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zigek"></table>
  • <acronym id="zigek"></acronym>
    <big id="zigek"></big>
    <tr id="zigek"><s id="zigek"></s></tr>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教育論文 > 特殊教育論文 > 安全教育論文

    護理專業學生患者安全教育問題與對策

    時間:2015-12-08 來源:未知 作者:學術堂 本文字數:4166字
    關鍵詞

      患者安全是指在醫療服務過程中采取必要措施來避免或預防患者的不良結果或傷害,這些不良結果或傷害包括預防錯誤、偏差與意外[1]. 醫療系統作為高風險行業,患者安全受到環境、設備、醫務人員、患者自身等諸多因素的影響。促進患者安全,不僅需要建立醫療質量保障與持續改進體系、 和諧的醫療環境和患者安全文化氛圍,其根本應該是醫學生的患者安全教育[2]. 護理專業學生作為護理隊伍的未來生力軍,能否樹立積極的安全意識、培養良好的安全習慣決定著其未來職業發展,而且實習階段的護理操作更是直接影響著患者安全。 本文就我國護理專業學生接受患者安全教育的現狀進行綜述, 并分析其問題及對策,為開展患者安全培訓教育提供借鑒和參考。

      1 我國護理專業學生接受患者安全教育的現狀

      我國護理專業學生的患者安全教育整體起步較晚,發展較慢。以“患者安全”“安全教育”“安全培訓”等關鍵詞檢索中國知網等數據庫發現相關文獻鮮見,且均集中于近5年。 相關報道基本可分為兩類:護理院校的患者安全教育和教學醫院的患者安全培訓。

      1.1 我國護理院校的患者安全教育

      患者安全教育主題在我國護理院校的教材中有所體現,如本科教材《護理學基礎》[3]專門設置了“患者的安全”章節,介紹了影響患者安全的因素、患者安全需要的評估及不安全因素及防范等內容。 而在本科教材《護理管理》[4]中的“護理質量管理”章節較上一版增設了“不良事件申報管理”,表明該問題已逐漸引起了護理教育者的重視。 我國護理院校患者安全教育的相關研究則可大致分為兩類: 嘗試將患者安全主題直接融入課堂教學, 如許瑛和鄭智慧[5]將患者安全案例引入護理技能教學中,提高了學生對于患者安全知識的理解、運用和解決實際問題的能力;或以選修課的形式實施患者安全的針對性教育,如李遠珍等[6]組織82名大學四年級學生學習了患者安全知識課程,結果表明可以明顯提高護理本科生的患者安全知識、態度和技能。 護理院校實施患者安全教育的研究文獻總體偏少,授課方法以專題講授及案例分析為主。 除李遠珍等[6]開設的患者安全知識選修課為20學時外,而黃美萍等[7]開設的護理與病人安全課程及其他研究并未明確課時安排。 在課程內容設置方面,兩個選修課均參照WHO的《患者安全課程指南》[8]設定,體現了課程設置的完整性。

      1.2 我國教學醫院的患者安全培訓

      在臨床實習中,護理實習生需要直接為患者提供護理,因此各教學醫院相對于學校來說,對于患者安全及醫療風險等問題更為重視。 教學醫院通常對于剛進入臨床的實習生進行集中培訓,并在實習過程中則多以講座的形式予以強化。相關文獻表明,近年來教學醫院針對護理實習生的安全教育更側重于教學方法的變革,如劉義蘭等[9]和張希春等[10]應用PBL教學法對護理實習生進行培訓, 結果表明有助于學生對于患者安全知識的掌握及綜合能力的提高;周永琴[11]則將安全教育直接融入護理技術操作教學中改善了教學效果;而聞彩芬[12]則通過構建患者安全文化主題提高了實習生的患者安全意識。 各研究的培訓內容均自行設定, 多涉及患者安全的相關概念及其影響因素、不良事件報告、醫療風險評估等主題。 此外, 培訓教育次數或課時安排以3~4次(1~2學時/次)為主,而部分文獻則未明確交待。 培訓效果多以問卷評價為主,其中岳曉艷[13]亦進行了遠期評價,表明試驗組學生的護理行為規范化調查滿意率、差錯事故發生率等指標優于對照組。 教學醫院的護理實習生患者安全培訓教育相對較多且緊貼臨床,已有研究既證明了患者安全教育的有效性, 同時也為我國系統規范的患者安全教育提供了參考。

