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zigek"></table>
  • <acronym id="zigek"></acronym>
    <big id="zigek"></big>
    <tr id="zigek"><s id="zigek"></s></tr>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社會學論文 > 城市社會學論文

    新生代農民工良好社會心態塑造的政府責任分析

    時間:2016-05-05 來源:未知 作者:學術堂 本文字數:7605字

        本篇論文目錄導航:

    【題目】新生代農民工群體健康心態培育的政府職責探究 
    【引言】新時期農民工良好心態構建政府責任探析引言 
    【第一章】新生代農民工的基本情況 
    【第二章】新生代農民工社會心態不良的主要表現 
    【第三章】政府在新生代農民工心態塑造中的責任缺失 
    【第四章】新生代農民工良好社會心態塑造的政府責任分析 
    【結語/參考文獻】政府塑造農民工正確心態的責任研究結語與參考文獻


      四、新生代農民工良好社會心態塑造的政府責任分析

      盡管自 2006 年 3 月《國務院關于解決農民工問題的若干意見》出臺以來,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農民工問題,制定了一系列保障農民工權益和改善農民工就業環境的政策措施,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不可否認的是,當前我國人數眾多的新生代農民工群體不良社會心態仍較為普遍。新生代農民工群體具有成長性和較強的可塑性,他們會在較長的一個事情內以群體的形式生存、生長和發揮作用。

      調適其不良心態、改善其現實處境,需要及時有效準確地把握該群體的實際需求及期望。在此基礎上,黨和政府作為全社會主要資源的掌握者和分配者,應充分履行職責,承擔主要責任。

      本次調查中,筆者在對新生代農民工群體社會心態現狀進行了解的基礎上,通過問卷調查和實地訪談方式,有目的地對該群體的需求和對政府的期望進行了調查,共有 200 余名新生代農民工提出了比較具體的需求和期望。根據對所獲問卷資料與訪談資料的整理與歸納,結果顯示,當前政府在塑造新生代農民工群體良好社會心態過程中,需重點落實以下四項責任,即改善基本生活、保障正當權益、理順城鄉關系、加強自身建設。

      (一)改善基本生活

      新生代農民工基本生活需求主要包括進城務工后的就業、居住、飲食、閑暇等方面。基本生活狀況涉及到人之作為人的基本尊嚴問題,基本生活的改善是塑造良好社會心態的基礎。調查中,超過 30%的新生代農民工明確提出了希望政府進一步改善其基本生活的愿望,并將之列為該群體關心的首要問題。

      1.消除就業歧視,實現穩定就業

      就業是基本民生。維護就業市場機會平等,促進穩定就業,不僅有利于新生代農民工自身的成長、有助于產業工人素質的整體提升,而且最終將促進我國和諧穩定勞動關系的構建。

      但在調查過程中,筆者發現,地方政府和市民的本位主義對新生代農民工的就業產生了不小的負面效應,該群體容易因為農村戶籍和外地人的標簽而缺乏在城市就業的社會資本,工作崗位的可得性和穩定性較差。2012 年,清華大學社會學系對新生代農民工群體就業情況的調查顯示,新生代農民工就業短工化趨勢明顯,表現為工作持續時間短,工作流動性高。在訪談中,農民工 H 表示:

      “地方保護太嚴重,很多待遇好的崗位都私下留給本地人。沒有本地戶口,我們干的都是最苦最累、待遇又差的活,所以很多人干不長,不得不兩三個月就換工作。”

      提高新生代農民工就業的可得性和穩定性,從短期看是一個產業發展問題,從長遠看是一個社會和諧問題。消除就業歧視,增強該群體就業的穩定性,將有利于提高新生代農民工群體對于企業和城市的歸屬感,并在一定程度緩解該群體漂泊不定、弱勢無依的心理壓力。政府相關部門應出臺相關政策法規,調整二元就業市場,將就業與戶籍脫鉤,避免新生代農民工群體因戶籍而在就業過程中遭受歧視,讓城市成為他們可以安心工作的地方。

      2.保障食宿、閑暇等基本生存需要

      基本生存需要的滿足事關勞動者的個體尊嚴。新生代農民工在城市務工與生活,其中最基本的三項生存需要是居住、飲食和休息。

      調查中,筆者采用量表對新生代農民工群體在食宿、閑暇等方面的滿意程度進行了測量,并將得分轉化為百分制。結果表明,新生代農民工群體對居住、飲食、休息這三項的滿意度均低于 60 分(見表 10)。該群體普遍反映居住環境欠佳、飲食狀況不良以及加班頻繁、休息娛樂有限等問題,希望政府相關部門能加大對用工單位的督促、監督和檢查。

