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zigek"></table>
  • <acronym id="zigek"></acronym>
    <big id="zigek"></big>
    <tr id="zigek"><s id="zigek"></s></tr>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社會學論文 > 城市社會學論文

    經濟生活與社會日常生活

    時間:2016-10-22 來源:未知 作者:傻傻地魚 本文字數:6249字

      二、城市少數民族社會適應現狀。

      本研究在選取衡量社會適應性的具體測量指標時,既參考了國外對移民在流入地社會適應的研究,同時也借鑒了國內有關社會適應研究的具體維度。本研究主要從經濟生活、社會日常生活、宗教文化生活以及心理認同四個方面來考察城市少數民族的社會適應現狀。其中,有幾個具體指標是考慮到少數民族群體這個研究對象的特殊性而設置的,比如:語言的使用、居住格局、宗教信仰、族際通婚等問題。

      (一)經濟生活。

      經濟基礎是任何一個民族適應、融入城市生活的基礎,本文對少數民族經濟生活方面的適應狀況主要從月收入、從事的職業和居住環境三方面來進行分析和描述。

      此次調查對象的月平均收入集中在中等及中等偏下的水平,這一點可以看出,大約有 60%的被調查者月平均收入在 1000~3000 之間,月平均收入在 1000 元以下的也有 16.3%,而月平均收入在 3000 元以上的有 23.3%.從這個調查結果可以看出,少數民族群體的經濟狀況整體是中等偏下的,而且收入水平差距較大,呈現貧富分化的趨勢。

      一位在小餐館的被訪者在談及收入問題時,他很坦誠的說出這樣的話:我們沒文化,也沒學啥技術,只能在餐館給人家打打工,孩子要上學,我老婆也在外面擺小攤賣水果呢,我一有空也去幫她一起賣,沒辦法。當問起餐館的老板收入怎樣時,他說:人家有錢,全家都在蘭州,兩套房呢,很多自己做生意的都有錢,不然他們也不會做,我有錢了也做個小買賣。這說明該群體經商的積極性很高,已經非常現實,市場化。

      還有一位年過 40 的中年男性笑著說:我沒有工作,就靠國家每個月給我發的錢過日子,也能過。據他說他每個月能領到 800 多元錢,而且面部始終帶著笑容,感覺到他雖然生活有些貧苦,但沒有抱怨和無奈的情緒,似乎已經完全接受了這種生活。

      該群體較低的受教育程度以及缺乏足夠的知識和技能,限制了他們選擇職業的多元化。從事個體經營的有 44.2%,這其中大部分都是清真餐飲業和日常用品零售業,從事服務行業的人有 18.6%,大多也是在餐飲業,其他的 27.9%大多為跑摩的和建筑行業,還有僅僅靠國家補助的人群。只有 9.3%在行政事業單位。

      職業不僅反映人們的經濟狀況、生活方式和行為方式,也是人們社會階層、社會地位和受教育程度的體現。這說明少數民族的就業方式比之前多元化了,但依然存在范圍狹小的問題,他們中有很大一部分人從事的職業都是與餐飲有關的工作。由于他們較低的受教育水平、宗教信仰帶來的各種生活習慣、未經過正規的專業訓練等多方面因素導致他們選擇了餐飲行業,因為這個行業的就業成本相對較低,這些都對他們的經濟適應產生了阻礙。

      另外,影響他們就業的因素還有主流社會對少數民族的偏見,從下面一位從事城市綠化的企業負責人的訪談中可以看出,他說:我們從來不用回族員工,那么多漢族的人可以用,為啥要自找麻煩,信仰呀吃飯呀都不方便,他們都不用的。

      從這里反映出少數民族群體在城市的生活在一定程度上是缺乏社會支持的。

      有 55.8%的被調查者雖然已在蘭州定居,但是依然居住在租住房中,有大約 45%的人已經擁有了自己的房子。這比之前人們預想的情況要好一些,可能跟樣本的數量以及樣本中有部分在蘭州土生土長的成員有關。從年齡與住房情況的交叉表中我們可以清楚的看到:在被調查者中 40 歲以下的少數民族人口,大多都居住在租住的房子中,40 歲以上的人,大多都擁有自己的房屋,而且擁有自建房的大部分都是 40 歲以上的人。這應該與年齡差異和經濟實力有關。