      2 我國護理專業學生患者安全教育存在的問題及對策

      2.1 護理院校的患者安全教育薄弱

      目前我國護理專業學生的患者安全教育尚以實習階段的醫院培訓為主,護理院校更多注重基礎知識和專業技能的學習,而對于臨床思維意識及風險防范能力等綜合能力的訓練則相對薄弱。此外,由于部分學院教師長期脫離臨床等原因,致使護理專職教師及學生對護理安全的重視程度均不是很高[14].

      雖然已有部分院校嘗試以選修課[6-7]或專題講座形式實施培訓,但在培訓內容、課時安排、師資選擇及考核評價等方面缺乏統一的標準和規范,相關研究也較為匱乏。對比國外,2006年澳大利亞悉尼大學就將患者安全教育整合到醫學本科教育課程中[15],在全球邁出了針對醫學生患者安全教育的第一步。2007年6月份美國護理質 量和安全教育機構 (The Qualityand Safety Education for Nurses,QSEN)提 出的 “護理人員品質與安全教育計劃”項目的二期研究在美國15所護理院校發起[16],該項目圍繞“以患者為中心的照護、團隊工作與合作、實證實務、品質改善、安全以及資訊”6項核心能力組織開展了護理質量與患者安全的知識、技能及態度(knowledge,skills,and at-titudes,KSAs)教學課程。 此外,國外醫學院校及相關學者已經開展了諸多的患者安全培訓教育研究[17-18].

      由此可見, 我國對于護理專業學生的患者安全教育總體上與國外存在較大差距。加強在校生的患者安全教育是提高患者安全的關鍵,因此護理院校應強調患者安全教育的重要性,提倡在專業課授課過程中融入“患者安全”理念,并鼓勵教師積極開設與“患者安全”相關的選修課程或輔修課程。 2012年7月18日,為響應WHO的全球患者安全教育活動,我國衛生部舉行了《患者安全課程指南》的中文版發布儀式,并將在全國范圍內進行培訓和推廣[19].該指南第一部分為培訓者指南,第二部分為11個教程指南課題,其發布為我國護理專業學生的患者安全培訓教育提供了良好契機。 對于專職教師的患者安全知識的薄弱問題,可結合該指南的第一部分開展針對教師的患者安全知識及技能培訓,并增加專職教師臨床進修機會,以培養其患者安全意識,使其了解臨床中常見的患者安全問題和典型的不良事件及其應對處理,為患者安全培訓教育奠定基礎。此外,教育管理機構也應該鼓勵臨床及醫學院校教師積極開展關于醫學生的患者安全教育的研究,如課程設置、組織實施及考核評價等方面。

      2.2 護理專業學生的患者安全教育不夠系統

      當前國內護理教育大體呈現為“三段式”模式:基礎學習-臨床見習-臨床實習,學生在學校的基礎學習中得到的患者安全教育相對較少,其安全知識的學習及相關能力的培養更多來自醫院,而醫院培訓則常以實習前的統一培訓和實習時專題講座形式進行,整體缺乏銜接統一,未并體現其系統性。 此外,現有文獻表明醫院及學校的患者安全培訓教育者相對孤立,彼此之間的借鑒溝通欠佳。

      學校及醫院作為培養學生的基本單位,在患者安全培訓教育問題上應當相互合作、共同學習,以更好地促進學生安全知識的掌握及其行為的培養。 低年級學生在學校以學習基礎知識為主,教師可將患者安全理念及知識融入課堂,使其了解威脅患者安全的因素,初步培養學生的患者安全意識。 而高年級學生有了較為全面的知識和操作技能,實施培訓時應注意結合臨床實際進行運用,可聘請經驗豐富的臨床教師通過臨床案例或情境模擬等形式講解常見不良事件及其應對。 進入臨床實習后,帶教教師在臨床經驗及典型案例的基礎上,還應注意其培訓內容的系統性, 應結合最新的患者安全教育進展進行講解。 此外,也應該可借鑒“請進來,走出去”的教學理念,邀請倫理專家、心理學甚至是工程學領域的專家組織開展患者安全講座[8],通過多專業團隊參與培訓,促進學生更好地理解安全、風險、防范及應對等問題。