      其中,不少農民工表達了他們的心聲:

      “國家應監督企業嚴格執行《勞動法》,保證打工者有充分的休息時間。8 小時之外的加班,工人有自由選擇權;對于加班的人,要按規定發加班工資。”

      “十幾個平方的工棚里住了 8 個人,條件又極其簡陋。工地自辦的食堂做菜不干凈,飯菜品種少而且價格貴。希望國家的勞動保障與食品安全等部門定期對用工單位住宿條件、食品安全情況進行檢查。”

      基本生存需要缺乏滿足與保障,不可避免地導致新生代農民工群體底層認同傾向的產生,國家相關職能部門應加強執法與監察力度,促使和監督用人單位遵守和執行相關法律與政策,提升用人單位有法不依、有令不止的成本與代價,切實改善新生代農民工群體的基本生存狀況,為其社會心態的改善創造基礎性條件。

      (二)保障正當權益

      農民工的權益保障問題由來已久,由于新生代農民工的文化程度明顯提高、維權意識普遍增強,因此,同父輩群體相比,新生代農民工群體對于自身合法權益的要求更為強烈。調查發現,新生代農民工希望政府維護的權益主要有簽訂正式用工合同、取得合理勞動收益以及隨遷適齡子女接受教育三個方面。

      1.簽訂正式用工合同

      正式用工合同的簽訂,是勞動者依法維權的重要條件。調查結果顯示,500 名接受調查的新生代農民工中,與用工單位簽訂正規勞動合同的不足 20%,超過一半的人表示在外打工期間從未簽訂過勞動合同。隨著自身維權意識的提高,多數調查對象均希望能夠和就業單位簽訂勞動合同,明確雙方的權責關系。

      “簽正規合同很有必要,不然老板說要你就要你,說讓你走你就得走,沒有一點保障和安全感。”

      “對長期在一個企業工作的民工,應建立勞動保險制度。否則,像我在車間里工作,灰塵多,時間長了得肺病是肯定的。企業要是以沒簽正式合同為借口開除我們,那我們就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簽訂正式用工合同,對于新生代農民工而言,不僅僅是法律意義上確認勞資雙方的權利與義務,更深遠的意義是給予該群體工人身份的承認,使其獲得身份歸屬、安全感和保障感。當前新生代農民工正式勞動合同簽訂率較低,主要原因不是新生代農民工不愿簽,而是多數用人單位出于節省成本的考慮,用各種理由不簽或者延遲與新生代農民工簽訂合同。針對這種現象,各級勞動行政部門應按照《勞動法》,加強對新生代農民工就業單位勞動合同簽訂情況的檢查與監督,真正做到讓新生代農民工用工有合同、就業有保障。

      2.建立農民工工資保障及調整機制

      工資水平較低,扣克、抵押工資以及不按時發放,是新生代農民工普遍反映的問題,超過四分之一的受訪者表達了提高工資及保障工資準時發放的愿望。500名調查對象中,月收入在 1000 元以內的新生代農民工占總數的 2.5%,月收入為1001-2000 元的占 25.6%,2001-3000 元的占 39.4%,3001-4000 元的占 19.6%,4001-5000元的占6.8%,5000元以上者占6.0%.統計結果顯示,收入在1001-3000元范圍內的共計占 65.0%,新生代農民工平均月收入約為 2710 元。根據國家統計局公布數據,2012 年全國城鎮非私營單位就業人員平均月工資約為 3897 元。

      ①同城鎮職工相比,新生代農民工群體收入較低,生活較為拮據,多數人希望政府能夠提高進城務工人員的工資。

      “希望政府更加關注農民生活,希望對農民工的工資再有提高,希望給我們年輕人更多機會。相信有政府的支持、大家的努力,一定能創造更美好的明天。”

      “提高農民工的工資,讓我們在城里有更好的生存環境,并且工資發放要及時,老板不能隨意扣押工資。按時領到工資,我們干活時心里才能有底。”