      有一位開清真餐館的老板這樣說:我來蘭州很早,以前在老家都是一大家人住在一起,做生意也是很多家里人來幫忙的,后來就自己蓋了房子,還是一大家在一起住的,很多老鄉都是這樣的,我們這樣住習慣了,現在不行,有錢也建不了了。從他的話中可以聽出,他們受風俗習慣的影響,習慣了大家庭聚居的生活,所以很多早期來蘭州的少數民族人員都努力修建了自己的房屋,而之后來的一些年輕人由于受現代社會居住觀念的影響和國家土地資源緊缺的狀況,以及政府的政策和高昂的房價等因素,選擇了自購房或者租住房。從下面這位被訪者也可以看出這一現象,她是一位賣日化用品的年輕女性,她這樣說道:這個店面是我姐姐的,我給她幫忙的。當問到您結婚后計劃居住在哪里時,她說:大房子太貴,想自己買個小點的房子,跟丈夫孩子一起住就行了。從她的話里表露出年輕的少數民族人員受主流社會居住觀念的影響,同時也受生育觀念的影響,基本適應了核心家庭的結構以及核心家庭的居住方式。另外也可以感受到年輕人的經濟承受能力有限,買房壓力大。

      (二)社會日常生活。

      社會日常生活是每個人包括少數民族人員在內,時時刻刻都在經歷的事情,社會日常生活中語言的使用、居住情況、娛樂方式、社會交往情況等都會直接影響他們在城市的社會適應狀況,這一部分就主要通過以上幾個方面來分析他們社會日常生活的適應情況。

      1.語言的使用。

      語言是人們接觸和交流的基礎,各個不同民族隨著不斷的交流和溝通,彼此之間不同的價值觀念和文化必然會對雙方都產生影響,所以通過了解某個群體對自己以及其它群體的語言文字的掌握情況,可以從側面反映出這個群體與其它群體的融入程度。在我國,大多數群體使用的都是漢語,蘭州市也不例外,同樣是以漢語為主要使用和交流的語言,因此,能夠熟練的掌握普通話對于少數民族的人來說是十分必要的,而且這也會影響到他們在蘭州本地的適應能力。

      我們可以發現,被調查者對漢語和漢文字的掌握程度是比較高的,兩者相比較而言,熟練掌握漢語的程度更高,一部分人能熟練說漢語,在漢文字水平上只是一般。他們大多能比較熟練的使用漢語,主要是由于他們來自不同的地區,而在中國不同地區的方言會有很大差別,所以大家在溝通和交流時都使用漢語是最為方便的;其次,因為這一群體已經生活在蘭州市,在工作和生活中都不可避免要與漢族接觸,而且少數民族中有很多人在小學就已經學習過漢語和漢文字,所以他們的漢語和漢文字水平的掌握程度還是比較好的。

      在訪談中一個青年男性說:我們老家也有很多漢族人,在來蘭州之前,我就跟漢族有接觸,學校也教漢語的,但是在家鄉還是說的方言比較多。到蘭州之后,有很多人聽不懂我們的方言,用漢語溝通起來更方便,普通話就越說越好了。

      在被問及"您平常使用的語言時",有 97.7%的人表示使用的是漢語,僅有2.3%的被調查者平時使用的是阿語。據觀察他們在與本民族人交流時大部分使用的是地方方言,也有一部分人跟本民族交流使用的也是漢語。一位被訪者稱:我們一般都用漢語跟別人交流,有時候來自不同地區的回族人說話我們也不太懂,漢語是很方便的,只有參加一些宗教活動的時候,才用阿語。可以看出少數民族群體絕大多數人在語言問題上已經很好的適應了現在的生活。

      2.居住格局。

      居住格局是研究兩個不同群體之間關系的重要因素,由于人們生活中呆在自己住所的時間是相當長的,鄰居的民族屬性以及鄰里之間的關系對少數民族人口的生活必然會產生影響,所以居住格局不僅影響到某個群體與其他群體的接觸和交往的機會,而且通過這種機會的交往也會對他們自身的本民族的價值觀念以及文化保持產生影響,因此居住格局這一變量是我們必須調查了解的一個重要方面。

      有關被調查者鄰居民族成分的調查結果,可見有 23.3%的被調查者表示自己的鄰居是漢族,74.4%的被調查者表示自己的鄰居是回族,還有 2.3%的被調查者的鄰居是其他少數民族。這一結果表明,當今在蘭州工作、定居的穆斯林群體內部整體的居住偏向聚居,但也有部分穆斯林呈現出與主流社會群體混雜居住的模式。由于飲食問題和宗教信仰大部分穆斯林都選擇了在回族聚居區生活,這樣使他們生活更方便而且更有安全感。

