生活中重新為社區組織的有效運作找到出路。帕克等人也因此更多的被認為是社會改革者而不是科學研究者, 也和其不強調數據計量統計而是以經驗調查為主的研究手段有很大關系。

      帕克在文中多次提到了利益為目標的次屬關系帶來的新的人際關系的不安。比如他提到由于人與人的交流的短暫與即時, 城市人刻意追求衣著容貌的虛榮;比如他講那些原本在鄉間小社會中被視為異類的怪才只有到了城市中才能找到志同道合的群體 (從流氓惡棍到怪異的科學家或是詩人) , 從而施展他們的抱負。前者直接催生了我們今天被叫做“時尚”的東西, 而后者的積極一面對于人類科學與藝術的深入思考有相當巨大的作用。這樣的城市生活在今天依然如此, 只不過很大程度上它們已經被我們接納為一種喜聞樂見或者說理所當然的生活方式, 乃至于產生了謳歌城市生活的“城市主義者” (Urbanism) 。他們認為沒有必要再去留念那種鄉村的人際關系的喪失, 通訊技術的發展可以使得人與人的交流完全脫開家庭-社區的空間束縛。雖然一個城市人可能和對門的鄰居一輩子不說一句話, 但并不代表他不能通過電話這樣的通訊工具和地球另一端的某人保持最親密的關系。特別是21世紀以來網絡技術的發展, 這種超越物質空間的交流變得更加日常化、民主化。是否可以說:人的關系其實不是被從首屬關系退化成了次屬關系, 而是變得更加多維度、更加民主。

      從這個意義上說, 帕克的擔憂是多余的, 他似乎還沒有看到通訊技術對于人際關系的潛在作用。這和帕克等人心目中根深蒂固的美國鄉村自治體情結有著深刻關系, 他們認為社區的瓦解導致了社會秩序的混論、道德的淪喪。這種基于鄉村自治體的社會理想至今在美國, 特別是主流白人階層中仍然相當有影響力, 從這一點也可以解釋為什么美國的城市化總體上表現出一種“反城市”傾向。最典型的例子莫過于美國式的郊區化, 賴特的“廣畝城市”也可以稱得上是這種理想的一個注腳。

      以上, 我介紹了芝加哥學派對于城市生活的研究結論, 并試圖解釋帕克等人對于城市生活的立場。顯然帕克的立場是批判性的, 他們希望以此建構出能延續以美國鄉村自治體為基礎的民主的社會秩序。但是城市隨后的發展說明人之間的交流并沒有徹底虛無為對利益的訴求, 反而由于通訊技術、信息技術的發展在深度和廣度上都有了相當的拓展。人與人的關系在城市中反而能夠突破傳統的約束, 比如家庭、宗族、宗族、國家這些界限。城市在民主化的交流中產生巨大的創造力。這是芝加哥學派所不能預見的。當然, 我們也看到典型的城市生活只在少數中心大城市才具有。帕克的“鄰里”理想在美國大部分地區依然主導了其城市生活方式, 這也是和美國的中心城市 (紐約、芝加哥) 以及世界其他地區城市有顯著差異的一點。特別是在討論中國城市化問題的時候, 如果不考慮其政治意義而不加區別的引入“鄰里”概念套用在中國居住結構上, 是有很大問題的。隨著經濟全球化, 也許只有這些中心城市比如紐約、倫敦才完全符合帕克所定義的作為“新自然”的大城市。他們和其他城市不是簡單的人口、面積的數量差異和等級轉換, 而完全是一種獨特的“城市”, 一個人造的自然。

      參考文獻
      [1]帕克R E, 伯吉斯E N, 麥肯齊R D.城市社會學[M].宋俊嶺, 吳建華, 王登斌, 譯.華夏出版社, 1987.
      [2]Robert E Park, Ernest W Burgess, Rodericke D Mckenz-ie.The City[M].USA: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1968.
      [3]周曉虹.芝加哥社會學派的貢獻與局限[EB/OL].ht-tp://www.sachina.edu.cn/Htmldata/news/2005/09/463.html.
      [4]秦斌祥.芝加哥學派的城市社會學理論與方法[EB/OL].http://blog.sociology.org.cn/luojia/articles/177.html.

      吳超.芝加哥學派城市社會學觀點的回顧與思考[J].國外建材科技,2007(05):102-105.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159彩票{{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