      勞有所得是每個勞動者的基本權益。如果一個勞動者無法按時足額地獲得其所應得的勞動收入,希望其擁有良好的社會心態是不可能的。建立新生代農民工工資增長及保障機制,一方面要保證勞動者能夠及實地獲得與其勞動付出相匹配的收入;另一方面,建立農民工(含新生代農民工)最低工資制度及工資增長機制,避免用工單位利用過低的工資壓榨工人。同時,相關勞動行政部門還應根據消費、通脹水平等實際情況,適時建立新生代農民工工資年調整機制,保障他們的收入能夠呈現逐年遞增的趨勢。這樣一來,不僅有助于改善他們的物質生活,而且有利于在思想層面上讓他們感覺努力工作是有奔頭、有希望的,增強他們在城市生活與工作的信心,增強他們的歸屬感和認同感。

      3.切實維護隨遷子女異地接受教育的權利

      根據第五次人口普查數據測算,我國約有 1500 萬農民工隨遷子女,其中多數隨遷子女是在 6-14 周歲之間。同時,新生代農民工日益成為農民工的主體,該群體的子女也將成為隨遷子女的主體,他們當中的適齡兒童教育問題日益凸顯。

      教育在中國一直被賦予改變命運的意義,對于缺乏向上流動機會的農村居民而言,更成為“魚越龍門”的不二選擇。調查中筆者發現,當前新生代農民工子女在接受教育方面,面臨著教育機會、教育過程和教育結果的不平等。隨遷子女無法接受城市同齡群體相同的教育,不僅會引發新生代農民工群體對自身價值的貶低,更突出的問題是,子女成長機會的受限給新生代農民工帶來巨大的焦慮和無助感。

      多數已結婚生子且子女處于適學年齡的新生代農民工夫婦,出于對城市教育的親睞以及避免與子女長年分離導致家庭教育缺失的考慮,傾向于選擇讓子女隨自己進入城市就學。但這樣一來,他們不得不面臨的一大困境是,由于戶籍及教育資源分配的原因,子女要么無法在其工作地入讀正規公辦院校,要么需繳納不菲的借讀費或贊助費才可入讀。這對于收入有限且就業穩定性不足的新生代農民工群體來說,無疑是一項巨大的挑戰。

      調查過程中,幾乎所有已結婚生子且子女隨遷的新生代農民工均表示,希望政府能加快解決隨遷子女就地入學和參加升學考試的問題。

      “國家政策應更多考慮到外地打工者,能給予外地孩子同本地孩子接受同等教育的權利,因為國家的未來也與流動兒童的未來有關系。”

      對于隨父母居住在打工地的適齡兒童,政府相關部門應嘗試逐步改革根據戶籍就近入學的政策,降低或取消異地入學高昂的解讀費、贊助費等,進一步落實2001 年國務院頒發的《關于基礎教育改革和發展的意見》中提出的“兩為主”原則,即隨遷子女教育以流入地政府負責為主、以全日制公辦中小學接收為主。在此基礎之上,整合公共資源,多措并舉地擴大新生代農民工子女入學的渠道,積極扶持和規范農民工子弟學校,發揮其彌補公辦學校資源有限的問題,確保流動兒童接受同等質量教育的權利。

      (三)理順城鄉關系

      當前,我國區域發展不平衡、群體財富分配不均衡的現象十分明顯,新生代農民工經歷從農村進入城市、從經濟欠發達地區進入經濟較發達地區,因此,對于城鄉差異、貧富差距感受十分強烈。這也進一步加劇了新生代農民工群體弱勢群體心態、被剝奪心態。調查發現,新生代農民工群體迫切希望政府在統籌城鄉發展、加大對農村扶持、實現共同富裕等方面有更大的作為。

      1.加大農村投入,避免畸形發展

      調查發現,盡管多數被調查者喜歡城市生活、希望能夠成為城市人,但當問及“您覺得現在您是城市人還是農村人?”是,一半以上的被調查者仍認為自己是農村人。雖然多數新生代農民工缺乏務農經歷,較早就外出打工,但他們還是很務實地認識到,在現有的條件下,他們還不是城市人也很難真正成為城市人,并且他們最終的歸宿可能未必是城市,而是鄉村。在城市的“留不下”和鄉村的“回不去”之間比較,留在城市的可能性更低。因此,基于對未來生活的考慮,多數新生代農民工希望農村能夠避免完全的凋零。