      這一點,我們在訪談中也多次聽到被訪者談起:我們是跟著親戚來到蘭州的,住在穆斯林聚居的地方很方便,有很多清真餐館,而且有事的時候大家還能相互幫助相互照應。另一位被訪談者說道:住在別的地方誰也不認識,住在這里有很多親戚朋友,離清真寺也特別近。從中可以發現少數民族群體融入主流社會的態度不是很主動的,他們更愿意住在回族聚居區,不僅生活方便,而且還有歸屬感和安全感的因素。另外還有小部分群體是混雜居住模式,由于這種居住格局的鄰居是不同民族的,所以這種格局一方面影響了他們與群體內部的交往,另一方面也為他們的外部交往提供了更有利的條件,但是,這種與群體外部交往的條件是否會真正的被少數民族群體利用,具體起到了什么作用,還有待于繼續深入的分析。

      我們可以看到,鄰居的民族成分與鄰里關系之間是具有相關性的。結果表明如果回族是他們的鄰居,那么有 75.0%的人表示鄰里間的關系非常融洽,而鄰居是漢族的被調查者中,只有 30.0%的人認為他們和鄰居的關系是非常融治的,另外鄰居是其它少數民族的被調查全部都認為他們的鄰里關系的程度是比較融洽。值得我們注意的是,在鄰居是漢族的被調查者中,還有 5.0%的人選擇了鄰里關系為不清楚,這從側面反映出研究對象群體還是與自己民族的鄰居交往比較頻繁,關系融洽,他么與漢族的鄰居來往比較少甚至處于比較陌生的關系,在以下被訪者的訪談中也體現出了這個問題。

      一位被訪者說:我的鄰居是有回族也有漢族,一般和回族的鄰居來往的稍微多些,有時候還去他們家里坐坐,跟漢族鄰居只是見面打個招呼,基本不了解人家的事情。

      另外,大部分的少數民族還是喜歡跟本民族的人做鄰居,從表 2-10 中反映出當問到"您希望自己的鄰居是什么民族"時,有 40.7%的人選擇的是回族,僅有 2.3%的人選擇的是漢族。雖然之前的數據結果顯示,大多數被調查者表示自己與漢族鄰居的關系為融洽或者一般,并且數據結果也顯示有 57%的人對自己的鄰居是什么民族保持了無所謂的態度,但是據仔細觀察和深入訪談,被調查者的實際想法可能與調查結果不是十分一致,實際上,他們還是比較期望與回族朋友做鄰居的,這從一位訪談者口中也得到了證明。一位中年男性在訪談中談到:雖然大部分人說無所謂,但其實我們還是覺得跟本民族的人做鄰居比較好,因為價值觀念、飲食習慣、宗教信仰各方面都比較合得來嘛,沒有什么大的忌諱和沖突。

      3.娛樂方式。

      回族是一個信仰伊斯蘭教的民族,這種宗教信仰的必然會影響到他們生活的各個方面,所以他們業余時間的娛樂活動也會帶一些宗教的色彩。我們的調查結果顯示,在蘭州定居的穆斯林宗教意識有些淡化,他們的娛樂方式也呈現出多樣化的趨勢。首先,他們在空閑時也是一些大眾化的娛樂方式,比如看電視、打牌、聽音樂等多種娛樂方式:其次,他們也會參加一些具有民族特色的活動。

      被調查的群體在個人娛樂方式上呈現比較豐富多元的特征,選擇各種娛樂方式的都有,而且選擇參加宗教活動的人也不在少數,這說明他們的一部分娛樂休閑方式還是跟宗教信仰有關的,這也有利于他們保留民族文化的傳統。一位中年人說:我平時就愛看看電視、打打牌,也沒什么別的愛好,有時候也參加穆斯林舉辦的活動。可以看出參加宗教活動依然是他們社會活動的一個重要方面。還有一位在行政單位工作,現在已經退休的穆斯林老人說:

      我平時就散散步呀,以前在單位的時候有什么活動,我也參加,唱我們的回族民歌,有時候也跟同事和老鄉聚聚,退休后就沒有機會了,平常就散散步,也沒什么活動場地,最多打打牌。從上面的回答中我們可以發現他們參加民族特色的娛樂活動也跟單位組織有很大關系,而且也隱約感覺到被調查者有點無奈和孤獨,社區沒場地也不組織活動一定程度上影響了他們的娛樂活動和精神生活。

      4.社會交往。

      4.1 內部交往。

      語言是人們交流的基礎,來自不同地區的穆斯林群體所使用的方言也有很大的差異。所以,有地緣關系的成員之間的交往要明顯的比跟其他地區的人員交往頻繁,特別是老鄉間的內部交往較頻繁,關系比較親近。因此,在蘭州定居的穆斯林內部交往也具有老鄉色彩,呈現出地域性。