      2.3 培訓教育內容及形式相對單一

      雖然國內部分護理教材中設置了“患者安全”的相應章節,但其內容介紹相對局限表淺,且未能體現最新進展。教學醫院的患者安全培訓雖然相對較多,然而其內容均為自行確定,缺乏統一指導和規范。在培訓教育方法上,多以理論講授、案例分析及PBL教學為主,總體略顯單調。

      教學內容的制訂決定著培訓質量,教學方法的選擇影響著培訓效果。患者安全主題相對寬泛,開展針對性的培訓教育有一定難度。 可借鑒李遠珍等[6]和黃美萍等[7]開設選修課的整體設計思路,參照WHO《患者安全教程指南》[8]制訂具體的培訓主題,該指南的第二部分介紹了患者安全基本概念、人體工程學因素及對患者安全的重要性、 醫療系統復雜性對患者的影響、如何成為團隊中的有效成員、如何從錯誤中吸取教訓等11個與患者安全緊密相關的主題,較為全面地涵蓋了患者安全的培訓教育內容,值得大家參考學習。 此外,也應注意護理專業的特殊性,制訂培訓主題時可適當參考美國QSEN機構提出的護理人員6項核心能力[16]及我國已有的針對臨床護理人員的安全培訓教育課程內容[20-21]. 患者安全知識與技能相對于常規醫學知識來說更為系統、綜合,因此組織培訓教育時應注意體現其人文性、 臨床性和綜合性。 除傳統理論授課及PBL教學外,開展形式多樣的安全教育能夠更好地提升學生興趣及學習效果,如臨床教學中已嘗試使用的案例教學及情境模擬等方法,而國外相關研究采取了角色扮演[22]、安全改進項目[23]及網絡教學[24]等形式亦取得了較好的安全教育效果。 此外,在校園文化活動中,可開展以患者安全為主題的專題講座、演講征文、海報制作及社會調查等活動, 以更感性形式促進學生的理性提升,并帶動醫學院校形成積極的患者安全文化氛圍。

      當然每種教學活動形式都有其優勢及不足, 教師可根據教學目標選擇不同的教學方法。

      綜上所述,我國針對護理專業學生的患者安全教育及其研究尚處于起步階段,可以在借鑒國外患者安全教育經驗的基礎上,結合我國醫療環境的實際情況及護理院校的現有課程,在患者安全教育的內容設置、師資要求、課時安排及考核評價等方面作更深一步探討,以建立一套適合我國護理專業學生的患者安全教育培訓模式。

      參 考 文 獻

      [1] Alper E,Rosenberg EI,O'Brien KE,et al. Patient safety educa-tion at US and Canadian medical schools:results from the2006 Clerkship Directors in Internal Medicine survey[J]. AcadMed,2009,84(12):1672-1676.

      [2] 張鳴明,段玉蓉,李靜,等。 病人安全教育:21世紀醫學教育的重要內容之一[J]. 中國循證醫學雜志,2010,10(6):637-639.

      [3] 李小寒 ,尚少梅。基礎護理學 [M]. 5版。 北京 :人民衛生出版社 ,2012:120-130.

      [4] 李 繼平。 護 理管理學 [M]. 3版。 北 京 : 人民衛生出版社 ,2012:240-241.

      [5] 許瑛,鄭智慧。 患者安全案例教學法在護理學實訓課中的應用[J].中華現代護理雜志,2013,19(2):190-192.

      [6] 李遠珍,汪苗 ,何圣紅 ,等。 在本科護生中開展患者安全教育的效果研究[J]. 中國循證醫學雜志,2014,14(1):30-33.

      論文來源參考:
        相關內容推薦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159彩票{{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