      調查中,約五分之一的被訪者希望“國家進一步加大對農業、農村的投入,改變家鄉較為落后的經濟面貌”.一位放棄在農村種地、前往廣州打工的工人建議,“同城市相比,農村發展太落后了。農村的基礎設施、生活環境同城里相比,簡直就是一個在天一個在地。在老家種地基本靠天收,很多人都不愿意留在農村了。如果國家不出臺政策,讓農民能安心在家里種地,那么農村發展就會更慢,和城里的差距會更大。”

      因此,進一步出臺惠農政策,加大對農村的財政轉移支付力度,發展農村經濟,保證一部分農民能夠安心從事農業生產,盡可能地創造新生代農民工就近就業的機會,是現階段各級政府亟需回應的新生代農民工內心訴求之一。這不僅有利于增強新生代農民工外出務工過程中的安全感和公平感,也有助于其良好社會心態的形成。

      2.正視并致力于縮小貧富差距,實現共同富裕

      踐行社會主義本質,注重效率與公平并重,確保各階層民眾共享改革開放成果,既是對當前弱勢群體利益訴求的回應,也是黨和政府的應盡之責和份內之事。

      對于新生代農民工群體而言,一方面,他們對于貧富差距的感受與其父輩群體相比更為明顯;另一方面,他們對于貧富差距的耐受力又比其父輩群體低的多。

      社會現實評價是指新生代農民工對于宏觀社會現象與社會問題的感受與評價。本次調查中,筆者采用 5 分量表的形式,選取社會狀況、腐敗現象、貧富差距等六項內容,來測量新生代農民工對社會現實的評價。評價采用正向計分方式,1 分為最低分,5 分為最高分。結果顯示,在六項評價內容中,新生代農民工群體對貧富差距現狀的認知最為負面,得分最低,詳見表 11.

     

      調查中,提及貧富差距情況是,多數受訪者提出了抱怨,認為當前的貧富差距過于懸殊,并希望政府能夠更加關注貧困地區、貧困人群,盡快采取有力措施緩解和縮小貧富差距。

      “現在社會不太好,貧富差距太大了,富人越來越富,我們窮人越來越窮。”

      “希望政府能伸出手幫助貧困的人,正確對待有的地方、有的人貧困,而另外一些地方、一些人又太富有的情況,幫助貧困的農村人實現安居樂業、人人平等的愿望,希望政府不要忘了我么這群窮人”.

      “不患寡而患不均”是中國人自古以來在資源占有方面所具有的觀念,較大的財富分配差距不可避免地強化新生代農民工群體的被剝奪和底層認同心態,而他們自身又很難有效解決這一問題,由此產生迷茫焦慮和無能為力心態,最終有可能出現“法外維權”“體制外維權” 的現象。因此,政府積極回應新生代農民工當前對消減貧富差距的呼聲,具有十分重要的雙重意義:一方面,在經濟層面,有助于促進共同富裕;在政治層面,有利于維護社會穩定。有鑒于此,政府應從宏觀和微觀兩個層面來深化改革。首先,從宏觀層面上看,國家應進一步加快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盡快形成更加合理的資源分配格局;其次,微觀層面上,國家應提高新生代農民工群體等收入較低群體的勞動所得,建立和完善低收入群體社會保障制度。

      (四)加強政府自身建設

      十八大明確提出,圍繞保持黨的先進性和純潔性,在全黨深入開展以“為民務實清廉”為主要內容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調查發現,廣大新生代農民工在政治權益方面的訴求,主要是希望政府能加強自身建設,力爭充分履職、懲治腐敗和提升基層公務員素質,與當前全黨開展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高度契合。

      1.政府充分履職,扶助底層弱勢群體

      政府具有社會治理和社會服務的職能,其目標主要是通過社會資源的優化配置,維護社會成員生存和發展的權力,維持社會整體的穩定與和諧。由于每個社會成員先賦性和自致性條件的差異,各社會群體不可避免地分為不同社會階層。

      在這個過程中,政府所應承擔的就是合理調配資源,使社會分層趨向合理化,即充分發揮社會分層的激勵作用,又不至于使任何一個社會成員合法權益受損,甚至無法生存。

      調查結果顯示,超過 60%的被調查者認為自身的收入水平、生活水平處于整體社會的中等偏下水平,新生代農民工群體底層認同、弱勢群體認同趨勢明顯。

      在談及對政府的期望時,有相當一部分人希望政府扮演好最廣大人民群眾利益代表者的角色,維護社會公平,尤其是關注、關心、關愛身處社會底層的弱勢群體的利益。

      “我希望政府能盡量為窮人提供幫助,不要再讓農民和城里的農民工受苦了。

      希望政府能理解我們窮人的想法。”