      其中一位被訪者說:不同地方來的方言也不一樣,和老鄉交流起來是最簡單的,和漢族交流也沒什么,我們都會漢語嘛,和老鄉來往的還比較頻繁。另一個退休的老年人說:和其他的穆斯林有時候也在一起見面,特別是一些老鄉,還有從老家來的人。

      該群體內部交往還有一個比較顯著的特征是帶有小團體性。那些相似年齡的很早來蘭州的一些人交往的比較密切,因為當時人數不是特別多,居住格局又相對聚集,這些背景都促成了這部分群體方便集中,相互了解。90 年代之后來蘭州的少數民族越來越多,居住格局也比之前分散了一些,而且他們從事的職業也逐漸多元化,所以讓大部分人集中起來往來已沒有可能,根據職業或者地緣關系進行小團體內部交往的特點就非常明顯了。一個年輕的小伙子說:平時就是跟一些同齡人交往的比較多,閑暇時經常在一起打牌,或者一起去上網。還有一位賣日化用品的中青年女性這樣說:跟別的穆斯林認識的也不多,除了住在一起的,就是跟我在一起賣東西的這些挺熟的,經常一起聊天,有事情也可以幫忙。此外,他們內部的交往也有一些微妙性。因為有一部分人認為他們穆斯林群體內存在教派分歧,例如有一位中老年人說:某個清真寺管理的很不好,他們那派人真是??

      不太好說。可以看出雖然他們社會交往對象同質性較高,但是內部也存在著一定的分歧和差異。

      少數民族群體之間的內部交流不僅加深了民族認同,拉近了本民族成員之間的距離,也可以給從事各種不同職業的人之間提供認識和交流的機會,擴大他們的關系網絡,有利于他們在遇到困難時尋求更多人的幫助,讓他們在大部分是漢族的城市中找到了心理歸屬和認同,重要的是這也為少數民族傳統文化的傳承和發揚創造了更多的環境和條件。

      4.2 外部交往。

      少數民族群體在城市中生活,不可避免的要接觸到主流社會群體,一方面他們學習和工作都必須要跟外部打交道,和漢族人互動,另外他們自身的生活也離不開社會的供給,衣食住行都不是靠他們自己就能完全解決的。所以他們與漢族的交往情況如何是考量他們社會適應性的重要維度。

      下面的表 2-12 的數據結果顯示,有 80.20%的被調查者是回族朋友比較多,有 12.8%的人表明自己漢族和回族朋友比例差不多,僅有 7%的人是漢族朋友比較多。可以觀察出,被調查群體與漢族群體之間的交往遠遠比不上他們群體內部的交往。他們和非本民族朋友的關系建立在什么基礎上呢?我們大概設想的應該是建立在工作基礎上,但是從之后的調查中卻看不出這個結論。

      選擇與他族朋友的關系建立在工作基礎上的有 17.4%,選擇建立在真實感情基礎上的有 72.1%.可見該群體與外部的交往大多都是建立在真實情感上的,這可能與他們的工作性質有關,他們絕大多數從事的是清真餐飲業、日化用品、建筑等,在工作中大多需要深入交往的還是本民族的成員,跟他族人員在工作中的接觸不是太多,這就決定了他們結交的漢族朋友大多數并不是通過工作的這個平臺來展開的,所以更多的人選擇了跟他族朋友的關系是建立在真實感情基礎上的,而不是工作基礎上。從他們朋友的民族成分的統計數據以及深入訪談中我們可以發現,他們的關系網絡通常局限在和本民族群體的內部交往中,與其他不同民族群體很少交往,民族成分和地緣以及宗教信仰是他們選擇朋友時注重考慮的,所以該群體的社會網絡的"強關系"特征格外明顯。這樣的社會網絡決定了穆斯林內部的向心力比較強,這就意味著當他們在城市生活中遇到困難,需要尋求幫助時,主要依靠"強關系"來解決難題。

      當問到"別的民族對回族或回族文化感興趣時,您會怎么做"這個問題時,有 38.4%的人表示自己會積極地介紹,55.8%的表示會簡單的說幾句,只有 5.8%的人對此持無所謂的態度。這一方面體現出該群體依然是傳播和介紹他們民族文化的主要力量;另外也流露出該群體在與其他民族的人們有文化方面的交流時,呈現出了比較積極主動的態度。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159彩票{{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