      “地方保護太嚴重,我們這些外地民工被認為是來搶本地人飯碗。本地人對我們不友好,遇到糾紛,當地的政府肯定幫當地人說話,根本沒有人在乎我們的感受。”

      新生代農民工進入城市就業與生活,遠離熟悉的環境和家庭社會資本聚集地,加之自身知識水平和技能的有限,在城市中又很難獲得有效的支持和幫助,很容易淪為弱勢群體,滋生不良社會心態。針對以上的困境,政府應更多關注流動人口的生存狀況,在管理和服務中更加注重以人為本,并在一定程度上實行資源傾斜,維護新生代農民工等弱勢群體合理合法的權益,諸如就業權、休息權、社會保障權益等,給予弱勢群體更多的關心,盡可能維護社會公平。

      2.加強監管,大力懲治腐敗

      官員腐敗是一種典型的有權者越軌行為。越軌行為是指違反社會主流行為規范和價值規范的舉動。當前官員腐敗頻發,且信息傳播速度加快,新生代農民工通過手機上網就能迅速接觸相關負面信息。這種典型的有權者越軌對于新生代農民工群體的消極影響巨大,不僅增強了其對官員的不信任感和整體社會的不公平感,更引發了該群體對政府的疏遠和質疑。

      由上文表 11 可知,新生代農民工對腐敗現象的負面認知度僅次于貧富差距狀況,表明該群體對于官員腐敗、有權者越軌等現象具有較低的容忍度。與新生代農民工日常接觸較多的是社區基層工作人員。對于基層工作人員的越軌行為,很多人指出,“山高皇帝遠,很多事情是中央觸摸不到的”.

      “希望上級政府加大對村委會、縣鄉政府的監督,讓胡作非為的官員不能逍遙法外。”

      “希望政府加大反腐力度,打擊裙帶關系,拆散利益鏈條,健全法律,規范執法,減少腐敗現象的發生。”

      越軌行為未必是社會問題,只有當某一越軌行為發生頻率較高且對社會造成持續性危害,才轉化為社會問題。一定程度上可以說,官員貪腐問題已經成為我國當前比較嚴重的社會問題。這一問題尤其易引發弱勢群體諸如新生代農民工的的反感與仇視。加強監督監管、嚴格按照黨紀國法約束及查處官員,形成清正廉潔的官場風氣,這不僅對調適新生代農民工群體的社會心態有益,更是從根本上建立健康和諧的官民關系,重塑政府公信力。

      3.加大考核力度,提升基層工作人員素質

      基層政府工作人員是與老百姓直接打交道的一支隊伍,其形象與素質將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人民群眾對于政府部門的印象和評價。新生代農民工群體同基層政權及其工作人員接觸較多,內容涉及計生、外出務工證件辦理、失業登記等各個方面。調查中筆者了解到,有些基層地方政府及其工作人員的不作為與低素質,引起了基層群眾較大的不滿。

      “為小孩上戶口,前前后后我去了縣里公安局 5 趟,每次不是說少了這個材料,就是說那個材料不合格,就不給一次說清楚。希望這些公務員能真正做到為我們老百姓服務,國家要加強對他們的考核力度,對不負責任的相關人員要及時處理。”

      “雖說是政府,但是我們當地政府不辦實事,上級的安排也不落實。鎮政府大街從東到西一下雨就成了大河,大路沒法走,小道又不通。當官的進出都是汽車,可老百姓根本沒法走。像這種情況都已經很多年了,早就聽說修路的錢撥下來了,可鎮政府就是沒動靜。”

      政府及其工作人員,雖說層級低,但卻是國家各項政策法規的具體執行者和落實者,“上頭千條線,下面一根針”.基層政府及其工作人員的做法和素質,很大程度上影響了新生代農民工對國家及政府的看法及評價。調查過程中,對于基層政府及工作人員存在的問題,調查對象紛紛表示,希望上級政府進一步完善選人、用人機制,加大對基層政府及其工作人員的監察和考核力度。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159彩票{{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